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眸倾天下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心泪尽湮纸灰起

    两日后我收到了夜鸢的一纸休书,我有些措手不及,没有想到他真的给了我一纸休书,更知道这张休书意味着什么,他真的打算放我了吗?还是又一次的阴谋布局?可若这是一场阴谋布局,他图的是什么?我身上还能有什么利用价值吗?如果有利用价值,他完可以每月给我一次解药,而不是一次性将我身上的毒数解尽。

    他有什么阴谋姑且不论,现在我该何去何从呢?何处可以容身。大哥是断然不可能离去的,毕竟他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站在鸢王府那朱红的大门前,回首遥望着庄严且辉煌的府邸,一阵风卷起地上的尘土朝我袭来,发丝纷乱飘散,遮住了眼眸。突然间,我仿佛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既然无家可归……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我黯然回首,没有与任何人告别,径自离去。

    天龙城依旧是这样热闹繁华,我的心底却是如此凄凉。漫无目的的穿插过条条大街,走过热闹的人群,看着每个人脸上的笑容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凉,竟然连笑为何物都不知道。自莫攸然教导我要隐藏自己的妖瞳开始,我都忘记自己多少年没真正开怀大笑一场了。从何时起,我的笑容竟然也被人扼杀了呢?

    也许我根本不配拥有笑容吧。

    荒烟外,风尘恶。

    半山竹松临水摇,苍茫林岗翠色萦。

    不知不觉我已经步出天龙城来到西郊的小竹林,翠色的竹叶被风吹打,零落而下,几片拂在脸颊上微微生疼。四周安静到连一鸟的啼鸣之声都没有,这样的气氛感觉有些诡异。

    我的步伐猛然停住,只觉一阵杀气由身后逼来。

    万鸟惊飞,惊怖啼嘶。

    紧接着,二十名手持大刀的人从天而降,目露凶光。此锦衣与装束,不正是南国的玄甲卫吗?领头之人,不是玄甲卫统领郝哥又能是谁?

    他们是来杀我的!

    我与大哥私奔根本就是一场戏,为何玄甲卫还会在此劫杀我?

    当我的思绪还未理清之时,马蹄声声踏来,在诡异幽静却布满杀气的竹林间清晰异常。

    一匹白马如闪电飞跃,马上之人白衣如雪,风度翩然。他的到来令周遭霎时凝结成冰,目光中有明显的怒意与肃杀之气。

    刀光交剪,迫人眉睫俱寒。

    当马飞奔至我跟前之时,一只手揽上我的腰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揽上马。

    忽闻郝哥一声大怒:“皇上有令,格杀勿论!”

    我不禁冷抽一口气,格杀勿论?

    壁天裔竟下这样的命令?

    双手环过我而紧撰缰绳的辕羲九也明显因此言一怔,我能想像到他脸上的表情,一定是不可置信与伤痛。

    白马仰天啼嘶,踢踏几步在原地停下,我们与正对面的玄甲卫相对峙而望,只听头顶传来辕羲九冰冷的声音:“格杀勿论是皇上下的令?”

    郝哥勾起冷笑,由袖中取出金黄的圣旨举于头顶,一字一句地重复道:“九王爷忤逆皇上密令,欲意叛离南国,格杀勿论。”

    “叛离?”我低声的重复一遍,猛然侧首仰望着他,才开始想他今日怎会突然出现在此。

    没有看我,他冰凉如雪的目光闪现一丝哀痛,却依旧平静道:“我以为,在信中已与皇上说的很清楚了。”

    “九王爷,你太天真了。皇上为此花费的心血岂是你一封信说终止计划便能终止计划的吗?想要与未央远走高飞,皇上的脸面往哪搁?皇上的个性九王爷您不会不了解吧,凡事背叛他的人,杀无赦!”郝哥将这句残忍的话说出口后,我彻底怔住了,大哥……大哥他竟然为了我要放弃一切吗?包括他自己的身份与对北国的仇恨吗?

