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长相思2:诉衷情 > 第二章 风露立中宵
    小夭的生活好像恢复了在轩辕城时的日子,早上练习箭术,下午炼制毒药,每日安排得满满当当。

    隔上几日,她会去找防风邶,学习箭术,一起去轵邑、泽州游玩。防风邶不愧是吃喝玩乐了四百年的浪荡子,对轵邑和泽州依旧很熟,每个犄角旮旯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他都能翻出来。两人结伴,享受着生活中琐碎简单的快乐。

    轵邑、泽州距离五神山和轩辕山都很远,不管是俊帝,还是黄帝,都显得有些遥远,见过小夭真容的人很少,只要穿上中原服饰,把肤色涂抹得黯淡一些,再用脂粉掩去桃花胎记,就变成了一个容貌还不错的普通少女。

    和防风邶在一起时,小夭常常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有时她甚至觉得她仍旧是玟小六,不过穿了女装而已。

    小夭知道防风邶就是相柳,可也许因为这里不是战场,不管再冷酷的杀神,脱下战袍后,依旧过的是普通人的日子,所以,他只是一个没有什么出息的庶子。

    一个无权无势的庶子,一个灵力低微的普通少女,毫不引人注意。

    两人走在街上,碰到贵族的车辇,会让路;被呵斥了,就温顺地低下头;被溅污了衣服,就拿帕子擦。

    自从小夭回复王姬身份,再没缺过钱,第一次碰到防风邶的钱不够时,小夭自然而然地想付钱,防风邶的脸色刹那间冷了,吓得小夭赶紧把掏出的钱袋又收了回去,防风邶一言不发地走出去,一会儿后拿着钱回来,估计是把什么随身的东西抵押或者卖掉了。

    走出铺子后,防风邶很严肃地对小夭说:“付钱是男人的事,你以后别瞎掺和!”

    看着防风邶的脸色,小夭不敢笑,只能面色严肃,默不作声地忍着,可那一夜,紫金宫内是不是就会传出小夭的大笑声,小夭边捶塌边滚来滚去地笑,笑得肚子都痛。

    自那之后,小夭就明白了,不管钱多钱少,只能邶有多少花多少。两人去吃饭,邶有钱时,他们就去好馆子,没钱时,两人就吃路边摊。

    有一次吃完中饭,邶身上只剩了两枚钱,没有办法,两人只好先去赌场转一圈,才筹够了下午的开销。赌场的人见到防风邶,脸色很不好看,显然防风邶不是第一次到赌场打秋千,不过幸亏他有钱时,出手大方,也知道输一些,才不至于被赶出去。

    小夭渐渐明白了相柳的意思,他没有假扮防风邶,他只是在做自己。于他而言,防风邶像一份有很多自由、不用天天上工的差事,他为防风家做事,防风家给他发工钱,工钱不够花时,他会去捞捞偏门。至于相柳于他而言算什么,小夭就不知道了,也不敢问。

    璟每隔三四日来神农山看一次小夭。

    神农山很大,有太多地方玩,除了看守宫殿的侍女、侍卫,再没有人居住,十分清静。有时候他们去水边游玩,有时候哪里都不去,两人在草凹岭的茅屋待着。

    紫金宫外就长了不少槿树,小夭常常摘了槿树叶,为璟洗头。

    她把叶片泡在清水里搓出泡沫,用水瓢把含着泡沫的水一点点浇到璟的头发上。璟的头发十分好,比丝缎嗨光滑柔软,小夭喜欢手指滑过他头发的感觉。

    也许因为她与璟的相识,就是她照顾他,小夭很习惯于照顾璟。有时候,小夭想起第一次给璟洗头的情形,觉得恍如做梦,那个发如枯草的人真是现在这个人吗?

