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电竞恋人/陪你到世界之巅 > 第十五章
    凤凰

    随着电子竞技逐渐职业规范化。战队的工作分工也愈加明细:领队、教练、财务、翻译、心理咨询师、数据分析师、宣传运营、商务合作、客服……

    季向空新组的战队Phoenix目前没有赞助商。入驻的资金只够付五个成员的工资。还是打了折的友情价。市场运营那块暂时不考虑。短期内没有承接大型活动、推广品牌、衍生周边的打算。除了Cris安排的后端支持。剩下的大部分职务都由邱樱一个人承包了。

    成立战队的准备工作复杂烦琐。邱樱暂停了直播。跟着季向空四处奔走。忙得焦头烂额。

    “辛苦啦。看着一个超人气解说在这里做鸡毛蒜皮的小事。我真是过意不去。”

    晚上。季向空买了夜宵带去邱樱家里。见她一边吃一边接着看。他俯身从背后抱住她。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柔声道:“要不。你在战队挂个名就行。我再招个人吧。”

    “领队是个保姆一样的工作。我才不放心其他人照顾你。”邱樱反握住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屈起手指在他掌心抠了抠。“谁叫我喜欢你呢。”

    季向空没有说话。将她抱得更紧、他怀中的漂亮姑娘总是这样。无条件地支持他。无条件地相信他。哪怕深陷泥潭。误会重重。她心里想的不是哭也不是闹。而是……不要影响他。

    纵使那么多年来始终处于舆论的旋涡中心。职业生涯坎坷起伏。被贴过无数次“废物”的标签。也曾被喜欢的人深深伤害。他从不强求。从不申辩。可上天终究眷顾他。将最好的给了他。

    邱樱在租房网站上找了好几天的房源。总算定好了合适的地方。那是一栋六房三卫的别墅。两层楼。一层是大厅、开放式厨房和餐厅。二层是六间卧室。前院花卉齐放。后院有一个大泳池。地理位置不错。周围的生活设施也很齐全。

    邱樱找师傅在大厅里隔出块空间。装了扇拉门。里面放一张大长桌。每一边各摆三台。配上投影仪和白板。作为训练室。

    万事俱备后。队员们搬入基地。进行线下集训。

    没想到合宿的第一天。邱樱就摔了个大跟头。

    她向来起床艰难。大脑需要好一阵子才能启动。加上独居久了已成习惯。被闹钟吵醒后便下楼去厨房倒水喝。她刚拿着杯子喝到一半。突然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侧头一看。餐桌上赫然坐着五个大男人。脑袋顿时轰地清醒无比。

    此刻她身着丝绸吊带睡裙。裙摆下一双腿浑圆修长。尽显玲珑身段。左侧的肩带垂下来。松松地搭在胳膊上。露出大片瓷白光滑的皮肤。

    孙泽毅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裴熙有些不自然地别过头。林逸轩“哇哦”了一声后捂住脸。顺便也捂住了身旁夏凌的眼睛。

    邱樱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惊慌失措间。季向空已经迅速上前将她挡住。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她头也不回地往楼梯处跑。上楼前还听见林逸轩好死不死地说道:“哇噻。裴熙你居然会脸红。我还以为你对妹子无感呢。”

    好在职业选手向来习惯合宿。新人夏凌没有最初见面时那般性格恶劣难处。接触久了后。他眼里的戾气渐渐褪去。时常会笑得一脸阳光灿烂。令人意识到他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至于冰山裴熙。他虽然冷漠。但不至于孤僻。何况左有季向空笑眯眯地揽着他的肩嘱咐“训练赛后记得说心得。不想说的话。写下来也行”。右有林逸轩时不时地突击来访:“咱们先从加深友情开始。比如说洗澡的时候相互搓背……”

    战队的作息非常规律。每天早上十点集合。开始四场BO2训练赛。随后集中观看比赛录像。总结经验。进行针对性特训。训练结束后各自回屋单排。十二点准时睡觉。

    通过这段时间的近距离接触。邱樱深刻地意识到。职业选手的训练日常和“玩游戏”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为了一个小操作。他们开启单机地图。重复无数遍。练到彻底成为肌肉记忆。一套战术。他们无休止地来回实践。精益求精。这日复一日的过程在外人看来枯燥至极。

