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眸倾天下 > 第三章
    第三章:曲阑深处重相见

    一阵风沙过去,金黄的大漠漫漫的延展着,烈日透过黄濛濛的风沙射下来,褴褛的衣衫无法遮盖已经开裂的肌肤。我无力的倒在荒凉的大漠上,我一路上带的干粮与水早在三天前已经用完,而那匹带我逃出天龙城的马也早就精疲力竭而死。我一连走了三日,都没有走出这片荒凉的大漠,似乎怎么走都无法走出。

    记得我将陪嫁丫鬟冰兰弄晕,自己换上她的衣裳逃出热闹的王府,一路上倒是没有人关注一个小小的丫鬟。为了避免夜鸢会追出来,我特地弄了张地图,绕着走小路,却没想到,迷路了!

    天知道我带出来的地图被风沙掩盖到哪去了,不会……就死在这个无边无际的大漠里吧?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我有些绝望。我终将成为被风沙掩盖在地下的枯骨吗,泪水滴落在沙砾之中,随即湮灭无踪。

    羲九……大哥……

    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缀满珠玉和铃铛铿锵之声,悦耳的歌声如清泉一般淌过,丝丝缕缕的流淌盘旋。

    我喜出望外的挣扎着起身凝望远处一小股骑着骆驼的人朝这徐徐前行,大漠的落日下隐射出他们的脸,骆驼上有一名娇美的妇女,扭动着腰肢唱着一首民间歌谣,声音清脆嘹亮,就像在大漠中最纯洁的歌声。

    最后他们停在我跟前:“这是哪来的小丫头,竟躺在这荒漠之中。”

    “安希,别多管闲事,让她自生自灭吧。”一个无情的男音扫过。

    “多可怜的小丫头,救了吧,说不准还能为咱们店招点生意呢。”

    “你瞧她皮包骨的,嘴唇干的,皮肤裂的……啧啧……不把可人吓走就万幸了。”

    “哈哈……琪子,大不了收去做个打杂的也行……”

    ……

    我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却像是催眠曲,哄着我入睡。

    迷蒙之中,仿佛有人将冰凉的水灌入我的喉咙,缓解了我干涩的喉咙。又感觉一双手将我托起,最后毫不温柔的把我甩在骆驼上,带着我离去。

    ◇◆◇◇◆◇◇◆◇

    后来我才知道,救我的那个中年女子叫安希,是飞天客栈的老板娘,另一名中年男子叫琪子,是总管事的。他们二人一同经营着这家名叫飞天的客栈已经十年了,这个飞天客栈处于北国与南国的交界边缘,方圆几十里还就这一家客栈,所以生意异常红火,每日来来往往的人几乎挤满整个客栈。

    而我,休息了十天之后我的脸色也恢复了以往的红润,干裂的肌肤也慢慢愈合,安希脸上的笑容便也愈来愈明显。当我能下床之后,她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以为捡到一根草,没想到却是一个宝。

    听闻她这句话,我便做了一个决定,装哑巴。

    她说什么话我都只是点头,摇头,要么呆呆的凝视着她。

    再多次试图想让我说话之后终于放弃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叹道:算了算了,本以为有姑娘可以接替我的歌艺呢,没想到却是个哑巴。

    听到这句话,我总算是松了口气,幸得躲过了一劫,否则这安希定然会要我接替她当着客栈那群来回的客人面前唱歌的。这……和妓女有何分别!

    飞天客栈还真是个好地方,由于处于南国北国的交界处,对两国所发生的事也就一清二楚。其分上下两层,占地面积很广阔,整个客栈打杂的连我就五名,厨子有三位,小二有五名,唱歌的丫头有两个,与我差不多大。

    更厉害的是客栈内竟连说书的都有,他每日的午膳时间便会说起两国之事,而我也是由说书的人口中听着两国的消息。晚膳之时便是安希老板娘登台献唱,虽然年纪稍大,但是却很受往来的客官欢迎,她的嗓音真的很好,犹如天籁之音,宛若惊鸿,连我都不自觉的陶醉其中。

    在飞天客栈中我每天都必须早起打扫客栈的桌椅,洗洗碗,安希与琪子对我也说不上好坏,就是严肃的一张脸让我干这干那。虽然辛苦了点,我倒也乐在其中,因为这里很热闹,过往居住的客官都挺友善,出手很大方,动不动就是几十两的赏钱。在飞天客栈我呆了两个月,已经从他们手中拿到了上千两的赏钱。

