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电竞恋人/陪你到世界之巅 > 第十一章
    陪伴是最长情的

    告白

    勉强将两个速冻水饺咽下肚。邱樱胃里一阵恶心。跑去厕所抱着马桶吐了半天。起身后又觉得胸闷气短。她仰头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息。像条濒死的鱼。

    作息混乱果然是要人命。

    这个周末她通宵直播北美的quer比赛。不眠不休。每天都连续解说12小时。到最后嗓子都哑了。喝了点热水便继续上阵。直播平台的超管都被她这架势吓到了。连连劝她不能为了红不要命。深夜档本来人就少。熬夜伤了美貌可不值。

    邱樱苦笑一声。她其实是睡不着觉。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自从在孙泽毅的网吧里听见男生们背后议论她的话后。邱樱去的频率便减少了许多。尽管林逸轩一再解释。她还是心有芥蒂。毕竟看到那几张脸。她就会想起“之前很讨厌”“冒牌货”“倒贴”“玩玩”之类的字眼。得知季向空同Firework的Miy之间那段不为人知的恋情后。邱樱的这股不自在便更强烈了。

    一开始只是少去。直到那件事的发生。

    当时她照例坐在季向空的身边打排位赛。附近突然传来一阵喧哗。游星直播平台爆出不雅门。有人上传了人气女主播妍燕换衣服的视频。顷刻间在网络上广为流传。从视频中可以看出。她当时已经下了直播间。关了摄像头。并未意识到摄像头还在拍摄。事发后经纪公司怀疑她的直播软件被人动了手脚。已经报警。

    各大门户网站抓紧机会炒新闻。将舆论煽向与事实不符的地方——“直播平台又出事!女主播换衣故意不关摄像头搏出位”。除了小部分人同情受害者。留言评论大多都在幸灾乐祸。

    邱樱在网上查了下。视频被删后。还有不少人在回帖区发言。“已阅。妍燕目测只有C。果然这些女主播的胸平时都是垫的”“我的邮箱是XXXX。求视频”“跪求老司机散资源”……

    对面两个男生大声议论道:“这女的是游星的‘四大绿茶婊’之一嘛。也是个不会打游戏。没事就卖腿卖胸的。谁知道是不是自导自演啊。现在出来装可怜了。说自己当游戏主播是为了攒人气。将来希望能成为艺人……”

    “我的天。这么low的人还想进演艺圈!”

    他们明明没有在说她。可不知为何。邱樱觉得如芒在背。尤其是听到“游星四大绿茶婊”时。林逸轩警觉地同那几个男生使眼色。就差爬过去捂住他们的嘴了。

    邱樱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同电竞一样。直播平台的主播也是一个不被大众接受的金字塔职业。身价千万上亿的在全国只有几个。邱樱曾经加过一个群。里面有数不清的默默无闻的女主播。有的粉丝不过几十几百。拥有稳定收入的寥寥无几。

    妍燕在直播平台上有人气。尽管她的名声并不好。但好歹在人海茫茫中闯了出来。美貌是她的武器。但她直播的内容也不仅仅局限在出卖色相上。她曾经开玩笑地对邱樱说。先一步步往上爬。成为网红后。没准会有导演找她演戏。

    大概是因为拥有相似的过去。在网络上总被一起黑。知道她背后付出过的努力。所以不希望别人对她的不幸落井下石。邱樱垂眸。咬了下嘴唇。冲着对面说:“我认识她。她不是那种会上传自己的隐私视频换取关注度的人。应该是被针对了。”

    她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演艺圈也是一样的吧。鱼龙混杂。背后也有不可告人的黑幕。没高级到哪里去。”

    “女明星和这种女主播不一样啊。”对面的男生被反驳后提高了音量。“比如说季神喜欢的那个Firework。人家就是扎扎实实地努力啊。逆袭的故事多励志!”

