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46章
    回到房间,  翟临深拉着虞陶,  看他的脸色,  问:“没事吧?”

    虞陶摇摇头。今天翟临深和游美兮把戴母怼成那样,往年的气,他也消了不少。但是……

    “你爸爸应该知道我们的事了,  你想好怎么应对了吗?”虞陶很担心,怕翟临深挨打,也怕他跟他爸爸吵起来。

    翟临深也没想到这事就这么被他爸爸知道了。虽然他爸爸肯定会向他确认,  他也大可以否认,  来暂时平息这件事。可若是那样,又将虞陶置于何地呢?

    所以如果他爸爸问,  这事他肯定会承认。至于之后……大不了去他大哥的房子住好了。

    捏了捏虞陶的脸,翟临深笑道:“没事,  大不了我去你家倒插门。”

    虞陶失笑,心里倒是跟着轻松了些许。

    不多会儿,  翟仕义过来敲了两个人的门,把翟临深叫了出去。

    父子俩去了翟仕义的房间。

    “坐吧。”翟仕义表现得还算平静。

    今天的事的确不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也没准备这个时候跟翟临深谈。但事情到了这一步,  他也不要傻子,  该看出来的也都看出来了,不把话说开,都是个心事。

    翟临深坐到沙发上,并没有开口。

    翟仕义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和虞陶……”

    翟临深点点头,  “我们在一起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因为他父亲很平静,所以他也很平静,并没有要用怒气迫使父亲同意的打算。

    这个答案已经在翟仕义的意料之中了,但他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他的儿子会喜欢男孩子。

    “你知道,在国内,这种事不是被所有人接受的,你的处境以会比较困难,日后的人际交往上可能会变得很窄。”翟仕义先从大局开始跟翟临深谈。

    “我知道。但我喜欢虞陶,特别特别喜欢。你也别怪虞陶,是我先喜欢他的,也是我先告白的。我和虞陶虽然都是同性恋,但并等于我们是个人就行,我们遇到了彼此,对我来说没什么比这个更让我高兴了。”翟临深坦然了自己的想法,也把责任全背在了自己身上。

    “虞陶之前的事,你可以并不清楚。但我希望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都不要像戴亦北的父母那样。不然我跟家里必然是要断绝往来的。”

    翟仕义皱起眉,“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在这儿给我撂什么狠话?”

    翟临深没有反驳,也没有顶嘴。

    “你游姨和大哥早就知道了?”他回来的路上想了想,就游美兮和翟临昭淡定,且不满仅是对着戴家的表现来看,他觉得这两个人肯定早就知道了。

    “嗯。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偶然被发现了。然后我请他们不要跟你说,也是怕影响到虞陶。”翟临深依旧把责任揽了过来,“大哥对我一直特别好,帮我是肯定的。你也不要怪游姨,我觉得她夹在中间也挺难做的。我虽然跟她不是特别亲,但也开始慢慢接受她了,所以你们还是好好过日子,别吵架。这事责任都在我身上,跟别人都没关系。”

    翟临深这样的担当倒是让翟仕义很欣慰的。虽说儿子是同性恋,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但看到儿子在学着与家人亲近,他也生不起气来。

    “你……是天生的吗?”翟仕义问。

    翟临深摇摇头,“我也说不好。但从看到我妈出轨,我就开始从心理上厌恶女人,生理上也开始排斥。也许是那件事把我掰弯了,也许是那件事激发了我原本的性向。反正从那时候起,我就更愿意观察男孩子,女孩子是能不接触就不接触。”

    翟仕义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无论是不是因为母亲出轨造成的性向转变,这中间,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是他太忙了,没有顾好这个家,让自己的儿子受到了伤害。

    原本翟临深的母亲的出轨是比较隐秘的。

    但特别不巧,一次,他母亲把出轨的对象带回家,家里的佣人那天都放假了。翟临深因为在幼儿园摔伤了,所以被老师提前送回了家。

    翟临深身上有钥匙,老师也不知道他母亲在不在家,之前打电话没人接。于是就开门进了家。

    翟临深一路小跑上楼去找妈妈,老师觉得贸然上楼没有礼貌,想给翟仕义打个电话。

    结果翟临深一推开房门,就看到母亲在和一个陌生的叔叔滚在一起。

    那时候翟临深还不太懂,但本能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恶心,也清楚这是不对的。

    翟仕义接到老师电话的时候,也正好进家门,原本他今天晚上要出差的,行李都拿去公司了,准备下班直接去机场。

    但发现一份重要的文件被落家里的,于是他就提前回来拿,一进门就听到了翟临深的尖叫。

    后面的事那就那么曝光了……

    翟仕义看着翟临深,觉得真的怪不了儿子,要怪也是怪自己和翟临深的母亲。

    既然自己有责任,那就负起这个责任,认同儿子的性向,这是对翟临深和他最好的选择。

    “行了,我知道了。”翟仕义长长地舒了口气,“你和虞陶好好的吧,我也不说什么了。但人家虞陶是要去重点大学的,你别拖人家后腿,知道吗?”

    翟临深没想到父亲居然就这么同意了,立刻露出笑意,“知道。谢谢爸。”

    翟仕义笑着拍了一下翟临深的脑袋,“你们这样,在国内总归是受拘束的。先忍几年吧,大学你也给我好好读书。等毕业了,我送你和虞陶出国读研,费用家里出。找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这样你们也能自由一点。”

    “好。”得到了父亲的同意,他简直不要太高兴!

