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死对头他超甜的 > 48、第48章
    ()    番外一

    高三, 物理老师身边总是会围了一群人;女孩子看到成绩后藏起来,偷偷抹一把眼泪,抿起嘴角,继续做题;放学坐在父母电动车后面时, 手上会拿着一本单词书;上课悄悄往嘴里塞一点吃的,强提精神。

    每一天都很疲惫, 每一天都在坚持。

    寒假前最后一次考试是市质检, 最后的成绩要进行市排名。

    “又空了。”

    “又只剩我们了。”

    “哎……”

    男孩子们趴在走廊上, 含泪看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们走出校园。

    高三的寒假只有十天, 整个学校再一次只留了高三的一群人。

    临近过年,街边的路灯上都挂起了红色的灯笼, 上课时偶尔能听到小孩子们在路边玩鞭炮的声音,一下一声, 响得震天。

    “啊啊啊啊我真的扫到了啊哈哈哈哈哈!!!”教室里,沈奇正爆发出一阵狂笑。

    “敬业福啊?真的假的?!给我看看!”

    “我要感谢薛哥。”沈奇正的表情非常夸张, “感谢薛哥为我写的福字, 感t,感谢支付宝,感谢春晚。”

    “不客气不客气啊。”薛白笑嘻嘻的接受了, “诶诶欸你们有没有人分我一张友善福啊, 我用爱国福交换。”

    “我我我,我可以!”方余和薛白换完福卡,问道,“扬哥还缺啥啊?我正好多出了几张。”

    “我看看。”顾扬不在位置上, 薛白从他的抽屉里找出手机,指纹解开,“缺个富强福,有多的吗?”

    “正好多一张!”

    不管什么时候,男孩子们总是闹哄哄的,扫到一个敬业福的手机能在班里传阅一圈。

    习惯了没日没夜的刷题和没日没夜的考试,寒假的补课似乎也没有那么难熬。

    黑板上,倒计时的日子在一天天减少,距离高考越来越近。

    廖喜站在教室门口,抬眼是高三四班的班牌,崭新的,里面是一群精力充沛的孩子们,听他们闹哄哄的声音,廖喜笑着摇了摇头。

    这就是青春啊。

    这个年纪的孩子们无需考虑太多事,也很容易满足,最怀念的便是这一段时光,看起来三点一线毫无波澜,但却是真真实实的只为自己而努力的日子。

    廖喜没进去,在走廊上站了一会,直到上课铃声响了才走进教室。

    “同学们!这是你们属于高中的最后一个假期,要好好珍惜啊!”廖喜在讲台上说,“寒假回到家里,好好放松放松,回到学校时就是最后冲刺的阶段,大家一起努力,绝不放弃!”

    “哦——!”

    终于放假了。

    宿舍楼早已经搬空了,只剩下高三的几间,方余屯了一堆零食没来得及吃完,便叫还没离开的一起分了吃。

    薛白和顾扬到他们宿舍时,床铺已经都收拾干净了,每个男孩子旁边都立着一个装了鼓鼓囊囊的包,正中间躺了个大号行李箱,上面堆满了零食。

    宿舍里弥漫着一股薯片的味道。

    “我给你们说,这个寒假我绝逼要把这一套金考卷写完,那本五三你买了后碰过?!”

    “做梦吧你,别一大早王者峡谷相见了。”

    “带我一个,一起上分啊!”

    本学期在宿舍的最后一天,男孩子们嘻嘻哈哈的聊了许多话,陆陆续续的回家了,走之前,方余给薛白一个大大的熊抱,手脚都搭在他的身上。

    “记得要想我啊!!!!!”

    “会的会的。”薛白把方余沾满薯片末的脏手拍开。

    “扬哥也要记得想我啊!!!”

    方余转身又想扒在顾扬身上。

    “知道了。”顾扬拍拍他的肩膀,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

    方余痛哭流涕:“扬哥真好,知道是敷衍也令人安心。”

    厚重的云层散去半分,几束阳光从云层中漏出。

    方余在楼底下,拖着行李箱,向站在走廊旁的两人挥了挥手,再一次强调:“别忘了我啊!”

