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眸倾天下 > 尾声
    七年后

    南国未央宫

    寝宫内甸甸着满地的宫人,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看着皇上坐在凤榻之上有些哀痛地看着皇后娘娘,而皇后娘娘则是依恋地看着皇上,笑得沧桑。那张曾经绝美的脸早已因时间的飞逝而显得苍白,眉目间净是病态。

    “皇上……”莫攸涵的身子沉重地埋在那锦缎裳枕间,痴痴凝视着这个让她爱了二十余年的男子,眼眶竟有些湿润。

    “朕在这儿。”壁天裔握住她那冰冷的手,很想将它暖热,可是,怎么都无法给它一丝温度。

    “二十年了,皇上。”喉头那股苦涩与硬咽让她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滚落,一滴一滴晶莹如珠。

    “嗯,二十年了。”另一手轻轻抚摸她的鬓角,那张脸上有着明显的斑驳痕迹。真快,一泛眼的光阴,竟已二十年了。这个女人,陪在他身边,已经有二十年了啊。

    “可是这二十年却始终抵不过与她的几年……”语气中有明显的哀愉与绝望,记得七年前,皇上赐死了他们三人……或许天下人都以为皇上赐死了他们,可她知道,他没有。因为他舍不得,永远舍不得赐死那个唯一能让他重视的女子。她就这样在人间彻底地消失了,而自己却在三个月后登上了皇后之位,母仪天下,正位未央宫。

    未央宫真是奢华得高贵,可她恨,因为这个宫,永远带着“未央”二字。每回皇上来,他都会记起曾经有个名叫未央的女子在里面住过,他曾与一个名叫未央的女子有过一段难舍的感情,他的内心最深处始终埋藏着一个叫未央的女子。

    “皇后。”他看着眼前这个意识迷离飘散的女子,心中一阵抽痛,又想起御医所说,她的阳寿将近,随时可能油尽灯枯。

    莫收涵笑了笑,看着他眼中那份悲痛,满心的欢喜:“臣妾真希望能这样一直病下去……瞧,皇上在担心臣妾呢。”

    “别说傻话。”壁天裔低声一斥,握着她的手一紧,她吃痛地微微拧眉。

    “皇上能抱抱臣妾吗?”此时的她竟像一个孩子般撒娇。

    他依言俯身,将那个仿佛一碰就会碎的女子搂入怀中,她缓缓阖上眼帘,呼吸均匀地靠在他那暖暖的胸膛之上,感受着那强健有力的心跳声,嘴角那弯弯的弧度拉得更开。

    “皇上为何那样喜欢未央呢?对了,你说过,只有她才配做你的妻子,因为她的性格你不讨厌,她的狠辣吸引你。”她的声音很低,却字字清晰入耳。可她不爱你,不爱你啊……”

    他阖上眼皮,忽略她的话语,沉声说:“七年都已过去了,她的容貌,朕早已模糊。”

    “你骗人,你骗人……”她激动得呜咽了出来,也许,这会是她最后一次在他身边任性了。所以,她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今日只想将一直掩藏在心中难以启齿的话说出来。

    一直闭着眼的他脑海中开始回忆辕慕雪的样子,可是真的想不起来了,留给他的只有那模糊的一个身影隐藏在迷雾之中,那张容颜却再也看不清楚。突然间他的心中有一丝疑惑与恐慌,七年了,就这样忘记她的容颜了?还是那张容颜在他心中从来未曾清晰过?

    幼时订她做自己的妻子,因为她的命运可怜,性格倔强带点狠辣,最重要的是他不讨天她,还有……她是三弟的妹妹,这样便能亲上加亲。

    自从她在那一场大火中丧生后,他才发现三弟对辕慕雪似乎有了不该有的情愫。直到飞天客栈中再次见到那个女子,叫哑妹,她的目光总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那感觉离他真的很近很近。原来,她就是辕慕雪。

    带她回皇宫之后,他便决定封她为后,因为她在朝廷没有党羽,唯一的支柱是三弟。而三弟,他一直都信任他,而天下人是不懂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的。即使这个天下都背叛了他,三弟也不会。

    可是后来,他却背叛了。

    一封飞鸽传书告知他要终止计划,要带辕慕雪走。

    看着那封信他突然笑了,他们或许不会知道,他其实早有意要放他们俩远走高飞,所以才有了那次私奔去北国的计划。

    与其说计划,还不如说是他给他们一个私奔的机会。

    可当他们真的要私奔之时,他的心却痛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扩散蔓延在心头。不只为了三弟,还有,辕慕雪。

