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眸倾天下 > 第三章
    “好久,好久,都没有再见到光了。”她眯着眼睛看我手中的灯笼,那束光笔直的射在她苍白的脸上,似为其染上一层光辉。

    “辕慕雪,你为了夜鸢杀了自己的孩子,为了夜鸢甘愿被废,为了夜鸢承受冷宫之苦,为了夜鸢竟连他那样残忍对待辕羲九尸体的行径都能原谅。而你换来的又是什么?他真的为你空设后宫了吗?就如莫攸然所言,你是个骄傲的女子,你绝不会甘愿与众人共侍一夫。想必你的心中日日夜夜都在承受这样的煎熬吧?可惜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辕羲九肯为你付出生命,夜鸢并不会是第二个。”

    我依旧笑对她的讽刺,面不改色,只是淡淡的冲她笑道:“即使不能空设后宫,但夜鸢的心中只有我一人。”

    “世事无绝对,如今他心中只有你一人,并不代表将来也只有你一人。别忘了,这儿是后宫,永远都是美女如云的后宫。”她一针见血的讽刺着我,像是刻意要将我激怒。

    但是我不怒,我只笑,可是唇边却无一丝笑意。

    “辕慕雪,华莲在这等着你,等着你失宠的那一日。”她疯狂的仰头大笑,笑声蔓延着整个黑屋子,隐隐传出一些到冰凌与紫衣的耳中。

    她们两上前轻声道:“王后,她疯了,咱们还是回宫吧。”

    紫衣接过我手中的灯笼,若有所思的向里边瞧了瞧,然后将小窗关上,再次隔绝了华莲与外界的一切。

    在回雪鸢宫的路上,一名公公匆匆迎上我打了个千,额上隐隐冒着汗珠,脸色纠结了一片。紫衣将灯笼探出,才认出是兰香阁卿嫔身边伺候的福公公:“公公何事如此慌张?”

    “合欢宫兰香阁的卿嫔小产了,而此次小产甚为蹊跷,湘夫人与如贵嫔已到,等着王后您去主持大局。”

    福公公踹着气答道。

    “小产?是该去瞧瞧了。”自打卿嫔有孕这三个月,我一回也没去瞧过,对于这个孩子的降临我自是不急。毕竟,想“操心”那孩子的人大有人在,怎么也轮不到我去插手。

    “奴才这就去禀报王上。”他正欲朝御书房处去,我便淡声道:“王上此刻正在御书房批阅奏章,此等小事就莫去打扰,待王上批阅出来再行禀报。”

    淡淡的一语引得福公公脸色惨白,此时的他定然在心底骂了我不下百遍了,将小产之事随意说成一件“小事”,还不让孩子他爹及时知道。

    见福公公僵在原地,冰凌的口气不大好,出声斥道:“怎么?福公公还有话说?”

    “奴才不敢。”他一个激灵,猛然回神。

    “那还不带路?”冰凌瞪了眼不懂规矩的他。

    我的嘴角倒是勾起一抹似笑非笑,这两年随着我在后宫与朝廷的势力逐渐扩张,又加上王上的盛宠,我的王后地位可以说是再无人能够撼动。不论是后宫妃嫔还是朝中大臣,无不对我忌惮巴结。在雪鸢宫伺候的奴才们也就自恃高人一等,时常为所欲为,对他人颐指气使,正五品以下的宫嫔他们丝毫不放在眼底。

    我看在眼底却未多言,只要不过分,不丢了雪鸢宫的脸面,我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路上淡淡的清香夹杂着少许的暗尘扑鼻而来,合欢宫倒是挺奢华,里边奇珍异卉满花圃,假山嶙峋蜿蜒。

    风露自娟娟,翠盖庭芳影,小阁珠帘卷,宫灯映窗扉。

    未进兰香阁便听闻几个低声哭泣的声音,里面传来七嘴八舌的议论,还有进进出出换着热水的奴才,好不热闹。

    有人高喝:王后娘娘驾到。

    阁内顿时跪倒一片,湘夫人与如贵嫔向我福了福身,另有几名妃嫔竟随着奴才一齐跪倒在地。目光有些畏缩,像是极为怕我。

    蹙了蹙眉,我犹自坐上首位,便唤她们起身,如贵嫔与湘夫人于我两侧坐下,脸色凝重中带有丝丝笑意。

    这次的主角卿嫔倒是虚弱的匍匐在地,始终不起来,低声哭着:“王后您是六宫之主,臣妾的孩子被奸人所害,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若您都不能为臣妾做主,那臣妾活着还有何意思?”