    薛白也挥挥手,笑骂道:“快滚!”

    冬日里,周边的树叶早已凋零,行李箱轮子的声音逐渐远去。

    “吃饭吃饭!肚子饿了!”薛白牵住顾扬的手,将他往另一个方向拖走。

    顾扬跟在他的身后。

    向下的楼梯间里,阳光从顶上的小窗子照进来,沿着阶梯一层一层往下铺撒,地上印出两个人的影子,淡金色的,紧紧贴在一起的。

    路上,薛白的手机响了,是薛柔的消息。

    薛柔:我到家了。

    薛柔:爸妈今年不回来。

    薛白:ok。

    最近几年,林女士和薛先生过年时都没回来,每年过年家里只有他们姐弟两个。对此薛白早就有预料,听到薛柔这么说,没什么反应。

    顾扬见薛白低头盯着手机,问道:“怎么了?”

    “我姐。”薛白说,“她说她到家了。”

    顾扬摸了摸他的头发,说:“你也早点回去吧。”

    就十天,很快又会见面,说不上什么不舍,吃完饭,两人也各自回家去了。

    江初最近频繁的在外出差,要年三十才能回来,顾扬就只好先回自己家。

    在家的几天,薛白和顾扬每天都要视频,就连刷题时,即使一句话不讲,也要把手机架在书桌上。

    每每薛白有事,需要短暂的离开几分钟,都会在摄像头前挂上一张小图,q版的小人抱着一块板子,上面写着:“请稍后,你的男朋友马上回来!\\(≧▽≦)/!”

    薛白是学过画画的,小人画得与他白有七八分像,眉眼精神,嘴角微勾,还有最后的颜文字。

    有点可爱。

    顾扬看到那个小人,指尖在屏幕上刮了刮,笑了。

    平常薛白也会和顾扬瞎聊。

    “这几天家里要打扫卫生,还要准备年夜饭的东西。”薛白剥开糖,将糖纸扔进书桌上的小垃圾桶里,整个人往后仰,靠在椅背上,懒懒道,“明明放假,感觉要做的事情更多了。”

    “过年的确会比较忙些。”顾扬说,“辛苦你了。”

    门外,薛柔叫了薛白几声,要他帮忙下去拿些东西,薛白应了声,对摄像头耸耸肩:“我在这个家没有丝毫地位。”

    “快去吧。”顾扬笑笑,“早点上来。”

    “啊啊!”薛白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又弯下腰,手肘撑在桌面上,飞快的眨下一边的眼睛,“那你要等我,小哥哥。”

    “嗯。”顾扬点头。

    快递在隔壁栋的蜂巢柜子里,需要走上一段路。薛柔抱着一大堆年货走进薛白房间里时,视频电话并未挂掉,屏幕里的少年正低着头写题,鼻梁挺直,握着笔的手指节分明。

    “顾扬。”薛柔叫了他一声。

    顾扬抬眸:“薛柔姐。”

    “没事,我就打个招呼。”薛柔把东西放好,转头看见薛白立在镜头前的小人像,拿起来看了眼,淡淡道,“好傻。”

    薛白总是会搞一些令人无语的东西。

    ……还挺可爱的。

    视频另一边的背景十分安静,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紧闭的房门,房间的窗帘拉开一条缝,光线从缝照进房间里来。

    薛柔问:“你一个人在家?”

    顾扬点头:“嗯。”

    薛柔“哦”了声。

    姐弟俩平时也会联系,薛白屁话多,尤其喜欢和她嘚瑟自己的男朋友,但只有一点,薛白很少提起——顾扬的家庭。

    不是害怕她接受不了而不提,而是因为顾扬不愿讲,所以薛白也从不会乱说话。

    薛白一直是这种人,表面上看起来不太靠谱,内里的心思却是比谁都细腻。

    但关于顾扬的事情,薛柔多多少少还是能猜到一些。

    薛柔把小人像重新挂回屏幕前,又问道:“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过年?”

