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眸倾天下 > 第九章
    骤雨潇潇透心凉(1)

    我静静的坐在灯火辉煌的雪鸢宫寝殿,望着眼前一盏龙凤戏珠足灯,龙凤尾托着一环形金登盘,盘上燃着三支臂粗红烛。

    喜帕,喜帐,喜烛,喜饼,样样被那璀璨的灯火映照的血红一片,出奇的,我的脑海中竟闪过一幕幕猩红的画面。

    大哥的血也是这样满目猩红,血染了我的双手与衣裙,更将整个周身都染遍。忽地,一声响彻云霄的雷鸣声轰隆响过,骇的我由榻上弹起,紫衣却被我骇的一惊,忙过来扶着我:“王后,您怎么了?”

    微微喘着气,胸口起伏不定,呆呆的看着她,一时竟出了神。

    “这天还变的真快,方才还是星光璀璨,一时竟变了天,看似一场大雨将至。”紫衣扶着我重新坐回榻上,口中轻喃。

    胸口忽地一闷,总觉得今夜似乎会发生什么事。

    又是一阵闪电,狰狞的光芒映将整个雪鸢宫笼罩而下,咯吱一声极为刺耳的开门声极为阴森。我与紫衣齐目望去,依旧是那一袭白衣翩然的女子迎风而立,宫外的寒风席卷而来,寝宫内熙熙攘攘的纱帐乱舞。

    华莲圣女踩着轻盈的步伐徐徐前行,目光淡然,却像藏着一柄无形的刀刃,直逼于我。

    “华莲圣女,今是王后册立之,你来做甚?”紫衣仿佛也感觉到周遭那怪异的气氛,禁不住开口说。

    “看看咱们北国最荣耀的女人,未央王后。”她穿过重重轻纱,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渐渐清晰。

    我渐渐平复心中的紊乱,悠然一笑:“华莲圣女严重了,说到最荣耀,本宫是比不上先后涟漪大妃。与夜宣大王同寝同卧,举案齐眉。”

    她讽刺一笑:“雪鸢宫,以帝后之名而命。王上更是为你不惜空设后宫,你比起涟漪大妃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华莲圣女来这并不单单是为吹嘘本宫而来的吧。”我拂过鬓角一缕被风凌乱的发丝,语音含冷。

    她美眸一倾,扫向身旁戒备的紫衣,我便懂她的意思,挥挥手屏退了紫衣,她犹豫再三才退下。当满殿悄然无声之时,华莲又上前几步,看我的目光是嘲讽的。

    “本宫知道你来此处为何,因为你爱夜鸢,你以为帮他夺到了帝位,他会册封你。”我在他面前直呼夜鸢之名,语音冰寒刺骨,而她的脸色丝毫没有因我的话而有所反映,只是眼中嘲讽愈发大。

    “是,我爱夜鸢。”她竟也直呼其名,承认的坦荡:“你呢,你真的爱他?又或是只当他是你复仇的工具?”

    “我与夜鸢的事,轮不到你来插嘴。”猛然打断她的声音,我的语气愈发冷硬。

    她却未因我冷凛的声音而住嘴,面容上那纯净透澈的美已不复见,反倒是笑的妖艳妩媚:“你是否感到很骄傲?可是你的内心却是那样自卑,你看看你的眼睛,丝毫没有为后的喜悦。我都能看出来,夜鸢又怎会看不出来?这样的你能受多久的宠爱?这后宫能空设多久?”

    我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声音已冷至极点:“你今是来向本宫宣战的吗?”

    “华莲哪敢向宠冠后宫的王后宣战,华莲只是想在你封后之告知您一件事。”

    “本宫并不想听。”

    “九王爷的事您也不想听吗?”

    我的身子顿时僵硬冰凉,闪神片刻立刻勾起笑:“九王爷与本宫何干?”

