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前任继兄 > 27.第27章
    赵恩铤带着阿晚拜见过凌元大师之后就退了出去,  留下了阿晚和凌元大师单独说话。

    凌元大师是个慈眉善目瘦矍的老人,  并不似其他高僧那般体宽宝相,  他的眼睛是清灰色,  眼神清冷,  带着看透人世的宽容和疏淡,  虽不像其他大师那般眼神永远带笑让人心生亲近,但却也不会让人觉得不适。此刻阿晚跪坐在他面前,在他的目光之下,  好像这段时间的挣扎和纠结都离她远去了,心也无端地静了下来。

    赵恩铤退了出去,  凌元大师的目光看向阿晚,那一眼,  竟令阿晚生出一种世事不过如此,岁月静好已足之感。

    阿晚唤了一声“大师”,  喃喃之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又该从何问起。

    她现在的情况,寻常人听了,  必会觉得她是得了癔症吧。

    凌元大师见阿晚迟疑着不出声,  便问道:“施主可是有什么心结?”

    阿晚喃喃道:“大师,  一个人,  会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吗?或者,  我们眼睛见到的这个世界,  可以和我们记忆中原来的那个世界完全不同吗?不”

    她摇了摇头,  其实这个世界除了她,并没有什么很大的不同,例如若是史书记下来,这个世界和她记忆中的世界定是根本没什么两样,因为她实在太过渺小,她的变化,甚至存在与否,于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影响。

    她顿了顿,见凌元大师没出声,便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道,“大师,会有一个人一觉醒来之后,就把自己的过往全部忘记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记忆吗?明明还是自己的身体,但身份,记忆,所有的一切都变了这种事情真的可能吗?还是,是我自己的记忆和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星罗世界,万事皆有可能,”凌元大师温声道,“施主不必给自己太多的压力,认为是自己有什么问题。这世间万事,皆有因果,施主既遇此果,虽则彷徨惊疑,也当静心受之,若想追其因,便坦然追其因,尽力而为,问心无愧即可。”

    “世间万事,皆有因果,既遇此果,当静心受之,”阿晚喃喃的重复了这一句,忍不住道,“大师,您是说,我成为顾晚,并不是什么意外,而是事出有因的吗?那么大师,我能问您,顾晚和我,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这回凌元大师一点没有用什么玄之又玄的话让她自己去领悟,而是直接道:“你们同体同魂,自然是一人,只是走了不同的路,记忆有所不同。例如你若今天未来见我,而是去了他处,你说来见我的这个你,和去了他处的你,可是同一人?”

    他的意思是,顾晚就是她,她就是顾晚。

    只是走了不同的路,所以记忆不同而已。

    虽然赵恩铤一直都跟说她就是“顾晚”,阿晚心中也隐有此猜测,但此时听到凌元大师的肯定仍是震住,呆呆地看着凌元大师好半晌反应不过来,良久之后才道:“大师,为何会如此?”

    凌元大师笑了一下,道:“施主,老衲刚刚说了,世上之事,有果必有因,我看到你的果,但却也看不到你的因,你想追其因,便自己试着去慢慢追寻吧。”

    “那大师,我还会有一日再回到我记忆中的那个世界吗?”

    “既然已是记忆,便已经是过去之事,施主,你对那些前尘往事心中可有何挂碍?”

    挂碍吗?阿晚有些迷茫,她刚刚变成“顾晚”之时对那一世的确很牵挂,可是现在,除了她的母亲云氏没有寻到,其他人在这个世界却都在,都很好,只要她能再寻到她母亲,知道她安好,其实,她竟然对那个世界已经没有那么牵挂。

    至于原缜说实话,经过和赵恩铤这些日子的相处,就算她变回赵云晚,她还能心安理得,再有以前那般的心境嫁给他吗?

    思及此她的心中就是一震。

    为何她觉得自己纵然变回赵云晚,也不可能再嫁给原缜了是因为觉得自己和自己的兄长那般亲热过,已然是负了原缜,所以不可能再嫁他了吗?

    茫然中她听到凌元大师又道,“若你心中有惑,便去解了这惑,若心有挂碍,便解了这挂碍,但你身在此处,必是有身在此处之因,由心而为即可。”

    ***

    阿晚出了元一堂便看到了正在外面等着自己的赵恩铤。

    她听懂了凌元大师的意思,其实说来说去就是说她就是顾晚,至于记忆的错乱和突变,自然有其缘由,她若想知道什么,就试着去查索好了。

    那是什么缘由呢?

    总不会就是让她寻回自己真正的身世,找到她母亲吧?