    “行了,回屋吃了饭赶紧学习。”翟仕义对翟临深摆了摆手。

    “知道了。”翟临深笑应着,离开了翟仕义的房间。

    看自己的儿子乐呵呵的离开,翟仕义的嘴角也一直扬着,他多久没见过翟临深这么高兴了?这样活泼的翟临深,才是他的二儿子啊。

    同时,他也在心里盘算着,既然他儿子把虞陶拐了,那出于礼貌和尊重,他们家怎么也得跟虞陶家里吃顿饭,正式认识一下才好。不过还是等高考完吧,一起庆祝能更好些。

    回到房间,翟临深就迫不及待地跟虞陶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虞陶特别高兴,也特别惊喜,没想到这么顺利。

    翟临深搂着他的腰,说:“咱们的事可是过了明路了,你可不能半路把我抛下了。”

    虞陶抿着嘴笑道:“你也是。”

    “嗯。”翟临深抱住他,心里无比满足。

    虞陶嘴角抑制不住地翘着,虽然今天遇到了戴家人让他很不高兴,但翟仕义的同意已经让他把戴家人全抛到脑后了,如果他父母知道,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虞陶推开翟临深,前去开门。

    门外,翟于思抱着自己的作业,对虞陶道:“虞陶哥哥,我跟你们一起写作业。我有几道题不会,你教教我行吗?”

    这哪有什么不行的?虞陶刚想应着,就听里面的翟临深道:“于思,快进来,哥哥教你功课。”

    他今天心情爆好,辅导弟弟功课嘛,小菜一碟。

    翟于思进门后,看了看笑得见牙不见眼的二哥,心道:二哥教他功课,周一老师批作业他不会得零蛋吧?!

    傍晚的时候,游美兮打电话来叫他们下去吃饭。

    虞陶在翟临深出柜之后面对翟仕义,总归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翟仕义倒是表现得很自然,笑道:“快坐吧,我们点了几道菜,你们看还要添点什么。”

    翟临深将菜单递给虞陶。

    虞陶跟翟于思一起翻菜单,翟临深也凑过去看了看。

    一家人相处得和谐又自然,翟仕义觉得这样很好。其他的都是次要的,一家人能在一起开开心心,和和睦睦的,比什么都强。

    周末很快过去了。

    翟临深和虞陶直接回学校。

    临离开前,翟仕义给翟临深转了零用钱。一方面是表扬他考试成绩的进步,另一方面是翟临深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他们翟家的传统,穷自己不能穷老婆孩子。给翟临深加零用,也是把虞陶的那部分算了进去,让翟临深给虞陶该买买,该吃吃,别小气。

    出柜的事解决了,两个人就等于毫无后顾之忧了,学习也更加努力了。

    从二模开始,学习的重点就在老师的压题上。学生能不能在高考中有一个超常发挥,跟老师的压题有很大关系。

    而虞陶更是把近几年的高考试卷全找了过来,给翟临深压题。老师的压点是针对于所有学生的,而他的压点是针对翟临深的,如果真压中了,效果肯定更好一些。而语文和英语上,虞陶主要是压作文,这个一旦跑题,那丢的可是大分。

    三模考试,题也是根据高考的题型来,相对前两模,要难了不少。

    也是想让学生提前适应一下高考,包括考试时间,到达时间,以及必须要带的证件和文具都是按高考来的。

    三模前,屈老师找虞陶谈了一下保送的事。由于保送的学校并不是C大,所以虞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宁扉也因为这个原因,没要这个名额。

    博明也没有再合适的保送生,所以这个名额就搁置了。

    三模考完,成绩比之前出得慢,老师批卷也是从严的。

    成绩出来后,就连虞陶都没有之前的分高了,但还是全校第一。

    翟临深这回没有再进步了,还比二模的时候掉了五分。

    但虞陶并没有担忧,因为试卷的难度摆在那儿,他都这个成绩,翟临深也只少了五分,其实已经算是进步了。

    转眼,高考临近了。

    博明放假一周,这一周老师都在学校,同学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到办公室问老师。

    虞数和梅满芝已经知道翟家同意了,也都很高兴。这不快高考了吗?所以放假当天,梅满芝就做了一大桌子菜,让他们回家吃饭。

    “我妈做饭是好吃,但你也悠着点,别吃太多了。”往家走时,虞陶提醒翟临深。

    “这是怎么说的?还让我饿着?”翟临深笑道。

    “不是,考试之前要注意饮食。”虞陶道。

    翟临深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道:“知道了。回去也让我家里做得清淡一点,咱们吃得健康些。”

    “也不能太清淡,不然饿得快,也没心思学习了。”

    翟临深轻笑,“你这小东西怎么这么难伺候?”

    “也……也还好吧,都是必要的。”虞陶想想,好像自己要求是比较多。

    翟临深牵信虞陶的手,“行了,别想这些了。想想考完咱们去哪儿玩。”

    “你想出去玩吗?”这个翟临深之前也没跟他提过。

    “当然要出去。辛苦了这么久,怎么也要放松一下。”

    “那去小吃多的地方吧。”

    “或者去海边……”

    “要不我们找个乡下待着也不错……”

    ……

    翟临深也不提意见,任虞陶去想,反正到时候虞陶想去哪儿,他就跟着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