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电竞恋人/陪你到世界之巅 > 第四章 .2
    完美。

    她还来不及高兴。便发现自己在别人的白衬衫上留下了鲜明的口红印。

    邱樱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正对上裴熙那张已经变成石灰色的脸。

    “不好意思啊。”她抽了抽嘴角。讨好地放软语调。“用调酒用的苏打水就能去掉了。我帮你……”

    “不用。”

    裴熙试图直接抹掉唇印。邱樱条件反射般制止了他的行为:“别别。你会越弄越糟的。”

    见她扣住了自己的手腕。裴熙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他想抽回。她却越握越紧。拉扯了几个来回后。他“啪”地打掉了她的手。

    邱樱蒙了。脸上火辣辣地疼。仿佛刚才是被扇了一耳光。

    今天是怎么回事。一个个排着队令她难堪?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裴熙垂下眼帘:“抱歉。”

    同一时刻。另一边。Legend四个人正围成一桌。

    “刚才你怎么不和邱美女打招呼啊?”

    面对林逸轩好奇的发问。季向空没有搭腔。

    他的名声并不算好。邱樱若想从新人解说做起。还是不要和他扯上关系吧。

    “她上次不还特意找上门了吗?”林逸轩双手手指屈成环搭在眼睛上。“你们俩在花园郎情妾意你侬我侬的时候。哥几个拿着望远镜看得清清楚楚啊!”

    见他不依不饶。季向空随口回道:“我被甩了。”

    林逸轩愣了半晌。随后用右手拳头敲了下左手手掌:“多半是你那帮狂热的女信徒给人家寄万人血书了。哦!要不就是你太招蜂引蝶。”

    季向空耸耸肩:“就是你说的那样咯。”

    见斜前方邱樱和裴熙不知发生了什么。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林逸轩忍不住惊呼:“她这么快就把你忘了。迷上裴熙那个小白脸了?!”说罢悲痛地摇摇头。“啧啧。女人真是薄情。”

    对面的霍垚和陆峰恨不能敲锣打鼓。

    “你个交际花也能有今天?!”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季向空很配合地哀叹了一声。

    林逸轩抛了个媚眼。用肩膀撞撞他:“没关系。你还有我。”

    他还想继续揶揄季向空。却被对方先一步握住了手。顿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喂!你这个男女通吃的臭流氓!快松开!”

    摆脱了八卦的队友后。季向空走到吧台边。弯起眼睛。向身着干练职场装的女人打了个招呼:“雯姐。”

    对方转过头。露出一张富有成熟韵味的脸。

    VPG俱乐部的女CEO舒雯。中国电子竞技联盟负责人之一。精明能干。财力雄厚。素有“电竞武则天”的称号。

    舒雯将下巴往邱樱的方向扬了扬:“你问我多要了一封邀请函。请的就是她?”

    “嗯。给她个机会了解下电竞圈。”

    “哦?”舒雯狐疑地挑眉。

    季向空不疾不徐地说:“电竞圈还未完全成熟。国内缺乏优秀的游戏女解说。她的形象和气质都属上乘。多半是学舞蹈出身。发音吐字也很清晰。应该有经过专业的播音训练。我后来查过她的直播数据。作为业余主播。一年间始终保持每晚三小时。从不间断。态度认真努力。就是力气用错了方向。之前做的比赛视频剪辑选取的片段很精准。在游戏理解方面花些功夫的话应该能成大器。”

    舒雯闻言笑道:“外界都说你命好。身边总围绕着最厉害的新秀。其实恰恰相反吧。”她转了转高脚杯。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英语不好。没有车。也不太认识路……你能带我去吗?

    脑海里浮现出初次见面时邱樱那故作风情万种却难掩紧张局促的模样。季向空微微勾起嘴角:“偶然遇见了。就搭讪了呗。”

    他说罢吊儿郎当地斜倚在吧台上。目光大大方方地随着往来的莺莺燕燕来回移动:“美女嘛。我总要多看两眼的。”

    不远处。邱樱正同几个新认识的人交换联系方式。偏过头看到季向空时。握在掌心的手机一沉。

    直到活动结束。她始终没能再和他搭上一句话。

    邱樱消沉了整整一个星期。终于在某个大晴天恢复了元气。

    与其怨天尤人。不如主动出击。如果没有机会。就去创造机会!继续努力打进解说圈。一定能和季向空重新创造交集!

