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电竞恋人/陪你到世界之巅 > 第十六章 .2
    邱樱心头一暖。鼻子一酸。差点又哭出声。

    海选赛结束后。Phoenix战队去现场观看了CPL秋季赛的季后赛。为接下来的春季赛做准备。STV力邀邱樱重回解说台。再次被邱樱拒绝。如今她希望将精力完全投入战队的事务中。只有在闲暇时会在狸猫开直播。和战队粉丝们打打娱乐赛。和观众聊聊天。在晚上做一档“心灵砒霜”的情感类节目……

    越是得不到的。越显珍贵。邱樱昔日里解说比赛的视频时常被顶上首页。退居幕后人气不减反增。林逸轩看着她在直播间的在线人数。满脸羡慕嫉妒恨:“我敢打赌。樱妹妹直播睡觉都能有几千万人围观。”

    CPL秋季赛以新晋强队Newlnd再次获得冠军落下帷幕。隐隐地暗示着三大豪门将被后浪洗牌。之后的休整期。Phoenix战队一直训练到春节前几天才放假。邱樱本打算同往年一样去表妹顾佳怡家过年。没想到季向空居然提出了一起回他家的邀请。

    邱樱的心跳慢了半拍。半晌她说不出一句话来。支支吾吾地道:“这……这么快?”

    季向空见她紧张得头顶冒烟。懒洋洋地笑着说:“我们家没多少人。过年时就我妈、外婆和我。你来会热闹一些。”

    邱樱手指微颤。语无伦次地说:“你妈妈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我……你……她……”

    季向空刮了下她的鼻子:“你这样的。”

    邱樱在网上查了无数攻略。准备了许多礼物。连晚上做梦都能梦见那些言情中婆婆为了拆散男女主的常见桥段。真到了那一天。才发现见家长并没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季向空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遗传自他的母亲。季妈妈虽然上了年纪但风韵犹存。笑起来眉眼弯弯。嘴角还有一对梨窝。她亲昵地拉过邱樱的手:“好几年了。向空他总和一群男的住在一起。我真怕他哪天带个漂亮的男孩子回家。”

    季向空是单亲家庭的孩子。跟着妈妈和外婆长大。他打职业后赚了很多钱。想给家人买一套大房子。而他妈妈和外婆住惯了以前的房子。不舍得搬。

    吃年夜饭时。季妈妈往邱樱的碗里夹了好多菜。语气真诚地说:“樱樱啊。你放心。我们家向空是个老实孩子。没什么女人缘。也从来不骗人。”

    邱樱差点把嘴里的汤喷出来。

    季向空妈妈后来还在拍摄电竞纪录片的采访时说了同样的话。影片播放后。每当季向空在比赛时耍诈飙演技。弹幕们都不约而同地刷起了——

    “季妈妈:我们家向空从来不骗人。”

    晚上。季向空妈妈要和街坊打麻将。早早地出门了。公寓里只剩下季向空和邱樱两人。邱樱不想看春晚。进了季向空房间玩。房间不大。只有一把椅子。季向空便将她同往常一样抱坐在自己的腿上。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操作着鼠标。

    浏览到某个页面。邱樱用手肘推了推他:“你看。quer更新版本了。这大过年的。假期后有得忙啦。”

    季向空顾忌邱樱的心情。本打算找部电影看。没想到小姑娘与他心意相通。催着看更新。于是他便点开版本更新长长的报告。一条条往下读。

    邱樱专注地看着屏幕。不时回过头与季向空讨论几句。而他用手指缠弄着她的长发。渐渐没了研究游戏的心思。

    他记得两年前在西雅图见她第一面时。人流嘈杂的观众群里。他一眼就把她认出来了。

    她的周围总是围着一群男生。她随便问一句话。他们便争先恐后地答。也不觉得姿态难看。满脸的受宠若惊。

    那个时候他对她的印象很差。这种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位为卖弄姿色的人。游戏不过就是她们吸收粉丝的工具罢了。更令他不愉快的是。她还特别喜欢模仿Miy。由于她在网络上格外“出名”。出于好奇。他好几次点开她的直播间。发现她不仅在模仿。而且学得惟妙惟肖。应该是将录像看了许多遍。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了极致。

    只可惜。这笑容是假的。

    她藏得很深。也许练了很多年。可他还是发现了。

    这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出于本能的讨好。由内而外因喜欢而漫溢的笑容。和为了虚名妥协的笑。原本就是两回事。

    他很讨厌她带着这样虚假的笑容。跳Miy的歌舞。

    后来她在决赛后主动向他搭讪。在真人面前演技并不好。不用猜也能知道她背后的意图。他本不想搭理。可不知为何却改变了主意。

    她上他的车时。东西掉在了外面。她俯身去捡。露出了一小截雪白的腰肢。

    他别过头。脸上的笑意散去。下巴的弧线随之收紧。

    就这么没防备吗?异国深夜。她独自一人。衣衫单薄。如果现在在车里的人不是他。而是一个有所图的人呢?

