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眸倾天下 > 第四章
    第四章:夜阑倾心纵情欲

    熏叶气,翠横空。西风留旧寒,风来波浩渺。

    天气渐暖,煦和的暖日冲破重重云层划出,散发绚烂的光晕。

    我坐在屋前石阶上望那生出新芽的秃树,似为其点缀了一层生机,将院落衬得更加安逸祥和。

    自上回在渡口与风白羽分别至今快有一个月,让我记忆最深刻的便是那日岚的突然闯入,当时我还在想,该如何面对岚,或者能同他说些什么才能释去那尴尬。谁知,岚自那以后一连五日都没再进入浣水居,听落说,他出于害羞而不敢前来见我。听到这,先前的尴尬瞬间消逝的无影无踪,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于是,亲自去慰抚他,想让他放宽心别太介意。没想到他竟闭门不见,其后我只能一脚踹其门,扯着他软硬兼施的说了好大一番道理,他才得以释怀。

    撑着头,瞅着温和的日,长叹一声。何时莫攸然才能知道我被禁在白楼呢?在白楼真的很无趣,虽然身边的岚总是能逗我乐,但此处却时常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隔三差五的就会闻到落身上那强烈的血腥之味。我知道,她再也无法回头了,但她早就认命了,只要岚能放下手中的剑,她别无所求。

    其实白楼本就是个杀人见血的地方,就如落说的,在白楼,没有人的手会干净。难道也包括我吗?

    又是一声叹息,却不是出自我口,而是并肩坐于我身边的岚。

    我奇怪的问:“你叹什么?”

    他伸出那只白皙的食指朝天际的日指去:“听过后羿射日的传说吗?”

    虽然奇怪他为何会有此一问,却依旧点头而回答:“知道,传说后羿是嫦娥的丈夫。后羿在的时候,天上有十个太阳,烧得草木,庄稼枯焦,后羿为了救百姓,一连射下九个太阳,从此地上气候适宜,万物得以生长。”

    “不对,后羿射日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救百姓。”,他立刻否决了我的回答。

    “那是为什么?”可我记得书上确实是这么说的啊,难道我记错了?

    “是因为有人花钱让他将九个日射下。”他很肯定的点头,纯澈明朗的眼睛一眨一眨:“你知道是谁花钱叫他射九日吗?”

    “谁?”我先是被他的回答弄的错愕,再是被他的提问弄的苦笑不得。

    “就是剩下的那个日。”他的手指依旧笔直的指着我们头顶上的日。

    原本抱着随性的心态听他这几个问题,但当我听到这两个答案时目光一沉,略微僵硬的询问:“这些都是谁和你说的?”

    “是楼主。”他顿了顿声音,又道:“他说,这世上的人就如现在的太阳,都是一样自私的,为了生存下来就连自己的亲兄弟都能出卖。而我们做杀手的,为了生存就必须有狠心。若你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弱点,你必须将其除之,否则死的将是自己。”

    又是风白羽,难道他就是这样教导他手下的杀手吗?不惜将后羿射日那伟大的传说给篡改,变为他自己训练手下的一个工具。很难想像,当初我竟还会以为他就是我梦中之人。我梦中之人应该是一个温文尔雅——就如莫攸然那样的人。

    “岚,风白羽说的话根本就是胡乱捏造,骗你这种小孩子的,后羿射日的精神是咱们应该学习的典范!”我严肃的驳诉着风白羽说得那一番谬论,以为他会听的进去,却不想他竟冷着一张脸瞪着我,第一次见他用如此凌厉的目光看我,我竟有些不知所措。难道他已经将风白羽说的话当作神圣不可侵犯之语?