    她看着赵恩铤,原本自己的继兄,现在自己的未婚夫。

    若她就是顾晚,那这一世他就是自己的未婚夫,那她现在,要如何处理和他的关系?

    阿晚站在门口就那样看着赵恩铤很久都没有动,赵恩铤见她傻愣愣的不往前走,便自己向着她走了过去,及至到了她面前,也没问什么,只是伸手替她理了理斗篷,然后握住了她的手,温声道:“我们回去吧。”

    他的手很暖和,握了她的手,手心的热度从她的手上一直传到她的身体里,全身都好像暖和了起来。

    阿暖“嗯”了声应下,就随着他往前走了一小截,见他一直都未再说什么,这才略侧了脑袋抬头看他,低声问道:“哥哥,你不问我我和凌元大师都谈了些什么吗?”

    “你会和我一起去北疆吗?”他答非所问道。

    阿晚:对他来说,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吗?

    她又是“嗯”了声,先前从凌元大师处出来之时心中的恍然若失和怅然之感渐退,一股细细的甜蜜之感从心底慢慢升了上来,但伴随这升起的甜蜜,又另有一点失落和不安渐渐弥漫。

    阿晚的复杂心思自不必提,而赵恩铤的嘴角却是微微往上扬了扬。她出来了,对他的亲近没有丝毫抵抗排斥之意,这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至于她和凌元大师谈些什么,他就是猜也已经能猜到七-八分,又何须急着问?

    ***

    元一堂是在后山深处,凌元大师不喜人打扰,赵恩铤带来的侍卫都在后山外等候,两人从回廊转了几圈,在途中一个必经之亭又看到了原缜,阿晚看到他的身影,意外的看过去,正和他看过来的目光相对,她的脚步就是一顿,对上他的眼神惊怔了好一会儿才有些仓惶的避了开去。他此刻的眼神,阿晚以前从未见过的像是碎裂的剑锋,看得阿晚心悸又痛。

    她下意识就抓紧了身边人的手,转头看向了赵恩铤。

    赵恩铤的眸色深了深,他慢慢揉搓着她的手,道:“看来,他是在等你,晚晚,你想过去和他说几句话吗?”

    “你想和他说话,我就在这里等你,若是不想,我们就离开。”

    阿晚被他捏着的手有些痉挛,她并不想和原缜说什么。

    现在这种情况,她能跟他说什么?

    可是刚刚他那个眼神像是细针一样插在了她的心上,又让她说不出一个“不”字来。

    赵恩铤伸手捏了捏她的耳朵,道:“过去吧,后日我们就要出发去北疆,以后可能很难再见一面了。晚晚,原二公子他很可能他也有一些你是赵云晚时的记忆。”

    阿晚猛地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他也在看着她,不错过她面上的丝毫神色变化,道,“这是我的猜测,为何会有这等猜测,回去我会跟你解释的。你过去和他告个别吧。但是晚晚,你记住,不管是你记忆里的赵云晚,还是现在的你,任何时候,你都不欠他分毫。你现在,跟他更是毫无关系,你是我的,未婚妻。”

    让你过去,只是跟他道别而已。

    也是跟赵云晚和他的过去告别。

    “哥哥。”

    她抬头看着他,急急地唤了一声,她此刻因为先前他那句“他可能也有一些你是赵云晚的记忆”而极度混乱,所以也就忽略了他刚刚那一长串话中的信息和疑点。

    此时她只觉心里乱得很,看着他,想再问一问什么,可是,那边原缜就那样看着他们,还在等着她,她还能问出什么?

    此刻他怕是也不会再说什么了。

    她的眼中慢慢浸出一层泪意,那一刹那,她心中竟然划过一个匪夷所思的猜疑,面前这个人,其实他什么都知道,他根本就什么都知道,可是这猜疑稍纵即逝,她想,她大概真的是疑神疑鬼想得太多了。

    她从他手中抽出了手,道,“好,我去跟他告个别。”

    ***

    对面亭子里的原缜一直在看着不过百步开外的两个人之间的互动,隔着风雪,看到他握着她的手,看到她微仰着头和他说话,他帮她捋着头发,看到他的手从她的脸颊上划过,两人低声说着什么,然后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放在火山来回得烤,痛到已经麻木了,然后又被人掏出来,再扔到了雪地上,“刺啦”一声,再因为极寒,碎成碎片。

    面前的这个她,到底是不是他的阿晚。

    如果不是,他又要到何处,去寻回,他的未婚妻。

    他就这样自虐般地看着,终于看她从他手中抽出了手,然后转身向着自己走了过来,好像曾经无数次,她曾经向着自己走过来一般,他突然想起,那时候,他好像也曾经看见过,赵恩铤就在他们身后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