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42章
    听闻虞陶住院了,  贾珊珊和迟玲赶了过来,  还带了些水果和点心。

    她们过来的正好,  翟临深道:“你们一会儿有事没?”

    “没有啊,怎么了?”贾珊珊问。

    “我回去给虞陶拿两件换洗的衣服,再带点粥过来。你们帮我在儿看着他吧。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翟临深道。

    “行,  你去吧。我们本来也是准备吃完晚饭再回去的。”迟玲笑道。

    翟临深点点头,给虞陶掖了掖被子,就先离开了。

    三点多一点,  翟临深到了广知大厦的咖啡厅。

    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很显眼的位置的戴亦北。

    翟临深嘴角一挑,  走了过去。

    见有人走近,戴亦北抬起头,  看到翟临深时,脸色都变了。

    “怎……怎么是你?!”

    翟临深眼睛一眯,  “我上回说的话你给我当耳边风是不是?”

    戴亦北硬起脖子,“这是我跟陶陶的事,  和你有什么关系?”

    “呵……”

    翟临深抓住戴亦北的领子,将人提起来,然后照着戴亦北的腹部就是一脚。

    “管我什么事?我今天就告诉你管我什么事!”

    戴亦北觉得自己的五脏都错位了,  抱着肚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翟临深将人揪住,  在戴亦北脸上狠狠地揍了两拳,“今天不送你进医院,我他妈都不姓翟!”

    说着,翟临深将戴亦北扔到地上,对着他就是一顿踢。

    他就算豁出去不高考了,  也不能让虞陶受这个委屈!

    店里的客人都吓着了,立刻躲得远远的,或者干脆离开了。

    服务生想上来劝架,但看翟临深怒极的样子,又怕被牵连。

    在翟临深面前,戴亦北等于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翟临深仍觉得不够,拎起一边的椅子就要往戴亦北身上砸。

    戴亦北吓的赶紧护住头,女顾客也尖叫起来。

    就在这时,翟临深的胳膊被人用力拉住,手里的椅子也被夺走了。

    翟临深怒看过去,居然是翟临昭。

    翟临昭也没问怎么回事,只将椅子丢到一边,将翟临深护到身后,看着地上的戴亦北,问:“报警吗?”

    戴亦北赶忙摇摇头,如果报警,他家里就会知道他想跟虞陶复合的事,到时候肯定免不了一顿闹,还可能断了他的零用,不值得。再说,那一凳子没砸下来,他也就是一些皮外伤。

    见当事人都没有要报警的意思,店员也没有动。

    翟临昭从钱包掏出五百丢到桌子上,对翟临深道:“走。”

    翟临深还怒着,但大哥已经给他善后了,他也不得不想想虞陶,没有再动手。

    不过看戴亦北这个恶心的样子,他又没办法消气。

    看了看桌上的钱,翟临深端起戴亦北刚点好还没喝几口的咖啡,全泼到了戴亦北头上。

    这才跟着翟临昭一起离开。

    上了车,翟临昭皱眉道:“怎么回事?”

    在外,他肯定是要维护翟临深的,但究竟什么原因还是要问清楚。

    翟临深把虞陶过去的事和戴亦北开始缠着虞陶的事都说了。

    翟临昭听后也皱起眉,这个人也太过不要脸了。如果自己的恋人被前男友缠着,翟临昭估计也会把对方狠揍一顿。

    “嗯,以后你们也当心一点。万一那小子狗急跳墙,怕你和虞陶会吃亏。”翟临昭道。

    “嗯,知道了。”

