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前任继兄 > 第35章 番外一
    番外一

    当晚赵恩铤回来之后就一直在看阿晚,  阿晚起初还只作不知,  后来就受不了了,转头看他道:“陛下,您可是有求于臣妾?”

    赵恩铤皱眉,什么叫有求于她?

    阿晚叹了口气,道:“陛下,您是终于发现充盈后宫的重要性,但却又跟臣妾开不了口,是吗?”

    充盈后宫?

    什么跟什么啊。

    赵恩铤黑了脸,  道:“是又有什么人在你面前嚼舌根了吗?”

    阿晚的真正身份外人都不知晓。

    在外人眼中,她就是他的表妹,  云家没什么人在朝中为官,可以说是个毫无娘家支持的皇后。

    虽然皇帝自认皇后的娘家人就是他自己,  但朝臣可不这么看。

    所以自从他登基以来,  选秀一事就是朝臣们心中最惦记的一件大事。

    皇帝后宫空虚,子嗣单薄,有野心的家族谁不想进来搏一搏呢?

    就是一些正直的老大臣也要得空就劝谏一下,毕竟皇帝只得一子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些。

    更何况赵恩铤还没什么兄弟。

    不过赵恩铤一向是个手腕铁血之人,  有心想将女儿孙女送入宫中的朝臣结果都十分不妙,  这些人都是人精,  很快也就明白了圣意,便也不敢随意再往虎须上撞了。

    但总还有人不那么有眼色或者一腔忠心“为社稷着想”的。

    所以知道找他没用,不敢找他,就直接找上阿晚了吗?

    阿晚看他那样子,  轻笑了一下,道:“那倒没有,你把我身边都管得跟铁桶似的,连只苍蝇蚊子都飞不进来一只,谁敢啊。不过,嚼舌根的人没有,今天臣妾倒是见到了一个故人。陛下,你既安排他见臣妾,干嘛回来还这副怪模怪样的啊?”

    年纪大了,真是越来越古怪。

    赵恩铤咳了一声,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安排的他见你?”

    阿晚好笑,道:“若不是你安排他见我,在这宫中,我就能那么巧撞到他?”

    赵恩铤看她并没有真的生气的样子,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在你心目中,谁是最好的?”

    阿锦:……

    她确定以及肯定,这位皇帝陛下真是年纪越大越幼稚了。

    她道:“我倒是没有一个对我好的父皇,也没有一个将我宠上天的舅舅……”

    不过说到这里就收了声,她舅舅不就是他爹,也是前世她爹,其实真的对她挺宠的……

    赵恩铤却是没往那个方向想,他拉了她到她怀中,低头吻她的耳侧,道:“真是没良心,你从小到大我是怎么养你的,还叫不够宠你吗?”

    阿晚已经依稀恢复了一些云晚时的记忆,但却也不全记得。

    她侧了脑袋让开他的亲吻,道:“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你送我一匹马差点害我摔断腿,还总是对我黑着脸,阴阳怪气的……”

    赵恩铤:……

    不过惹一惹他也就算了,阿晚也不舍得太招惹他,他刚称帝,朝堂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就没有不让他操心的,而她却帮不上他什么。

    而且……接下来的日子,他怕也不会好过。

    所以看他一脸郁卒的样子,她就笑着转了口,哄他道:“不过就算如此,陛下在我心中也是最好的。”

    他低头看她笑靥如花的样子,心中那么一点点干醋总算是烟消云散。

    虽然他也觉得自己是不知所谓,但有些时候就是那么莫名其妙。

    他心情有些激荡,低下头吻她,初时她还不推拒,但等他吻得动情,手上也开始往里面探去的时候,却是被她推开了。

    阿晚微微喘着气道:“陛下,今日,今日不行了。”

    赵恩铤的手顿了顿,道:“是小日子来了吗?”

    他记得她的小日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了。

    想到这里他又皱了皱眉,她的小日子已经有快两个月没来了。

    他们两人日日同床共枕,这个他自然记得很清楚。

    这回他的情-欲彻底退了下去。

    他扶了她起身,看着她唤道:“阿晚?”

