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40章
    陈宇争因为是借读生,  班里同学的寝室又是正好的,  所以他只能被安排跟其他班的同学住。

    也是因为这样,  他就更打听不到虞陶的消息了,只知道虞陶学习好,长年年级第一,  以前不怎么喜欢说话,但这半年多开朗了很多,跟同学关系也处得很好。至于好朋友,  目前跟翟临深、向津杰、贾珊珊和迟玲走得更近些。最好的朋友应该是翟临深,  毕竟他们是一个寝室,是很正常的。至于虞陶谈没谈过恋爱,  他就没问出来了,大家都说不知道,  他也没办法。

    不过想了想,陈宇争还是给自己的发小、虞陶的前男友戴亦北打了电话。

    他就是看不惯虞陶勾引他发小,  所以要找戴亦北聊聊,让虞陶没办法在博明做人。他觉得虞陶这种人,就应该一辈子被孤立,  像老鼠一样活着!

    翟临深想了一晚上怎么化被动为主动,  最后他觉得也许可以从屈老师下手。

    在学校的规章里,有明确规定,不许歧视同性恋、残疾和有一般性心理疾病的同学,要团结友爱,互帮互助。

    这一条已经明显站定了学校的立场,  所以学校不可能以这种理由开除学生。

    于是,这天大课间,翟临深以找屈老师谈报考学校为理由,留了虞陶在教室给同学讲题,自己去了办公室。

    “屈老师,我有事跟您说,您能出来一下吗?”翟临深问。

    “好。”屈老师站起身,跟着翟临深去了走廊尽头。

    “怎么了。”屈老师问。

    他一直对自己的学生很关心,翟临深这段时间来进步也非常大,也是他关注的重点。

    “老师,您对同性恋怎么看?”翟临深直接问道,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耽误,还得回去陪着虞陶呢。

    “什么怎么看?”屈老师一脸莫名,“挺正常的。”

    翟临深一笑,“老师,如果我说我是,你怎么看?”

    屈老师皱了皱眉,“你怎么回事?是就是呗,老师也不会歧视你。不过你能特地告诉老师,老师也挺高兴的。”

    至少这表示他的学生是信任他的。

    翟临深其实要跟屈老师说之前,也已经做了充足的考虑。

    屈老师年轻,又比他们成熟,加上现在的社会风向,屈老师这个年纪的人十有八九都是接受的。如果屈老师是个五六十岁的人,那他肯定就得想别的办法了。

    “嗯,跟您说完我也觉得挺轻松的。”翟临深笑道。

    “你家里是什么意思?”屈老师觉得这个事家里的态度很重要,也决定了孩子以后在社会上的自我定位和发展方向。

    “我哥和我继母都是支持的,我爸还不知道。”翟临深道。

    屈老师点点头,翟临深家里,他大哥是最关心翟临深的,加上家里赞同人数过半,那基本上问题不大。

    “可是,屈老师,我有点担心。”翟临深表现出一副很忧虑的样子。

    “怎么了?”

    “陈宇争歧视同性恋。”

    “什么?”

    翟临深说道:“虞陶之前跟他一个学校的,因为虞陶也是Gy,就被陈宇争歧视了,还发动全校同学孤立虞陶。”

    “什么?”屈老师惊了,“孤立虞陶?”

    他是最烦这样的孩子,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居然因为这种事,就让全校孤立虞陶?他相信陈宇争有这个能力,如果家里没点底,又怎么可能到博明来借读呢?而初中的孩子嘛,有时候给点好处就能干,还有些就是跟风。

    “是的。虞陶之前不愿意与人接触,那么不合群,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陈宇争现在四处打听虞陶的事,我觉得他可能想旧事重演。我有点担心,所以得跟您说一声。”

    听他这么说,屈老师突然想到虞陶失忆的时候,医生说到的心理阴影问题,很可能就是这个,所以虞陶会把人忘了,也就说得通了。

    “行,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屈老师道。

    “好,那就麻烦您了。”翟临深道。

    屈老师拍拍翟临深的肩膀,直接去了常主任的办公室。

    而因为被虞陶被孤立的事震惊了,所以屈老师也就没在意虞陶是Gy这件事了,相比起来,被孤立明显更可怕。

    屈老师速度也是快的,他并没有提以前的事。

    只对常主任说陈宇争跟班里同学合不来,又想搞小团体。班里同学跟陈宇争相处有点困难,恐怕也会耽误陈宇争的学习。想看看能不能给陈宇争调个班。毕竟班里有翟临深和向津杰在,万一打起来,也是麻烦。

    别说,翟临深和向津杰虽然现在不打架了,但霸名尤在。

    常主任一听,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反正陈宇争才到六班没两天,调一下也没什么。再说,借读生嘛,去哪个班都是一样的。

    于是当天下午,陈宇争就被调去了二班。

    二班的卓许洲之前被开除了,常主任觉得用二班少一个人为理由,把陈宇争调过去也合适。

    陈宇争走的是苗校长的关系。但苗校长也不管分班这种事,反正只要给陈宇争安排一个班学习就行了。

    现在调个班,苗校长也不可能有什么意见。

    陈宇争一走,虞陶顿时觉得天都亮了,笑容也多了起来。

    班里同学也觉得陈宇争走了挺好,省得天天跟他们打听虞陶的事,他们也烦,更觉得有点奇怪。如果是好朋友,有什么不能当面问虞陶呢?如果不是,那又为什么要问这么多呢?