    “我不信皇上会如此无情。”辕羲九的声音肯定异常,那是对兄弟的无比信任。可是大哥,郝哥的圣旨都拿在手中要诛杀我们二人,你竟还当他是好兄弟吗?也许大哥你一直都是这样,重情重义,心中牵挂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所以注定要失去很多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

    郝哥眼瞳中寒光乍现,高举圣旨道:“皇上圣旨在此,杀无赦!”

    音落,二十多名玄甲卫蜂拥而上,杀气骇了马儿,长声啼嘶。

    转眼间十多名白色身影长剑一挥,挡在了我们之前,与二十多名玄甲卫相搏而起。

    是白楼众弟子,多日未见的落,岚,还有绯衣。

    霎那间,天际风云翻涌,石灰漫天。竹林鸟怖惊飞,落叶翩飞。

    绯衣白绫绕手,曼妙回身,一双妖媚的美眸凝视着马上的我们,眼底蓦地闪过一丝痛楚。可是脸上却妖娆之笑不变,用腻美的音调道:“楼主,你与未央先行离去,这里有我们。”

    “绯衣……”大哥的眼瞳中五味参杂,用细弱的声音呢喃了一声。

    “绯衣……祝您与未央幸福。有多远便走多远,绯衣,无悔!”她的眼眶中缓缓凝泪,再次深深凝望了一眼那个曾经爱的死心塌地的男子,坚毅的回首,长绫挥舞,与玄甲卫厮杀起。

    大哥一扯缰绳,马调转头,朝竹林深处飞奔而去。

    马奔的很快,厉风拍打在我的脸颊生疼,伴随着风声他问:“未央,愿与风白羽一同亡命天涯吗?”

    他唤我为未央,称自己为风白羽。

    恍惚间,我好像回到了一年前在白楼与他相处的日子,他要我永远留在白楼留在他身边。

    彷徨间,我好像回到了一年前在九王府他揽我入怀,问我是否想做他的妻子。

    酸楚与甜蜜夹杂,晦涩与幸福交缠。

    “愿意。”我点头。

    “是亡命天涯!”他加重语气重复一遍,生怕我没听清楚。

    “恩,亡命天涯。”我亦加重语气,表示我坚定的心。

    突感他的双臂紧了紧,将我环在手臂间,而我则顺势倚靠在他的怀中,笑了起来,是真正的笑了。

    大哥,生死我都已经置之度外,亡命天涯又何惧呢?

    风霆迅,天声动。

    紫霓烽烟硝,横枝蔽日,燕幽神州。

    也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跑到了什么地方,只觉暮色已近,马儿也跑累了。玄甲卫也不知被我们甩到了什么地方,我想,现在的我们暂时安了吧。

    大哥扶着我下了马,继而将马绑在一条小溪旁让其休息,蓄养体力。

    而我与大哥则并肩坐在小溪边,先用沁凉的溪水洗了洗脸,扫去一日的疲惫。

    黄昏落日下,灰蒙蒙的天际将我们笼罩,星疏几点,明月渐起。

    风声簌簌,流水潺潺,鸟儿声声,野草萋萋。

    我轻靠在大哥的肩膀上,借着月光凝视溪水中我们两的倒影,涟漪阵阵荡漾。

    “羽。”突然间,我很想喊他的名字。

    “恩。”他低声应道。

    沉默片刻,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背叛了你的兄弟,后悔吗?”

    “不。”此话说的冷漠却藏无限的情意。

    “放弃了北国的恩怨,甘心吗?”我的问话使得他身体一僵,似乎没有料到我会有此一问。我笑笑,轻轻闭上了眼睛,安心的倚靠在他肩上继续道:“我恢复记忆了,一切的一切都想起来了,包括大哥你对夜宣大王的仇恨。正因为知道你对夜宣大王的仇恨,所以我没有怪你对我的利用。不光因为大哥的苦衷,也因为,我也如大哥一般恨着他!”

