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电竞恋人/陪你到世界之巅 > 第十六章
    兄弟的游戏

    离CPL海选赛的日子越来越近。Phoenix成员们加紧训练。忙得像高速旋转的陀螺。晚上。邱樱将这段时间熬夜整理完的比赛战局分析、英雄胜率等资料交给季向空时。他正开着单机地图。不时地在聊天栏中打出各种指令。另一个小框里数据不断滚动。

    感觉到邱樱站在自己身边。季向空伸手揽住她的腰。将她抱坐在自己腿上。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蛋:“我在做实验。”

    邱樱看着屏幕上各种类型的图表。心知他又开始研究新的英雄出装路线。

    一级无伤打野。一级游走。常规辅助英雄打中单……季向空在比赛中用到的那些在旁人看来的“野路子”。实际上在训练时已经做过无数次测试。

    《罗辑思维》里说过。打游戏分为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为了图个爽。第二个境界为了赢。而真正在游戏界能混出名堂的人。永远都在做自己不会做的事。

    游戏高手。往往追求极致。

    就像季向空。一个地图。他会把所有的细节都抠清楚。

    玩冒险类游戏。普通人打怪升级揍BOSS。而他却用修改器将角色属性锁定在一级。然后试图做到在最快的时间内不受丝毫伤害地通关。

    学习的本质。就是脱离舒适区。做有挑战性的事。让自己不舒服。正因如此。他才有信心在某局比赛中。身处近战却出了法师常用的装备。令众人高呼看不懂。

    而只有顶尖玩家才能明白。于那个战局的那个特殊时间点内。这个装备是收益最大的。

    最令邱樱佩服的是。季向空对选手们的日常训练很有一套。比起盲目地排位打比赛。他永远在探究更加优化的打法。在团队训练时加入各种各样的难度来挑战队员和自身的极限。

    其中第一步。就是拓宽英雄池。

    quer一共有一百多个英雄。职业选手精通的英雄数量被称为“英雄池”。选手的“英雄池”越深。比赛时可供选择的上场英雄就越多水平。

    当我们说一个职业选手“会不会玩”某个英雄时。指的并不是他真的会不会玩。而是他操刀这个英雄的水平。是否等于或高于其他同位置职业选手。所以。拓宽英雄池。需要大量的训练。将自己并不算擅长的英雄磨炼到顶尖。

    之前在VPG的时候。虽然季向空想了很多新战术。可惜队友拿了秋季赛冠军后军心涣散。不学、不练、不肯脱离舒适区。还怪他选的英雄胜率低、版本不强势、自己不爱玩……

    而如今远古大神孙泽毅对quer的了解属于教科书级别。天才裴熙只怕训练太简单会无聊。林逸轩对新鲜事物充满兴趣。年纪最小的夏凌单排时靠随机英雄上分。

    有了团结的队友后季向空再也不怕受到质疑。可以将自己的战术贯彻于实战。

    邱樱正将队伍的光明未来展望得心潮澎湃。忽然感觉胸口一阵温热。很快全身便泛起了酥酥麻麻的痒。她低头看见季向空右手敲击着键盘。左手……

    他怎么可以一边研究录像。一边耍流氓!

    第二天一大早。邱樱定的一堆后勤用品到货。颈枕、靠垫、护目镜、保健品……各式各样的包装盒摆了一沙发。季向空起得最早。边帮她收拾。边听她解释这些宝贝的用途。

    东西几乎全部归类放入客厅的储物柜后。茶几上剩下了一堆带着橡皮筋指套的球。

    “现在职业选手得‘腕管综合征’的越来越多了。又称‘鼠标手’。虽说是鼠标键盘用多了的职业病。但咱们还得好好预防。”

    邱樱五指张开套入橡皮圈内。用力握住弹力球。再松开。来回好几下。她得意扬扬地说:“这是Hndmster  Plus最新款。反复抓握弹力球能够锻炼手部肌肉群。防止鼠标手。你看。还分不同强度的。”

    季向空瞥了她一眼。眉梢微微往上扬了扬:“挺好的。一会儿给他们玩吧。”

    见他伸了个懒腰。转身欲走。邱樱忙不迭地问道:“哎。你不拿一个?”

