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长相思2:诉衷情 > 第三章 岁月静好与君同
    清晨,小夭搬去小祝融府。

    小夭本打算只带珊瑚一个婢女,可颛顼又给了她个婢女,叫苗莆。小夭猜到是他训练的暗卫,什么都没说地收下了。

    小祝融的夫人并为居住在这里,馨悦说她娘常年在赤水,所以小祝融府里的女主人就是馨悦。

    馨悦知道小夭的性子有些怪,颛顼又一再叮咛她不要束缚住了小夭,所以馨悦给小夭安排了一座独立的小院,除了小夭带来的两个婢女珊瑚和苗莆,只有两个洒扫丫头,还不住在院内。

    小夭对馨悦的安排十分满意,馨悦放下心来,留下两个婢女收拾屋子,她带着小夭逛小祝融府,让小夭熟悉一下她将要生活的地方。

    晚上,小夭第一次见到大名鼎鼎的小祝融,是个身材魁梧、五官英朗的男子,可也许因为常年政事缠身、案牍劳神,纵使温和地和小夭说着话,他的眉头也是紧缩的,透着疲惫。

    小祝融和小夭说了一会儿话,叮嘱馨悦好好款待小夭后,就离去了。

    馨悦轻轻地吐了口气,对小夭说:“是不是很沉闷?不过,别担心我爹,他忙得很,我都是好几天才能见他一面,若哪里有事,他赶去处理,几个月见不到也正常。这府邸虽大,平日里其实就我在家。”

    馨悦拉住小夭的手:“我哥哥也是大忙人,尤其你哥哥来了之后,他更是忙得连影子都抓不住,很多时候,我想找人说话都找不到,至少我们两能做个伴。”

    小夭笑点点头:“好。”

    馨悦说:“虽然你年级比我大,可我总觉得你什么都不多想,我却事事操心,倒像姐姐。你不要和我客气,就把这里当你家,不管想要什么,想玩什么都和我说。”

    小夭笑道:“我哪里什么都不想?其实该想的都想了。”她只是什么都不想要,所以给馨悦的感觉是什么都不多想。

    小夭和馨悦一起用完晚饭,两人又说了一阵子话。

    馨悦也是个健谈的,把她小时候的事情讲给小夭听,小祝融掌管中原后,哥哥在赤水,她和娘留在轩辕城,她是在轩辕城长大的,所以她对轩辕城很有感情,她也去过朝云殿玩耍过。

    小夭听着听着,反应过来,其实馨悦和她娘是人质,估计那个时候黄帝还未完信任小祝融,所以一边把中原交托给了小祝融,一边却扣押了他的妻子和女儿。想来馨悦也是明白的,但她什么都不提,只讲着轩辕城的趣事,自己哈哈笑,小夭也笑得前仰后合。

    等馨悦离开,小夭躺在榻上,才意识到,馨悦竟然是她的第一个闺中女友。扮了几百年的男子,没机会和女子这么亲近,恢复了女儿身后,身份特殊,一般人不敢接近,阿念虽然是她妹妹,可两人在一起不要打架就不错了,哪里可能像今晚一样,边聊边笑?

    这种少女间交谈的感觉和小夭与其他人说话的感觉完不一样,小夭觉得挺喜欢。

    在小祝融府住下后,小夭感觉很不错。

    虽然馨悦比她年纪小,可馨悦做女人的时间要比她长很多,在小夭的成长中,缺乏一个成年女性的引导,小夭跟着馨悦,还真有点像是妹妹跟着姐姐,馨悦教小夭如何调和胭脂,分析小夭适合什么样子的发髻,帮她染脚指甲,告诉小夭,男人更喜欢偷看女人的脚,一定要好好保养脚。

