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眸倾天下 > 第二章
    梅香萦遍自经年(1)

    一个月后,时近新年。

    鸢王府喜气洋洋,灯火通明,也就在今,皇上再次遣人邀我与夜鸢一同进宫赏梅。这次我没有再拒绝,在妆台前好好打扮了一番。

    碧纹金缎袄,内里月白雪纱锦袍,身下系一条艳紫红绘纱湘裙。素绾飞凤髻,几缕青丝未挽而置于颈边,随风舞动。髻上斜插梅英采胜金簪,流苏晃在鬓角如泉鸣细响。额上贴着一朵紫月季花钿,配合着浓艳之妆更显艳丽。

    冰凌与紫衣无不对着镜子露出惊艳的表情,毕竟自来到鸢王府,我从未打扮的如此妩媚妖艳。

    当我准备好一切后踏出门槛之时,一身玄色锦袍气质高雅的夜鸢回首凝望我时愣了片刻,随即将我额上贴着的月季花钿取下。我才想抗议,却见他将身上紧系着的银狐貂裘解开,披在我身上,随即系好。

    我的手抚摸过柔软细滑的貂裘,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温度与气味,还没回过神,我的手已被他挽入掌心,他冲管家道:“备车。”

    我们并肩走过那条通往府门的大道,道两侧凝聚着厚厚的积雪,近来时常绛雪,下起来也不会停歇。北国的寒气我受不了,整躲在屋内,要不窝在暖暖的被窝里看夜鸢读孙子兵法,要不就裹着貂裘坐在火炉旁看夜鸢自己同自己对弈棋局。

    他说:我不是要与别人比,我要赢的人是自己。

    一阵猛厉的北国过,我会过神,打了个哆嗦。

    “还冷?”他握着我的手又用了几分力,手心暖暖的温度袭来,我摇摇头说:“不冷。”

    后来他没再说话,只是牵着我的手走出了府门,扶我上了马车。

    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府上有多少双羡慕与妒忌的目光正看着我们两远去的目光,更不知道那时的我已经得到夜鸢部的关爱。

    我揭开马车帘布一角,望着车轮碾过街道上未被人清理的积雪,深深浅浅印下几行轮印。再看看那逐渐闯入我眼中的王宫,随着马车的奔跑越来越近。

    终于要开始了,可未央,你能坚持下去吗?

    可以的,我一定可以。

    殿宇广阔,巍峨连绵,北风呼啸而至,一名公公奉命前来迎接我们去梅园赏花,说是满园的人都在等着我们二人。

    我与夜鸢的手至始至终都交握在一起,也许在外人看来,我们真的是一对壁人,可谁又晓得,这只不过是貌合神离罢了。

    果然,才至梅园便听闻一阵嬉笑之声,时不时还有娇嗔。待走近,看见涟漪大妃那一刻我愣了愣,只见她额头上贴着一朵金月季花钿,显得妩媚娇艳,高贵致雅。猛然想起紫衣曾在我耳边提过:素闻涟漪大妃酷爱月季,配饰、头钗、衣衫、裙裳皆是月季图案。因为月季是花中皇后,故而后宫三千,无人敢佩着印有月季样式的服饰。

    恍然明白了什么,抬头望了眼夜鸢,他的脸色依旧不变,领着我举步上前拜见王上与众妃。

    涟漪大妃一听我喊夜宣为王上之时,雍容的脸上露出一抹清雅之笑:“未央已为鸢王妃一年有余,也算是王上的半个女儿了,还这样生疏的喊‘王上’?”

    明显异常的提醒使得众妃皆点头附和,我的目光清扫过大妃的额头,金色月季在浮云惨淡的梅园中依旧金光夺目。那时的我在心中对自己说:总有一,我会当着涟漪大妃的面前重新在额头上贴回那朵被夜鸢取下的紫月季花钿。

    我轻轻福身,恭敬温和的唤了声:“父王。”

    梅香萦遍自经年(2)

    抬眸对上夜宣的眸子时,我看见他眼中那复杂多变的目光,还有那隐隐闪耀的红瞳。夜宣的红瞳与夜翎、夜鸢的红瞳不一样,唯有在情绪波动之时才会闪现,就像与大哥的眼瞳。我这一生,只见过一次,就是四个月前,我中毒奄奄一息之时。霎那间的红瞳惊现,再也隐藏不住,也唯有那时候我才真正明白,他是真的爱我。

