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眸倾天下 > 第七章
    第七章:相思相望不相亲

    后来,我才从卓然的口中得知瑞姑姑是壁天裔的奶娘。

    后来,我从奴才们的口中听闻九王爷与昭昀郡主的婚期定在元宵那日。

    不知不觉来到皇宫已经两个月了,如今已时近新年,未央宫一片喜气,每个奴才的脸上都喜笑颜开,很多嫔妃皆带着厚礼前来未央宫拜访,一瞬间可谓是门庭若市。壁天裔的妃子还都是个个国色天香,娇媚动人的有,柔美可怜的有,高傲强硬的也有,做皇帝还真好。我听卓然说了,所有妃子都来拜会过,唯独谨妃未到。

    想来也是,关于封后的事曾闹的沸沸扬扬,朝堂之上一方拥立谨妃为后,另一方则拥立涵贵妃为后,而我我却是孤立无援。没过几日,拥立涵贵妃的党羽竟然一夜间撤下了所有拥立涵贵妃的折子,转而支持我。

    那一刻我不得不佩服莫攸涵,她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更加确信了壁天裔的那句‘是唯一懂朕的人’,莫攸涵真的很懂。

    我抚弄着辕沐锦方才端上来的龙井,热气熙熙攘攘的拂出,而莫攸涵则揭盖轻吮。

    我笑道:“涵贵妃不怕茶里有毒?”

    她的手立刻僵在半空中,眼底闪过一抹诧异:“毒?”她悄然将手中的杯子放回案几之上。

    “这茶可是辕沐锦斟的。”我依旧把玩着茶水:“娘娘要知道,她斟的东西我从来不动,只摆放着看看。”

    莫攸涵的脸色惊恐,随即便用笑掩饰了去:“未央你太谨慎了,她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对你下毒啊,除非她不想要命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我的原则。”我笑笑:“这后宫人心不得不防,随时有人在背后一刀,如今呀,唯有皇上的奶娘瑞姑姑让我信任。这皇上,总不会想杀我吧?”

    她听闻后整张脸有些苍白,神色僵硬:“是啊,皇上不会杀你。你可知我为何突然放弃争夺皇后之位?不是因皇上喜欢你,更不是怕争不过你,而是政权。自从成家没落,谨妃便一朝得势,成了后宫另一股势力,而我则是唯一能与之抗衡的势力。你知道的,历来后宫皆是牵涉朝政的,而皇上为了稳固政权,绝对不会立我或者谨妃。所以他选择了你未央,你没有政权,没有党羽,所以后位非你莫属。”

    “我没有势力,就算坐上了皇后之位也无法稳定。”

    “未央你就别装了,现在朝堂以九王爷为首一直在拥立你为后,想九王爷与皇上是什么关系,况且他手握三十万兵权,在后宫谁又敢动你!”莫攸涵说到此处有些激动,而我也愣住了,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九王爷他……

    莫攸涵自嘲的笑了笑:“若没有九王爷,你早就成为众矢之的了,还会有众妃前来请安贺礼吗?在这个后宫不是只要得到皇上宠爱就能为所欲为的。”

    突然间的沉默让整个大殿显得异常安静,冰凉的空气中弥漫着我们的呼吸声,良久我才收回思绪,蓦然转移话题:“成昭仪现今如何?”

    “成昭仪?早已被关入冷宫了,她成家窝藏北国二王子,皇上没有杀她因大皇子还年少。”一提起成昭仪,她整张脸即刻冷了下来,仿佛与成昭仪有着多年难解的深仇大恨。

    “大皇子?”原来壁天裔孩子了,可是为何听在心中却那么奇怪,孩子……“皇上他有多少个孩子?”

    “就大皇子一个,可惜成昭仪不是皇后,否则大皇子早就被封太子了。”莫攸涵咬牙切齿,目露寒光,突然听到外边有人唱道:皇上驾到——!

