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电竞恋人/陪你到世界之巅 > 第十二章
    心有所属

    VPG基地打人事件闹得很大。俱乐部迅速联系邱樱准备危机公关。

    好在爆料者上传的照片清晰度不高。隐约能看见两个人靠在墙壁处。并没有拍到正脸。VPG俱乐部官方微博发表声明:这只是战队成员之间正常的交流讨论。被故意歪曲了。

    至于祁越在直播期间对邱樱的攻击。官方贴出了几段微信截图。证明确实有人假冒邱樱提出晦涩交易。祁越与邱樱不熟。没有查证。便信以为真。在此向邱樱道歉。

    同一时间。祁越也在微博向邱樱道歉。邱樱转发表示和解。

    整个过程中受害者邱樱都相当配合。原因只有一个:季向空确实动手了。

    Newlnd和VPG俱乐部离得很近。那晚林逸轩正好去VPG串门。亲眼撞见了这一幕。

    “我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具体形容不清。当时祁越不是在直播的时候骂你吗。向空就让他断了直播。但他倔得很。嘴里还是不干净。我离得远。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就看到向空突然笑了……笑得那个阳光灿烂啊。我就知道完了!”

    邱樱握住手机。听着林逸轩在电话那头还原现场。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他揪住祁越的领口按到墙壁上。威胁祁越‘你再说一句试试’。可祁越也不是省油的灯啊。拼命挑衅他。”林逸轩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像是在寻找合适的措辞。“祁越说他已经那……那什么过你了。用户体验很差……”

    邱樱的脑袋嗡的一声。气得浑身发抖:“他胡说!”

    林逸轩被她的河东狮吼一震。差点摔了手机。半晌才接着说:“向空听完后直接给了祁越一拳。一边笑一边接着揍。那气场真叫恐怖。吓得哥哥我腿都软了……”

    邱樱红了眼眶。鼻间泛起涩意。心里忽冷忽热。又是感动又是愤慨。还有些焦虑。

    她隐隐有些担心。不知道为什么。祁越对她的态度始终带有敌意。出事后仍然不肯认错。是在CEO舒雯的强压下才被迫道歉的。祁越是VPG的绝对主力。邱樱不希望季向空因为自己与他彻底翻脸。

    对于团体比赛的战队来说。成员不睦是最大的雷点。若是罪名坐实。以后免不了不断陷入舆论的风波中。VPG俱乐部联系邱樱后。她答应配合他们的公关。将这件事的影响力控制到最低。

    林逸轩在电话里关照她。最近VPG那风声很紧。短期内最好别和季向空联络。免得落下什么话柄。邱樱垂着脑袋。将衣服下摆捏得皱成一朵菊花。咬住下唇。点点头。

    这阵子电竞圈关于邱樱的花边新闻层出不穷。作为“分裂战队成员感情”的潜在嫌疑人。尽管多方已经澄清。邱樱仍被不少VPG战队的粉丝喊打喊杀。先前“单挑被乔馨暴打”的事件重回热门。那局比赛的视频迅速成为微博热门话题。

    千钧一发之际。电竞记者陆依依率先在网上撰写长文。详细截取邱樱在秋季赛解说时的语录。结合战况可以看出。邱樱并非绣花枕头。确有真才实学。陆依依呼吁大家不要跟风谩骂。看过比赛录像再进行判断。

    陆依依作为新人记者。在圈内并无太大人气。长文一开始看的人寥寥无几。雪中送炭的是。邱樱在秋季赛解说席的搭档洛天挺身而出。转发陆依依的长文。充分肯定邱樱作为quer新人解说的实力。一人带头。陆陆续续有知名解说纷纷表态。终于平息了这场风波。

    陆依依的长文最后。配了一张邱樱深夜在酒店沙发上睡着的照片。茶几上的手提没合上。屏幕上是密密麻麻的比赛数据。凌乱的草稿纸几乎覆盖了键盘。她脑袋上盖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

    照片下面。是网上流传的一句话。

    “所有那些不为人知的努力。旁人都称之为:幸运。”

    下个周末。当邱樱在“梦旅人”兼职遇上裴熙时。对方神情冷峻地看着她。尽管没说话。她也能从他的脸上读出“我就知道”“结果你还是害了他”之类的信息。顿时阵阵头皮发麻。愧疚得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裴熙淡淡地问:“你怎么惹到祁越了?”

    “我都没跟他说过话!”邱樱攥紧拳头捶了捶桌子。片刻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和乔馨还在交往?”