    小夭把以前在轩辕城买的花露拿出来,兑以草药,帮馨悦调制了四种很特别的香气,让她春夏秋冬分开用,馨悦高兴得不得了。

    丰隆也很有礼貌,即使想接近小夭,可知道刚住到府里,所以一直都回避着。直到小夭熟悉后,他才偶尔和馨悦一起来看小夭,他处理得大方自然,小夭把他看做朋友,平常心对待,三人一起说话玩耍,不觉尴尬沉闷,反倒很有意思。

    搬到馨悦这里,练习箭术倒没什么,别人看到也只当她在玩,只是不方便再炼制毒药,小夭有些不习惯,只能翻看医书,炼制些药丸,聊胜于无。

    一日,小夭正在配置药草,馨悦来找小夭,笑道:“有个事要提前征询一下你的意思,璟哥哥要来轵邑,我哥哥小时候曾跟着他学习过,两人同吃同住,一直交好,虽然璟哥哥在轵邑多得是宅邸,可只要哥哥在轵邑,都会邀请他住过来,但这次你在,哥哥怕你介意,所以让我来问一声。”

    小夭缓缓道:“这么大的府邸,自然是人越多越热闹越好。”

    馨悦拍手:“和我想的一模一样,我就和哥哥说,你看着冷淡,不容易接近,可实际真相熟了,十分随和健谈。”

    馨悦道:“你忙吧,我赶紧派人给哥哥送消息,还要去把璟哥哥住的园子收拾好,等璟哥哥到了,我再来找你。”

    小夭看着手中的药草,突然想不起来,自己刚才想干什么。

    傍晚,馨悦来叫小夭:“璟哥哥住的院子叫木樨园,在一片木樨林中,每年秋天,香气馥郁,林下坐久了,连衣衫上都带着木樨香。今晚我们就在木樨园用饭,既是朋友相聚,也是赏木樨花。”

    小夭说:“好。”

    馨悦带着小夭往木樨园行去,小夭问:“意映来了吗?”

    “没有。”馨悦撇撇嘴,欲言又止,看看四下无人,说道:“这事就咱们姊妹私下说,千万别再跟人提起。”

    小夭还不知道这是女孩子讲别人闲话时的必备开场白,十分郑重地承诺:“好。”

    馨悦压着声音说:“其实,璟哥哥很可怜,意映并不喜欢璟哥哥。”

    小夭愣住:“你怎么知道?意映告诉你的?”

    “意映怎么可能和我说这种话?璟哥哥的娘是曋氏,我外祖母也是曋氏,我外祖母是他娘的亲姑姑,璟哥哥的外祖母是赤水氏,是我外祖父的大堂姐,我们和璟哥哥是正儿八经的亲戚。意映算什么?”馨悦眼含不屑,“如果意映不是璟哥哥的未婚妻,我怎么可能和她走得那么近?”

    “那你怎么知道……”

    “女子喜欢一个人时可以藏得很深,甚至故意做出讨厌的样子。可真讨厌一个人时,再掩饰也会从小动作中流露出来。有一次璟哥哥远远地走来,一瘸一拐,意映异常冷漠地看着璟哥哥,那个眼神……充满了鄙夷厌恶,我都打了个寒战。意映发现我在看她后,立即向着璟哥哥走去,亲热地嘘寒问暖,可自那之后,我就暗自留了心,越是仔细观察,越是验证了我的猜测。”

    小夭以为只有自己看到过意映对璟的鄙夷憎恶,没想到馨悦也看到过,意淫不是不小心的人,只能说明,她真的很讨厌璟。

    馨悦说:“还有件事我印象很深。有一次我们一群人去山里玩,男子们都去狩猎,璟哥哥因为腿脚不方便,没有去。意映却和另外几个善于狩猎的女子随着男子们一块儿出去狩猎了。小夭,你说,如果是你的心上人因为腿脚不方便不能去狩猎,你会怎么做?”