    阿晚看他这副样子便知道他怕是应该已经猜到了。

    她真不明白,他一个皇帝怎么连这种事情都记得这么清楚,想给他一个惊喜都不成。

    她“嗯”了一声,道,“太医说快两个月了,虽然脉搏还不明显,但应该是不会误诊的。”

    赵恩铤沉着脸不出声。

    阿晚看他面色,就搂了他道:“陛下,你别怪太医,药是我让太医停下的,我还想多要一个孩子,就多一个,以后再不生了可好?太医说了,我的身体早养好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阿晚幼时身体不好,生第一胎的时候也有些危险,所以别说是这一胎,就是上一胎他都不想让她生的,但子嗣的确重要,就算他说可以过继,阿晚承受的压力也大,所以才要了第二胎。

    第二胎之后,他便一直让太医给她配了汤药避孕。

    却不想她会停了药。

    阿晚看他还是沉着脸,就撇了撇嘴道:“太医说臣妾有孕,应当每日开心些才有利于母体和胎儿,可是若是日日对着陛下这样的脸色,还怎么可能开心?陛下你这是嫌弃臣妾了吗?”

    赵恩铤看她。

    心里叹了口气。

    都已经有了,还能怎么办?

    他抱了她,吻了吻她的发顶道:“好了,真的不许再有下次了,你难道不知道,你每次有孕,都要去了我的半条命吗?”

    阿晚靠在他的怀中,“嗯”了一声,其实她也是有些害怕的,不是怕死,是怕疼……可是她不想他在朝堂上受到责难。

    而且,她也真的想多要一个孩子。

    她希望她和他的孩子都不要像她和他当初那么孤单。

    元熙三年。

    河西王妃云氏携女朝云郡主,还有河西王世孙郑灏入京。

    朝云郡主是云氏的女儿,但河西王世孙郑灏却并非是云氏的亲孙子,而是河西王早逝的原配王妃的孙子。

    郑灏自幼丧母,一直养在云氏身边,云氏对他也是视作亲孙的。

    郑灏去了前殿见皇帝,云氏则带了朝云郡主到了后宫见阿晚。

    当年赵恩铤带阿晚到北疆之时曾经跟阿晚说过会安排她和她的生母河西王侧妃云氏见面,但那时阿晚得知了所有的前因后果却失去了见自己母亲的那股执念,当时情势也多有不便,便跟他说不必特意安排,以后再见也不迟。

    只是这“以后再见”却没想到已经是在十二年后。

    此时的云氏也已经不再是河西王侧妃,而是河西王正妃。

    其实这中间两人也曾有很多次机会碰面,却都阴错阳差地错过了。

    也或者说,是两人都没有很想要见彼此的欲望。

    “臣妾/臣女见过皇后娘娘。”

    云氏入了大殿,并没有逾礼地先去看坐在上位上的阿晚,而是一直都依礼地低着头,先恭敬地给阿晚行了大礼。

    反是朝云郡主,应该是在王府从小就受宠的,性格活泼灿烂,一入到大殿就好奇地看向阿晚,然后明显地被阿晚的相貌给惊住了,还是被前面的母亲提醒,才急急低下头跟着云氏一起向阿晚行礼的。

    “云王妃和小郡主免礼。”

    阿晚道,又对身旁的女官柔声道,“还不快请云王妃和小郡主就坐。”

    女官请了云氏和朝云郡主就坐,这时云氏的目光才看向阿晚。

    和她的女儿朝云一样,她看到阿晚的相貌之时也是一愣,但随即就反应了过来,不像朝云郡主那样吃惊。

    是啊,其实也没什么好吃惊的,毕竟,阿晚从小就跟她眉目很像。

    虽然分开时她才只有三岁,但眉眼和轮廓还是看得出来的。

    反是朝云,她生得并不像自己,而是更随了她父王。

    云氏和朝云郡主打量着阿晚,阿晚也在打量着她们。

    这是她的阿娘,却又不是她的阿娘。

    明明是一样的眉眼,但气质神态却迥异。

    前世的她气质高贵娴雅,但对外人却总是带着些冷漠疏离,只有在对着她时才会露出难得的温柔和疼爱。

    而现在的她虽仍是高贵娴雅的,但却更多了温柔和煦,眉眼之间满是生活幸福的痕迹。

    不过她气质虽温柔了下来,看阿晚的眼神却再没了前世的专注和疼爱……仍是温柔的,但却像是隔了重重山漠。

    坐下后,朝云郡主终于得了空说话,她道:“皇后娘娘和我母妃生得好像。”

