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电竞恋人/陪你到世界之巅 > 第十二章 .2
    “quer的国际大赛战绩辉煌。得奖后。体育总局、央视、《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但是。如果成绩不好呢?

    “电子竞技在中国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在社会认可度还不算很高的情况下。每一年、每个赛季。职业选手们在世界各地拼搏。身披国旗拿下一个又一个冠军。他们知道。要想获得所有人的尊重。就得把成绩打出来!”

    邱樱将博文拉到转发区。看见了已经退役的前Legend队长。中国quer第一人Cris的名字。

    “一颗求胜的心是竞技的根本。希望新一代选手不要浮躁。不忘初心。别让金钱和诱惑埋葬你们的梦想。希望你们能够守住我们曾创造的荣耀。不负电竞人的期望!”

    邱樱关上窗口。不知为何。心头涌上了强烈的不安。

    书桌上的手机振了振。是季向空发来的微信。

    “下周六有空吗?陪我看场演唱会?”

    邱樱紧捂胸口。一时欣喜得说不出话来。这是……约会邀请?

    她内心方才被顾佳怡夺命连环问戳爆的气球又充满了喜悦。越吹越大。身体轻飘飘的。仿佛随时能飞起来。

    这一整天情绪起起伏伏。比过山车还刺激。好在最后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从小到大。邱樱始终觉得自己有个巨大的优点。做事极其认真。细枝末节都处理得完美。然而她也有个巨大的缺点。每当沉浸在剧烈的喜悦中时。她总会选择性无视某些重要的部分。比如她先前答应参加综艺节目却没检查嘉宾名单。比如她今天精心打扮。博览各种恋爱三十六计。全副武装坐上季向空的车。然后发现目的地贴满了宣传海报——

    超人气女团Firework首场中国见面会。

    邱樱头皮阵阵发麻。差点抱头尖叫。这是哪一出啊?

    见她满脸诧异。季向空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随意地搭在车窗上。若无其事地说:“我有两张VIP票。想起你也很喜欢Firework。就带你一起来了。”

    邱樱无意识地拉扯着衣服下摆。以前是喜欢。但现在……

    她竭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一场演唱会而已。来都来了。一个台上。一个台下。难不成他们俩还能死灰复燃不成?

    作为火遍全亚洲的女子天团。Firework的演唱会舞台效果极其绚丽。现场座无虚席。观众们高举着应援牌、闪烁手环、荧光棒。铺展开一片璀璨星河。中国籍成员Miy作为压轴登场。收获了最热烈的尖叫声。

    粉丝们的脸上洋溢着对她狂热的喜爱。好多人甚至大叫着她的名字。痛哭出声。

    “年度单飞呼声最高的艺人”“以一己之力改变整个团的命运”……邱樱心情复杂地看向舞台上那个如同太阳般灿烂的女孩。她有两个甜甜的酒窝。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可爱又动人。她曾是邱樱憧憬的对象。无数个孤独寂寞的黑夜里。是她的歌声、她的笑容带给邱樱前行的力量。

    邱樱曾模仿Miy。甚至渴望成为她。可就像强光下的影子会变得更加黑暗。她越是耀眼。便越让邱樱感觉到自己的卑微。

    前奏响起。舞蹈开始。Firework全员穿着短裙。但傅弥雅的膝盖处和别人不同。他们离得近。看得很清楚。邱樱忍不住问道:“怎么就她戴着护膝?”

    季向空笑了笑。语调有些无奈:“大概又是用力过猛。磕到哪儿了……”

    不知为何。这么平常的一句话。却像针一样扎在心头。不断扩散着疼痛。邱樱垂下脑袋。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她心慌不安。手慢慢地主动向季向空靠近。即将触到的时候。他正巧拿起了水杯。

    她的眼睛黯了下来。眼前的画面渐渐模糊不清。全场的尖叫喧嚣仿佛被隔离于另一个世界中。她觉得她好像听不清别的什么声音了。除了滚滚袭来的空洞噪音。

    命运真爱开玩笑。她喜欢的人的初恋对象是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

    后来的演唱会Firework唱了什么歌邱樱一点都不记得。脑海中只有季向空专注地看向舞台的侧脸。他的眼眸如同平静的清潭。彩色的灯光在他英俊的脸上忽明忽暗。

    散场的时候。有工作人员前来通知季向空。傅弥雅请他去后台的休息间见面。

    邱樱闻言整个人都僵硬了。太阳穴突突直跳。嘴巴里泛出苦味。季向空思虑片刻。抬起手肘。宽大的手掌盖在她脑袋上。揉了揉:“一起去吧。”

