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47章
    一进门,  梅迩就像小鸟一样地迎了出来,  甜甜地叫着哥哥。

    虞陶捏了捏她的小脸儿,  笑道:“最近跟于思相处得好吗?”

    从那天翟于思说会跟梅迩做朋友开始,梅迩就不像之前那种凶了。但班里的同学还是不敢惹她,看翟于思跟她走得近,  都十分佩服翟于思的勇气。

    而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相处,翟于思和梅迩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加上两个哥哥的关系,  他们的共同话题也比较多。一般这个年纪的男生和女生如果走得近了,  会有班里的同学开一些没有恶意的玩笑,但他们倒是没遇到这种情况,  毕竟女霸王嘛,惹不起的。

    “挺好的,  我有借他作业抄。”梅迩笑眯眯地道。

    虞陶有些无语,谁跟你说关系好就可以抄作业的?!

    但自己的妹妹嘛,  虞陶也不忍心说她,就道:“相处得好就行,不过作业你们两个都在按时做,  不要抄。”

    “知道了。”梅迩应着,  也不知道往没往心里去。

    翟临深从旁道:“等你们放暑假了,带你去我家住几天,你和于思一起玩。”

    这个游美兮已经跟他提议过了,他也觉得可以。

    “好。”梅迩点点头,去不去翟家,  她倒不是太在意,重点是去了翟家就能和哥哥待在一起,她当然愿意了。

    “别在门口杵着了,快进来坐吧。”虞数招呼着翟临深。

    他们知道翟家同意了两个人的事,最后那点压力也没了。

    至于两个孩子到底能相处到哪一步,就看这两个孩子的缘分了,并不是他们能左右的,所以现在的情况已经很好了。

    “好。”翟临深应着,去了沙发那边坐。

    梅满芝擦了擦手,说:“饭马上就好,你们要是饿了先吃点水果。”

    “没事阿姨,我等您的饭。”翟临深道。

    “好哩。”梅满芝笑着进了厨房。

    大概二十分钟后,晚饭做好了。翟临深帮着端上桌,一家人转桌吃晚饭。

    “你们考试可别紧张,正常发挥就行。”虞数嘱咐道。

    翟临深笑道:“您放心吧,虞陶什么都会,肯定不紧张。我嘛,紧张也没用,该会的就能答,不会的也没办法。”

    虞数笑道:“你啊,趁这一周再拼一把,能提高一分是一分。”

    “知道了。”翟临深应着,道:“高考的时候天正热呢,你们就别去考场等了。我家车接送也能方便点,等考完就把虞陶送回来。”

    自己儿子的高考,按理来说做父母的怎么也要去看看。但虞数作为老师,很明白就算去了,其实也没什么用,反而会让孩子有心理负担。翟临深之前就跟他们说好了,高考期间虞陶住翟家,他们在一个考场,来回都方便。

    “那行,就麻烦你们家了。”虞数道。

    “叔叔,您这就见外了。”翟临深笑道:“等高考完,我家里想请您、阿姨和梅迩一起吃顿饭,您看行吗?”

    “当然可以。”虞数应道。

    翟家请他们家吃饭,他们并没有拒绝的理由。这也是因为重视虞陶,两家正式见个面,彼此也都安心。

    “那看您和阿姨的时间,我们家来订地方。”相比起来,他父亲肯定更忙,但时间也相对更灵活,所以还是以虞家人的时间为准更好。

    “行,要不就你们高考完的周末吧。”虞数道。

    “好,我回去跟家里说。”翟临深应道。

    梅满芝笑道:“快吃菜,一会儿凉了。”

    “诶,好。”翟临深给虞陶夹了一筷子菜,才自己吃起来。

    高考如期而至,这两天全是翟家司机接送的,饭菜也是根据营养师的建议准备的。

    翟仕义原本想亲自接送,但游美兮说他在那儿,万一两个孩子紧张了怎么办?

    所以翟仕义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人虽在办公室里,心却在翟临深身上,希望翟临深的努力有一个好的回报,能考出一个理想的成绩。

    两天的高考一晃而过,出了考场,虞陶立刻拉着翟临深问:“怎么样?”

    这话他之前都没有问题过,也是怕影响翟临深的心情,现在终于可以问了。

    翟临深笑着抱了他一下,“你说呢?”

    “真的都答出来了?”虞陶惊喜地问。

    “你给我压了那么多题,还逼着我闭着眼都能写出来,再答不出来对得起你吗?”翟临深笑意深了些。

    这次高考,翟临深觉得一方面是自己努力到了,另一方面是运气真的好。

    四门考试,有几道题都是老师压中的,而英语和语文的作文,以及理综的大题,全被虞陶压上了。

    虽然有的是数改了,有的是换了一种方式和问法,但万变不离其宗,他公式的套用妥妥的,也在心里感慨虞陶真的是他的福星。

    虞陶抿着嘴笑了,“那就好。”

    “走了,去吃饭。然后送你回家。”翟临深牵着虞陶的手往自家车那边走。

    翟临昭已经给他们订了餐厅,让他们能好好吃一顿。不过吃完就要送虞陶回家,翟临深还是有点舍不得。

    之前为了防止擦枪走火,也为了防止翟临深黏着他不起床,虞陶已经搬去客房睡了,当然,给家里的理由是要给翟临深创造一个更为安静的学习环境。

    现在试也考完了,翟临深对自己的成绩也挺有信心的,按理来说,应该抱着虞陶好好睡一觉,才是头等大事吧。

    结果虞陶要回家,他又得独守空房了,真是空虚、寂寞、冷!

