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眸倾天下 > 第四章
    雁声远向萧关去(1)

    次,雪停。

    一束温暖的亮光射进我的眼缝,逼得我不得不睁开眼帘。昏昏沉沉的看着夜翎站在我面前,他的脸色有点苍白,似乎受了风寒。而我整个人也是虚弱无力,又冷又饿。

    他将软软坐在地上的我扶起:“走吧,我们出谷。”

    我借着他的力道起身,昏沉沉的头一阵晕眩,金黄幻彩的暖阳映照着我的脸,却依旧是寒气逼人。

    “雪未融,我们这样能出去?”

    “不能再等了,若是又降一场大雪,我们定然要困在这里,无水无粮,我们真就要成一对饿死鸳鸯了。”他半认真半开玩笑的托着我的胳膊支撑着我的胳膊,领着我朝山洞外走去。

    我尽量稳住自己虚软的步伐,不去给他增加负担,因为他的脸色也不大好。许是看出了我的想法,他无奈的叹了声:“一点风寒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先离开这里。”

    领着我出了洞,洞外那一条条斜坡的起伏颇大,许多正在融化的积雪由枯枝与高坡落下。他牵着我的手,一路走的很急,我也很配合的追随着的他的步伐,尽管我早已累的连说话都困难。但是再怎么累也比不过保命要紧,这山谷中随时可能大雪崩塌,又随时可能再次绛雪,到时候我们就真成一对殉情的怨侣了。

    一路左转右绕,踏雪攀石,我终于还是支撑不住已透支的体力,无力的瘫坐在冰凉的雪地间。夜翎回头看着我,我也看着他,只无声的喘着:“休息一下,我真的,走不动了。”

    他那深眸之中闪过一丝浅浅的笑意,长长吐纳出一口凉气上前将我由雪地上拖起,然后背起我继续前行。

    我笑着伸手圈上他的颈项,懒懒的靠在他肩膀上。才走了数步,他的步伐却突然慢了下来,我问:“累了吗?休息一下吧?”

    他摇摇头:“我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我伸手推了推雅的后脑勺,佯装不懂其中深意,打趣着:“一直走下去我们早该冻死了。”

    他也不点破,就这样背着我静静的往前走,我将脸靠在他肩膀上,看着他的侧脸,微抿的嘴角隐隐勾勒出笑意,似乎沉醉在此刻。我环在他颈项上的手紧了紧,阖上眼帘。

    夜翎,成禹。

    这两个身份就像一道蛊,时候蔓延在我心中。

    在南国,在青楼对我施暴逼我跳湖的成禹,在太师府使唤我为奴为婢时不时对我冷言相向的成禹。

    在北国,为我不顾生命跑上战场捡那颗石子的夜翎,那个要我等他回来便迎娶我的夜翎。

    忽然间,我听见一阵阵马蹄声踏遍这空寂的山谷,声声撼心。他的步伐猛然一止,我倏然睁开眼帘,望着远处白茫茫的一片涌现出几个黑压压的人头。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身着玄色风麾的夜鸢,他身后随着十余名戎色盔甲的士兵。

    他也看见了我,驾马缓缓前进,冰凉的目光凝视着早已狼狈不堪的我们。夜翎的手一松,我便由他背上跳了下来,一步一步朝夜鸢迎走了过去。那张完美的脸上有种勾魂夺魄的美,一双邪异火红的瞳子仿佛能看穿一切。

    雁声远向萧关去(2)

    奇异的温暖与失落浮上心头,在静谧中悄然而生。

    待我走近,只听他冰冷的对身后的士兵说道:“去接二王子。”

    两名士兵领命而下马,小跑着跑向夜翎,我不由自主的随着他们的步伐而转身,望着夜翎孤立在风雪中的身影。挺拔傲然,却显得沧桑与孤寂。

    “回去吧。”夜鸢不知何时已下马来到我身边。

    “你不问我发生什么事了?”我侧首对上他的瞳子,但见里面依旧是一片冷寂,仿佛没有任何事能够动摇他。

    “有必要问吗?”他冷漠的迎上我的眸子。

    对于他的漠不关心,没由来的怒气涌至心头:“孤男寡女在山洞内相处一夜,你难道不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待我的声音落下,他便转身上马,似乎不愿与我多废话一句:“张虎,带王妃上马,回府。”