    岚倏地起身,二话不说转身便离开了浣水居。

    我哑然的望着他的背影,心中晦涩。

    或许是我太多事了吧,岚亦有自己的主张与思想。我并不想左右他,只是心疼这样一个孩子,从小就因天生的鬼心而被风白羽利用着。十岁的孩子,不是应该待在母亲的怀中享受疼爱,倚在父亲身边朗朗诵诗吗?他根本不应该去动刀的。

    我总觉得岚像我,自七岁随着莫攸然到若然居后他虽疼我宠溺我,但是我知道那根本不是出自真心的关怀,他只当我是一个有利用价值的东西在看待,即使我的姐姐是他最爱的妻子。他每日都在提醒着我‘命定皇后,母仪天下’这八个大字,每天都要检查我的功课,《四书五经》《女则》《女戒》《论语》《史记》……

    背完一本又一本,我似乎有着永远读不完的书。莫攸然说,既然要说皇后,若一点真才实学都没有的话后宫众妃无人信服,就连壁天裔的一丝丝情爱都得不到。我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那个皇帝的心,我要宠冠后宫……虽然历代很少有皇后能宠冠后宫。

    也许飞蛾扑火正是如此,明知道莫攸然对我是利用,我却傻傻的顺从于他,对他的目的不闻不问。是因为怕吧,我不想孤独,不想如楚寰那般一个亲人都没有,终日只能与剑为伍。或许还有对他的爱慕,我真的很羡慕姐姐能得到莫攸然这样一个优秀男子的终身之爱。时常会幻想着,若有朝一日能取代姐姐在莫攸然心中的地位,我想得到那份爱情。

    可是,那只是奢望而已。

    ◇◆◇◇◆◇◇◆◇

    庭树花飞,遥草千里。

    大雨纷扬如酥倾洒,凉风清寒袭襟,划着我的脸颊带着丝丝的疼痛。

    拢了拢衣襟遮蔽寒风,再接过落为我泡的雨前茶。打开盖帽,那雪白的雾气迷离了我的眸,置放于唇边轻吮一口,满口的香味肆意泛滥。

    “我想听听关于上回你口中旷世三将之事。”

    落凭着自己的记忆开始娓娓叙述着自己所知道的事:“其实我对他们也不是特别了解,那时的我还年少,都是由父辈人的口中听说他们,传的可神乎了,在他们眼中,壁天裔、辕羲九、莫攸然简直就是他们的神。他们有着出色的统军才能,勇冠三军,战无不胜。跟着当时天下兵马大元帅壁岚风四处征战,几十余仗无一战败,要知道那时候的他们也只不过十六岁而已。”

    听到这里我倒是有些奇怪:“可是我听说壁岚风对皇上是忠心耿耿,怎会允许他的儿子弑君篡位呢?”

    “百姓众说纷纭,我倒是猜测壁天裔的篡位与他的父亲壁岚风离奇死亡有着很大的关联。当时举朝震惊,天下悲痛,等同国殇。而北夷一见我大鸷的名将薨逝,立刻领兵而伐,亏得当时那三名少年临危不乱,用他们的才智将北夷击退。北夷刚被伐退,那个昏庸的皇帝一见情势好转就要夺去三人的兵权,却聪明反被聪明误,一场兵变就在帝都展开,皇甫家的天下异姓为壁。壁天裔虽是篡位,但是百姓对他却极为拥戴,其实这个天下没有壁家在支撑着,我们的领土早被北夷胡蛮给抢掠走,现在的我们皆会沦为阶下囚。这个昏庸无能的皇甫皇帝早该下台!”她脸上那份冷若冰霜转为慷慨激昂,一点儿也不像个杀手。

    为了稳定一下她的情绪,我便不再继续这个天下易主的话题:“壁天裔能夺得这个皇位是莫攸然与辕羲九一份功劳,为何莫攸然在他登基之后竟无故失踪,现在的辕羲九手中也没有实权?”

    “天下易主之后,很多事都变了。其中的真假也唯有他们自己知道吧。”落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未央,你还想离开白楼吗?如果你真的离开了,就会成为壁天裔的皇后……天降此人,即是苍生之福,也是苍生之苦,我更担心他将会是你未央的苦。”

    对于落的这句话,我也只是笑笑,如果我真的能顺利进宫,绝对不会让壁天裔成为我的苦。我希望,未央成为壁天裔的苦。

    不着痕迹的避过了她的问题反问:“白楼与朝廷的关系不好吗?”

    落的唇边泛起一阵冷笑,“白楼一向掌控着江湖黑白两道,势力早已经蔓延整个天下,朝廷一直将白楼视为心腹大患,欲除之而后快。还不断向白楼内部安插奸细刺探情报,两年前,白楼与朝廷正式为敌。”

    “难怪风白羽要捉我呢,他是想用我去牵制壁天裔?”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能解释通他抓我来的目的了,可一个月都过去了,也没见风白羽对我有什么动作呀,还让我好吃好喝的住在浣水居,难道真打算将我关到他死那日?

