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眸倾天下 > 第一章
    第一章:北国王廷争锋对

    山林啸聚,沙漠群凶,林泉潭水夜翠微。

    山河日下,长驱渡河,秀色隐空羡白云。

    莫攸然说,他要带我去北国。

    前往北国的路上莫攸然与我讲了很多很多关于小时候的事,我只是闭着眼帘静静的听着他对我说的一切,一言不发。但是脑海中却闪过无数个画面,幼时与大哥的亲情,后来与风白羽的畸恋,无数个画面相互重叠着催打着我的心。

    无数次我想放声大哭,但是我没有,因为莫攸然在我面前,我不愿在他面前显示出我的懦弱与狼狈。

    此次莫攸然掳我去北国,我并没有想要逃,更不知道要逃去哪,何处能给我容身。更没有面目去面对……我的哥哥,辕羲九。

    这一路上,莫攸然曾唤我为‘慕雪’,却被我出声打断,我告诉他不要叫我慕雪,我是未央,永远都是未央。

    莫攸然揭开马车的帘布,指着荒烟大漠的另一端道:“你看,那就是北国的天龙城。”

    我顺他所指之地望去,大风将荒漠中的尘沙卷起,偌大的都城几乎要被尘沙吞噬,北国的风沙一直都是这样大吗?难怪南朝一直无法攻克龙城,是因为北方与南方的气候之差,南朝的军队根本无法抵御如此风沙吧。

    马车离天龙城越来越近,云屯壁垒,气势恢宏,无不泛着安谧而神奇的美。北国的天龙城与南国的帝都城完不一样,天龙傲立山河,孤立城敦,睥睨苍穹万物。帝都却是金碧辉煌,繁华昌盛,天皇龙腾之气蔓延。

    当城门大开,一股身着盔甲手持大刀的侍卫闯入眼帘,领兵之人傲立在一匹棕红矫健的千里马之上,他那闪耀着骇人之红的瞳目直勾勾的盯着马车缓缓前进。

    他,不是成禹又能是谁呢?

    其实,早在那日我便已知被乱刀砍死之人并不是成禹,虽然容貌一样,但是他的眼睛却骗不了人。成禹的眼睛一直都是火红耀眼之色,而死去之人的瞳子却是黯淡无光的黑色。

    我跟随在莫攸然身后下了马车,只听成禹……不,此时的他应该是北国的二王子夜翎。夜翎手绕缰绳道:“奉母妃之命特来请先生进宫。”

    大风吹得莫攸然裙角飞扬,他淡雅的目光清然的望了眼马上的夜翎,颔首而应。

    夜翎那伟健的身躯直挺挺的坐在马背之上,朝我伸出了手:“未央,记得我说过,你是我买来的,便是我的人。”

    我仰头凝望着他,少了当初在成家那副玩世不恭,多了几分肃穆沉稳,天潢贵胄之气将整个人笼罩着。再看看那双修长的手心,我将手交给了他。他一个用力,便将我扶上马背,圈在怀中。一扯缰绳,马儿嘶啼之声响彻云霄:“回宫!”他凛然之语一声令下,浩浩荡荡的兵队绝尘而去。

    我,终于要进入那个可能会将我终身圈禁的宫廷了吗?

    我没有害怕,唯有期待。

    ◇◆◇◇◆◇◇◆◇

    宏伟城郭,翠玉华盖蛇龙飞舞。金灿灿耀的人眼花缭乱。

    黄金铺首,花石阶梯复道如虹。像是通往神的栖息之处。

    随着夜翎,我们穿插过双阙,进入北华殿,那儿的侍卫面容冷漠如霜,单手紧紧的握着刀柄。

    外面匍匐了一地的宦官与宫娥,似乎有大事发生。

    黑压压满满一地的人一见夜翎到来,立刻分散两侧,让出一条道供他经过。许多宦臣的眼底净是一些让我看不懂的期待,有些宦官的眼中却是充满鄙夷。

    “二王子,您回来了!大王病危啊,您快去看看吧。”一名中年宦官焦急道。

    夜翎沉默着迈进了那金碧辉煌却略显阴暗的北华殿,莫攸然的神情严谨让人琢磨不透,隐约感觉这个皇宫一点都不寻常。

    “翎儿,莫先生到了吗?”一名雍容华贵的女子一见我们踏入便上前相迎,眸子里闪烁着点点泪花,握着夜翎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这位,应该就是北国的大妃,夜翎的生母吧。