    瞪着马上那个玄色身影,我毫未犹豫,脱口而出:“我和夜翎在山洞里,什么都做了。”

    只见马上那个背影一僵,扯住缰绳的手隐隐泛白,我以为他会转身对我说些什么,可是他没有。双腿用力一蹬,便驾马而去,唯留下一行行马蹄印于雪上。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我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一软,笔直后仰,倒在那冰凉的积雪之上。

    我输了。

    ◇◆◇◇◆◇◇◆◇

    当我再次醒来已是夜里戌时,紫衣与冰凌那双担忧的目光终于放松,悄悄的吐纳一口气,欢愉道:“王妃您终于醒了!”

    我的眼波怔怔的流转在头顶那雪白的帷帐上,一时间竟连呼吸都已困难,只能傻傻的看着。脑海间闪现的是夜鸢无情而去的背影,以及那冷淡漠然的目光。

    突然间,我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夜鸢……他与壁天裔都是同一类人,江山与权利才是他们最为重视的。

    未央,你真傻。

    这场游戏还没开始,你就已经输了。

    “王妃,您要不要吃些东西,你从昨个到今夜都滴水未进吧?奴才为您……”紫衣的话才说到一半,我的泪水便顷刻滚落,洒在衾枕之上。

    “王妃您别哭啊。”冰凌瞬间慌了神,拿着帕子便为我拭眼角的泪水。

    如今的未央还剩下什么?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

    大哥,对不起,未央真的已经尽力了。

    “王妃是否身体上疼痛难受?快告诉奴才,好去请大夫来瞧瞧,您别光哭啊。”冰凌猛然跪倒在地,连连磕头乞求道:“鲁风就因没有接到王妃而被殿下杖责五十,若是被殿下知道奴才们照顾不周,铁定是要赶出府的……”

    我黯然撇过头,含着泪凝望身侧急的两眼闪烁泪光的冰凌,沙哑的问:“殿下,仗打鲁风?”

    紫衣一见我能说话,紧绷的情绪便已放松,拍拍自己的胸口:“幸好王妃您还能说话,冰凌你快起来吧,想必王妃是昨夜受到惊吓了吧。”将冰凌由冰凉的青砖地面上扶起,随后去桌案旁端起一杯匍匐热气的茶水递给我:“王妃您先喝杯茶润润嗓子。”

    我缓缓由床上坐起,接过茶水却不饮,直勾勾的凝视着冰凌。

    冰凌抹了抹自己凝在眼角未落的泪,哽咽道:“昨夜听闻鲁风说王妃您无故失踪,可把殿下急坏了,怒气之下将鲁风拖下去杖责五十,随后调动了千名将士在天龙城里找寻,顶着风雪不眠不休找了您整整一夜。奴才在鸢王府待了这么多年,头一回见殿下如此愤怒,对一个女人如此紧张……奴才以前还一直以为殿下对您如对先前那几个圣女般玩玩也就罢了,可经过昨夜,奴才方知道您在殿下心中的地位竟是……”

    紧握在手心的瓷杯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我掀开盖在身上的被褥便跳下床,随手取下一件貂裘批在身上便冲了出去。

    雁声远向萧关去(3)

    灯火莹煌映微雪,冷香残红霜天晓。

    我身着单薄顶着夜晚的寒露便冲出了鸢王府,当时找遍了整个鸢王府都没见到夜鸢的人影,直到遇见管家,他面露慌张,支支唔唔的吐出“凤亭阁”三个字。我也没有细问,便一路直奔凤亭阁。