    原本身子有些僵硬的他因为我这句话缓缓松弛下来,揽着我的手臂加了几分力道。突然感觉到一只温实的手抚摸上我的脸颊,是那样轻柔。我依旧阖着眼帘,却在唇畔勾起了淡淡的笑容。

    “何德何能,有你如此真心待我。”温柔的声音与熟悉的气息夹杂,拂过我的耳边。

    “因为这个世上唯有你真心待我。”我的手不禁缠绕上他的腰际,轻声问道:“一路上我都很想问你,为何会突然放弃多年的仇恨,与我亡命天涯呢?这不像你。”

    “因为你孤单太多年了。”他的指尖抚过我紧闭着的眼睛,继续说:“你可知你毒发那夜我的心有多痛吗?奄奄一息的你就这样靠在我怀中,说了那么多言浅意深的话让我多么动容。那一刻我的心完完的被恐惧笼罩着,从来没有体会过那样的感觉。其实很多次我都问过自己,对你到底是亲情还是爱情,可是我怎么都理不清,摸不透。”他的声音微微起伏,呼吸有些急促,而我的心也随之上下波动着。

    “记得幼时,你突然跑到我屋子里,扯着我劈头就问:‘哥哥长大了是否会娶我?’你可知在那一刻我彻底呆住了,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亲妹妹会说这样的话。”

    “记得,后来你给了我一巴掌,那是你第一次打我,第一次凶我。”脑海中瞬间闪现多年前的画面,犹如历历在目。

    “其实就在那时我的心里也是矛盾的……就像那日二哥突然说要亲上加亲,我心中会恐惧,无数的矛盾与挣扎充斥着我的心。”说到此处他竟笑了出声,可声音却是那样凄凉。

    往事的伤心顷刻间袭上胸口,我窒闷到想要哭泣,不想再谈这伤感的话题,我呢喃道:“羽,我累了。”

    “那就睡吧,我一直在你身边。”

    “恩。”我在他肩窝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神智飘忽,渐渐睡了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猛然惊醒,因为我察觉到周身隐藏着无限的杀气。

    迷蒙的瞳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点点火光,将漆黑的夜空哦点亮,无数轻微移动的脚步声穿插在山野间形成无比的声响。

    大哥也早就发觉了四周的危险,手不禁抚上佩剑。我的双手紧紧包裹着大哥略带寒意的右手,随着他缓缓起身,遥望那逐渐逼近的火光越来越多,强烈的光芒将四周映的恍如白昼。

    黑色衮金帅旗也中被人高高擎起,清楚的瞧见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北’字,原来是北军。

    北军怎会来此?

    ‘夜鸢’两字第一个闪入脑海中,随即我甩去这个念头,夜鸢若是要对付我们,早在鸢王府就将我们诛杀了,何必等到现在呢?

    瞬间,成千上万的北军将我们团团围住,偌大空旷的高岭之上有一骑弓箭手,前排半蹲,后排高站,开弓正对我们。

    身后刀光乍现,寒光纵横如练,无数将士已经将我们的退路堵住,盾影交剪,风尘卷起。

    我们已经无路可退。

    弓箭队之前立着一名男子,他相貌粗犷,目光含威,身着铁甲银盔,负手而立睥睨着已是瓮中之鳖的我们,面无表情道:“利用私奔之计谋,意图混入北国为奸细,吾王圣明,一早便洞察先机。哼,今日你们便是插翅也难飞!”

