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45章
    翟仕义回到家,  翟于思已经睡下了。

    游美兮正在厨房煮醒酒汤,  想等翟仕义回来喝。但没想到翟仕义这么快就回来了。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游美兮迎出来问。

    翟仕义松了松领口,  说:“先别煮了,回屋去,我有事跟你说。”

    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  游美兮立刻关了火,跟他上了楼。

    进屋后,游美兮问:“到底怎么了?”

    翟仕义坐到椅子上,  把晚上的事跟游美兮说了。

    游美兮心里一跳,  在心里把那个女人骂了一万八千遍。

    不过表面还是装作很淡定地道:“这事你怎么想?”

    “我并不太相信。”翟仕义道。

    他并不觉得翟临深有什么同性恋的倾向,当初跟向津杰走那么近也都挺正常的,  怎么遇到虞陶就变了呢?

    游美兮微笑道:“万一呢?这事咱们从来没讨论过,你也知道我这样的朋友这少,  其实有时候我挺想听听你的想法的。万一咱们的孩子有这样的呢?或者咱们朋友的孩子有这样的呢?咱们也能想出个主意或者劝慰一下。”

    翟仕义皱了皱眉,“我应该会不怎么高兴。”

    “为什么呢?”

    翟仕义想了半天,  说:“这以后没个孩子,老了怎么办?”

    这个问题很自私,却也很实际,  是典型的东方家庭都会去在意的问题。

    “可是即便是跟女人结婚,  也不是所有女人都能生得出孩子,而且现在试管、代孕都可以解决这些问题,领养也很方便。所以从某个片面来讲,男人和女人并没有什么区别。”游美兮道。

    “但这并不是临深可以成为同性恋的理由。”

    “其实如果临深喜欢上了男生,那只能说他本来就不怎么直。再者,  成为同性恋并不一定是有什么理由的,很多人就是天生的。”

    “话说这么说,但我还是接受不了。”翟仕义说。

    游美兮笑了笑,尽量让翟仕义觉得他们就是在随意讨论,跟生活并没有关系,所以气氛可以轻松一点,彼此也可以退让妥协。

    “那我问你,如果临深真跟虞陶在一起了,你会骂虞陶吗?还是对虞陶的印象会变得非常差?”

    翟仕义想了想,道:“骂虞陶倒是不会,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印象变差……也不会。同性恋不是人品问题,不是讨厌那孩子的理由。而且就像你说的,如果临深真喜欢虞陶了,那只能说明他不直。”

    “也就是说,你只是接受不了临深是同性恋,对别的没有意见?”

    “对。”翟仕义点点头。

    “我倒是觉得怎么样都好,只要临深开心就行。一个人能找到自己的幸福真的太不容易了,无论他的幸福是男是女,只要不违背社会道德,就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临深的母亲早就离开他了,我虽然把临深当自己的孩子,但临深毕竟也大了,不可能拿我当他的妈妈。也就是说在他的世界里,你和临昭才是他最亲的人。”

    游美兮道:“临昭怎么想,我还不知道。但如果你作为临深最亲的人,都不支持他,不去支持他的幸福,临深就太可怜了。再说,如果不是虞陶,而是别人,咱们可能还能找到反对的理由。但虞陶那孩子,讲真的,我都不忍心反对。那孩子太善良了,应该得到我们的支持和眷顾。”

    翟仕义觉得游美兮的话说得很有道理,面对让翟临深改面这么大的虞陶,他又有什么立场去反对呢?只因为他是翟临深的父亲?

    游美兮话点到了,该拉回来的时候还是要拉回来的。

    “好啦,这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也不知道那女人按的什么心,咱们也只是假设而已,理她干什么?再说了,现在是临深学习的关键期,咱们做家长的,就别给孩子找麻烦了,让他安心高考,一切等考完再说也不迟。”