    “大妃莫急,待臣先为大王诊脉。”莫攸然谦卑的行了个礼,得到大妃的允许便揭开那层赤金幻龙的帘帐,大王应该就躺在里边。

    我静静的伫立在一旁打量着神色哀伤的大妃,她约四十年华,凤目晶亮,肌如白雪,粉黛双蛾。虽然有了岁月的斑驳痕迹,却依然风华绝代,可想而知,年轻的她该是多么貌美。

    “大妃你也莫急,大王多福,定然能躲过这一劫。”一声娇媚柔腻的声音传出这才让我发觉,这个大殿内还有人。

    顺声而望,香培玉琢,柔媚娇倩,珠光宝气,明艳照人。她身边还有一名男子,幻彩流金的锦袍长长的铺了一地,乌黑如墨的发丝倾泄在袍子上更显他不羁之态,细细品闻便嗅到一股不同于兰麝的香味。最后,我才视线投放在他的脸上,正对上一双耀目的红瞳,与夜翎的瞳子是一模一样的。

    他的容不同于夜翎那般刚毅,而是……像天山上的雪莲,让人不敢亵渎,更不敢去摘采。尤其是配合着那双红色的瞳,更显得如斯妖魅冶艳。

    他的瞳目一闪,直射于我,那一眼,让我心惊,立刻躲到夜翎的身后,避免再次触及这样让人胆寒的目光。

    大妃她并没有理会她的的言语,只是含着异样的目光打量起我,再望望夜翎问:“翎儿,她是谁?”

    “他是莫先生妻子的妹妹,未央。”夜翎将我从他身后扯了出来,左手一勾,牢牢的搂住我的肩。

    大妃了然一笑,正欲启口,却闻一声冰冷的话语传了过来:“二弟去了南国十七年,就是带了一个女子归来吗?”

    众人目光皆投向说话之人,我也不例外。听他称夜翎为二弟……难道他就是北国大王子夜鸢?果然是如北国史书上记载的一般,难怪三位圣女都为了他自毁清誉。

    “自然比不上王兄你引得三代圣女皆为你而死。”夜翎的嘴角一直在笑着,但是眼中却看不见一丝笑意。

    也正是因为莫攸然的揭帘而出,才终止了这两兄弟间隐隐的火药味。“大妃,臣已将大王的病情稳定住,暂时不会有多大的危险。但是大王定然不能再动怒,不能疲惫,多多休息,这样病情才会好转。”

    听到此话,大妃终于松了口气:“谢谢莫先生。”

    后来大妃留我们在王宫的秦天殿住下以便大王的病情突然有变,当天夜里我连晚膳都没吃,将自己锁在书房内,翻阅着北国所有的史书。

    北国的大王夜宣有五子四女,一个堂堂北国大王竟只有五子四女,在历史上确实算少的了。尤其值得提的便是大妃与三夫人。

    正妻涟漪大妃出生高贵,与大王夫妻情深,举案齐眉。生二王子夜翎,长女夜绾。

    华贵嫔出生低微,却母凭子贵,位居三夫人之首。生大王子夜鸢,四王子夜景。

    沛夫人家世好,性格温淳,颇受大王的宠爱,可惜至今仍无所出。

    卿贵人先王的养女,性格刁蛮,目空一切,就连大妃也让她三分,至今也无所出。

    剩余二子四女皆是品级低的嫔妃所出,于是朝廷早就分为两派,一派拥立大妃之子夜翎,另一派拥立华贵嫔之子夜鸢。

    史书上记载着,二王子夜翎六岁便生了一场大病,会传染,故而长居于府上十七年不曾出来过。就在数月前,夜翎竟破天荒好了起来,以完好的姿态出现在百官面前,以一篇《论国策》博得满殿喝彩。