    看的出来,进驻此处的不是在南国与北国的商人便是贩卖瓷器珠宝的人,反正各个都不是一般的客官,都大有来头。

    我倚靠在客栈的门上,听着说书先生手执一把纸扇,口沫横飞的讲述着如今两国人最为关注的一场战役。

    “说起北国这次可真是出师不利,两个月前被夜宣大王任命的统帅夜翎二王子竟为了一女子丢下大军潜回了王宫,当场被擒。无奈之下,大王将统帅之权交给大王子夜鸢,命其领兵出征。毕竟虎毒不食子啊,此等重罪得到了大王的宽恕,将其软禁在翎月殿不得离开半步。而前线受命领兵的夜鸢则与南国多年未出征的辕羲九交战,说起辕将军啊,那可是南国人心中的神啊,只可惜了,如今旷世三将只剩他一人出征……”

    “哑妹,你傻站着做啥,来客官了,还不去招呼着。”安希冲听的正起劲的我吼了一声,我立刻一溜烟的跑出客栈迎接着又一大队正缓缓朝客栈而来的人,瞧他们的装束打扮,是从南国来做生意的吧,又是条肥羊啊。

    这客栈里的人名都听奇怪的,安希,安息。琪子,棋子。看我是个哑巴,就给我取名叫哑妹。那有那两个唱歌的丫头,一个名叫花圆,另一个好月,整个一花好月圆嘛。其他打杂的就更不用说了,小黑,小白,小影,小路……

    看着那一队的‘肥羊’停在了客栈前,我立刻冲他们弯腰邀请他们进来,一名粗犷的男子望着我大笑一声:“主子,您瞧这荒芜的沙漠中有客栈也就挺稀奇了,还藏了这么美的妞。”

    骑坐在白马上的被称为主子的男子优雅的翻身下来,白袍拂地,扬起阵阵轻尘刺鼻。身后那一小队骑马而来的跟班,约摸有二十来个吧,个个也都衣着华丽,神情冷峻严谨。身后运的一几大马车的货物,牢牢用麻布包好。

    肥羊,果然是一群肥羊,也不知道安希会怎样宰他们了。

    但见那个‘主子’才踏入客栈,安希立刻迎了上来,那娇媚的笑脸却在见到他之时僵硬了片刻,目光闪了闪,随即便大喊着:“客官您几位。”

    “二十二,开两间上房。”那位主子虽是背对着我,但是由他冷峻的声音中可感觉到他此刻的表情——面无表情。真是奇怪,明明有二十二人,竟然只要了两间房,难道这其余二十位都不睡觉的?难道想要日夜看守他们的货物,生怕有人会劫了去?

    “好类,小白,带这位爷去上房。”

    看着那抹白袍身影渐渐上楼,我不禁有些看呆了,我只能用优雅贵气来形容这个男子,虽然他长的模样我没仔细看,但是光他的背影就足以吸引人了。淡淡的收回了视线,暗笑又是一个富家子弟吧,生在温室不知愁滋味,走哪都这么多随从保护着。

    “妞,你看上咱们家主子了?”那名叫翔宇的男子单手搭上了我的肩膀,笑的异常轻佻,“要不,跟着咱们走,给主子做妾?”

    我不着痕迹的摆脱开那支架在我肩膀上的大手,今个安希可真奇怪,以往有客官对我动手动脚,安希总是会冷着一张脸将他们驱逐。而现在,她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望着我。

    “怎么?不愿意?”翔宇依旧笑着,那满脸的胡子将他半边脸都笼罩,这样的人应该是个挺严肃的样子吧,为何却这样轻佻?

