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前任继兄 > 13.第13章
    梅园庄背山临湖而建,风景极佳。

    用过午膳之后原翎说带大家去梅园的湖心岛去看盛开了的檀香梅和素心梅,湖心岛,顾名思义,那是梅园庄后湖的一座岛屿,那里整个岛屿都种满了梅花,此时漫山的积雪,岛上梅花盛开,当真是如同仙境。

    原本去那岛上是有一艘画船的,载上所有人过去都不是问题,但却有人提议说那样也太没有趣味了些,不若大家就作一个比赛,就是都带了画架,然后乘了独篷舟前往湖心岛,比赛的内容有两个,一个是看谁先到湖心岛,另一个则是看谁画的画最好,彩头则是寿星原翎请自己的祖母寿宁大长公主给夺魁的画题字。

    寿宁大长公主不仅身份尊贵,还是书画名家,师承源山大师,关键是她的字画还从来不卖,所以一向千金难求。

    众人听得竟有这个彩头,自然皆是欣然同意。

    那独篷舟每艘只能坐上四五个人,一个划船的婆子,再加上每个贵女带上一两个丫鬟,也就差不多了,但原翎觉得安起见,还是建议了两人一舟,各自带了一个丫鬟勉强也能坐下。

    原翎是想和阿晚坐同一艘船的,但顾娆可怜兮兮的跟在了阿晚身边,她到底是阿晚带来的,没办法,原翎只好安排了阿晚和顾娆同乘了一舟。

    虽说划船也是比赛内容之一,但划船的都是庄子上的婆子,力气和技术都不相上下,在场的都是世家贵女,对这些贵女们来说,谁赢了划船对她们有何意义?但若是凭画夺魁,能让大长公主在自己的画上题字,意义可就非同一般了。所以大家对急着去湖心岛都没兴趣,皆是命婆子划了舟绕着岛寻绝佳的景致入画。

    不过这湖上景色美则美矣,天气也着实是寒冷。

    顾娆就指着岛边背风方向一处建议道:“二妹妹,你身子不好,受不得寒,不如我们就去那边背风的地方寻个景,画完了再上岸可好?在这湖中心作完画,不说你身子骨受不了,怕是连我都要冻成冰棍了。”

    阿晚点了头,虽说她不怎么喜欢顾娆,但此刻她说的话的确是没错的。

    ***

    阿晚遂命了婆子划向了先前顾娆所指的那个方向,在梅林之后寻了一个蔽风之处停下,此处风景极佳,又是背风,前面还有山石和梅林遮挡,的确是停下作画的好去处。

    “啊!!!”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阿晚正沉浸在自己的画中,却突然听得一声尖叫,她吓得一抖,抬头就看到一条红影从不远处的梅林火龙般直直窜向顾娆,她盯着那红影尚未反应过来,顾娆已是尖叫着连连往后退。

    阿晚坐在船沿边上,因着这突发事件被惊得站起了身,她看到那条红影窜到了顾娆身上,那时才反应过来那该是一条火红色的细长蛇,顾娆疯了一样拿手去抓那蛇,结果那蛇就一口咬在了她的手上。阿晚被这一连串的变故惊到,尚未来得及反应,却不察顾娆已经退到了自己前面,直接撞到了她的身上,她根本来不及稳住自己的身子,一个踉跄就被顾娆撞倒,再被船沿绊了一下,在后面秋红的惊呼声中往后跌入了湖中。

    她掉下水之前看到坐在后面的秋红往这边扑过来,却因为顾娆挡在了前面而未能拉住自己,然后顾娆大约是太过惊恐,竟是一把拉住了秋红。

    后面她就看不见了,因为她已经掉入了湖中,她身上还穿着斗篷,起先她还能挣扎两下,但待斗篷入水,她沉了下去,再挣扎不得,冰寒刺骨的水刺进她的脖子,钻进她的脸上和裸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肤。

    好冷呀,她在昏迷之前想,她这回要是真的冻死了,也不知道冻死之后她还能不能再做回赵云晚。

    ***

    不过这里的人这么多她显然死不成。

    秋红一脚将拽着她的顾娆踢开,跟着跳下了水,但因为她刚刚被顾娆挡住耽误了一些时候,等她跳下水去寻阿晚之时阿晚已经被旁人救了。

    那日秋红跟随阿晚回顾家的路上曾经见到过原家的二公子原缜,所以她跟着爬上了岸之后一眼就认出了救自家姑娘的就是他。

    她上岸之时就看到了这位原二公子正在扒自家姑娘的衣裳,秋红大骇,也顾不上身份之差,冲过去一脚就向原缜踢过去,却被原缜一掌扫开,原缜扯下了阿晚身上的斗篷,再将自己下水之前置于雪地上的氅衣拿了过来裹在了阿晚身上,然后理都未理会秋红就抱了阿晚就往岛上院落的方向走去。