    她甚至想解开他的衣袍,查看一下他身体上是否真有那些丑陋可怖的伤痕,可她不是玟小六,他也不是叶十七,她不敢。

    小夭从不隐瞒自己的行踪,璟知道小夭常去见防风邶,却什么都没问。

    其实,心底深处,小夭希望璟问,可也许因为璟觉得自己还没有资格干涉小夭,什么都没问。他甚至从没有提起过防风邶和相柳的相似,不知道他是调查过没怀疑,还是他觉得压根儿不重要。

    既然璟不提,小夭也就什么都没解释。

    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过了一年。

    ————

    经过四年的练习,小夭的箭术已有小成,原来的弓箭不再适用。防风邶带小夭去涂山氏开的兵器铺子选购新的弓箭。

    小夭知道好的兵器价值不菲,如果想让店家拿出来给他们看,自然不能穿得太寒酸,特意穿了一套好布料的衣衫。

    防风邶让伙计把所有金天氏打造的弓箭都拿出来,伙计听他们口气不小,悄悄打量了一番防风邶和小夭,把他们领进能试用兵器的后院。

    小夭拿起弓,一把一把地试用,仔细感受着每一把弓的不同。一张红色的弓,小夭拉了一次没有拉开,她觉得不适合自己用,放到了一边。

    防风邶却拿了起来,递给她:“再试一次。”

    小夭两脚站稳,对准远处的人形靶子,凝神再拉,已经没有拉开。

    防风邶走到她身后,握住她的手,轻轻牵引了她一下,小夭拉开了弓。

    小夭射出箭矢,正中木头人的胸口。

    小夭惊喜地说:“就这把弓。”

    “二哥、小夭。”意映笑叫。

    小夭回头,看到璟和意映走了进来。虽然璟一直知道小夭和防风邶常见面,可这是大家第一次狭路相逢。小夭没觉得有什么,坦然地笑了笑,璟看了一眼小夭和防风邶,安静地站在一旁。

    意映好笑地看着几乎半搂着小夭的邶:“我们也来买兵器,没想到能碰到你们,二哥是要教小夭学射箭吗?”

    邶松开了小夭的手,笑得十分暧昧。小夭明白她的想法,因为四年前,她也是这想法,认为教授箭术只是邶接近女子的手段。

    意映看到案上的弓箭,随手拿起一把弓,拉了拉,赞道:“不愧是金天氏锻造的兵器,对得起它们的天价!”

    小夭忽然想起了洞穿颛顼胸口的那一箭,笑道:“一直听闻你箭术高超,在我眼里,邶已经很厉害,可他都说自己的箭术不如你,今日可能让我开开眼界?”

    意映盯着假山上的木头人靶子半晌没说话,小夭正要自己找台阶下,意映抿着唇笑了笑,说道:“有何不可呢?”

    她拿起一支箭,缓缓拉满了弓。刹那间,意映整个人的气质截然不同了,她凝视着远处的人形靶子,眼中尽是凛凛杀气,紧闭的唇压抑着满腔恨怒,就好似她箭头瞄准的不适木头人靶子,而是一个真正让她憎恶的人。

    嗖一声,箭离弦,贯穿了木头人的喉咙,小夭都没看到意映拿箭,又是快若闪电的两箭,贯穿了木头人的两只眼睛。意映姿势未改,只唇角透出一丝发泄后的冷酷笑意。

    一瞬后,她才身体松弛,恢复了娇弱的拂柳之姿,笑道:“献丑了。”

    小夭的身子有点发冷,却笑得明媚灿烂,鼓掌喝彩,一派天真地对邶说:“你可要好好教我,我也要像意映一样厉害。”

    意映看着小夭,眼中的不屑一闪而逝。邶倚着廊柱,懒洋洋地说道:“这箭法你可永远学不会。”

    意映笑嗔道:“二哥,哪有徒弟还没泄气,师傅就先打退堂鼓的呢?好好教王姬!”

    意映挑选的两把匕首送了过来,她确认无误后,伙计把匕首放回礼盒,仔细包好。

    伙计当然不可能知道璟和意映的身份,却非常有眼色地捧给了璟,等着璟付账。

    意映一边随意打量陈列出的兵器,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璟,麻烦你帮二哥把弓箭的钱一起付了吧!”

    那种理所当然一下子让小夭很不舒服。小夭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觉得这一刻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为她付账,唯独璟不行!

    小夭从伙计手里拿过包好的弓箭,塞进邶怀里,带着点撒娇,笑眯眯地说:“如果是璟公子付钱的话,那不就成了璟公子送我的了吗?”

    邶盯着小夭,眼神很冷。

    小夭咬着唇,慢慢地低下了头,相柳不是任何一个男人,她犯大错了!