    “啧啧,王后还真是无情,九王爷为了你而死,你竟说与你毫无干系?”她脸上的笑格外诡异,“南国未来的皇后竟与九王爷私奔来北国,后以鸢王妃的身份住入鸢王府,害死九王爷后竟坐上北国王后之位。记得破城那,夜鸢唤你为慕雪,是吗?辕慕雪。与你的亲哥哥私奔,真是不知廉耻……”

    话音方落,我一巴掌就挥了过去,她没有躲,硬生生的接下一巴掌,头被打偏,嘴角渗血。

    “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本宫面前说廉耻?”我冷睇着略微狼狈的她,顺手拢了拢凤袍,笑意依旧挂在两靥之下。

    “既然王后不愿说廉耻,那华莲就和你说说九王爷那座坟吧。”她近乎于咬牙切齿的盯着我,目光中的嘲讽之态依旧未散。

    坟?

    我心里一凉,却不知他想要说什么,便静静的望着她,等待她的下文。

    “你有亲自掘墓看过里面是否有你大哥的尸体?”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的笑意一分一分的敛去,脸色惨白一片。

    “若我说,里面根本没你大哥的尸体呢?”

    “没有……?”我的手微微颤抖着,脑海中一片空白,脚忽地一软,朝后一个踉跄,便跌坐在榻上。

    ——里面根本没你大哥的尸体。

    没有大哥的尸体?

    尸体,没有?

    骤雨潇潇透心凉(2)

    宫灯绮丽,电闪雷鸣,冷风灌襟。

    忽然间的静谧很是阴森,就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清晰的听见。

    我猛然由榻上起身,狠狠瞪着华莲,然失态:“你在胡说什么!”声音倏然提高,尖锐的响彻整个寝宫。

    紫衣猛然推开宫门,朝我奔来,愤怒的冲她大喊:“华莲圣女,你要对王后做什么!”

    “信不信,就由王后自己判定了。”她笑的璀璨如花,看在我眼里却是那样刺眼。

    心头一阵绞痛,我推开挡在面前的华莲,冲出了寝宫。身后的紫衣急急的大喊:“王后,今是大婚,王后您要去哪……”

    我置若罔闻,只顾着朝前冲,脑海中一直重复着一句话:大哥没死,大哥没死。

    发髻上的凤冠随着我激烈的奔跑而摔在地上,凤冠上的明珠散落,滚了一地。珠翠滚落之声狠狠敲打着我的心,同样也拉回我的意识,步伐猛然停住,站在原地微微喘气。

    万箭穿心,怎能存活?

    未央你太傻了,华莲圣女这样只不过是故意激怒而已,我竟然因为这样一番话而如此冲动。

    缓缓蹲下身子,将脚边滚落的凤珠一颗颗捡起,收拢在手心,目光含着自嘲。

    “王后你在这做什么?”楚寰冷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的手一顿,他怎会再次。转念才想起楚寰以第二功臣的身份已封为北国镇南大将军,授予十万兵权,今册后他又怎会不在呢。一声轻笑,继续拾珠。

    他也蹲下,为我拾珠。

    我们两就这样静静的相对而蹲,我云淡风轻的问:“辕羲九的尸体可是被葬在南郊小丘之上。”

    “是。”

    “你确定?”

    他的手一顿,随即才道:“恩。”

    “不是在北郊的小丘吗?”现在轮到我的手僵住,目光炯炯的盯着面前的楚寰,一阵闪电破空而过,映的他侧脸有些森然。

    “臣记错了。”

    “是记错了么?”我没有看错,刚才在他眼中闪过的是明显的慌乱,一向冷静自持的他怎会如此失态。“楚寰,你我相识多年,以为瞒的住我吗?北郊那座坟里根本就没有辕羲九的尸体!”

    我的话说的肯定异常,他整个人却已僵住。看着他如此,我才平静下来的心突然一阵抽搐,满满一手心的凤珠散落在地,原来华莲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要出宫。”直勾勾的盯着他,字字清晰。

    “王后若要出宫,去向王上请旨。”他的手心紧紧捏着凤珠,有些泛白。

    “我要出宫。”

    “王后,今是您封后之。”

    “我说,我要出宫!”

