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揉碎在你眼波 > 第21章 清甜
    程宴看到姜郗打来的电话,  这陌生的号码本以为是骚扰电话,  可当姜郗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是这个小姑娘的电话了。没想到,  她拿到他的电话这么久,却才打过来。

    程宴本想逗逗她,  却发现她的语气不对,然后就是电话落在地上的声音,伴随着远处传来一个年轻的男声,  一句话,  他就知道绝对是简子安。

    于是他赶过来了。

    此时简子安整个背都贴在墙上,程宴那凛冽的眼神像是尖锐的利刃,锋利的刀面发着冷光,一点点,剜掉他骨子里的跋扈,整条脊骨都被他的眼神凉透。这样的眼神,  在多年前,  他见过。

    那个时候,他还小,直接被吓哭了。

    他的领子被程宴揪着,  薄薄的衣服被他揪到变形,完全可以想象到这样的力道若是抓着他的脖子,他现在估计已经窒息了。简子安很久没被这样教训过了,他的眼睛瞬间就布满血丝。

    上次被这样教训,也是程宴。

    “简家的小屁孩儿。”程宴低着眸子对上简子安惊恐的神情,  果然这几年没教育这个小屁孩,还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简子安瘫软在墙根,而程宴单膝跪地,蹲着俯视着溃不成军的简子安,将他的衣领向上提,两个男人的脸挨得很近。

    一个惊慌,一个沉稳。

    “哪个孙子教会你打女人的。”程宴挑眉,问道。

    姜郗站在一旁,看着正蹲着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又痞又苏的纯爷们啊,男性荷尔蒙快要从他的眼睛里面溢出来了,这男人身上桀骜的气质凸显的淋漓尽致,除了一句mn爆了想不出其他的话来。

    “我……”简子安本想反驳,却发现自己的语气不受控制地颤抖了,在程宴面前,他双手捏紧到指节泛白,半晌,才憋出一句,“你他妈是厉害,女人那么多,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就缺这女的一个吗?”

    程宴明显听出了简子安语气里面的颤抖,他嘴角扯出一抹痞气的笑:放开揪着简子安衣领的手,而简子安立马因为万有引力重重地摔在了墙上,程宴道:“就缺了,怎么着?”

    就缺了……

    姜郗此时的心完全柔软得一塌糊涂,嘤,怎么可以这么撩,为什么这个男人说起话来总是这么犯规啊。

    程宴看了一眼姜郗,那眼神寒气未退,姜郗也被他眼睛里的温度吓得颤栗,说话也和简子安一样结结巴巴:“你……你怎么找得到这里来的。”

    “水声。”程宴淡淡地道,转身走到戏水池旁,将奔涌着水流的水龙头关上,他挑眉,“这点脑子还是有的。”

    姜郗此时特别想要为程宴热烈鼓掌。

    “你先去进去找位置。”程宴道。

    “嗯。”姜郗点头,连一个眼神都不留给正在墙根发愣的简子安,迈着快步就离开了走廊。

    程宴看着姜郗离开,他转头看向简子安。

    简子安被程宴的眼神吓得一惊,死鸭子嘴硬地嚷嚷着:“把人弄走什么意思啊?要杀要剐随便,我简子安干了的事情绝不会不承认,我不怂!”

    程宴看着简子安一副毛头小子的样儿,根本没兴趣跟这小孩儿一般计较,他微微低下头,声音低着,开始教育小孩子:“等下在婚礼里别丧着脸。”

    “你管我?”简子安偏过头去,不想看程宴,毕竟刚刚又丢了一大波脸,“好了我知道了,这点道理本少爷懂。”

    “还有,教你两个道理。”程宴又道。

    “说。”

    “别打女人。”

    “别惹我。”

    说完,程宴扬长而去,只留下在墙根兀自发愣的简子安。

    姜郗回到婚礼现场,她跟着服务员的指示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得位置并不算太前面,这样刚刚好。她想起刚刚那惊悚却反转的画面,心中的余悸完全被少女心冲淡。

    程宴,实在是太帅了吧……

    姜郗明知道是程宴在演戏,她真的想这逢场作戏永远不要停止,她就永远是程宴的女朋友了啊!姜郗打开微博,特别想将自己心中的激动分享给被人,这沉重的少女心她完全无法承受。

    稚仙:这辈子最喜欢吃的就是草莓硬糖了……最喜欢mn到窒息的纯爷们,

    怎么办,太苏了,好想嫁。分享一下你们被撩到少女心爆炸的事情吧各位仙女们。

    姜郗发完,心满意足地退出微博。

    而看到这条微博的人,一字一句读完,简直满脸问号。

    这还是高冷的稚仙小姐姐吗?是不是被怪兽给吃掉了?