    顾扬:“?!”

    薛柔说:“家里就我们两个,爸妈今年没回来。”

    她压根没给顾扬拒绝的选项,继续道:“啊,如果你过来的话帮我带几样东西,加我微信,我发给你……大致金额我已经算好了,你收下红包。”薛柔笑笑,说,“我懒得出门。”

    顾扬的手机震了一下,收到一条好友申请,来自一个和薛白一样嚣张又欠打的网名——你薛柔姐姐。

    这两人,面上一冷一热,性子截然不同,但骨子里还是一样的,同样的嚣张和自信。

    顾扬通过验证,薛柔不带一丝客气的,很快就发好了红包和清单,还有一句话。

    “等你一起吃年夜饭,弟。”

    不需要多说什么,一个字就足够。

    薛柔,他男朋友的姐姐,已经把自己当成家人了。

    顾扬的心里一暖。

    薛柔要使唤起人来简直惊天地泣鬼神,一整个下午,薛白连坐下来的时间也没有,取完快递回来后匆匆和顾扬说了声“小哥哥,今晚再和你视频”,就被支使去门口贴春联了。

    薛柔在厨房准备年夜饭。

    金黄色的油从锅里溅起,丸子表面被炸得酥脆,浮在油面上。

    这女人,穷讲究,下一次厨房,从头发到口罩,将整张脸包得严严实实。

    薛白将透明胶撕成小方块,贴在门边上一会备用:“姐,你这真是在煮饭?”

    薛柔把火关小,将丸子捞出来,装进盘子里:“油烟伤发。”

    “那怎么不买个防毒面罩?”

    “太贵,买不起。”薛柔说,“别讲话了,你那边贴歪了。”

    薛白:“……”

    丸子是金黄色的,摆盘时洒上葱花,带着刚出锅的热气,香飘四溢。

    薛白趁薛柔不注意,偷偷吃了一个。

    薛柔的手艺一如既往地好,表面是脆的,咬下去可以尝到丸子里添的蔬菜碎,口感松软,咸淡适中。

    薛白又夹起一个。

    这时,门铃响了,薛柔擦干净手,在薛白的背上用力的拍了下,薛白手一抖,丸子掉到了地上。

    “你干嘛!”

    薛柔淡淡道:“别吃了,去开门。”

    “……”薛白撇撇嘴,对薛柔翻了个白眼,打开门,然后,整个人愣住。

    只见顾扬站在他家门口,提了两大袋东西。

    “你来了。”薛柔见是顾扬,无甚惊讶,将他迎进屋子里,“出门时和你哥说了吗?”

    “说了。”顾扬说。

    “你坐坐,我快好了。”薛柔说。

    桌面上摆了各种各样的菜,中间架好了火锅,薛柔拿出顾扬买回来的火锅料:“吃辣吗?我有点想喝汤,还是换个鸳鸯锅?薛白,你去洗一下。”

    “??”薛白张开被写春联的红纸沾满红色颜料的手,“友情提示,我还在贴春联!”

    “我来吧。”顾扬说。

    “也好。”薛柔转身给切好的鱼倒上酱料,放进蒸箱里,“在第二个柜子底下,用泡沫箱装着的那个。”

    “……”薛白,“姐,姐,这是我男朋友,你怎么使唤起来这么顺手?”