    说罢。他便邀功似的看向季向空。寻求声援。

    邱樱忍不住想。什么呀。傅弥雅到最后还不是靠着绯闻稳定人气。把过去的恋情撇得干干净净……察觉到了自己的坏念头。邱樱的心头一紧。她这样想。和网上那些随便听信谣言。听风就是雨的人有什么区别嘛。

    她正在自我反省。忽然听见季向空慢悠悠地说:“是啊。偶像明星应该是勤奋努力、健康向上。能够带给人希望的。而不是那种仅仅靠外表色相刻意讨好观众的人。”

    这句话像是戳到了邱樱的痛处。她张了张口。鼻间泛起酸涩。嘴角收紧后又松开。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初次见面时。她不就是在刻意讨好他吗?那个时候。他应该非常讨厌她吧。

    邱樱不敢往下深想。很少有人知道。她光鲜亮丽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胆小又自卑的心。

    季向空补充道:“还有。能别动不动就拿Firework做比较吗?国内明星有的是啊。”

    虽然他脸上还是带着笑。但邱樱可以感觉到。他不高兴。

    得知他那段苦涩初恋的晚上。邱樱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将那张Firework的绝版专辑视若珍宝般随身携带。而之前她一度以为那是他将她的心意捧在掌心的证明。胸口像是开了个孔。冷风不断往里钻。五脏六腑都开始疼。

    后来季向空对这件事缄口不言。他不说。邱樱也不追问。

    也许林逸轩他们的猜想是对的。季向空真的很喜欢傅弥雅。到现在还在喜欢。他的感情状态始终是迷。因为心里只装得下一个人。他在等。

    那天邱樱找了个理由便打算离开。临走前被孙泽毅叫住了。身高近一米九的孙大神围着居家的围裙。递给她两个袋子。那是他做的牛肉饼。让她带去学校吃。一共有三种口味。配独特的酱料。分装在不同颜色的盒子里。再三叮嘱她别搞混。

    邱樱连连道谢。看着他温和友善的眉眼。心头涌上一股暖流。先前的难过和委屈消失了大半。等到孙泽毅走回内厅后。她忍不住同身边的季向空感慨:“孙哥真是十项全能。什么都会!”

    季向空正在剥橘子。动作自然地将剥好的橘肉递到邱樱嘴边。一本正经地说:“那当然。孙哥他为了训练自己比赛时的耐性。还会刺绣呢。”

    “真的吗?!”邱樱两只手都提着东西。又被他说的话吸引。便没想太多。张嘴就着他的手吃下橘肉。嘴里含混不清。“他能不能教我?我一直想学呢!”

    见女孩子眼睛里闪起了星星。季向空哑然失笑。伸出的手指顺势在她嘴唇上轻弹了一下:“骗你的。”

    邱樱气得瞪他。作势要咬。被季向空轻松躲过。他问:“后天还来吗?”

    “我后天有课。”

    “也是。你还是个学生嘛。”

    邱樱嘴一撇:“说得你好像很老了一样。”

    季向空笑得眉眼弯弯:“对啊。比你大。得叫向空哥哥。”

    不知何时她手上的袋子已经被他的左手提起。邱樱见他右手随意地转着车钥匙。打算送自己回去。于是忙不迭地说:“我搭地铁就行。你的车太招摇。我同学都快怀疑我是不是被大叔包养了。”

    季向空眼底的笑意更深。头一歪。满脸的不正经:“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叔叔我也确实很想包养。”

    邱樱心头一紧。知道他又在开玩笑。可脸颊还是不争气地红了。很快酸酸涩涩的委屈便密密麻麻地涌了上来。他对她越是温柔亲昵。她就越难过。

    她很想开口说“如果不喜欢。就别再对我那么好了”。可又不想他真的疏远她。

    邱樱讨厌这样的自己。患得患失。胆小又矫情。但是能怎么办呢。说出口就什么都没了。

    后来的几天。她再也没去过孙泽毅的网吧。季向空发微信问她。她就说自己有课。正巧这阵子是北美的职业联赛。她便将压抑的情绪宣泄在工作上。没日没夜地解说。堪称业界劳模。她声音甜美。说话风趣幽默。深得观众喜欢。渐渐地在狸猫quer版直播收视率名列前茅。

