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43章
    吃过晚饭,  虞陶和翟临深往图书馆走。

    半路被宁扉拦住了。

    “虞陶,  我有事想跟你说,  能占用你一点时间吗?”宁扉微笑着道。

    这段时间,虞陶跟宁扉相处得也挺好,便点点头,  让翟临深先去自习室。

    翟临深看反正就是在图书馆旁边,也就让虞陶去了。

    虞陶和宁扉走到一边的长椅边,这个时间图书馆附近的人比较少。有些吃完饭去散步了,  有些回寝室学习,  并不到自习室。

    “怎么了?”虞陶问。

    宁扉微笑道:“你跟翟临深在交往吗?我没有恶意,就是想确认一下。”

    虞陶眨眨眼睛,  觉得手都牵了,还有什么可不承认的呢?

    便点头道:“对啊。”

    宁扉笑意深了些,  “那我跟你说个事。”

    “嗯。”

    “我也喜欢男生。”

    虞陶惊诧地瞪大了眼睛,他觉得一个学校有他和翟临深两个Gy就挺多了,  没想到还有。

    “我没跟别人说过,也没遇到过同样的人。或者是有,但人家保密得很好。”宁扉说道:“所以在得知你的Gy之后,  我突然有种找到了知己的感觉。讲真的,  我以前不是特别敢用心交朋友,就怕他们知道之后歧视我,或者无形地跟我疏远。但如果是同类,我就没有这个顾虑了。”

    宁扉笑看着虞陶,“虞陶,  你愿意跟我交朋友吗?”

    虞陶对宁扉的印象其实很不错。之前宁扉告诉他陈宇争在打听他的消息,他也很感激。而在他是Gy的事被出破之后,他身边的朋友都没有疏离他,反而跟他更近了,形成了一种无形的支持。宁扉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挺挺感谢宁扉的。

    现在知道宁扉跟他一样,又有意跟他成为好朋友,他自然没有什么不愿意的。

    “好啊。我也没什么同性的好朋友,能交到你这个朋友,我也很高兴。”虞陶笑道。

    “嗯。”宁扉笑着点头,“对了,你想考哪个大学?”

    虞陶道:“如果顺利的话,我想去C大。”

    “那我们一起考吧!”宁扉道:“如果一个学校,也能有个照应。”

    以宁扉的成绩,只要发挥正常,考C大问题不大。虞陶便笑道:“好啊。”

    宁扉更高兴了,也更有动力了。

    “走吧,我们去自习。别一会儿翟临深等急了,要出来抓你了。”宁扉调笑道。

    虞陶有些不好意思,但想到翟临深,心里还是很暖的,“嗯,走吧。”

    于是原本两个人临座的自习变成了三个人的。

    不过看宁扉学得挺认真,也没有事没事地找虞陶搭话,翟临深也就没说什么了。

    回到寝室,虞陶跟翟临深说了宁扉的事。

    翟临深想了想,宁扉那身板,妥妥地一个受。两个受在一起只能是朋友,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

    “那挺好,你多交一个朋友是好事。”朋友多了,虞陶才能更开朗。

    “嗯。”虞陶也挺高兴,他太久没有朋友了,所以对朋友特别珍惜,也特别重视。宁扉诚心跟他相交,他自然也会真诚以待。

    转眼,一模考试如期而至。

    这回翟临深又有了进步,这已经算是老师们预料之中的事了,所以也没太大惊喜。倒是六班整体成绩的提升,让所有老师都很高兴。

    他们都知道六班的同学全都开始跟着虞陶早起上自习,晚自习也不放过,下课就聚在一起讨论题,午休都不玩了,吃完饭就学习。这样的学习积极性得到了常主任的表扬,但当时屈老师和课任老师都觉得可能最后只是部分同学成绩上的进步。但没想到居然是集体性的。

    六班最少的提升了十分,最高的提升了快三十分了。如果继续这么下去,到了高考那是多少分的提升?简直不能估量。

    六班的同学看到成绩,也都很兴奋。这表示他们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而成绩提升不算太多的同学也没有气馁,毕竟提升了就表示是有用的,只可能学习方法不够好,下回继续努力就好了。

    下课时,虞陶收到了所有同学的感谢。

    虞陶很不好意思,只说是大家努力的结果,跟他关系不大。

    其实虞陶是想感谢自己的这些同学的,因为他们没有任何人歧视他和翟临深,也没有任何人说闲话,一直像往常一样,跟着他学习,与他交流,问他题……所以这也是他没受那件事干扰的原因之一。

    只是有些感谢不必非说出口,用另一种方式帮助同学可能更有用些。

    这天上完晚自习回到寝室,翟临深就接到了大哥的电话。

    “下周末把时间空出来,带虞陶回家一趟。”翟临昭道。

    “干什么?”他们已经跟家里说好了,如果没什么事,周末就不会去了,要留在学校学习。从一模开始,学校每周六高三老师都要坐办公室,学生要有什么不会的题,可以随时问。

    “美佳要结婚。”翟临昭语气里多了几分无奈。

    “啊?什么?!”他堂姐要结婚?他都没听过他堂姐谈恋爱好吗?!