    我知道凤亭阁是什么地方,我生辰那,被夜鸢包下的那间客栈。

    凭借着点点滴滴的记忆,我来到凤亭阁外却被两名手下拦在外。我冷睇他们一眼,由怀中取出白玉晶石摆于他们面前,冷声道:“我是鸢王妃。”

    二人一见晶石,古怪的对望一眼,眼底最深处仿佛流露出一丝紧张,猛然跪倒:“奴才见过王妃。”

    看着他们的表情使我想到支支唔唔的管家,心上更是疑惑,越过依旧拜倒在地没有起来的他们,直闯凤亭阁内。

    整间客栈依旧被人包下,安静而又散发着淡淡怡人的香气,与其它吵杂的客栈比起来,这儿倒是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高雅。夜鸢能常光临此处,想必这也是天龙城数一数二的客栈了。

    才步入那一阶一阶以理石而砌成的阶梯,越往上走便能听见一声声平缓悠扬的弦音由屋内传出,绕指丝柔深情无限,浮沉微动。

    穿过交错的长廊,转过素白的墙角,一阵清风拂过浣紫轻纱,里边传来一阵欢声笑语,莺燕声声动人。

    “殿下,您又走神了,该罚酒一杯。”娇柔甜腻的声音传入耳畔,我揭纱而入,转入插屏,低低的呻吟夹杂着媚笑悄然而来。

    一名貌美的女子依靠在夜鸢身上笑的异常娇媚,她的衣衫凌乱,雪白的胸部若隐若现摩擦在他身上,丰满的胸部裸露了一大半,双颊格外红艳引人遐想。她见我来也不见丝毫未有女子的娇羞,更是光明正大的靠在他身上。

    而我的到来,引得帘后抚琴的女子顿然停下,依旧伏在夜鸢怀中的女子却手执酒杯用媚然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满是审视。疑惑归疑惑,嘴上仍问道:“哪来的姑娘,竟敢闯入殿下包下的雅座?”

    我躇在原地良久,望着眼前的一切,胸口一股盈盈热气涌动,堵在那里十分难耐,原本就身着单薄的我突感冬里的寒气,冻僵了我整个身子。浓郁的脂粉香味倾洒在我的鼻间,甚为反感。一股没由来的怒气直袭胸口,却硬硬的被我压下。

    心中默默念着,一定要忍住,忍住,在他面前留下自己最后一丝尊严,“打扰殿下的雅兴了。”对上他那对看似平静如水却又波澜如浪的眸子,我云淡风轻的浅笑,扬长而去。独留下满阁的脂粉之味与一帘旖旎。

    当我一人步出凤亭阁时,外头两名手下仍旧匍匐跪地,似乎自我进去以后便没敢再起来。心底徒生好笑,想必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故而跪着准备领罪。

    冷然的目光掠过他们,步出门槛,猛烈的北风呼啸在耳边,枯枝被风吹得摇曳四摆。风势愈发的强烈,吹的我发丝散乱,双颊通红僵硬。这条天龙城最繁华的街道也因夜里的寒气显得凄凉异常,连个路人都寻不到,想必是一家人躲在暖炕上吃着小菜品着小酒一窝一伙的闲话家常罢。唯有我这个傻子才会顶着寒风一人行走在街道上荒凉的夜里。

    忽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踏踩着积雪由远至近,一声“辕慕雪”响彻黑夜,来回萦绕。

    听他这样连名带姓的喊我,脚下步伐一顿,却闻又是一声:“你只会逃跑吗?”

    雁声远向萧关去(4)

    我转身,与停在我有十步之遥外的夜鸢对视着,那双眸子有令人沉坠的幽森,亦有勃然愈发的悲伤。我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夜鸢,这样颓废哀伤的夜鸢。

    心底一凛,对着他那双沉沉哀伤的目光,我自嘲一笑:“留下看你寻欢作乐吗?”