    寒霜凝梅枝头耀,梅蕊花瓣倾洒了一地,几阵寒风拂过,将残瓣吹起。绯红的一片将众妃笼罩,一片千娇百媚,争奇斗艳,仿若人间仙子。夜鸢身为大王子,理应首座,故而领这我于右席桌案之首坐下,顿时我们成了对面妃嫔们纷纷注释的焦点。过的目光还是笼罩在我身上的,也不知她们在打量什么,竟看的如此出神。

    我佯作没看见那一簇簇审视的目光,轻声对夜鸢说了声:“谢谢。”

    夜鸢勾了勾嘴角,算是对我话的回应吧,而一双邪魅的眸子似为这冰天雪地又凭添了几分萧索的冷意。

    冬寒浸透微凉,无垠的冷风直透人心,却未减弱众妃们的热情,她们修长的纤指抚过自己手腕上的翡翠玉镯,笑的娇媚异常。华贵嫔的脸色不冷不热,端庄的坐在涟漪大妃的下首,时不时将眼波投放在我与夜鸢身上,而她身后依旧站着那个终阴鸷冷漠的楚寰。

    华贵嫔下首坐的是一名玉骨冰清的浣白纱袍少女,眸中含着清雅高傲的气质,唇边若有若无的浅笑动人心魄。那份美犹如天山上的冰莲,使人只可远观而不敢亵渎。

    “嫂子,这位可是本朝第四位华莲圣女,这回大哥可不敢再招惹了罢。”此音像是玩笑话,却透露着暗藏的讽刺。

    我侧首,目光越过身边的夜翎,一名妙龄少女与夜翎并肩坐在一起,手中端着一杯香醇的酒,正含笑而凝望着我,似准备看我的笑话。

    我亦执起案前的酒杯冲她微微一笑:“想必你是二弟妹翎王妃了,早早便听闻弟妹你十三岁便以冲喜王妃嫁入翎王府,独守空闺五年有余。本以为当二弟奇迹般康复后你便可有好子过了,可是好景不长,又被幽禁一年,幸运的是数月前二弟已被解禁,弟妹你的苦子总归是熬出头了。”

    顿时,苏翡翠的一张笑脸僵在唇边,随之绯红的脸蛋绿了下来。

    原本谈笑风生的妃嫔们似乎发现了我们之间那浓浓的火药味,颇有兴趣的停下闲聊,一双双看好戏的目光‘唰唰’朝我们这看过来。

    夜翎的脸上悄然划过一抹淡笑,却也不说话,执杯饮下一口酒,北风拂过他垂肩的发丝,明眸清澈,如一泓冰凛的冬水,渗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轻光。

    苏翡翠忍无可忍的将酒杯重重的放下,一口怒气正想脱口而出,只见涟漪大妃开口道:“翡翠,你与翎儿何时能让本宫抱上孙儿?”

    翡翠一口怒气顿时咽了下去,脸色微红的垂眸,低声道:“翡翠……”声音硬是停留在那儿说不下去了。

    涟漪大妃满意的笑了笑:“翎儿是嫡长子,你们的孩子若出世便是嫡长孙,更是王上第一位孙子,你知道这是何意义吗?”

    “翡翠明白,翡翠会与二王子努力的。”此时的她一张脸已红透,头低低的垂着,羞怯的不敢直视他人。

    华贵嫔顺势也冲我与夜鸢道:“自未央你回来后,与鸢儿的感情与俱增,夫妻形影不离,而鸢儿以往风流本性也敛去不少,倒成了天龙城里的一段佳话。相信你们也会很快给王上添一名孙子吧。”

    “母妃说的是,儿臣与未央每都在努力呢。”夜鸢毫不避讳的说,清雅的面容淡定却。

    顿时,众妃抿嘴而暧昧的笑了。

    我低头,佯作害羞,却在案底狠狠踩了夜鸢一脚,他说谎也不考虑后果!每努力?这万一肚子一直不大,谎言到时候该不攻自破了。

    夜鸢仿佛没有感觉到疼痛,神色平静如玉,唇边隐带微笑。

    ========================

    今第五更,点左右再奉上一章,谢谢读者支持。

    梅香萦遍自经年(3)

    突然间觉得自己在众人面前做出这样一番举动不甚妥当,立刻收回脚,目光悄悄流转于四周,并没有人发觉我与夜鸢之间的暗潮汹涌。才安心片刻就对上夜翎那双明锐的目光,无初见时那隐隐的病态,我不禁将眼神停留在他脸上,却依然是大病未愈的怏态。而他身边的苏翡翠见我正看着夜翎,颇有敌意的瞪了我一眼。

    我悻悻的收回视线,却听闻始终沉默着的王上开口喊了我的名字,我立刻应声。

    但见他苍白的脸在北风呼啸之下更显惨然,却在嘴边凝着笑:“鸢儿对你可好?”