    莫攸涵脸上的冷意蓦地收起,即刻转化为淡淡的笑容:“参见皇上。”我与她一同行着拜礼。

    壁天裔才进来却刚好与正欲出去的迎接的辕沐锦撞了个满怀,她被撞的七荤八素的瘫在地上,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仰头看着壁天裔,随即立刻跪着猛磕头:“奴婢不是故意的,求皇上恕罪……”

    “哪来的奴才,竟敢冲撞皇上,来人呀,将她拖下去……”莫攸涵见此情景立刻怒道。

    “好了,退下吧。”壁天裔挥了挥衣袖,正欲朝我们而来,步伐却顿住:“你是……”

    辕沐锦泪眼朦胧的哭道:“回……回皇上,奴婢辕沐锦。”

    壁天裔了然的点点头,目光直射向我,眼底有淡淡的笑意:“未央,她伺候的可舒服?”

    我不答话,心中却暗笑辕沐锦的用心良苦,即使在未央宫也不忘演戏。

    待他在首位坐好,顺了顺自己衣襟,手竟把玩起我的那杯茶水,问:“攸涵你这么有空来未央宫?”他的声音很低沉,却很有危险气息。

    “臣妾怕未央妹妹有什么不懂,便来瞧瞧……”莫攸涵笑意甚浓。

    壁天裔端起茶水欲饮,我慌张的唤了一句:“皇上……让未央亲自为您泡杯茶吧。”迅速将他手中的杯子夺下,也不顾他眼底的讶异。在转身那一刻,我见到辕沐锦紧撰的拳微微松开,仿佛松了口气。

    正在泡茶的我恍惚间听见壁天裔的声音隐隐传来。

    “元宵即将来临,也快到九王爷与昭昀的婚事了,朕打算亲自主婚,不知攸涵你有没兴趣与朕同去九王府观礼。”

    “还是未央妹妹去比较好,毕竟她是未来的皇后,与九王爷的关系似乎也挺好……”

    一阵疼痛猛然传入我的手背,滚烫的茶水倾洒了我的左手,“啊——”我低呼一声,端在手中的杯子摔碎在地,壁天裔冲至我身边,拿起另一个壶中的凉水为我冲洗。

    看着手背变的通红一片,疼痛也无限蔓延着我至整个手臂,我低低的道了声:“谢皇上。”

    “想什么那么出神。”他的声音平淡无波澜,却仿佛什么都看透了似的,随后他叹道:“元宵,你可愿去?”

    “我,可以去吗?”

    他的目光深深的凝视着我,目光微微闪过复杂:“你若愿去,朕就带你前去。”

    我咬着唇,内心一片挣扎。良久我才笑道:“未央,是该去九王府看看了……”看看那个记忆中没有的‘父亲’,亲眼看着我的哥哥成亲,看着他得到幸福,那我便安心了。那我便可以安心呆在皇宫,寻找我自己的幸福。

    ◇◆◇◇◆◇◇◆◇

    元宵那日,九王爷大婚。

    我与皇上只是着了一身便装,身后带了几名侍卫随行。

    九王府内处处张灯结彩,灯火阑珊,印的每个人脸上都红通通一片,更觉喜气。

    来的路上,皇上一直牵着我的手,他的手心温热,却怎么也暖不热我冰凉的手。

    今日的九王爷一袭红袍更显俊逸夺魄,昭昀郡主风姿绰约笑的羞媚。

    主婚人是九王爷的父亲,那也是我的父亲,辕天宗。与辕天宗并列而坐的是皇上,而我只是站在皇上身后冷眼看着他们对拜。心似乎在瞬间产生了裂痕,可脸上始终没有表现过多的情绪。

    当他们夫妻交拜之时,我终于忍不住悄悄的离开,在那热闹的场面中,没有人会注意到我的离去吧。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偌大的九王府,如今也是欲哭无泪,北风如刀一般割在脸上,很疼很疼。

    与九王爷成亲的那个人,原本是我,原本是我!

    昭昀郡主不配做九王妃,她不配!

    可是,那谁又配呢?我吗?