    “以后你们出门,就让家里司机来接送,能安全些。”家里的司机现在都是游美兮在用,不过游美兮自己是会开车的,所以大多时候也用不上。

    “好。”这事翟临深也不敢马虎。

    毕竟在他看来,戴亦北就是个变态,打归打,防还是要防的。

    “我送你去医院?”翟临昭问。他已经知道虞陶住院的事了,原本想着晚上忙完再去看看的。

    “不了,我先回家带点饭再去医院。”既然借口是回家带饭,那肯定得拿点东西回去。再说,家里做的饭肯定比外面买的要健康营养,给虞陶补元气是最好的。

    “行,我在前面地铁口放你下车,你自己回去。我还有工作。”他今天去那个咖啡厅也是谈工作,对方走了之后,他见时间还早,就又稍坐了一会儿,没想到就遇上翟临深打架了。

    不过只要翟临深没事就好,戴亦北伤得怎么样,根本不重要。

    翟临深回家,家里并没有人,连做饭的阿姨都不在。

    翟临深看了一下时间,将外套一脱,洗了手开始煮粥。他没煮过,但网上有做法可以供他查。

    他也不知道米怎么才算是洗干净,于是洗了十次,实在感觉不出什么差别,就下锅了。

    粥大火煮开后,要转中小火慢慢熬。

    翟临深也不知道多小算中小火,开小了粥都不滚了,开大一点又感觉要扑锅。

    就这样,他在火的大小上奋斗了五分钟,游美兮回来了。

    她知道虞陶病了,翟临翟临昭说傍晚忙完了,去医院看看,顺便给虞陶带饭。所以她也就没赶着去,想着明天早上过去送饭正好。

    见翟临深回来了,她也有些意外,她原本以为翟临深会守着虞陶的。

    “你这是在干什么呢?”游美兮走进厨房,看翟临深在那儿忙活着。

    “煮粥。家里的阿姨呢?”翟临深问。

    “阿姨家里有事,临时请了几天假。”游美兮道:“你要煮粥?”

    “嗯,一会儿给虞陶带给虞陶吃。”

    “行,你等我上去换身衣服下来煮,你先看着火。”

    “不……不用了……”其实翟临深有点不好意思麻烦游美兮,虽然他跟游美兮不像之前那么生疏了,但也没有很亲近的感觉,毕竟他也过了亟需母爱的年纪了。

    游美兮笑道:“没事,你别烫着了。”

    说完,游美兮就上楼去了。心想着,家里做的自然是好一些,如果翟临昭傍晚去送饭,就让他主送翟临深那份就行了。

    换好衣服,洗了手,游美兮回到厨房。

    “你今天晚上留医院照顾虞陶吗?”游美兮边翻柜子找枸杞边问。

    单调的白粥很容易让人没食欲,加点花生和枸杞会好一些。

    “嗯,没跟虞陶家里说,怕他家担心。”也是怕哪一下没藏好,被虞陶的父母知道戴亦北又找来的事,再上火了,就不划算了。

    “也是。你上去洗个澡吧,医院也没地方洗,你该难受了。再带几件虞陶的衣服过去,明天出院的时候给他穿上。”

    “好。”

    “明天几点出院?”

    “两点吧,吃完午饭再走。”

    “好,到时候让家里的司机去接你们。”游美兮只是单纯地觉得这样更方便一些。

    “嗯。”翟临深点点头,便上楼去了。

    等翟临深洗完澡换好衣服下来,游美兮已经在将吃的往保温餐盒里装了。

    除了粥,还有煎好的鱼,已经去了刺,只剩下碎碎的鱼肉了。还有几道爽口的小菜和切好的水果,这些可能会让虞陶食欲好些。

    “你大哥晚上去给你送饭,我就不带你的份了。”游美兮微笑道。

    “好。”翟临深应着,觉得这样居家形象的游美兮还是有些亲切的,“对了,于思呢?”

    他上楼洗澡的时候才想起翟于思怎么不在家。

    游美兮笑道:“给他报了个英语班,周六下午上课。晚点我去接他。”

    “哦。”他小学的时候也报过英语班,当时学得还可以的。

    穿好衣服,翟临深提起装着吃食的袋子,道:“我走了。”

    这是他第一次出门跟游美兮打招呼,感觉倒是还不坏。

    游美兮站在玄关,笑道:“好,路上小心点,明天早上家里去给你们送饭。”

    “嗯。”翟临深应了一声,就出门了。

    翟临深回到医院的时候,虞陶已经醒了,正在跟贾珊珊和迟玲聊天,看起来精神还可以。

    “醒了?”翟临深微笑着将东西放在柜子上,“有哪儿难受吗?”

