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41章
    翟临深微微皱起眉,  打量着眼前这个男生。

    男生跟他们年纪应该差不多,  穿得倒是挺讲究,  看车子家境应该也不错。男生长得还不错,个子挺高,就是有点瘦,  没有什么肌肉感。估计他一拳就能把人揍得鼻子窜血。

    虞陶明显不想跟对方说话,拉着翟临深要走。

    但对方显然不想让虞陶走的,立刻挡在了虞陶身前。

    翟临深冷冷地看了对方一眼,  “你谁啊?”

    对方笑了笑,  似乎有些得意地道:“我是陶陶的前男友戴亦北。”

    艹你妈!翟临深在心里骂了一句,老子没去找你,  你他妈地居然往老子枪口上撞!

    “呵呵,知道自己是前任,  就做前任应该做的事。谁给你那么大的脸还敢找过来?”翟临深已经很克制了,没在学校门口动手。

    “分手了还可以做朋友嘛。”

    “做你玛丽隔壁!”翟临深将虞陶护在身后,  “你自己做了什么恶心事自己心里没有点逼数吗?”

    “以前的事我也控制不了,也不是故意的。如果陶陶还介意,我可以道歉。”

    翟临深笑了,  “人跟傻缺是真没话讲。”

    戴亦北皱着眉,  “你说话能不能文明点?我跟陶陶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文明是留给人的,不是留给畜生的。哦,不对,对畜生有的时候可能还需要礼貌一点。”翟临深一把扯过戴亦北的领子,“我跟陶陶什么关系?呵呵,  你爸爸我是陶陶的男朋友,听懂了没?”

    戴亦北一愣,他没听陈宇争说过虞陶有男朋友。更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这么痛快地承认两个人的关系,丝毫没有掩藏的意思。

    看他那傻样,翟临深都懒得理他,将他推到一边,斜睨着道:“你要是再敢出现在陶陶面前,我就让你跟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姐姐亲切会晤一下。”

    戴亦北踉跄了一下,并没有摔倒。

    翟临深也没再理他,搂着一直没说话的虞陶,招了辆出租车。

    “走吧,上车。”翟临深拉开车门。

    虞陶面无表情地上了车,翟临深也坐了进去,车子随后开走。

    戴亦北看着出租车远去的方向,立即上了自家的车,对司机道:“跟着他们。”

    司机也没多问,开车跟了上去。反正他的职责就是带少爷去想去的地方,至于少爷要干什么,他就管不着了。

    翟临深握着虞陶的手,说:“别不高兴。”

    虞陶笑了笑,“没有不高兴,就是有点烦躁,没想到这个人脸皮这么厚。”

    最开始他是有些生气的,但翟临深坦然说是他男朋友,他突然觉得好像之前的那些事都不是事了,没必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不高兴。

    “下回他要再敢找你,就给他个教训。”翟临深觉得有些人不打是不会长记性的。

    “嗯……”还是等毕业再动手吧,万一影响到翟临深高考可不好。

    餐厅位于六十层的观光大厦的顶层。

    一进门,虞陶就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餐厅很大,窗子和屋顶都是玻璃的,特别亮堂。而且里面植物特别多,让人心情很舒畅。

    服务生确认了两个人订的位置后,将两人带到了景致最好的位置上。

    这边只有订了位置的人才能坐,且得是他们家的会员。这里不仅可以俯瞰城市,周围还有漂亮的鲜花,更添了几分浪漫。

    翟临深将菜单递给虞陶,今天他大哥请客,可以随便点!

    这里的菜做的精致,虞陶都喜欢,就挑了几道经常会吃到的。

    翟临深又补了几道菜,点了主食和饮料。

    服务生一走,两个人就看到了走进来的戴亦北。

    翟临深皱眉,“这个人是不是有病?”

    “大概是。”虞陶也觉得戴亦北不太正常,这跟跟踪狂有什么区别?

    “不用理他,喜欢看咱们秀恩爱就让他看,我还正愁没有观众呢。”

    虞陶失笑,倒也不再管戴亦北了。

    菜上齐后,两个人开始吃饭,边吃边聊着。

    戴亦北看着他们吃得开心,突然有些食之无味。翟临深还不时地给虞陶夹菜,虞陶会任性地把不喜欢的丢给翟临深,这样的亲密已经不需多言,就知道他们正在热恋中。

    戴亦北有些嫉妒,他跟虞陶在一起的时候,虞陶也没有这样过。

    而现在的虞陶比以前还好看,这让他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明明他跟虞陶是先认识的。过去的事他也是没办法,再说,那不都过去了吗?

    翟临深给虞陶夹了鱼,“多吃点鱼,补充蛋白质。”

    “好。”虞陶正吃着鱼,服务员端了一盘蛋滑虾过来。

    “您好,打扰一下,是那边的先生给二位点的。”服务说着,指了指戴亦北那些。

    虞陶顿时觉得没有胃口,这道菜他以前是喜欢的,后来吃够了,就再没吃过了。

    翟临深冷笑了一下,道:“放这儿吧。”

    虞陶看向翟临深,他以为翟临深会退回去。

    服务生放下东西就离开了。

    翟临深笑道:“有人愿意花钱就让他花,反正我们不吃,爱花花去呗。”

