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揉碎在你眼波 > 第28章 身价
    姜郗来到摄影棚,  立刻就遇到了不速之客。

    Lind的身上穿着一条黑色的一字肩深V连衣裙,  绸缎剪裁拼接而成,极具垂感,  她正在走廊上补妆,看到姜郗的时候,  两片唇之间飘出一声冷哼,极其得不屑。

    一个靠三管烟上位的女人。

    姜郗冷冷地对上Lind那凌厉的眼神,她现在并不想和她发生什么摩擦,  毕竟这里的人也挺多,  要是突然被谁撞见,指不定明天还可以凭这个蹭一个热搜。

    “稚仙小姐姐,刚刚Lind姐的那个眼神真的好恐怖啊,像一把刀剜在我身上一样。”seven悄咪咪地在姜郗的耳畔说道,seven对美妆博主的了解挺深,Lind的视频她自然也看过。

    “我记得她还在一个视频里嘲讽你接推广什么的,  就算没有点名,  明眼人都知道她说的是你稚仙小姐姐啊。”seven继续道,“你这边一直没有回应呢……”

    姜郗整了整裙边,淡然地抬起头:“是吗,  我忘了。”

    她没忘,只是提了没意思。

    坐到她自己的化妆台前,服装饰品都已经准备好了,妆发师也已经就位。姜郗还没坐多久,妆发师就已经开始拿着各种疏松不同,  形状各异的刷子在她的脸上扫过来扫过去。

    因为要拍照,整个妆容都会比日常要浮夸些许。

    专门选取了轻薄遮瑕力弱的粉底,来凸显姜郗的雀斑。冷调的修容打在两颊与鼻梁的轮廓上,整张脸在视觉上显得轮廓分明,有着亚洲人缺少的立体感。

    马卡龙色调的粉色调和上少量的玫瑰红,铺满在眼皮上,眼窝的边缘晕染开,双眼皮褶皱内用棕红色加深,做出颜色递进的层次感。

    白色的眼线,从眼角拉出一条流畅的线条,在眼尾处扬起,不同于黑色的眼线,白色,独特且更具有灵性,同时也更难驾驭,而姜郗却驾驭得刚刚好。

    苹果肌上撒上荧光的亮片,在上面扫上橘粉色的腮红。

    深一度的豆沙红,从嘴唇中间向外蔓延,柔化掉了唇峰,多了仙气,少了锐利。

    配上姜郗生来就自然卷的长发,整个人宛若深海王国里安睡与贝壳中千年的美人鱼,睁开了顾盼生辉的双眼,从深海游到海面,尾巴变成了少女的双腿。

    马卡龙粉色的吊带短裙,纤细的吊带将肩膀的轮廓衬得极好。

    说性感,却又可爱,说可爱,却又不近烟火气。

    没有尖下巴,没有无暇的皮肤,没有又粗又平的眉毛。

    她在网红的大花园里,开出一朵独特的花。

    “稚仙仙,你现在浑身都是仙女味。”seven兴奋地道,原本大学生的稚气完全被掩盖了,气场全开。

    姜郗闻言,扬起嘴角:“谢谢。”

    “我帮你拍一张照片吧!”seven拿起手机,主动请缨。

    “好啊。”

    姜郗偏过头,在脸颊旁比了一个V字,浅浅地一笑,露出小酒窝的轮廓。她的眼睛里,顿时间囊括星辰大海,和风细雨。

    她从化妆间走出来,便引来旁边几个网红之前的窃窃私语。

    “刚刚那个粉色吊带的女人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她有什么硬照广告MV啊?既然能来肯定就小有名气才对,我怎么都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没合作过。”

    “哎呀,这不是美妆博主稚仙吗,你们不认识正常。”

    “原来是美妆博主啊!”

    “我怎么看着挺像是个混血小姑娘。”

    “的确诶。”

    Seven跟姜郗说,叫她先到美妆组的休息室里面等待,到时候叫她去拍的时候会立刻通知。

    既然到了美妆组的休息室,不免就要见到那些不想见到的面孔。特别是这次,连素斐斐都没有,她可以说是只能孤军奋战了。Lind与她的那群朋友们,必然会找姜郗的茬儿。

    “那个稚仙仙,我就不进去了,记得1v9”seven挥舞着小拳头,比划了两下。

    “你都在想些什么鬼?”姜郗不禁被她逗笑。

    “最近开始入坑玩《英雄战役》了,天天被坑到1v9哈哈哈哈,这种游戏简直毁我青春,每天脑子里都是杀人的声音。”seven摸了摸后脑勺,然后再次被姜郗打气,就迈着大步离开了。

    姜郗推开休息室的门,原本哄闹着的休息室里,突然间坠入了安静的气氛里。原本靠在沙发上笑得前仰后合的Lind,一见到姜郗,立刻就收回了笑容,挺起了背。

    诡异的气氛。

    姜郗踩着小高跟,踏进休息室的门槛,所有的视线都在鞋跟落地的时候汇聚到姜郗身上,瞬时间,整个氛围就更加的诡异,冷淡得几乎降至冰点。

    光打在她两颊五彩斑斓的亮片上,像是美人鱼的鱼鳞一般。姜郗很少在视频里面画这么夸张的妆面,此次见到,却发现她倒挺适合这种浪漫主义的妆面,越来越像个小精灵了。

    众人倒吸一口气。

    Lind看到进来的姜郗,就算是再讨厌,她也被姜郗的扮相锁惊艳到,而惊艳之后,嫉妒之火就开始熊熊燃烧。

    现在三管烟貌似不在吧。

    前辈给后辈一点办事做人的提示,是应该的。

    看着姜郗搬了一个板凳坐在离她很远的地方,Lind便主动出击,从沙发上站起来,纤细锐利的跟踏在地面上,“嗒嗒”的声音渐渐向姜郗逼近,她两只手抱在胸前,眼线飘逸的双眸轻蔑地盯着姜郗。