    “这位爷,她是个哑巴,叫哑妹。”安希赔着笑脸,生怕我会惹怒了他,随后一把将我推往另外一端去干活。

    我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幸好扶住了一旁的桌案才勉强支撑住身子。我带着疑惑回首瞧着安希,她今天真的……很奇怪。

    “哑巴?真是可惜了……”翔宇对我露出一抹同情的目光,口中连叹着可惜而步上楼。

    夜里风大,我们早早的将门给牢牢关上,外边风沙滚滚,里边却是歌舞笙箫。安希着盛装艳服,珠玉琳琅,她在高台摆弄腰肢起舞吟歌,台下边的客官围着她拍掌叫好。

    我站在暗灰的木台前凝望着安希那曼妙绝伦的舞姿,很是钦佩与欣赏。整个客栈内,只有一桌客人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看台上的安希一眼,那便是今个下午进驻来的肥羊。他们一桌与喧嚣的客栈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翔宇突然冲我招了招手:“哑妹,拿一壶上好的竹叶青给我家主子。”

    我为他们各斟了一杯酒,然后将壶放下,正要离去,手腕却被翔宇给掐住了。他将那杯竹叶青端起递到我面前笑道:“喝一杯吧。”

    我立刻摇头,示意不会喝酒。

    “我给你赏钱啊,只要你喝了这杯,爷就给你一百两。”他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在我面前挥了挥。

    看着他的样子,我打从心底厌恶着他,以为钱就能收买一切吗?

    于是,我接过那杯酒,一饮而尽。突感一阵火辣辣正烧着我的舌尖,猛然将满口的酒喷了他满脸。他那张原本带着满意笑容的脸,顷刻僵在那里,似乎马上要勃然大怒。我用手扇着火辣辣的舌头,满脸无辜歉意的向他鞠躬。

    他的主子突然侧首,若有所思的望了我片刻,没等翔宇发怒,他便用那冷淡的声音道:“翔宇,一个丫头而已,难不成你还想与她较真。”

    翔宇一张怒气腾腾的脸因他一句话而瞬间熄灭,狠狠瞪了我一眼便不再说话。

    我小跑回去,脸上掩不住的笑肆意扩散着,待我走到琪子身边之时,他用那厚实生茧的手掌不重不轻的拍了一下我的额头:“哑妹,你故意的吧!”

    我揉揉疼痛的头,侧首又望了眼那桌,正对上一双冷酷而精湛的目光,我的呼吸窒了窒,立刻收回视线。背脊凉凉的,有冷汗溢出。

    深夜,当我正躲在暖暖的被窝中睡的正香却被安希给拽了起来,命我现在就去偷马毛,做古筝弦和二胡弦。我真搞不懂安希,客栈那么多打杂的,为何偏偏要我这个小丫头去干那种偷马尾毛的事。她就给我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只有我去偷拔马尾毛之时那马儿才不会惊叫。

    顶着夜里的寒露以及风沙,我披起一件袍子就跑进了马棚,里面有数百匹马,颜色不一,体格也不一。这群马都是住在飞天客栈的客官们的,我每十日都要来马棚做一次小偷,选择上好马匹的马尾毛。

    一圈转了下来,我还就发现最外边的那匹白马的尾毛极为优质,体格更是矫健如虹,看马尾毛的韧性似乎也属优质。我小心翼翼的跑到马的屁股后,才摸着马尾的毛,它竟后腿一蹬,我吓的连连后退险些摔倒。瞪着这匹性子刚烈的白马,我气的直瞪眼,头一回拔马尾毛竟被拒绝。

    再次想靠近它,它竟冲我一声啼嘶,我气的指着它的马鼻子大怒:“你这个死畜牲,拔你几根毛而已,你还冲我叫!你再敢叫别怪我把你分尸五段丢在锅里煮来吃!”

    “哦?”

    黑夜中突然传来一声冷语还含着淡淡的笑意,我回头望去,一个身影渐渐由黑暗中走出,是翔宇的主子。

    大漠皑皑月光映射着他的身,散发着异常的光辉。俊颜湛冷,轮廓如斧削。

    当他站在我面前,姿影凝立不动,再无声息,良久沉寂。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打量他的轮廓,玄色的眸子如豹一般犀利危险,那是令人恐惧晕眩的冷与美。

    被高我许多的他这样俯视着,我顿时压力倍增,不自觉的后退几步。

    “原来哑妹不哑。”他的语声沉缓,却让我的呼吸一顿,滚滚风沙几乎要将我们两淹没。我的发丝上与鼻子里都有风沙,眼里的他却显得有些模糊。十指纠结着,低声道:“我装哑也是为了自保,还望爷莫说出去。”

    他没说话,只不过摸了摸白马的鬓毛,而那白马方才刚烈的性子瞬间变的异常温顺,似乎很享受他的抚摸。此时我才认清,这匹白马不正是他的吗?糟糕,我竟在他面前说起要将马分尸煮了吃,他肯定很生气吧,万一他跑去告诉安希我并不哑,安希不将我活拨了才怪!