    到了饭店,两个人都开吃了,翟临昭才因为堵车姗姗来迟。

    翟临昭也没问翟临深考得怎么样,就像平时吃饭一样,闲扯家常,顺便问一下虞陶父母喜欢吃什么,他好订饭店。

    饭后,翟临昭将虞陶送到家门口。

    翟临深跟虞陶一起下了车,“想想去哪儿玩,等家里一起吃完饭,咱们就出去。”

    “嗯。”虞陶点点头。

    翟临深轻声笑道:“明天早上睡起来给我打电话吧。”

    “好。”

    “那晚上回去视频?”

    虞陶摇摇头,“你也累了好些日子了,今天早点睡吧。”

    “你不在,我睡不着怎么办?”

    虞陶伸手捏他的脸,“那就硬睡。”

    翟临深笑着亲了他一下,说:“好了,上楼去吧。我到家给你发信息。”

    “嗯。”虞陶又冲他笑了笑,才转身上了楼。

    翟临深在楼下琢磨了半天,觉得如果今天硬要寄宿虞家,可能显得自己太色急,所以还是老实回家吧。

    翟临昭见翟临深一脸不想走的样子,简直没眼看。说好听点,这叫痴情,说难听点,就是个对着空气臆想的痴汉。

    周末,两家人正式见面,就两家及两个人的关系达成了一致。

    翟临昭还力邀梅满芝作他们公司的饮食及游戏内的食品顾问。

    游美兮也如同翟临深亲生母亲一样,请虞家多照顾翟临深,也希望两家能没事多聚聚。

    “我们家临深之前脾气不怎么好,但从跟虞陶在一起,就没再见他发过脾气。还是虞陶治这住这小子。”翟仕义笑道。

    “哪里哪里,是临深自己想改正脾气的。我们家陶陶这一年来,受你们家照顾颇多,我和他母亲都挺不好意思的。”虞数笑道。

    他是教书的,而翟仕义是商人,他来之前,还有点担心没有共同话题。但事实证明,这些担忧都是多余的。翟仕义非常擅谈,而且无论聊什么,都能找到谈点,完全不至于冷场,甚至还有很多想说的。

    “虞陶这孩子心善,也单纯,跟我们家里人相处得特别好,有时候还会辅导一下于思的功课,于思特别喜欢他。我倒觉得是他照顾我们家多一些呢。”游美兮道。

    梅满芝不好意思地笑道:“他能帮得上临深和于思,我们也很高兴。”

    她以前是是非常喜欢看游美兮演戏的,没想到本人也这么亲切,非常好相处。

    一顿饭吃完,两家人就散了。

    翟临深没好意思把虞陶拉回家,所以只能继续忍。

    转眼又过了一周,这天,游美兮和翟仕义把翟临深和虞陶叫了出来,想给两个人买几套衣服。

    因为高考学习紧,翟临深已经挺久没逛街买衣服了,现在放假了,也没什么事了,就把两个孩子叫出来买衣服。

    游美兮和翟临深都有固定会去的店,按年轻人的风格来讲,自然先去翟临深喜欢的店。

    一进店,店员就迎了上来。

    翟临深一眼就看见了在店里挑衣服的戴亦北一家。

    游美兮也看到了他们,但勾嘴一笑,说:“进吧。”

    翟临深觉得不能因为戴亦北就不买衣服了,便牵着虞陶的走了进去。

    店也不太大,戴亦北一抬头就看到了他们。

    但翟临深和虞陶都没有理他的意思,加上之前在马场的事,他也不好意思再过去了。

    戴母看到虞陶他们,皱起眉。

    但他们家最近生意不好,还拉不到投资,所以想着还是低调一点的好,别得罪翟家的好。

    如果不是提前在这家订了衣服,她今天也不会来的,家里经济不好,按理来说还是应该能省则省的。

    看到翟临深一直牵着虞陶的手,再看看一脸淡然的游美兮,戴母心想:后妈就是后妈,估计巴不得翟临深是同性恋,以后家产肯定自己儿子能分多一点。

    现在看到戴亦北和戴家人,虞陶内心已经平静无波了。

    “这件怎么样?”翟临深拿了件T恤往虞陶身上比。

    “有点正式了吧?”

    “你也没有什么正式的衣服,买一件也挺好的,我也要一件,咱们穿一样的。”

    虞陶看了看,觉得也行,“那我要白色那件。”现在天开始热了,所以他更喜欢浅色系的。

    “行。”翟临深让服务员找他们穿的号。

    游美兮拎了两条纯棉的八分休闲裤过来,“你们看看这两件裤子怎么样?出去玩穿的话比较舒服,也方便。”

    翟临深摸了摸料子,觉得不错,“行,试试吧。”

    翟仕义停好车子上来,店员已经找了不少衣服出来了。

    翟仕义将上楼前顺便买的奶茶递给虞陶,说:“你们两个喝一杯吧,别一会儿喝饱了吃不下饭了。”

    “嗯,谢谢叔叔。”虞陶笑着接了过来。

    戴母把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震惊的同时,也觉得翟仕义脑子有病,自己儿子是个同性恋啊,不但没有阻止,反而一副支持的样子,这是亲爹吗?!

    戴亦北心里是说不出的嫉妒,同时也开始怨恨自己的父母,如果当初自己父母同意,那现在跟虞陶牵手逛街的肯定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