    “你说的对。这事不提了,等临深考完再说吧。”现在什么都没有翟临深高考重要,这个轻重,他还是拿捏得清的。

    这事虽是把翟仕义糊弄过去了,但游美兮还是打电话跟翟临深说了,也好让他心里有个底。

    为了方便游美兮帮他应付这些破事,翟临深也把戴亦北的事跟游美兮说了。

    游美兮听后,让他安心学习,这些事她会应付的。应付不来会找翟临昭商量,绝对不让翟临深烦心。

    翟临深想了想,这事也就没跟虞陶说,以免虞陶有心理压力。

    二模考完,翟临深的成绩依旧有进步。

    这回,翟仕义一高兴,带上一家人和虞陶,去了马场过周末。也是想让两个孩子放松一下。

    虞陶是第一次到马场来,看着又高又大的马,很是新鲜,但又不太敢骑,这样是摔下来,那最轻也得是骨折。

    马场是翟仕义的一个老朋友开的,他们过来,自然是给他们最好的房间和马匹了。

    这里的马除了私人养的外,还有不少是供大家随意骑的。这些马的性格都很温顺,一个个油光水滑的,也十分漂亮。

    虞陶原本只想坐在马场边,喝个饮料,看别人骑马的。

    但翟临深已经换好了衣服,拉着他去挑马了。

    “你会骑吗?”虞陶问。

    这万一摔了,不是得不偿失吗?

    “不会我敢拉你来吗?”翟临深在驯马师的推荐下,挑了匹性格温顺但很结实的母马。

    先把虞陶托上了马,随后,自己也骑了上去。

    马走得很慢,倒也没什么危险。

    虞陶坐得高,看得也远。入春后,天气一天天变暖了,树叶也都长出了嫩芽,青草也覆盖了地面,处处充满了生机,也让人心情舒畅。

    走了一会儿,见虞陶已经适应了这种高度。

    翟临深便驱着马小跑起来。

    虽有些颠簸,但这种感觉对虞陶来说很新鲜,也很喜欢。

    翟临深在后面搂紧虞陶,以免他失了平衡掉下去。

    “你马骑的不错呀。”虞陶觉得翟临深很厉害,好像什么都会。

    翟临深轻笑,“也很久没骑了。这些马都是经过挑选和训练的,只要不快跑,不受惊吓,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虞陶点点头。

    两个人这边骑得正高兴,那边,戴亦北从门里走了出来。

    他一走过来,就注意到了两个人。

    看着虞陶笑得那么开心,翟临深从后面护着虞陶,他有种说不出的嫉妒。

    陈宇争找人打虞陶的事,他已经知道了。虽然生陈宇争的气,但也没跟陈宇争断交。加上这段时间,他家生意因为市场关系受挫,他父母现在急得东一头西一尾的。他今天被拉过来,也是要见几个可能会与他们家合作度过这次难关的叔叔伯伯,让他来,也是为了跟这些家里的孩子打好关系。以他母亲的心思,如果能找到一个看对眼的就更好了。这个助力可比其他的更实惠。

    原本他也觉得可以,但看到虞陶之后,那些人家的女孩感觉都不能入眼了。

    翟临深和虞陶都没有发现戴亦北。

    骑了一会儿,觉得太阳有点晒,就把马骑回了饲养棚,然后一起回房间了。

    晚些时候,翟仕义过来说马场的老板晚上举行烧烤宴会,邀请他们去。有上好的鹅肝,让翟临深带虞陶去尝尝。

    翟临深应了,反正马场老板他也认识,既然过来了,全家又都去,他肯定也得露面的。

    于是傍晚,翟临深带着虞陶,跟着家里人一起去了宴会。

    宴会是在室外举行,是马场的一处小花园里,属于老板的私人地方。

    打过招呼后,翟临深拉着虞陶去吃东西。

    他们吃完还要回屋看书,已经跟家里说好了。

    别人都在那里相谈甚欢,只有虞陶跟翟临深坐在这边吃。

    游美兮拿了两份鹅肝过来给他们,翟于思已经跟同龄的孩子玩在一起了。翟仕义和翟临昭则跟别人交谈着,也不知道是在谈生意还是只是闲聊。

    “你怎么在这儿?!”

    虞陶正吃着,尖锐的女声就传进了他的耳朵。

    虞陶抬头一眼,居然是戴亦北的母亲。

    他已经有几年没见到戴母了,戴母看上去跟之前没太大差别。

    戴母走过来,指着虞陶,“你凭什么到这儿来?又是想来勾引亦北吗?”

    虞陶顿时没了吃饭的胃口,感觉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翟临深站起来,将虞陶护到身后,冷声道:“你是谁?关你什么事?虞陶是跟我来的,怎么了?”

    “我是谁?我是戴亦北的母亲!”戴母横眉冷对,“你又是谁?凭什么这么没有礼貌跟我说话?”

    “我是谁需要告诉你吗?我也是服气了,你还真以为你儿子是什么好东西啊,全世界都想勾引你儿子。你也不看看你儿子那个孬种的样子,少往脸上贴金了。”一听是戴亦北的母亲,翟临深的火瞬间就上来了。

    “你说谁呢?!”