    小夭低声说:“我会陪着他。”

    馨悦说:“就是啊!所以我说璟哥哥可怜,后来我哥都带着猎物回来了,意映却还在山里玩,我哥看璟哥哥孤孤单单,半打趣半责怪地说,璟哥哥把自己的女人纵容得太贪玩了。我哥那傻子哪里明白,再贪玩的女人,如果心系在了男人身上,自然会守着自己的心。”

    小夭喃喃说:“既然那么讨厌,为什么不取消婚约呢?”

    馨悦冷哼:“取消婚约?她才舍不得呢!意映生得美,又自恃有才,做什么都想拔尖,可惜她再要强,也只是防风家的姑娘,中原六大氏的女孩子压根儿不吃她那一套,见了她都淡淡的,压根儿不带她玩。那时候,我还小,她就小心接近我,和我玩好了,中原六大氏的姑娘才不得不接纳了她,别人见她和我们玩得好,自然都高看她一等。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璟哥哥的娘相中了她,把她定给了璟哥哥,她一下子就不一样了,对我也不再像以前一样言听计从、软意奉承。那时,我已经懂事,觉得没什么可介意的,毕竟她是将来的涂山氏族长夫人,我自然得使点手段,笼络住她。”

    木樨园已经快到了,馨悦再次叮咛小夭:“千万别和别人说啊!”

    “嗯,你放心。”

    馨悦让婢女把酒席摆在了木樨林中,估计以前就曾如此玩乐过,有一整套木樨木雕的塌、案、屏风、灯。灯不是悬挂起来,而是放在每个人的食案上,一点微光,刚好能看清楚酒菜,丝毫不影响赏月。

    坐席上,放着两张长方的食案,中间摆着一个圆形的酒器,盛满了美酒。璟和丰隆已经在了,各自坐在一张食案前,正好相对。馨悦拉着小夭高高兴兴地走过去,自小就认识璟,也未行礼,只甜甜叫了声“璟哥哥”。

    小夭朝丰隆笑笑,坐在了璟旁边,馨悦不好再让小夭起来,只好坐到了小夭对面,和丰隆同案。

    馨悦吩咐侍女都退下,不要扰了他们自在。

    丰隆笑指指酒器,对小夭说:“你酒量好,今日可别客气。”

    小夭和他已混熟,笑嗔道:“别乱说,别人听了还以为我是酒鬼。”说着话,却已经自己动手舀了一勺酒,倒在酒杯中。

    小夭给丰隆和馨悦敬酒:“谢谢二位款待。”

    三人同时满饮了一杯。

    小夭又给璟敬酒,却什么都没说,只是举了举杯子,一饮而尽,璟也饮尽了杯中酒。

    丰隆回敬小夭,小夭毫不推拒地饮完一杯。

    馨悦笑道:“小夭,你悠着点。”

    小夭挥挥手,说道:“放心吧,放倒你们三个不成问题。”

    丰隆大笑起来:“行,我们就看看你能不能一个人放倒我们三个。”

    婢女捧了琴来,馨悦道:“本不该在璟哥哥面前乱弹琴,可是只吃酒未免无趣,正好这几日我新得了一支曲子,就献丑了。”

    小夭笑着调侃:“可惜颛顼不在,没有人和你琴箫合奏。”

    馨悦脸红了,啐道:“和你不熟时看你清冷少言,没想到一混熟了如此聒噪烦人。”

    小夭举起酒杯:“我自罚一杯,给妹妹赔罪。”

    馨悦坐到琴前,抚琴而奏。

    小夭对着丰隆举杯,两人连着饮了三杯,小夭又给璟敬酒,也是连饮了三杯,丰隆竟然陪饮了三杯。

    丰隆给小夭敬酒,两人又是连喝了三杯。

    待馨悦奏完曲子,小夭笑点点丰隆,说道:“今晚第一个醉倒的肯定是你。”

    丰隆豪爽地说:“饮酒作乐,不醉还有什么意思?和你喝酒很爽快,够痛快!”

    小夭对婢女说:“上酒碗!”