    “你疯了!”

    他咬着牙,冰凉的视线仿佛要将我活拨了也不解恨。

    我觉强的瞪着他,用眼神告诉他,我一定要出宫。

    “王后现在就回宫等王上,莫在想出宫之事。你要知道,王上他费了多大的气力与坚持才禁百官之口,封你为后。”

    “那我自己出去。”将手心中最后一颗凤珠狠狠抛在地,我愤然起身,扭头就走。

    “你出不去的。”他的声音于身后传来,隐隐带着几分焦虑。

    并没有因他这句话而停止前行,只是迎着风,含着笑:“死,也要出去。”

    骤雨潇潇透心凉(3)

    才前行数步,一只手紧紧撰住我的胳膊,我的手隐隐生疼,而他却漠然的看着我,平静无波的目光中闪过几分挣扎。

    “你真的这样在乎辕羲九?”楚寰的声音很低沉,丝毫听不出他的情绪,随即又加重一句:“一个辕羲九就这样击溃了你的冷静,你的睿智,你的思想。你这样一去可能是万劫不复,你也不在乎吗?”

    “是。”没有犹豫,我坚定的吐出这个字。

    “好,我带你出宫。”松开我的胳膊,他率先而去,我则是呆在原地怔怔的凝视他的背影片刻,随即跟上。

    楚寰带着我上了一辆马车,一路飞奔而去,我的手始终紧紧撰成拳,手心中隐隐有汗水渗过。在经过玄风门时侍卫拦下了马车,要查马车里的人。

    楚寰不让他们查,甚至怒言相向,侍卫虽惧于大将军的威严却还是不放行,就这样僵持了许久。我轻轻揭帘,冷冷的俯视着面前两个侍卫,他们见了马车内的我也是一愣。

    楚寰见我自行将自己暴露,便冷眉一扬:“狗奴才,竟敢如此放肆的盯着王后娘娘。”

    他们两一听我是王后,忙伏身拜倒:“奴才有眼不识泰山,王后恕罪。”

    “本宫奉王上之命出宫办要事,你们若耽搁王上之事,不怕掉脑袋?”我的语气很低沉,却藏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奴才们只是尽忠职守,没有指令,奴才们是万万不敢随便放行的。”两名侍卫对望一眼,态度很是坚定。

    望着他们,我有些不耐,口气也冲了起来:“狗东西,本宫说的话你也敢质疑。”

    “王后……”

    “楚将军,走。”见他们正为难,我向楚寰使个眼色,他立即跳上马车,一扬鞭,马车便直闯玄风门而出。

    两名侍卫立刻闪到一旁,心中泛起寒意,总觉得这楚将军与王后太过奇怪,却也不敢拦下。毕竟一人是手握十万兵权的大将军,另一人是独享后宫三千宠爱的王后,都是得罪不起的主,他们有几条命也担不下这罪名。

    “我看这王后与楚将军很是诡异,我派人在后面跟着,你快去禀报王上。”

    “行。”

    两名侍卫商量好,立即行动。

    马车一路颠簸,大雨也在离开王宫不久后便降临,雨珠重重的砸在马车上,噼啪轻响。冷风不时吹起马车的帘幕,楚寰早已淋的满身是雨的侧影有一下没一下的闯入我的眼眶。

    暴雨溜进几点,打在我脸颊之上,微寒透骨。

    随着北郊越来越近,我的心愈发跳的厉害,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忧虑些什么,想看到的又会是什么?

    若里面真的没有大哥的尸体,那又如何?

    脑海中忽然闪现夜鸢的脸,那夜,他牵着我的手与他并肩座在龙椅上,他说:那朕,空设后宫便是。

    我这样不顾一切的离去,算是背叛吗?