    “回父王话,夫君他对未央很好。”我的一句‘夫君’引得众妃窃窃私语,在北国人皇室,即使是正妻都不能称呼王子们为夫君,只能称‘殿下’或者‘王子’,若夫妻感情融洽恩爱,也就私底下偷偷喊呼其为‘夫君’。

    王上先是微怔,随即放声大笑:“好个夫君!”他顿了片刻,似乎还在回味着这两个字,深远的目光投放的很深很长远。“鸢儿,看来你是真的定性了,因未央你连朝政都不常过问了。难怪常听奴才私底下传着你们的风流佳话,似乎所言非虚。”

    “儿臣得妻如此,别无它求。”他紧紧握起我的手,手心处传来他稳健的心跳,那切实的温度一波一波的传入心头。而他此时的表情也不同于以往那般淡漠而邪异,反倒是认真异常,声音既轻且柔。

    可我知道,我们都在演戏,演一场精彩绝伦的戏。

    “那就好,那就好。”他点着头,在口中喃喃重复着这几个字。

    白雾茫茫,梅花在霜雪中依旧含苞怒放,风有一阵没一阵的拂来吹得裘袍猎猎,凉意袭人。

    “暗香浮动疏影斜,风递幽香素艳来。香蕊初含雪,她在林中笑。”王上的目光清远而幽深,似有伤痛。

    直到最后那句:“你的母亲,她也爱梅。”引得众妃哗然,随即鸦雀无声,各怀心思。

    他挥了挥了樊龙锦袍衣袖,宣告此次赏梅结束,临走时他喊走了夜鸢单独随行其后。

    看着逐渐散去的妃嫔,我站在临终等待夜鸢回来,黄昏将至,天色渐晚。我将双手窝在兔棉袖中,襟领上的银狐毛随风拂上我的脸上,酥酥痒痒。

    月色隐隐的笼在云后,一片淡淡暗寂。

    久等夜鸢不至,我的思绪也渐渐有些飘忽。却见一个人影一晃,已挡在了我面前,还未看清来人,只觉胳膊被一双手带入那深深的梅林间。我没有挣扎,因为我早就感觉到他的气息,是夜翎。

    他领着我来到一棵开着浓密繁花的桃树下他才停下,纷纷扬扬的花瓣拍打在我们身上,他眉宇间带着几分闲淡不羁,隐约又在他的身上寻到了初时在倚翠楼那个狂妄着冲我说做了娼妓还要立贞洁牌坊的成禹。

    ======================

    今天第六更~~~

    梅香萦遍自经年(4)

    “夜翎,我是你的大嫂,不要放肆。”看他手却依旧未松开,仍旧停留在我胳膊之上,我冷声提醒。

    “大嫂?”他嗤鼻一笑,那笑声回荡在梅林深处,继而飘渺至更深更远之处:“虽然你与夜鸢在父王面前做足了戏,但是你却骗不了我。”

    “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佯作不懂的看着他。

    “不懂?方才夜鸢说起与你努力要生个孩子之时,你为何偷偷踩了他一脚?”他仿若看好戏的上下打量着我,不时露出几抹意料之中的笑意。

    这会换我不可思议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依旧狂妄自负且霸气十足的夜翎,这个夜翎与曾经那个满脸病态且体虚病弱的夜翎完是两个人。

    我却不动声色的看着夜翎,上前一步,仰头对上他那双深邃熠熠的瞳子道:“二王子你是在吃醋?”

    我忽然的转变使他一愣,忽而一笑,将我整个人拉向他的,低头俯视着我,仿佛要看进我的心里去。

    他的脸离我很近,暖暖的呼吸拂在我早已被风吹凉的脸颊,似乎很久没有与他这样近距离的接触,陌生之感油然而生。

    “是呀,我吃醋了。”他的声音依旧如常,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我的手悄悄环上了他的腰,踮起脚吻上他微微上扬的唇。

    感觉到他身躯先是一僵,随即化被动为主动,火热的唇舌与我交缠。

    当他的手渐渐抚上我的脊背之时,我却在此时猛然推开了他,丝毫没有防备的他竟被我推出了数步。

    我笑着看夜翎:“你还是输了。”