    冷笑一声,思绪猛然被眼前那早已枯萎的只剩残枝的木槿给勾住,脑海中蓦然闪过一个雨夜……

    “大哥,大夫人的尸体我们要埋在哪里?”

    “别急,我想想。”

    “慕雪倒有个好想法,就将她埋在我阁前那片木槿花圃吧,不会有人发现的。”

    瞬间,我便像疯了一般冲进花圃,用双手刨着泥土。

    手指溢出了鲜红的血,混合着手中的泥土,我仍然不住的刨着。

    一双手臂却在此时紧紧的将我搂住,制止我那疯狂的行为:“冷静点,慕雪。天裔哥哥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从此,你不会再孤单,不会再是一个人!”他的声音少了以往的冷漠,多了几分炽热。

    我扑在他的怀中,手紧紧撰着他胸前的衣襟,放声大哭。

    在心中,为自己的哭声找了一个借口,因为我还是个孩子,所以我能任性的靠在他的怀抱中大哭一场。

    我保证,待长大了,绝对不会再就今天之举,绝对不会!

    也不知依靠在他怀中多久,只记得天色暗了下来,赤金的烛火如流光般闪耀在王府。我的情绪早已平静下来,只是不舍得离开这个怀抱,因为太暖,而我也太冷。

    “哭够了吗?”看我的情绪已平静,他便轻柔着我的发丝问。

    “够了。”我将脸埋在他怀中,尽量使声音平静一些。

    “现在朕要进去受三弟的喜酒,你可愿陪朕进去?”

    “愿意。”

    “放下了?”

    “放下了。”

    短短数言,竟让始终纠结在心底的那个结彻底解开,壁天裔不仅是个出色的帝王,更是一个懂女人的男人。现在我才明白,皇帝,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也唯有壁天裔这样的王者才配。

    我与他一同起身,小手已被他紧紧包裹住:“记住你对朕说的,你已放下。既然放下,此后,你的心中只能有朕一个人。朕,便是你的夫,你,便是朕的妻。”

    听他霸道的宣言,我不禁失笑,却笑的如此苦涩:“皇上你对所有的女人都这样霸道吗。”

    “你敢说朕霸道?”他听后将脸色一沉,佯装恼火。

    我用力回握着他的手笑道,心中暖暖的:“未央说的是事实。”不等他开口,我很认真的说:“天裔哥哥,便是未央的夫君。”

    没有再说话,他牵着我的手走进了喜气的大堂,百官一见皇上的到来,皆跪拜行礼。

    “今日九王爷大婚,他是主角,对朕无须多礼。”他袖袍一挥,百官皆起。

    新娘不知何时已被送入洞房,一袭红妆的九王爷手执酒杯,一一谢礼。幻火流光的喜烛隐射在他脸上更是魅力逼人。壁天裔牵着我的手走向被官员们团团围住的新郎官,由桌案上端起一杯酒冲九王爷说:“羲九,如今你已是个有家事的男人了,要好好待朕的昭昀郡主。”

    九王爷微微淡淡的笑着端起一杯酒:“会的。”两杯相碰,一饮而尽。

    看着面前两个兄弟情深的男人,我也端起一杯满满的酒,举杯置于胸前:“九王爷,未央也敬您一杯,恭贺您新婚之喜。”

    “谢谢未央小姐。”他目光平静,淡淡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目光中含着令人着迷的亮光。

    两杯相碰之时‘叮’的一声仿佛敲到了我的心间,很多事我已放开,不愿放的我也不得不放。从今之后,我与他就是君与臣的关系。

    一口饮尽,火辣辣的酒如刀般狠狠的割着我的咽喉,我用力将其咽下,此时的一切已化作一抹轻烟,缓缓逝去。

    九王爷,是慕雪的哥哥。

    辕慕雪,已经死去。

    未央,是壁天裔的皇后。

    酒饮罢,便退居皇上身后,眼神飘乱之际看见了独自坐在角落中默默饮酒的辕天宗,他的表情落寞且沧桑,丝毫没有身为人父看见自己儿子成亲时的喜悦,甚至有那难掩的愤怒。这就是我的父亲吗?害死娘的父亲?