    丰隆喜得直接扔了酒杯:“好!”

    婢女倒满酒碗,小夭和丰隆各取了一碗酒,咕咚咕咚喝下,同时亮了亮碗底,笑起来。

    馨悦无奈地摇摇头,对璟说:“以前就我哥一个疯子,现在又来了一个,以后可有得热闹了。”

    丰隆对小夭说:“再来一碗?”

    “好啊!”小夭爽快地和丰隆又喝了一碗。

    丰隆走到空地处:“我来舞狮助酒兴。”他手一挥,一只水灵凝聚的蓝色狮子出现,栩栩如生地盘踞在地上,好似随时会扑噬。

    丰隆对馨悦说:“妹妹。”

    馨悦展手,凝出一个红色的火球,将球抛给了丰隆,小夭才知道馨悦修炼的是火灵,丰隆却好像是罕见的水火兼修。

    丰隆展臂、伏身、踢腿,像是踢毽子般,把火球踢得忽左忽右,时高时低,狮子追着火球,时而高高跃起,时而低低扑倒。

    馨悦故意使坏,时不时把火球往狮子嘴里送,丰隆却显然技高一筹,总会及时扑救,不让狮子吃到球。水火交映,流光飞舞,煞是好看。

    小夭鼓掌喝彩,又去拿酒杯,璟挡住了她,低声问:“你是高兴想喝,还是难过想喝?”

    小夭说:“我又难过又高兴。”难过意映竟然那样对璟,高兴意映竟然这样对璟。

    璟不解地看着小夭。

    小夭悄悄握住了璟的手,她的眼睛亮如星子,盈出笑意,比她身后的流光更璀璨。

    璟不禁呆看着她,小夭回头看,丰隆在醉舞狮子,馨悦笑嘻嘻地拨动火球,给丰隆添乱,两人一时间都没看他们。小夭用力拽璟的手,璟的身子向前倾,小夭借了一把力,半直起身子,飞快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小夭又甜蜜喜悦,又心慌意乱,飞快地转身,一边偷眼去看馨悦有没有看到,一边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去舀酒。

    可没料到,她拽得用力,松得突然,璟又一瞬间脑中一片空白,砰一声,璟竟然跌倒在坐榻上,带着酒杯翻倒,叮叮咚咚响成一片。

    丰隆和馨悦都看过来,馨悦赶忙问:“璟哥哥,你没事吧?”

    璟坐了起来,脸通红:“没、没事,一时眼花,被绊了一下。”

    丰隆大笑:“我还能舞狮子,你倒先醉倒了。”丰隆对小夭说,“看来今晚最先醉倒的人要是璟了。”

    馨悦怕璟尴尬,忙对哥哥嗔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灯光暗,一时看不清,摔一下也正常。”

    璟低头静坐着,有些呆,有些笨拙。小夭饮了一杯酒,笑着站起,翩然地转了一圈,轻舒广袖:“我给你们唱首山歌吧!”

    也未等他们回应,小夭就自顾自地边唱边跳起来:

    君若水上风

    妾似风中莲

    相见相思

    相见相思

    君若天上云

    妾似云中月

    相恋相惜

    相恋相惜

    君若山中树

    妾似树上藤

    相伴相依

    相伴相依

    缘何世间有悲欢

    缘何人间有聚散

    唯愿与君

    长相守、不分离

    长相守、不分离

    长相守、不分离……

    天高云淡,月朗星暗,木樨林内,花影腐熟,香气四溢。小夭踏着月光香花,轻歌曼舞,身如扶柳,眸如春水,她歌月徘徊,她舞影凌乱,最后一句长相守、不分离,声如游丝飘絮,一唱三叹,情思缱绻,缠绵入骨。

    一时间,席间三人竟都怔怔无语。

    小夭走回坐席,只觉脸热心跳,脚步踉跄,软坐在榻上。小夭撑着额头,醉笑道:“我头好晕,看这几案都在晃。”