    邶的眼神依旧冷着,唇边却带着笑意,掏出钱付账,对璟和意映抱歉地说:“心意我领了,不过这是我要送给小夭的弓箭,自然不能让你们付钱。”

    意映笑起来,向小夭道歉:“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太粗心了。”

    邶对璟和意映说:“你们慢慢逛,我们先走了。”

    小夭跟在邶身后,亦步亦趋。

    邶把弓箭扔给小夭,冷冷地说:“把钱还给我。”

    小夭掏出钱袋,邶一文不多、一文不少地拿走了刚才买弓的钱。

    街角有两个乞丐在乞讨,防风邶把刚才从小夭手里拿来的钱,放在了他们面前。两个乞丐的眼睛惊骇地瞪大。

    邶微微一笑:“赠给你们。”说完,扬长而去。

    小夭看着那两个兴高采烈、抱头痛哭的乞丐,清楚地明白了相柳的意思。

    ————

    晚上,九尾小白狐来找小夭,小夭用被子蒙住头,没有理它。

    过了很久,小夭从被子里探出脑袋,小白狐仍旧守在塌旁。它歪着脑袋,黑溜溜的眼睛专注地盯着小夭,好似不明白小夭为什么要和它玩捉迷藏。

    小夭对它说:“走开!”它眨巴眨巴眼睛,也不知道听懂没有。

    小夭挥手赶它,可它根本没有实体,小夭的手从它的身体中穿过,它依旧摇晃着九条蓬松的尾巴,乖巧地看着小夭。

    小夭吞了颗药丸,背对着它呼呼大睡。

    清晨,小夭醒来,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一睁眼,小白狐仍蹲在塌头,捧着小爪子专注地看着她。

    小夭呻吟:“你怎么还在?”

    因为它的存在,小夭都不敢出屋子,只叫了珊瑚一人进来服侍。

    珊瑚看到小白狐,伸手想抱,却从小白狐的身体中穿过,原来是个虚体:“这是这么法术变出的九尾白狐,真是太可爱了!”

    小夭起身洗漱,吃早饭,小白狐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一整天,不管小妖做什么,小白狐都跟着她,小夭被黏得彻底没了,脾气。

    晚上,小夭和九尾小白狐面对面而坐。

    小夭双手捧着头,在犯愁,一夜一日小白狐都没离开,璟那个傻子不会一直在草凹岭傻等着吧?小夭有点赌气地想,如果我一直不出现,难道你真能永远等下去?这世上,谁都不能等谁一辈子!

    九尾小白狐两只小小的爪子捧着尖尖的狐狸脸,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专注地看着小夭,好似也很犯愁。

    颛顼的声音突然传来:“小夭!”

    珊瑚应道:“王姬在里面。”

    小白狐好似很清楚它不能得罪颛顼,憋着嘴哀怨地看了小夭一眼,瑶瑶九条尾巴,扑哧一声,烟消云散。

    颛顼快步走了进来,小夭问道:“怎么了?”

    颛顼说:“今日,璟和意映去参加朋友的宴席,从朋友家出来时,遇刺了。”

    小夭跳了起来,心慌地问:“他、他……怎么样?”

    颛顼扶住小夭,说道:“伤势应该很严重,我收到的消息是两柄浸毒的长枪刺中了璟的要害。涂山氏封锁了消息,目前还不知道璟的生死,我已经拜托丰隆去查探……”

    小夭推开颛顼的手,跌跌撞撞地往外跑。颛顼急问道:“小夭,你去哪里?”

    “我去找璟。”

    颛顼抓住了她:“就算你赶到青丘,也见不到他,不如等丰隆……”

    小夭说:“我不去青丘,我想去的地方就在神农山。”

    颛顼看到小夭急切的眼神,立即召来坐骑:“我带你去。”

    在小夭的指引下,颛顼驱策坐骑,飞到了草凹岭。

    山岚雾霭中,璟站在茅屋的门口,一动不动,好似变成了一根柱子。

    小夭松了口气,半喜半嗔,骂道:“真是个傻子!”

    颛顼诧异地说:“是璟?”

    未等坐骑挺稳,小夭已飞快地冲了出去。

    璟看到小夭,恢复了几分生气,冲着小夭笑:“你来了!”