    和所有的运动员一样。支持着他们不断走下去的。是高于常人的毅力。是对项目的热爱。以及渴望变得更强的胜负心。

    合宿了两周后。邱樱大致摸清了成员们的习性。身为领队。她需要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在厨房提醒煮饭阿姨要做到营养均衡。然后进训练室查看队员的训练状况。监督他们不许摸鱼。

    由于队服尚在设计阶段。平日里裴熙总爱穿白衬衫和休闲长裤。外形干干净净的。而林逸轩如同行走的调色盘。图案T搭配迷彩短裤。两人站在一起时。满满的违和感。

    不仅如此。他们两座位相邻。一边一尘不染。另一边如同抢劫现场。见邻座零食、笔记、鼠标、键盘、耳机混成一团。裴熙这个洁癖强迫症表示不能忍:“你能把你的桌子收拾干净吗?”

    林逸轩麻溜地答应。乖乖照做。但第二天死灰复燃。

    训练结束后。林逸轩央求裴熙示范操作。见裴熙躲瘟疫似的离他老远。用他的鼠标时手下还垫了张餐巾纸。林逸轩撇撇嘴。趁他凑近。伸出在桌子上蹭了半天的食指和拇指捏了下他的脸。在他发作前逃之夭夭。

    十秒后。邱樱听见裴冰山咬牙切齿地说:“领队。我要换座位。”

    中场休息时。孙泽毅和裴熙去后院活动身体。夏凌的腿不方便。林逸轩陪他在客厅玩体感游戏。邱樱从厨房将菜端上餐桌。正巧与前来帮忙的季向空擦肩而过。他的手肘不经意间碰了她一下。她嘴唇微抿。心里像被羽毛轻轻抚过。

    为了照顾诸位单身狗的心情。季向空在众人面前行为很规矩。始终与邱樱保持一定距离。看起来就像是关系纯洁的队长和领队。

    此刻小美女目光清亮地看着自己。季向空挑眉。对她笑了笑。随后若无其事地向前走去。邱樱心里顿时空落落的。不开心地皱了下鼻子。

    没想到他很快就折了回来。搂住她的腰。往旁边带。

    邱樱心尖发麻。细若蚊吟地提醒道:“他……他们看得见。”

    “地上脏。”季向空松开手。捏了捏她的耳朵。低沉的声音里满溢着笑意。“你在想什么呢?”

    见邱樱气鼓鼓地瞪着自己。季向空笑得更开心:“同一屋檐下。咱们来日方长。”

    开饭后。众人围坐在餐桌边。孙泽毅如同慈父照顾着自己的孩子们。挨个往他们的碗里夹菜。见两个大男孩时不时地交头接耳。他笑道:“阿轩和小凌相处得很不错啊。”

    林逸轩眉飞色舞:“那当然。我们就连成人杂志也不忘一起分享。”

    “……是你躲在房间里看被我撞见了好吧。”夏凌语调平静地补充。

    林逸轩讪笑着用手肘捅了捅他:“你就没趁我不在偷翻过?哦对了向空。这小鬼说自己的理想型是樱妹妹这样的。”

    夏凌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喂!”

    林逸轩大力拍着小朋友的肩:“有什么好害羞的。我理解你啊。和年长自己多岁、性感火辣又软绵绵的辣妹交往是每个男人的毕生梦想啦!”

    “闭嘴!没有男人有这种梦想。你这个变态佬!”夏凌气得掀桌。匆忙瞥了邱樱几眼。耳根都微微发红。“你少在季哥面前胡说八道!”

    邱樱被这话吓得风中凌乱。这美少年可是表妹的心上人。千万别发展出狗血的剧情来呀。而话题对象季向空则无所谓地耸耸肩。对夏凌比了个拇指:“少年你眼光不错。”

    众人打闹间。身侧蓦地传来一阵冷风。邱樱注意到。裴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林逸轩。她正在疑惑。只见裴熙突然起身。面无表情地走到林逸轩身旁。一把拉住他的衣领!

    ……这又是哪一出?