    邱樱在床上躺了一下午。最后是被自己肚子发出的抗议声吵醒的。

    匆匆吃了点东西后。她照例在黄金时间段开直播。刚刚上线不久。弹幕突然被刷爆。满屏的“已达现场”“前排观战”。俨然一副千军万马滚滚而来的架势。

    她还没回过神。便被quer游戏界面弹出的提示框吓了一跳。

    看到乔馨发来的私聊信息后。结合弹幕。邱樱才明白。先前乔馨在直播间挑衅她。扬言没有quer操作技巧的女解说根本毫无说服力。要求邱樱和她来一次中路1V1单挑。乔馨的经纪公司似乎还雇了水军。在弹幕上暗示观众。邱樱得到秋季赛解说席席位的方式不正。在比赛时抢话。让乔馨没有多少发言的机会。引来一阵轩然大波。

    无论在什么领域。人们最恨的就是黑幕。一场真枪实弹的比拼是大家喜闻乐见的结果。当着几百万观众的面。邱樱进退两难。考虑到自己这段时间在季向空的指导下水平提高不少。已经不是以前的花瓶了。她咬了下嘴唇。再三犹豫后决定接下挑战。

    中路solo。1V1单挑。通常被称为“父子局”。输了叫爸爸。专治各种不服。是quer中解决纠纷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后来发生的事如同噩梦一样。这场比赛令邱樱深深地体会到。什么叫把对手打得心态崩溃。乔馨不急着推她的塔。就杀她的英雄。一次又一次。压倒性的操作将她戏弄于鼓掌之中。兵线被乔馨牢牢控制住。邱樱无法补刀。装备落后。越死越弱。毫无还击之力。一遍一遍的死亡读秒。一遍一遍的复活点和中路塔来回跑。像是被套上项圈来回跑的狗。看到渺茫希望的那一刻又被人狠狠地踹倒在地。

    乔馨杀到超神后终于玩腻了。施舍般几箭摧毁了邱樱的防御塔。让比赛结束。

    邱樱嘴唇紧咬。后背上全是冷汗。握住鼠标的手止不住地抖。

    一场极端压抑屈辱的惨败。

    每次她死亡时。都会引发弹幕上洪水般的嘲笑。

    “这是被人骑在脸上打啊!”

    “既然想当解说。倒是练练操作啊。打得那么烂还敢解说职业比赛?!”

    “说她解说得好的都是忙着看胸。没注意她在说什么吧!”

    这些人。很多都是从乔馨的直播间过来的。也有从别处跑来幸灾乐祸的。此刻正团结一致、义愤填膺地抨击邱樱。来宣泄自己满腔的“正义感”。

    “公交车”“滚床单滚出来的解说席位”……谩骂之词不堪入目。

    而乔馨却在此刻发声。呼吁大家体谅游戏女主播的难处:“像quer这类考验操作和战术的游戏。想玩好真的很难。邱樱毕竟是没什么基础的女孩子。大家不要对她太过严厉了。”

    她停了下。柔声道:“邱樱。这次因为对黑幕气不过。我一时冲动。提出直播中路solo。让你难堪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此话一出。弹幕上跟打了鸡血似的捧高乔馨。夸她技术过硬还善良大度。对邱樱的谩骂愈加肆无忌惮。

    邱樱这段时间体力透支。过度疲劳。心情本来就处于低谷。看着满屏幕赤裸裸的恶意。将她的付出、她的努力贬得一文不值。胸口燃起了一把火。将全身都烧得滚烫。

    你们凭什么说她空有色相?你们看过她解说的比赛吗?她有哪里分析得不对吗?

    为什么要反复提及一个人的污点将她打得永世不得翻身呢?为什么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要用最肮脏龌龊的词形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呢?

