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电竞恋人/陪你到世界之巅 > 第九章 .2
    他手指微屈。状若无意地轻抚着饮料瓶:“看来刚认识那会儿在小巷发生的事。你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邱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那不是平日里漫不经心的戏弄玩笑。那个时候他将她钳制在墙壁和自己的身体之间。力气大得可怕。全身都散发着慑人的危险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季向空歪过头。斜斜挑起眉梢。压低嗓音一字一顿地说:“我可以帮你再想起来。”

    邱樱乖乖闭嘴。

    采购完毕。最终的目的地是一家不起眼的小网吧。季向空一进门就被人兴高采烈地围住了。一口一个“季神”。恭敬得不行。

    “季神。你女粉那么多。什么时候帮我们孙哥介绍个女朋友啊?”

    “季神他自己还单着呢。哈哈。”

    话音未落。刚刚说话的大男孩忽然僵在原地。跟在他们季神身后的姑娘站着就是一道风景。柳叶眉。杏仁眼。棕发披肩。肤白若玉。漂亮得令人过目不忘。

    大男孩唰地红了脸。吞吞吐吐地问:“季神。你妹子?”

    有人认了出来:“哇噻!是邱樱啊。之前和季神传过绯闻的。”

    见众人的目光如探照灯般扫来。邱樱有些尴尬。想起自己不仅不是他女朋友。还曾告白被拒过。她连连摆手:“不是的。我们只是朋友。”

    “向空。”

    不远处传来一个醇厚而有磁性的声音。邱樱闻声看去。一个男人正向他们走来。他个子竟比季向空还高一些。眉目温润俊朗。在暖黄的灯光渲染下。亲切而友善。

    “孙哥。”季向空笑着走向前。对方宽大的手掌揉了揉他的脑袋。像是对待一个小弟弟。

    邱樱终于将他的脸同网络上广为流传的照片重合在一起。顿时血液急速涌上脑袋。

    电竞圈的远古巨神。孙泽毅。

    八年前。他和裴熙的表哥Summer、传奇队长Cris共同斩获中国第一个quer世界冠军。决赛中。身为大哥Crry。他全场比赛的正补数达到惊人的700+。在当时操作堪称怪物!

    他活跃在赛场上的那几年。在玩家心中就是“不屈”的代名词。操刀后期英雄。屡屡在战队大势已去的情况下挺身而出。上演了数不胜数的绝境翻盘大戏。

    可惜天意弄人。他在巅峰时期的电竞大环境异常艰苦。导致他不被理解。鲜有收入。贫困窘迫。后来家人重病。他被迫退役。过了几年普通人的生活。去年刚刚复出。由于久别战场以及年龄太大。他只能混迹二线队。始终无法从大赛的预选赛中出线。曾经的英雄沦为了无数媒体和粉丝讽刺的对象。

    他们对他说:“现在已经不是你的时代了。”

    电子竞技是绝对的金字塔职业。全国几千支二三线队伍。能爬到顶端光鲜耀眼的不过区区几十人。因为绝对的统治力。韩国人将电竞项目《星际争霸》同足球、围棋一起视为体育领域的国技。而中国作为quer强国。守护老一辈打下的霸主江山。是每一个职业选手的使命。

    他们代表全中国的玩家。征战在世界的舞台上。一旦状态下滑。即使曾经战功赫赫。也会立即被后浪取代。

    年龄。永远是竞技选手的一道坎。Summer和Cris选择了离开。而年近三十的孙泽毅。这位被粉丝称为信仰的大神推掉了直播平台的主播合约。决定留守战场。向冠军冲击。哪怕无数人劝他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老兵已暮。热血不凉。

    邱樱曾在网上看到过一个帖子。里面只有简单的两张照片。

    第一张是八年前孙泽毅身披国旗。意气风发地捧起奖杯的英姿;另一张是八年后的他在预选赛被淘汰时。疲惫而沧桑的背影。

    网页的背景乐悠悠地唱着——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

    岁月你别催。走远的仍要追。

    在季向空的介绍下。邱樱同孙泽毅聊了不少往事。忍不住感慨如今的电竞盛世来之不易。

    大厅里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林逸轩进门直冲季向空。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你们VPG的CEO真是厉害。不知道跟Legend的高层做了什么交易。他们居然放我走了。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帮我。肯定是你牺牲色相了!”林逸轩越想越惊恐。双手握拳放在嘴边。说话声带上了哭腔。“说……说不定连最珍贵的东西都献出去了!”

    一群人拍着桌子哄笑。

    林逸轩眼一闭牙一咬:“向空。此恩难报。只有以身相许了!”

    季向空踹了他一脚。笑道:“你是不是又想回去坐冷板凳了?”

    邱樱正感慨这两兄弟感情真好。可惜现在不在一个队。忽然看见柱子后边躲着个小姑娘。正怯生生地往这边看。邱樱好奇地向小姑娘走去。发现她不过七八岁的样子。扎着双马尾。粉嘟嘟的瓜子脸。齐刘海下是圆圆的大眼睛。邱樱胸口一窒。顿时被她萌得心肝乱颤。

    邱樱蹲下身与小萝莉搭话。可惜她抿着嘴唇一言不发。林逸轩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激动地跑上前。双眼冒精光:“小茜茜。有没有想阿轩哥哥呀?”