    “楼主的心思我们做手下的不敢猜也猜不到。”落的水眸随着我走向小凳的身影而转动着。

    “我一直有个很大的疑问,我在若然居七年与世隔绝,与外界根本毫无联系,你们怎么就知道在那拦截我呢?”

    她微微摇头:“楼主一向都挺神的,虽然他很少在白楼,但是没有任何事能瞒的过他,对我们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更是了如指掌。”

    我暗暗吃惊,风白羽真的这么神?什么都知道?

    瞬间,我对风白羽的兴趣又增加了些许,我很想揭开风白羽那伪装在脸上的面具,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看到一个人的心,而他的神秘也将会荡然无存。

    ◇◆◇◇◆◇◇◆◇

    红烛渐燃尽,屋内陷入一片寂静的黑。

    窗外枯枝摇曳,那依旧不停的雨哗哗的下着,冷风由缝隙灌入,我始终无法入睡。

    这一个月内,梦中曾多次出现风白羽的背影,那白衣翩翩。最深刻的便是他乘船离去的那一刻一想到这,我的心便莫名的揪痛,胸口窒闷而不得呼吸,这个情景仿佛似曾相识。

    不禁自问,难道梦中之人真的是风白羽而非莫攸然吗?我不敢相信更不能接受。

    而且,曾梦见一场熊熊大火以及女孩的哭声,那是以往从来没有梦见过的。

    这一切的一切皆在那日在渡口见到一袭白衣的风白羽后所产生,这一切都应证了,梦中之人就是风白羽。可是风白羽却装做不认识我一般……就算当年隐居我才七岁,这么多年来他不能认出我的容,可是我的名字叫未央,他也该认识吧?他为什么装作不认识呢?

    那曾经的我与风白羽又有什么渊源呢?

    我在翻覆多次而不能入睡之下,披起一件袍子将身裹紧而迈出门,原本该守在门外的落已经不在了。我想,她又去执行任务了吧。每夜都在血腥杀戮中生存,这就是杀手的楚痛吧。

    自上回岚怒气冲冲的离开连续几日都没有回到浣水居,他似乎真的在生气。我没有去哄他,更没有理由去哄他。也许我费尽心机由风白羽那儿将岚要回来是个错误吧,我只是听了落的心声却没有考虑过岚,或许他在这场血腥杀戮中也乐的自在。倒是我,费尽心机换了个吃力不讨好。

    嗅着晚风的清凉之气,空中暗沉一片,大雨密密麻麻的倾斜飘散着。我站在廊边,泥土飞溅在我的裙摆之上,细微的雨滴扑在我的脸颊之上凝聚成雨滴划落。

    现在的我最想冲出长廊,最想淋一淋那漫天哗哗的大雨,冲走我此时的矛盾与复杂。才一抬眸,看见雨中的一位白衣男子,他的手中执着一把伞,亦然是那白袍与银色面具。原来他回来了,到这来是特地来见我?

    看着他,我的心中蓦地一片荡漾,抿了抿唇隔着风雨朝他喊道:“风白羽,我们见过吗?”

    “没有。”很肯定的否决。

    听他沉郁的声音,我苦笑一声:“可我却觉得你似曾相识。在梦中吧,像与你认识多年,却又如此陌生。”

    一闪即逝的光芒悄然划过,他信步朝我走来,淡淡的勾起笑:“这个理由俗的很。”

    我并不解释,只是勾了勾嘴角,风白羽装作不认识我肯定有他的理由吧。想到了这里我便没有揭穿,也不解释。迈开步伐也朝对面的他走去,大雨侵袭了我满身,他步伐加快了一些,撑着伞为我挡去漫天的大雨,一声微薄的叹息:“你还是如此不懂得照顾自己。”

    对于他突然其来的温柔我有点措手不及却又感觉那么熟悉,这个温柔与莫攸然对我的宠溺比其来夹杂了太多真诚,此刻的我才明白,原来莫攸然对我的好竟及不上风白羽的一句‘你还是如此不懂得照顾自己’。让我清醒的知道,七岁前我与他肯定认识,更让我确定梦中的人就是他。

    我黯然的低下了头,额上残留的雨珠由发丝上滴落,心跳的厉害,双手不自觉的纠结在一起,不知所措。

    他单手执起我的紧撰着的手,声音温和的问:“未央,永远留在白楼,留在我身边好吗?”