    大王可真是用心良苦,为了秘密将孩子送去南国,竟连史官都骗过了。涟漪大妃竟能舍得将自己的孩子送去南国十七年,想必也是舍弃小爱,完成大爱吧。

    更是明白了夜翎的用心良苦,那个天竺九龙壁珠根本就不是一个巧合,而是预谋。

    他定然是早就得到了北国父王病危的消息,必须找借口回去。但是,他可是受了父王之命来到南国的,没有父王的手谕绝对不能回去,所以他在得知我是未央之时,便顺水推舟的让辕羲九去找天竺九龙壁珠,让他发现自己的身份,便有借口回到北国了。

    果然,夜翎的才智也是不容小窥的,以前是我看错了他,一直还以为他只是个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光会对人施暴。

    大王病危,朝廷必引起一场皇储争夺战了,夜翎回来就是为了与夜鸢争夺那个王位吧。权利还真是会引人疯狂呢,竟比继续呆在南国收集情报来的更重要,十七年的心血,因为这个王位而放弃,一切皆付诸东流了。

    揉了揉自己疲惫的眼睛,望着自己身边那满地铺洒的史书,无力的靠在书架上,那莫攸然定是站在夜翎这边。

    屋内的烛火明晃晃的闪耀着,窗外明月皑皑如雪,蝉声啼嘶,恍恍惚惚之间又忆辕羲九那句‘夫妻之间才相互不隐瞒,难道你要做我的妻子吗?’,我不禁笑了起来。蓦然又是一阵黯然,僵硬的收回自己的笑与思绪。

    在来北国的路上,莫攸然说,如果我想恢复幼时的记忆,他可以帮我。因为,我的所有记忆皆是被他以‘忘魂水’扼杀,神医果然是神医,随便一瓶药就能剥夺一个人的记忆。我并没有领他的好意,更不想恢复那所谓的记忆。

    如果我的小时候真如莫攸然所说的那般可恨又可怜,那我要了那段记忆又能如何,况且,那段记忆中还有着我最不想要的一段记忆。

    ◇◆◇◇◆◇◇◆◇

    一个月后,夜宣大王的病稍微好转,便召集大妃与华贵嫔还有莫攸然与我去御花园品茶,杨花飘絮,蝶飞燕语,风沼萦新波,处处皆是欣欣向荣之景,不禁让人叹为观止。

    大王年近五旬,脸上净是斑驳的病态,眼角的尾纹蔓延蹙在一起皆是那老者的沧桑,看他略微虚弱的倚靠涟漪大妃的肩上气若游丝,说上一句话仿佛都要花上身的气力。现在我才发觉,原来北国那至高无上的君主也只是一个平凡的老人。

    闻莺啼满庭,感碧波荡漾,受暖风轻拂,我坐在莫攸然的下首与夜鸢对面而坐,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抚弄着杯中的铁观音,听着华贵嫔有一下没一下的暗讽着涟漪大妃与夜翎。她对于夜翎远去南国做奸细之事甚为了解,可见她在后宫的势力有多么大。我甚至几度怀疑大王与大妃的政权早被架空,但是这只是猜测而已。

    “莫先生,您的妹妹真乃国色天香,不知是否及笄,可许人家?”不知何时,华贵嫔竟将话题转移到了我身上。我颇为好笑的仰头对着她道:“《礼记内则》有言,女子十有五而笄,您看未央也未束发带簪,这样也就表示未央并未及笄也未许人,华贵嫔您问的话确实好笑。”

    一闻此言,华贵嫔的整张脸顷刻绿了下来,涟漪大妃用轻咳之声掩饰她的笑声,夜翎丝毫不避讳的大笑出声,而夜鸢依旧是那副淡然妖魅的盯着我。瞬间,御花园内的气氛被我弄的有些僵,直到夜鸢一语既出,骇了在场所有人。