    “说戴亦北,怎么了?你们一家都缺德,所以就看不出自己缺德了。”翟临深呸了一口。

    “临深,怎么了?”翟仕义闻声,跟老板一起赶了过来。

    也看到了戴母,顿时脸色一沉。

    “你就是翟临深?”戴母眼尾一挑。

    “怎么?”翟临深对戴母丝毫没有尊重。

    这时,戴亦北和戴父也赶了过来。

    “妈……”戴亦北想拉走母亲。如果母亲闹起来,丢脸的可是他和父亲。

    但被戴母一把挥开了,“你给我闭嘴,虞陶想勾引你,你看不出来啊?是不是傻?!”

    “哈,虞陶勾引戴亦北?你脑子有坑吧?你哪只眼睛看到的?”翟临深怒道:“我们他妈的都不知道戴亦北在这儿,要知道,我们宁愿待学校吃食堂!”

    戴母也没理翟临深,看向翟仕义道:“翟先生,我之前提醒过你,虞陶是同性恋,在勾引你儿子。你们家居然还带他来?他很可能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一边勾搭着翟临深,一边想诱惑我儿子呢。”

    “你够了吧?”游美兮站了出来。这种情况下,翟仕义不方便跟一个女人吵,所以只有她站出来最合适,而且她也觉得戴母很不可理喻。

    “虞陶跟临深怎么样,是我们家的事,用不着你在这儿说三道四。我也就奇了怪了,我们带虞陶出来玩,都不知道你们家也在这儿,你上下嘴皮子一碰,就是虞陶想勾引你儿子,你儿子是干什么的啊?再说,同性恋怎么了?关你什么事?我确定虞陶没有跟你儿子说过半句话,你在这儿咸吃萝卜淡操心,到底安得什么心?”

    的确,同性恋并不是什么问题。所以在场的人看戴母的眼神也有点瞧不上。

    “我这都是为你们家好。”戴母没想到游美兮居然跟他刚上了,“也是,你一个后妈,不是你亲儿子,你当然觉得没什么了。”

    游美兮这下真怒了,“对,我是后妈。但我看着临深长大的,感情不比对自己的孩子少,所以你也不用在这儿给我挑拨离间。就因为我是后妈,所以在孩子的上事才会格外用心,以他们的幸福为主,而不是以我的面子为主。”

    翟临深对游美兮虽然说不上有多少感情,但他也知道,戴母这话是扎了游美兮的心了。

    而且理性来讲,游美兮这个继母他是说不出什么不是的。

    将游美兮拉到身后,翟临深道:“既然你不要脸,那在这么多人面前,咱们就把话说清楚。你儿子当初跟虞陶在一起,是谁先追的谁你问你儿子。你儿子要真是个直的,也不可能跟虞陶在一起。所以你也不用费心为你儿子洗白,他就是个Gy,纯的。后来你去学校闹,去虞家闹,闹得虞陶被孤立,你还觉得你家挺有理的是吧?其实你们家就是一群畜生,也是纯的。”

    “现在,我跟虞陶的事只是我们两个的事,轮不到你在这儿挑拨,还想拿我家里人压我,你还是省省吧。”翟临深说完,转头看向戴亦北,“你他妈的要是个男的,就有个男人样,别跟他妈宝似的,真让我觉得恶心。”

    说完,翟临深就拉着虞陶走了。

    这顿烧烤不吃就不吃了,不能让虞陶受这个气。他是骂痛快了,但虞陶留在那儿也不会舒服,所以还是回去叫餐吧。

    而且今天这一出,他也算是被迫跟他爸出柜了,后面怎么办,他也得想想。

    翟于思看他们走了,也追了上去,跟他们一起走。

    老板笑了笑,对戴家人道:“不好意思,我不歧视同性恋。既然大家观点不和,以后还是不要来往了。三位,请吧,不送了。”

    戴母傻了,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戴亦北也觉得自己丢尽了脸,心里对母亲也多也几个怨恨。

    戴父还想说什么,但老板已经转身走了。

    他们也没法,只好离开了马场。

    宴会又恢复了热闹,大家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毕竟这事孰是孰非已经很清楚了,扫兴的人走了,他们也不必再在意了。

    只是翟家人没办法当作没发生。

    翟临昭和游美兮想着怎么跟翟仕义说才好。

    而翟仕义则在想——他儿子怎么会是同性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