    没过一会儿,程宴也回来了,淡定自如地坐在姜郗旁边,拿出手机开始看关于游戏的咨询,姜郗扫过一眼,毫无疑问是关于《英雄战役》的消息。关于《英雄战役》她说不上话来,也就自己开始看手机。

    无意间姜郗扫到了程宴的桌面,微博的右上角鲜红的标着999,这也太受欢迎了吧……这也没办法,像程宴这种季节限定工厂断货的抢手产品,想要收入自家购物车的女人肯定如天上繁星,要用科学计数法才能统计吧……

    她什么也不算。

    顶多配合演演戏。

    “刚刚谢谢了。”姜郗小声地道。

    “没事,毕竟你也陪我演了场戏。”程宴划着手机,道。

    婚礼上,简子安坐在女方亲戚朋友那边,而姜郗程宴都属于男方请的,婚礼上大家其乐融融,姜郗可以避开了简子安的视线,简子安虽然心里很丧,但表面上还是笑着,婚礼不能扫兴。

    很多人来给程宴敬酒,顺势也想敬姜郗,程宴次次都喝两杯,上次看着小姑娘一杯红酒都能醉,他还是帮她挡着点好。

    最后,到丢捧花的时候了。

    新娘手里拿着芬芳馥郁的花,背过身去。

    姜郗没参加过婚礼,并不知道新娘背过身要干什么,她仰起头,小声地问程宴:“这是在干什么?”

    “拿到捧花的人,会有桃花。”程宴随口解释道,他倒是不感兴趣这种事情,经历过太多次这种环节了,甚至还有人指定着丢给他过,“也就是个迷信罢了。”

    “哦……”姜郗点头,看着背过身去的新娘,只要是个女孩子,都会想象着自己穿上婚纱的样子吧,虽然俗套得很。

    程宴斜睨了一眼姜郗,低声问道:“你想要”

    姜郗诚实地点了点头。

    “凭概率。”程宴略带嘲讽地吐出这三个字。

    ……那你还问我想不想要干什么。

    姜郗看着新娘握紧了捧花,手臂向上抬起来,捧花瞬间从她的手中飞出,在空中呈抛物线运动着,姜郗盯着看,照这样,捧花只会从她的头上飘过。

    果然凭概率啊。

    这个时候,捧花已经从她的头上飞过,随即就爆发出一阵哗然与鼓掌。

    姜郗向后看,捧花就已经落在了程宴的手里。

    姜郗转过身,也傻傻地跟着大家一起鼓掌。程宴看着姜郗没搞清楚情况的样子,嘴角微微翘起来。

    “你不是想要吗?”程宴道,将捧花交到姜郗的怀中,“妞,给你。”

    姜郗发愣地接过怀里的捧花:程宴?帮她把捧花?给劫了下来?这不是在做梦吧?

    貌似不是。

    “谢谢。”姜郗看着怀里的捧花,扬起了嘴角,两颊的两个小梨涡在鲜花的映衬下,灌了蜂蜜,她道谢的声音也变得甜糯,丝丝入扣。

    所有人都议论着,这估计是除了新郎新娘以外最甜的一对了吧。

    可其实,是假的。

    婚礼结束,大多数人都走了,而新娘为了感谢姜郗的救场,让两个人留了下来。姜郗的手里还拿着捧花,她低着头左瞧瞧右瞧瞧,毕竟以前都见过。

    新娘诚挚地道谢,秦风和程宴闲聊了几句。

    最后,新娘看着一直对捧花很上心的姜郗,微笑着道:“既然拿了捧花,爱情就一定会长长久久,至死不渝,也许很快就可以迈入婚姻的殿堂了哦。”

    姜郗笑了笑,瞟了眼程宴。

    程宴也听到了新娘的话,脸上嘲讽地写着三个字:呵,迷信。

    秦风和新娘没办法留太久,程宴和姜郗也就离开了,走出酒店,花坛中间的喷泉开始喷水,水波散开成伞的形状,下午的阳光折射在上面,为伞绣上了波光粼粼的花纹。

    假扮情侣到此就结束了。

    姜郗有些怅然若失,此时,她脑袋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程宴。”姜郗快步走到程宴前面,在喷泉旁拦住了程宴的去路。

    “怎么?”程宴看着面前小妞严肃的表情,不知道她在想写什么鬼心思。

    姜郗向程宴迈了一小步。

    邪恶的想法快速成型。

    不管了不管了。

    姜郗踮起脚,一个清甜的吻落在程宴的脸颊上。旁边是喷泉发出的唰唰水深,折射的彩虹拢住了两人。

    “做戏要善始善终,懂吗?”姜郗露出狡黠的笑,她转过身,迈着轻快的步伐,挥了挥手,“走了,假女朋友回学校了。”

    姜郗没回头看程宴,只觉得自己干得好。

    毕竟,吃了豆腐,是没法退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甜齁

    希望大家记住支持这个文

    男二幼稚但会长大的哈哈哈

    离在一起还远

    别心急!

    反正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