    季向空回过头。坏笑着凑到她耳边:“我不需要。”

    他顿了顿。垂眸看她。声音里的笑意更浓:“也不习惯这么小的。”

    邱樱愣怔了数秒。突然轰的一声。整个脑袋炸出了一朵蘑菇云。

    十一月。CPL海选赛打响了第一枪。全国一千多支队伍将先进行八轮BO1淘汰赛。场场都是生死局。淘汰阶段的比赛在线上举行。备战期间。邱樱如同家有高三考生的老妈。在别墅里贴满了必胜横幅、励志鸡汤。时刻关爱“孩子们”的饮食健康、作息状态、心理压力、早恋情况……

    Phoenix的第一场在下午两点。邱樱督促他们将主机和外设调试了无数遍后。还不忘重复那句他们耳朵已经听出老茧的话:“不要轻敌!不要大意!不要淹死在鱼塘里!”

    开赛前十分钟。几个男生勾肩搭背地站在空地处。发觉少了一人。季向空环顾四周。冲旁边那位围观群众招招手:“裴熙。过来!”

    见裴熙还是像堵墙般一动不动。林逸轩跑去拉他:“来嘛。别害羞啊!”

    被拽住胳膊后。裴熙本能地后退。嘴唇紧抿。不料邱樱在背后推了他一把。他踉跄上前。被季向空一把勾住了脖子。五个人互相揽着肩膀围成圈。弯下腰将脑袋抵在一起。

    季向空语调坚定:“现在开始就是打仗。一场都不能输。”

    全体齐声道:“一、二、三。加油!”

    接下来一系列的比赛可谓是开着坦克碾压。前几轮Phoenix匹配到的都是玩家娱乐队。没过多久。场上人头数便为几十比零。Phoenix无人死亡。而对方显然比起打比赛。更忙于合影和公屏聊天。

    “哇噻。排到明星队了!中奖了!”

    “孙神加油!我从小学就开始看你打比赛了!”

    “裴皇你和乔影后之前的绯闻到底怎么回事?那女人为什么能抱你啊?大家好气啊!”

    第六轮之后。他们开始遇上二三线职业队。在直播平台上陆续有主播将比赛从游戏客户端转播。配以解说。但内容多半是在调侃:“大家来赌一赌Void这局会不会空大?”“Void会不会送出一血?”

    结果当然是没有。季向空的手残仅限于和顶尖职业选手比较。遇上一般人。那就是轻松吊打。支持季向空的粉丝们趁机感慨:“那些喷Void打得菜的弹幕大神。真来一局比赛就会是这种被血虐的下场!”

    另一方面。自从裴熙宣布加入Phoenix后。裴熙粉犹如看着自家女儿好白菜被猪拱了的爹。对季向空的恨更升了级。在各大平台高嚷着裴熙加入这种队伍没前途。白白浪费现在这么黄金的状态。这次海选赛。当他们看见裴熙从中单转型打野。更是一片哀号。幸好Phoenix一路胜利地高奏凯歌。他们才宽下心来。权当是对手太弱。裴皇决定游戏人间。

    一个月后。最终大浪淘沙剩下的八支战队。将与CPL秋季赛排名最末的两支队伍进行最后的春季赛门票角逐。后半程比赛在线下北京的体育馆举行。邱樱早早替他们安排好行程。出门前还挨个拆箱检查行李。

    看她蹲在地上一丝不苟的样子。林逸轩笑着用手肘撞了撞夏凌:“这情景是不是似曾相识?你老妈送你来基地的时候也是这副样子吧?”