    在九王爷与皇上闲聊之际,我悄悄越过他们走向辕天宗,每接近一步,捏着酒杯的手便多用了几分气力。直到站在他面前,他竟还未发现我的到来。我由他手中接过那壶酒,他立即仰头,瞅了几眼便认出了我,赶紧起身拜道:“臣参见未央主子。”

    “辕大人好福气,生了这样优秀的儿子。”我没有容他起身,目光含笑的紧盯他在我面前弯曲的身躯。

    只听他笑着回道:“臣有幸能得子如此。”

    “既然觉得有幸,为何还在此喝闷酒?似乎并不为这桩婚事开心,难道是嫌弃皇上为你挑选的儿媳妇?”一边为自己倒上一杯酒,一边用咄咄逼人的口气质问。

    “不敢不敢,臣怎会嫌弃昭昀郡主,臣得此儿媳乃毕生——”没有等他奉承的话说下去,我悠然截断:“既然不是嫌弃昭昀郡主,那便是对九王爷有意见了。”

    辕天宗身一僵,猛然抬头对上我的眼睛,眼底是疑惑与慌张。看着他那张老脸,我掩不住愤怒,将满杯酒数泼洒在他脸上。

    他仿佛受到了天大的侮辱,目光有熊熊的怒火,却又碍于身份不敢发作,一张脸涨的通红。

    “怎么?很愤怒吗?”我迎视着他愤怒难耐的目光:“辕大人贬妻为妾,利用张学士的千金平步青云时可曾想过您的妻子也会如此愤怒呢?”

    “你!”被人揭了短,一张老脸顿时惨白一片,颤抖着唇而瞪着我。

    “很惊讶我怎么知道?不止未央,满朝文武皆知道你辕大人做的好事,只是碍于九王爷的脸面未给你难堪。可是谁又能知道,你辕大人也是寄子篱下,每日还要诚惶诚恐的看儿子脸色去生存在辕府。”我的笑愈发灿烂:“辕大人想必每日都在煎熬中度日吧,而内心又带着无限的愧疚与恐惧在睡梦中时常惊醒吧?可怜的辕大人呀,未央若是您,早就不活了,免得在这世上丢人现眼。”

    原本微微颤抖着的一辕天宗听完我的话颤抖的愈发厉害,在这酷寒的冬日,额头竟滴出了冷汗。

    “未央。”远处传来皇上的呼唤之声,我含笑回首凝望那个正注视着我的男子,仿佛与辕天宗之间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听到皇上又道:“该回宫了。”

    我点点头,丢下早已经失了魂而傻站在原地的辕天宗,带着小跑至他身边。还未站住脚,手已经被温暖包围,看着壁天裔嘴角轻微的上扬,目光轻扫了我身后的辕天宗,我顿时一阵心虚。

    ◇◆◇◇◆◇◇◆◇

    回到宫中天色已近子时,我的步伐虚浮,昏昏沉沉的尾随在壁天裔身后行走,深夜寒露与北风呼啸,我的手脚已冰凉麻木。他见我走的慢便停下脚步,回首凝望隐在黑夜中的我:“不舒服吗?”

    我摇摇头,强自一笑。

    但听见他微微叹了一声,迎面而来,将我打横抱起。

    我蜷缩在他温暖的怀中,慵自阖上了双眼,口中喃喃道:“天裔哥哥,若被奴才看了去,你天子的威严哪里放?”

    “方才你与辕大人说了些什么,看他脸色很不好。”他答非所问。

    “天裔哥哥,你会一直对未央这样好吗?”我亦答非所问。

    “辕大人这些年已忏悔了许多,你也别将过往之事太放心上。”

    “天裔哥哥,后宫佳丽三千,你会为了未央而空设吗?”

    终于,我一连三句‘天裔哥哥’引得他宣告投降:“未央你还未做皇后便开始学会吃醋了?”