    馨悦叹道:“果然像哥哥说的一样,饮酒作乐,一定要醉了才有意思。”她端起酒杯,“小夭,敬你一杯。”

    小夭摇摇晃晃地拿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小夭的酒量很好,往日喝酒,即使身醉了,心神也还清明,可今夜,竟喝得心也糊涂了。馨悦在月下踏歌,笑叫着小夭,她想去,却刚站起,脚一软,人就向后栽去,倒在了璟的臂弯里。

    小夭对着璟笑,璟也眉眼间都是笑意,小夭想伸手摸摸他的眉眼,却慢慢合上了双眼,睡了过去。

    ————

    第二日,起身时,已快要晌午。

    小夭揉了揉发痛的脑袋,不禁笑起来,难怪男人都爱酒,果然是最后才能放浪形骸。珊瑚兑了蜜水给小夭,小夭慢慢喝完,略觉得好过了些。

    小夭洗漱完,婢女端上饭菜。

    小夭问珊瑚和苗莆:“馨悦他们都用过饭了吗?”

    珊瑚笑道:“早用过了,丰隆公子和璟公子清早就出门办事了。馨悦小姐也只是比平时晚起了半个时辰,这么大个府邸,里里外外的事情都要馨悦小姐管,偷不了懒。”

    小夭不好意思地笑:“看来只有我一个闲人。”

    小夭用过饭,练了一个多时辰的箭,就开始翻看医书,看一会儿医书,在院子里走一会儿,时而站在花前发会儿呆,时而倚在廊下思索。

    傍晚,馨悦派人来请小夭一块儿用饭,小夭看丰隆和璟都不在,装作不经意地问:“丰隆和璟都在外面用饭了?”

    馨悦笑道:“我哥哥以前几乎完不着家,这段日子你在,他还能六七日里回来吃一次。璟哥哥倒不是,他下午就回来了,但我和哥哥从来不把他当客,让他怎么自在怎么来,如果哥哥在,他们就会一起用饭,如果哥哥不在,璟哥哥都是在园子里单独用饭。”

    小夭吃了会儿饭,说道:“我听说你的琴艺已是相当好,为何你昨日还说不该当着璟乱弹琴?”

    馨悦叹了口气:“不是我妄自菲薄,你是没听过璟哥哥抚琴,当年青丘公子的一曲琴音不知道倾倒了多少人!娘为我请过两个好师傅,可其实,我靠璟哥哥的点拨,才真正领悟到琴艺。只是他经历了一次劫难后,听哥哥说他手指受过重伤,不如以前灵敏了,所以他再不抚琴。”

    小夭说:“虽然自己抚琴会受到影响,可应该不会影响教人弹琴。”

    馨悦问:“你想请璟哥哥教你弹琴?”

    “是有这个想法,你也知道,我小时候就走失了,一直流落在外,并未受过正经的教导,很多东西都不会,其实有时候挺尴尬的。”

    馨悦理解地点点头,世家子弟间交往,如果没有些才能,的确十分尴尬,即使碍着小夭的身份,不敢当面说,可背地里肯定会轻蔑地议论。

    小夭说:“我一直都想学学音律,可好师傅难寻,颛顼根本没时间管我,听到你盛赞璟,不免心思就动了,恰巧他如今也住在府里。”

    馨悦说:“要真能请动璟哥哥,那是极好的,不过璟哥哥如今的性子……反正先试试吧!”毕竟小夭身份特殊,璟哥哥再怪癖,也还是会考虑一下。

    小夭笑道:“我也这么想的,说不准他看我诚心,就同意了。”

    馨悦笑问:“要我和哥哥帮你先说一下好话吗?”