    他并未因我的捉弄而愤怒,只是站在原地,用深沉的目光看着我。

    我随手攀折下一枝梅握在手心,没有再看夜翎一眼,转身离开了梅林。

    而他也没有追上来,冷凛的北风依旧侵袭着我的身,我的脸色已是一片冰寒。

    是我小看夜翎了,原来会演戏的不止我和夜鸢,还有夜翎。

    未走几步,正见立在不远处背对着我而孤立的夜鸢,如墨的发丝垂在雪白的衣袍上舞动。

    “夜鸢。”我举步迎了上去,而他也回首看着逐渐走近的我。

    在梅林间,他的眼瞳很殇然,恍然间仿佛与大哥的眸子重叠,我的步伐猛然一僵,心底百感交集。

    “未央,回家了。”他的声音很低,却悠远而绵长,与东风一齐轻柔的吹进我的耳中。

    我立刻迈出步伐,奔向远处那个白色身影,由于跑的太快太急,几个踉跄,险些摔倒。夜鸢见我跌跌撞撞的,不禁也迈开步伐朝我走来。

    还没站稳脚步,我便用力扑进他的怀中,紧紧搂着他的腰,仿佛怕一松手他就会离我而去。我呢喃着喊道:“别走……不要离开我……”

    他的手亦将我紧紧环住,轻声说:“我在这里,哪也不去。”

    依恋的靠在他怀中,我哽咽了,酸楚涌上眼眶,动情的低唤:“大哥……”

    突然,身上的温度逐渐消失,最后遁去。

    我恍然抬头,对上夜鸢那双冰寒刺骨的眼瞳,冷淡而犀利,寒意顿时由脚心直冲身。

    ===================

    第七更~~~

    梅香萦遍自经年(5)

    在回府的路上,我们相对无言的坐在马车里,气氛安静的使人尴尬。

    听马蹄踢踏声在黑寂的小巷中清晰异常,声声敲进了我的心底,不免有些燥闷。

    夜鸢静静的坐着,眸子异芒阴暗,俨雅如神,偷偷由锦帘外溜进来的冬风吹的他一身银色长袍微动。

    我十指轻轻扣着,低声喊了句:“夜鸢,我……”

    话还未脱口而出便听闻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匆匆奔来,口中还大喊着:“殿下慢走……殿下慢走……”

    马车倏然停住,我的身子向前微倾,我忙扶着车窗才稳住身子,却见帘子被夜鸢揭开,他轻然的便下了马车。隔着一层帘,我隐隐听见两个声音正交谈着。

    “殿下,出大事了,王上遇刺!”

    “遇刺?父王怎么样了?”

    “胸口受了一剑,情况似乎不大妙。”

    “刺客是何人?”

    “回殿下,约摸有十人,个个是绝顶高手,有四个被当场击毙,三个被捕,其余的不知所踪。”

    突然间,四周安静下来,那一刻我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忽然,一声刻意压低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殿下,现在王上……是个好时机……不妨……”

    “现在还不是时机。”夜鸢冷声打断,似乎早就胸有成竹。“张虎,你随我进宫,鲁风你送王妃回府。”他简单的交待了一句,便乘马离去。

    周围又陷入一片宁静,我的呼吸隐隐有些急促,心中仿佛被什么生生堵上,恣意蔓延的期待扩散着。王上遇刺,这确实是一个大好时机,王宫有九门,夜鸢的兵力足以控制四门,另外三门由保王派控制,最后两门并不足以为惧。

    可是夜鸢却说时机未到,难道他怕自己的兵力并不能抵御五门?或者有别的原因?

    渐渐拉回思绪,才发觉马车已经到了鸢王府外,我跳下马车,寒气直逼我的脸颊,我的脑袋有些晕眩。

    管家却早早守在了门外,一见我回来便立刻迎上来问道:“王妃,殿下还未回来?”

    见他神色如此慌张,我不禁疑惑:“宫中进了刺客,殿下急着回宫去了,管家何事如此慌张?”

    他为难的站在原地,也不答我话,像是在考虑这事该不该同我说。

    “怎么?连我也不能说吗?”我凤目微挑,声音有明显的质问,管家原本弓着的身子弯的更低了。

    随后他悄悄附在我耳边轻道:“府上来了几个受了伤的黑衣人,说是要见殿下……方才又听闻宫中进了刺客,奴才拿不定主意……”

    我一惊:“他们人呢?”