    “我只是想知道。”我紧咬着这个问题,始终不肯松口。

    “朕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宠幸妃子也是为了平衡后宫,于你,朕会护你周。”他的声音低沉而宛然,我却没有再说话,只是闭上眼睛任由他抱着我前往未央宫。

    壁天裔,始终是个理智的天子,纵然不会为了我而空设后宫。

    但是,哥哥会,哥哥会……

    还记得今日我游荡在九王府中遇见了靳雪,她的表情漠然且伤感,我知道,她在为九王爷成亲之事而伤心。很早就知道,她爱他。

    靳雪见到我,眸中没有惊讶,只是冲我勉强一笑:“没想到,今日竟有一个与我怀着同样心情的女子游荡在此。”

    我立在她身侧没有说话,而她微微吐纳了一口气便转正身与我对视:“当初你怎就那样无情的离开了九王府呢?真羡慕未央小姐。”

    “羡慕?”

    “还记得那夜九王爷突然传召靳雪,他吩咐我,十二舞姬数遣离九王府。我很惊讶,王爷怎会突然作此决定,而他只是笑着对我说:因为我要娶未央。第一次见王爷他笑的如此真实,第一次听王爷说要娶一个人,第一次感觉王爷竟是如此在乎一个人。可当我将十二舞姬遣离之后,你竟消失了……王爷发了疯般在帝都寻找你的下落,那时靳雪便知,已经无人可以代替你在王爷心中的位置。”靳雪很平静的陈述着这件事,仿佛事不关己,可眼中却藏着令人怜惜的痛楚。

    “是吗?”对于她这样长长一段话,我仅仅回答了两个字。靳雪不可置信的盯着我:“你真无情。”

    “情对我来说,早已无用。”丢下这句话我已离去,很想哭,却已经欲哭无泪。

    直到一声“参见皇上”才使我由沉思中回神,蜷在壁天裔怀中悄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原来我们已经回到了未央宫。出来迎接的是卓然与辕沐锦,在看到怀中的我时明显愣了一愣,尤其是辕沐锦,双拳已经紧握,却还是露出淡淡的微笑,恭谨的站在一旁。

    壁天裔亲自将我送进了寝宫安置于床榻,隐隐听见他低声吩咐:“朕感觉她额头微烫,似有感染风寒的迹象,你们现在就去请御医过来。”

    “是。”卓然忙应着,即刻飞奔出去。

    我将身子软软的埋在被褥之中,眼眶涌出一片热潮,不知是为谁心碎。

    ◇◆◇◇◆◇◇◆◇

    后来,我真的病倒了,躺在寝榻上迷迷糊糊的梦喃,时而清醒时而恍惚,身如火焚烧着,却仍被卓然用被褥将自己包裹的里三层外三层。不时有温热而苦涩的药汁划入口中,大部分还是被我吐了出来,未央宫瞬间陷入一片焦虑之中。

    虽然我神智恍惚,但是很清楚的知道,壁天裔今日来过三次。

    第一次他静静站在榻边,凝视了我许久才离去。第二次他执起我的手,轻声对我说,快些好起来。第三次他的冲跪了满地的御医怒吼,再这样昏睡下去,小心你们的项上人头。

    不论御医们用什么方子治我,我仍旧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整整三日,即使我身的热度已然褪去,可是我仍旧昏迷不醒。

    当下瑞姑姑便提议请法师来未央宫作法,皇上见我一直浑浑噩噩意识混乱,当夜就请来几个法师为我作法,半个时辰后我竟出奇的好了起来,精神抖擞的能下床走路了。满屋的御医皆松了口气。

    皇上见我已经能下床,紧抿的嘴角微微上扬,满目的担忧也渐渐褪去。大法师执着念珠向皇上微微行礼,脸上挂着满脸的祥和,说:“佛主慈悲,佑我南国未来的国母度过此劫。”

    “多谢大法师救了未央一命。”我的声音微微沙哑,唇齿间有些干涩。

    皇上搂着我的肩上下打量了片刻才正色凝视大法师,问:“是何故引得她连日来昏迷不醒?”

    他暗自思付片刻便问:“敢问娘娘您昏迷之前去过何地?”