    他的双拳紧撰,沉默片刻,才道:“我寻欢作乐你会在乎?”他仿佛在嘲笑自己般,火红的瞳子黯淡了许多,再也不是那样光彩夺目。

    “我又怎会不知道你一直在利用我?也对,我们一直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没有谁能责怪谁。”他用那亘古不变的冷淡声音说道。

    他这句话脱口而出之时,我的眼泪很不争气的滚落,我的懦弱与彷徨在他面前暴露无疑,夜鸢他早就知道我一直在利用他,也对我们之间利用的关系看的如此清楚。唯独我却迟迟不能看清,非要抓住他的心才罢休。

    也许是因为怕吧,我怕他半路会丢下我独自离去,毕竟我这个盟友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个棋子,随时可以丢弃。我又怎会不知夜鸢的本性是何其无情,利用完的东西可以一脚踢开,也正因为知道他是这样一个人,所以我要想方设法的抓住他,避免自己是他下一个踢开的人。

    是我错了。

    有的东西越是想要抓住,便离的越远,越让人看不透。

    “我懂了。”我哽咽的声音在静寂的夜空下格外凄冷,迈步而去。

    走了几步,一双手臂由身后紧紧圈着我,我挣扎,他的手臂却收的越紧,仿佛怕他一松手我就走了,再也不会回去了。

    感觉到他的双臂间的温暖,我有些怔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便略带沙哑的说:“慕雪,别走。利用也好,假意也罢,我只想你留在我身边,在你放弃我之前我绝对不会放开你的。”

    听着他一字一语,真真切切我的心仿佛被什么扯过,窒闷之感袭在胸口,怎的都挥之不去,只能呆呆的靠在他怀抱中听着他继续说:“我想通了,即使你的心底始终有一个人我也不在乎,我不会同一个死人去争。因为现在你是我的女人,将来与你并肩站在一起的人也是我。”

    他将怀中的我转过身,正对上他的眼睛。在他眼中我看见的再不是一片淡漠与冷鸷,隐忍着的欲望与炙热无限蔓延到最深处。突然转变的夜鸢让我措手不及,害怕的后退一步,怕这又是一次有目地的利用与假象,我不能一错再错。

    见我后腿一步,他亦上前揽住我的腰,拉进我。眼底的哀伤与挣扎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份哀伤似乎隐藏了太久太久,突然间的流露竟是那样急切,深深撼动了我的心。

    “即使,你和夜翎……”他的声音顿住,殇淡的目光黯淡了几分,原本紧压在胸口的闷气重重吐出,在紧抿的唇畔上勾勒出一抹淡笑:“我们重新开始。”

    我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怕眼前看到的听到的是幻像,从来不敢想像一向冷血的他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当我还在呆呆瞧着他时,他已捧起我的脸俯身吻上我的唇,不同于那夜的激狂与霸道,他柔软的在我唇上轻吮辗翻,竟更能撩拨我的心。我的脚早已失去的部的力气,只能紧紧握着他的手臂,仰头回应着他的吻,他的舌头探进我的嘴与之交缠嬉戏。他的口中有香醇的酒气,那份微醺的感觉似要将我灌醉,而我却是甘愿在里面沉沦。

    我不知道自己在抓什么,只知道有个东西我很想抓住,不想放手。就怕一放手,我就再也抓不住了。

    群号:75203227,欢迎加入

    雁声远向萧关去(5)

    十天后,南军乘势进犯,王上带伤临朝商议解决办法。今天夜鸢进宫前,脸色也格外凝重,自今个早上起后就再没说上一句话,我也和配合的一语不发,静静的看着他那逐渐远去的背影。

    我一直在屋中等着他归来,直到夜里也不见踪影,心中更是确信了自己的猜测。果然,原本随夜鸢一同进宫的张虎倒是先回来了,他有些紧张的站着我身边说起今朝堂上所发生的一切。

    今王上询问诸位武官们,谁愿领兵出征,朝中武将皆一言不发的站至一旁,无人敢说一句话。虽说是旷世三将早已是过去式,但依旧是北国人的一个噩梦。王上见无人敢迎战,便亲自指派了夜鸢为主帅莫攸然为副帅,率领兵二十万精兵出征,一人掌控十万兵权。