    裴熙面无表情:“不知道。”

    邱樱将右手拳头在左手掌心敲了下。恍然大悟:“那就很好理解了。”

    裴熙眉头轻蹙。似乎没明白过来。

    邱樱鄙视地斜睨了他一眼:“乔馨吹枕边风。说我坏话呗。”

    裴熙眉头皱得更紧了。还是没懂。邱樱懒得跟他解释。将他晾在一边。

    楼梯口倏地传来几个人说话的声音。邱樱像是被雷劈了。噌地从椅子上弹起来。手足无措地在原地转了好多个圈。嘴上喃喃道:“完了完了完了!”

    她蹲下身试图钻到桌子下面。又觉不妥。起身时脑袋哐地撞上桌板。疼得猛吸冷气。边揉边在吧台里乱窜。最后她终于想到了什么。走出吧台一把抓住裴熙的袖管。两只眸子冒着期待的火光:“你的房间能不能借我躲一下?”

    “为什么?”裴熙沉下脸。嘴唇紧抿。不满地将手往回缩。

    邱樱急得顾不得其他。胡乱地探着他的外套口袋:“哎呀别问那么多了。房卡在哪儿。是不是在这儿?”

    她的手刚刚触到他的衣兜。裴熙便紧张得身体一僵。下意识地往后退。没想到邱樱不依不饶。紧追不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裴熙呼吸一滞。声音带着愠意:“你有完没完?!”

    这一拉一扯。双方都铆足了劲。邱樱用力过猛。重心不稳。摔跤时不慎将裴熙扑倒在地。

    她的鼻梁重重地撞上了裴熙的锁骨。但他还来不及感到尴尬。便被突然笼罩在身上的阴影吸引了注意力。

    “需要帮忙吗?”

    邱樱很慢很慢地转过头。看见季向空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眼帘低垂。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他的桃花眼弯成月牙。暖光流溢。薄唇向上勾起。笑容温柔亲切。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耳畔响起了林逸轩先前说过的话:“一边笑一边揍人。吓得我腿都软了……”

    季向空今晚是被朋友拖着来“梦旅人”的。圈内旧友聚会。必须得去全国最顶级的网咖。他本来只打算待一会儿就走。怎料在VIP层门口看见了那么精彩的一幕。

    邱樱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悻悻地滚回吧台坐下。裴熙也不多解释。拍了拍衣服。一声不吭地回了房间。围观群众们面面相觑。然后心照不宣地笑了一下。

    那群人进了包厢后。邱樱死死地盯着屏。如坐针毡。没过一会儿就看见季向空独自下了楼。她慌忙跟值班经理请假。急匆匆地跟了下去。

    跑出大门。邱樱看见季向空没有走。手臂环胸。斜倚着一旁的石柱。

    “你之前不是有课没空吗?不来孙哥的地方找我。来梦旅人倒是来得很勤啊。”见邱樱小心翼翼地挪到自己身侧。季向空弯下腰。偏过头凑近她。挑了挑眉。“还打工呢。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哎。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呀?先前真的是有课。这不得闲了。想赚赚外快吗。最近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你看我都瘦了一圈……”

    季向空不理她。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他穿着灰色的高领毛衣。外面套着件风衣。宽肩窄腰。英俊挺拔。黑色的休闲西裤衬得一双腿又长又直。

    邱樱小跑着追上去:“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季向空笑眯眯地说:“你跟着我干吗?回去上班呀。”

    “虽然不方便告诉你。但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哎。你有在听吗?哎。你理我一下嘛!”邱樱仰着头唤他。“Void?”

    他目不斜视。

    “季神?”

    还是不理。

    “季帅哥?”

    就是不理。

    邱樱咬咬牙。扯了扯他的衣服下摆。双瞳覆上一层薄雾。可怜巴巴地叫:“向空哥哥。”

    “这种时候开始叫我哥哥了。”季向空停下脚步。斜睨她。“撒娇。继续撒娇。”

    虽说撒娇是邱樱逢场作戏时的招牌技能。但现在他打了直球。她倒反而尴尬了。垂着睫毛。腮帮微微鼓起:“不会。你教教我?”

    “不教。”

    “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不去。”

    “我肚子饿了怎么办?”