    孙茜连连摇头。见他靠近。小姑娘匆忙跑走。直奔季向空。

    邱樱看见小姑娘扯了扯季向空的衣服下摆。甜甜地叫道:“向空哥哥。”心中顿时涌上巨大的挫败感。紧接着。她又看见季向空双手从腋下将孙茜抱起。抱到自己的腿上。胃里顿时猛地一阵酸。

    网吧的二楼是孙泽毅除了俱乐部外的住处。季向空和邱樱帮忙把食材运上楼后。孙泽毅温和地说道:“向空。你带茜茜和小邱出去玩吧。晚饭我来就行了。”

    邱樱本以为三人行是她负责带娃。但事实证明。她想错了。

    孙茜是孙泽毅的堂妹。父母都在外地。她怕生胆小。和年纪几乎能当她爸爸的堂哥最亲。季向空与孙泽毅熟。于是也特别照顾这个小妹妹。

    过马路的时候季向空牵着小姑娘的手。邱樱胃里泛酸。

    孙茜的头发散了。季向空蹲下身帮她梳辫子。邱樱胃里又泛酸。

    排队买冰淇淋时。孙茜摇晃着季向空的手:“向空哥哥。我要草莓味的。”

    季向空的眼睛笑得弯弯的:“好。”

    邱樱站在他们后面。也跟着奶声奶气地说:“向空哥哥。我要香草味的。”

    季向空头也不回:“自己买。”

    邱樱撇嘴:“小气。”

    在公园看喷泉表演时。广场中央聚满了人。矮小的孙茜什么都看不见。季向空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肩膀上。手臂拖着她的身体。

    邱樱在一旁竭力往上跳:“我……我也看不见。”

    季向空目不斜视:“哦。马上就结束了。”

    邱樱不开心地耷拉下脑袋。真反常。他一整天都是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可又转念一想。不能这么没出息!她跟个小孩吃什么醋啊!

    回去之后。邱樱看着不远处陪孙茜搭模型房子的季向空。压低声音问林逸轩:“他那么会哄人。是不是祸害过不少小姑娘?”

    林逸轩目光灼灼:“这个真没有。在Legend的时候。向空他每晚都是和我相拥而眠。”

    邱樱笑出声。心中暗松了一口气。

    晚上孙泽毅做了一大桌的菜。季向空、邱樱、林逸轩和孙茜在客厅里围坐一圈。

    孙泽毅盛完饭后便开始剥虾。剥了一大碗。倒进季向空的碗里。笑道:“你总嫌麻烦。我不帮你。你肯定就不吃了。”

    “向空。来。多吃点牛肉。”林逸轩也狗腿地给他夹菜。

    孙茜不甘示弱。把自己的那份甜点让给他:“向空哥哥吃。”

    邱樱差点被米饭噎住。撇开小萝莉不说。她一女生和三个男人坐在一起。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晚餐过后。见季向空独自待在厨房里。邱樱轻手轻脚地走到他跟前。乖巧地鞠了个躬:“我都听说了。谢谢你在背后帮了我那么多!以后我一定会在解说台上继续为你说好话的!”

    季向空几不可闻地哼了声:“你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邱樱抬起头。试探地问:“因为我又单独和裴熙见面了。你不高兴?难怪你今天怪怪的。”

    季向空不置可否地瞥了她一眼。

    邱樱拍着胸脯表忠心:“你放心。我一点都不粉他!他怀疑我在抱你大腿利用你。让我离你远点呢。”

    季向空侧过头。眼眸低垂。目光不怀好意地从她的脚踝处开始缓缓往上移。他视线扫向之处仿佛有电流乱窜。邱樱一动不动。身体紧绷。直到他看向自己的眼睛。坏笑道:“有你这样抱大腿的吗?我可一点甜头都没吃到。”

    邱樱不服。掰着手指数:“你搂过我的腰、捏过我下巴、拉过我手腕……我还主动抱过你……”

    季向空将语调拖得长长的:“这哪里够?别人抱大腿上位付出的可比你多多了。”

    邱樱意识到话题被他带偏。杏眼圆瞪。腮帮都气得鼓起来:“都说了没在抱大腿!”

    季向空耸耸肩。嘴角抑制不住地往上扬。

    邱樱走到厨房的另一边。将碗筷收进橱柜里:“今天这顿饭让我彻底明白了。又是夹菜又是剥虾的。你还真是人见人爱啊!”

    季向空没搭话。正斜倚着流理台削苹果。他站姿很散漫。表情却挺专注。眼帘低垂。睫毛在脸颊上投落一小块阴影。右手执刀。左手握住苹果下部。向着自己怀里的方向缓慢地转。果皮连成细长漂亮的一条。螺旋而下。

    他侧身耐心地将苹果一小块、一小块切进碗里。孙茜跑过来。趴在桌子边眨巴着大眼睛。咧嘴笑着想拿。季向空却将碗一抬。柔声道:“这个是姐姐的。”

    邱樱微怔。看见他端着碗走到自己身边。慢条斯理地说:“他们为我端茶倒水、夹菜剥虾。而我呢。为你削苹果。”话音未落。他用食指和拇指夹起一块。塞进她嘴里。

    “甜吗?”季向空嘴角上扬。露出一个令人心神荡漾的笑。“有没有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感觉?”