    当我正想着该如何对他解释这件事时,一只白鸽扑打着翅膀飞到他的肩上,我清楚的看到那只鸽子的腿上绑着一个竹筒,是信鸽。只见他由肩上取下鸽子,一语不发的转身隐入茫茫黑夜之中。

    又是一阵风过,我打了个寒战,恍然回神,面前已经毫无人影。

    刚才,真的有人来过?还是我做的一场梦?

    ◇◆◇◇◆◇◇◆◇

    “话说南国与北国的一场战争蔓延了整整四个月,终于在数日前以南国胜利宣告结束。其实也不能称之为南国胜,北国的风沙实在太大,南国的军队根本支撑不了长久战。更何况啊,这秋马上就要过去,冬季即将来临,南国若不见好就收,定然要两败俱伤。所以各位皆是去南国与北国做生意之人,他们现在肯定缺粮缺药,你们要能从这方面入手,肯定发财……”

    说书先生在台上说的头头是道,我则在为各位客官斟茶倒水,南国与北国的交战数日前已经结束了吗,或许我应该找个好机会逃出飞天客栈了,否则夜鸢就该追来了……不怕,我有客官们赏的银两,我想要回南国是绰绰有余了。

    当我走到翔宇那桌之时,头垂的老低。却总觉得有道凌厉的目光在盯着我,慌张的将桌子擦抹干净,为他们斟上茶水,便紧紧捧着壶转身便走。

    却与一人撞了满怀,我连连哈腰表示歉意,手腕却被人紧撰住,这才抬头望着眼前之人。

    我愣住,手中的水壶砰然摔落在地,茶水溅湿了我们的衣角。

    北国与南国之间的交战才结束不是吗,他竟这么快就找到了我?

    “数月不见而已,如此激动?”他笑的依旧邪魅如火,附在我耳边用只有我才能听见的声音笑道,“我的鸢王妃,玩了两个月,该随为夫回去了吧?”

    “这位爷,您这是做什么!”安希见我与他之间异常微妙的摩擦,立刻冲上前想将我解救,却被他冷喝:“滚开。”

    被他这一声冷语惊了片刻,安希随即也怒了:“哑妹可是我飞天客栈的人,你想动她,也不问问老娘……”她的声音哑然而止,因为四把锋利的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整个客栈都被此时的景象给怔住,鸦雀无声。

    “飞天客栈?只要我一声令下,你这里马上变成一座废墟。”他的声音非常好听,但是却藏着异常危险的气息。

    “你别伤害她,她是我的朋友。”知道自己再也装不下去了,便开口替安希求情,我知道夜鸢这个人,他说过的话绝对不会是儿戏。

    夜鸢使了个眼色,他的手下才将刀从她脖子上拿下。安希不可置信的盯着能说话的我,眼底有愤怒,以及被骗之后的伤痛。

    夜鸢冷然的目光在客栈内扫了一圈,最后重新回到我的脸上:“天色近晚,咱们就先在这住上一夜,明日,你跟我回去。”不顾我的反对,他拽着我的手腕,便将我拖上了客栈。

    半拖半拽的,我已经被夜鸢带进了一间雅致的小屋,这才松开了我的手腕。

    “在这吃了两个月的苦,脾气还是如此倔强。”

    我揉着自己被他掐的鲜红的手腕,后退几步冲他道:“夜鸢,早在夜翎回来那一刻,我们的戏就结束了。”

    “我们拜天地也是戏吗?”夜鸢步步逼近,那抹深藏算计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我连忙点头,下颚却被他的手指勾住:“双龙城多少双眼睛都见证了这场婚礼……”

    对着他的眼睛,我突然笑了:“双龙城多少双眼睛是见证了这场婚礼,但是,他们见证的是盖头底下的新娘,谁能说我就是那个新娘?”我满意的看着他那张因我的话人突然怔住的脸继续说:“所以,你还是放了我吧。”

    “如果我说不放呢。”他一把揽住我的腰际,俯身似乎要吻我,我立刻别过头:“夜鸢,你要做什么!”