    虞陶摇摇头,“就是头偶尔会疼一下,别的就没什么了。”

    翟临深点点头,也稍微放心了些。

    贾珊珊和迟玲见翟临深回来了,她也差不多该去吃个饭回学校了,便道:“那我们就先走了。”

    “好,今天谢谢你们了。”翟临深道。

    “客气什么?”迟玲笑着套上外套。

    两个就人就一起离开了。

    翟临深坐到床边,“有煮好的粥,要不要吃一点?”

    虞陶摇摇着,他现在哪有胃口啊。

    “你……你是不是去见戴亦北了?”

    他醒来的时候一下就想到了戴亦北约他的事,立刻拿过手机来看有没有什么信息。他不去,戴亦北那边肯定会问他,万一让翟临深看到了,觉得他没跟他说,生气了怎么办?

    他之前就已经决定不去了,陈宇争要说就说吧。但他跟翟临深说,和翟临深自己看到可是两回事,如果为此让翟临深不高兴了,就太不值得了。

    在已读的信息里,虞陶看到了戴亦北发给他的信息。

    既然是已读,那只能是翟临深看过了。他一时又不知道怎么跟翟临深解释才好,怕翟临深生气,又有些担心翟临深,贾珊珊和迟玲在这儿,他也不好打电话,怕透露出什么,所以只能等翟临深回来。

    “嗯。”翟临深握住他的手,“怎么不跟我说?”

    “对不起……”虞陶回握着翟临深的手,“我怕你打架,影响到你高考。”

    “你傻不傻?”翟临深摸了摸虞陶的头发,“我已经把戴亦北打了。”

    虞陶一惊,忙问:“你事吧?”

    翟临深笑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吗?那个傻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报警。不过我大哥正好在那儿,给了他点医药费。”

    “你没事就好。他估计是怕被家里知道来找我了,所以也敢声张。”虞陶猜测道。

    翟临深嗤笑一声,“真没见过比他还孬的男人了。”

    这事戴亦北没敢声张,回家只说路上遇到抢劫的,被打了。家里觉得戴亦北也高三了,不能为这事总跑警察局耽误学习,加上都是皮外伤,所以也就算了。

    不过翟家可没那么容易退让。

    翟临昭回家就把事情跟家里说了。

    周一一早,游美兮和翟仕义就去了学校,跟屈老师说虞陶受人威胁。加上有陈宇争发给虞陶的短信为证,这事直接闹到了校长室。

    游美兮以虞陶不希望家里担由为主,又说虞陶在他们家辅导翟临深功课的时候心事重重,她们有些担心才逼着问出了原因,这才知道虞陶被威胁了。作为家长,虞陶虽然不是他们家孩子,但他们必须为虞陶出这个头。

    证据确凿,学校保证会处理陈宇争。而且会为虞陶保密性向问题,老师和领导也绝对不会歧视,学校对这方面一直是包容的。

    虽说处理,但结果迟迟没有下来。翟临深猜是看在校长的面子上,加上高三了,想得过且过。

    可陈宇争在得知戴亦北被打,虞陶又没赴约之后,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挑战,居然说话不好用了,那就别怪他不给虞陶留面子了。

    于是陈宇争将虞陶是同性恋、且与初中同学谈过恋爱的事抖了出去。一时间,全校哗然,也惊动了领导。

    这回,苗校长也不保陈宇争了,他觉得这是私人的事,不应该被拿来当做笑柄和谈资,更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毁掉一个学生。

    于是苗校长找来陈宇争的父母,让他们立刻把陈宇争带回原校去,他们博明供不起这尊大佛。

    陈宇争走了,但这事已经全校皆知。

    学校也立刻发布的公告,要求学生们不允歧视,不允欺辱,要学会尊重。

    虞陶原本是有点难受的,但翟临深开始公开牵他的手了,虽然没明说,他大家都知道他们之间肯定有些什么了。

    慢慢地,虞陶突然觉得这样好像也不错,再也不用遮遮掩掩。而且有翟临深支撑着他,他真的一点也不担心了。加上陈宇争也走了,他觉得自己和翟临深的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