    我与皇上对望一眼,只道:“九王爷大婚,我与皇上前去观礼。”

    大法师立刻掐指一算,脸色立刻凝重起来,我忙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他立刻匍匐在地,战战兢兢的回答:“贫僧不敢说。”

    “说!”皇上眉头一蹙,冷冷的气势让人无法拒绝。

    “九王府新进女主人,与娘娘命中犯克,故而……”他的话还未落音便被皇上厉色打断:“好大胆的妖僧,竟敢当着朕的面妖言惑众,那可是朕的臣妹。”

    “贫僧只是……”他仍想辩解些什么,却见一名公公带着小跑冲进了寝宫,口中急急的禀报着:“皇上,九王府出事了!”他咽下一口口水,仰头凝望一眼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的皇上,额头上淌着丝丝冷汗:“奴才听说就在今个晌午,九王府的奴才推开门便看见辕大人他,他死在屋子里。”

    寝宫众人皆惊起,一声冷冷的抽气声响遍四周,我的手微微一颤,却被皇上紧紧握住。寝宫中蓦然陷入一片冷寂,诡异的气氛将我们笼罩着,唯有冬日的冷风在外呼啸。

    “代朕备礼,慰问九王爷。”终于,在皇上这句话脱口而出之际,凝重的气氛终于散了去。

    大法师微微叹息道:“昭昀郡主不仅克娘娘,更克九王爷的家人。”

    此话一出,才松一口气的奴才与大臣又陷入一片凝重,皆垂首不语。而皇上也未再驳诉法师他妖言惑众,而是用沉稳犀利的目光盯着与我交握的那只手。良久,良久……

    ◇◆◇◇◆◇◇◆◇

    深夜,当未央宫再次陷入一片宁静之时,我披上一件袄子便翻身下床,推开紧闭着的紫檀窗。冷凛的北风迎面扑来,冷如刀割,有那一瞬间我险些缓不过气来,只能紧紧捂着胸口艰难的呼吸着,却不曾后退一步,仍旧迎着凌厉的东凤。

    若它能就此将我摧残,便也心字成灰,尽湮灭。

    可是它不能,它不能!

    寝宫门被人缓缓推开,一声稳健的步伐悄悄朝我移来,我没有回首,仍旧承受着那无情的冷风。

    而那个步伐亦然停在我身后,无人说话,却是这样安静。

    我不禁闭上了眼睛,喃喃问:“宫人们如今可有在传?”

    “回主子,传的很厉害。”声音略显沧桑,却有着止不住的沉稳与老练。

    “哦?都怎么说的?”我颇有兴趣的问。

    “人人私下都传昭昀郡主天生命硬,不但克得未央主子您昏迷三日,还克死了九王爷的父亲。”

    终于,我睁开了眼睛,回身对上瑞姑姑那双毫无温度的眼睛,我笑了。而她的嘴角也随着我勾起淡淡的笑容。

    半晌,我突然敛起笑容,淡淡的问:“我是不是很自私。”

    “何苦。”她的目光随着我而渐渐黯淡,何苦二字让我很是心酸,却只能强颜欢笑。“昭昀郡主配不上他。”

    “那主子认为谁配的上?”她的眼露精光,悄然逝去的狐疑仿佛看透了一切。

    淡淡的收回与之对视的目光,怕继续下去会被她看穿。“此事我自有主张,这次你帮了我,而我答应你的事也会做到。”

    瑞姑姑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笑意:“那奴才就等着看主子您是如何对付她了。”

    我没再言语,黯然转身望着漆黑无星的夜,乌云密布胧残月。

    没错,在大婚之前我便与瑞姑姑打开天窗说亮话,早就查到瑞姑姑的亲弟弟曾在莫攸涵的手下做奴才,后来不知因何事竟被莫攸涵命人杖责致死。而瑞姑姑面对此等情景,竟然袖手旁观,更未自恃自己是皇上奶娘的身份而为弟弟求情,所有人都认为瑞姑姑与她的弟弟不亲。但是谁又能知道,毕竟血浓于水,即使再疏离,他也是自己的弟弟。我不信瑞姑姑她不恨!就像我的父亲,辕天宗……当我听闻他死在屋内之时,脑海中瞬间慌了神,即使我根本不记得有这个父亲。

