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眸倾天下 > 第九章
    第九章:嫣然浅笑青楼梦

    翌日

    桌上熏炉中燃着檀木香,漫漫袅袅的清香弥漫一屋。

    木窗半敞,微风拂过,几瓣梨花溜进屋内。

    我翻阅着《女论语》低声诵读着:

    女子出嫁,夫主为亲。前生缘分,今世婚姻。

    将夫比天,其义匪轻,夫刚妻柔,恩爱相因。

    ……

    心不在焉的用余光瞥了眼瑞姑姑的脸色,她目不斜视,笔直的站立在我身侧一动不动。都已经两个时辰了,她站着不累,我坐着都累了。

    可是她却一语不发的听我诵读,我也不敢偷懒,一连读了两个时辰,口干舌燥。

    当靳雪捧着许多绫罗绸缎来到屋内之时,我仿佛看见了救星一般丢下手中的书,“雪姐姐,你怎么来了。”

    靳雪将手中的担心搁置在桌上,含笑道:“这些都是九爷吩咐靳雪拿来给你的,九爷说了,若小姐缺什么尽管对我开口,哪怕是再珍贵的东西都得给您送来。”

    “王爷对未央可真好。”听她提起辕羲九我的笑容渐渐敛去。

    靳雪抿唇一笑,我继续问道,“雪姐姐,听说你是辕老爷的养女,为何要喊辕羲九做‘九爷’呢?”

    “嘿,叫习惯了呗。”她毫不避讳的笑了笑,脸上的干净纯真让我心头舒畅,于是便拉着她的手坐下,细细听她说起自己的身世。

    她说,她本名为靳希,后来被辕羲九改名为靳雪。

    因为家里穷,她九岁之时便被父亲卖到辕府做丫鬟,伺候辕老爷。

    有一日辕老爷竟说要收她为养女,以后不用再做下人的活了。她很开心,却也很奇怪,就是不知为何辕老爷会突然要收她为养女。

    经过多番打听才知道,原来是辕羲九请求他父亲收她为养女,自那以后辕羲九就成了靳雪心中的恩人。

    我倒很奇怪,这辕羲九好好的为何要请求他父亲收靳雪为养女。想到这我不禁脱口问:“九爷对你似乎很上心……怕是,喜欢你了吧。”

    靳雪一如上回在马车上我问她是否喜欢辕羲九时一般,神色黯然道:“小姐莫取笑靳雪,九爷只当我是妹妹而已。”

    手指摩擦着桌案,思绪飘飘忽忽的转了许久才回来。

    有些疲累的摈去了屋内所有的人,单手支撑着额头凝望窗外的梨花簌簌而落,一时出了神。

    寒更风露花枝瘦,翠袖玉笙春风袭。

    猛然回神,一个身影翩然而出现在我面前,是辕沐锦,她笑的娇媚。

    “女大十八变,未央,倒真是变了许多,貌美了许多。”把玩着胸前的一缕发丝,喊着‘未央’二字时阴阳怪气的。

    并未被她的出然出现所惊吓,只是蹙了蹙眉头问:“我们以前认识?”

    “颇有渊源呢。”她仰头大笑了几声,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魅惑之气,“想当初你还同我抢男人呢。”

    “我和你抢男人。”我嗤鼻一笑,难道她说的是昨夜那个成蔚,我可没有多大的兴趣。

    她上下打量了我许久,媚然的一笑,缓步在我身边转了一圈:“昨夜那一幕你都看见了吧。其实我也不怕你宣扬出去,只是……”声音刚落下,我的咽喉就被她紧紧掐住:“我就看不惯你这张清高的脸蛋,还有你曾经对我做的一切!””

    我的咽喉被掐的喘不过气来,只能断断续续的回道:“你想……怎么样!”