    “怎么样?你男朋友给力吧?”翟临深笑着小声问虞陶。

    虞陶转头看着他,“你把他弄走的?”

    翟临深和脸得意,“不然呢?”

    “你怎么办到的?”虞陶惊讶地问。

    “没什么,就说我看他不顺眼,再不把他弄走,我可能忍不了多久。”翟临深胡乱编了个理由。

    “你好厉害。”虞陶笑道。

    “那晚上给亲吗?”

    虞陶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就算没有这事,他也是给亲的。

    陈宇争去了别的班,向津杰又收买了陈宇争的室友和几个同学,有人盯着,陈宇争暂时也作不出什么花来。

    转眼,月考如期而至,也是在模拟考试之前给学生后面的复习奠定一个方向。

    考试当天出门前,虞陶抱着翟临深,说:“别紧张,好好考。你假期这么努力,这次考试肯定能过五百。”

    翟临深在家里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要再没有进步,那就太惨了。而且翟临深是真的很聪明,他教翟临深的知识点,翟临深很快就能记住,就算教太多有些忘记了,做几道题也都背住了。所以这次月考,他对翟临深的期望还是很高的。

    “嗯,你也好好考。”翟临深亲了亲他的发顶,“这次咱们要是都考好了,就让大哥给咱们订空中餐厅,去大吃一顿。”

    “好。”

    考试进行了两天,老师们又批了两天卷子,周五,月考成绩下来的。

    虞陶自然是不需要担心的,数学和英语全满分,其他的也没扣太多。

    而翟临深的成绩也是让翟临深自己都惊了——

    语文132,数学91,英语103,理综201,总分527。

    虞陶激动地抱住翟临深,“你太厉害了!”

    翟临深也很高兴,抱着虞陶转了好几圈,“是你教的好。”

    同学们见两个人这样,也没太当回事。翟临深进步真的太大了,高兴地抱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

    向津杰的成绩也进步了,但还是不够理想。

    虞陶便主动道:“向津杰,以后你跟我们一起学习吧。还有三个多月,努力一把。”

    “好。”一听虞陶愿意带着他学习,向津杰哪有不愿意的?

    翟临深也没反对,毕竟向津杰是个的哥们儿,自己进步了,也不能不管哥们儿啊。

    “我也跟你们一起行吗?”宁扉主动问道。

    “当然可以。”虞陶笑应着。宁扉这次是年级第三,不是他退步了,而是别人进步了。所以他也感觉到了危机。

    “我们也加入!”贾珊珊拉着迟玲道。

    之后,又有同学陆续要求加入,最后是全班加入。毕竟翟临深的进步摆在他们面前,让他们明白跟着虞陶学习肯定是对的。

    “那以后早上六点之前,大家都去自习室学习吧。有什么不懂的题就圈出来,下课的时候我给你们讲。”虞陶道。

    “好。”全班同学应着,一个个都充满了动力。

    次日一早,到图书馆学习的同学骤然变多了。

    六班的同学全到了,一个不落,将自习室整整一边的座位全坐满了。

    常主任一早到图书室确定新进书籍的情况,就看到自习室里坐了一片人。

    仔细一看,居然是六班的学生。

    常主任露出了笑意,也知道估计是因为翟临深的成绩上升的太厉害,刺激了全班的同学共同开始努力了。这样看来,把陈宇争弄走是非常正确的决定。

    陈宇争在七十二中的时候,成绩还算不错的,但这次在博明考的试,成绩并不怎么好,属于中等略偏下的,所以她也就没再关注陈宇争,反正学习这个东西,老师教的都是一样的,怎么学还得看学生个人。

    因为翟临深考得非常好,翟临昭便给他订了空中餐厅,费用记翟临昭账上,让翟临深带着虞陶随便吃。

    于是周六上午十点左右,两个人换好衣服就出门了。

    翟临昭还给他们买了电影票,让他们吃完可以去放松一下。

    刚出校门,翟临深正准备打车,一辆车子就停在了两个人面前。

    后车门打开,一个男生从车上走了下来。

    虞陶看到这个人,不自觉是往后退了半步,眉心紧皱,一脸寒霜。

    “陶陶?”翟临深看向虞陶。

    男生露出笑意,说道:“陶陶,好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