    “奴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先让他们在府上密室里候着。”

    “带我去看看。”

    梅香萦遍自经年(6)

    一路上,步履很急,穿过重重冗廊,只觉越往后走便愈发暗,枯树沙沙之声令人觉得有些恐惧黯然。终于,管家在一处早已废旧的屋子前停下,邀我进去。

    屋内漆黑一片,唯有天际那淡黄的溶月映的满地尘霜,我轻轻移动着步伐,脚步声声回荡在残破的屋子内,管家在一处结满蜘蛛网的古画前停住,轻微移开,一束强烈的光射了出来。我伸手挡了挡眼前的光芒,待缓和后才走近密室内。

    还没站稳脚步,一个身影如风般闪至我面前,一巴掌已经挥了下来。我一时间还没来得及,只感觉一阵疼痛蔓延着我的右颊,火辣辣的疼痛。

    “放肆!”管家怒喝一声,险些被打蒙的我才回过神,看清眼前的人是绯衣。她一身夜行衣,右手也有伤,殷红的血已浸透了她的衣裳。而她身后的岚立刻上前将绯衣扯了过去,冷冷道:“你做什么!”岚比上次见时高了许多,快十二了吧,个头已与我差不多高,整个一大男孩。

    绯衣看着我,突然流下了几行清泪,我没想到,一向冰冷妖艳的绯衣也会有哭泣柔弱的时刻。原本想回赏她一巴掌的冲动渐渐压下,冷冷的凝视着她,待她下文。

    “楼主为了你抛弃了你一切,甚至于自己的性命。而你苟且偷生,还做了鸢王妃!真不明白,楼主怎会爱上你这样的女人。”绯衣的声音很是激动,泪水也因她情绪的激动落的更猛。

    听她再次说起大哥,我的心蓦然沉入谷底,冷冷的看着她泪落如珠,笑道:“绯衣你是风白羽什么人?”

    “什么?”哭的正伤心的她一怔,凝泪望着我。

    我越过她,悠然坐在密室的小石凳之上,冷冷道:“你只是风白羽的属下,没有资格指责我。而我们两人的私事也不是你这个外人可以妄加评论。”

    绯衣张了张嘴,看着我仿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的我就是楼主爱到连生命都付出的人,良久,她幽幽道:“未央你的爱情也不过如此,也罢……”口气中不像在指责我,倒像是自嘲。

    看着她一脸的伤痛,我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没有再说一句话。

    而岚却在此时开口道:“我们已无处可藏,只能来鸢王府,毕竟楼主与他曾有过协议……我希望你能求他收留我们几,只要我们的伤好了,定然立刻离开。绝对不会连累你们的。”

    “现在,你们已经连累鸢王府了。”对上岚那双依旧清澈的目光,我的口气很是冰冷。

    岚猛然跪在了我面前,目光坚定异常:“姐姐已被夜宣那个狗皇帝捉住了……念在白楼相交一场,求你收留我们几,只要几就好。”

    “落……被抓了?”我猛然出声问道,却见岚点头。

    暗自思附片刻,一个计划悄然在心中成形,由石凳上起身:“管家,准备些粮食与水给他们,对了,还有金疮药。”

    “王妃,这不好吧?还是等殿下回来……”管家畏首畏尾的提醒着我。

    “殿下那边我自有交待,你按我说的去做便是。”

    梅香萦遍自经年(7)

    带着异样的情绪我回到了主卧,久等夜鸢不至,我干脆脱了衣衫窝进被窝里等他归来。想来王上被刺,宫中定然大乱,一时也回不来吧。

    隔着烟罗纱帐,按上的烛火被未关的窗吹的晃晃悠悠,忽明忽暗。我蜷缩着身子,凝望窗外一轮明月悬空而挂,疏星几点点缀冬夜的黑暗,似一幅冬夜图,简单而安逸凄婉。我轻微的吐气,将面前的纱帐吹开,它飘扬片刻再趋于平静,我又吹了口气,纱帐飞舞半晌又娓娓飘落。也许是太过无聊,我反反复复不厌其烦的吹着纱帐。

    想起绯衣那一巴掌,疼痛至今还残留在脸颊之上。而心中若有若无的怅然,在迷茫无助中暗藏孤独。

    大哥……

    我悄然闭上眼睛,脑海一片空白,想要抓住什么,却又什么都抓不住。

    朱檐丹壁白玉雕栏的府邸,一群嬉戏的孩子在碧绿的草坪上追逐,欢笑。在那华彩溢美的天地间唯独我一人孤立在远处看着他们嬉闹,我好像是一个多余的人,本不该生存于这个世上。看他们脸上的笑容,羡煞了我,我多想与他们一起追逐玩乐,可每次他们都会推开我说:娘亲不让我和你玩,说你是妖孽转世。

    忽然,那绚烂的琼宇仙境轰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一切皆变得黯淡无光,那呼啸的冷风刹刹如刀刮过耳畔。我吓的捂起耳朵不敢睁开眼睛,突然一个温暖的怀抱将我拥入怀中,一个温柔的声音对我说:不要怕,我会一直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我才敢睁开眼睛,看见大哥那一身风雅的白衣将我紧紧搂在怀中,我正想要回抱住他,却扑了个空。迷茫的看着大哥一步一步远去的背影,我立刻去追,可怎么也赶不上,只能在口中大喊:大哥,大哥……可他一直没有理我,依旧无情的前进着。