    在山岚雾霭中站得太久了,璟的袍摆湿漉漉的,鬓角都凝着露珠,小夭不禁又是气又是笑,撞了璟几下:“你个傻子,吓死我了!”

    颛顼想起璟为他锻造的那个能以假乱真的傀儡,明白过来,问道:“你一直在神农山?外面的那个璟是你的傀儡?”

    璟道:“昨日下午我进山后,就没出去。本来今天要去一个朋友家赴宴,但我没见到小夭,就让傀儡去了。”

    颛顼一时间辨不清心中滋味,璟活着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刚听到璟遇刺的消息时,他明明很不高兴,这会儿看到璟活着,他却也高兴不起来。颛顼笑道:“你平安就好,快快回去吧!你的傀儡受了重伤,青丘都乱成一锅粥了。”

    小夭央求道:“哥哥,我想和璟单独呆一会儿,就一会儿。”

    颛顼笑了笑,转身上了坐骑:“我先回去,待会儿让潇潇来接你。”

    小夭看颛顼的身影消失在云雾中,转过身看着璟。

    璟猛然抱住了小夭,他身上的凉意一下子浸没了小夭。小夭抱住他,轻抚着他的背,像是要让他暖和起来。

    经历了一场惊吓,小夭也没心思闹别扭了,低声道:“我不来见你,不是因为我心里有了别人,只是因为我不高兴了,你说你会取消婚约,兵器铺里的事,算什么?”

    “一个朋友邀请我和意映去做客,朋友喜欢收集匕首,我打算去买两把匕首,半路上遇到意映,她硬跟了过来。”

    “你究竟有没有正式和意映提出取消婚约的事?”

    璟说道:“意映明明对我越来越冷淡,我本打算找个机会,和她商量一下取消婚约的事。可上次丰隆生辰,从小祝融府回去后,她突然转变了态度,不但对我分外殷勤,还对奶奶说她常常被人嘲笑,暗示奶奶应该尽快举行婚礼。奶奶本来就觉得对不起她,看她实在可怜,竟然反过来劝我,让我给意映一个名分,说就算我喜欢其他姑娘,大不了都娶回家。

    小夭用力推了璟一下:“你做梦!”

    璟忙抓住她:“我当然没有答应奶奶了!我看没有办法说服奶奶,就去找意映。只要她同意退婚,奶奶也没有办法。我告诉意映,我已经有意中人,想取消我们的婚约,不管她要求什么补偿,我都会做到。可意映竟然说,她不介意我多娶几个女人。”

    小夭笑起来:“真没想到,意映竟然如此大度!我看你就娶她算了,日后妻妾成群,享尽风流!”

    璟痛苦地说:“小夭,你别讥嘲了!难道你不明白吗?正因为她根本对我无意,才什么都不介意,她想要的只是涂山氏族长夫人的身份!”

    小夭敛了笑意,问道:“后来呢?”

    “意映知道了我想取消婚约,跑去奶奶面前大哭了一场,说当年她父亲想要退婚,她穿着嫁衣私自跑来青丘时,就没想过再离开青丘,如果我非要赶她走,她只能一死了之。还说什么她知道自己不够好,愿意和其他妹妹一起服侍夫君、孝敬奶奶……奶奶现在觉得我在无理取闹,根本没有必要退婚,意映能干大度、温柔贤惠,她完帮着意映。”

    小夭说:“你就和她们僵持住了?”

    璟无奈地点了点头:“我没有办法取消婚约,她们也没有办法逼我迎娶意映。”

    小夭叹了口气,果然如颛顼所说,璟想退婚,并不容易。

    璟道:“小夭,你别生气!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想到法子解决。”

    潇潇驾驭坐骑,从悬崖旁一掠而过,显然在催促小夭,应该回去了。

    小夭说道:“我承诺了等你十五年,只要你没娶亲,我就会坐到。意映的事先不紧要,听哥哥说,这次有十几个刺客袭击你,你觉得会是谁?是篌吗?”

    “能在青丘刺杀我,只能是他,可……”璟蹙眉,“大哥不是这么沉不住气的人,怎么会突然出此昏招?我回来后,他一直很谨慎,几次动手都很隐秘,让人抓不住一点错处。今日究竟受了什么刺激,突然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杀死我?难道不是大哥?”

