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电竞恋人/陪你到世界之巅 > 第三章 .2
    季向空抱着双臂。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哎。你们做主播的。一个月收粉丝的礼物也有不少钱吧……”

    邱樱猜他是想挖苦自己。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往巷子外跑。没跑几步路眼泪便又不争气地往下掉。

    什么色诱。什么穿着清凉。什么上陌生人的车。我也是第一次啊!

    跌跌撞撞地跑过几个路口。邱樱心绪混乱。呼吸急促。等到如同乱麻的大脑终于重新开始工作时。她收住脚步。面如死灰地看向前方这片妖魔鬼怪狂舞的涂鸦墙。两眼一黑。

    这是哪啊……

    环顾四周。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迷路了。而且还进了个死胡同。

    听见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邱樱的心里咯噔一下。巷口的微光忽地被黑幕笼罩。将她的身子锁在阴影里。

    “运气真好啊。季向空那家伙带着你七拐八拐的。本来都跟丢了。没想到你自己又送上门来了。”

    像是有凉针刺进脊柱。一下又一下。邱樱抱住胳膊。身体止不住地抖。

    她缓缓地回过身。动作如同卡壳的机器人。巷口被堵住了。目光匆匆扫去。对方大约有七八人的样子。为首那个满脸痘包。仿佛被人迎面泼了碗赤豆汤。他涎着脸靠近。不怀好意地搓着双手:“樱妹妹。哥几个做梦都想见你一面啊。”

    身后那群流里流气的男人附和道:“是啊。每晚守着你的直播度过漫漫长夜啊!”

    邱樱太阳穴突突直跳。想起自己先前发了一条今天在电视台录节目的微博。看来是被别有用心的人蹲点了。

    赤豆汤脸男发动咸猪手。小眼泛精光:“陪哥哥们去唱个K?”

    邱樱侧身躲开:“不好意思。我还有事……”

    赤豆汤不依不饶:“哥哥们送了你那么多游艇。尝点甜头不过分吧?”

    “抱歉。我看你是误会了。”

    “什么啊。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垮下来。“要不是冲着你漂亮胸大。谁还稀罕看你打游戏那破水平?!”

    今天是倒了什么血霉啊!

    邱樱哆哆嗦嗦地伸手摸向外套口袋。她平时素来随身带着防狼喷雾。但这次居然摸空了。刺骨的凉意骤然沿背脊不断往上攀爬。

    也许是中途换衣服时落在更衣室了……

    她想报警。却被先一步夺走了手机。一只粗糙油腻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恶心的感觉劈头盖脸地袭来。

    “你以为自己多清纯啊?还白莲花呢。隔着个屏幕就不是卖了?”

    见对方五官不和谐地扭到一起。低俗谩骂如同开闸后一泻千里的馊水。邱樱的脑袋像是被钝器狠狠地敲了一下。她用力拽过他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下去。

    “我抽死你!”

    他挥起的巴掌即将落到自己脸上。邱樱闭上眼。想象中的疼痛却迟迟没有到来。

    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拨开人群挡在了她面前。

    邱樱的心“咚咚咚”狂跳了起来。

    “哟嘿。季向空?”赤豆汤脸男扬起下巴。斜眼看他。“我们找邱樱。跟你没关系吧?”

    “她不认识你们。”

    背后的小弟轻声提醒道:“松哥。前几天里的节奏帖说了。他们俩早就搞在一起了。邱樱是他新马子……”

    “那又怎样?”被称为松哥的赤豆汤脸男回头就踹了小弟一脚。“这家伙马子那么多。凭什么好白菜都被他拱了!”

    他说罢挑衅地伸手直指季向空的鼻尖。恶言恶语地威胁道:“让开!我告诉你。这附近还有我们的人。识相的话就快滚。”

    “你叫他们来啊。”季向空双手抱胸。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再问一遍。你让不让?”

    “不让。”

    “有种是吧。”松哥微微眯起眼。随后猛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你不是什么狗屁职业选手吗?这年头玩个破游戏还成偶像了!”

    他扭头对身后几人下令道:“给老子打断他的手!我看他还怎么比赛!”