    “你怕吗?”此时的大哥很是平静,侧首深深凝视着我,眼中含着真真切切的情意。

    “有你在,我不怕。”我摇头轻笑。

    “好一对亡命鸳鸯,死到临头还情意缠绵。今日我就要你们这对鸳鸯死在我王廷的手中!”他仰头对天狂笑一声,挥手而起,示意弓箭手准备放箭。

    看着那蓄势待发的箭,忽而一笑:“我们的孽情于世所不容,那么到了黄泉路上是否还是为人所不容呢?既然不能与你同生,那便同死罢。”

    面对眼前那杀气毕露的弓箭手,我与他的手交握在一起,十指紧扣,那一瞬间的地老天荒。

    “放箭!”王廷一声令下,密密麻麻的剑由远处的高岭飞泄而下,势如闪电直逼我们。

    我闭上了眼睛,感受到大哥手心的冰凉,笑着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感受到箭势直逼而来的气势,我呢喃道:“羽,你是否如未央一样,从未后悔过呢?”

    话才落音,突感一个身躯紧紧将我拥在怀中,而那想像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在我的身体上。只有耳边闪过长箭如肉的声响,声声刺耳。

    猛然睁开眼睛,对上一双深邃轻柔的眼瞳,他正冲我笑着,那笑容没有夹杂任何的挣扎与犹豫,只是那样对我笑着。

    那身躯如铜墙铁壁般将我严实的护在他的怀中,密不通风,就像守护他生命中最重要的珍宝,永不放手。

    “风白羽,如未央一样……从、未、后、悔。”一字一句,说的坚定异常,可是声音之下却藏着虚弱与幻离。

    我颤抖着望着身前的人,他的口一张一合,我什么都已听不见,只能傻傻的看着他。

    忽地,他脚底一软,重重的朝我压了下来,我才恍然回神,伸出双臂想接住那个倒下的身躯,可是我已经没有多余的气力能承受住他的重量,与之一同摔至地面,灰尘卷起,无数的尘土将我们淹没。

    一名弓箭手上前询问道:“统领,是否还要发箭?”

    王廷站在高岭之上望着就在眼前发生的一切,良久无法言语。

    血,疯了般由他的背后涌出,染红了我的裙裳,染红了我的双手,染红了整个地面。

    我的目光转移到大哥的身后,密密麻麻的剑如钉子般狠狠插在他的背上,脚上,肩上。颤抖的抚摸上他的脸颊,我喃喃道:“羽,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亡命天涯的吗?既然不能亡命天涯,为何不让未央陪你一起死去呢?非要留我一人独存于世吗?你真的忍心吗?”

    他沾了血的手颤抖的抚上我的脸颊,贪婪的望着我,仿若看不够般。

    “来世,宁愿你我不相识……”他的嘴角勾勒出凄凉悲哀的笑意,嘴角有血缓缓滴落,只见他依然平静地说:“这样……便能不受伤。”

    看着他逐渐微弱的声音与渐渐阖起的眼睛,我用力摇头:“是我,是我害得,要死也应该是我,不是你。不是你……”

    他单指按上我的唇,示意我不要再说话。“未央……你好吵,我累了,让我好好睡一觉。待我醒了,任你吵闹可好?”

    看着他的笑容渐渐隐去,沾着血迹的脸渐渐惨白,血色尽褪。我用力摇着他:“不要睡,求你不要睡……”

    “我,真的累了!”他的手悄然坠落,软软的瘫在身侧,手上那未干的血迹沾染着微微的尘土。那双沉重的眼睛,终于在挣扎片刻后紧紧的阖上。

    那撕心裂肺的疼痛顿时充斥着整个胸口,疼痛到连呼吸都已经困难,无限的悲哀涌上心头。而我的眼中再也看不见任何,只有那张离去时悲哀的脸。

    “啊——”

    我仰天大喊一声,喊出了我十五年来的悲伤与痛苦,喊出了我十五年来的孤寂与悲凉。

    悲痛欲绝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汹涌的滚落。

    夜宣,你可知今日你所诛杀之人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竟杀了你的亲生儿子!

    你该血债血偿,你一定要血债血偿。

    母亲的,大哥的,我要你部还回来,部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