    小夭说道:“不管是不是他,反正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下在青丘行刺你,你仔细想想如何保护好自己吧!我当年花费了那么多心血救你,不是让你去送死!”

    “你放心,我虽然不想杀大哥,可也绝不会在让大哥来伤我。他这次闹得这么难看,我正好趁机彻查,把他在族中经营的势力压制下去。这样也防止涂山氏再有人给颛顼添乱。”

    小夭说:“反正你一切小心。”

    璟说:“我知道。”

    潇潇又飞了过来,小夭说:“我走了,再不回去,颛顼该生气了。”

    小夭招手让潇潇落下,跃上了坐骑。

    璟目送她,直至身影无,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

    第二日,小夭从颛顼哪里知道,这次刺杀布置周密、来势汹汹,如果不是璟恰好用了傀儡,很难说能否逃生。

    几日后,涂山氏传出消息,璟已无生命危险,但究竟是谁刺杀璟,却一直没有查出眉目,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私下里,只有篌和璟两人时,篌张狂地承认了是他派人去刺杀璟,让璟来找他算账。

    璟依旧狠不下心除掉篌,不过,他开始剪除篌的羽翼。

    随着清查刺客,涂山氏的不少铺子都换了主管,这场风波持续了三个多月才慢慢平息。

    涂山氏的商铺遍布中原,从男人用的兵器到女人用的脂粉,什么生意都做。篌支持苍林和禹阳,自从颛顼来到中原,涂山氏的人一直在监视和打压颛顼。

    这次璟出手,颛顼和丰隆的压力大大减轻。

    丰隆悄悄来神农山时,大笑着对颛顼说:“刺杀得好!往日看着篌不算个笨蛋,怎么这次走了这么昏的一招,完不像他的行事风格,简直像个气急败坏的女人突然发了疯。”

    颛顼笑道:“你就会事后叫好!当时听闻璟出事时,你怎么补这么说?公然刺杀这招虽然走得有些急,却是最狠毒有效的一招,一旦成功,篌不仅铲除了璟,还可以像璟如今一样,以追查凶手的名义,把璟的所有势力连根拔除,干净利落地掌控涂山氏。”

    小夭听到丰隆和颛顼的对话,心里一动,眼前浮现出那日在兵器铺子,防风意映挽弓射箭的画面。可仔细分析,璟若死了,篌会继任族长,就算防风意映愿意捧着灵位成婚,她也只能在一个冷清院落里,守节终老,得不到一丝好处。只有璟活着,意映才能当族长夫人,才能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小夭摇摇头,不可能是意映!

    小夭暗责自己,不能因为璟,就把意映往坏处想。意映对璟虽无男女之情,可她和璟休戚相关,无论如何,也不至于想杀璟。

    ————

    紫金顶,阳光明媚的早上。

    小夭守在火炉前,脸颊发红,额头有细密的汗珠。

    她看时间差不多了,戴上手套,打开锅盖,将模具取出,部放入冰水里冰着,待模具里的汁液凝固,小夭将模具倒扣,一个个凝结好的东西摆在案上,有的粉红,有的翠绿,有的嫩黄。

    颛顼悄悄走进“炼药室”。看小夭在凝神做事,他未出声叫他,站在屋角,静静地看着。案上的东西色泽晶莹,却形状怪异,有的像撕裂的花瓣,有的像半片叶子,实在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小夭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琉璃盘,上下两端和左右两端是黑灰色,中间是白色,犹如一幅摊开的卷轴画,只是白色的画布上还什么都没有绘制。

    小夭用小刷子蘸了透明的汁液,把雪白的盘子刷了一遍。

    小夭洗干净手,把手放在冰水里浸了一会儿,用雪白的布擦干净。她一手拿起刚才用模具凝结的东西,一手拿着小刻刀。一边雕刻,一边把东西轻轻放到白色的琉璃盘上,就好似在白色的画布上绘画。

    颛顼很是好奇,轻轻走到小夭身后。只看小夭细长的手指灵巧地忙碌着,渐渐地,白色的托盘上,生出了绿色的荷叶,叶上的露珠好似马上就要滚落,粉色的荷花也长了出来,嫩黄的花蕊若隐若现,刚结的莲蓬娇羞地躲着,两条鲤鱼在花间戏水。