    今天夜里的风白羽真的很不一样,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对我的态度突然有此转变,我只知道,我相信他,但是我却只能摇头:“他……会带我走。”

    “只要你不愿意,没人能带走你,即使是皇上。”

    我闻他之言,仰起头看着他认真的瞳,眼底是一片炽热,我竟点下头应允了。忘记了莫攸然,忘记了自己所谓的天命,只因眼前这个男子是我的魂牵梦萦。

    望着他脸上的银色面具,我的好奇心渐起:“我很想看看这张面具下的容。”

    “这,对你很重要吗?”他的声音毫无起伏,但是眼底却有着犹豫与矛盾。

    我点头:“不论是美是丑,我只想看看你的容。”

    他稍做犹豫,后伸手缓缓抚上银色面具,将其摘下。我望着他的脸一分分呈现在我的瞳中,那张脸白如冠玉,菱角分明。眉宇间无不透露着湛然之态,北风吹散他零落在肩的发,逸风而扬,额前的几缕零落之发挡了几分眸。

    整张脸如同被天匠精心雕琢后才组成,唯有完美可以形容。

    若说莫攸然是无暇美玉,那风白羽便是天边闪耀的星钻,照亮天地万物。

    我有那刹那的失神,整个人仿佛要被掏空,望着他喃喃自语:“这就是梦中人的脸。”七年,曾无数次想要看清,也在盼望。盼望少年是莫攸然,如今却是怅然若失。难道这真是天命?上天让我的记忆中存在着这般可笑的情愫,七年后再给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他的目光异常复杂,或许……我是第一个看见风白羽真容的人,他能将容展露在我面前,说明他更坚定了要留我在白楼的念头,我怕是今生都无法再离开白楼了。

    除非,风白羽死。

    他单手将我按在他的胸膛上,紧紧拥着我:“未央,这次是真的不会放你离去了。”

    倚靠在他的臂弯中竟比呆在莫攸然身边还令我安心,这种异样是我从来不曾预料过的。

    闻着他身上那清逸淡然的香味,我靠在他怀中又用了几分气力:“风白羽,若要留下我,就保住你的命。如果你死了,我一定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白楼!”

    ◇◆◇◇◆◇◇◆◇

    雨势依旧,风白羽将满身湿透的我带进了屋内,我在黑暗中摸索着烛火,想将灯点燃。却怎么也寻不到烛,心下有些着急,更加快了动作寻找却打翻了桌上的东西,乒乒乓乓的声响伴随着风白羽的轻笑传来。我有些尴尬的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侧首在黑暗中对上他那双苍鹰犀利的眸,即使在黑夜之中也散发着得天独厚的魅力与邪气。

    在黑暗的屋子里只觉他朝我逐渐走近,我不敢再盯着他的瞳目看,总觉得他的眼神中有那份令我心跳的炙热,我站在原地一时竟不知道手该往那里摆。

    一步一步,感觉他的气息拂了过来,一把将我我环住:“近日来……总盼望着回到白楼。”

    “回来做什么。”才问出口我便后悔了,身子有些僵硬。

    “从来没有想过,碧若的妹妹……”他喃喃的吟了一句我最不愿意听见的两个字‘碧若’,我的脸色顿时黯然而下,想将他推开,他却将我环的更紧了。他勾起的下颚,在黑暗中细细打量着我的脸,他那一贯冰凉冷漠的瞳在黑夜中闪现出复杂之色:“未央,未央。”他不禁喃喃着我的名字,似乎在回味很久之前。

    “你认识我姐姐?”