    突然,我面前是一座万丈深渊,浮云阵阵飘渺,而我的视线中却早没了大哥的身影。噙着泪,我无力的跌坐在万丈深渊前,无依无靠的感觉一丝丝从心底渗透出来,没有归属感,也没有安感,迷茫与恐慌交织成最大的梦魇。

    面前刹那间一片烽烟四起,刀光剑影连天而下,一个白衣男子笔直的站在一丈之处,向我伸出了手,是大哥……是大哥……

    我疯狂的朝他跑了去,可是密密麻麻的箭雨却从天而降,那是——万箭穿心。

    陌生的暗潮,层层的绝望,如影随形的萦绕上心头。撕心裂肺的疼痛滚滚侵袭而来,我想要喊出声,却一个字也无法脱口,只能挣扎着。越挣扎,我的心就越痛,像一根无形的针狠狠刺着我的心。

    终于,泪水潸然而落,冰凉的液体染湿了脸颊。

    我猛然惊醒,却对上一双黑曜潋滟的眸子,惊恐绝望的我映在他的瞳中,如此清晰。

    想也没想,我扑入他怀中,双手紧紧勾住他的颈项,哽咽道:“你终于回来了。”

    他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环着我,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我的脊背,想要抚去我此刻的紊乱的情绪。

    我的下颚抵在他的肩上,紧紧的环着他,就怕他会推开我。清泪一滴一滴的划落,滴在手背上,久久沉浸在方才的梦魇中不得而出。

    “夜鸢,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别走……”这一次,我没有再叫错名字,我清清楚楚的知道,我抱着的这个人,他是夜鸢。

    他温实的手掌拂过我额后的发丝,一声叹息油然脱口而出,冷淡的语气中带着微微的无奈:“我没有生你的气。”轻轻将我推开一些,抬起袖将我脸上的泪水擦了去,这个动作,他以前似乎也做过一次。

    看着他的目光清幽而明亮,灿若星辰,仿佛照亮了漫漫黑夜,却藏着数不尽的疏离。他似乎一直都是这样,满脸的清然冷漠让人捉摸不定。

    待将我脸上的泪水抹尽,将我轻轻放倒在床榻之上,将被褥密不通风的盖在我身上:“早些睡,有事喊我。”

    看着这个连我都看不懂的夜鸢,我不禁有些迷惘,他像壁天裔,性格无情,仿佛对任何事都不在乎。他像壁天裔,有着权利的欲望与政治的野心,为达目的可以毁灭一切。

    唯一不似壁天裔,只有那冷漠的眼中,一直有我。

    ======================

    慕容正在纠结当中……

    梅香萦遍自经年()

    看他欲起身离去,我由被褥中探出手撰着他的手臂:“别走。”

    他回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剑眉紧蹙,眸光锐利,仿佛看进了我的心底。

    屋内很静,瑞脑香熙熙攘攘的弥漫在四周,静谧无声。

    我缓缓由床上起身,低低的重复了一遍:“我要你陪我。”

    他深沉的眼底带过清矍的痕迹,一道凌厉自他眼中闪过,甩开我的手,冷道:“我并不是你寂寞时倚靠的借口。”丢下一句话,便迈着步伐离去。

    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远的背影,我紧紧咬着下唇,一股血腥味无限蔓延至口中。唯有那片刻的晃神,我赤足跳下床,追了上去,由他身后紧紧拥着他,脸颊贴在他坚实的脊背上,暖暖的温度将我的身躯温暖。

    “我是你的妻子。”我紧紧圈着他的腰,就是不让他走。

    “只是做戏。”他用力扳下那双紧紧缠绕在腰间的手。

    我快步绕过他,一把挡在他面前:“当年你对那三个圣女下手摧残的时候都没犹豫过,为何面对我的时候却这样怯蹑,你在怕什么!”