    “补回那夜未完成的洞房花烛夜。”他邪魅一笑,拦腰将我打横抱起,便要朝寝榻上走去。

    我才要要挣扎,却听一声巨响,后窗破。

    我与夜鸢齐目而望,但见一个披着灰色斗篷的男子破窗而入,手中的剑寒芒四射,将原本燥热的屋子内笼罩进一片阴冷之中。

    夜鸢立刻放开了我,单脚一勾,摆放在桌上的长剑立刻被他紧握在手中,银光乍现。一直守在屋外的四个侍卫立刻冲了进来,将夜鸢保护在身后。

    可是那个穿着斗篷的男子犹如幽灵一样地飘渺不辨何处,当我看清楚了他的身影之时,他已经出现在我身边,如鬼魅般飘忽。我才欲后退,身着斗篷的男子便将我的腰揽住,凝聚着强大的内力将我奋力一推,我仿若被一跟水藻紧紧的缠住了脚,无可动弹,笔直飞出了后窗,坠下楼。

    在那摔下去的那一刻,我看清了隐藏在斗篷之下的那张脸,是楚寰!

    要摔死了么。

    可是没有,我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他带着我迎着风平稳的降落在地,是莫攸然。

    他与楚寰都来了,是要杀夜鸢的吗?

    莫攸然静静的将手从我腰际之上收回,唇边勾勒出淡淡的笑容,用那依然温柔的声音吐出两个字:“何苦。”

    那淡淡的笑容像极了七年前的笑容,我早已分不清真假。而我也只能冷笑出声:“何苦?那你又是何苦?”

    “你可知我当初花了多少勇气才决定忤逆你的话,花了多大的决心才决定与辕羲九在一起?当我满怀希望的时候,你竟然告诉我,他是我哥哥,我的亲哥哥?你要告诉我,其实我的名字叫辕慕雪,那个被我仰慕了七年的姐夫竟然是一直在利用我的人。而今你问我何苦?我何苦?你叫我怎能不恨你!”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我的声音有些哽咽。

    莫攸然的眼底微微的动容,看着我的目光藏着淡淡的悲伤:“你可以恨我,为何要牵连二王子?你可知在这两个月的交锋之期,二王子竟孤身一人跑去荒烟漫漫尸骨遍地的战场,只为了寻找一样东西。找了一整夜,直到南军发现他的身影之时,他还是没有找到。若不是我及时赶到,二王子怕是早就成为南国的俘虏了。”

    “找……什么?”我的声音有些颤抖的问。

    “一颗石子。”莫攸然说起这几个字竟笑了起来,笑的如此刺眼:“堂堂主帅,冒着生命危险只为寻找一颗石子。只因,那颗石子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送给他的护身符!”

    “那又怎样?”我黯然转身背对着莫攸然,慵自轻笑。

    莫攸然顺着我的声音也笑了起来:“早该知道,未央从小就是那样心狠,失忆前你在乎的人唯有辕羲九,失忆后你在乎的人依旧只是辕羲九。”

    “若说起心狠,未央还真是比不过莫攸然你呢。”听起莫攸然说起辕羲九的名字,我的心口一窒,几乎要喘不过气来。这么久,她尽量使自己不要去想那三个字,可是为何莫攸然总是要在我面前提起他,还要提醒我,未央曾经爱过辕羲九,爱过自己的哥哥。

    莫攸然没再说话,我便继续笑道:“七岁前,我因仇恨父亲,大夫人,辕沐锦而活。失忆后,我为了帮我的姐姐报仇,为了进宫做壁天裔的皇后而活。后来,我为了与辕羲九在一起而活。如今我却找不到一个理由劝自己活下去,所以,我必须恨你,我要因恨你才能活下去。我的人生是不是很悲哀呢,十四年都在为仇恨他人而活。”

    “利用你,是我的责任。”莫攸然重重的叹了口气。

    “责任?”