    我瞅着卿嫔那悲伤欲绝的摸样,初看是楚楚动人,我见犹怜。可她这一般哭述倒使得我极为厌烦,尤其讨厌此般哭哭啼啼大吵大闹的女子,一点儿也不像是丧子的摸样。

    我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一名颇为秀气的宫女立刻上前,于卿嫔身边跪下,一五一十的禀报:“酉时娘娘用过晚膳之后便歇下了,不出半个时辰便腹痛不止,当即小产。”

    一边听着她禀报,一边单手敲打着案桌:“除了晚膳没用其它的了?”

    她眼波一转,想起什么似的忙说:“临睡前主子她喝了一杯安神茶。”

    我一笑:“安神茶是谁跑的?”

    “是碧清。”她将目光投放在跪在左侧的一名女子,被称做碧清的丫头一怔,惊恐的爬了过来:“王后不是奴婢,不是奴婢。”

    我安静的靠坐着,也不发话,湘夫人见我不语便出言问:“安神茶在哪?”

    “已经被被奴婢撤下。”她瑟瑟发抖的回道。

    “哼,我看就是你在安神茶里加了红花,导致卿嫔小产。还不从实招来,到底是谁指使?”她猛然一拍桌案,吓的碧清一张脸都青了下来。

    “不是奴婢,不是”

    “看样子,嘴巴挺严实的,来人,掌嘴。”

    湘夫人一声令下,几个看似粗野健壮的妇人凶神恶煞的进来,正要动手掌嘴,她便哭喊着:“奴婢认罪,求夫人放过奴婢。”

    “这才听话嘛,说,到底是谁指使?”湘夫人满意一笑,迫不及待的询问。

    “是沁美人指使奴婢在卿嫔的安神茶中放藏红花的。”碧清的目光倏然转向正看好戏的沁美人。

    忽然被点到名,沁美人僵了片刻,随即大怒:“哪来的贱丫头,竟敢污蔑我,你不要命了!”

    “主子,您不能翻脸不认人啊,这簪子还是您赏给奴才的,说是要办成了这事还有重赏的。”她立刻哭着爬到她跟前,由怀中掏出一枚玲珑翡翠簪。

    沁美人脸色大变,心下一急便一脚朝碧清的胸口踹了去:“狗奴才这簪子是我几日前掉了的,你竟敢用

    此来污蔑”

    “哟,这人证物证俱在,沁美人还想狡辩?”湘夫人笑得愈发娇媚,眉宇间净是得意之态。

    沁美人惊恐的看着湘夫人,仿佛意识到什么,猛然跪下,连连磕头:“王后明查,臣妾真的没有,这贱奴婢栽赃嫁祸。定是受了什么人指使”

    对于这场闹剧至始至终都不发表任何话的我冷冷地瞧了眼一脸无辜的沁美人,端起茶抿了口。

    沁美人倒是急了,脸色惨淡如纸。

    “依臣妾看,此事还有待察明。”如贵嫔轻声细语的侧过头,恭敬的对我说。

    “都如此明显了,还察明什么?”湘夫人颇为挑衅的锑了眼如贵嫔,一副得理不让人的摸样。

    而卿嫔也连连点头:“臣妾也觉得此事此事甚为蹊跷,还望亲自觐见王上,求他还个公道。”

    不等其他人开口,我重重的将手中那杯茶搁置上案,一声重响骇了众人,皆纷纷禁口不敢再说话。

    “如此后宫琐碎之事也要劳烦王上出面,卿嫔你当本宫这个王后是摆设?”

    卿嫔一惊,方觉自己失言,忙道:“臣妾不是那个

    意思”

    “那是何意?”我不不冷不热的继续追问其言,她

    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我:“臣妾臣妾”

    不再看她,我冷冷的扫过沁美人与碧清,未做考虑便下令:“碧清与沁美人谋害黄嗣,拖下去杖责八十刑棍,若有幸存活便关入黑屋子,若不幸有个万一便好生安置着。”

    沁美人与碧清双双惨白了脸,连连磕头哭喊着:“王后饶命,王后饶命臣妾冤枉,冤枉”

    可是侍卫却是毫不留情的将她们拖了出去,在漫漫黑夜中,隐隐传来哭诉声,那样撕心裂肺,在这阴暗嗜血的宫廷中却是如此平常。

    “王后,臣妾觉得此事”卿嫔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我凌厉的目光打住,柔弱的跪在地上呆呆的凝视着我。

    “你的孩子是沁美人指使碧清在安神茶里下了藏红花,导致小产。此事就此了结,谁敢再妄加议论,或是王上听到任何风言风语,本宫作为六宫之主,将严惩不贷。”

    满阁突然一阵沉默,静谧无声。直到冰凌轻咳一声,众人恍然回神,齐声道:“王后圣明。&a;quot;

    处理完小产之事,我便决定去趟御书房,今夜之事是该让夜鸢知道,毕竟那是他的孩子。

    “娘娘,您不觉得今夜之事太过蹊跷?”一路上闷闷不语的紫衣像是憋了太久,终于是开口了。

    “你倒是说说蹊跷在何处?”