    他冷笑,一字一句地说:“我对你没兴趣。”

    “你有,你的眼睛早就告诉我了,你想要我。”我的话未落音,就被他的吻吞噬,陡然间天旋地转,仿佛炽热的风暴将我席卷。

    他那清冷的眸底微亮,似是灼灼火焰自幽深处燃起,我伸手环上他的脖颈,迎接着他激狂的吻。

    在我即将窒息那刻,他由我的唇上移开,炙热的目光深深的凝视着我:“你在玩火。”语罢,一个旋身,已将我抵至冰凉的墙壁之上。

    我只穿了一件寝衣,墙上的冰凉使我打了个冷颤,还有丝丝的疼痛蔓延。但是我圈着他颈项的手却依旧没有松开,对着他那对深如寒潭的眼瞳,我看到了一簇簇火焰。

    他抬起左手,食指轻触我的脸颊,温热的气息暖暖的拂在耳边,我的心一阵颤。踮起脚尖在他的颈项上轻咬一口,低声道:“我要你!”说完这句话,我的满脸已是火辣辣一片,还在为自己言语上的放纵而羞愧时,竟发现自己的寝衣已被他除去,他的指尖一寸寸抚摸着我的身子,所到之处皆是灼热一片。

    除了大哥,我第一次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将自己的身子暴露在外,心中不免有些羞怯。垂下眼眸也不敢看他分毫。

    忽地,左脚一空,我险些由墙上溜了下去,他的左手紧紧托着我的腰,右手将我的左脚缠绕在他腰际,明显的突硬让我想要退却,他却又将我拉近他几分,邪魅的笑道:“怕了吗?刚才是谁说要的?”

    我才想开口说什么,只觉他的右手由腰间缓缓上袭,已抚上我胸前的丰盈。我立刻伸手按住那只不规矩的手,一时间没了方寸,只能紧紧的按着。

    看出了我的恐惧,他轻声道:“若是你不愿,可以现在停止。”

    看着他温柔的眼睛,以及那强压下欲望的话语,我的心底一片波澜。咬了咬牙,终于点头道:“我愿意。”才落音,只觉脚底一空,已被他横抱起走向床榻。

    纱帷清浅,曳地静垂,整个屋子内都弥漫着靡靡的香味。

    梅香萦遍自经年(9)

    当他将我放在床上,一瞬间,我只觉天旋地转,还未缓过神来,他已除去衣裤欺身而上,带着我跌入幔帐低回的床榻。细密的吻如雨点般落在我的额头,眉心,眼角,下颔,最后停留在我的颈项,柔柔的摩擦着。

    “恩……”感受着若有若无的摩擦,我本能的由喉间逸出呻吟。下身一凉,只觉裙裤也被他褪了去,窗外冷风拂过我赤裸的身躯,为了寻找温度,我朝他火热的身躯上靠了去。

    他的吻渐渐由颈项一路下移,落至我胸前的蓓蕾,轻柔的舔吮,不时用牙齿逗弄着咬一下,每咬一下都迫得我呻吟出声。

    一手托着我的背,让我紧紧与他的身躯贴在一起,另一手已沿着我的腰际缓缓下移到小腹,再到雪臀,直逼我双腿间的敏感部位。

    一颤,立刻加紧双腿,迷茫的看着夜鸢,低声道:“不……不要……”

    他的唇由我胸口移开,以轻柔的吻封了我口中的低喃。他的唇虽然轻柔却是狂热的,仿佛在寻找着彼此柔软的缠绵,呼吸温热纠缠在一起,深深探入心腑。

    “相信我……”他的呼吸与声音混淆在一起,有些字被吻吞噬。

    他轻柔的吻渐渐抚平了我心中的胆怯,紧夹的双腿稍微松开一些,他的指尖便划入双腿间的柔嫩之处,修长的手指在花园口慢慢的上下揉捻着,不时探入一指缓缓的抽动着。

    “不……”感觉到他的入侵,我挣了挣,话还没说罢他便已退出,这样的感觉让我害怕。

    夜鸢坐起身,将我的双腿分开,什么都暴露在他眼前,我下意识的往上挪,可握在腰间的手却将我拉的更近,直抵上他身下的勃起之物。

    “慕雪……”他忽地唤了一声我的名字,我迷茫的眼神顿时清明,对上他的眼瞳,我说:“叫我……未央……”

    他不理会我,只是将我的双腿环上他的腰,一根滚烫的硬物已悍然的闯进我的胯间,火热的掌心不断抚弄着我光滑的脊背。

    我的脑海一片混沌,面颊早已如火般烧的滚烫,口舌干燥的我只能傻傻的躺着,任由他摆布。

    他的腰稍微一挺,我的下身立刻生起楚痛,只听他耐心的安抚道:“放心把一切教给我,我要进去了。”没待我回话,一个沉身,猛然挺入我的体内。

    在他破体而入的那一刻,我所有的理智仿佛被抽空,剩下的只有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充斥着我的每一根神经。只能无声的呼痛,连呼吸都已停滞。

    他的巨大停留在我体内,也不急着律动,双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小腹。火红的眼瞳专注的凝视着身下的我,他的瞳中清晰的印着我痛苦的脸。他低声又唤了句:“慕雪?”