    虞陶失笑,觉得也是这么回事。

    一顿饭吃得还算满足,除了心情多少有些郁闷之外,倒也挑不出什么了。

    戴亦北有意给虞陶买单,但被告知已经有人买了。

    饭后,两个人去了文具城买文具。到了高三,这些都用得比较费,还是要囤一批的。

    而戴亦北居然也跟来了。

    不过离得有一段距离,所以翟临深也没发作。反正只要虞陶好好的就行。

    戴亦北看着两个人一起挑笔,挑本子,一起讨论哪个好,哪个写起来舒服流畅。

    虞陶嘴角一直带着笑,有时候翟临深逗他,虞陶也会逗回去,看起来特别活泼,笑起来也特别暖。

    可越是这样,戴亦北心里就越不舒服。

    他觉得这样的虞陶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就算不能给虞陶婚姻,至少他能照顾好虞陶,虞陶要是需要钱,他也可以给。翟临深一看就是没有钱的,今天那顿午饭应该是别人请的,不然怎么会是别人结的账呢?

    他必须找机会跟虞陶谈谈,单独谈谈。

    两个人从文具城出来,就去看电影了。

    这回戴亦北没得跟了,只能就此做罢。

    没人跟着了,虞陶是真的高兴了,跟翟临深在外面吃完晚饭才回去学校。

    月考之后,大家都有了主要的复习方向,也比之前更忙了。

    这天课间,虞陶去上厕所,翟临深在教室做题,没跟着他去。

    陈宇争就把虞陶堵在了厕所外。

    虞陶捏了捏拳头,随时准备正当防卫。

    “亦北想见你。”陈宇争道。

    他并不知道戴亦北为什么要见虞陶,在他看来是躲都来不及吧?不过发小的要求,他还是尽量要办的。而且戴亦北说无论如何,无论有什么方法,他都要见虞陶一面,非常重要。

    虞陶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有病?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你也别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初中的时候什么情况,咱们心里都清楚。戴亦北以为自己是谁?讲真的,我一辈都不想见到他,你让他有点自知之明吧。”

    “呵呵,几年没见,你倒是狂了不少。”陈宇争怒道:“亦北想见你,你就给我去。”

    “你当了他的狗这么多年,还没当够呢?”虞陶嘲讽。

    “你他妈的说谁是狗呢?”陈宇争抬起拳头要打虞陶。

    虞陶正准备跟他刚。

    但还没等出手,陈宇争就猛地被人向后扯去,然后一圈惯在了肚子上。

    “怎么着,趁临深不在想欺负虞陶?还真没有人告诉你博明是谁的地盘是吧?”向津杰将人像丢垃圾一样推到墙边,问虞陶:“没事吧?”

    “没事。”虞陶笑了笑,看陈宇争那狼狈样,他实在想笑。

    “别在爷爷眼皮低下作死,爷爷也不想被你引起注意,听明白了没?”

    陈宇争捂着肚子蹲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龇牙咧嘴的,想骂又骂不出声。

    向津杰看他这孬样,也懒得理他,拉着虞陶道:“走,别里他。”

    “嗯。”虞陶也没再施舍陈宇争半个眼神,跟向津杰一起回了教室。

    这事翟临深也很快知道了,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这笔账一起记到了戴亦北头上。

    次日吃饭的时候,虞陶的手机响了一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短信——

    虞陶,我是陈宇争。戴亦北约你这周六下午三点,在广知大厦一楼的咖啡厅见面。你最好准时去,不然我就把你是Gy的事说出去!

    虞陶眉心一皱,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虽然翟临深一直表示不怕出柜。但在现在这个学习的紧要关头,虞陶真的不想翟临深受影响。

    但他又实在不想见戴亦北,打心底里恶心戴亦北,连名字都不愿意提起的那种。

    虞陶心里很纠结,如果跟翟临深说了,翟临深一气之下再把陈宇争打了,那就是吃不了兜着走,根本不划算。

    之后了两天,这事一直压在虞陶心里,让他有点坐立不安。而陈宇争每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就给他发信息提醒他,还都是在翟临深去打饭的时候,实在让他烦闷不已。

    可能是因为心思太重,压力太大,虞陶周五晚上睡觉踢了被子,第二天一早,就发起了烧。

    如果是往常,吃点药养一养也就没事了。但高三生每一天都很重要,所以一般这种情况,都是直接去医院打针的。

    翟临深也不敢耽误,背着虞陶去了校门口,然后打车去了医院。

    换季的时候,感冒特别多,医院也是人满为患,门诊打吊瓶的地方都快没有空座了,

    虞陶已经烧到三十九度了,翟临深给父亲打电话,让他帮忙在医院安排了病房,让虞陶住两天,退了烧在回去。

    翟仕义那边一听虞陶发高烧,立刻联系了朋友,给虞陶安排住了院。

    虞陶烧得迷迷糊糊的,一直睡着。

    翟临深就陪在旁边,寸步不离。

    中午的时候,虞陶的手机响了一下。

    翟临深拿过来一看,是一条短信——陶陶,你今天一定要来。我等你。

    这没头没尾的短信,又是陌生的号码。翟临深疑惑了一下,但想到能叫虞陶“陶陶”的也不过几个人,而这几个人里,最让他不能忍的就是戴亦北。

    而这个号码应该是第一次联络虞陶的样子。

    想到这儿,翟临深翻起了虞陶的短信记录,在里面找到了陈宇争发给虞陶的短信。

    翟临深顿时就炸了——艹你妈的陈宇争,你既然自己作死,爸爸就送你一程,好走不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