    “我是个孤儿,本是北国人,在壁家,只是以一个奸细的身份进去的。”莫攸然缓缓走到我的面前,手指抚过我的脸颊,一滴晶莹的泪珠停留在他的指尖。

    “九岁那年的雪天,我故意倒在壁家的府门前,是壁岚风大将军将我亲自救回府。我留在那里,只为窃取攻打北国的情报,而壁将军他视我为亲生儿子,待我恩重如山。与他相处了三年才发现,他是个好将军,体恤下属,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南国的江山。我不忍心,真的不忍心出卖这样一个好将军,当我正处于深深的矛盾之中,我遇见了碧若,她的一笑一颦让我心动。那时我便彻底将北国给我的责任抛开,我要与碧若在一起,与那个待我如亲生儿子一样看待的壁将军并肩作战。自十三岁开始,我便一心一意的待壁家,丝毫没有异心。我真心将壁将军当作我的亲生父亲!”

    他顿了顿,脸上透着挣扎,眼眶微微散红:“就在我成亲当日,壁元帅离奇死亡,我们都猜测是皇甫承那个昏君命人杀的,顿时起了反意。碧若,她披着孝衣跪在壁天裔的面前,她说:壁将军待我如亲生女儿,我愿进宫帮助壁家窃取情报,我愿在皇甫承身边迷惑他。”

    “碧若是主动提及要进宫帮助壁家的?”我突然间钦佩起这位女子,竟能牺牲小我完成大我,难怪莫攸然如此爱她。

    “是的。当时碧若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毕竟死的人也是我所尊敬的父亲!”他在说起‘父亲’二字时异常坚定,随即眼中流露出愤恨,“碧若为壁家牺牲了那么多,而壁天裔竟亲手杀了她……”

    突然间我们沉默了下来,苍鹰啼嘶,风沙卷衣袂翻扬。

    紧接着,一阵阵令人闻风丧胆的马蹄声席卷而来,我与莫攸然收回思绪,齐目望着远方,只是那滚滚黄沙几乎将整个天笼罩而下,却看不见一个身影,但是能肯定的是有千军万马正朝个地方而来。

    莫攸然脸色一变:“是南军!”

    “南军?”我低低的重复了一遍,却不知何时翔宇已经出现在我们面前,表情是严肃的,与以前对我的轻佻之色完不一样。

    紧接着,翔宇的身后走出了一个白色身影,目光如炬,唇抿成锋。颊如刀削,面容冷峻,俨雅如神。

    莫攸然脸色大变,怔在原地望着眼前之人良久,立刻冲上方正与夜鸢纠缠的楚寰大喊一句:“楚寰!”

    楚寰手持长剑飞身而下,夜鸢的四个手下而随之尾随而下,楚寰挡在了莫攸然与我面前,长剑指着翔宇的主子,眼中满是戒备。

    鹰鸷翻,雄气风沙段云幽,虎豹战服银盔闪。

    冷萧瑟,地动山摇声沸腾,号风霆迅动北陬。

    密密麻麻的南军气势如虹直逼我们,已经没有人再顾得上个人恩怨,目光皆齐齐望着那千军万马。唯独翔宇与他的主子表情异常平静,负手立在原地,神情井然,丝毫没有如临大敌的表情。

    看着那支南军为首的那个人,我的手止不住的颤抖,随即紧握成拳克制住自己不让它再颤抖。脚步克制不住的朝前走了几步,但是理智却将我拉了回来,伴随着呛鼻的黄沙,我连连后退着想要逃脱。却感觉到自己撞到一个冰凉坚挺的怀抱,我身一紧,蓦然回首对上一双冰冷如豹的眼神,仿佛自己要被千年冰霜凝结住。

    我惊慌的收回视线,抬头正对上一双深炯如鹰的眼睛,他迈着坚毅的步伐朝我走来。残阳将他的银盔映的刺眼耀目,他那双绝美的瞳子中依旧是那邪美冷淡。

    可是他的眼中却再没有我了。

    只是单膝在我的面前跪了下来,不,他跪的人是……我身后这个男人。

    “臣辕羲九恭迎皇上驾到。”辕羲九的话刚落音,其身后那千军万马也匍匐而下,齐声喊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万岁!”

    山山动摇,海海沸腾。

    声音一波一波的响彻荒芜的大漠,尘沙滚滚,刺的我眼睛都无法睁开。

    我自嘲一笑,随即望着有些绝望的莫攸然,再望着眼底充满仇恨的楚寰,最后仰头盯着二楼孤立窗前俯望的夜鸢。

    原来,在壁天裔面前,我们只不过是早已被他安排算计好的一颗棋子。

    我,莫攸然,夜鸢。以为算计到了一切,其实真正被算计的人正是我们。

    一切,终将落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