    “给你点教训尝尝,让你受受我曾经的苦。”

    也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被辕沐锦打晕,便陷入一片黑暗。

    ◇◆◇◇◆◇◇◆◇

    我用力睁开双目,一片金黄的光芒刺痛了我的双眼。

    良久才缓合,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一切,粉色纱帐,百碟穿花插屏,古色古香的陈设,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雅致却不高雅,朴素却不简单。

    我动了动,却发现自己的手脚皆被麻绳给牢牢的捆绑着,我挣扎了许久却挣脱不掉,有些气闷。

    此时一名浓妆艳抹的妇女扭着那肥大的摇,摆着自己硕大的臀进来了,身上的脂粉味浓到让我厌恶。

    “哟,醒了。”她堆着满脸的笑容低头俯视着我:“瞧瞧这脸蛋光滑柔美的,还有这双水灵的眼睛……哎哟喂,好久都没有收到如此上等的好货了。”

    “这到底是哪!”我再也忍受不了那妇女的审视,仿佛将我当作是一件货物在打量着,心中极为不舒服。

    “这是倚翠楼。”她拂了拂手中的绢帕。

    我再次扭了扭被捆绑着的双手,不解的问:“倚翠楼是什么地方。”

    她暧昧的一笑,探出那肥厚的手指轻抚着我的脸蛋,我用力别过头,讨厌被人抚摸,还是这样一个女人。

    “倚翠楼也就是青楼,男子寻欢作乐的地方。而你的,是老娘花了一百两银子买来的,今夜你就得登台!”

    青楼?

    辕沐锦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九王爷府掳走未来的皇后,还将我卖来青楼。

    她向身后两名姑娘使了个眼色,她们便将双手双脚已被绑住的我由床上扶起,然后搀扶至妆台前。

    “将她给我好好打扮一番,今夜我要她艳惊四座。”那名肥胖的妇女‘嘿嘿‘笑的奸诈。

    其中一位姑娘由铜镜中打量我片刻,侧首问:“四妈妈,是该打扮的浓艳一些还是脱尘一些?”

    她看也不看我,便冲她笑:“这还用问,当然是脱尘一些。现在的爷们都好那些个纯情的小姑娘,越是纯越能挑动的他们心痒痒。”

    于是一人拿起木梳开始梳理我凌乱散落满肩的发丝,另一人拿起螺子黛为我细细描眉,满屋都充斥着浓浓的脂粉味,我实在受不了,连打了几个喷嚏。

    “哎呀小祖宗啊,你可别病了。”四妈妈一见我有异样便冲上前打量着我。

    我厌恶的瞅了她一眼,不语。任两位姑娘在我脸上七手八脚的乱来。

    “既然进了倚翠楼就该有个艺名,我想想……”她的手支撑着下颚,在我脸上不断的审视了一番,才说:“古书有云‘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就叫嫣然吧。”

    “没想到四妈妈竟有这不容小视的才学。”此时的我才真正注意起这位四妈妈。

    我一语赞言她笑眯了眼,洋洋得意的说:“那当然,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在村子里可是一大美人才女,多少有钱人家的公子慕名而来欲纳我为妾。”

    听她之言,我再看看她那肥大的身躯以及满脸的横肉,心中净是不信,却也附和的问道:“哦?那四妈妈何以沦落到开青楼的地步?”

    她语重心长的长叹一声:“那时的我心高气傲,不甘愿为人妾。又看了西厢记,立誓要嫁给一个满腹才学,待我一心一意的男子。后来让我等到了,他是个穷秀才,长相也算是俊美,最重要的还是我喜欢他。于是不顾众人的反对,坚持与他共度糟糠贫困之日,每日早起晚睡我可是一句都没抱怨过。”

    一见她停了下来,我连忙问:“后来呢?”

    “后来?老娘算是瞎了眼,这男人为了筹到上帝都赶考的盘缠,竟将我以一百两的价钱卖进青楼。”

    我一愣,卖妻赴考?

    她见我神情异样,便问:“怎么,不相信?”

    “我信,只是感叹世间的男子怎会都如此薄幸。”我忙接话表示对她的信任,其实四妈妈她虽然是含着娇腻的笑容在叙述着这件事,但是眼神是骗不了人的,那浅浅的哀伤无不充斥在眸中。

    见我相信,她的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敛起,挂着苦笑:“后来呀,我在那家妓院当上了头牌,接的客是数也数不完,收到的金银珠宝足以让我一辈子都吃穿不愁。”

    “后来四妈妈为自己赎了身,再来到帝都开了这间倚翠楼吧。”见到她脸上的默认神色我继续问:“你既然有那么多钱,为何还要沦落风尘呢,拿着那些钱过些安乐的日子不好吗?”