    “傻丫头,我当然认识。”他伸手划过我耳边散落的发丝:“以前的事你都不记得了吗?也对,那时你还小。”

    我蹙着眉头盯着他,果然是认识的,难道曾经的他喜欢姐姐?所以对我异常温柔?到底是怎么回事?头一回,我迫切的想要知道七岁以前的记忆。

    “不记得了,都不记得了。”我暗自垂眸,摇了摇头,眼眶酸酸的涩涩的。莫攸然要喜欢姐姐,就连风白羽都要喜欢姐姐……此时的我是痛恨她的,她在顷刻间夺走了两个我喜欢的男子之心,我非常痛恨她,即使她是我的姐姐。

    “没关系。”他一声轻笑,手指摩擦着我的右颊:“曾经的一切都不重要,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很喜欢你。”

    我的口舌躁动,心中五味掺杂,手微微有些颤抖的抚上了他那双停留在我脸颊之上的手掌,冰凉刺骨。深深的与他对视,他的眼底是一片炽热,犀利的瞳已经没有往日里的残忍淡漠。

    是的,曾经的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风白羽喜欢我,我也喜欢他。

    姐姐,我不会再让你抢走我喜欢的。

    姐姐,你喜欢的东西我也要抢回来。

    我主动掂起脚,双手攀上他的颈项,在黑暗中搜寻着风白羽的唇,可是……我似乎太矮了。只觉得一双有力的双臂紧紧的将我的身子托起,俯身吻上了我的唇,辗转反复,蔓延下去。手不自觉地抚上了我的脊背,我只觉双腿忽然失去了所有力气,只能依附着他,随着他那霸道却不失温柔的吻而逐渐深陷。

    对于男女之事我不懂,只能蜻蜓点水的回应着他汹涌猛烈的吻,我的呼吸几乎要被他数抽走。他的呼吸声渐渐紊乱,浓浓的情欲旖旎之感包围着我们。直到我快要窒息喘不过气来之时,他的吻才渐渐将我的唇松开,一把将横抱起放在床上。此时的我是怯蹑的,但是心中却有那一丝的期盼。

    或许,我真的能永远待在他身边,或许,我真的能与所谓的天命对抗。

    他将我湿漉蔽体的衣裳解开,我只觉浑身冰凉,本能的向后缩了缩,他将我拉向的胸膛,用他火热的身子将我温暖。他的大掌一寸一寸的抚摸着我的肌肤,吻由我的额头移至耳垂,颈项,肩膀,玉峰。我迷离的承受着他在我身上的索取,呻吟出声。

    他的手抚过我的双臀最后落至幽谷旁,我忍不住弓起了身体,手指紧紧的掐着他的双臂留下道道抓痕。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更知道此事一旦发生了,后果将会多么的严重。可是我也想自私一次,未央,也想拥有属于自己的感情,也想按照自己的意愿去任性一回。

    一想到此,我便将自己的怯蹑摈去,猛烈的回应着他炙热的吻。得到我的回应他的目光变深变暗,用力揉着我的身子,仿佛欲将我与他合为一体:“未央,不要离开……”他低低的唤着我的名字,声声动情。此时的我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幸福与甜蜜,原来这才是真正被人捧在手心疼爱着的感受。

    对于此时的爱欲,我甘之如饴,心甘情愿的沉沦下去。

    突然他停住了手中的动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过床榻之上的被褥将我的身子紧紧包裹住。我还没有反映过这突然其来的变故,门已经被人推来,原本渐小的雨声哗哗的由门外传来,冷风将我的理智唤了回来。

    不知何时,那泛着寒光的银色面具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方才那温柔迷茫的神色已不复在,取而代之的却是那具有杀气的寒光,笔直射向门外的落。

    落的脸色有些苍白狼狈,怔忪的立在原地良久才缓过神来,才迈进门的那只脚立刻退了回去,狠狠的跪在地上:“楼主……属下刚办完任务,听见屋内有动静,以为……以为有人对未央姑娘不利……”

    看着落如此胆怯我的心也逐渐压抑,此时的风白羽确实很令人惧怕,他的身上无不充斥着嗜血的杀戮之感。我由被褥中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衣袖,他收回停留在落身上的目光而转移至我身上,对上他的目光我的脸颊微微发热,刚才那一幕幕画面在脑海中飞速转动。

    “怎么了?”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暗哑。

    “你回去休息吧,我要落帮我沐浴。”我说话的声音很小很沉,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瞳,只能将眼波四处流转着。

    他不自觉的抚摸上我的脸颊,轻抚了好一阵子才收回手,他清了清嗓音朝门外跪着的落道:“还不去烧热水?”