    “挨饿呗。”

    邱樱拼命摇着脑袋。急得连连跺脚:“都跟你说了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不信。”

    身后突然没了动静。季向空回过头。看见小姑娘耷拉着脑袋。下唇紧咬。左脚不动。右脚在地上画着圈。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

    他气定神闲地向她走过去。

    “我不原谅你。除非……你亲我一下。”季向空语调慵懒。一本正经地道。“茜茜每次惹我不开心了。都会这么做。”

    邱樱眨眨眼。他说的是孙泽毅的小妹妹。那个不理人的冰山萝莉还会干这事?

    此刻她又急又慌。心绪如乱麻。也顾不得那么多。踮起脚勾住季向空的脖子。对着他的脸颊就是吧唧一口。

    她这反应令季向空始料不及。他愣了片刻后板起脸。声音都严厉了起来:“你怎么这么好骗?”

    邱樱整个人都蒙了。嘴角抽动。脸上忽阴忽雨:“这不是你说的吗!”

    季向空冷笑道:“裴熙叫你亲一下。你也亲吗?”

    邱樱梗着脖子反驳:“你倒是让他说出这种话试试啊!”

    季向空点点头:“所以就是会的咯?”

    “才不会!”邱樱脸颊发烫。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这人怎么那么莫名其妙?!”

    见她真的被自己逼急了。季向空心头一软。眉眼一下子舒展开来。温和地说:“我这不是在害羞吗。还不许纯情少男用生气来掩饰害羞了?”

    他眼眶深邃。眉骨英挺。专注看人的时候目光带电:“说吧。到底为什么骗我躲我?”

    “其实是有原因的。”邱樱垂下眼帘。将先前男生们在孙泽毅的网吧里谈论她的话转述了一遍。“我担心在你眼里我还是原来的样子……你还讨厌我吗?”

    季向空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只会飞的猪:“你是笨蛋吗?”

    她还想追问。却被他几次三番转移了话题。只能作罢。

    季向空带邱樱去商场底楼吃夜宵。想起VPG基地打人的事件。邱樱心有余悸。觉得自己难辞其咎。

    季向空摇摇头:“就算没有你的事。祁越和我的问题也是客观存在的。”

    邱樱不满地嘟囔:“他真奇怪。他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见她转着眼珠。似乎在思忖什么令人困惑的难题。季向空顿时乐了:“就算我是交际花。也有人会对花粉过敏啊。”

    他说罢屈起食指在邱樱的脑门上敲了下:“你跟林逸轩一样。得多吃点核桃——补脑。”

    邱樱秀眉拧紧:“我不笨。”

    “给你做个测试:林逸轩比赛前一定要吃核桃。但是他没有工具。每次都用门夹。”季向空打了个响指。“那么问题来了。请问被门夹过的核桃吃了还能补脑吗?”

    “能。”邱樱想了想。“被门夹过的核桃能补被门夹过的脑。”

    季向空恍然大悟:“那他吃了确实补。”

    “你黑他!”邱樱嘴一咧。作势要发微信。“我告诉他去。”

    季向空眉峰上挑:“哟。你们还联系上了?”

    那当然。否则谁给我递情报呀。

    邱樱得意地挑挑眉毛。老气横秋地说:“很正常吧。大家都是圈里人。”

    她还没触到屏幕。手机便被季向空抢了。他将它放在他手机的旁边。手机壳一红一蓝。紧紧相依。邱樱伸手去拿。被他轻松挡住。季向空下巴微扬。闲闲道:“跟我吃饭的时候。不许和别人聊天。”

    饭后散步。他们经过了商场的虚拟现实体验区。邱樱一时兴起。便去排队尝试。黑色的VR头盔盖住双眼。整个人仿佛陷入另外一个世界。季向空帮她套上耳机。女孩的耳廓白皙娇嫩。透着淡淡的粉红色。毛细血管隐约可见。他目光一沉。无意识地抿了下嘴唇。

    VR头盔的演示由十几个短片组成。季向空看着邱樱晃晃悠悠地往前走。手臂在空气中慢慢摩挲着。不时咧嘴惊叹。像是在打探新世界。她的手掌冷不丁碰到他。在他胸膛上蹭了几下。随后惊慌地收了回去。季向空眼神放软。侧过脸低笑。

    在邱樱的视野里。她时而深处太空舱。时而下坠至海底世界。时而位于摩天大楼之巅。忽然眼前变成了一片漫无边际的漆黑。听见右侧传来瘆人人的声音。邱樱紧张地转过头——

    “啊啊啊!恐龙!”