    她连连摇头:“你错了,这个世上笑贫不笑娼。”

    我愣了愣,笑贫不笑娼?这是什么道理。

    “你若对我的遭遇有兴趣呀,以后有的是时间同你说,只要你乖乖的听话。现在你只需要准备着出去见客。”她脸色淡淡的哀伤瞬间消失,对两名姑娘交待道:“好好为嫣然打扮着,今夜卖个好价钱。”

    ◇◆◇◇◆◇◇◆◇

    每走一步,都被四妈妈派来盯着我的紫玉、辰花都死死的跟随在身后,目光中带着几分戒备,生怕我会逃走。不过我也确实在找着每一分逃跑的机会,我不是怕终身会沦落在此而出不去,怕只怕永远不能出去就不能好好教训那个将我卖来倚翠楼的辕沐锦了。

    我站在后台的帘幕之后踱来踱去的想着该用什么方法离开此地,这两个姑娘寸步不离的跟随着我,就连我上个茅厕都要跟着。而倚翠楼四周都有壮汉手持长棍把守着,我怕还没跑到这大门口就要被那几个壮汉架回去了。

    我可不能鲁莽的跑,否则刚才好不容易与四妈妈那一番套近乎就白费了。

    “嫣然姑娘,您别急,马上就到您登台了。”见我走来走去,以为我急着想上台,辰花便出声安抚着我。

    讪讪的望了她们两一眼,随后解开帘幕,偷偷的探头望场外那一片喧嚣之地,都是一群色咪咪的目光猥琐的瞧着正在台上摆弄腰肢翩翩起舞的月如。

    难道我要在这样的男子面前跳舞?难道我要被这其中一名男子买下初夜?

    一想到这,就有冷汗丝丝渗出脊背,或许现在的我是能拖多久便拖多久,我相信九王府的人早已经发现了我的失踪,必然在帝都四处寻找着。

    月如的一曲终罢,下边传来众人如雷的掌声,却见有一名青衣少年手捧托盘恭敬的上台,托盘内不是其他,正是那烁烁的三锭黄金,我猜那一锭少之也有一百两吧。

    紫玉回道:“月如姑娘,这是二公子赏你的。”

    月如那含着娇羞的美眸巧兮抬起,仰望二楼雅座之内,目光锁定在一名紫衣男子身上,这人怎么看都是那样熟悉……

    我立刻问:“那是谁?”

    紫玉也瞅了眼上边,回道,“那是成太师的二公子成蔚。二公子倒是阔气,只要他看的上的姑娘,一掷千金只是小意思,可惜二公子的眼睛高的很,能被他看上的也只有咱们倚翠楼的花魁月如了。”

    果然是成蔚,没想到呀,辕沐锦的如意郎君竟踏入这烟花之地寻花问柳,更一掷千金为博月如的芳心。

    这成蔚若是花花公子,对辕沐锦定然不会真心到哪儿去,那辕沐锦期盼看见成蔚与他哥哥斗个你死我活的场面怕是看不到了。

    月如提着湘裙,小心翼翼的下台,随着那名少年一同上了二楼那间雅座。

    “今夜咱们的月如就归这成家二公子了。”四妈妈那左右逢源的声音响起:“而今日倚翠楼新进了一名娇滴滴的黄花小姑娘哟。”

    一名粗声粗气的胖子丢了一颗花生米进嘴里,嚼了嚼便问:“这倚翠楼的黄花姑娘爷见多了,就不知这次又是什么货色。”

    “好货色,上等货色。”四妈妈眉开眼笑的说着:“嫣然,出来吧,让各位爷瞧瞧。”

    听她那尖锐的嗓子朝我喊来,很是不情愿的朝台上小步挪动着,突然又想到紫玉方才说的话,只要成蔚看的上的姑娘,一掷千金只是小意思。或许,我可以借成蔚离开这倚翠搂,辕沐锦将我弄来这,我就借你情郎之手离开这。