    在众人屏息凝神的注目礼下。裴熙手起刀落。拔掉了林逸轩领口的一根黑色线头。然后吁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终于松下来。若无其事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吃饭。

    仿若有一阵冷风吹过。树叶飘落。全桌人鸦雀无声。

    CPL的海选赛将在两个月后举行。届时将从全国一千多支队伍中选出顶尖的八支队伍。与CPL秋季赛排名最末的两支队伍交战。决定最后两个晋级CPL春季赛的名单。

    经历了短暂的磨合期后。季向空熬了很多个晚上。根据队伍情况、每位选手的特色。制定了详细的训练方案。战队正式进入备战阶段。

    邱樱进入训练室时。林逸轩和夏凌正八卦兮兮地讨论为什么孙泽毅长相英俊又家务活十项全能。却单身至今。

    林逸轩拉着孙泽毅的手。摸了又摸。口吻中满是痛惜:“孙哥这样心灵手巧的男人哪里找?难道现在的妹子都不爱暖男。只喜欢高冷冰山?”

    夏凌嚼着口香糖:“女生们总觉得话少的男生很酷很帅。但大部分情况下他们只是无趣。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他说罢拍了拍林逸轩的肩。“你这样的话痨还是有市场的。”

    林逸轩猛地拍桌。扭头喝道:“裴熙!他骂你无趣!这话换我我不能忍!”

    裴熙戴着耳机。不动声色地拿起桌子上的马克杯。慢慢地喝了口水。

    邱樱刚想插嘴。季向空推门而入。一声温和而不失威慑力的“会议开始”。将满脸干笑的大龄熟男孙泽毅从枪口下解救出来。裴熙摘下耳机。林逸轩和夏凌立刻停住动作。正襟危坐。

    季向空打开投影仪。笑着问:“大家知道天梯高玩打职业。为什么经常不出成绩吗?”

    夏凌举手发言:“因为单排和职业比赛不一样。职业战队拥有成熟的战术体系、默契的配合。以及极高的团队执行力。单打独斗很难与之抗衡。”

    季向空点点头:“团队执行力。就是将战术转换成实际效果的能力。当指挥下达指令时。队友们迅速做出反应。将其贯彻。”

    也就是说。在比赛时。对指挥无条件地服从。

    很多时候。一个战队的失利。在于关键时刻众人意见不合。都凭自己的经验判断。在比赛逆风时互相不信任。于是越打越崩。

    只有五人齐心。如同训练有素的军团。才能将战斗力提升到最高点。

    季向空敛起笑意。郑重地鞠躬:“请你们相信我。”

    大家随之起立。同样认真地回复道:“我们相信你。”

    随后。季向空宣布位置安排:“以后由夏凌担任中单。裴熙换位为打野。”

    话音刚落。众人骇然。

    quer分为上中下三路。劣单和中单各一路。辅助通常和需要保护的Crry一路。

    而打野这个位置比较特殊。他不会稳定地站在一条兵线上与敌方对抗。而是在“野区”。即每个阵营基地附近一大块中立野怪的巢穴处出没。通过消灭野怪来获取经验、金钱、增益状态等。

    打野的精髓。在于Gnk。

    Gnk。即Gngbng  Kill。为MOBA游戏中的一项常用战术。一人或多人在绝妙的时机内。有预谋地通过对方视野盲区。对敌人进行偷袭、包抄、围杀。

    打野在确保自己发育的同时。游走于三路兵线之间。神出鬼没。配合线上队友Gnk敌方玩家。从而增加己方的威慑力。压制敌方。积累优势。

    现在。季向空决定让习惯了被四保一的裴熙转型打野?

    让一个习惯了好吃好喝供着长大的儿子。转型为负责照顾三路同伴的爸爸?