    “楚寰……”我猛然揭帘,正想让他不要再前行,马车却已猛地停下,北郊已到,而眼前就是大哥的尸体所葬之处。

    口中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手紧紧撰紧帘幕,痴痴的凝视那个墓碑。

    骤雨潇潇透心凉(4)

    楚寰早已经跳下马车,笔直的伫立在马车旁,磅礴的大雨淹没了眼前的一切。

    “来到这里,为了什么?亲自验证里面是否有辕羲九的尸体?”

    我不答话,纵身跳下马车,泥泞的黄泥溅了我满身,密密麻麻的雨帘将我的身子打湿。我拖着僵硬的身子走到墓前,颤抖的抚上墓碑,喉头哽咽。

    “大哥……”我俯跪下身,望着眼前被大雨冲刷着的泥土,不禁伸手去扒坟墓。

    乱雨倾斜,枯叶纷繁,雨珠激荡在地,渐起无数的水花。

    我狠狠用手扒开那厚厚的坟,碎石子割破了手心,血与泥夹杂在一起,随着泥水流淌。

    我不管不顾,像疯了一般,只想着要将这坟挖开,我要亲眼看到大哥的尸体。一年了,我将大哥深深埋葬在心底的最深处,我不去想他,只怕伤痛。我忍着心疼,我笑对夜鸢,因为我要为大哥报仇。只有夜鸢他有那个能力,也只有他肯帮我。

    今,华莲圣女揭开了我的伤疤,她一针见血的说我自卑。

    是的,我一直都是那样自卑,却要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我的骄傲,不肯向任何低头,不肯承认自己是那样可怜,可悲。

    今,第一回亲耳听见有人骂我不知廉耻,是呵,兄妹私奔,多么不知廉耻的一件事。

    是的,我一直都在自欺欺人,以为自己能与世俗对抗。可当华莲圣女用那样尖锐的语气将我的伪装层层拨开之时,才发现自己竟是这样不堪一击。

    “辕慕雪!”楚寰不知何时冲到我面前,将疯狂的我一把扯了起来,勃然大怒:“不要再挖了,辕羲九死了,他死了!”

    “没有看到他的尸体,我绝不相信他死了。”头一回见他这样勃然大怒,却已不会稀奇,我只知道,我要看墓里面,是否有大哥的尸体。

    楚寰深深的凝视着我,撰着我双肩的手紧了几分,张口正欲说些什么,一个比他更快的声音响起:“他死了。”那声音犹如地狱来的鬼魅,冰寒刺骨。

    楚寰的手悄然由我肩上松开,退至一旁,恭敬道:“参见王上。”

    雨水迷蒙了我的双眼,如雾里看花般,我将视线转向身着玄色祥云绣金龙袍的男子,几名奴才在其身后撑起伞为他挡去风雨。两侧数十名侍卫,手持刀戟立在雨中,面无表情。

    “去,开墓。”夜鸢冷寂如冰的声音在哗哗雨声中响起,似要将这漫天的大雨冻结成冰。

    “是。”侍卫们领命,立刻奔至墓前挖掘着。

    我静静的站着,与面前的夜鸢对望着,他的目光再不如前,而是清冷,失望,阴狠,哀伤。总总情绪不时在他眼中变幻着,我已看不透此刻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或许,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看透过他,只是他一直在将我看透。

    雨横风狂阑夜声滴落,水光潋滟寒霜雨打萍。

    黑夜惊雷劈过,巨大的闪电接踵而来,横跨苍穹,炫目的银光由天顶指泄而下,将黑夜照亮。将他的脸上照耀的苍白一片,抿紧的唇亦无一丝血色。

    突然间,我感觉这样的他像极了曾经,离我好远好远,令我陌生。

    我微微启口,想要对他说些什么,可喉咙中却无法挤出任何字眼,只能呆呆的与他冰凉的目光相望。

    “开了。”身后一名侍卫大喊,我闻声猛然回首看着墓里安静的躺着一口漆黑的棺木。

    “打开它。”不知何时,夜鸢已走到我身边,冷声吩咐。

    咯吱——!