    当我问起瑞姑姑她是否恨莫攸涵之时,她没有很快的回答我,只是不言不语的盯着我眼睛许久。我知道她想用眼睛将我看透,看我是否值得相信,最终她僵硬的吐出一个‘恨’字。我便知道,她已经决定要将自己的命交给我了。

    于是,我仅用一件事作为条件,那就是让昭昀郡主千夫所指,无脸待在九王府。

    在九王爷大婚之前,我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受风寒,瑞姑姑对此事很是精通,她掐准了时间,让我在大婚的前一日受了些风寒。之后我就顺理成章的病倒,御医来诊断,我却是受了风寒没错,谁又能怀疑我装病。

    我知道,壁天裔这样圣明的君主绝对不相信迷信,而我的目的也不在乎于壁天裔是否相信,我只要整个帝都乃至天下人都知道昭昀郡主命硬。为了让这个戏演得更加逼真,我侮辱了那个早已对自己当年所作之事而忏悔的辕天宗,我本想他年纪大了,顶多被我气的病倒在床。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死了。

    就这样……死了?

    ◇◆◇◇◆◇◇◆◇

    时光飞逝,白驹过隙。

    算算日子,到达这个皇宫已经有三个月,如今离我及笄之日只剩三个月了。现在每过一日,我便在心中刻下一道伤痕。

    站在寝宫后苑的‘烟波亭’赏湖面涟漪阵阵,惨淡的白云与碧绿的湖面相互依照。近日来昭昀郡主命硬一事早已经闹的沸沸扬扬,宫人不但将昭昀郡主之事当做笑话私下闲聊,就连整个帝都都将此事当作茶余饭后的话题。如今回想起当日她在大殿上那样盛气凌人的说要嫁给九王爷我都会不禁失笑,现在的昭昀郡主应该学会了安首本份。那么……下一步便好办多了。

    而辕沐锦每日待在我身边伺候着,卓然把一切重活部交给辕沐锦做,将其折磨的筋疲力尽。皇上每日都会来未央宫小坐,那时我必定要辕沐锦在身边伺候着。

    我知道,当最爱的人站在面前,却连爱的资格都没有,那才是最大的煎熬。

    而我要的就是辕沐锦每日饱受这样的煎熬与折磨,我要让她身心疲劳。

    “主子,靳雪姑娘来了。”卓然清脆的声音在这近春时分显得精神异常,一阵微风拂过,我悠然转身凝视着那个依旧白衣胜雪,容貌清丽动人的靳雪。我冲她一笑,她先是一愣,随即也冲我一笑,恭谨的唤了声:“未央主子。”

    我摈去卓然在远处候着,邀靳雪在亭内坐下,亲自为其斟下一杯西湖龙井。杯水相冲间水声潺潺,烟雾迷蒙笼罩在我们眼眸中。

    她受宠若惊的接过茶连声道谢,可是眼底却有明显的戒备。

    我也不拐弯抹角,直插主题:“九王妃如今在府中地位如何?”

    她被突然其来的话怔了怔,双手捧着翡翠杯诧异的看着我片刻,才道:“王妃是王府的女主人。”

    “那你可有当她是女主人呢?一府上下的奴才可有当她是女主人?”我紧紧跟着问题不放。

    她这才意识到我话中有话,正色问:“未央主子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轻轻拨弄着熏炉里的炭火,淡淡的烟雾伴随着清香飘渺扩散,随性而笑:“若不嫌弃,让未央给你与九王爷做媒如何……”话才落音就听见‘哐当’一声,靳雪打翻了手中紧握的翡翠杯。

    直到我掏出帕子为她将手心上的水渍擦去她才回神,倏然起身跪下:“未央主子,您别拿靳雪开玩笑了。”

    “未央从不开这样的玩笑。”我的表情很认真,甚至带着一些冷然。“昭昀郡主性格乖张跋扈,自恃是皇上的妹妹便以为高人一等。这样的女人配做九王妃吗?”

