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死对头他超甜的 > 10、第10章
    ()    第十章

    “胆很肥啊,小哥哥。”

    薛白的声音从走廊的尽头传来。

    这人的校服外套的拉链大喇喇的敞开着,单肩背了个书包,耳机只带了一边,吊儿郎当的。

    “不怕一会被抓?抽烟,要写三千字检讨,送校长办公室,还会被校通报,这一堆搞下来,你这几天都别睡了。”

    “……”薛白的宿舍在另一边,显然是特意绕了一圈,故意往这个楼梯走上来的。顾扬问道,“什么事?”

    薛白在顾扬对面的墙上靠着,一条腿屈起来,从口袋摸出了颗糖,丢进嘴里,与他面对面站着,说:“来看看你啊,看看我的小哥哥。”

    顾扬:“……闭嘴。”

    薛白说:“鸡汤看了吗?是不是特别温暖?你同桌那么关心你,能记住你的每一个喜好,有没有被感动到?”

    “……”顾扬不想与这人多废话,转身想要回宿舍,突然间,眼前暗了。

    十一点整,宿舍楼准时熄灯,大概是游戏没打完就被断电了,某个寝室里爆发出一声惨烈哀嚎,片刻后,宿舍区彻底安静了下来。

    顾扬的手腕被人拉住了。

    冬夜里,连虫子的叫声也没有,淅淅索索的夜风刮过,薛白在顾扬甩开他之前松开了手,将糖纸揉成一团,塞进口袋里。

    “我特意来找你的,你就给我一个背影?”薛白问道,“再呆会?”

    塑料包装纸发出“兹拉兹啦”的声响,薛白打开手机的手电筒,调成没那么刺眼的暖光,立在窗台上。

    光晕里漂浮着尘埃。

    顾扬停住步伐,倚着门框,给了他一个没有表情的正面。

    薛白伸手,说:“给我。”

    顾扬:“?”

    薛白的眼神指向顾扬鼓起来的半边口袋,扬起下巴“嗯”了一声,尾音上翘。

    顾扬犹豫了一下,将手伸进口袋,没一会,又把手拿了出来,开口说:“你别管。”

    “我偏不。”薛白一脚往前跨出,直接上手抢。

    顾扬出手挡住,两人手心贴手背的过了几招,顾扬没什么耐心再陪薛白这样莫名其妙的闹下去,摊手放弃。

    薛白顺利的把烟和打火机拿走,又走了几步,同顾扬并排站着,问他:“心情不好?”

    顾扬没说话。

    薛白早就习惯了,他嚼碎嘴里的糖,没话找话:“周末回家吗?”

    顾扬回答道:“不回,你呢。”

    顾扬头一次没把天聊死。

    “我这周得回去一趟,开学落了点东西在家里。平常也不爱回,家里没人。”

    顾扬:“哦。”

    薛白继续说:“我爸妈在国外跑生意,三两年才回来一次,我姐在北京读书,就算回去家里也就我一人,还不如呆在学校里。”

    顾扬看了薛白一眼,没说什么。

    “我姐,大学霸,整天抱着书,二十好几了,一次恋爱也没谈过。她总想让我也去北京,成天让我清华北大选一个。”说到这,薛白顿了顿,话锋一转,“你想过以后去哪吗?”

    顾扬说:“没有。”

    他从未想过未来。

    在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里,顾扬一度认为自己不会有未来。

    薛白一笑,说:“我想去南京,那里生活节奏慢,我没什么理想,就只是想过普普通通的日子。”

    顾扬静静的听着。

    “大学选个喜欢的专业,毕业后从事喜欢的工作,住在喜欢的城市,过朝九晚五的规律的老年生活,偶尔规律累了,就出去疯玩一段时间再回来。”

    顾扬:“嗯。”

    薛白说:“如果可以,最好找到一个喜欢的人,一起去。”

    说话时,少年的嘴角微勾,眼眸仿佛化满一池的星子,闪着微光。

    薛白说完了,拉住顾扬的手,把烟和打火机放回到他的掌心里,抬眸,看着他:“这玩意儿少抽,非主流,还伤身。”

    少年指尖温热,扶住了他的手背。

    一点也不黑。

    暗淡的暖光里,有个少年站在他的身侧,在看他,在对他笑,然后对他说:“小哥哥,明天多穿点,你的手很冰。”

    心里那块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什么戳了一下。

    “有事可以告诉我,小哥哥,不要憋着。”

    “……嗯。”顾扬应道。

    空气中混进了糖的味道。

    薛白还想再拿出一颗糖来,伸手往口袋里一摸,空空的,没了,薛白叹了口气。

    顾扬向他伸出了手,掌心里,躺了一枚糖。

    薛白一愣,手没动。

    “……”顾扬举了一会,见薛白没有动作,冷声问道,“要我喂你?”

    薛白摇摇头,伸手接了。

    他撕开糖,含在嘴里,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情绪,薛白不舍得咬碎它,只想慢慢的含化。

    “同桌,你哪来的糖?”

    “买的。”

    糖味渐渐在嘴里散开了,缠绕着他的舌尖,薛白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安静了片刻。

    顾扬在低头玩手机,手机屏幕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眉眼间的凌厉和淡漠都被冲淡了些。

    睫毛颤动,顾扬抬头看向薛白,没什么感情的眨了下。

    心里无端被这个小动作撩.拨了一下。

    薛白说:“很甜。”

    顾扬:“嗯。”

    他们在走廊上站了一会,没说话,半晌,薛白牵起耳机,问道:“听歌吗?”

    顾扬没回答。

    靠在窗台的手机被拿走,光晕动了几下,有点晃眼,下一秒,顾扬的耳朵被轻轻柔柔的塞进了一只耳机。

    薛白点开音乐软件,按下播放键,上一首已经播到了末尾,耳机里过完剩下几秒的伴奏,自动跳到了下一首。

    是一首节奏特别舒缓的歌曲,唱歌的是个女声,声音很好听,语调柔和。

    他们静静的站了一会,两人之间牵着一根耳机线,耳机里在播放音乐。

    薛白这个人,一向闹腾,很少有这么安安静静的时候。

    一首歌播完,顾扬摘下耳机,还给薛白,薛白接过,谁也没说话。

    薛白把外套拉链拉好,说:“走了。”

    顾扬垂首:“嗯。”

    走廊很黑,薛白没有关手电筒,一路照着走了过去。

    橙黄色的光在视线里一晃一晃。

    走到一半时,光晕突然停住了,薛白转过身,举着手机向顾扬招了招手,唤道:“小哥哥!”

    天空传来一声闷响,低沉的,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不是什么节假日,远处有人在放烟花,一点一点,在夜空中炸开。

    薛白一笑:“向着光。”

    薛白的声音不大,穿过半条长廊,混着远处烟花的炸响,显得有些遥远。

    顾扬在等他后面的话。

    “刚刚听的那首歌,《向着光》。”

    辽远的天际,烟花灿烂,旖.旎夜空。

    薛白对他笑:“要笑啊!向着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