    邱樱盯着他漫不经心的笑脸。愣了好一会儿。

    傅弥雅真人比镜头里的还要漂亮。不是普通的锥子脸。红扑扑的脸颊带着点肉。棕色的卷发扎成高高的马尾。显得更加健康亲切。

    约定的地方没有别人。助理刚刚打开门。傅弥雅便兴冲冲地向季向空跑来。动作太急。摔了个大跟头。她却不在意。拍拍衣服就从地上爬起来。

    邱樱注意到。当她跳起来勾住季向空的脖子时。他几乎是习惯性地微微弯下了腰。

    他们以前到底是怎样的亲密无间才能拥有这般的默契呢?邱樱咬住下唇。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尖。一些想着就会泛酸味的念头开始在脑海里横行霸道。

    “向空!”傅弥雅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好久不见!我好想你!”

    “是啊。两年多了。你的歌也越来越好听了。”季向空脸上带笑。不动声色地推开她的拥抱。傅弥雅这才察觉到有哪里不对。眼角余光扫见邱樱。刚才还挂在嘴边的笑迅速凝固了。她目光一黯。却还是马上恢复了表演时甜甜的笑:“向空。这位是……你女朋友?”

    季向空侧头看向邱樱。眼眸中满载着清澈的流光。

    邱樱读不懂他的心思。这算什么?带着她和前任相见必须晒幸福的心态吗?

    她以为他在暗示自己配合表演。于是佯装亲昵地挽上他的胳膊。将脑袋靠向他。

    季向空嘴角上扬。笑意抑制不住地自眼底散开。他转过头对傅弥雅说:“是的。”

    傅弥雅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全身似乎剧烈地一震。四肢都在微微颤抖。她眨眨眼。又眨眨眼。似乎是在消化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而季向空就这样看着她。目光平静而坦然。傅弥雅的嘴唇动了动。又抿上。过了一会儿她才恢复了先前活泼灵动的模样。干涩地笑道:“你……你女朋友真漂亮。”

    “谢谢。你今天的表现也很棒。”季向空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他偏头看了眼抱着他胳膊。紧张得全身紧绷的邱樱。眼底笑意更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祝你以后的演出顺利。告辞了。”

    “啊。这样啊。这样啊……”傅弥雅目光闪烁。有些慌乱地抓着衣服下摆。“我的经纪人马上要来了。确实不能久留。那……你们先走吧。”

    “嗯。再见。”

    季向空说罢便揽住邱樱的肩膀转身往出口的地方走。邱樱匆忙瞥了傅弥雅一眼。心跳加速。不知是慌的。还是虚的。

    “向空!”傅弥雅在背后叫他。声音有些颤抖。“再联系哦!”

    邱樱回过头。看见傅弥雅站在原地。嘴唇紧抿。眼眶泛红。

    见季向空没有回头。邱樱紧张地看向他。他深吸了一口气。下颌收紧了再放松。缓慢地转过身。露出笑容:“好啊。”

    转身的那一刻。他手掌往下找到了邱樱的手。紧紧握住。十指相扣。

    这一幕像是致命一击。傅弥雅捂住嘴巴。整个人像被抽走了生气。覆盖在悲伤的阴影下。只有邱樱自己知道。季向空握她的手握得那么用力。握得她指节发疼。就好像在寻求倚靠。在下定一个决心。所以她只能忍着疼回握住他。然后也同样露出一个言不由衷。却尽了她最大努力的若无其事的笑。

    邱樱想。就算是在演戏。她也希望能成为他的支柱。给予他力量。让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了。

    走到停车场时。邱樱轻声开口。语气如履薄冰:“……你们很久没见了吧。不叙叙旧吗?”

    季向空停下脚步。眉梢往上挑了挑。笑道:“那我去叙旧。把你扔这儿?”

    邱樱胸口一窒。也许她可以像电视剧里单纯无私的女主角般回答“你去吧。我自己搭出租车回去”。或是“你开心就好”。可她终究还是没大度到那种程度。她拉住他的袖子。将头摇成了拨浪鼓。眼睛覆上一层雾气:“不行。你不许去。”

    季向空弯起眼睛:“嗯。我不去。”

    邱樱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你后天也休息吗?”邱樱坐上车后忽然问道。“我表妹周末家里总会来很多男孩子。他们都爱玩quer。一直想见见职业选手。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来吗?”

    她说得很快。也很急切。像是想要证明什么。想把什么东西抓在掌心。说完后又开始为自己找退路。本来也是颇为奇怪的要求。就算被拒绝也没关系……

    “好啊。”

    邱樱的心咯噔了一下。他居然答应得这么干脆。

    晚上邱樱将这消息告诉顾佳怡。表妹雀跃地说:“后天夏凌也会来!”