    想到这,我渐渐扫去了一日的压抑,拖着轻快的步伐登台了。

    顿时台下一片哗然,我毫不避讳他们那一道道猥琐如材狼的目光,腻着嗓子轻福一个身。“各位爷,小女子嫣然,初来贵地还望各位捧个场。”

    台下一个个的拍手叫好,始终散之不去。

    强忍住内心的厌恶,脸上依旧赔着轻笑:“嫣然不会舞,只懂弹琴,今个献给诸位一首《广陵散》。”

    因为莫攸然对曲子这东西颇有研究,从小便跟随他身边听他如何奏曲,我也依葫芦画瓢学着。他总说,乐曲这东西靠的是天赋,只可意会。所以他从不教我,只是指点一二。

    大气磅礴,激昂慷慨之声萦绕不绝。

    当我的琴音消散之时,台下竟是一片安静。我蹙了蹙眉,怎么没有掌声,难道我弹的不好?

    “好曲,赏。”正当我犹疑之际,上头传来一声。

    我仰头朝声音处望了去,是成蔚?

    “嫣然姑娘,这是长公子赏的。”那名家仆的托盘中摆放着一颗闪闪的夜明珠,四周一声冷冷的抽气声,可见这夜明珠的价值。

    不是成蔚,是长公子?

    四妈妈盯着那颗夜明珠,眼睛都快直了,低低的附在我耳边轻道:“快上去谢谢长公子,他同二公子来此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赏东西给姑娘呢。上去后要乖乖的懂点规矩,勿多言,要慎行。”随着那名家仆,我也上了二楼的雅座,里边靠窗的檀木桌上相对而坐了两名男子,一名紫衣,一名蓝衣。

    紫衣少年想必就是成蔚了,他的面容生的很是俊美,隐隐带着几分邪气,目光深邃藏着淡薄之态。他没有看我,只是举起一杯酒一口饮尽,其姿态甚有贵族子弟的气息。

    蓝衣少年应该就是长公子了,他慵懒的靠在窗上直勾勾的盯着我,仿佛欲将我看透。他的容貌比起成蔚少了几分阴柔,多了几分刚毅。菱角分明,唇边带着似笑非笑,目光带着狂放不羁之态。

    “这嫣然姑娘比起这倚翠楼的姑娘还真是不同。”戏谑的声音自长公子的口中传来。

    “大哥对她有兴趣?”成蔚放下手中的酒杯,这才将视线投向我,目光中别有深意。

    他由凳上起身,一把勾起我的下颚,仔仔细细的打量了许久,饶富意味的笑道:“很有兴趣。”

    这长公子看我的眼神似乎并不像是看女人,而是看猎物?被他的目光看的怪不自在,忙转移话题:“谢长公子的赏赐。”

    他一声嗤鼻之笑:“这风尘女子皆好这些俗物,我给的不过是你们所需要的,成家并不在意这些俗物。”

    听他口气中满是嘲讽,根本不将女子放在眼里。他那恶劣的态度我也不介意,我要的只是离开这里。

    “长公子,若你认为这一颗夜明珠就能收买到嫣然的心,那你就错了。”我紧捏着夜明珠,目光毫无畏惧的回视着他的瞳:“嫣然虽是风尘中人,但是为了这区区一颗夜明珠而出卖自己的肉体是绝对不可能的。”

    听完我的话,他放肆的大笑:“不是为了钱,何以要做娼妓?难道是做了娼妓还要立贞洁牌坊?”

    我则毫不留情,一巴掌就挥了过去,许是因为他做惯了高高在上的公子,根本没有想到一个风尘女子竟敢打他,硬生生的接下了那一巴掌。

    此时的他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带着盛怒瞪着我,仿佛马上就要捏断我的脖子。

    轻轻的咽下口水,不去注意他那欲将我剥皮抽筋的眼神,强自镇静的说:“女人是用来疼而不是用来侮辱的,难道这贵族子弟都如长公子一般喜欢践踏女子的尊严吗?”