    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绪密密麻麻地蔓延至胸口。他没来由地觉得有些烦躁。

    她在他车上留了支口红。还有张写着她手机号码的卡片。他将口红扔了。扔卡片时却停住了动作。犹豫片刻后收了起来。闭上眼。脑海中又浮现出她说话时眼波流转的那双杏眼。

    队友在他身旁看起了她的直播。“付500块看她跳舞”“再花点钱能不能要求她换套衣服”之类的对话令他积郁在胸口的火越烧越猛。

    他做出决定。既然她想玩。那他就陪她玩。

    几番接触后。他发现她有个小习惯。每说几句话便会下意识地停下来。抬起眼眸悄悄观察对方的反应。

    他突然起了个促狭的念头。想看看她面具背后真正的表情。惊慌失措。又羞又恼。高兴的。不高兴的。他都想一丝不漏地看到。

    很久以后他才明白。这种莫名其妙、又闷又躁的感觉。就是歌里唱的:你的影子闪进了我的心房。

    之后发生的种种。令他意外地发现。她看起来那么机灵。其实是个时常犯傻的姑娘。

    她很努力。也很聪明。他为她指了一条道。她便从歪路上走了出来。在他低沉失落的时候。她给他看她整理收集的关于他的一切。她为他打气。抱住他开口说想在一起。

    那一刻。他不是不知道她佯装玩笑下的真心。只是那时候他刚被Legend踢除。辜负了Cris队长退役前的嘱托。最好的兄弟因他而被雪藏。多方因素夹击。实在不是一个开始新感情的好状态。况且。他也没有理清对她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她并不只是单薄地喊着“喜欢”的口号。他看着她改变。看着她笨拙而坚定地向他跑来。一个不算职业玩家的女生。居然能在一年内走上游戏解说的最高舞台。这其中经历的。是常人难以承受的黑暗。

    感情就像是天平的两端。只有势均力敌。才能成为彼此的光。

    他在不知不觉中被她深深地吸引。哪怕在赛程最关键的时期。他仍时刻都想见她。

    再次遇见傅弥雅时。他非常平静。

    就像是一本书。曾经某一页被泪水打湿。模糊了字迹。可如今。已经翻到了新的篇章。

    和傅弥雅在一起的时候。他并无多少欲求。甚至觉得。无论傅弥雅今后身在何方。与谁在一起。只要她觉得幸福。他都会祝福她。哪怕她与他分离。哪怕她与别人相爱。

    而对邱樱却完全不同。他想要逗她笑。想要惹她生气再哄她开心。想要她的心情因他而起伏。想要把她变成自己的。谁都不能夺走。

    如今。越来越多的事实令他清楚地明白。他对傅弥雅。是年少渴望温暖的依恋。而对邱樱。是对一个女孩子的爱。

    “为了我不当解说。赚得也比以前少很多。你后悔吗?”

    “不后悔啊。我觉得现在和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觉特别棒!”

    屏幕上版本更新的内容浏览到一半。见季向空意兴阑珊。邱樱便读给他听。没读几个字就听见了亲吻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响亮。

    细密的吻从后颈一路蔓延而下。房间里开着空调。邱樱只穿了件薄单衣。被他亲得背后湿润一片。季向空嗓音低哑:“想要什么就告诉我。我说过的。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

    “那你……你先松手。你弄得我好痒……”

    话音未落。扣在她腰间的手臂骤然收紧。邱樱听见季向空埋在她颈窝间低低的笑:“这种要求不行。”

    他想起上一届CPL秋季赛季后赛时。有天晚上他又趁着休息的当口跑去她时常出现的地方找她。发现她在楼道的沙发上睡着了。柔顺的秀发散开。长长的睫毛密如扇。时不时地轻颤。耳廓白皙得近乎透明。带着些红晕。真是可爱。

    再这样睡下去会着凉。他想抱她回房。于是俯身找房卡。她没有带包。手臂挡住了衣服口袋。他握住她的手腕向上提起。在口袋外面探了探。没有。

    视线下移。他看见她紧身牛仔裤口袋露出的房卡一角。于是用手指捏住。想要取出来。尝试几次未果。最后稍稍用力。不慎碰到了她的身体。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紊乱而有力。每一击都震得太阳穴微微发麻。

    片刻后。他自嘲地笑了。自己居然在紧张。

    他将她抱起来往电梯间走。一路上。她的脑袋不安分地蹭着他的胸膛。香气满溢在他的鼻间。他终于忍不住。轻轻拨开她的刘海。吻上她的额头。

    这种心悸的感觉。他从未有过。

    他先前从别处得知。乔馨背着祁越与STV的某高层打得火热。此刻应该不在她的房间里。

    帮她脱了鞋。将她放在床上后。他坐在床沿。连呼吸都很小心翼翼。生怕吵醒她。他专注地看着她熟睡的脸颊。伸出手。隔着很短的距离。一点一点描绘她漂亮精致的五官。流连往复。她温热的鼻息拂过指尖。他喉咙发紧。无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最终。他强迫自己移开目光。深吸一口气。动作迅速地起身离开。

    再多看一眼。恐怕他就舍不得走了。

    想到这里。季向空猛地将她压在桌子上。另一只手绕到前面用力揉着她丰满的胸。俯身沿着她的背脊。慢慢地亲吻下去。

    “喂……你……我做正事呢!”

    反抗的声音被他用嘴唇堵住。紧接着是更加得寸进尺的欺负。

    他含住她的耳垂:“都进我房间了。这才是正事。”

    “我……我把更新念完你再……”

    “没关系。你继续念。我听着。”

    “亡灵术士的……二技能冷却时间从十秒变成……呜……”

    后面的话再次被他吞咽于唇齿间。终于到手的糖。他时刻都想吃干抹净。

    不知不觉间她被推倒在床上。他吻得最激烈的时候会咬她。把她弄疼后再用缠绵的细啄安抚。邱樱被折腾得喘不过气。大口喘息着使劲推他。却被一把攥住了手腕。

    季向空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目光沉沉地看着她。然后。他一边径直看向她的眼睛。一边微侧过头吮吻她的掌心。

    顷刻间。心脏猛烈地撞击着胸腔。邱樱全身都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