    胸腔剧烈地起伏着。邱樱双手握拳。指尖几乎能将手心掐出血来。摄像头还没关上。她不能哭得难看。被打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早就下定决心。绝不让他们如愿!

    邱樱整理情绪。顶着弹幕的枪林弹雨完成了今晚的内容。下了直播后她终于接起陆依依打来的电话。对方在那头一顿吼:“这挑战你不能接的啊!CPL秋季赛后观众对你的认同度明显大于乔馨。乔馨这么做就是故意打压你啊!她肯定是有备而来。你怎么这么天真呢?”

    邱樱耷拉下脑袋:“她打得确实比我强很多。只有继续努力了。”

    陆依依口吻愤然:“解说不见得要打得好啊。乔馨这是在转移注意力!”

    邱樱几乎要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中了别人下的套。接下来的日子估计又不会太好过。情场、职场双重失意。她整个脑子都昏昏沉沉的。

    陆依依的电话刚挂。屏幕上便浮现出季向空的来电显示。邱樱心跳骤然加快。天哪。他不会是看了刚才那场丢人难堪的单挑赛了吧!

    他花了那么多心思指导她操作。带她上分。她却不争气、不长进。在大庭广众下被乔馨欺负成那样……

    邱樱在沙发上将自己蜷缩成一团。身旁的手机响了很久。似乎没有挂掉的意思。她终于忍不住接了起来。

    “刚才和谁聊呢?占线了那么久。”

    邱樱喉咙干涩。听见他的声音。突然就掉了眼泪。

    “别难过。打输了赖我。我没教好。”季向空的声音就是有一种魔力。低哑温和。带着浓得化不开的宠溺。“你已经很棒了。真的。”

    他的话如同一根羽毛轻轻地抚过心间。让她起伏不定的心绪慢慢地平静了下来。邱樱知道自己彻底完了。他对她一点点的好。她都小心翼翼地藏起来。当成苦涩生活中唯一的糖。

    季向空担心她的情况。执意要带她出去兜风。回到家里后。他又给她打了个电话。

    “最近很忙吗?”

    邱樱垂下眼帘。心虚地说:“都有课……”

    季向空沉吟道:“后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我就要回俱乐部了。”

    邱樱捶了自己大腿一拳——让你矫情。让你躲他。现在都没机会再见面了。她吸了吸鼻子。恋恋不舍地说:“新赛季加油。”

    “你也是。加油。”

    互道晚安准备挂电话时。季向空突然低声说:“如果新赛季再晚点开始就好了。”

    心跳倏地慢了半拍。邱樱抓着衣服下摆。一直到忙音响了很久很久。她都没有回过神。

    几天后。邱樱意外收到了高级网咖梦旅人发来的邮件。她先前是梦旅人的常客。每次出现都吸引了大量宅男的目光。经理对她印象深刻。特意询问她最近的情况。

    自从常去孙泽毅的网吧找季向空后。邱樱再没光顾过梦旅人。梦旅人的经理向她抛出一个offer:周末兼职VIP区的吧台侍应生。可以免去一切花费。还有高额的报酬。VIP区本来人就很少。吧台处也有。如今邱樱需要进修。正好一举两得。她便答应了下来。

    没想到第一天兼职她就遇上了裴熙。毕竟是自家企业。这面瘫来得还真勤。

    邱樱恭恭敬敬地将他点的饮料端给他。坐回自己的位置。见他依然盯着自己看。她不禁抬头厉声道:“我在认真地上班。别再觉得我有什么企图了。”

    秋季赛结束那会儿。他对她无端的污蔑指责。她可还没找他算账呢!

    裴熙淡淡地开口:“你最近quer打得有点进步。”

    “……你观战我?”邱樱难以置信。为什么这样的大神会来看自己那蹩脚的操作?

    “和你组队双排的那个。是不是季向空的小号?”

