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50章 番外一
    十月底,  两个人搬去了新家,  翟临深有了一种“终于把虞陶拐回窝”的感觉。

    虞陶窝在书房看书,  上了大学后,时间的确充裕了不少,除了必要的课业书外,  虞陶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读课外书上,以至于翟临深每个月要至少拿出四百块给虞陶在网上买书,当然,  这还得是在有折扣的时候。

    不过翟临深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虞陶也没有什么奢侈的爱好,每天就是看看书、弹弹吉他唱个歌,  也不太喜欢出门,整体还是比较宅的。除非朋友有约,  或者翟临深带他去哪儿,不然个是宁愿在家待着的。

    就算到了大学,  两个人也没有完全松懈,他们还要出国读研的,成绩自然不能太难看。

    敲了敲书房的门,  翟临深端着奶茶走进去。

    “休息一会儿吧。”

    奶茶是外卖点的,  从搬出来,两个不会下厨的人就全靠外卖过活了,偶尔回会家改善一下伙食。

    虞陶也提议过,说自己可以学着做饭。但被翟临深拒绝了,他的陶陶,  怎么能做饭呢?

    “嗯。”虞陶放下书,咬着奶茶的吸管喝了一大口,“来打游戏吗?”

    上大学后,两个人就把手游装回来了。

    虞陶每天都能玩几把,开始的时候热情还比较高,现在已经淡多了。

    翟临深摇摇头,“不玩,你休息一下眼睛。晚上再陪你玩。”

    虞陶现在依旧非常非常菜,但作为虞陶的男朋友,翟临深又没有理由拒绝带虞陶一起玩。而且每次输了,都要找几十个理由,把锅甩到其他对友身上。

    “晚上咱们出去吃吧。”翟临深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提议道。

    “好啊。”现在一天比一天凉了,出去吃顿暖和的也不错。

    于是傍晚,两个人就一起出门了。

    要说什么吃着暖和,火锅自然是不二之选。

    两个人选了老北京火锅,清汤底,清淡不刺激,适合这个容易上火的季节。

    正吃得高兴,有人叫了翟临深一声。

    翟临深转头一看,是他们系的杨知。

    杨知成绩不错,还是他们这一届的校花,是不少男生的追求对象。

    不过翟临深对她感觉一般,女孩子漂亮自然是好的,但心眼太多,就没什么意思了。

    “好巧啊。”杨知走过来,笑得矜持又好看。

    虞陶见到她倒是不怎么高兴,这个女生可是给翟临深递过情书的,还被他碰了个正着。

    翟临深之所以觉得杨知心眼多,除了平时的为人处事之外,还有就是她向他表白这件事了。

    在大学里,情书现在已经不流行了。喜欢一个人想表白,勇敢点的当面直接说,迂回点的电话、微信什么的也能说,害羞一点的,可以通过朋友来讲。而杨知这样的女孩,当面跟他说是比较正常的。

    而她却选择了送情书,还是在下课时人最多的地方。

    这样无论最后成不成,只要他接了情书,那后面的事基本就要任杨知编了。就算不编,别人在提到他的时候,也会想到杨知,进而觉得他们有点什么关系。他要是当众澄清,会显得他小题大作,或者不给女孩子面子。如果不提,那他就等于吃了这个哑巴亏。

    更糟心的是那天虞陶来找他,他们要一起去看电影。所以被虞陶看了个正着。

    也好在他够机智,手一松,把贾珊珊让他带给虞陶的零食“不小心”掉地上了。于是他弯腰去捡包,然后佯装刚看到虞陶的样子,自然地捡起包,借机错过杨知,笑着向虞陶走过去,说:“没注意,把贾珊珊给你带的零食弄掉了。走吧,电影要开场了。”

    翟临深把自己的台阶铺得很么平,虞陶也给了他这个面子,没说什么就跟着翟临深一起走了。

    原本看完电影,吃了顿饭,翟临深又逗了他几句,这事就过去了,没想到今天又遇上这个女生了。

    翟临深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平时他跟杨知也没什么接触,他上课的时候,有跟几个处得来的同学一起坐,杨知离他还挺远的。而平时都是班长、贾珊珊和迟玲跟他一起活动。按理来说杨知不来打招呼也可以的。

    杨知看向虞陶,他在学校见过虞陶,也打听过,虞陶不是A大的,而是C大的。

    不过具体的她并没打听出来,之前博明的那几个人嘴一个个严的跟什么似的。

    于是,她佯装完全不认识虞陶地问道:“这位是?”