    不知不觉一上午过去,一幅锦鲤戏莲图出现,除了没有声音,连荷的清香都是有的。

    小夭仔细看了看,满意地笑起来。

    颛顼鼓掌,赞道:“色香味俱,看得我都想吃一口。”

    小夭做了个鬼脸,笑道:“是毒药。”

    颛顼摇头:“也不知你这是什么癖好?竟然把毒药当成美食去做,你的炼药室完就像个厨房。”

    小夭小心翼翼地把卷轴琉璃盘端起,放入一个精美的木盒,再把盒子盖上,用白绸包好。

    颛顼诧异地说:“你不会把这东西送人吧?”

    小夭笑笑:“秘密。”

    颛顼叹气:“真不知道你是喜欢此人还是憎恶此人。”

    坐了一上午,腰酸背痛,小夭一边捶着自己的腰,一边问道:“你怎么有空来看我做药?”

    颛顼说:“我有事和你商量。”

    小夭收了嬉笑的表情:“你说。”

    “丰隆约了你好几次,你都推掉了?”

    “嗯。”小夭眼珠子转了转,歪着头问:“你希望我答应?”

    颛顼点了下头,小夭不解:“不是有馨悦吗?你们若决定了要向天下宣布结盟,你娶了馨悦不就行了!”

    “馨悦是馨悦,她是神农氏。丰隆是丰隆,他是未来的赤水氏族长。你则是你,俊帝和黄帝的血脉。”

    小夭蹙眉:“你不会是希望我嫁给丰隆吧?”

    “丰隆有什么不好呢?”颛顼倒是不解,涂山璟有婚约,防风邶浪荡不羁,丰隆和他们比起来,好了太多,要人有人,要才有才,要家世有家世,小夭却宁可和防风邶去荒山看野花,也不愿和丰隆去神农山赏名卉。

    小夭干笑两声:“如果我说出来,你先保证不会揍我。”

    颛顼无奈:“看来不会是好话,好吧,我保证不会揍你。”

    小夭笑嘻嘻地说:“丰隆没什么不好,只是他有点像你,凡事算得太清楚,他想见我,并不是说我在他心里有多好,不过是他把身边的所有女子比较了一番,觉得我最适合做他的夫人。”

    颛顼举起拳头,作势要捶小夭:“因为像我,你就不要?”

    小夭闪躲:“说好了不揍人的。”

    颛顼还是敲了小夭的头一下:“身在他那个位置,不可能不计较。虽然有比较衡量,但不见得没有真情实意。”

    小夭不满地瞅着颛顼:“你真要帮丰隆啊?你到底是我哥哥,还是他哥哥?”

    颛顼叹了口气:“我当然是你哥哥,如果你真不喜欢他,我不会勉强,我也勉强不了。但你就算是给我几分面子,好歹和丰隆接触一下。馨悦为了这事,已经拜托了我好几次,丰隆骨子里还是有些傲气的,不好意思明说,但显然也是希望我帮忙撮合。”

    小夭思索了一瞬,问:“你在中原是不是离不开丰隆的支持?”

    颛顼点了点头,把小夭拉到怀里,在小夭耳边低声说:“我在秘密练兵。”

    小夭一时间屏住了呼吸。

    修建宫殿,必然需要大量钱财,材料由涂山氏提供,价格可以作假,人工也可以作假,养兵的钱解决了。工匠进进出出,招募的士兵自然可以进入神农山,神农山连绵千里,借助阵法,藏兵没有丝毫问题。有了丰隆的帮助,在中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招募士兵,不过以颛顼的性子,必然不会完依赖丰隆。

    细细想去,一切都解决了,可是如果、如果被外爷知道了……是死罪!

    小夭看着颛顼,颛顼笑了笑,眼中是义无反顾的决然。

    颛顼道:“四世家的族规传承了数万年,要求子孙明哲保身,不得参与任何争斗,也许适合璟那样的人,却束缚住了丰隆的手脚,丰隆早已不耐烦听老顽固们的训斥。我是离不开丰隆,不过,丰隆也离不开我。只有明君,没有能臣,霸业难成;没有明君,能臣再有才,也只能埋没。只有明君和能臣相互辅助,才能成就千秋霸业,万载声名。”

    小夭说:“我会把丰隆看做朋友,见面、说话、一起玩都可以,但我肯定不会嫁他。”

    颛顼笑道:“这就够了,至于以后的事,谁都说不准,顺其自然吧!”