    眼见季向空被几个大汉夹在当中。邱樱的脑海登时战鼓轰鸣。不行!不能连累他受伤!

    热血涌上头。她直冲上前:“不是来找我的吗?关他什么事啊?”

    见那些个凶神恶煞的家伙停下动作。将视线转向自己。邱樱梗着脖子。高高扬起头。大义凛然道:“姑奶奶我陪你们啊!”

    她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很丑。目眦欲裂。紧咬嘴唇。只有这样才能抑制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她无所畏惧的气势都是装的。内心早已吓成了一摊烂泥。

    接下来。如果他们带她去人多的地方。她就想办法逃跑。人少便见机行事。实在不行……死前也要脱下高跟鞋在他们脑袋上砸个窟窿!

    往昔在电视剧中看过的少女遇难桥段纷纷涌至眼前。邱樱深吸口气迫使自己平静。视野中最后的画面是一条血淋淋的惨案标题配上自己打着马赛克的脸。

    眼见流氓们一步步逼近。手腕处忽然传来滚烫的温度。季向空用力将她再次拽到身后。挥起一拳直击最前面那人的脸。动作利落地将对方的手反扭到背后。紧接着抬腿踢倒了赶来应援的另一个人。

    见他们真打了起来。邱樱脱下高跟鞋颤颤巍巍地抓在手中。正想帮忙。季向空眼风扫过。高声喊道:“你待着别动。”

    邱樱乖乖退了回去。

    “我说。”季向空敏捷地躲过一个直拳。扶着脖子扭了扭脑袋。“你们最好住手。”

    他的话音刚落。尖锐的鸣笛声由远至近。在耳畔被无限放大拖成了长长的刺耳回音。

    邱樱不可置信地眨眨眼。看见一个人抡起的拳头停止在季向空英挺的眉目间。他的刘海被带过的风吹得飞了起来。露出了很好看的眉毛。

    季向空嘴角上扬。一字一句地说:“我已经报警了。”

    无论是在竞技比赛的舞台上。还是在危机燃眉的刚才。他的脸上始终是一样的表情。

    风波平息后。季向空转身向邱樱走去。四目相对时。她的大脑有了短暂的空白。耳边响起了二战时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名言。

    “I  like    mn  who  grins  when  he  fights.(我喜欢微笑着战斗的人。)”

    “出电视台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人跟踪。所以带你绕了远路。这群人胆子可真大啊。”

    见身旁的女生依旧缄默。季向空接着说:“以后不是结伴出行的话。还是注意别轻易暴露自己的位置。”

    邱樱红着眼眶。轻声道:“谢谢。”

    在警察局录完口供后。季向空不放心依旧惊魂未定的邱樱。执意送她回家。短时间内经历了那么多事。邱樱心中五味杂陈。一路都没有说话。

    经过街心公园时。季向空忽然叫唤自己走不动了。两人便找了个角落休息。天色已晚。不远处回荡着遛狗阿姨们的闲聊声。一群孩子踩着滑板。嬉闹着从他们眼前经过。

    季向空后背斜倚着栏杆。一双长腿交错伸向前方。他偏过头看向坐在台阶上的邱樱。漂亮姑娘抱起了膝盖蜷缩成一团。耷拉着肩膀。头垂得很低很低。和初次见面时的感觉相差好多。

    季向空正打算说些什么打破沉默。却见邱樱将脑袋埋入臂弯。沉闷的声音透过衣物传了过来:“想笑就笑吧。我知道你看不起我。”

    “嗯?”

    “你也像他们那样。觉得我整天卖弄风骚不劳而获吧。”

    季向空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她就像是在努力把身体不断地缩小。缩小。

    他耸耸肩。在她身旁蹲下。手肘随意地搭上膝盖:“我可什么都没说。”

    “不管你信不信。主动接近你真的是我一时鬼迷心窍出了下策。”邱樱像是想起了什么。倏地抬起头。语调急促地解释道。“我没打算玩弄人心!只想借借光……”

    季向空挑着眉毛。饶有兴致地问:“哦?为什么是我?”