    可朝中一群拥护夜鸢的官员立刻出声阻止,此时夜宣病危,随时有丧命的可能,若是夜鸢这一去不回,夜翎可就要坐收渔人之利。就是夜鸢想要反击都无可奈何,而夜宣此次还特意任命了莫攸然为副帅追随一同应征,更是让人担忧。

    所有人都知道莫攸然是涟漪大妃的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王上的意思,一来,莫攸然曾是旷世三将之一,有统军帅才,若是有他相助定然如虎添翼。二来,这二十万兵权若是部交给夜鸢,定然威胁到王位,只能用莫攸然来牵制他。三来,王上病重,夜鸢若是远去边关迎战,定然给了夜翎一个大好机会,说不定会借此机会铲除朝廷上所属夜鸢的势力。

    迫于北国的安危以及圣旨的压力,夜鸢接下了帅旗,明启程迎战。

    夜宣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响,可惜他千算万算,漏算了莫攸然。

    涟漪大妃的可是杀碧若的元凶,我不信莫攸然会咽的下这口气。

    我摈退了张虎,由床底取出两套早已准备好的禁卫服,便迈出门槛,顶着夜露降霜朝密室走去。

    冗廊深深,烛火随风摇曳,吹得我衣袂翻卷,发丝乱舞。偶闻梅香伴随着一阵又一阵的风吹入鼻间,芬芳幽冷,香气袭人。

    转入那间破旧不堪的小屋,尘土飞扬,气味呛鼻。我不住轻声咳了几下,步伐也顿在原地,脑海中闪现的是两年前,岚口口声声喊着:臭女人,不要再捏了。还有落那张冰冷却暗藏忧伤的眼睛,我腻着她喊:落姐姐。还有半年前,大哥带我离去时,绯衣含着泪祝我们幸福。

    深深吐纳一口凉气,我咬了咬牙,还是按开了密室的机关。

    为了成天下,有些东西,即使再舍不得,也要舍得。

    捧着禁卫服,走向两个正疑惑凝望我的人,我笑道:“这两件禁卫服给你们,便可以在宫中自行走动。”

    绯衣探手轻抚着禁卫服,美眸扫过我:“何意?”

    “帮你们。”我冷硬的吐出三个字。

    “帮我们?你有这样好心?”绯衣嗤鼻而笑,娇媚的脸上满是不屑。

    “你们进宫刺杀夜宣无非是想为风白羽报仇,可单凭你们区区几分薄力就想杀夜宣吗?只有我,只有夜鸢才能帮你们杀了他。”我淡淡地说完,随后便见绯衣一副‘凭什么相信你’的目光直射过来。

    雁声远向萧关去(6)

    “我知道你们为了帮风白羽报仇,早已将死置之度外,可你们若做这样无谓的牺牲就太可悲了。你们只能相信我,我一定会让夜宣万劫不复,我要他一败涂地。”狠狠的说罢,但见岚与绯衣对望一眼,竟没有出言驳诉我,兴许是被我眼中浓郁的恨意怔住,反倒是沉默着等待我的下文。

    “穿着这两套禁卫服,去劫天牢。”

    “若有幸能够见到被捕的三名白楼手下,不要留情,杀了他们!”

    “然后引来禁卫,你们要反抗,要挣扎,但最后一定要活着被捕。”

    我一连三句话,引来岚的激动,他怒道:“不行,他们都是与白楼出生入死的伙伴……况且姐姐也是其中一人啊!”