    “这样蠢的办法沁美人丝毫不蠢且不说,就算蠢也不会用如此明显的手法去害卿嫔。”紫衣嗤鼻而笑。“紫衣想,王后您何等聪明,不会看不出来吧?”

    我依旧缓步前行,但笑不语,深深的游廊上传来我们细碎的脚步声,空空回响飘荡。

    两年来,很少有妃嫔怀有龙种,怀上了的也都莫名其妙的小产了,此中秘事自是不言而喻,却无人敢去深究。历朝后宫都不平静,算计阴谋常常出其不意,一山更比一山高。而我,却是袖手旁观后宫事,冷眼笑听姬妾争,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能纵容她们明争暗斗,只要她们的争斗没有影响到我的地位,便放纵她们争。争个你死我活对我只有好处并无坏处,我只需稳住我的后位,而朝廷,一直都有楚寰,我信他。

    “娘娘,您觉得是谁才是真凶?”冰凌好奇的问。

    勾过鬓角被风吹散的一缕发丝,轻轻抚摸护甲,莞尔一笑:“卿嫔的孩子已经没有了,对本宫百利而无一害。谁是凶手,早已不重要。”

    “难怪娘娘就这样草草的了结此事。”冰凌恍然大悟的点头,又口没遮拦的问:“万一娘娘您坏了孩子却被人给谋害了,也不知您会如何对待凶手。”

    紫衣一听忙用胳膊肘顶了顶她,示意她不要再继续往下说。冰凌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垂首:“奴婢失言。”

    我面无表情的行走于游廊,望汉白玉雕栏,记忆中又闪现我亲自喝下那碗藏红花,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杀害。双拳不禁狠狠握紧,一字一句地说:“我会让她,不得好死.”

    月转殿前檐,一枕秋风漏声长,玉露笼轻烟。

    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来到御书房,脚有些累。紫衣常问我为何不乘轿,说来也奇怪,我总是喜欢漫步在偌大的宫殿中,只有脚踩着我才能感觉到一切是那样真实。

    “王后娘娘。”李公公一见我来便陪着笑,恭敬的向我行礼。

    瞅了眼依旧灯火通明的御书房,我问:“王上还在里边?”

    “没停过,您倒是劝劝王上别太劳累,圣体为重啊。”李公公喟叹道。

    “王上,是个明君。”

    推开御书房的门,一室明晃晃的光芒便射入眼中,刺的有些疼痛。紫衣与冰凌在外头将门轻轻关上,发出细微的声响,并未影响龙案前那个认真批阅奏折的男子。

    他始终垂首认真的看着手中那一份份金黄的奏折,时而眉头轻蹙,时而嘴角上扬,时而眼中透寒,时而瞳中含笑。

    登基已有四年,如今的北国已不能与夜宣的王朝同日而语了,现今北国朝廷稳定,战事减少,赋税不增,南国对北国已是颇有忌惮,不再像曾经动不动就出兵讨伐。夜鸢这个皇帝做的很出色,他懂得如何驾驭臣子,恩威并施,更会任命贤才,听取谏言。

    若再磨砺数年,又会是一个璧天裔,这北国将又是何番景象。

    夜鸢缓缓抬头,盯着呆呆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打量他的我,问:“怎么来了?”

    我才回神,冲他一笑:“秋末转凉,过来瞧瞧王上是否又在挑灯夜烛,果然又是紧抱奏折不放。”

    目光转至龙案上那碗早已凉透了气的燕窝莲子羹,不免有些愠怒:“酉时我便命人送来的燕窝莲子羹,你到现在还未动一口。”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忙端起塔欲饮,我却制止了:“凉透了,别喝了。”由他手中接下碗重新放回原处。

    张了张口,想对他说起今夜卿嫔小产之事,可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许是看出了我的不寻常,他执过我的手,顺势将我带往他的怀中。我坐在他的腿上,安静的靠着他的肩膀,感受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我由衷一笑。

    他沉声问:“今夜怎么了?”