    邱樱对夏凌的印象并不算好。最初为他的经历可惜。但后来她又在顾佳怡家里见过他一回。当时她正在找橱柜最底层的相册。夏凌突然站在自己身后时。她吓得差点撞碎了玻璃门。

    “喂。你走光了。”男生歪了下脑袋。“蓝色的。”

    邱樱匆忙拉了拉裙子下摆。窘迫得不行。

    那个下午她和他们一起玩。深刻体会到夏凌是一个毒舌男。

    一会儿是:“别说这种蠢而不自知的话。”

    一会儿又是:“你脑子坏掉了吧。快去把头浸到马桶里呼吸下来自下水道的新鲜空气。没准能让你变得正常点。”

    邱樱忍不住感慨。他长得那么帅。可能是因为说话太欠抽。以此防御。让人下不了手。

    瞥见顾佳怡在一旁乐呵呵的。邱樱无奈摇头。恋爱中的少女个个都不可思议……

    周日。邱樱带着季向空来到顾佳怡的家里时。她的父母刚好出门了。宽敞的客厅里已经坐了十几个男孩子。正排队上蹿下跳地玩着体感游戏。

    看到季向空的那个瞬间。他们纷纷扔掉了手柄。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激动得不能自已。仿佛遇见了影视巨星。

    “Void!”

    “天啊!真的是本人啊!”

    “我只在电视上见过!”

    “我能跟你合影吗?”

    季向空早已习惯这种待遇。签名拍照驾轻就熟。瞥见沙发角落窝着一个男生。兴趣索然地看着他。四目相对时。少年面露嘲讽。语调恶劣地说:“你就是那个最菜的啊?”

    邱樱差点捏爆了可乐罐。顾佳怡脸色铁青。其他男孩子面面相觑——不愧是夏凌。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

    季向空哈哈笑着不介意。随意拉了把椅子在长圆桌上的一台前坐下。男孩子初生牛犊不怕虎。搓着双手提出轮流和季向空中路1V1单挑。季向空没拒绝。让了他们两拨兵。轻轻松松地将他们一顿吊打。

    那感觉就像是两人比武。一方连另一方出招的动作都没看清。就被踹下擂台。

    其中季向空和夏凌的那局时间最长。双方打得有来有回。局势一度十分焦灼。

    “夏凌的单排分可是国服前二十呢!”

    结果毫无悬念。夏凌失败。

    事实证明。民间高玩面对经过特训的职业选手时。水平依旧是差了一截。季向空虽然被称为手残。但那是趋向比较顶尖的职业选手得出的结论。

    邱樱不禁得意地扬扬下巴。那些嚷嚷着“我上我也行”的弹幕大神。要是敢当面挑战。就是以卵击石。

    这几盘切磋就像是破冰游戏。他们很快便熟络起来。欢声笑语不断。就连夏凌也没再说不敬的话。邱樱看着季向空同这些年轻的孩子们打闹成一片。心里变得很软很软。

    后来季向空带他们在电视上看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冠军战队的采访。回播的比赛跌宕起伏。一次又一次震撼人心的反转看得人大呼过瘾。

    有男生忍不住感慨:“好羡慕你们啊!靠玩游戏赢奖金!”

    “这可不是玩。”季向空摇摇头。“篮球最早也是个游戏。慢慢发展出了NBA这样的职业联赛。电子竞技是国家承认的正式体育项目。尽管和篮球形式不同。但它们所传达的精神是一样的。”

    季向空收起了松松垮垮的坐姿。双腿敞开。身体前倾。手肘撑在膝盖上。十指交握。

    他正色道:“电子竞技考验一个人的理性分析能力、毅力、体力、反应力、注意力、抗压力、大局观和团队合作能力。想要得到好成绩。除了天赋。还需要日复一日艰苦严谨的训练。”

    邱樱一直觉得。季向空正经说话的时候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沉稳镇定、逻辑清晰。与他平时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判若两人。

    “职业选手。为了战队成员之间的默契。通常都在俱乐部合宿。一年都回不了几次家;为了保持长时间高强比赛的体能。需要锻炼身体。按时作息;为了提高操作。需要磨炼手速和反应力。每天打满好几个BO3的训练比赛。研究训练录像。观摩别人的比赛。总结经验。学习和开发新英雄、新阵容、新战术。一天的训练结束后。还会各自单排锻炼手感。保持状态。”

    男生们像是被开启了一扇新大门。全神贯注地听着。如同专注听讲的好学生。

    “不仅如此。职业选手需要非常强大的内心。你们想象一下。你在比赛时的一举一动。背后都有几千万人在看着。你稍微操作不慎。观众就会将你喷得狗血淋头……”

    男生们似乎体会到了那种感觉。顿时个个都绷紧了身子。邱樱瞪了他一眼——看你把孩子们都吓成什么样了。

    一番话后。男生们对他肃然起敬。一口一个“季神”。好奇地追问更多关于电竞圈的信息。

    有人问:“季神。你觉得我打职业行不行?”