    “不用了,小祝融府是那么容易近的?我既然能住在你府里,璟自然明白我和你们的关系,我自己去和他说,才比较有诚意。”

    馨悦点头,小夭就是这点好,看似什么都不在意,可真做事时,却很妥当。

    第二日,小夭一起身,就悄悄叮嘱珊瑚和苗圃:“你们留心着点,如果木樨园里的璟公子回来了,就来和我说一声。”

    珊瑚和苗莆什么都没问,苗莆对小夭说:“璟公子回来了。”

    小夭洗漱梳头,换好衣衫,带着珊瑚去木樨园。

    白日里的木樨林和晚上很不同,林中十分静谧,一簇簇黄色的小花绽放在枝头,香气馥郁,小径上一层薄薄的落花,踩上去,只觉足底都生了香。

    珊瑚去敲门,开门的是静夜。小夭笑问:“你家公子在吗?”

    静夜认出小夭是前夜醉酒的王姬,笑着说:“公子在,王姬请进。”

    小夭暗自腹诽,当年对我横眉怒目,现在却这么有礼,真是太可恼了!

    璟正在屋内看账册,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没等静夜奏报,他就迎了出来,看到小夭,又惊又喜。

    静夜看璟半晌没有说话,以为他并不欢迎小夭,不得不提醒说:“公子,请王姬进去吧。”

    璟这才强自镇静地请小夭进去,小夭进门前,对珊瑚说:“让静夜给你煮点茶吃,自己玩去吧,不用管我。”

    静夜觉得这王姬口气熟稔,实在有点太自来熟,但看璟颔首,显然是让她照做。她恭敬地应道:“是。”带着珊瑚退下。

    屋子里只剩下他们,小夭立即冷了脸,质问璟:“你怎么都不来看我?难道我不来找你,你就不会想办法见我吗?”

    璟说:“我去见过你。”昨夜他隐在林间,一直看她睡下了才离开。

    “你偷看我?”

    “不算是,我没靠近,只能看到你的身影……”璟越解释,声音越小。

    小夭笑起来,问道:“你想见我吗?”

    璟点了下头,正因为想见,他才住到了小祝融府。

    小夭道:“我对馨悦说,想跟你学琴,你教我弹琴,就能天天见到我了。”

    璟惊喜地笑起来,小夭得意洋洋地问:“我是不是很聪明?”

    璟笑着点了下头。

    小夭看着他因为笑意而舒展的眉眼,不禁有些心酸。当众人都去狩猎,他独自坐在屋内时,会是什么表情呢?当他走向意映,意映却鄙夷地看着他时,他又是什么表情呢?

    小夭抱住了他,脸贴在他肩头。

    小夭的动作太柔情款款,纵使一字未说,可已经将一切都表达,璟揽住了小夭,头埋在她发间,只觉岁月静好,别无所求。

    两人静静相拥了很久,久得两人都忘记了时间。

    直到屋外传来一声轻响,小夭才好似惊醒一般,抬起了头。璟爱怜地抚抚她的头:“没事,这次带来服侍的两人时静夜和胡哑,他们看到了也无所谓。”

    小夭笑笑,推璟去榻边,说道:“我想仔细查看一下你这条腿。”

    璟靠坐在榻上,小夭跪坐在塌侧,从他的脚腕子一点点往上摸,一直摸到膝盖,又慢慢地从膝盖往下摸,最后停在他的断骨处。小夭一边思索,一边反反复复地检查,最后,她对璟说:“我能治好你的腿,不能说十成十好,但走路时,肯定看不出异样。”

    璟问:“你介意它吗?”