    秋红见他如此,便知道自己先前该是误会了他,刚刚自家姑娘落水,那斗篷浸了水哪里还能穿?这里风大严寒,原二公子拿自己的斗篷裹了她也是好意。

    她呆了呆之后就急道:“原二公子,男女授受不亲,还请二公子将我家姑娘交于我。”

    原缜回头冷冷看了她一眼,道:“你知道要去哪里吗?把你们姑娘的斗篷带着,跟上,一会儿去院子里给你们姑娘换衣服。”

    说完正待离去,后面独篷船上却传来一个丫鬟的哭叫声,唤道:“公子,这位公子,我们家姑娘被蛇咬了,还请公子救救我们家姑娘。”

    原缜看了一眼船上在给顾娆扎着手臂的婆子,冷声道:“死不了人,将她拖去给刘大夫。”

    说完便抱着阿晚径直离去了。

    ***

    阿晚并没有昏迷多久,她被救得及时,在水里的时间不长,所以在屋子里暖烘烘的炉火之下很快就醒了过来,但到底是受了寒,约莫还引发了上次的寒症,醒来之后只觉得头晕目眩,身体也格外的沉重和疲倦,喉咙也有一些痛。

    “姑娘,姑娘你醒过来了?”

    阿晚刚睁开眼才对上头顶的帐幔就听到了秋红焦急的声音。

    她“嗯”了声有些艰难地转头看她,再看了看房间陌生的环境,这才在秋红担心的目光下问道:“秋红,这是哪里?先前我跌下河去的时候好像看到大姐姐被蛇咬了,她现在如何了?”

    她多么希望秋红跟她说,“姑娘您是不是烧糊涂了,什么大姐姐,什么被蛇咬?”,她希望现在她又变成了赵云晚。

    但显然这不过是她的妄想,美梦很快就醒了,因为她听到秋红道:“姑娘,这里是梅园湖心岛的别院,大姑娘先时的确被毒蛇咬伤了,不过刚刚那边已经有人过来跟原二公子禀告,说是大姑娘的毒已解,并无性命之忧,只是那蛇有剧毒,大姑娘现时仍是昏迷着,而且性命虽无碍,但还很难说会有什么后遗症,需得观望上几日,且这几日也不便挪动,只怕是要留在这庄子上多住几日了。”

    阿晚皱了皱眉,低声道:“原二公子?”

    她这才想起自己昏迷前好像隐约见到了原缜,当时她还在想自己可能真的又变成赵云晚了,却不想原来是他救的自己吗?

    秋红点头,道:“是的,姑娘,先前您落水之后也是得了原二公子所救。但姑娘放心,当时我们所在的地方偏僻,并无旁人看到,原二公子也已经应下奴婢,他救您之事必不会对外人言道,那划船的婆子也已经封了口,一会儿奴婢服侍完姑娘用药就再去看看大姑娘,也会嘱咐大姑娘的丫鬟一番,必不会影响了姑娘清誉的。”

    原缜身份贵重,素来又是不近女色的,刚刚行事也是处处为自家姑娘考虑,谨慎周,此时秋红半点不再怀疑原缜。

    阿晚听了她的话,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只能木然地点了点头,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就唤了她扶了自己起身,再将药端给了自己,也不管那是什么味道就一口饮尽了,然后就对秋红道:“秋红,你去代我看看大姐姐吧,问问大夫她的情况。”

    若是顾娆有了什么后遗症,人是她带出来的,以顾老太太和周氏的性子,后面可还不知道要怎么闹,说不定还要逼着她嫁人时带着她做小......呃。反正她对顾老太太和周氏她们的下限是没什么期望的,她也懒得和她们纠缠。

    这事秋红心里自然也很清楚,她应下了,又服侍着阿晚躺下,道:“那姑娘您且先好好休息一下,奴婢去去就来。原二公子已经派了人去主庄那边接绿枝,想必一会儿也会过来了。”

    阿晚“嗯”了声,道:“外边也有婆子守着,我无事的。”

    ***

    秋红离开,阿晚闭上了眼睛,忍着有些疼的脑袋回想之前落水的事,想要好理一理今日发生的事,只是她还没理个头出来就听到了一阵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似有所感,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一双有些眼熟的皂靴,还有更眼熟的绛紫色锦袍衣摆,皂靴的主人越走越近,最终立在了她的床前,阿晚的心跳有些快,她的目光迟缓地顺着那锦袍往上,就看到了神色不明看着自己的原缜。

    阿晚对上他的眼睛,就那样呆呆地和他对视了好一会儿才惊觉自己的失态,忙垂下了眼睛,低声道:“原二公子,今日还要多谢原二公子相救。”

    好在她此时声音有些沙哑又是在病中,勉强掩饰了她的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