    邱樱缩了缩脖子。老实地坦白:“你看起来就像个来者不拒的花花公子。不……不会认真。”

    季向空闻言捂住胸口做心绞痛状。邱樱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讷讷地又说了声抱歉。

    从十八岁起。家里就断了她的经济来援。倘若想要继续学业。除了向那人摇尾乞怜。便是自己摸爬滚打。生活有诗和远方。但更多的是眼前的柴米油盐。

    她做过伴舞。刷过盘子。送过外卖。可是这些钱远远不够。选择当女主播。无非是因为这项新兴行业是她从事过的兼职中单位时间内收益最高的。

    她不偷不抢不骗不当小三。想靠自己养活自己。无奈现实总比理想骨感。

    “我刚开始当主播的时候。没有粉丝。没有宣传。没有后台。人气不高上不了首页前几行。网站不给推送。无人问津。但就算这样。哪怕只有几个人在看。我就会不停地说话。说到口干舌燥。笑容僵硬。我从小学跳民族舞。唱歌也不错。还会弹钢琴。于是我经常整晚一首接一首地唱。弹幕说不爱看。民族舞。我就开始学K-Pop。什么少女时代啊。A  Pink啊。还有现在最火的Firework。他们想看什么我就学什么。既然拿了钱。这就是份工作。我必须用心做到最好。”

    邱樱低头注视着自己的脚背。除去直播的时间。她还得学习。那时候经常饿得胃疼也要继续死撑。头痛欲裂地看着书。不肯去睡觉。只有这样心里才会有踏实的感觉。想着自己都这么努力了。接下来的人生之路上也许能被幸运眷顾。也许可以多一些晴朗的艳阳天。

    “后来观众逐渐增多。有所谓的经纪公司想和我签约。提出了一些很过分的表演要求。我都拒绝了。”她自嘲地笑了一下。“大家对游戏女主播的印象普遍不好。我不想变成她们那样。”

    也正因为如此。她变成了平台上的众矢之的。其他当红女主播皆属同一家经纪公司。联合起来排挤她。公司动用舆论将她传得声名狼藉。迫使直播平台以“人气不高”为名试图与她解约。

    签约金是一笔不小的钱。眼见下学期交学费的日子迫在眉睫。她的路开始越走越偏。

    随着人气不断往上攀升。直播间的观众也愈加鱼龙混杂。时常可见污言秽语满屏幕飞。有顺着网上传闻找到地址来骂她的。有践踏他人自尊寻找成就感的。有把她当成小丑看热闹的。面对着这样一批人。她依旧得强颜欢笑。明明心里恶心得要死。还要一口一句:“喜欢主播的请点一下关注哦。”

    只有关注数够了。人气足了。才能满足合约上的要求。忍一忍吧。

    尽管这么自欺欺人地想着。但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会压力大得想哭。

    她很讨厌。非常讨厌现在的自己。

    不知不觉间。邱樱将郁结于心的话和盘托出。很快便感到了后悔。她说这些干什么呢。季向空估计又会以为她在演戏博同情吧。

    “你身上涂了什么?”季向空冷不丁来了一句。

    “啊?”

    “好香。”季向空将手掌摊开凑到鼻尖闻了闻。“之前握过你的手腕。香味到现在都没散掉。”

    见他欺过身将鼻子靠近自己的肩膀。邱樱涨红了脸。往旁边挪了挪:“你干吗?”

    “我确认一下。是香水还是身体乳?”

    “你……你怎么像个色狼一样!”

    季向空理直气壮:“我本来就是啊。”

    邱樱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方才这番悲情女主的自白果然是在对牛弹琴。

    见她终于从自怨自艾的情绪中缓过神来。季向空这才慢慢地开口:“你收获了金钱和名声。相应的谩骂和误解也逃不了。”他微微停顿了一下。“想要得到什么。必然会有所失去。”

    他这几句话太过正经。邱樱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大家往往只愿意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至于那些背后的故事。感兴趣的寥寥无几。”他声音愈加低沉。语调放慢。“所以。人在做出一个决定之前。就得有承受它所带来的后果的觉悟。”

    邱樱愣了一会儿。半晌后才点点头。

    “你啊。是不是用力过猛。走错方向了?”季向空视线放软。“同样是通过quer来赚钱。你就不想凭本事当个正经解说吗?”