    “稚仙你坐这么远干什么?”Lind尖着嗓子,一副刻薄的面相,“难不成,稚仙妹妹已经攀了高枝,嫌弃我们这些底层的小博主了?也难怪,我一年接的推广都没你一个月接的多。”

    “Lind姐,稚仙妹妹哪能和我们这些人比呢,我们接个广告被骂见钱眼开,我们稚仙妹妹,每次都被夸良心推荐,一点推广的痕迹都没有,这才是高人,我们比不上的。”

    “别人在枝头,瞧不上我们的啦。”

    一句接一句的冷嘲热讽似惊涛骇浪,劈头盖脸地向姜郗袭来。他们的话本就是无中生有,她的推广,接得不比在座的各位少得多,那些推荐,都是出自她自己。

    姜郗掀起眼皮,看着近在咫尺的Lind,她嘴角小人得志的笑尽收眼底。

    忍了,再忍了,如果继续下去,就成了怂。

    姜郗从板凳上站起来,挺直腰板直直地对上Lind的视线。

    Lind没想到姜郗这次竟然这么有胆子,敢和他正面对峙。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五六岁的小姑娘,她却有些不寒而栗。为什么,这小丫头的眼神平时柔柔弱弱,现在的眼神跟刀子似的。

    “哟,Lind姐的态度这么好,她怎么就站起来了?”

    “对前辈一点礼貌都不讲的吗?教养呢?”

    后面的人叽叽喳喳,姜郗的眼神绕过面前的Lind,甩了一个眼刀到后面看戏的人群之中。

    “别把我的教养当成怂。”姜郗的声音铿锵有力,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每个博主听见。

    “谁鬼迷心窍谁自己知道。”姜郗的眼神抵住Lind,她真的不想和这群人多费口舌,可谁叫他们屡次进犯她,忍无可忍,无需再忍,“Lind姐,你一个专职博主,手上的戒指,不就是推广堆出来的吗?”

    姜郗向前一步。

    Lind竟然下意识地后退了,她的潜意识,已经退缩了。

    “你这丫头……”Lind愤愤地咬着嘴唇,恨不得上去撕烂姜郗那张冷静的脸。

    姜郗再向前一步:“以后,别给我血口喷人,听得懂吗?”

    Lind向后退了一步,她伸出手,指着姜郗的鼻尖:“你……你算什么东西!”

    “我算什么东西。”姜郗挑眉,“我自己心里清楚。”

    姜郗再向前一步。

    几句话之间,风云变幻,局势逆转。

    “你是不是也该清楚点,你算什么东西?”姜郗打掉Lind指着她的手指,她再抬眸,已经不再是一只刚睡醒的小美人鱼,而是人鱼国只手遮天的女王,“别拿着你颤抖的手指着我。”

    “你现在牛逼了,难道你以为你那个高枝能呆一辈子吗?你迟早摔下枝头,到时候,有你好看的。”

    高枝?

    什么高枝?

    姜郗完全听不懂,但是气势不能弱。

    “呵,我可不像某些在座的人,梦里都是趋炎附势的把戏。”姜郗停住了步伐,他并不想搞得那么深仇大恨,“奉劝某些人一句——”

    “别赶着趟儿自降身价。”

    说完,姜郗扭动门把手,走出休息室。

    整个休息室寂静无比。

    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姜郗走出门外,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刚想要在心里为自己的高帅举动深情鼓掌时,已经有掌声从她的身旁传出来。

    “妹子6666。”一个金色短发,秋衣配牛仔裤的男人向着姜郗比了一个666,“我刚刚经过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小姑娘被欺负,还准备英雄救美呢,没想到妹子这么高帅。”

    这不是管爷吗……

    “还好了。”姜郗笑了笑,谦虚道,“被管爷这么夸奖,可真荣幸。”

    “管爷?我不是三管烟啊!”成哥懵了两秒,然后脑子里就闪过了微博上现在火爆的那张照片,就笑了起来,“妹子,是不是看了微博啊,微博上谣言不可信,拍错人了。”

    “哦哦。原来如此。”

    成哥冲着姜郗友善地笑了一下,然后两个人就各自走各自的路。

    晚一点的时候,成哥碰到了程宴,他今天也来了,虽然他已经拒绝了关于海报拍摄的一切事项。成哥看到程宴,两个人随意地聊了几句,成哥突然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小姑娘。

    “我今天见到一小姑娘,1v9,贼酷。”成哥将兴奋地将整件事情声情并茂地复述了一遍,将姜郗那几句帅气的话表演得惟妙惟肖。

    说完,成哥拍了拍程宴的肩膀。

    “哥们,是不是贼酷?哦对了,她还叫我管爷,估计被微博荼毒了。”

    看向程宴,程宴的表情有点微妙。

    “诶,怎么了哥们?”

    “稚仙?”

    “你们认识啊?我看她牌子上写得是稚仙。”

    “认识。”

    程宴两只手搭在栏杆上,笑意爬上眉梢。

    这小奶猫,原来还有锋利的小爪子。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管爷

    明天掉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