    邱樱往后退了几步。跌进了一个人的怀里。她有些惊慌失措。正打算摘下头盔。对方先一步扣住了她的腰。

    头顶上方响起了季向空的声音:“我现在回答你之前的问题。”

    邱樱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体随而绷紧。心跳声乱而杂。仿佛在等待某种审判。

    “不讨厌。”季向空在她耳边低声说。“我很喜欢你。”

    轰的一声。邱樱的呼吸凝固了。她戴着头盔。看不到现实中他的脸。只见整片天空的星辰都在眨眼。一瞬间绽开绚烂的焰火。五彩的火光逐渐变成了娇小的花瓣。细碎的樱花飘落如雨。

    甜甜的细流渗过心灵的堤坝。蜿蜒成海。

    “他向你告白了?”

    “……算是吧。”

    电话那头猛地传来响铃般的笑声。顾佳怡兴奋地问:“拉手了吗?亲了吗?睡了吗?”

    如同连续的三根箭射穿了邱樱心头装满了喜悦的气球。她的脑袋一点点垂了下去:“没拉。没亲。没……睡你个大头鬼!”

    顾佳怡剔牙般嘁了一声:“弱爆了。什么都没干。算什么告白。”

    邱樱这才想起得给她个前情提要:“其实。是我先问他。对我的印象有没有改变。是不是还讨厌我……他回:‘不讨厌。我很喜欢你。’”

    “然后呢?”

    “然后我整个人都蒙了。脑海一片空白。摘下头盔后看见他神色如常。还笑着问我刚才的游戏体验……不过他向来都喜怒不形于色。我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挂了电话后。邱樱突然有些空落落的。后悔自己没问清楚。又怕是在自作多情。再去找他吗……最近打人风波未平。今晚一起出门已经够冒险了。还是听林逸轩的建议。暂时别联系。避避风头。

    邱樱打开。开始刷电竞圈的新闻。门户网站的头条上。又一支quer战队因为战况不佳。宣布解散。俱乐部老板发表长文。揭示了许多圈内不为人知的一面:当红选手和直播平台签高价合约。随便应付训练。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直播上;恋爱分心。带女友回俱乐部过夜。陪女友打低端局;开网店。操心实业店;通宵玩其他游戏。拿网瘾当训练;丧失斗志。觉得反正有人气在。比赛混个差不多的名次就行……

    这位深爱着电竞的老板写道:“我曾经想打造一支最顶尖的战队。载着我的信念勇攀巅峰。可现在只有选择解散。因为已经没有办法和他们谈梦想了。”

    邱樱心头一紧。想起之前和季向空的对话。

    谈及和祁越的矛盾。他有些无奈:“主要是理念上的分歧吧。新英雄、新战术他们都不愿意练。还想守着自己过去的那些绝活。”

    邱樱点点头:“以前得过世界冠军。早已证明过自己。如果没有非常强烈的求胜欲。很容易受不了枯燥极端的训练。懈怠下来。”

    季向空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电竞这个圈子。当它还是个被主流边缘化的领域时。根本没人愿意理它。现在大环境越来越好。电竞迷数量呈指数型上升。大量的资本随之奋勇而入。整个圈子也就浮躁了。”

    邱樱睁大了眼:“你是说……VPG的成员们已经没有以前那样有进取心了吗?”

    季向空刮了下她的鼻子。笑道:“挺聪明的啊。”

    对于明星级的选手来说。哪怕他们在比赛中不拿冠军。靠着千万年薪的直播合约、商业代言。网店、实业店营业收入和工资的收入。优越的生活也有保障。

    邱樱目光复杂地看向季向空。他虽然名声毁誉参半。但话题性极高。形象出众。又有强大的女粉丝基础。早就被不少厂商盯上。他们争相抛出商业代言的橄榄枝。但都被他一一拒绝了。

    邱樱试探地问:“VPG其他四个人都开了直播和网店。你怎么不开?”

    “训练都来不及。哪有时间。”季向空满不在乎地笑了笑。眼中的色泽逐渐变得凝重。语调沉稳而坚定。“我是一个职业选手。夺冠。是我存在于这个赛场上唯一的意义。”

    那一刻。邱樱屏息凝神。感觉眼眶滚烫。全身的热血都沸腾了起来。

    邱樱回过神。继续看这位俱乐部老板的爆料长文。

    “近年来。电竞赛事在全球体育市场表现十分出色。据官方数字统计。2015年中国游戏产业收入达到1407亿元。其中电子竞技份额占到270亿。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电子竞技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