    一直都认为辕慕雪在心中的地位仅限于喜欢,这么多妃殡中,最喜欢的一个。但是对于三弟,他是可以割舍的,却没想到割舍竟是那样痛。

    莫攸涵睁开眼,望着依旧紧闭目光的他,脸上有很多很多情绪,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胸口突然一阵心悸,一股滚烫的血腥味涌入口中,她一惊,用力将血咽了回去。呼吸渐渐转弱,她却用力平复着胸口间的窒闷与疼痛,故作平静地轻笑着,将脸又朝他怀中靠了几分:“天裔,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他闻言收回思绪,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出多年前大雪中的一幕。

    她极为留恋地说:“那年下了好大一场雪,我与大哥倒在壁家府门前,那时我们是暗人,是有目的地接近,而壁元帅毫不犹豫地将我们救下。在起身那一刻我对上的是你那双深邃冰凉的眸子,你在看我,很认真地看我,似乎想要将我看个透彻。我紧紧掐着手心回避你的目光,怕被你看透到内心……”

    “那时候我确实在看你,你浑身脏兮兮的,乌黑的发丝染上厚厚一层白雪,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胆怯地看着我。那时候我觉得你是个需要被人保护的孩子,那么娇小瘦弱。”他闭着眼睛回忆着,嘴角扯出不自知的浅笑。

    莫攸涵惊讶他还记得,似乎记得很清楚。一阵欣喜无限扩展在心间,于是又说:“真怀念与你一同游走在烽火硝烟的战场上,与你生死与共的瞬间。”

    壁天裔被“生死与共”四字一惊,脑海中闪过的竟是她不顾一切地飞身过来为他挡下那致命一箭的瞬间,心中闪现一抹动容。终于睁开眼,望着怀中那张毫无生气的脸,他的手臂不禁多用了几分气力:“朕,一直都记得你对朕付出的一切。”

    “天裔,悠涵一直都是如此爱你……即使百年之后……仍然爱你……”说到此处,她再也克制不住喉头涌动的鲜血,一口喷了出来。

    鲜红的血洒在他的龙袍之上,满殿一阵冷冷的抽气声,如此悲凉。

    “悠涵……”他一阵心惊,手微微颤抖着抚上她的唇角,手轻轻拭着那上面的血迹。

    “我一直都知道,你对我只不过是于恩人的一份感激,你对我从来不会超出感激之外的情。而我……一直在欺骗着自己,只要我在你身边,那便够了……可是,最终我还是骗不过自己。”她巍巍地伸出手,抚摸着那张多次出现在梦里的脸。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由眼角滚落,却笑得凄美。

    “天裔,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但是……我想听你亲口,对我说一句,我爱你。好吗?”她近乎哀求地哭着求他。

    而他却怔怔地凝视着她,始终没有开口。

    “就算是骗骗我,也不行吗?”她的手紧紧攥着他的前襟,手臂颤抖着。

    她的目光那样悲哀凄切,他的心底不忍,便说:“我爱你。”也许,这是给她临死前一个最好的谎言吧。

    莫攸涵的眼睛渐渐阖上,那份甜蜜的笑容见证了她听到这三个字时的开心,似乎期待太久太久了,虽然这是一句美丽的谎言。

    她说:“我,莫饮涵……也爱你……”声音,渐渐低落,呼吸渐渐消逝,手渐渐由他前襟上松开,眼睛挣扎数次后,终于阖上。

    壁天裔看着她的余温一点一滴地消逝在怀中,心底那份狠狠的揪痛让他的手突然一松,那个香消玉陨的人儿就此瘫倒在床上,无声无息。

    一股热气涌上眼眶,迷了他的眼瞳。

    突然间的孤寂苍凉感使他的心渐渐尘封,徒留满心悲伤的凄凉,又走了一个,伴在他身边二十年的女子,一直在用真心爱着他的女子……

    她突然的离去,心中仿佛空了许多许多,今后没有了她,还有谁能真正懂他,知他?为何他的心竟这样撕心裂肺的痛,痛到他无力去承受。

    满殿的宫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皇上直勾勾望着床上已陨去的皇后一步一步向后退,更不可思议的是皇上脸上那滴泪。他们不敢相信,一向冷酷近乎于冷血的皇上竟会流泪……或许,皇后在他心中真的那样,重要。

    退居寝宫外,床上那个身影渐渐模糊在视线,他猛然转身,冲了出去。双拳狠狠握着,青筋浮动,终于忍不住内心的伤痛仰天大喊:“啊——啊——&a;quot;

    悠涵,我爱你,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