    小夭笑说:“那我过几日去找丰隆玩。”

    颛顼轻轻咳嗽了两声,尴尬地说:“馨悦邀请你去小祝融府住一段日子。”

    也不知是丰隆的意思,还是馨悦另有打算,在撮合丰隆和小夭这事上,馨悦不遗余力。

    小夭问:“颛顼,你真的会娶馨悦吗?”

    颛顼边思索边说:“看她的意思!如果她愿意嫁,我会娶,毕竟她是神农王族的后裔,娶了她,对所有的中原氏族来说,无疑是一颗定心丸。统御天下需要刚柔并济,刚是要有绝对的力量去征服一切,柔却就是这些看似无聊,实际非常必要的手段。”

    小夭叹了口气:“既然是未来嫂嫂的邀请,那我去吧,得趁早搞好姑嫂关系。”

    颛顼凝视着小夭,眼神非常复杂。

    小夭纳闷地问:“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颛顼垂下了眼眸,笑道:“早知道你会为这个理由答应,我废话那么多干嘛?为了说服你,连自己的秘密都交代了。”

    “后悔也晚了!我这会儿要出去一趟,先让珊瑚帮我收拾衣物,明天就搬去馨悦那里。”小夭推着颛顼往外走,“我这‘厨房’里到处都是毒,我不在的时候,你千万别进去。”

    ————

    歌舞坊内,舞伎在轻歌曼舞。

    小夭陪着笑脸,把白绸包着的大盒子放在防风邶面前。

    邶扫了一眼,漫不经心地问:“什么玩意儿?”

    小夭说:“你打开看看。”

    邶摇晃着酒樽,说道:“我在喝酒。”

    小夭握拳,忍、忍、忍!她松开拳头,把包好的白绸解开。

    小夭说:“打开盖子。”

    邶依旧没有兴趣伸手,一边啜着酒,一边看舞伎跳舞。

    小夭无可奈何,只能自己打开了盖子。做的时候,为了那股荷花的清香废了不少心思,可这会儿,周围的脂粉气、酒菜香都太浓烈,荷花的清香一点不显。

    小夭兴冲冲而来,本来有一肚子话要说,炫耀荷花是什么毒做的,莲蓬是什么毒做的,现如今看着那一幅“锦鲤戏莲图”只觉索然无味,什么都懒得说。端起酒樽,开始喝闷酒。

    邶终于把目光从舞伎身上收了回来,看向案上。一幅摊开的卷轴图,潋潋清波中,团团翠叶,露珠晶莹,荷花半谢,莲蓬初结,一对锦鲤在莲下嬉戏,鱼唇微张,好似在等着莲子落下,赶紧去抢吃。

    邶凝目看了一会儿,拿起木勺,吃了一口荷叶。

    一口又一口,一会儿荷叶、一会儿锦鲤、一会儿莲蓬……慢慢地,他把一幅“锦鲤戏莲图”几乎部吃完了。

    小夭呆看着他:“你、你别撑着自己。”

    邶扫了她一眼,小夭立即闭嘴。

    邶吃完最后一口,把勺子放下,喝了一樽酒,淡淡说:“不错。”

    小夭看着吃得空空的琉璃盘,高兴起来,得意地说:“天下能把毒药都做得这么好吃的人只有我!”

    邶笑嘲:“天下也只有我能欣赏你的好厨艺!”

    小夭可不接受打击:“得一知音足矣!”

    邶似笑非笑地看着小夭,什么都没说。

    小夭问:“可以继续教我箭术了吗?”潜台词是——不生我的气吧?

    邶喝完樽中酒,说:“我要离开一段日子,等我回来。”

    小夭猜到,他是要回清水镇,虽然一直没有战事,可他毕竟是神农义军的将军,还是有不少事要他定夺。

    小夭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低声嘟囔:“如果你一直都是防风邶,该多好!”

    邶好像什么都没听到,放下了酒樽,起身离开,身影消失在重重帘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