    “闪婚。”翟临昭道:“今天晚上跟她出去吃饭告诉我的。”

    翟美佳已经回国发展了,之前说好过年到家里的,结果也就来了半天,好像特别忙的样子。

    他父亲也有经常打电话关心一二,翟美佳都说没事,很好。

    没想到转眼就要结婚了。

    “对方什么人啊?”翟临深问。

    闪婚这种东西翟临深觉得不是太可靠,还是应该多谈一段时候,彼此多了解一下。

    “说是个作家,别的就不知道了。”

    “作家?出过什么书?”翟临深问。他就算不喜欢读课外书,也可以百度一下查查对方的资料吧?

    “不知道……”翟临昭道:“问了,她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翟临深皱眉道:“姐不会被人骗了吧?”

    “不好说。过两天大伯和大伯母回来,到个仔细问问。”翟临昭道。

    他跟翟美佳关系还可以,但女孩子家的事,他也不方便问太多,还是得等大伯母回来问。

    “嗯,那到时候再看吧。”翟临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事的确太突然了,“如果确定结婚,我下周末带虞陶回去。”

    他堂姐见过虞陶了,结婚叫去虞陶参加也是理所当然的。

    挂了电话,翟临深还是觉得这事有点玄幻。

    虞陶已经去洗澡了,他想了想,也就没跟虞陶提,还是等定下来说再说吧。

    翟美佳那边也不知道怎么跟父母沟通的,居然得到了同意。婚礼如期举行。

    也就是现在不是结婚旺季,不然可能根本订不到酒店。

    翟临深也跟虞陶说了翟美佳闪婚的事。

    虞陶也有些疑惑,“这真靠谱吗?”

    “谁知道呢?反正姐姐一直很随性,随她高兴吧。”

    “那我们要准备什么礼物呢?你姐姐结婚,咱们也不好两手空空的吧?”

    “不用,我爸会准备的,咱们跟着去吃就成了。”

    “哦。”既然翟临深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也就不必操心了。

    周六,翟临昭开车来接他们去酒店。

    因为是闪婚,所以也是就近请客人,男方那边的宾客比女方这边多得多,毕竟翟美佳那些国外的朋友,大多也调不出时间过来参加婚礼。

    宴婚是在小宴会厅里举办的。

    因为客人不多,所以布置上格外费心,特别精致,也特别梦幻。

    翟临深也是在婚礼上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姐夫。

    人长得不错,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挺斯文的,脾气感觉也挺好。跟翟美佳站在一起还挺配的。

    其实仔细想想,翟美佳属于比较强势的女性,工作上也干练爽利,主意很正。这样的女人,找一个跟她脾气一样的,还真不一定能过到一起去。倒是这种好脾气的,可能更能迁就翟美佳在生活上的强势面。

    仪式结束后,翟美佳去休息换衣服,顺便让人把虞陶和翟临深叫了过去。

    两个人进去后,翟美佳把别人都请了出去。然后把手捧花直接给了虞陶。

    “你们什么也不缺,我这个当姐姐的也没什么好送的。都说新娘的手捧花寓意好,就送给你们吧。希望你们能好好地在一起,彼此照顾,彼此谦让,开开心心地就好。”

    “姐……”翟临深没想到姐姐居然知道了。

    翟美佳笑道:“那天在温泉酒店,我看到我们牵手了。原本之前就想跟你们聊聊,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跟我商量,别见外,也别客气。”

    翟临深笑了,道:“好,谢谢姐。”

    翟美佳拍了拍翟临深的胳膊。

    “对了,姐,姐夫到底是写什么书的?”翟临深还是想关心一下翟美佳的事,不然总觉得不安心。

    翟美佳笑道:“写网络的,不是特别有名气,赚得也没我多。不过他性格好,人也开朗,我跟他一见钟情。”

    翟美佳在国外待久了,觉得爱情来了就要抓住。至于经济上是不是匹配,她倒不太在意,毕竟她能赚就够了。

    “姐,我不是看不起写网络的。不过这种职业真的靠谱吗?”翟临深知道现在很多电视剧、电影都是网络改编的,但改编量相较与写作的人群来讲,实在是凤毛麟角。

    翟美佳笑道:“人啊,最难得的就是从事自己喜欢的行业。有很多人将兴趣当成职业之后,慢慢地兴趣就不再是兴趣了,更多的压力。我是拿兴趣当事业且没觉得有压力的人,而他也是,所以我们很聊得来,对生活也都没有抱怨,这样就是最好的。”

    翟美佳是学美术出身的,在国外开了一家画廊,卖自己的画,也帮别人卖画。这是她的兴趣,也一直以此为傲。

    “好吧,你幸福就好。”翟临深觉得还是要以翟美佳的喜好为主。

    “行了,你们快去吃饭吧。别一会儿菜都被吃光了。等我蜜月回来找你们吃饭。”翟美佳道。

    “好。”翟临深应着,就带着虞陶出去了。

    回到座位上,翟临昭和游美兮看到虞陶手里的花,都心下了然了。

    翟于思还不懂其中的含义,对花也没有兴趣,也没问什么。

    只有翟仕义觉得有点奇怪,问道:“怎么把捧花给你们了。”

    一般都是给女方的闺蜜或者将要结婚的好友的。

    翟临深找了个借口道:“姐说虞陶辅导了我这么久的功课,她也没有什么可送的。就把花送给虞陶了,祝他高考顺利。”

    翟仕义笑道:“捧花有这个讲究吗?不过心意是好的也不错。”

    说完,他就没有再在意了。

    翟临深和虞陶偷偷地相视一笑,开始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