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前任继兄 > 12.第12章
    赵氏摸了摸阿晚的脑袋,柔声道:“傻孩子,旁人再好,但却不是你表哥喜欢的啊。晚晚,你知道,自你幼时,你表哥的眼里就只有你一人,这么多年,从来也没有别的女子入过他的眼,所以,别的女子再如何,又和你表哥有何相干呢?”

    阿晚:......

    赵氏看阿晚蔫蔫的样子,想了一下,又道,“晚晚,近情心怯,这都是很正常的,更何况是你表哥那样的人,你们又这么长时间未见,你没有安感也不足为奇。不过你用心想想,就知道你表哥眼里心里都是你,你是他看着长大的,若是他不喜你,又如何会跟你定亲?如何会一心想着要早些娶你入门?所以你完不必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说到这里,她笑了一下,道,“而且,我们家晚晚怎么配不上你表哥了?这世上,我就从没见过比我们家晚晚姿容更加出色的女孩儿,而且又善良又体贴又聪慧,你表哥能娶到你,才是他的福气。至于你说的庶务,只不过是以前少有接触,晚晚这么聪慧,学一学很快也就能上手了,还有什么骑马射箭,你去了北疆,还愁你表哥不教你不成?”

    阿晚听出母亲赵氏的打趣,实在是苦涩难言,她耷拉了脑袋,道:“阿娘,以前我还小,表哥可能......宠爱我,对我好习惯了,他将来可能发现他并不喜欢我,那时我可要如何?我......”

    他可不是好色之人,以前自己还是他继妹的时候也是和“顾晚”生得一模一样,但他却讨厌自己得紧。

    “哪里来得这么多胡思乱想,”赵氏打断阿晚的话,失笑道,“你表哥岂是这种人?晚晚,可能就是因为你们太长时间没见,你表哥陪你的时间少,你才会这般。我会跟你表哥说说,让他这些日子多抽出时间来陪陪你。”

    阿晚听言差点跳起来,忙拉了赵氏的手道:“不,不,阿娘,表哥刚刚回京,有许多事情要忙,怎么能总往这里跑,对表哥也不好......我不是那个意思。”

    赵氏笑吟吟地看着阿晚,看得阿晚心虚的低下头去,才又道:“那是因为快要成婚,所以心中无所适从,很是恐慌吗?”

    阿晚点头,有些干巴巴地道:“嗯,所以,阿娘,我跟表哥说说了,能不能不要提前婚期,但是我可以陪他一起去北疆。阿娘,您知道表哥他决定的事情不可能改变,但是我真的没有准备好这么快成亲,阿娘,我能跟表哥一起去北疆吗?还有,您想跟我们一起去吗?”

    赵氏听言眼神中闪过一抹怀念之色,北疆,那里有过她最美好的年华,还埋葬了她爱的人。

    赵氏帮阿晚捏了捏被子,道:“你跟你表哥去北疆住一段时间也不错,晚晚,其实早些成亲......”

    话未说完就看到阿晚面色有些发白,心里叹了口气,她是真的没想到阿晚竟然这般害怕成婚,遂转而道,“此事等阿娘跟你表哥商量一下,你不要太过担心。阿晚,你表哥虽然看起来脾气硬,但他最疼你,你有什么事情好好跟他说,他总会顺着你的。”

    阿晚:......退婚行吗?

    ***

    十一月二十九,梅园。

    阿晚带着顾娆一起去了原翎的生辰宴,原翎见到顾娆也没有意外,这事阿晚一早就命人送了消息给她,对原翎来说多一个人少一个人根本就是无关痛痒之事,只要阿晚能过来就行。

    阿晚到了庄子之时庄上的主厅已经有不少人,寿宁大长公主也在,原翎拉了阿晚给寿宁大长公主请安,道:“祖母,这便是我跟你提过的顾家的妹妹,那日我在雪中被困,幸亏遇到顾妹妹,这才免了我在雪中受冻,祖母您可要好好谢谢顾妹妹。”

    寿宁大长公主是当今圣上的姑母,还曾是庆安帝唯一的嫡公主,身份尊贵,为人超然,对人一向平和宽容,但却掩不了骨子里的尊贵。她看到阿晚时似有些诧异,唤了阿晚上前,然后拉了阿晚的手细细打量了她一番,就从自己手上褪下了一个镯子,给阿晚戴上,那玉镯通体灵透,水色极好,一看便不是凡物,最紧要的是入手温暖,竟是极难得的暖玉。

    阿晚一惊,她自是知道这个镯子的珍贵,这个还是寿宁大长公主的生母前庆安帝孝贤皇后之物,前世的时候寿宁大长公主也把此物送给了自己,但那是因为她是原缜的未婚妻,是大长公主的未来孙媳妇,自己也算是大长公主看着长大的,现在这却是为何?

    惊讶的不仅只是阿晚,旁人也就罢了,但知道那镯子来历的原翎和端慧公主可以说是很震惊了。

    原翎惊讶过后却是高兴,她祖母久经世事,看人的眼光最是精准,那便是她认可了阿晚的意思了。

    阿晚道:“大长公主,这个是不是太贵重了些?晚辈......”