    从陆依依处得知。游戏电视台STV正打算培养新的quer比赛女解说。邱樱决定尝试。她这个人。一旦认真做起事来。细枝末节都会研究得彻底。立图做到完美。短短一个月。除却那些最基本的属性资料。她已将quer英雄的生克关系、常见的阵容搭配、技能加点、出装套路等悉数装在脑袋里。张口既来。犹如《天龙八部》里背尽武功秘籍的王语嫣。

    优秀的解说还需要对各个战队、各个选手的背景资料了如指掌。扫完门户网站的新闻后。邱樱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喷子八卦漫天飞的贴吧和疯狂刷帖。

    她发现。虽然季向空黑粉很多。但他的队友们在采访中对他的评价都非常正面。

    “大局观强。对战局的判断相当准确。”

    “他在比赛中考虑得比其他人都多。安排出场阵容和战术。若quer比赛是一盘棋局。我们是棋子。那他便是棋手。他知道该如何带我们赢。”

    甚至连Legend的传奇队长Cris都说过:“季向空是Legend的大脑。中国quer不缺将才。而帅才难求。”

    那篇采访的新闻贴下。好多人回复——

    “队长是在暗示季向空靠嘴打比赛呢。”

    “泉水指挥官。哈哈哈!”

    (泉水:英雄被击杀后。会在基地的泉水处读秒等待复活。)

    “电子竞技拼的是操作和手速。别基本功不过关就拿智谋过人来糊弄我们!”

    邱樱握着鼠标的手微微颤抖。

    无论有多少人为季向空正名。黑粉们永远有办法将他们的话解释为:“季向空是电竞交际花。他人缘好。”

    又或者是:“他靠潜规则。上面有人。队友们都不敢得罪他。”

    邱樱忍不住感慨。都说女人的直觉不讲道理。黑粉的恨往往也不讲道理。总而言之。我看不惯你。你解释也没用。

    为了进一步了解电竞。邱樱咬牙取出一部分自己省吃俭用攒下的积蓄。每周都挤出时间去“梦旅人”看比赛转播。听现场的玩家讨论赛况。

    “梦旅人”是一家高端连锁网咖。由中国第一位夺得quer世界冠军的退役选手创立。里面环境舒适。设备齐全。集结了许多高端玩家。听说时不时还会有职业选手出没。

    周六下午。邱樱正在放映厅与一群玩家共同观看西雅图全球总决赛的赛事回放。身旁的男生见她是个明眸皓齿的漂亮姑娘。便自告奋勇地替她解释战局。

    为了显摆自己很懂。他出口便是一连串高深莫测的术语。而经过这段时间的深度学习。邱樱早已练就了将它们直译为人话的本事。

    简单概括。quer的游戏规则就是两个小队。五人一组。互相攻击。先把对方老巢拆个精光的一方为胜。

    “游戏分为上、中、下三路。每个英雄从一级开始。通过不同的方式获得经验和金钱。从而学习新的技能。购买更加强力的装备。”

    每个人呱呱落地后。开始通过进食、锻炼、学习等方式茁壮成长。长个子。涨知识。

    “在quer比赛中。金钱和经验的来源被称为‘资源’。主要分为四种:击杀敌方英雄。击杀小兵。击杀野怪。以及摧毁敌方防御塔。由于整个地图的资源是有限的。所以队伍必须做到合理的资源分配。”

    假设在拆人老家的路上。吃得越多人就越壮。越壮就越强。越强就能把更多的敌人打趴下。但是一支队伍能得到的食物是有限的。所以要事先想好。有的人多吃点。有的人少吃点。

    “就像足球有前锋、中锋、后卫、守门员一样。quer职业战队根据占资源的比例。依次分为:ADC。团队核心主力。后期英雄。俗称大哥。前期能力不强。刷钱发育为主。是重点保护对象。装备成型后便能力挽狂澜。”

    这种人前期很脆弱。需要保护。但是吃得越多个子长得就越快。养肥了后是个大汉。见人就是两拳。

    “中单。有一定的打架和后期能力。在大哥未出山前为团队的主要输出。”

    这种人比较早熟。刚开始就挺能打的。在大哥没出山前挑大梁。但后劲没大哥那么足。

    “劣单。团队的抗压位。时常会以一敌多。需要硬朗的身板和灵活的逃生能力。”

    这种人进食的环境比较恶劣。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被对方给宰了。团战随叫随到。冲锋陷阵。身板厚能扛揍。为同伴收割创造机会。

    “打野。在野区发育。多线游走。奇袭制造者。”

    这种人需要四处觅食。骚扰敌方。保护三条路上的队友进食安全。

    “辅助。保护大哥。布置侦查守卫。提供一切团队所需的物品。”

    这种人是个菲佣。基本不会分到什么吃的。站岗放哨。替人挡刀。牺牲自己养大各路的娃。

    比赛开始了数分钟。“高手”便进入了喷人模式。几句话听下来后邱樱便发现。他是季向空的黑粉。

    见Legend在一场团战中败下阵来。“高手”激动地拍着大腿。痛心不已:“我真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用季向空这样的劣单。开局没多久就死了好几次!”

    “正因为他在上路牵制了三个人。所以其他两路的队友几乎没有压力。可以尽快发育。”斜后方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Legend这局的战术就是玩命四保一。保护大哥Cris快速成长。季向空在上路不断骚扰。有他的战略目的。”

    邱樱回过头。看见了一个穿白色套头衫的高个男生。他戴着一顶鸭舌帽。将帽檐压得低低的。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

    “高手”也扫了他一眼。当作什么都没听到。没过多久又暴跳如雷:“这季向空莫名其妙进敌方野区干什么?送人头吗?!”