    “只有死人才永远不会开口说话。”没待我开口,绯衣竟率先说话了,那语气平静到令人觉得不大真实。

    “他们已受了半个月的刑都闭口未言,若要说,早就说了。”岚连连摇头,始终不肯接受绯衣的话。

    “岚,这个世上没有永远。总有一,会有人受不了而松口的。”绯衣如一个大姐姐般,轻轻抚上岚那乌黑的发丝,水眸底有最深沉的悲哀。

    岚不再说话,绯衣则是侧首凝望着我,淡淡的问:“说说你的计划吧。”

    那一刻,我对绯衣不再是反感厌恶,反倒产生了钦佩。一个女子,要说出这样的话该花费多大的勇气,可我明白,她做的一切皆是为了大哥。

    为了大哥,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哪怕是万劫不复。

    ◇◆◇◇◆◇◇◆◇

    冬寒敛尽风归去,枯影黯淡,又冷落。

    我拢着双臂朝无力的步在漆黑的冗廊,轻轻的脚步声不断回荡在廊中,一声声敲打在耳畔,即深又空寂。

    在冗廊的拐角处,我见到身着银袍华衣的夜鸢,背手伫在廊前,忽急忽慢的风略过他的容颜飘飞。他的神情冷淡,瞳中一片空澈,纵衣衫飞扬。乌黑的发泄在肩头,玄色绫云丝带束起,几缕被风吹凌。

    清寂的眼中不时带着自嘲却又深寂的幽光,薄唇微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放轻脚步缓缓接近他身后,踮起脚蒙上他的眼睛,他的身躯微微有些僵硬,随即松软而下,微微侧头,清声笑道:“未央,别闹。”

    “你又知道是我了。”我将手由他眼上取下,而他也回过身含笑凝视着我。我牵起他修长的手,领着他迈入屋内,闯入眼帘的是那被烛光照耀的寒光阵阵炫目的盔甲。

    他的步伐顿住了,目光深深的锁定面前的盔甲,握着我的手紧了紧:“你都知道了。”

    我淡笑:“如此震惊朝野的事,谁能不知。听说,你明就要启程了,这样急吗?”

    他点头:“军情迫在眉睫。”

    他松开我的手,缓缓步至盔甲边,眼瞳中闪着耀眼夺目的光芒,可里面却藏着难以令人捕捉的担忧。

    我问他:“怎么了?”

    他的手顿时停留在盔甲那冰凉的鳞片之上,将目光投递在我身上:“我走了,你怎么办?”

    深知他言语中的深意,我的神情有些恍惚,他是在担心我。自那夜我们两的坦白,夜鸢对我的态度似乎有了很大的转变,虽然脸上依旧是那样清冷,可我却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他在我身边。

    “你放心走,不用担心我。”

    他猛然将我拥入怀中,他的手臂收的很紧,我的呼吸有些困难。他的手指插入我散落的发间,将我的头深深按在他怀中,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在我耳边来回跳动。

    “有些东西若强求不得,定要狠心抛弃。夜鸢宁可负天下,也不愿负你。”

    “傻瓜,未央怎会让你负天下。”

    他一把将我抱起,朝深深的帷帐内走去,他吻着我,不断替我解开身上那重重束缚。我揽着他的项,用力回应着,身躯很冷,却觉得浑身如火在烧,需要人为我洗礼。

    我们跌在室内那柔软的红毯之上,重重的身躯压住我,将我包裹的密不通风。手指熟练的来回在我赤裸的身躯上游走,我已经能感觉到身体深处涌起一股热流,尽情燃烧着我的小腹。

    我用双腿缠住他的腰,手臂紧紧绞住他的背,因他的挑弄而浑身颤抖。我亦情难自制,后弓身子略带着呻吟喘息喊道:“夜鸢,夜鸢……”

    得到我的邀请,他猛然一挺,深深的进入了我,一次又一次的将我带入最高点。

    那夜,我们两都很疯狂,似乎将压抑太久太久的情绪尽情释放。那时的我没有想多余的事,我只知道,我是他的妻子,他是我的丈夫。

    雁声远向萧关去(7)

    次,天阴沉沉,似有一场风雪即将降临。

    我早早便已将夜鸢的盔甲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擦了个遍,然后亲自为他穿上。他始终都没有说话,只是用深深的目光将我锁定。待我为他将胄甲穿好,他依旧静静的站着,盯着我好久。

    我傻傻的站在他面前,垂首盯着青砖地面,昨夜想了很多离别的话要对他说,可是现在站在他面前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虎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低声提醒道:“殿下,马已备好,该走了。”