    周围的家仆与静立一旁的如月早就傻了眼,怔怔的盯着我们两。

    而成蔚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观赏着我们两人之间的冲突,并没有上来劝阻的意思。

    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娼妓就是娼妓,还想妄想得到尊严。”

    很危险的气息,真的很危险。此时的我有些怯蹑了,考虑着要不要现在就给他道歉,否则我的小命都要丧在他的手里了。

    我会这样顶撞他,甚至给了他一巴掌这是想起了莫攸然曾经教我驽夫之术。

    他说,对于男子要欲迎还拒,这样才能挑起男子对你的兴趣。

    他说,男子大多喜欢刚烈难驯的女子,因为这样的女子很少,所以更能引起他们的征服欲望,他们将征服这样的女子视为成就与乐趣。

    本来打算赏他一巴掌让他觉得我特别,然后我就能装装可怜,让他将我买下,这样就能离开倚翠楼了。只要出去,我要逃也就容易的多了。

    可是现在……我将这招用在这长公子的身上似乎不太管用呀,这一巴掌是否打的太重,适得其反了吗?我可不要因为这一巴掌而命丧于此啊!

    正当我要开口求饶之时,只觉整个人一阵悬空,我已被他扛在肩上,我连连挣扎着,“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他紧紧的箍着我的身子,不顾众人的异样便将我扛了出雅座,在场诸位一片哗然。

    “长公子,您这是……”四妈妈立刻上前诌媚的拦了她的去路道。

    “这个嫣然,今夜我买下了。价钱不成问题,问成蔚要便是。”

    听到这话,四妈妈喜笑颜开的应了一声:“白玉,给咱们长公子找一间清净的屋子。”

    长公子的脸上勾起邪魅一笑,迈着大步随着那名叫白玉的丫头朝二楼最里间的房走去,我叫苦连连。莫攸然,你要害死我了,你的什么鬼道理,还称什么驽夫之术,这长公子根本不吃这一套,瞧瞧他那一张铁青的脸色简直就是想要将我活剥了都不泄恨。

    ‘砰’的一声,门被长公子用力关上,丝毫不留情的将我丢至床上。

    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痛的龇牙咧嘴,却仍挣扎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他那殷红如狮般的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我有些惧怕的朝床里侧挪了挪。“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你说我买你是想做什么的?”他站在床前俯视着我,身子将眼前的烛光挡去了好大一片,我整个人都被一片阴暗笼罩着。

    意识到此刻的危机,我立刻道:“如果是因为那一巴掌……我道歉,我是因为一时愤怒所以才冒犯了长公子,要不,你也给我一巴掌?那我们就扯平了……”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论如何我要避过这一劫再说。

    他俯下身子,猛地扼住我下颚,纵声大笑,笑容中藏着阴凉之色:“我还当嫣然姑娘是多么贞烈的一个女子呢,没想到也会害怕。我成禹活了二十三个年头,从来没有人敢扇我一巴掌,更何况是像你这样的娼妓!”

    我在他的钳制下,挣扎开口:“我……”才张口,他炽热的唇瓣便强势凌夺的欺了上来,下颚间的钳制消失,只觉胸口一凉,衣襟被他狠狠撕开。

    他的吻如刀狠狠划在我的唇上,呼痛的声音完被他那狂妄霸道的吻吞噬,

    他用力将我压倒在床上,贴着我的耳畔冷笑道:“卿本佳人,我见犹怜。”他手指从敞开的胸前往下探索。

    那一瞬间我的愤怒与疼痛被屈辱淹没。

    “长公子,我的身份是未来的皇后娘娘,皇后你也敢动”

    “皇后?”他狂妄放肆的笑了:“那我就更要替皇上先要了你。”

    他俯身,再次覆上唇肆虐着。

    我不禁有些绝望,就连搬出了皇后的身份他都没有犹豫过,甚至没有考虑过我所言的真假,可见他连皇上都不怕。

    心一狠,我张开唇齿毫不留情的朝他的唇上咬了下去。他一声呼痛,离开了我的唇,血腥味在我的口腔中源源不断的蔓延,可见我这一咬可是异常狠。见他捂着唇,我用尽身力气将他踢下床,我拢着自己残破不堪的衣襟也跳下床,打算开门逃跑。

    长公子立刻上前将还没跑到门边的我给硬拖了回来,甩在地上,他整个身子已经将门堵住。我恨恨的仰头望着他暴怒的目光,他的唇上留下了我咬破的齿印,血如泉涌般肆意的滴在地上。

