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51章 番外二
    大学生活对虞陶和翟临深来说,  可以用平淡来形容。两个人不住校,  也不需要找男女朋友,  更没有参加任何社团,每天学校家里,两点一线,  简单,却很舒适。

    两个人的小家也在被不断地添置新的物品,更换窗帘被罩的颜色,  给生活增添新鲜感。

    而对翟临深来说,  最可以拿出去显摆的技能大概就是做饭了。

    是的,他大三开始学了下厨。也是为以后出国做准备,  天天吃西餐,谁都会腻。再说,  亚洲人的体质还是吃蒸煮的食物更为健康一些。

    大四开始,大部分同学都开始实习了,  也是为了以后的工作做打算。

    翟临深去了大哥的公司实习了小半年,然后开始专心准备出国的事宜。他和虞陶已经选好学校了,只差递交正式的书面申请了。

    他们高三的同学每个寒假都会组织同学聚会,  只要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事,  大家都会如数到场。

    屈老师因为一直在带高三,并不是每次都有时间,所以也不能每次都过来。

    毕业典礼结束后,大家开始争相合影。

    C大的毕业典礼是昨天举行的,翟临深有去参加。所以今天A大的毕业典礼,  虞陶自然也来了,还特地买了一小束花。

    解散后,虞陶走过去,将手里的花递给他,“恭喜顺利毕业。”

    翟临深笑着搂了虞陶一下,一点儿也不避讳旁人。

    这四年,虞陶又长高了一点点,细腰长腿的,贼好看。

    而翟临深也比以前结实了不少,肌肉精实却不突兀,简直就是个行走的衣架子。

    避开了跟同学们的合影,翟临深牵住虞陶的手,说:“走,我带你逛逛A大。”

    “好。”

    两个人一起在A大慢步。

    其实翟临深自己也没好好逛过A大,最常去的就是教学楼、食堂和宿舍区。而去宿舍区还是为了找同学,也只记得相熟的人住的寝楼。

    而虞陶虽然也常来A大接翟临深,但都是校门口到教学楼的这段距离,也不怎么熟。

    现在是上课时间,大四生都围在教学楼和小花园那边照像,所以这边路上基本没什么人。

    “有没有觉得舍不得?”虞陶笑问。

    一般毕业的时候,难免会有感慨。他昨天感慨也挺多的,但想到接下来还是要继续学习,心就跟着定了下来。

    “这倒没有。毕竟不跟你一个学校,再好也没用。”翟临深道。

    “嘴这么甜的?”

    翟临深轻笑,“我是真心这么想的。”

    “出国读书未必有大学轻松,你可得做好准备。”对于未知的国外生活,虞陶多少还是有些操心的。

    “嗯。不过我们必须去体验一下那边开放的生活,对我们的未来都有好处。”如果不是那边同性婚姻合法,他们也不会选择出国读书,毕竟外面哪能比家里舒服呢?

    “嗯。”对于没去过国外的人,一切对虞陶来说都是新鲜的,也许那边的环境会给他一种全新的认识,也可能会觉得没什么两样,但总要去看看,利大于弊。

    两个人在校园里走了好一阵,最后被前来找他们的贾珊珊叫了回去,他们要一起合个影,才算给大学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九月,两个人乘着飞机去上国外。

    那边已经都安排好了,房子是买的,离学校不远,附近有超市有餐馆,倒也挺方便。

    到了住处,因为时差的关系,虞陶就直接倒在沙发上要睡了。

    翟临深精神上可,摸了摸虞陶的头发,“到床上去睡吧?”

    虞陶根本不回他的话,显然是困极了。

    这边的沙发比较小,根本不像家里那个,可以睡两个人。

    翟临深只好托起他的头,给他塞了个靠枕,然后帮他盖上毯子,让他可以好好睡。

    在房子里上下走了一圈,虽然是两层,但地方比较小,两层可能才顶他们在国内的住所。不过设施用品倒是很齐全,冰箱里有一些新鲜的蔬菜、肉类和饮料,这些是翟美佳送过来的。

    是的,他们要读在大学正是在翟家大伯移民的城市。

    这一年左右,翟美佳带着老公到这边来生活了,所以正好可以照顾到翟临深和虞陶。

    翟临深看了一下时间,去厨房烧了一壶水,然后找出鸡胸肉拍松腌好,准备晚上做一顿咖喱鸡排饭。

    弄完这些,翟临深就提着箱子上楼开始收拾行李。

    他们的行李之前已经寄过来一些了,剩下一些不方便邮寄或者不方便让翟美佳帮他们整理的东西,他们就自己带了过来,倒也没多少,多是些书之类的,收拾起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晚上六点多,翟临深已经开始煮咖喱了,虞陶也醒了。

    “临深……”虞陶迷迷糊糊地叫了翟临深一声。

    翟临深从厨房出来,“醒了?”

    说着,把刚才就晾凉的水拿给虞陶。

    虞陶坐起来,抱着水杯慢慢喝着,问:“你不困吗?”