    他这一声,拉回了我的理智,我拼命的张口呼吸着,口中大喊:“不要了,你出去……你出去。”下身不断挣扎着想要逃脱,却没想要这样的挣扎却引来他更大的欲望,他扶住我扭动的腰身,更加猛烈的深入,似乎想要直达灵魂最深处。

    疼痛被身体上的快感取代,慢慢放松自己的身体迎合着他的撞击,将身心完的交在他的手上,任他带领着我一次次登上欲望的高峰。指尖抓在他宽阔强健的背上,留下一道道抓痕。

    他的手由我的腰际上移,插入我的发间,捧起我的脸,暗哑的声音闯入我的耳间:“辕慕雪,你一辈子都是我夜鸢的人,永远别想逃。”

    他暗哑的声音让我身一颤,这句话,就是我等了半年的话,今,终于等到了。

    ============================

    汗,大家期盼慕雪的处终于送出去了

    梅香萦遍自经年(10)

    缠绵过后,我身酸痛,无力的伏在他怀中,三千青丝铺洒在枕畔,窗外的风有一阵没一阵的吹进来。他眉目轻闭靠在衾枕之上,左手环着我的肩头,时不时轻轻抚慰。

    我很累,却睡不着,只能呆呆的靠在他怀中陪他一同沉默。他虽紧闭着眼睛,但是我可以看出他表情凝重异常,似在思考着什么事,偶尔剑眉微蹙。此刻的安静的他似乎更像大哥,大哥的眉宇间也时常流露出这样的复杂,内心仿佛藏了太多太多的事,没有人能进入他的心底最深处,一切只有他自己默默承受着。

    他的眉头又是一蹙,我不禁伸手抚上他的眉心,欲为他抚平那阵阵哀愁。被触碰的他身一僵,随后用右手捉住我停留在他眉心的手,温热的掌心包裹着我小小的手,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慕雪。”他用淡淡的声音唤了一声。

    “叫我未央。”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纠正他了,今天他并不如往常那般喊我未央,而是一口一个慕雪,他每唤一次,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击过,疼到我连呼吸都困难。可不论我如何纠正,他都一直犯着同样的错误,唤我为慕雪。

    他不在与我纠缠,只是搂着我的手臂紧了紧,又陷入一片沉默,思绪似乎又开始神游了去。

    看着他冰冷凌厉的脸,我问:“父王他怎么样?”

    “伤的挺重,莫攸然已经稳住了他的伤势。”他的声音甚是清淡,悠悠的传在我的耳边。

    又问:“为何不由他重伤致死?”

    “时机未到。”依旧是这四个字,说的很是坚韧,无人可以动摇。

    “被捕的刺客现在如何?”

    “关押在天牢,等候审讯背后主使者。”

    “逃匿的两个刺客已被我留在鸢王府的密室里。”我的话才说完,便见他紧闭着的眼睛倏然睁开,如深潭般静静的凝望我,一双冷寂的眼神似在怪我自作主张。确实,我这个决定很可能会害了鸢王府,但也是救鸢王府。

    “夜鸢,这么多年来,你有无数个机会可以要那个王位,但是你没又动手,一直说时机未到。你等待的时机是名正言顺吧?”

    冷寂的他突然笑了出声,问我:“怎么个名正言顺法?”

    “长子继位,名正言顺。”

    “可是有嫡长子。”

    “谋逆!”我立刻接下,他的目光突显锐利,,没有料到我竟能猜到他心中的想法。

    腰间一紧,他一个翻身,已将我压在身下,温热的气息暖暖的拂在我的发颈间:“我的想法似乎都被你看透了。”此时的他神采摄人,深眸熠熠。

    “我只能看到你的表面,永远看不透你的心。”我笑了笑,侧首看着衾枕之上,我与他的发丝竟已蔓蔓纠缠在一起,我执起纠缠在一起的几缕发丝,含笑道:“你看,这就是结发夫妻吗?”

    他看着我,并不答话。

    黯然松开我们的发丝,伸手紧紧拥着他,几行清泪沿着眼角缓缓划落。

    察觉到我的异样,他有些奇怪的问:“怎么了?”

    “没有。”不像让他看到我的泪水,我侧过头,将脸靠在他的肩膀上,紧紧环着他。

    他也没有多加追问,回拥着我,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却仿佛离了千里之外。今夜的缠绵,是对是错?可为何却好像与他的距离越拉越远,越来越看不透他呢?

    窗外月光粲然生媚,金光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