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39章
    第一节  课下课,  陈宇争微笑着走到虞陶这边,  一脸纯善地道:“虞陶,  好久不见了。”

    虞陶冷着脸点点头。

    翟临深在心里骂娘,这个傻逼可别让虞陶又变回原来了。

    “你们认识?”过来问虞陶题的同学问道。

    陈宇争回道:“我们是初中同学。没想到虞陶居然考到博明来了。”

    虞陶考得好,全校都知道,  但当时并不是在博明。博明是后来把他挖来的,所以陈宇争不知道很正常。

    那同学问陈宇争:“你之前是哪个高中的?”

    “七十二中。”陈宇争也没不好意思说。

    七十二中虽然不是重点,但教学质量还行,  不属于“破高中”,  所以谁也没有看不起陈宇争的意思。

    陈宇争看不少同学围过来,都是找虞陶的,  有点意外,他没想到虞陶在这里人缘居然这么好。而他也发现了虞陶的同桌对他不是太友善。不过嘛,  这个世界上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不就是拉关系吗?他在行。

    于是他轻咳了一下,  对全班同学道:“我新来的,今天中午食堂我请客,谢谢大家照顾我。”

    班里的同学们只是笑了笑,  并没有回应。能来这里读书的,  要不是学习不差,要不是家境不差,而且学校的饭菜巨便宜,谁都吃得起,那些学习好家境可能不太好的学生学校也都有补助,  根本不用愁这事。所以谁也没有必要为了一顿饭欠一个人情,何况他们跟陈宇争也不熟,就更没有必要了。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班长只好出来打圆场,“没必要的,咱们不流行这个。以后处久了你就知道了,咱们班同学都很好的。”

    陈宇争心里有点不爽,觉得这些人就是在这装,不过面上还是微笑着道:“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新认识了你们,又见到了老同学,高兴而已,是吧,虞陶?”

    虞陶没说话,也没抬头,继续给同学讲题。

    其实他挺喜欢给同学讲题的,也不觉得浪费时间。毕竟自己一个人能看到的题是有限的,而大家一起看题,总有一两道是他没见过的,他也通过此解了新的题型,同时也巩固了自己的知识点,是一举两得的事。

    班长笑道:“也是,能理解。等今天中午你去食堂看看饭菜,肯定满意。”

    有了台阶下,陈宇争也就不再跟虞陶搭话了。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午饭的时候,依旧是他们的“小团体”在一起吃饭。

    排队打饭的时候,向津杰凑到翟临深跟前,小声问道:“我说,虞陶跟那个陈宇争怎么回事?”

    翟临深觉得这事跟向津杰说说也是应该的,毕竟向津杰也拿虞陶当朋友,再者,过年期间出来见面的时候,他也把虞陶的事跟向津杰说了。

    而在向津杰看来,虞陶那已经是嫂子了,至于虞陶是不是天生的Gy,是不是有过一段情,根本不重要!

    “陈宇争是虞陶的初中同学,跟那个傻屌是发小。”翟临深低声道,“孤立虞陶就是他带的头。”

    后面这话是虞陶大课间的时候跟他说的。

    看虞陶脸色一直不好,翟临深也心疼,但也只能陪着他,学校说话也不方便,只能等回寝室再说。

    “卧槽这个小婊砸。”向津杰怒了,“怎么着,他要敢在博明的地盘上作妖,我他妈揍不死他!”

    “到时候看吧。暂时也没看他做什么。”虽然说以前他看人不爽就能揍一顿,但现在他多少得注意一下,不能背处分。不然就算跟虞陶陶到一个学校了,人家也未必要他。

    “嗯。你好好劝劝虞陶,让他别往心里去。我找几个人盯着那个傻逼,有什么动静咱们也好防范。”向津杰不确定班里同学能不能接受同性恋这种事。如果虞陶和翟临深的事被陈宇争知道了,再给抖出去,可能要出麻烦。虽说现在虞陶有翟临深和他,肯定不至于被孤立,但心理上多少还是会受到影响,这可不太好。

    虞陶坐在座位上发呆,虽然知道现在已经不是初中那会儿了,但每每想起,心里总是有点难受的。

    “虞陶,你怎么了?”贾珊珊端了饭过来,坐到他旁边,“怎么没精打彩的?没睡好?”

    “没有,就是有点累了。”虞陶随便找了个理由。

    贾珊珊也不傻,他发现虞陶突然不笑了,往常吃饭的时候,虞陶都挺高兴的,说话也总带着笑意。

    迟玲也发现了,但并没有问。谁还没有点心事呢?正面问肯定是问不出来的,倒不如从虞陶身边的人问,可能还会有点眉目。

    翟临深和向津杰也回来了,翟临深将餐盘放到虞陶面前,“吃饭吧。有你喜欢的鸡排,我要了两个。”

    “嗯。”虞陶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不多会儿,就见陈宇争端着餐盘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脸无奈的班长。

    班长看得出虞陶跟陈宇争关系其实并不怎么样,不然不可能根本不愿意理陈宇争。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比起陈宇争,他肯定跟虞陶更熟悉些,也更近些,所以自然还是偏心于虞陶的。

    而陈宇争一来就表现出很优越的样子,还想用一顿饭收买同学,班长也挺看不上的。但他作为班长,就必须友爱同学,为新同学介绍学校的各种情况,不然他也不想跟陈宇争一起的。

    他刚才也是想把陈宇争拉到别的地方坐的,但陈宇争根本没理他,自顾地就走了过去。

    这边只有一个空位了,陈宇争如果坐了,班长就没地方坐。这样班长就很尴尬了。

    向津杰根本看不上陈宇争,便道:“这有人了,你去别的地方吧。”

    “人在哪儿呢?”陈宇争把餐盘一放,就坐下了来,“没事,都是同学嘛,让一让我也可以的。”

    向津杰在心里骂道:谁让你是可以的,你他妈的是谁啊?!