    邱樱转向戴帽子的男生。只见他嘴唇紧抿。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那块地方Legend没有视野。他过去是为了探路。不然所有人都会死在里面。”

    原来是这样。邱樱在内心给这小哥点了个赞。

    “高手”愣了一下。眼风扫见邱樱嘴角的笑意。顿时黑了脸。

    战况焦灼。屏幕上镜头切换到下路。敌方四人抱团推进。而血量只有一半的季向空还在危险地区大摇大摆地到处晃。仿佛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毫无准备。

    “高手”冷笑一声:“哼。职业选手。这点意识都没有。”

    大概因为之前被打了两次脸。他这回的音量倒是降低了不少。

    戴帽子的男生淡淡道:“他是在勾引。让对方觉得可以将他击杀。然后将他们引入队友的包围圈。”

    话音刚落。Legend几人突然从阴影地带出现。顷刻间将对方团灭。

    邱樱这才想起。季向空被称为“战场欺诈师”。不仅因为他装备选择不循常理。打法多变诡异。还有他擅长演戏这一点……

    “高手”三次被打脸。起身气呼呼地走了。邱樱便兴冲冲地坐到戴帽子的男生旁边。希望能从他这边得到更多的讯息。

    遇到了不明白的地方。邱樱轻轻扯了下男生的衣角。礼貌地开口:“请问。刚才季向空为什么想放大招。又取消掉了呢?”

    “那是因为……”男生突然不说话了。垂下眼帘默默地注视着邱樱拉住自己衣角的手。

    邱樱微微愣神。下意识地看向他的脸。他们处在角落里。人并不多。尽管光线昏暗。她还是认出了他。

    他是……VPG的裴熙。

    刹那间。好几个词语如弹幕般在自己脑内刷屏。

    乔馨的男朋友。狗腿猥琐眼光不好。无礼洁癖假正经……

    邱樱的笑容僵在脸上。讪讪地将手收了回来。还很识相地搬着椅子往旁边挪了一点。

    裴熙这才接着说了下去:“大招握在手上。对敌人更有威慑力。”

    邱樱正打算不理他。但转念一想。算了。破罐子破摔吧。毕竟他是个职业选手。对比赛的理解更为准确。

    她正在愁如何继续搭话。裴熙却先一步开口。

    “季向空性格太好。解说不怕得罪他。团战时只提他的失误。引来那些看不懂比赛的人跟风黑。”他顿了一下。“就像刚才。Legend下路二打三。解说只提了Cris残血击杀三人。没提到是季向空那个关键的沉默给了他输出空间。”

    这个人话那么少。提及季向空的事。倒是一句又一句。

    见邱樱点头如捣蒜。裴熙抿了下嘴角。似乎心情不错。居然接着为她解说起下一场比赛。

    从裴熙处得知。季向空打的位置属于劣单。需要强大的抗压能力和刀口舔血的胆子。原本就是个打得好也很难风光。打得差却一目了然的位置。比赛时双方互峙博弈。会有错误的行为在所难免。而对季向空心存偏见的人。自然会将他的错误无限放大。

    除此之外。季向空喜欢不断启用新颖的战术和出装。时常不被解说和观众理解。戏称为野路子。比赛输了后看数据。数据最差的他难免被观众想当然地以为是短板。

    “季向空本身操作在职业选手中不算优秀。甚至有硬伤。但聪慧过人。Legend赢的很多局。都是在智商上碾压了对手。”

    隔着半个椅子的距离。邱樱好奇地问:“你怎么这么了解?”

    裴熙沉吟道:“在团队比赛中。我从来没有赢过他。”

    西雅图全球总决赛的半决赛上。VPG输给Legend的那场比赛。就是因为季向空开发出的新一套“全球流”打法。

    全球流。将拥有全地图支援能力的英雄组合在一起。利用机动性集中优势兵力。一瞬间便能造成以多打少的局面。将向来擅长不断发动小规模团战的VPG打得措手不及。

    邱樱用浅显易懂的方式理解了一下。这就好比:你带着兄弟去偷袭落单的隔壁老王。刚动手便发现老王的爸爸妈妈叔叔阿姨气势汹汹地从天而降。局势马上就从二打一变成五打二。偷袭不成反被人抓着头发一顿揍。

    裴熙将目光投向大屏幕。看着Legend气势如虹地踏上敌方高地。缓慢而认真地说:“他是个被大众低估的选手。我一直希望能和他同队。”

    听了他的一番话。邱樱的胸口剧烈起伏着。胸膛涌起满腔热血。

    她一定要努力成为观众数最高的quer解说。她一定要尽快告诉所有人。季向空并非什么电竞交际花。能够屡入豪门。在大赛中取得优秀成绩。是源于他自身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