    夜鸢没理会张虎的催促,低声说:“我走了。”

    我点点头,轻应一声。

    “我不在你身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他轻轻揽我入怀,脸颊紧紧贴着我的耳朵,暖暖的呼吸拂过发丝。

    我环上他的腰,冰凉的胄甲传入我整个身躯,可我却不觉得冷。想起一件始终难以启齿的话语,我考虑再三才说:“有件事,我想对你解释清楚。那夜我与夜翎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说的话都是气话。”

    感觉他的身躯怔了怔,双臂又将我搂紧了几分:“恩。”

    “你信我?”他的反映让我有些措手不及,一大堆的解释我在心里早已重复演说不下百遍,没想到他会如此回应。

    “你说没有,我便信。”

    心底的最深处仿佛被什么轻轻触动,荡出阵阵涟漪。我说没有,他便信吗?那我是否也该信他?

    由他怀抱中挣扎而出,食指点着他的右颊说:“那天我看到华莲圣女亲你这里了。”

    闻我此言他有片刻的闪神,随即清雅的笑了出声:“原来如此。若我说是她主动的,你信吗?”

    “信。”不知为何,听到他这句解释我竟没有质疑,即刻释去心底的疑惑。随即我佯装生气的说:“她主动,你为何不拒绝?”

    “她有利用价值。”他的笑渐渐敛去,转而是一脸的严肃,这样的他又使我看不透了。既然得到了他的答案我也不想纠缠下去,便转移话题:“利用也不行,我要惩罚你。”

    看他一脸不解的模样,我的笑意渐起,踮脚在他右颊上落下一吻:“她亲了,我也要亲。”

    “傻未央。”他宠溺一笑,手指轻轻抚过我的眸子,“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眸子很特别?”

    我颔首,无言应着。

    张虎却已是心急如焚,又敲了敲门:“殿下,时辰到了。”

    我轻轻推着他的胸膛,也催促着:“快去吧,可别耽搁了出征吉时。天龙城的一切有未央在,你安心打仗,一定要回来。”

    他不答话,却是执起我置于他胸膛的右手,食指在我手心中轻轻写了一个字,是‘鸢’。正当我还在奇怪他此举时,他缓缓合上我的手心,然后紧紧包裹在他的手掌中,深深的注视着我:“辕慕雪,等我打败壁天裔,回来娶你。”

    怔怔的凝视着他将我手心紧紧包裹住的拳,我呆了片刻,脑海中似乎又有一层记忆被人狠狠剥开。

    “辕慕雪,你等着,我打败壁天裔就抢你回去做新娘。”

    我傻傻的盯着那只手始终没有回过神,直到夜鸢与张虎一齐踏出门之时我才回过神,迈步冲了出去。对着夜鸢的背影喊道:“夜鸢,一定要回来,我会等你回来。”

    背对着我远去的身影顿了顿,却没有回头,也没有对我承诺什么,毅然迈步与张虎远去。

    风势渐起,清冷如斯,背影渐渐隐入紫陌大道的尽头,随之消失不见。

    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

    也不知站在原地多久,只觉手足顿时冰凉僵硬,脑海中似乎闪过了许多许多的记忆,充斥着我的脑海。那是一层从来没有被人探究过的记忆,若不是手心这个‘鸢’字,那个记忆怕是会永远与我那未被剥开的记忆而埋葬。

    紫衣突然急匆匆的跑来,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微微喘着气:“王妃,外头来了位公公,领着一批禁卫说是奉皇上口谕请您进宫。”

    “进宫?”我收起方才的失态,唇边勾勒出一抹冷笑:“好,那进宫便是。”

    紫衣慌张的拦着我:“不行啊王妃,殿下才刚领兵出征就来了这样一群气势汹汹的人,王上一定别有他意……”

    “紫衣你也知道殿下远征,如今王上下令请我进宫,我若拒绝,可是在拿鸢王府一百余口人的命交换。你们安心待在府上,等待殿下大捷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