    “还行,撑到晚上一起睡吧。”翟临深坐到虞陶旁边。

    “嗯……”虞陶放下水杯,身子一歪,又倒在了翟临深腿上。

    翟临深笑摸着他的头发,又低头亲了亲,“不着急调时差,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改天咱们去见见导师就行了。”

    “嗯。”这边读研在学习时间上还是比较自由的,多是进行课题研究,虞陶选的这个导师是出了名的和蔼,只要你报告、论文按时交,不用天天到他面前报道都行。

    翟临深选的导师要相对严一些,周一到周五,必须每天去露个面,没事的话就可以忙自己的去了,但在毕业这件事上,倒是相对好过一点。

    “对了,你给家里打电话了没?”虞陶问。

    “打了。”等虞陶想起来,估计他们的手机都要被打爆了。

    “嗯。明天把宁扉叫家里来吃饭吧,我也挺长时间没见到他了。”虞陶提议。

    宁扉也到这边来读研了,不过跟他们不在一个学校,宁扉想研究犯罪心理学,所以去的是相关专业更强的学校。住处离他们也有一段距离,不过宁扉自理能力很强,倒也不需要虞陶担心。

    “行,不过家里的菜什么的不够,明天咱们去超市看看买点,再添置点碗筷杯子什么的,请人来肯定得让人家吃好。”翟临深道。

    经过这几年的相处,他已经认可宁扉这个朋友了。所以既然请人家来吃饭,自然不能小气,“再买瓶气泡酒,咱们一起喝点。晚上让他在这儿住一晚,什么也不耽误,还安全。”

    这边有一个客房,一个书房,再就是主卧了。两人没要求把客改也改成书房,毕竟读完书他们还是要回去的,没必要大费周章,等他们走了,房子也就卖了,之所以买这个房子,也是怕住到一半再因为房东的原因搬家,那就太麻烦了。

    “行,那明天给宁扉打电话。”虞陶道。

    次日,虞陶和翟临深起得都不算晚,先各自去见了导师,然后一起去超市买了东西,中间给宁扉打了电话。

    宁扉高高兴兴地应了。

    下午四点左右,宁扉到了,还带来了水果。

    “这么客气干什么?”虞陶招呼他坐,从冰箱里拿出两灌饮料。

    宁扉脱了外套,笑道:“昨天我买回去一些,吃着挺不错的,就顺路给你们也买一些。”

    翟临深从厨房冒了个头,让他随意,就又去厨房忙了。

    虞陶和宁扉坐在沙发上闲聊。

    “你那边怎么样啊?”虞陶问道。

    “挺好的,虽然还没开始上课,但那些学姐学长都挺照顾我的,给我留了很多联系方式。而且他们都住在我附近,有一个跟我还是上下楼,挺方便的。”宁扉笑道。

    他来得早,对这边已经比较熟悉了。当然,这中间也少不了翟美佳的帮助,托翟临深的福,翟美佳对他也是照顾有佳的。

    他们学校有宿舍,但地方比较少,所以像他们读研的,都是要在外面住的。也是为了方便来往,大家基本都租在学校附近,所以彼此之间的距离还是挺近的。他家里条件不错,所以并没有跟别人合租,自己住一间两室的,也特别舒服。

    “那就好。”虞陶叮嘱道:“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和临深打电话。没事也常过来坐坐,别见外了。”

    “知道了。”

    晚饭上,翟临深开了气泡酒。

    气泡酒度数很低,但对虞陶和宁扉这种从来不碰酒的人来说,稍微多喝了些,还是会有微熏之感。不至于醉,就是会犯困。

    宁扉比虞陶还不经酒,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虞陶抱不动宁扉,翟临深抱宁扉上楼好像又不太好,于是只能让宁扉暂时在沙发上睡一会儿,等醒了再让他上楼。

    客厅只留了一盏暗光的壁灯,虞陶靠在厨房的窗子边喝蜂蜜水解酒。

    翟临深站在他对面,歪头看着虞陶,“困了就上楼睡吧?”

    “还行。吃得有点撑,消化一会儿再睡。”

    翟临深拉住虞陶的手,轻捏着他的指节。

    虞陶笑看着他,两个人就这样安静地对视着,彼此心里都是暖的。

    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屋里的安静。

    翟临深走到客厅一看,是宁扉的手机,宁扉睡得很沉,并没有被吵醒。

    于是翟临深帮他接了电话,“喂?”

    那边顿了一秒,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你是那位?这是宁扉的手机吧?”

    “是,我是宁扉的朋友,你是?”翟临深反问。能给宁扉打电话的,应该是宁扉的同学或者朋友。

    “我是他哥。”

    “哈?”翟临深眉毛一挑,“宁扉什么时候有哥哥的?”

    对方并没有回他,而是问道:“宁扉呢?让他听电话。”

    翟临深:“他睡了。”

    “怎么会睡了?”

    “喝了点酒……”

    还没等翟临深把话说完,对方便道:“告诉我地址,我去接他。”

    翟临深有点不爽,他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凭什么就让人来接宁扉?

    “宁扉今天留宿,不劳来接。”

    对方语气里多了几分不满,“我怎么知道宁扉安不安全?如果没事凭什么不让我来借?”

    翟临深这气也上来了,“我都不知道你这么个人,还说是宁扉的哥哥,宁扉哪有哥哥?堂的表的都没有好吗?”

    对方一时语塞。

    翟临深有种胜利的自喜。

    这时,宁扉醒了。

    虽然还是困,但脑子很清楚。

    虞陶拿过翟临深手里的手机,递给宁扉,“你的电话,刚才你没醒,临深帮你接了。”

    “嗯。”宁扉也没在意,伸手拿过手机,“喂?”

    虞陶和翟临深都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

    只听宁扉这边道:“嗯,不用来接的,我在这儿住一晚。”

    “没事的,都是我好朋友。”

    “嗯,一会儿去客房睡。”

    “好吧,那你明天早上来吧。”

    “嗯,知道了,拜拜。”

    听着宁扉的语气,跟对方似乎非常熟稔,但又好像多了一点客气。

    虞陶和翟临深对视了一眼,心里同时蹦出三个字——有情况!

    ╭∞━━━╮.oо◎━━━━━━━━━▇▇●●▇▇━━━━━━━━━━━━━▇▇▇

    ┃                ┃˙ω˙TXT免费下载----引领电子新时尚

    ┃●        ●┃˙ω˙:

    ┃﹋  ε  ﹋┃˙ω˙:et

    ○━━━━╯会员(monster)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