    夏凌摇摇头:“没。我妈跟樱姐比差远了。”

    那边邱樱还在说:“颈枕呢?哎。夏凌你上次用完放哪儿去了?哦对了。能量棒得多带些。下午的比赛可能会来不及吃饭。”

    比赛首日。当Phoenix成员从大巴下车时。体育馆门口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海选赛关注度向来远不如CPL正赛。而这一次情况大为不同。

    拥有“中国quer第一人”之称的Cris作为幕后老板。加上前阵子“乔馨代打”事件中领队邱樱的一番发言。Phoenix这支由话题人物季向空带领的新队。引起了各方关注。

    尽管网络上玩家们对这支集合了“老弱病残”的队伍并不看好。但拆开看。战队的每位成员都充满了娱乐话题。这一效应导致观看他们比赛的群众数量随之激增。

    堵在体育馆门口的人群分成了好几派。其中声势最浩大的莫过于季向空和裴熙的女性颜粉应援团。可惜并非都是“团饭”。两家的粉丝差点在门口打起来。接下来便是林逸轩和孙泽毅的死忠粉。夏凌作为新人。还未广为大众所知。他低着头艰难而缓慢地走在最后。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叫他的名字。

    “夏队长!”

    夏凌回过头。认清了那些熟悉的脸后。一瞬间仿佛有无数看不见的丝线。穿越时空长河连接起不同时间点的两端。记忆碎片随之攀爬进脑海。

    冲他呼喊的这些人。有的是他篮球场上以前的队友。有的是他以前的对手。他们曾一起奔跑拼搏。在烈日下挥洒汗水。为自己的青春书写热血的篇章。那场灾难发生后。他刻意疏远他们。切断了所有联系。在自己的周身筑起堡垒。上面布满了尖锐的刺。弄疼别人。却也刺伤自己。

    而他们却长途跋涉。特意赶到这里为他加油。

    夏凌的眼眶渐渐泛红。他没想到。这茫茫人海中。竟有一群人是为自己而来。

    “夏凌。加油啊!兄弟们都在这儿看着呢!”

    一个高大个从人流中钻到他面前。是和他一个初中出来的前队友周宇。

    “夏队长!当初我只是一个连运球都运不好的新人。是你将我带入了篮球的领域。那个时候球场上只要有你在。我们便毫无畏惧!”

    周宇用手背抹了把脸。因为激动而声音有些颤抖。

    “球场上。我一直牢牢记着你的教诲。对我来说。队长你从未离开过!我相信。无论是篮球还是电子竞技。你都能成为战场上的MVP!”

    夏凌愣怔地站在原地。半晌后。他释然般露出了微笑。

    “谢谢你们。我现在真的很好。真的很好。”夏凌一瘸一拐地走上前。拍了拍周宇的肩。“你也是。连我的那份一起。继续加油。”

    “夏队长!”个子快接近一米九的男生。居然就这样流下了眼泪。

    踏上舞台之前有一段战队的入场秀。被灯光和摄像机包围时夏凌有些神情尴尬。腿落下残疾后他连镜子都无法面对。而如今却要在千万人的目光下……

    身侧有人揽住他的肩。夏凌抬起头。看见季向空和煦的笑:“我在呢。别怕。”

    暖流涌入心间。紧张和惶恐逐渐消散。夏凌面向舞台。跟着季向空故意放慢的步伐。在球馆里沸腾的呐喊欢呼声中。勇敢而坚定地往前走去。

    首战。Phoenix就遇上了十支队伍里实力最强的Chos。

    邱樱在前排MVP特区看得无比揪心。海选赛之前他们打的都是虾兵蟹将。战队严重缺乏与一线队伍交手的实战经验。只有遇上强敌。选手们处于转型期和磨合期的问题才会彻底暴露出来。

    现在是BO3的局。开场Phoenix就丢了一盘。季向空没有禁用Chos最擅长的肉核冲脸体系。反而将他们的拿手英雄悉数放出。而自己这边却选了好几个目前胜率为0的英雄。

    场馆里一片嘘声。解说无奈地笑道:“Void的杂技时间又开始了。”

    第二局进行到中期。战局焦灼。敌方五人在地图上同时消失。不知所终!

    大屏幕中。季向空操纵的英雄走向危机四伏的森林。似乎是在探路。他小心翼翼地走出一段距离。不远处。Chos早已列好阵型。准备在此伏击!

    Chos的先锋也发现了季向空。他正准备脱身。躲在身后的队友却突然从两翼包抄。暴露在敌人的视线范围内。

    团战一触即发。尖锐的岩石在地上沿一直线穿刺而出。Phoenix四人在狭窄的道路中同时被击中。眩晕在原地。承受住一轮攻击后。他们被迫残血逃散。

    局势对Phoenix相当不利!