    “父王,咱们北国圣女之位也空了三年迟迟未有人选,儿臣倒认为未央小姐能够胜任。并未及笄也就代表还是处子,莫先生又是大妃欣赏之人,更是二弟的知己好友,其妹的身份自然而然的便高贵起来。更重要的是,她国色天香,言谈不凡,是圣女的最好人选。”

    我怔怔的望着夜鸢那一张一合的口,回想起那日在史书上看见的一行记载:北国王子夜鸢,仪容绝美,深得父爱。三代圣女皆因他自毁清誉,终沉江祭祖。

    “不行!”夜翎倏然起身,冲夜鸢怒道。

    大妃立刻将夜翎拉扯会位置,勾起淡笑,从容的对大王说:“也难怪翎儿如此激动,其实早在未央住到秦天殿那日臣妾便将她许给了翎儿。”

    “大妃的行事真是速度啊,但是未央可能受的了这个委屈?据本宫所知二王子早在六岁便与国师的千金翡翠订了婚,十六岁那年便已‘带病’迎娶其为翎王妃。”华贵嫔笑的娇媚,眼波时不时在我与大妃之间流转着。

    莫攸然立刻笑道:“未央早已与二王子许下终身,臣想,未央为了爱是绝对不会介意做妾的。”他用眼神示意着我说话。

    忽然间,一个罪恶的想法蹿入脑海中,如果我丝毫不给大妃与莫攸然面子,揭穿他们的谎言,现在又会是什么样的情景的!

    最终我还是没有当众揭穿,而是拜倒在地,有条不紊的回道:“大妃说的句句属实,大王子的举荐,未央心领。”

    在抬头那一刹那,我那看夜鸢的瞳子中闪烁着令人费解的光芒,那是——奸计得逞!!

    大王的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巍巍的将跪地的我扶起,单手再牵过夜翎的手,将我们冰凉的双掌交握在一起:“翎儿能找到自己心爱的女子,父王很高兴。”他的眼睛竟闪着点点泪光,丝毫不介意此刻在场的华贵嫔与夜鸢。

    夜翎的目光微微动容,眉宇间尽闪悲伤,反手将我的手包裹住再紧紧握住大王的手。我的手被夹在两只厚实的手中微微生疼,却又不好打破此刻温馨的气氛。

    夜翎,自幼便离开父亲母亲,抛弃自己的王子身份去了敌国,隐藏身份十七年,那该是多么寂寞的童年。大王他对夜翎也有很大的亏欠吧,人常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相信他早就料到自己的身子已经一日不如一日了,而他对夜翎的情竟是那样的真挚,然没了一个王该有的风范。

    我瞧见华贵嫔正冷着一张脸盯着夜翎与大王之间的父子情深,而夜鸢仍旧悠哉的坐着,端起铁观音便轻吮一口,似在回味其茶香。其举手投足之间无不存在着王子的贵气与风雅气派,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让人只敢远远观望都是一种享受。

    “莫攸然听旨。”大王收起失态,显露出王者的威严:“莫攸然教导翎儿有功,晋封为太子太傅。”

    这一语惊了众人,尤其是华贵嫔,她浑身一个冷颤:“王上您说什么?太子太傅?太子在那里?”

    王上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目光落在夜翎身上,才欲开口就闻夜鸢道:“儿臣认为太子之位最好的人选便是二弟,忍辱负重去敌国十七年,又是嫡长子,名正言顺,谁敢不服?”

    此语才出,又惊了在场众人。就连华贵嫔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目光:“鸢儿,你说什么!”