    棺开,里面空空如也,竟是什么都没有——

    还是那句话,慕容不可能让所有读者满意。

    骤雨潇潇透心凉(5)

    我懵了片刻,质疑的目光对上夜鸢:“尸体呢?”

    他竟沉默着不答我话,在我眼中看来竟是心虚,我颤抖的又问了一句:“尸体呢?紫衣说过,大哥的尸首是你亲自葬下的……可是……尸首呢?”

    他依旧不答话,只是静静的凝望着我的眼睛。而我的泪早已随着满脸的雨水而滚落,我上前一步,近乎于哀求的扯住他的衣袂,哽咽道:“大哥是不是没死?是不是没死?”

    他深邃的目光中映着狼狈的我,终于开口:“辕羲九死了,整个天龙城的人都知道他死了。”

    “是朕,亲手将辕羲九的尸首交给父王。是朕提议,将其尸体悬挂天龙城上示众,整整十。”

    “尸首卸下,是朕将其尸骨焚烧,挫骨扬灰。”

    伴随着哗哗大雨,听着他一字一句传入我的耳中,震惊的望着他久久不能言语。

    示众十,挫骨扬灰?竟用这样的手段对付南国的战神?做这件事的还是我的丈夫!

    心底仿佛正在滴血,我不知道,是为了谁?

    震惊过后,我竟出奇的平静,低声笑道:“也就是说,整个天龙城皆知道这件事,独独我一人被蒙在鼓里。这坟,也是为了骗骗我这个傻瓜对吗?”

    看着他平静默认的目光,我竟笑了出声:“夜鸢,你可知大哥在我心中所处的是什么位置?”

    “我本就是个可怜人,自幼被父亲排斥,被大夫人与辕沐锦欺压,而母亲却又一直忍气吞声,从来不肯勇敢的站出来保护她的女儿,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人欺负,不闻不问。后来,我亲耳偷听到母亲对大哥说,曾经被一个叫夜宣的男人玷污,生下了他。那时我才四岁。”

    “我自卑,甚至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幸好,我还有大哥。是他一直在我身边保护着我,时常牵着我的手说:有我在,慕雪不怕,大哥会保护你。那时候我才觉得自己还是有人疼,有人爱的。所以大哥成了这个世上,我唯一能够倚靠的人,信任的人。”

    “所以,明知大哥带我来北国是心存利用,我也甘愿。我不想揭破,因为我怕,只要我一揭破,我与大哥之间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再也没有人视我如珍宝般呵护。”

    数句自嘲,几段往事,无限悲哀,我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和盘托出。

    头一回在他面前坦承我对大哥的情,不需要再伪装,一直压在心头的千斤担就这样放下了。

    泪水与雨水早已将我的眼眸弥漫,再也无法看清夜鸢的表情。

    “他能给你的,朕一样能给你。”语气带着丝微哑的声音凄然,听在我心中却是一阵疼痛。

    “他已将自己的命给了我,你能给吗?”我嗤鼻一笑,换来他无声回应。

    雨水沿着脸颊淌入口中,心口苦楚蔓延:“夜鸢永远不会是辕羲九。”缓缓敛起靥下的笑容,认真的凝视他:“不论你为何要那样残忍对待大哥的尸体,我只知道,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原谅你了。”

    “你就这样在乎辕羲九吗?”嘴角淡噙着残忍的笑意,锋锐暗隐。

    “是。辕慕雪从来没有爱过你,至始至终爱的人只有辕羲九,你只是我利用的一个工具,仅此而已。”音方落,一巴掌便迎面挥了过来,这声音在黑夜中格外尖锐响亮。

    头被打偏,目光怔忡的凝视零落的雨水,溅起一阵阵波澜。

    “传朕旨意,未央以下犯上,无皇后之德,母仪天下之风,废去后位,打入夷苑。”

    夷苑,冷宫。

    前一刻,我还是万千宠爱的王后,位居雪鸢宫。

    后一刻,我便已成废后,打入冷宫夷苑。

    原来在王宫里,得与失只要王上一句话,那便是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