    “所以,未央主子你便要为九王爷选一个配的上他的女子。那个人便是靳雪吗?”她的神色突然缓和,有些慌乱的情绪已渐渐平息下来。

    那瞬间我们安静的沉默了下来,各怀心事相互对视,暖寒相冲。

    看着那种种复杂的情绪渗透在她的表情里,有挣扎,有隐忍,有复杂,有欲望……那些个表情变幻之快让我的脸色更加深沉。

    深深吐纳出一口凉气,我才开口:“只要你点点头,我便能让你成为九王爷的二夫人。”

    靳雪依旧跪在地上怔怔的瞅着我,片刻后才说:“昭昀郡主不会同意的,她的性格……”

    我冷声截断:“不然你以为我费尽心机让其变为人人口中命硬的女人为的是什么?”

    靳雪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凄惨的笑了笑,又道:“做了这么多只为了灭灭昭昀郡主跋扈刁蛮的个性,让她无脸拒绝九爷纳妾。事到如今,靳雪还能拒绝吗?”

    见她能很快反应过来,我怅然一笑,上前将跪着的她扶起:“雪姐姐……九王爷,就交给你了。”突然感觉到她的手一颤,想要回握着我说些什么,我却很快的松开了。慵自转身离开烟波亭,朝卓然走去。

    “未央,你放心。”

    身后传来靳雪微微哽咽的声音,我的步伐顿了一顿,随即莞尔一笑,迈着看似轻快却又无比沉重的步伐离开了烟波亭。

    哥哥他……需要的是像靳雪这样懂他体贴他的女子,而不是像昭昀那样只知占有,得不到就越想要的女子。

    我知道,靳雪很爱九王爷,她是个好女孩。更相信,她会珍惜这份感情的。

    靳雪,请替未央好好爱他。

    ◇◆◇◇◆◇◇◆◇

    次日,紫薇殿。

    我跪在紫薇殿外已经整整一夜,夜里风寒露重,卓然为我送来袄子我却拒绝了。而瑞姑姑则是面无表情的立在我身后,陪了我整整一夜。

    昨夜我亲自求皇上为九王爷赐婚,而皇上则用深不可测的目光盯着我说:“你答应过朕不再提起‘辕羲九’三个字,否则不得好死。你是要违背誓言吗?”

    我直视他那双令人不敢直视的瞳子,平静的说:“昭昀郡主天生命硬,若是继续与九王爷生活在一起,九王爷永远不会开心的。”

    他眯着眼,一字一句地说:“那又关你何事?”

    “皇上你知道的,那是我哥哥,我只想要他幸福。”

    看着我倔强的表情,他沉默良久,一句话不说的将我赶出了紫薇殿。而后我并未离去,只是这样静静的跪着,我知道……皇上一定会答应的。一定会的。

    当天已破晓之时,瑞姑姑终于出声道:“主子你可知这样做会影响到皇上与九王爷的兄弟情?”

    “瑞姑姑你错了,若我不这样做才会引起他们之间的隔阂。”此时的我早已经身僵硬,却仍旧强自欢笑着。今日此举不仅是为了成靳雪与九王爷,更是为了化解九王爷与皇上之间那因我而产生的隔阂。

    当初九王爷拒婚后竟又请婚,我便知道他是为了化解与皇上之间的嫌隙,更是为了让我死心。可是单凭他一人之力如何能化解?也唯有未央退出他们两人之间亲自表情态度……只有这样才能化解。

    瑞姑姑一声叹息后,始终紧闭的大殿终于打开了,我仰头对上的是一双深邃复杂的目光。

    与我对视了片刻,他提步朝我而来。

    直到他停在我跟前,半蹲与跪着的我平视,他才开口:“你赢了。”

    是的,我赢了壁天裔。

    可是,我却输给了自己,输的狼狈,输的彻底,输的连最后一分情都由心间摈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