    看来他心情终于好了。

    苹果香脆清甜。想起他方才认真的模样。邱樱心头一暖。正打算说些什么。突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得连连咳嗽。整张脸都憋成了猪肝色。

    季向空将碗搁在桌上。轻拍她弓起的背:“没事吧?哎。你慢点吃。”

    邱樱又羞又窘。咳得更厉害了。索性捂着嘴蹲下身。季向空也跟着蹲下来。手肘随意地搭在膝盖上。见她终于顺了气。他忍不住偏过头笑得肩膀直颤。

    不远处。林逸轩那欠抽的声音轻飘飘地传了过来。

    “茜茜乖。向空哥哥忙着跟大姐姐调情呢。换阿轩哥哥陪你玩好不好?”

    “什么是调情?”小萝莉的声音天真稚嫩。

    “这个解释不清啊。要实际行动。比如说我现在亲你一下……”

    邱樱听不下去。正准备起身揍他。突然听见了一声钝响。什么东西滚了一地。紧接着是林逸轩带着哭腔的哀号:“孙……孙哥!我开玩笑的!你把菜刀放下……有、有话好好说!

    十点多钟时。孙泽毅俱乐部的人来了。缠着冠军指挥季向空讨教经验。

    邱樱想给大家买夜宵。季向空不放心。便差遣林逸轩陪她去。一路上。他们都在聊季向空的事。两年前。林逸轩在孙泽毅的网吧被季向空发掘。加入了当时还是二线队的Newlnd。队伍中有好几个天赋异禀的新人。在季向空的带领下战队排名不断上升。

    一开始林逸轩只是带着玩票的心情。直到有一天……

    “决胜局我们拿出了一套从未在比赛中用过的新阵容。没有后期英雄。很罕见的组合。观众当场就炸了。比赛时我们没把战术贯彻好。输了后贴吧全在说实力没问题。是向空的BP被爆。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选。是不是打假赛。”

    “他们扒他的操作失误。把整场比赛的责任都推到他身上。骂得非常难听。废物、死全家之类的都有。大家都很沮丧。向空他却笑着说没关系。还反过来安慰我们。”

    林逸轩深深地吸了口气:“我从没遇见过他这样的人。喜怒不形于色。坚强得无懈可击。”

    “后来我们在训练房看录像时向空接了一个电话。我听到是他妈妈的声音。电话那头说‘儿子。网上那样骂你。妈看着心疼……我们不打职业了好不好’。他本来什么表情都没有。却在那一刻别过头掉了眼泪。”

    这个画面烙在了林逸轩的脑海中。之后林逸轩下定决心。想要变得更加强大。能够卸下一部分季向空肩上的重担。帮他做视野。蹲他保他。为他挡刀。

    那一年。最有灵性的天才辅助横空出世。各家豪门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而他的回答很坚决:“向空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这个战场。他在我不走。”

    邱樱想起自己曾见过季向空酒后消沉难过的模样。他并不是完人。也会有脆弱的一面。一个战队的士气格外重要。为了不让队友担心。他才将情绪深埋心中。独自承担所有的痛苦。

    邱樱的眼眶微微泛红。她可以深刻地体会到林逸轩当时的心情。因为。她也是一样的。

    眼看再过一条马路就是孙泽毅的网吧。林逸轩突然停下脚步。烦恼地抓了抓脑袋:“我也不知道把这事告诉你好不好。”他纠结了一会儿。问道。“你喜欢向空吗?”

    “啊?”藏起来的心意突然被戳穿。邱樱有点措手不及。

    想起季向空对女粉丝们那广发福利的态度。林逸轩面露愧色:“向空他对人都很好。有时候可能会没分寸。让女孩子产生误会。”

    “嗯。我知道的。”邱樱扯了扯嘴角。佯装轻松地说。“看来之前有不少人误会过啊。”

    “也不是。他的感情状态一直是个谜。夜谈的时候正经聊过。都被他忽悠过去了。我们都猜。他也许在等什么人……”林逸轩顿了一下。“后来有次深夜醉酒。我才知道。他曾经深深地喜欢过一个人。”

    邱樱突然头皮发麻。脑海嗡嗡作响。

    林逸轩没注意到她脸色不对。接着问:“如果你真喜欢他。我帮你探探口风?”

    心像是被咬了一口。疼得鼻子发酸。邱樱摇摇头。怕他传话给季向空。便扯了个别的话题糊弄过去了。

    回到网吧时是季向空开的门。邱樱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低头想从他身边走过。他却伸出食指轻触她的眉心:“这里皱起来了。”

    见邱樱不答话。只顾专心地看着地板。他语调放软:“怎么啦?外面很冷吗?”

    这温柔像是一张网。铺天盖地罩向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很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