    小夭摇摇头,弯身在璟的小腿受伤处亲了一下,璟的身子剧颤,小夭也被自己的举动吓着了,十分不好意思,放开了璟,低头静坐着。

    璟挪坐到她身旁:“只要你不介意,就先不治了。”

    “可是……可是我介意别人介意,也不是我真介意,我不想任何人看低了你……我希望你开心,我想你……”

    璟的食指放在小夭的唇上,阻止她继续说:“我明白,你是担心我因为别人介意的目光而难受,可我不会。小夭……”璟的手从她的额头抚下,“只要你肯看我一眼,不管任何人用任何目光看我,都不可能伤到我。”

    小夭咬了咬唇,刚想说话,突然觉得璟呼吸好似急促了一些,他的身子向她倾过来,小夭一下忘记想说什么了。

    璟轻轻地吻了下她的唇角,小夭闭上了眼睛,一动不敢动。璟又吻了一下她另一边的唇角,小夭依旧没有躲避,他终于轻轻地含住了小夭。

    璟的唇柔软清润,让小夭想起了夏日清晨的凤凰花,她小时候常常把还带着露珠的凤凰花含在唇间,轻轻一吮,将花蜜吮吸出,一缕淡淡的甜从唇角涔入喉间,又从喉间滑入心中。只不过这一次,她是凤凰花,被璟含着。

    璟轻轻地吮吸,用舌尖描摹着小夭的唇,一遍又一遍后,他才恋恋不舍地把舌尖探入了小夭的口中。

    小夭身子发软,头无力地向后仰,她不明白,明明是璟在吮吸她,可为什么她依旧觉得甜,比凤凰花的蜜还甜,从唇间甜到喉间,从喉间甜到心里,又从心里散到了四肢百骸,让她一点力气都没有。

    小夭一点点地软倒在榻上,璟抬起头看小夭,小夭的发髻乱了,娇唇微启,双加酡红,眼睫毛如同受惊的蝴蝶般急速地颤动着。

    璟忍不住去吻小夭的睫毛,轻轻地用唇含着,不再让它们受惊颤动,可又喜欢看它们为他而颤动,遂又放开。他亲小夭的脸颊,喜悦于它们为他而染上了晚霞的色彩;他吻小夭的发丝,喜欢它们在他指间缠绕。

    小夭羞怯地睁开了眼睛,却又不敢睁开,依旧半垂着眼帘,唇角盛满了笑意。

    璟忍不住去吮吸她的唇角,想把那笑意吮吸到心间,永远珍藏起来。

    小夭笑,喃喃说:“是甜的。”

    “嗯?”璟不明白她说什么。

    小夭往他怀里躲:“你的吻是甜的。”

    璟明白了,他喜悦地去亲她:“因为你是甜的,我只是沾染了一点你的甜味。”

    小夭嘤咛一声,越发往他怀里缩,想躲开他的唇:“痒!”

    璟身体的渴望已经太强烈,不敢再碰小夭,只是松松地搂着她。

    小夭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是现在?上次在海滩边,我请你……你都不肯。”

    “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你太好了,也许是因为我现在很自私,只为自己考虑,也许是因为你刚才……”璟笑看着小夭,最后两个字几乎没发出声音,小夭只能根据唇形,猜到好像是“诱人”。

    小夭敲了璟的胸膛一下,璟居然抓住她的拳头,送到唇边,用力亲了一下。

    小夭的心急跳着,觉得在男女之事上,男人和女人真是太不一样了。她看着主动大胆,可一旦过了某个界,她就会忍不住害羞、紧张、慌乱,虽有隐隐的期待,却也本能地害怕。璟看着羞涩清冷,可一旦过了某个界,他就主动热烈,只本能地渴望占有,没有害怕。

    笃笃的敲门声响起,静夜叫道:“公子。”

    小夭赶紧坐起来,璟却依旧慵懒地躺着,小夭推了他一下,璟才坐起来:“什么事?”

    小夭整理发髻,璟把歪了的钗缓缓抽出,替她重新插好。

    静夜说:“馨悦小姐的婢女刚才来问王姬是不是在这里,我和她说在,她去回话了,估摸着馨悦小姐待会儿要过来。”

    小夭一下着急了,立即站起来。璟摁她坐下:“还有时间,你慢慢收拾。”

    小夭把头发梳理好,又检查了下衣衫,她问璟:“可以吗?”