    眼见一条冰冷的铁钩从远处伸向团队输出最高的孙泽毅。季向空义无反顾地回头。挡在孙泽毅的身前。铁钩穿过他的胸膛。往回收拢。将他拖向了虎穴。随之他被Chos全员团团围住!

    危机关头。邱樱看见季向空在比赛的玻璃房内不知说了句什么。原本准备救援的Phoenix众人突然转身就跑。

    游戏画面中。季向空的英雄被击飞到空中。机枪扫射。燃炎爆裂。最后被一刀斩落在地。

    场馆内响起了Chos粉排山倒海似的欢呼。

    邱樱屏息凝神。目不转睛盯着大屏幕。眼见Chos紧追不舍。辅助林逸轩停住脚步。毅然顶上。掩护队友撤退。

    震耳欲聋的系统提示音再次响起:“Double  Kill(双杀)!”

    玻璃房内。季向空神情冷静地又下了一道指令。

    危难当口。裴熙转身冲进了敌方人群中。正当大家以为他又要上演英雄救世的剧情。为他现在不是核心。不似从前拥有最好的装备而捏了把汗时。他的行动令他们大跌眼镜——他根本不求击杀。只为牵制对方。让队友顺利逃跑!

    观众们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天哪!他们看见了什么?

    Summit闪现至敌方前排扛住大招。在血量濒危的情况下推走队友。开启掉血更快的狂暴状态。在众人的集火攻击下死死地咬住对方核心!

    那个向来独来独往。不管他人死活的毒瘤Summit。那个向来“一人带四个伴舞”的裴皇。现在居然为了队友甘心当炮灰!

    他何止是位置改变了。性情也大改了吧!

    就在裴熙阵亡的那一刻。原以为早就逃之夭夭的Phoenix两人折了回来。夏凌一个群体沉默。孙泽毅找到绝佳位置射出冷箭。团灭敌方。收割全场!

    配合精妙!

    掌声轰鸣!

    这一切从最开始就是季向空写好的剧本!

    Phoenix彻底走上翻盘路线。十分钟后大军兵临城下。Chos被迫打出GG。

    第三局Phoenix更是一改先前的颓势。以20分钟无人死亡零封Chos结束比赛。获得大型线下赛首秀获胜。

    赛后采访。季向空被记者问及第一局的失利时。他笑了笑。气定神闲地说:“我们很久没和一线队比赛了。我想试试用新的战术体系对抗他们的绝活。结果没成功啊。”

    简而言之。让你一局。

    邱樱站在台下安抚着想冲上去抽他的Chos领队。眼底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她知道。目前不是淘汰赛。这局输了还能再打回来。季向空这一举动无疑是给了Chos信心上的重创。但只有对胜利有绝对的自信。他才敢这么做。

    首轮比赛结束后有两天的休息时间。晚上大家在酒店的套间内边吃夜宵边看电视。短暂地庆祝目前全胜的战绩。虽然彼此都默契地缄口不言。但建队以来每个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外界的质疑和奚落、一线强队的排挤。还有困境和挫折令他们在平时紧张枯燥的训练间不敢有片刻的松懈。而如今。他们终于向着最终的胜利踏出了第一步。

    林逸轩四仰八叉地倒在沙发里:“这种时刻。没有什么比樱妹妹跳个舞更能安抚人心了。”

    夏凌瞪了他一眼:“当着季哥的面说这种话。你好大的胆。”

    “他说得没错。”季向空跷着二郎腿。膝盖上搭着。头也没抬一下。“不过。那也是单独跳给我看。”

    林逸轩猛地抽了张纸巾擦嘴。幽怨地唱:“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邱樱正在给季向空按肩。听他们这么一说。她手下一用力。捏得他倒吸一口冷气。

    几人说笑间。林逸轩突然发现羊肉串几乎都没了。转过头猛地一拍大腿:“我的天哪!裴熙你趁我们说话的时候吃得好快!闷声发大财啊!”