    好吧。她就知道。

    邱樱点点头:“这都被你发现了……”

    裴熙没接话。季向空在他微博悄悄关注的列表里。更博频率很低。基本不透露什么信息。

    邱樱猜出了他的心思。于是手肘托着腮。冲他扬扬下巴:“你想知道季向空的情报吧。我告诉你啊。”

    裴熙侧眼看她。背脊直挺。表情警惕。仿佛她能把他吃了似的。

    邱樱微微眯起眼。冲他勾勾手指:“你过来点。”

    裴熙万般无奈地向她靠去。动作僵硬。如同卡了壳的机器人。

    邱樱小声催促:“再过来点。”

    裴熙只能铁青着脸照办。

    邱樱双手拢在嘴边。对着他的耳朵说:“你之前猜的都是错的。我没有利用季向空。我是真的喜欢他。”

    距离有点近。她说话时热气喷在皮肤上。裴熙的耳朵居然红了。他不自在地离她远了些。眉头紧皱。谁关心这个了?他只想知道季向空通常几点在线。最近在玩什么英雄。

    邱樱突然掌心向上伸向他。目光灼灼。语气真诚:“以后我们就是竞争对手啦。握个手吧。”

    裴熙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邱樱猜想他一定很想骂人。可碍于教养又只能憋着。像是终于出了口恶气。邱樱还不忘煽风点火地扮了个鬼脸。

    裴熙顿时面色阴沉。转身往包厢的方向走。一副不想和她多废话的样子。

    他没走几步便听见身后的邱樱哼起了歌:“我知道他许多的小秘密。就不告诉你呀。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度过了兵荒马乱的一周后。邱樱又逐渐恢复了在流言蜚语的旋涡中央淡定自若的状态。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在提升自己的水平上。

    周一晚上。她接到通知。代替在美国度假的姨父姨母。去表妹顾佳怡的高中参加家长会。结果还不是单纯地在教室里听老师说话。顾佳怡作为犯了事的问题学生。需要会后由家长认领。她在上课期间。以同班同学为主角写。

    老师滔滔不绝地对邱樱数落顾佳怡的罪状:“你妹妹写的是言情。两个男的!什么走在一起。手不知不觉就牵上了。哎哟。这小姑娘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呀?!”

    顾佳怡为自己申辩:“我写的真的是纯洁的友情啊老师!你腐眼看人基!”

    邱樱无语扶额。

    好不容易陪她挨完训。得知她的男主角是她暗恋的同班同学。邱樱横了她一眼:“怎么没种写他和你自己啊?出息!”说罢便好奇地打开她写的笔记本。

    “哎你别读你别读。当面听起来好羞耻的呀!”

    邱樱躲过顾佳怡的手。将笔记本举得高高的。声情并茂地朗读道:“顾凯看着夏凌娇柔的身姿。心头一动。一把握住了他的手。他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冷不丁撞上了一个人。邱樱抬眼看去。少年穿着冬季校服。个子很高。长手长脚。他的五官深邃立体。额发微微遮住眼睛。眉头不耐烦地皱起。带着点戾气。

    “对不起。”邱樱侧身给少年让了路。他没有理她们。消失在了走道的拐角处。

    邱樱轻声问:“刚刚的小帅哥是谁?”

    顾佳怡手指颤抖地指着笔记本。生无可恋地看向她。声音带着哭腔:“夏……夏凌。”

    邱樱差点把本子扔她一脸——他这身材你写娇柔?你瞎啊!

    顾佳怡掩面而泣:“完了完了完了……他听见了……”

    邱樱冲她翻了个白眼。

    她看向少年消失的拐角。心里不禁一沉。方才他走路时一瘸一拐。缓慢而吃力。那么高大英俊的男孩子。却是个残疾。

    回家的路上。顾佳怡同邱樱讲起了夏凌的往事。

    她和夏凌初中同校不同班。他是校篮球队队长。初三那年。他率领队伍打入了全国初中篮球联赛的四强。一时风光无人可及。作为夏凌的铁杆粉丝。当初知道高中自己与他分到了同一个班。顾佳怡高兴得几天没睡着。没想到近距离看到的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