    我不答话,拉过他的左手,瞧着手背上那个淡到几乎不复见的齿印,每次只要看到这个疤痕,我就会想起两年前的那个夜里,他将自己的手伸过来让我咬着。还说:陪你一起痛。

    “慕雪?”

    我突然松开他的手,反手环上他的颈脖,对上他清冷的眸底似乎有一抹探究。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能化为心中一抹黯然的柔情,身子微微前倾,便吻上他的唇。

    只闻他一声暗叹,几乎是狂热的回应了我的吻,似在寻找彼此最深处的缠绵。

    良久,他才放开我,搂着我的肩问:“有什么话是不能同朕说吗?”

    我依旧环着他的项脖,下颔贴着他的肩窝,将目光投放至一盏宫灯,沉默须臾,才说:“卿嫔小产了。”

    他未做任何反应,只是拥着我的肩头。

    “人证,物证皆证实,沁美人指使其丫鬟碧清放下藏红花谋害。我以杖责八十刑棍给予惩戒。”

    他仍旧不说话,环着他项颈的手紧了紧,就是这样的感觉,他明明在我身边,却又离我好远,好远。

    “不喜欢别的女人有你的孩子。”

    “不喜欢你宠幸别的女人。”

    “不喜欢与你的女人相处。”

    一连三句,句句都是我此刻最真实的想法。

    而他的身子早已僵硬,呼吸有些停滞。

    就在那一瞬间,我们都安静了下来。

    半晌,他搂着我的肩头,将紧贴于他胸膛的我拉开一些距离,使得我可以真正的面对于他。

    他淡漠冰凉的眸底闪过清亮,似炙热的火焰一簇一簇自幽暗的深处点燃。

    “朕以为,你不在乎。”他的眼底有冷锐,有倨傲。

    心底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碾过,痛楚与酸涩夹杂在一起,我脱口:“谁说我不在乎。”

    目光在我脸上流连片刻,眼底的淡漠隐去:“你知道,我等你这句话,已经太久了。”他的语气清冽,像是那样轻描淡写,却又意味深长。

    这一刻,我才明白,这两年,并不是他对我的爱已渐渐消逝,而是一直在等待。

    而我,却一直以为这份等待是一种疏远,是爱情的变质。

    “对不起。”一直以来,都是我错了,因为我依旧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不能自拔。更因为他是帝王,我怕越池爱上他,最终受伤的那个会是我。

    可是我也是个女人,我也想真真正正去爱一次,即使知道那是一条不归路,仍然想要牵着他一起走下去。

    我问:“你说过的,在我放弃你之前绝对不会放开我的,如今,我已不再想放开你,你是否依旧会陪在我身边?”

    当他的指尖划过我的脸颊时,才发觉泪已落,竟未觉。

    “是,依旧在你身边。”说罢,他便揽我入怀。

    依恋的躺在他怀中,我笑了,为夜鸢而笑。

    次日,天色有些暗沉,乌云密布,似有一场大雨即将降临。

    本想待在雪鸢宫不出去,偏偏华太妃遣奴才传话来,要我去趟圣华宫。

    想必是因为昨夜我处置卿嫔小产之事而召我过去,不知又是哪个爱嚼舌根的宫嫔告了我一状。

    一路走一路暗想该如何对付华太妃,且不说她一直都是个狠角色,更因她是夜鸢的母亲。

    进入圣华宫,由奴才将我领进偏殿,才踏入便闻得一阵馥郁芬芳的兰花之香,出自如贵嫔之身。轻纱幔帐低回,萦绕在淡白的玉阶石柱之间,揭开珠帘,我向那个雍容华贵的华太妃拜道:“儿臣见过母妃。”

    她素手一扬,示意我起身。手腕上珠翠手镯琳琅,随着她手臂的摆动铿锵作响,一片奢华之态。

    如贵嫔起身向我行礼:“臣妾参见王后。”

    “起吧。”我淡淡的冲她笑着,即在太后身边的座椅上就坐。“不知母妃今日传唤儿臣来,有何要事?”

    “听闻昨夜卿嫔小产,此事是未央你处理的?”华太妃的目光轻扫我一眼,护甲轻轻拨弄着食指上那颗硕大的绿宝石戒,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人证物证俱在,故而将沁美人与碧清拉出去杖责八十刑棍。”我简单的将自己的处置娓娓道出,后又附上一句:“儿臣是否做错,请母妃教诲。”

    “可你作出的处置未免太过草率。”华太妃的音量略微提高,而我则是低头不语。

    如贵嫔见我不说话,也插上一句:“人证物证是不假,可明眼人一看就是栽赃嫁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