    季向空正在浏览quer最大的门户网站。邱樱想起其中乔馨的主页上还存着个巨大的标签:裴熙绯闻女友。于是揶揄道:“哎。裴熙。人拿你炒作了那么久。你不真占点便宜。我都替你不值。”

    林逸轩捂着脸尖叫:“别别别!要是让那影后碰了摸了。我们裴裴吃大亏了好吧?”

    众人一阵哄笑。

    裴熙将羊肉串杆整齐地放在回收桶里。垂眸看向林逸轩在他手臂上蹭来蹭去的爪子。后者被冻得全身一哆嗦。讪笑着收回手。

    临近睡点。季向空拉开门。发现孙泽毅一个人在阳台上待了很久。便走到他身边。笑着问:“孙哥。想什么呢?”

    孙泽毅依旧抬头看着星空:“我在想。刚开始决定回归的时候。我担心自己多年离开战场。年龄又大了。会力不从心。之前我在二线队混了很久。却始终无法从大赛的预选赛中出线。如果你那时候不来找我。也许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可是这几天。当我站在舞台上听见台下观众的欢呼时。全身的每个细胞都振奋不已。”

    孙泽毅深吸了口气。竭力抑制着声音的颤抖:“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我多么留恋这个赛场。我多么渴望能够继续征战。”

    从决定复出到现在。孙泽毅不是感觉不到岁月的痕迹。反应、注意力甚至是体力都有下降。支持他走下去的只有那股不服输的劲。

    “所有人都说‘你不行了’‘你放弃吧’。可我不甘心啊。我心里还有一口气!”孙泽毅用手捂住脸。多年的无奈和压抑仿佛冲破了心灵的堤坝。“我想赢。我想拿全球总决赛的冠军。这愿望到后来说出口都怕被人笑。于是只能自己先当成笑话来说了。”

    夜里的凉风吹得衣衫作响。仿佛是热血难凉的呜咽。

    季向空眸色渐深。拍了拍他的肩:“孙哥。我们一起走下去。一步一步。重回巅峰。”

    海选赛持续了整整两周。十支队伍进行一轮BO3积分循环赛。九轮二十七局硬仗后。终于到了堪比里程碑的那刻——

    “GG!恭喜Phoenix战队从海选中脱颖而出。成功以积分排名第一的身份拿到CPL春季赛的门票!让我们拭目以待他们下个赛季的表现!”

    当大屏幕上弹出代表胜利的“quer”时。邱樱激动地从座位上蹦起来。一阵风似的冲向舞台。Phoenix的成员们刚刚走下楼梯便被她撞得差点没了队形。

    “赢了!我们赢了!”邱樱满脸通红。双手握拳。明明是那么高兴的事。她却一开口。眼泪便猝不及防地往下掉。差点哇的一声号啕大哭。

    无数人嗅到八卦的味道。摄像头纷纷扫向了这个角落。林逸轩几个默契地排成人墙。将美女领队挡在身后。季向空揉了揉邱樱的脑袋。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别撒娇。这么多人看着呢。回去再亲你。”

    邱樱吸了吸鼻子。用手背一下下擦着眼泪。嘴角抽动:“我只是觉得……之前发生了那么多事……我们真的……真的……太不容易了……”

    林逸轩被她这样子逗乐:“樱妹妹。海选胜出那是妥妥的。哥几个好歹都是顶尖选手啊。接下来的春季赛倒是场硬仗。”

    邱樱这才控制住了情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长长的睫毛微垂。沾着水珠。更显乌黑浓密。小巧的鼻尖红红的。说不出的惹人怜爱……如果不是把妆哭花了。流下两道漆黑的眼泪的话。

    见她顶着熊猫脸绘声绘色地描述起刚在观战席看比赛时跌宕起伏的心情。季向空终于忍不住笑出声:“快去擦擦。”

    离开体育馆时楼道中挤满了人。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比赛后。Phoenix战队渐渐有了“团粉”。应援牌也从单独的选手名变成了战队的队标。更令邱樱感到欣慰的是。她看起来还未成为过气网红。粉丝的呼唤声中总有一份属于她。

    “樱女神。什么时候再回解说台啊?”

    “你退居幕后真是太可惜了!”

    “再开直播好吗?大家都好想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