    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季向空慢慢地喝了口咖啡:“打野的存在。需要让对方时刻提心吊胆。他一旦突然出现在某条线上。就是对方的死期。这很适合裴熙啊。”

    “而且。裴熙之前是发育型中单。习惯了打到足够的金钱、买到强力的装备后再出山。而打野在野区中能得到的资源有限。需要和队员一起Gnk获得经济优势。用以前的思路来打是行不通的。”

    邱樱明白了季向空的意思。裴熙向来被玩家们戏称“闭麦听歌1V9”。即比赛前期关掉了麦克风听着歌自己打单机。想要这样一个人彻底改掉自己的习惯。光凭劝是不够的。不如直接将他放入一个远离自己“舒适区”的位置。放入一个不交流、不配合就会崩盘的位置。在挑战中突破自我。

    听完了季向空的一番话后。裴熙淡淡地说:“我明白了。”紧接着便开始查看起需要训练的打野英雄。

    邱樱不禁感慨。没有质疑、没有迟疑。他还真是无条件地服从啊……

    散会后。其他三人纷纷离开房间去餐厅。孙泽毅走到门口。又转过身。面露忧色:“短期转型是不是太为难裴熙了?”

    季向空笑着耸耸肩:“不会啊。我就怕给他的训练内容太简单了。他觉得无聊。”

    孙泽毅沉吟片刻:“让一个新人替代国内顶尖的中单。夏凌的压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嗯。”季向空点点头。语调缓慢地说。“但是。他不是一个人。他的背后还有我们。况且。这些压力在十年前根本不算什么。”

    孙泽毅闻言。眼中的色泽逐渐凝重。像是陷入了漫长的回忆。

    十年前。当电子竞技不过是个摆不上台面的小众活动时。职业选手混迹于烟雾弥漫的网吧里。空气中弥漫着方便面和劣质烟的味道。生活连基本温饱的保障都没有。

    那时候的心愿很纯粹。不过是因为老板的一句话:“我想组一支中国战队。打败外国人。成为世界上最强的队伍。”

    训练室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时。季向空盯着墙壁上的Phoenix凤凰队标。想起最落魄的那晚。Cris开车到他家楼下。告诉他。打算为他投资一支新的战队。

    漆黑的夜空中没有星星。皎洁的月光倾洒在Cris的身上。如同照亮绝境的明灯。

    当时季向空双手捂住脸。听着Cris的声音。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来。

    “我刚打职业的那会儿。不像现在。拿不到冠军。一分钱都没有。没有成绩战队就解散。铁杆兄弟各奔东西。”

    “我曾有一个队友。因为状态差连续输比赛。最终抵不过压力。跳楼自杀了。”

    “那个时候我什么都做不了。而现在。我终于拥有了守护别人的能力。”

    “向空。邀请你加入Legend。是我做过最正确的决定。那些谩骂和指责我无须理会。我没有错。我不后悔。”

    “你要相信。你是最强的。”

    全身的血液仿佛一瞬间被点燃。整个脑袋都在嗡嗡地响。季向空抬起头看向Cris。手指止不住地颤抖。

    说出刚才这段话的男人。被称为中国quer的传奇队长。

    在西雅图全球总决赛创办之前。在那个流行传统四保一拖后期的时代。他曾开创了二十分钟速推流。以一己之力打破游戏的平衡性。为期两个星期的比赛中。其他战队纷纷模仿学习他的阵容和打法。可无人能战胜他率领的队伍。压倒性的强悍迫使D社赛后立刻更新版本。从英雄技能到道具属性。将所有推进元素全部削弱。

    Cris的存在不断颠覆着quer的游戏传统。令D社又爱又怕。粉丝们甚至戏言:“一代版本一代神。代代版本削C神。”

    除他之外。中国很长一段时间内再也没出现过第二个战术大师。直到第三届全球总决赛中。季向空带领二线队Newlnd打入八强。天马行空的杂技阵容、不走寻常路的出装路线、诡异多变的战斗风格令人眼前一亮。

    可惜季向空手速的缺陷导致大部分人都将关注点放在他身为职业选手。却无比平庸的操作天赋上。

    而Cris从始至终坚守着自己的想法。英雄惜英雄。他知道季向空并非为了博眼球胡乱选择装备。而是对局势的理解和把握远超常人。

    这样一位电竞圈的国民偶像。将季向空纳入麾下后。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卸下了BP手和指挥的职务。交付给心中的接班者。在他掌舵的同时给予建议和支持。成为他最坚实的后盾。

    知遇之恩。永生难忘。

    Phoenix战队注册完毕的那一刻。季向空便下定决心:Cris渴望插旗西雅图的梦想。就由自己来为他实现!