    我看此次是真的无法逃脱了,难道我就要这样认命将自己的身子给一个我丝毫不熟识的男人吗。

    不,我不要。

    那样的我与娼妓有何分别,宁为玉碎不为瓦。

    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认自己残破不堪的衣襟由肩上划落,缓缓后退着坚定的说:“士可杀不可辱!”蓦地转身,朝屋内唯一的窗口奔去。

    长公子似乎意识到我要做什么,飞快奔了过来想拉住我,而我却已经纵身由二搂跃下,投入下面涟漪阵阵的湖面。

    ◇◆◇◇◆◇◇◆◇

    次日,我是在一间雅致的屋子内醒来,绯红的帷帐深深弥漫,隔着珠帘帐有一个大鼎,烟雾袅袅升起,弥漫了整屋。紫檀桌上有一西施浣纱觚,里面插着几束娇艳欲滴的紫玉兰,花姿婀娜,气味幽香。朱窗兰牖微开,清晨的风溜进屋内。

    这里是哪,我明明记得昨夜由二楼投湖了,被人救了吗?

    我挣扎着支起身子,发现昨夜那残破的衣裳已经被人换成了净白的寝衣,我用力拉扯着衣襟,看见手腕上青青紫紫的淤青。我想,此刻我的脸上,胸前,腿上,脊背都应该有像这样的淤青吧。昨夜……也不知道自己被那个成禹丢在地上多少次了,现在的我就像被人拷打过一般,连动动手,动动脚都会痛的冷汗淋漓。

    这里一定不是倚翠楼,倚翠楼的摆设不会如此雅致,而且里面的画,瓷瓶,个个都出自名家之手,价值不菲。此刻的我极有可能处在太师府,我还是逃不过成禹那斯的魔掌吗?再想起我给他的那一巴掌,真是悔不当初。若当时赏我的是成蔚,或许现在的我早就得到赎身,逃回九王府了吧。

    一想起九王府,脑海中浮现出的是辕羲九那张淡漠的脸与戴着银色冷面具的风白羽重叠着,心中产生了几分酸涩。紧接着又想到辕沐锦那娇腻的脸蛋,我真恨不得当场撕碎她那张在辕羲九面前故作胆小可怜的脸。

    将自己蜷缩在床的角落里,将被褥搂在怀抱中,紧咬着唇,强忍住自己欲滴落的泪水,戒备的盯着珠帘外那扇紧闭着的朱门。

    整整一日来,都没有人进入这间屋子,我的肚子已经饿的饥肠辘辘,却又不敢下床,生怕再碰到那个长公子。

    渐渐入夜,屋内陷入一片黑暗,唯有窗外那皎洁的明月漏了几点光芒进来,映了满地尘霜。

    ‘咯吱’一声轻微的开门声,一道亮光射了进来。

    我紧撰被褥的手又用了几分,直勾勾的盯着成禹,他身后有一名家仆将手中摆慢饭菜的托盘放至桌上,然后取出火匣子点燃红烛。那强烈的火光让我眼睛适应不了,一时间用手掌挡去眼前的光芒。

    直到缓和后,我才睁开眼睛,成禹一张略显的面容在烛火的照耀下略显苍白。他的下唇有一块齿印,是我的杰作,现在已经开始结疤。

    “吃吧。”他负着手笔直的伫立着,冷睨着蜷缩在床角的我。

    我依旧紧咬着唇,不搭理他。

    他上前一步,就像拎小狗般的将我由床上拎起,另一手托着我的腰际将我丢至小凳上。

    看着桌上那色香味俱的菜色,我咽了咽口水,别过了头忍住想要伸手的那份冲动。

    “怎么?不想吃?”

    “我才不要吃你这个混蛋的东西,不吃!”我的口气异常坚定,但是下身传来咕咕的叫声却泄了我的底。

    成禹哈哈大笑,笑声中有数不尽的嘲讽与嗤鼻:“既然你不想吃,那真就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好菜。”语音未落,他一手便将桌上的饭菜数掀打在地上,乒乒乓乓的破碎声使我异常恐惧。眼前这个成禹……没有用的东西,他是会毫不犹豫的毁灭吧,真是很可怕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