    寿宁大长公主拍了拍她的手,笑道:“不过就是一件东西,见到你想起来一个故人罢了。”

    阿晚的心咯噔一声。

    一个故人。

    ***

    阿晚记得前世的时候,大长公主就对她,还有她母亲云氏格外的好,从未像旁人那样因她母亲出身低微,又是再嫁,而自己只是定国公府的继女而看轻过她们。

    甚至她和原缜的婚事,其实她说是定国公府的大姑娘,但实情如何,大家心里都很清楚,顶级的勋贵世家给嫡系子孙挑媳妇的时候还是忌讳的,可是大长公主却从未反对过她和原缜的婚事。

    起初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没有想那么多,直到后来有一次她跟随她母亲到大长公主府来玩,听得大长公主和她母亲聊天,才知道原来大长公主和她外祖母竟然是旧识,不过也就是那次听得了只字片语,她心又大,所以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此时乍然听得大长公主说这话,却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些往事。

    她知道有些不太妥当,但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故人?大长公主,是我的相貌和您的哪位故人生得有些像吗?”

    大长公主一愣,大约也是没想到阿晚会这么直白,不过她很快就笑了出来,也未怪她,只道:“嗯,是有六七分的像,就你睁大眼睛这样看着我的时候尤其像,若不是知道你是顾家的孩子,我还当真会以为你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说着就摇了摇头,明显就不想再继续说下去,转头就看向原翎道,“好了,你们小姑娘家的宴会,我也不留在这里了,省得你们还拘束,一会儿你就带她们出去转转,但也别在外面逗留太久了,省得受寒。”

    又对阿晚道,“今日好好玩,玩得晚了就在庄子上住下,让阿翎领着你四处都转转。”

    大长公主说完就起了身准备离开,阿晚虽有心再问却也知道不是时候了,只能忍着心里的急切道了一句“多谢大长公主”,恭送大长公主离开了。

    ***

    半个时辰后。

    园中小姑娘们三三两两的说话,或去了园中赏梅,一个穿了湖水碧斗篷的少女坐到了孤单坐在一角的顾娆身边,笑道:“怎么不过去和大家一起说说话?”

    顾娆张了张嘴,看了一眼远处被原翎拉着说话的顾晚,面上有些窘迫,喃喃道:“我并不识得大家......”她在家有祖母和母亲撑腰,是个窝里横的,但在这里,周边都是世家贵女,她也怕自己出丑坏了名声,是以不敢乱说话。

    她已经独自坐在这里很久,根本没有人理会她。

    她知道这个突然过来和自己说话的少女,先前原大姑娘跟顾晚介绍过,说是端慧公主的生母袁贵妃娘家的侄女袁淑玉,之前袁淑玉一直都和端慧公主在一起,刚刚端慧公主提前走了,她得了空,却没想到会过来跟自己说话。

    袁淑玉看出她的窘迫,了然一笑,同样看了一眼远处的原翎和顾晚,笑道:“你堂妹长得可真漂亮,难怪就她那样的家世,那样的身体还能让定国公世子不成亲等她数年。不过你堂妹看来并不是很喜欢你啊,她带了你过来,却丢下你不闻不问,怕是被家中长辈逼了才带你过来的吧?或者她可能还会觉得带了你过来是一件很丢脸的事。”

    顾娆的脸色一下子涨红。

    袁淑玉一笑,伸手用手上的一枝梅花拨了拨桌上的糕点,那枝梅花好看,但她的手更好看,还有她手上的镯子,莹翠欲滴,让顾娆不由得想起来先前大长公主送给顾晚的镯子。

    她和顾晚在一起,无论是谁,别人看到的永远都只会是顾晚。

    明明是一家子姐妹,但所有的好东西却都是属于顾晚的。

    一个被人捧在了天上,一个只能在泥地里挣扎。

    袁淑玉看着她盯着自己手上镯子眼神中露出来的怨恨和不甘,心头暗讪,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一点子心思都不懂得遮掩,不过也就这样的性子才格外的好用。

    她看着她的眼睛,轻声笑道:“说来一家子姐妹去别人家作客,都是第一次见,长辈赐物,或许会有厚薄之分,但却少有一个赐贵重之物,另一个却如无物般的。大长公主是厚德长辈,必不会这般轻忽,我猜,可能是有人根本就没有跟大长公主介绍你吧,你那时跟在她身后,可真真如同她的丫鬟一般。”

    顾娆的脸更是烧了起来,眼睛都气得通红,可是她虽是被袁淑玉的话给刺激着了,但却不敢恨袁淑玉,只把怨恨都堆到了堂妹顾晚身上。

    袁淑玉笑了笑,伸手一扯,她手上那枝梅花花瓣便尽数掉进了白色的瓷盘中,低了头低声道,“顾大姑娘,大长公主是很仁慈宽和的长辈,南安侯府也是有信义和规矩的人家,若是你堂妹在大长公主府出了什么意外,大长公主和南安侯府定会竭力补偿你们家,只要你祖母出声,就算是让你嫁进南安侯府也不是什么难事。”

    顾娆猛地抬头,面色由红转白,就算她再嫉恨顾晚,可也不是个连挑拨和怂恿之辞都听不出来的傻子。

    而且,一出口就是要人命......不管顾娆心思如何,毕竟还是个从未害过人性命的闺中少女,她置于腿上的手有些发抖,道:“你想要我堂妹的命,却想让我动手?”

    袁淑玉一笑,倾身在顾娆身边近乎耳语道:“顾大姑娘,不是我想要她的命,而是有贵人想要她的命,可以让你生,也可以让你死的贵人。因为,她挡了别人的道。至于为何是你,不过是因为你眼中的欲望太过明显,贵人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罢了,你不愿意,自然还有旁人愿意,挑你,不过是便宜行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