    薛柔点开另一个灶台,放两勺油,蒜末还有葱花,炒出香味,将一旁切成肉条的猪颈肉倒下锅,油香“滋滋”的从锅底蔓延开来。

    “有什么关系?”薛柔说,“你们两个都是我弟弟。”

    “今年顾扬和我们一起过年。”

    铲子在锅里翻动,薛柔又加入切好的青椒片,香味瞬间飘满整个厨房,蒸箱“叮”的一声,水池边上的水流声,锅铲与锅碰撞的声音。

    耳边还有从楼下传来的络绎不绝的鞭炮声。

    大年三十的晚上,桌上摆满了热腾腾的美食,火锅沸滚。

    “等等!先别吃,我拍张照!”动快前一刻,薛白制止他们,然后举起手机,拍了张餐桌,又来了一张自拍。

    照片里,薛白在最中间,举着手机,左边坐着的是顾扬,右边是薛柔,身边这两人都没什么表情,顾扬在桌子底下牵住他的手,薛柔习惯了薛白平日里的跳脱,无奈的由着他胡闹,只有薛白一个,笑得灿烂。

    “你们这什么表情?!”薛白对这张照片很不满意。

    “挺好看的。”薛柔淡淡道。

    薛白看向顾扬。

    “我有笑。”顾扬用手提起自己两边的嘴角。

    薛白没忍住笑了,顾扬也是,薛柔摇摇头,嘴角弯了弯。

    楼下一堆小朋友在打闹。

    “等我下,我鞋掉坑里了!”

    “谁叫你冬天穿拖鞋!”

    “帮他捡一下!哈哈哈!”

    习惯了两个人过年,多一个人来,似乎更热闹了些。

    薛柔撑着下颔,偏头看身边两个在说笑的少年,筷子在饭桌上做着小动作,身上还未脱去学生的稚气,笑得无忧无虑。

    顾扬注意到薛柔的目光,笑了笑。

    薛柔把薛白的头一摁,提醒他:“快吃饭,一会还要洗碗。”

    “啊?”薛白蔫了。

    “我也来帮忙。”顾扬安慰他。

    薛柔温柔一笑。

    她老弟,眼光挺好,男朋友找的还不错,啊,还有她。

    又多了一个家人。

    晚上八点,春晚准时开始,大年三十的晚上看春晚似乎已经成了这一代人的习俗,电视里播放着歌舞的画面,年轻人窝在沙发上玩手机刷微博,看各路段子手的年终pk,有小品相声出场时才抬头看一看,小品一结束,立马上网找最新的段子槽点,自己笑完随手点赞转发再配字“哈哈哈哈哈”。

    四班的班群里在玩红包接龙,运气王接着发红包,金额不大,一个包就十块钱。

    沈奇正:我不玩了,我真的不玩了。

    沈奇正:压岁钱发一半了。

    沈奇正,四班最惨,连续十次运气王,自己发红包自己抢,抢完继续发,陷入一个“运气王”的诅咒里。

    孙琪:别耍赖啊班长。

    汪洋洋:我也想发啊,运气太差不怪我。

    方余:别怕啊大家,老沈有钱,五福集齐了都,一会该开奖了!

    沈奇正:[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沈奇正:西湖的水,我的泪。

    班群里热闹的不行,薛白的手机震了两下,收到了薛先生和林女士的微信消息。

    两人各给发了两个“除夕快乐”的红包,一共四个。

    薛白:“为什么是两个?”

    “我告诉爸妈了。”薛柔窝在沙发上,双腿蜷在一起手机架在膝盖上,“你交了男朋友的事。”

    顾扬:“!”

    薛白:“!”

    “爸妈什么反应?”

    “没什么反应。”薛柔正说着话,另一边薛先生的视频电话过来了,薛白接起,对面也是同样的春晚的背景音乐,只是比国内略延迟了几分钟。

    薛先生:“我和你妈都给你发了两个包,一个是给扬扬的,不要自己偷偷拿。”

    “扬扬??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称呼不知道戳到薛白哪个笑点,抱着手机在沙发上边笑边滚。

    薛先生和林女士原计划是要回来的,但是临时有事,只能打个跨洋电话过来给薛柔和薛白道歉。

    “没事没事,你们好好工作。”薛白说。

    “嗯。”薛柔说,“已经很好了。”