    正好这时候贾珊珊旁边的同学被人叫走过去吃了,空出了位子,贾珊珊便道:“班长,过来坐吧。”

    班长这才缓解了尴尬,坐了过去。但也不想跟陈宇争说话了。

    “虞陶,你在这个学校怎么样啊?跟同学相处得挺好?”陈宇争笑着问。

    虞陶根本不想理他,也没说话。

    向津杰开口道:“那是,虞陶性格好,跟谁都相处得很好。”

    这话要是放在以前,恐怕班里的同学会觉得向津杰有病,但现在,班里的确没有一个不喜欢虞陶的。

    “那真的难得了,想当初……”陈宇争笑道,没继续说下去。

    他这话其实是想引着别人问下文的,毕竟听起来好像跟陈宇争认识的虞陶是不一样的。

    但事实上,并没有人接他的话。虞陶被机智地拿出英语书问他题的贾珊珊吸引了注意力,根本没空理会陈宇争了。

    陈宇争这种话里有话,他们都听得出来,所以才根本不接茬,让他尴尬去了。

    翟临深觉得贾珊珊这女孩还真挺会转移注意力的。估计她也是看出什么来了。女孩子嘛,直觉向来很准,完全不容质疑,所以真感觉到什么也不稀奇。

    一顿饭吃得多少有些败兴。不过回到教室,虞陶又被围住问题,倒是一时间也理会不上陈宇争了。

    这也是翟临深难得没有冷脸的一回,他巴不得别人帮虞陶分散一下注意力呢。加上被这么多人围着,虞陶连陈宇争的影子都没不到,完美!

    放学后,为了不让陈宇争再烦虞陶,翟临深在食堂点了外带。学校是允许外带的,只不过因为在寝室吃完还要收拾,所以大家更喜欢在食堂吃,吃完把盘子送收取处就可以了,还能跟同学一起闲聊当作放松,也挺好的。

    虞陶先回了寝室。

    其实下午的时候他就没有那么在意了,但他实在讨厌陈宇争,所以也高兴不起来。

    翟临深回来时,看到虞陶在冲奶茶,似乎没那么不开心了,也稍微放心了些。

    “吃饭了。”翟临深关门上,将饭菜放到桌上。

    “嗯。”虞陶应着,将奶茶也放到桌上。

    翟临深将他搂过来,亲了亲他的脸,问:“别不高兴。”

    虞陶放松下来,靠在翟临深肩膀上,闷闷地道:“我讨厌他。”

    “我也讨厌他。”翟临深一手轻轻捏着虞陶的脖子,“他都来了,咱们也没办法。但他来了又怎么样呢?能影响你什么?就算他把你同性恋的事爆了又怎么样?反正我们在一起,随他逼逼去。而且就算到时候别人不跟我们玩了,我们还有彼此,至少还有向津杰,对吧?所以绝对不会产生你初中的那种局面。我家里你也知道,怎么可能到学校和你家去闹呢?所以过去的事就是过去了,现在跟过去不一样,我们也会永远在一起的。”

    翟临深的话的确安慰了虞陶,虞陶仔细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心情也跟着好了一些,终于笑了笑,半认真半玩笑地说:“嗯,那你要保护好我。”

    “放心吧。”翟临深又亲了亲他,也跟着露出笑意。

    次日一早,两个人照常早起去自习。

    在图书馆自习室的门口遇到了宁扉。

    宁扉也一直是早起党,不过一般会比他们晚十分钟过来,也不会坐在一起学习。

    “早。”宁扉跟他们打招呼。

    “早。”虞陶应道。

    翟临深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那个……”宁扉停住脚步,有些犹豫地问道:“虞陶,你跟陈宇争特别熟吗?”

    虞陶不知道宁扉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看宁扉的语气和样子,都没有什么恶意,他便道:“不熟,虽然一个初中,但没怎么讲过话。”

    宁扉点点头,说道:“那我就跟你说了吧,是这样,昨天晚上,陈宇争四处打听你的事,我觉得有点奇怪。”

    翟临深皱起眉,“打听虞陶?都打听什么了?”

    宁扉道:“我也没听全,只听到问虞陶跟哪个男生走的比较近?有什么朋友?谈没谈过女朋友之类的。不过他一个新来的,班里的同学跟他不熟,所以也没怎么回他。我看气氛挺尴尬的,就没多留。”

    “我知道了,谢谢你。”虞陶微笑道。

    随便吧,反正他已经不怕了。大不了毕业了打他一顿,以前他做不到,但不表示现在做不了。

    “没事。主要是……”宁扉压低了声音,“我总觉得这个人没安好心,所以你要小心点。”

    虞陶点点头,“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了。”

    宁扉觉得虞陶心里有谱就好,也就没再多说。

    三个人一起进了自习室,各自开始学习。

    翟临深拍了拍虞陶的手。

    虞陶冲他笑了笑,说:“没事。”

    翟临深应了一声,心里也开始盘算,这主动权不能让陈宇争握着,不然他们就太被动了。

    还是要动动脑子,早点把这个隐患解决了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