    “是,是。”落仿佛得到了解脱,立刻由地上爬了起来,急匆匆退去。

    屋内又陷入了一片宁静,感觉他的视线一直萦绕在我的身上,我的口舌干涩,不禁舔了舔嘴唇。他却隔着被褥将我扯向他的怀中,一手探入内抚弄着我略微青涩的酥胸,我低低的唤了一声,眼底尽是意犹未尽。刚才若不是落的打扰,我怕是与他早已经沉沦在鱼水之欢而不能自持,我是该庆幸有落的打扰才使得我没有铸成大错,还是该责怪落的突然出现让原本已经准备好了的我再次犹豫了呢?

    他似乎发现了我此时的神游,低头惩罚性的吻着我的唇瓣,略微的疼痛才使我回神,只觉他的舌已经探入我的口中与我交缠嬉戏着。他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我的身,原本稍微恢复了一些的意识再次混乱,整个身子软软的倚靠在他的身上,“羽……”我轻唤出声,声音不清晰却像是呻吟:“落马上就要、来了。”

    我可不想再让落看见这样的场面,那往后与她相处该多尴尬啊。一想到此我将他推开,挣扎着由他怀中托出,扯了扯已经掉落一半的被褥将自己牢牢的包裹起来,低声道:“你回去吧。”

    他深深的吸上一口气再吐出,眼睛里的情欲渐渐散去:“未央,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吗?”

    “什么?”凝视着他明亮深邃的眼睛我也渐渐清醒。

    他无奈的叹息一声:“留在白楼。”

    原来还是这件事。我认真的点头:“好。”

    看见了我的认真与诚恳,他的唇边勾勒出淡淡的弧度,似乎在笑。虽然那张脸依旧被面具蒙着,但是我清楚的感觉到了他的笑意,虽然仅仅是那一瞬间的若有若无。我伸手抚摸着他脸上冰凉的面具道:“以后不要再穿黑衣了,我喜欢看你穿白衣。”

    他的目光中闪现出讶异,我紧接着说:“你不是叫风白羽嘛,既然是白羽就该穿白色,这才不枉你的名字间带有一个白字。”

    听完我的话,他的脸上出现了更大的笑意:“好。”

    “楼主,热水来了。”

    此时的落学乖了,站在门后朝里面轻唤一声,生怕自己又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

    “进来吧。”风白羽脸上的笑刹那间消逝的无影无踪,悠然的由床榻上起身,朝门外走了两步却又顿住步伐,回首凝睇着我:“明天我还会来看你的。”也没等我开口他便迈出了门槛,在风雨中,他的白袍被风卷起,修长孤绝的背影渐渐隐入那茫茫的大雨中。我原本沉寂多年的心似乎被人深深的扯动着,这份扯动与对莫攸然的依恋竟是如此不一般。

    这难道就是世人口中所谓的‘情’吗?

    落已经在浴桶中准备好了雾气弥漫的热水,水上洒了一些玫瑰花瓣,香气弥漫着整个屋子让我心头畅快。

    我将赤裸的身子浸入适温的水中,落对我说,她头一次见楼主这样对待一个女子。

    仰起头望着立在我身后的落,她的脸上净是不可置信与暧昧的笑容,我有些不自然的干笑一声:“风白羽的女人是不是很多?”

    落没想到我有此一问,怔了怔:“落不敢妄议楼主之事。”

    看到她那为难的神色我也不便为难,但是由她脸上的表情让我肯定了一个答案,风白羽的女人一定很多。那夜我与落去找风白羽之时不就见到了一个女人吗,是白楼的副楼主叫绯衣吧。

    “每个男子都有属于自己的欲望,女人也能有很多,但是真心却只有一个,我想未央你在楼主心里一定有地位吧。否则他不会将岚交给你……你知道岚在白楼里的重要性,可是楼主却因为你的一次恳求而放了岚。”此时的落竟急急的为风白羽解释了起来,我哑然失笑:“我又没说什么,瞧把你急的。”

    “未央,那你是不是会待在白楼?”落小心翼翼的问,声音充斥着期盼。

    “只要风白羽不死,我会一直留下的。”我接了满满一掌心的花瓣放在鼻间轻嗅,“如果他连留下我的能力都没有,就枉谈留下了。”

    依稀记得莫攸然对我说过,未央将来要嫁的男人会是天下最强的男人。

    弱者,要不起未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