    “朝云,”云氏一惊,她轻斥道,“不要胡言乱语。”

    然后转头对阿晚请罪道,“娘娘勿怪,朝云她被臣妾和她父王宠坏了,不知轻重,还请皇后娘娘恕罪。”

    被她和她父王宠坏了……阿晚以为过了这么多年她的心已经不会再抽痛,但却发现竟然并不是,此刻听了云氏的话,她的心还是像被什么扎了一下,有一丝细细密密的疼痛传了开来。

    她笑道:“这有何好怪罪的,小郡主天真烂漫,本宫喜欢都来不及呢。”

    不知为何,明明当初阿晚那么挂念她的母亲,但此刻真正面对她,她却发现自己并不想跟她说话,或者说,她怕自己会流露出什么异样的情绪,惹来她的怜悯或者歉意,甚至戒备。

    刚刚,她的确在她的眼底看到她的这些情绪了。

    虽然藏得很深,但她太了解她,所以还是看了出来。

    也甚至,她觉得眼前这一位其实并不是她的母亲,只不过是和她母亲生得一模一样的一个妇人罢了。

    而她看出来,她对自己也是有些不知说什么好吧。

    所以阿晚便只是转头问朝云郡主,问她在西疆的生活。

    朝云性格活泼,说话直爽,她并不惧怕阿晚,尤其是阿晚和她母妃生得像,又神情温柔,更是让她添了不少的亲切感。

    阿晚问起,她便噼里啪啦的一下子就说了很多话,她说得生动有趣,就像是一下子就向阿晚展开了许多的画卷,铺陈的都是她西疆生活,王府生活的画面。

    阿晚含笑听着她说话,听她说起骑马射箭射猎之时偶尔还会插上一两句,说些西疆和北疆风土人情上的不同。

    云氏听着两人说话,阿晚看出她怕是有所顾虑,其实并不是很希望朝云跟自己说太多话的。

    只不过一个要听,一个要说,她也插不上什么话就是了。

    她偶尔看向朝云郡主无奈又纵容的模样,阿晚才依稀看出了一些她往日的神情。

    她幼时在外面任性时,她便也是这般看自己的。

    “母后。”

    几人正说着话,门口却突然传来一个娇俏的声音。

    众人向门口看去,便见门口走来一个小姑娘,约莫七八岁的样子,雪肌玉肤,已经可以看出生得十分貌美,和阿晚生得有几分像,但她神态高傲,眉宇间又有几分元熙帝的影子,乍看过去,竟是和云氏并无多少相像之处了。

    这还真是奇妙。

    云氏看见明禾心头就是一跳。

    她看见她便已猜到这小姑娘的身份了,更何况她还唤皇后为“母后”?

    这一次云氏带了女儿朝云郡主和世孙郑灏入京,主要的目的便是眼前这个小姑娘,帝后手中的掌上明珠明禾公主。

    她丈夫,河西王想替世孙郑灏求娶明禾公主为河西王府的世孙妃。

    河西王此举当然是出于政治考虑。

    而阿晚是他的女儿,明禾公主是他的外孙女只是给他的求娶增添了一份可能性罢了。

    若是没有这层关系,他想替孙子求娶明禾,以帝后宠爱明禾公主的程度,想想也是不可能的。

    而对此一事云氏心中也是十分矛盾的,不考虑政治,也不考虑她在河西王府的地位和将来的处境,朝云的处境,只从本心来说,她当年放弃了阿晚,心中也始终有一分缺憾,而明禾是她的外孙女,若是能求得明禾为郑灏的妻子,对她的心来说也是一个弥补缺憾的机会。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章番外就完结了。新文《男主黑化中[穿书]》月底开文,拜托大家去专栏收藏一下哦~~  存稿已经很充足,会是篇v后日万的文,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