    无需为金钱担忧,无需为生计发愁,理想没被绑架,过的是自己的生活,走的是自己想走的路。父母不是孩子的仆从,孩子也不是父母的替身,本就不用时时刻刻牵连在一起。

    他们之中还有羁绊,心中装着,爱着彼此,这样就够了。

    薛先生和林女士听说顾扬也在家里,一定要和他视频:“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孩子啊。”

    林女士说:“国内这方面看得不是很透彻,要好好走下去。”

    “会的。”顾扬说。

    春晚唱起《难忘今宵》,就仿佛一个信号般,周围同时响起了烟花和鞭炮,花火在天际绽放,撕开黑夜,冲向盛大的夜空,如流星一般。

    歌声中,主持人走进舞台的正中央:“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春节联欢晚会到这里就结束了,恭贺大家,新春快乐,阖家幸福。”

    “我们恭祝伟大的祖国更加繁荣昌盛。”

    “祝愿各族人民幸福安康。”

    “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相约,明年春晚!”[注]

    薛白把鞭炮扔进楼道的鞭炮桶里,耳边鞭炮声繁杂,他抱住顾扬,在他的耳畔,轻声说:“春节快乐,小哥哥,我喜欢你。”

    “春节快乐。”薛柔给顾扬发了个红包。

    心中似有暖流涌过,撞入一腔暖水之中。

    “春节快乐。”顾扬说。

    “好偏心,我的红包呢??”薛白等了半天也没收到薛柔的红包。

    “没有。”薛柔说。

    “怎么就没有了?!”

    “就是没有。”

    薛白扑向薛柔,一把抢过她的手机,飞快的戳进微信里:“我在哪啊?卧槽,你给我的什么备注?!”

    “还给我。”薛柔追上,想要钳住他。

    “小哥哥救我!!”薛白转身躲到顾扬身后,搂住他的腰,把他往后一拉,两个人一部手机一起摔倒在了沙发上。

    红包金额才输入到一半,薛白躺得四仰八叉,头发凌乱。

    薛柔笑了,倒在沙发上的两个少年也在笑,窗外是满天的烟火。

    新的一年。

    (不要屏蔽作话,有设定补。)

    作者有话要说:  [注]:那几段主持人说的话是2017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结束语,侵删。

    以下是设定补(写在大纲里的,但是没有写到正文里,可以当作补,也可以当作无责任番外。)

    1.顾扬中考的成绩就非常好,但那时候他还是个孩子,有些恋家,于是选了离家近的七中。

    2.顾扬的父母非常的开明,对顾扬很好,顾扬性子虽然比较冷,但是会和他们谈心,当发现自己不对劲(性取向)时,主动和父母说了,父母不仅没有把这个当作病,反而给他普及,给他鼓励,并且夫妻俩得生活态度非常的正能量,潜移默化的,把顾扬培养成一个优秀又温柔的孩子。

    3.顾扬高中的时候同学不咋滴,有个嫉妒他又高又帅,喜欢的妹子暗恋顾扬,于是表面和顾扬称兄道弟,顾扬不管对谁都是淡淡的。

    4.顾扬曾经有写日记的习惯,后来不写了。有天,这个人找了一个由头到顾扬家里去,发现了顾扬的日记本,发现了他的性取向,就像找到了把柄一般,四下宣扬。男孩子们嘲笑,调侃,有的没有恶意,有的却是真真正正的想要用语言将他打入深渊。顾扬表面没受影响,其实心里已经被锋利的刀割了无数刀。

    5.高二升高三那年,扬哥出了车祸,休学一年,后来重读一年高二,转学到一中,遇到了薛白。

    6.顾扬家其实很有钱的(从他住的别墅就可以看出来了),出事后,在弥留之际父母把这些托付给江初,江初以顾扬的名义暂时存下,每个月定期给他发放生活费,等他高考考完再部还给他(所以顾扬送的起限量款的球鞋)

    明天还有番外。

    感谢你们一直在——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伍肆柒玖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琴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你喵大爷 15瓶;花上 10瓶;happy 3瓶;江澄 2瓶;墨笔绘山河、人间美味脆皮鸭、谢紫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