    晚上训练结束后。其他人都已进自己房间休息。邱樱想起有资料落在训练室。便下楼去取。她拉开拉门。却发现里面有人。

    房间里只开了盏小灯。季向空正在认真地研究比赛的分析数据。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眼镜。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看起来既斯文又严谨。

    邱樱搬了把椅子坐到他旁边。手里捧着袋比脸还大的原味薯片。一边看着他的屏幕。一边夹着薯片往嘴巴里送。季向空偏过头。冲邱樱张了张嘴。她心领神会。取了一块递给他。

    季向空却将薯片塞回她嘴里。抓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指贴在唇边。轻轻地舔去上边薯片残留的碎末。像是有一道电流窜过身体。邱樱头皮发麻。想要挣脱。却被他轻易制住。

    她不满地瞪他。大眼睛泛起薄薄的水雾:“哎。你干吗呀?”

    季向空邪邪地挑眉。刚才那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荡然无存:“看你吃得那么开心。我也饿了。”

    她的手比他的小很多。白皙光滑。握起来软软的。他扣住她手腕的掌心下移。手指指腹摩挲着她的手背。随后低头吻上她的手掌。邱樱被他欺负得不对劲。全身又痒又麻。看着他因专注而低垂的眼帘。心跳快得让她感觉自己的心即将从胸膛间蹦出来。

    这段时间他们忙得像个陀螺。几乎没有任何独处的机会。此刻灯光晦暗。呼吸亲近。仿佛可以听见火花的声音。

    季向空忽然停下动作。哑声低笑:“干吗用脚蹭我的腿啊。勾引我吗?”

    邱樱红着脸反驳:“我在踢你!”

    她说罢便重复了一遍。力道有点大。季向空蹙眉倒吸了一口冷气。邱樱顿时心疼极了。俯下身察看。却被对方趁机扣住了腰。整个人都仰躺在他的大腿上。他松了松领口。慢条斯理地取下眼镜放在桌上。坏笑着凑近。看着她因紧张而睫毛扑闪的眼睛、剧烈起伏的胸口。

    距离越来越近。直到两人鼻尖相抵。呼吸相融。他一下子咬住她的嘴唇。

    ……

    林逸轩拉开门的时候。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季向空进入屏保模式的显示屏发着黯淡的光。辨别出了端坐在那儿的人影。林逸轩开口道:“向空。你在这儿啊。我有个问题没想明白。刚去你屋发现你不在。”

    季向空慢慢地起身面向门口。笑道:“我刚准备关机。去你那边看吧。”

    他的背后。邱樱正蹲在地上整理凌乱的衣衫。因为紧张而手指颤抖。几乎扣不上纽扣。她脸颊滚烫。神经紧绷。直到听见林逸轩那句“行。那我先上楼了啊”。才松了口气。

    季向空回头揉了揉她的脑袋:“被人坏了好事。真是遗憾啊。”

    “流氓。”邱樱双眼氤氲。面色潮红。全身发软。还没从刚才的情景中回过神来。

    “嗯。”季向空嘴角勾了勾。一本正经地说。“我就喜欢你骂我。”

    第二天邱樱穿了件高领的长袖衫。时不时拉一下领口。扯一扯下摆。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林逸轩见状好奇地问:“樱妹妹。穿这么多。你不热啊?”

    回想起昨晚听见拉门声后那惊心动魄的一刻。邱樱脸一黑。没搭理他。

    林逸轩疑惑地摸摸脖子:“我说错什么了?”

    身旁的夏凌给了他一个看智障的眼神。语重心长地说:“阿轩。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蠢啊。”

    林逸轩如被踩着尾巴的猫般跳了起来:“阿轩你妹!要叫林哥!”

    “好的阿轩。知道了阿轩。”

    “嘿!你这小鬼又欠抽了是不?”

    后来的事实证明。绝对不能给决定做素食者的男同学轻易开荤。

    邱樱起床后洗漱完毕。好端端地走在走廊中。突然被人拦腰搂住。拽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