    也有人说:“为了梦想。我愿意吃苦!”

    “不是人人都能成为世界级的选手。每年为国家赢得奖牌的战队只有那么几支。而失败者却是成千上万。”季向空的声音温柔而不失气势。“选择这条路。你就得赢。就得取得成绩。就得达到金字塔的顶端。否则。不过是荒废时间罢了。”

    晚饭后邱樱在厨房洗碗。季向空主动过来帮忙。

    邱樱将橡胶手套递给他:“谢谢你今天能来。”

    季向空不正经地冲她眨眨眼:“我说过的。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

    邱樱胸口一甜。不好意思地笑了。整个身子都觉得暖洋洋的。

    “而且也有大惊喜。那个夏凌的打法和风格。与Cris队长当年非常相似。他是国服前二十的玩家。很多俱乐部都在关注。没想到被我遇上了本尊。”

    “他有潜力打职业吗?”

    “前途无量。”季向空有些无奈地感慨。“真羡慕这些手速快、有天赋的孩子啊。”

    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邱樱佯装镇定地问:“你上次说……你很喜欢我。是哪种喜欢?”

    季向空笑了笑:“你觉得呢?”

    邱樱小心翼翼地开口:“……不讨厌的那种?粉丝?朋友?”

    季向空不说话。专注地在水池前清洗餐具。周围安静得有点吓人。邱樱鼻间泛起涩意。后悔自己的唐突。一颗心慢慢地沉了下去。

    哐当——

    季向空不知怎么打翻了水果盘。橘子苹果生梨滚了一地。邱樱忙不迭地蹲下身去捡。罪魁祸首却不帮忙。蹲在她身边若无其事地旁观。

    邱樱不满地转过头看他:“哎。你别愣着呀。快动手……”

    话音未落。季向空突然揽过她的肩。俯首吻她。蜻蜓点水。浅尝辄止。

    双唇一触即分。邱樱毫无准备。满脸愣怔。季向空离她稍微远了些。垂下眼帘。直挺的鼻梁蹭着她的鼻尖。呼吸喷在她的皮肤上。湿润而炙热。

    他再次低头含住她柔软的唇瓣。时而舔舐。时而轻咬。时而细吮。酥酥麻麻的感觉蔓延至全身。邱樱心慌地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四肢逐渐变得无力。整个人都瘫软了。

    厨房的门没有关上。开着条细缝。孩子们玩游戏的声音飘了进来。

    “对面这辅助和Crry在秀恩爱吧!”

    “好辣眼!快放技能!”

    “烧!烧!烧死他们!”

    季向空越来越用力。邱樱脸颊滚烫。喘不过气。被欺负得双目氤氲。冷不丁听见顾佳怡在外面喊道:“樱姐。需要帮忙吗?”

    季向空稍稍松口。邱樱得了空隙。竭力让自己说出一句整话:“不用……”

    没待她说完。季向空便咬住她的下唇。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一只手环住她纤细的腰。贴近自己。另一只手的手掌扣在她的后脑。不断加深这个吻。邱樱被亲得毫无力气。任由他攻城略地。厮磨纠缠。心脏跳得如同擂鼓。

    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有人过来了!邱樱脑海中警铃大响。开始不安分地挣扎。

    见她心神不宁。季向空便将她的手腕反剪到背后。故意亲出声音。外人听不见。但此刻在她的耳畔不断放大。真是要命。她用脚踢踢他的小腿。心提到了嗓子眼。直到门口的脚步声远去才解除警报。

    过了许久。季向空终于松开她的唇。手指揉捏着她小巧的耳垂。哑声道:“我对你。是这种喜欢。”

    顾佳怡开门的时候。邱樱正背对着她捡东西。没有回头。季向空站在门口。侧身一步。高大的身躯将邱樱挡住。笑容温和友善:“这里有我帮她就够了。你们继续玩吧。”

    顾佳怡点点头。很识相地把门关上了。

    季向空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递给邱樱。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你这里好红。”他勾起一边的嘴角。笑道。“我弄的。”

    邱樱把可乐罐按在又痛又热的嘴唇上。气鼓鼓地瞪他:“坏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