    “解说?”

    “现在虽然电竞业发展得如火如荼。但优秀的职业解说依旧很欠缺。尤其是女解说。大部分女解说对游戏理解不深。就是摆在一边看的花瓶。”

    “可我……”

    “你刚进quer圈没多久就那么有名了。如果技术上再加把劲。潜力无限啊。”季向空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既然是工作。那就要做到最好’。这可是你说的。”

    邱樱的心脏又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她心烦意乱地站起身。不料坐了太久脚都麻了。眼看差点跌下台阶。幸好季向空先一步伸手扶住了她。

    “啪嗒——”她的手不小心撞上了季向空的口袋。什么东西飞了出来。她循声看去。是个男式的钱包。

    待她看清夹在钱包里的那张照片时。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

    这不是超人气韩国女团Firework中的Miy吗?

    把喜欢的女明星照片剪下来放在钱包里。他当自己是纯情的初二学生吗?

    见季向空弯腰捡起钱包。轻手轻脚地收了起来。邱樱意识到了什么。忐忑地开口:“你……你之前看过我的直播?”

    “看过。”季向空揶揄道。“你的粉丝说你跳舞跳得比Miy原版还棒。”

    天哪!这在他眼里岂不是东施效颦?

    邱樱直冒冷汗。这家伙……不会吧……难怪他下手那么狠!

    “你……是个哈韩族?”

    季向空神色坦荡:“就是你想的那样。”

    邱樱脑海中浮现出他面色潮红。咧嘴痴笑。在一片举着应援牌的人海中伴随歌声挥舞荧光棒的画面……

    “你这什么表情?还不许单身纯情少男喜欢个女明星了?”

    邱樱斜眼过去。目光由下往上将他打量了一番。世风日下。这年头交际花都敢在自己脸上贴纯情的标签。

    她讪讪地说:“你这种条件。想找女朋友还不简单?”

    季向空认真地点点头:“确实简单。”

    邱樱翻了个白眼。见对方久久没有反应。她偏过头去。

    路灯橘黄色的暖光勾勒出季向空优美的五官线条。他垂下眼帘看着地面。睫毛又长又密。高挺的鼻梁在脸上投落下一道狭长的阴影。刘海微微遮住眼睛。

    他的表情难得有些严肃。声音闷闷的:“我也不是来者不拒。如果是真心喜欢我。我会果断拒绝的。”

    邱樱怔怔地看着他。鬼迷心窍地开口:“……不是真心的呢?”

    话音刚落。她便有些后悔。季向空桃花眼一弯。将脸凑近她。露出了惯有的坏笑:“你想试试吗?”

    邱樱顿时涨红了脸。用手掌挡住他靠过来的脑袋。往外一推:“不想!”

    这人果然正经不过三秒。

    邱樱回到家时已过十一点。她打开随意地选了一集连续剧点开。将音量开到最大。

    男女主角吵吵闹闹。没过一会儿她便无心看剧。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打开冰箱门取出一罐可乐。脑海中又浮现出十几分钟前与季向空分别时的场景。

    “那个……”她竭力抑制着声音的颤抖。“我可以继续跟你保持微信联络吗?”

    季向空回头看向她的脸。眼眸漆黑而深邃。暗潮在波澜不惊的外表下微微涌动。

    她如同被老师察觉作弊的孩子般慌乱而心虚。他的目光仿佛试图破开自己厚实的心墙。将她隐藏在铁丝网阴影下的真实曝光在灼热的阳光下。

    过了半晌。她听见他淡淡地说:“还是不要了吧。”

    不要再联系了。

    邱樱手中握着的可乐罐一不留神下砸在了地上。清脆而突兀的一声。紧接着是滚动着的细小声响。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如同久久无法平静的余波。

    电视剧里。女主角带着哭腔的声音猝不及防地传进了她的脑海中。深深地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