    翟临深嘴角一挑,非常自然地道:“我男朋友。”

    “啊?”杨知傻了,这……这是什么情况?

    “有问题吗?”翟临深问。

    “没……没有……”杨知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去面对这件事了。

    她可以想到无数种翟临深喜欢的类型,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个男的。

    翟临深淡笑地看着她。

    杨知浑浑噩噩地道:“那……那个,你们慢慢吃,我朋友在那边等我。”

    翟临深点点头。

    杨知走后,虞陶笑看着翟临深,“这么直接不好吧?”

    翟临深把涮好的肉片夹到虞陶碗里,道:“没什么不好的,不说清楚以后都是麻烦。”

    大学的氛围跟高中完全不一样,出柜就出柜了。

    虞陶也没太担心,反正就算出柜了,翟临深的朋友也不会少,何况大学也不管这个。

    这事这就么过去了,之后也没在听说杨知有接近翟临深。

    这天下午,迟玲把虞陶叫了出来,贾珊珊也一起,这是他们不定时的聚会,一般都挑在没有课的下午。

    不过今天翟临深和班长都有课,下课后会过来找他们,然后一起去吃晚饭。

    抱着热咖啡,贾珊珊笑问:“你跟翟临深最近怎么样啊?”

    因为他们都不住校,所以除了午休时间,他们也基本碰不上面,有要联系的也是微信。

    “挺好的。”虞陶嘴角也带着笑意。

    在爱情上,他和翟临深都是很容易满足的人,只要彼此相伴,就没什么可挑的了。

    “我跟你港,翟临深在我们学校可受欢迎了。也就好在他不住校,不然寝室的门可能都要被敲烂了。”贾珊珊一脸唏嘘地道。

    “这么夸张?”虞陶笑问。

    翟临深那么帅,又会穿,有人喜欢是很正常的。其实翟临深也不是会花特别多时间收拾自己的人,但底子在那儿摆着,穿T恤都好看。不过翟临深手机里并没有太多大学同学,有的也是几个男生,所以他知道翟临深受欢迎,却不知道这么受欢迎。

    “还有更夸张的呢。”迟玲笑道:“翟临深平时也不跟女生接触嘛,身边的女生就我和珊珊两个能跟他说上话。然后我们就被当成他的女朋友了,还有女生来找我们谈判的。”

    “你们没事吧?”虞陶有些担心地问。

    贾珊珊摇摇头,“没事,大学的女生嘛,跟初中高中那种小太妹不一样,素质还是高的,不会打架。说清楚就行了。”

    她们被堵大概也有个六七回了,但对方也没有什么恶意,所以倒也没什么事。

    “那就好,给你们填麻烦了。”虞陶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都是朋友嘛,就是想吐槽一下而已。”迟玲不甚在意。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杨知最近倒是不怎么注意翟临深了。”贾珊珊道。她们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往常如果吃午饭,杨知都会找离他们最近的地方,上课就算不能做到翟临深旁边,也不会离翟临深多远。最近倒是奇了,好像突然变回了正常的同学关系了。

    虞陶笑了笑,道:“有天我跟临深出门吃饭,遇到她了,临深直接说我是他男朋友,估计是把她吓退了。”

    贾珊珊点点头,“这样也好,省得麻烦。”

    迟玲看了看虞陶,笑问:“你和宁扉呢?没有人追吗?”

    虞陶和宁扉长得都不错,干干净净的,按理来说也应该挺招人喜欢的。两个人又不可能随便跟人说自己的性向,所以有不知道的女孩子喜欢他们倒是挺正常的。

    “没呢。”虞陶笑道。

    这倒还真没有,两个人不住校,能接触到的女生也就是同届同系里的,而那些女生好像对学习更感兴趣,目前没听说有一个脱单的。

    “宁扉还没找男朋友?”趁宁扉不在,迟玲也多问了一句。

    “没有。”虞陶道:“他还挺享受单身生活的。”

    宁扉感冒了,还挺严重,所以回家休息去了,今天并没有过来。

    贾珊珊想了想,道:“这倒也是,单身嘛,就有一大片森林让他挑。像你和翟临深这种的,就是挂在了彼此这棵树上,放弃了整片森林。”

    这东西各有各的好处,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想法。只要是自己愿意的,单身也好,确定关系也好,都是应该被尊重的。

    说完恋爱问题,三个人又有一搭没一搭地扯了些别的。直到翟临深和班长过来,才一起离开了咖啡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