    “儿臣请立二弟为太子。”这话说的异常坚定,更有着不容抗拒的坚定。

    “既然鸢儿你都没意见,那朕即刻下旨……”王上似乎也没想到会如此顺利,生怕他会反悔一般,急着想要立夜翎为太子。

    “父王,儿臣同意,满朝文武也未必心服。”夜鸢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的话,继续说:“二弟要做太子必须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正好,此次南国又派兵前来攻打咱们南国,领兵之人正是多年未打仗的旷世三将之一辕羲九。若二弟有那个能耐打败南国的神话,那他就是太子的最佳人选……”

    夜鸢后面的话我完听不进去了,脑海中不断重复着‘辕羲九’三个字,他终于再次披上战甲领兵出征了吗?壁天裔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给他兵权了吗?

    直到夜翎那声:“好,儿臣愿意领兵出征。”

    我回过神,也明白了夜鸢这样做的目的,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料定了夜翎此战必败?万一赢了呢,他这么敢赌吗?看的出来,就连大王都要看夜鸢的脸色行事,可见皇权真的已经被架空了。只要夜鸢一声反对,就算是大王金口玉言的册立也无可奈何。可是夜鸢却要赌,他凭什么认定自己一定会赢?输了,可就是已经到了嘴边的皇储之位呀。

    御花园那场暗潮汹涌终于在大王一声‘乏了’宣告结束,夜翎当着众人的面拽着我的手离开了御花园,在宫娥们那众目睽睽之下将我带去一处无人的小院。小院内开满了血红的月季,傍晚的暖风吹的花枝四下摇摆,片片花瓣被风卷落,铺满如红毯鲜艳夺目。香艳的气味扑鼻而来,不禁让人沉醉其中。

    我看夜翎转身走入那月季丛中,忍不住开口:“打仗很危险,为了与夜鸢赌气而上战场,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没想到,未央也会担心我了。”背对着我的他弯腰,拔出一枝色泽正浓的月季低声笑道。

    “我很认真的在同你说话。”他总是这样玩世不恭的样子,真是令人……讨厌。

    他执着那枝月季朝我走来,脸上始终挂着初见时那邪恶的笑容:“不是赌气,而是一个男人的尊严,我必须赢这场战争,我必须保护我的父亲与母亲。”

    被他这句话怔住,脑海中蓦然闪现出一个温柔的声音:慕雪,大哥必须肩负起保护母亲与你的责任,我不在的这段时日一定要好好照顾母亲……

    那断断续续的画面闪现在脑海中,我不禁后退一步,而夜翎则是将那朵月季由枝上折下,插在我的发上:“这里没有芙蓉,只能拿月季代替。”

    ——将那朵芙蓉花插在我的发上。

    ——母亲骗人,她说当男子为一个女子拈花于发之时便是最幸福的一刻,可是我怎么没有感觉呢。

    我怔怔的盯着夜翎那如火的目光:“你……怎么知道。”

    “你小时候的事,莫先生告知于我了。”他的手抚摸着我发上的月季,目光有深沉,有挣扎,有隐忍。这一切终于变幻成一抹轻笑:“芙蓉象征纯洁,而月季则象征等待有希望的希望。”

    看着他的笑,我多想对他说,不要去,不要去,夜鸢早已布好了局等你去跳,你去了只会满盘皆输……但是,这个道理他又怎会不知道呢?可是他早已经别无选择了不是吗!

    我的目光流转在月季花下那一颗灰色的小石子上,立刻蹲下身捡起,然后递给夜翎:“喏,这是给你的护身符,带在身上就会保平安。”

    他瞪大了眼睛上下瞧着我,似乎不感相信我会随便捡一个石子给他当护身符。我也忍不住笑了笑:“你不要我可扔了!”说罢我就举起手欲将其扔入月季丛内,却不想手掌被人紧紧握住,轻轻一扯,我便撞入一个坚实的怀抱。

    “未央,等我回来好吗?回来,我便娶你。”

    其实此刻的我很想回一句:娶我?做妾吗?

    这句话我终究没有说出口,这样只会与他继续纠缠不清。

    只是任他那双手臂将我紧紧绕在怀中,即不答应也不反对。

    我并不知道夜鸢下一步是如何布局的,没有人猜的到,但愿……夜翎你能安然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