    璟凝视着她,笑着点了下头。

    小夭站在窗边,深吸了几口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璟说:“馨悦到了。”

    敲门声响起,静夜去打开门,馨悦走进来。

    “璟哥哥。”馨悦一边和璟打招呼,一边疑惑地看着小夭,小夭点了下头,馨悦笑起来:“恭喜,恭喜。”

    小夭说:“要谢谢璟肯收我这个笨徒弟。”

    馨悦说:“既然小夭要学琴,那就要先找一张琴。我恰好收藏了四张好琴,待会儿我带你去选一张。”

    小夭忙摆手:“不用、不用。”她哪里真有兴趣学琴?有那时间不如玩毒药,即可保命又可杀人,小夭是个非常现实的人。

    馨悦以为小夭客气:“你别和我客气,反正我也用不了那么多。”

    璟帮小夭解围:“她才入门,没必要用那么好的琴,明日我带她去琴行转转,选张适合初学者的琴。”

    馨悦觉得有道理,说道:“也好,不过真是不好意思,明日我还有事要处理,就不能陪你们了。”

    小夭说:“都说了不当我是客人,自然你忙你的,我玩我的。”

    馨悦赔罪:“是我说错话了。”

    馨悦对璟说:“璟哥哥,今晚一起用饭吧,让小夭敬你三蛊敬师酒。”

    “好。”璟颔首同意。

    第二日上午,璟来找小夭去买琴。

    两人并不是第一次一起逛街,却是璟和小夭第一次单独逛街,能光明磊落地走在大街上,两人的心情都有些异样。

    小夭总是忍不住想笑,因为她快乐,璟也觉得快乐,眼中一直含着笑意。

    璟带小夭去了琴行,琴行的伙计一看璟的气度,立即把他们引入内堂,点了熏香、上了茶,把适合初学者用的琴都拿了出来,让他们慢慢挑选,有事随时吩咐,自己乖巧地退到了外面。

    璟让小夭挑选自己喜欢的琴,小夭说:“你随便帮我选一张就行了,我又不是真想学琴。”

    璟却没有马虎,认真帮小夭选琴。

    他看琴,小夭看他。璟禁不住唇角上翘,抬眸去看小夭,视线从小夭的眉眼抚过,缓缓落在小夭的唇上,小夭脸颊发红,匆匆移开了视线,低下头装模作样地拨弄琴弦。

    璟忍不住握住了小夭的手,小夭忽闪着眼睛,紧张地看着他。

    璟把她的手合拢在掌间:“我只想告诉你,我觉得我是天下最幸运的男人。”

    小夭笑:“为什么?”

    璟弯下身、低下头,捧着她的手掌,在她掌心亲了下,却没有抬头,而是保持着这个好似在向小夭弯身行礼祈求的虔诚姿势:“因为你看我的眼神,你对我说话的语气,你为我做的每一件事。”

    小夭不好意思,用力抽出手,凶巴巴地说:“我看你和看别人一样,我对你说话一点不温柔,经常对你生气发火,我是帮你做了不少事,可你也帮我做了不少事。”

    璟笑起来,爱怜地捏了捏小夭的脸颊,去看另一张琴。因为感受到小夭已经把他放在了心里,他变得从容了许多,不再那么患得患失,紧张担忧。

    璟对小夭说:“这张琴可以吗?”

    小夭用手指随意拨拉了几下:“你说可以就可以。”

    璟叫伙计进来:“我们要这张琴。”

    伙计看是音质最好、价格也是最贵的一张琴,高兴地说:“好,这就给您去包好。”

    小夭低声问:“这是你们家的铺子吗?”

    “不是。”

    “哈!你竟然不照顾自己家的生意!”

    璟笑了笑,说道:“我觉得这样才算真正给你买东西。”

    小夭抿着唇角笑起来。

    璟把包好的琴交给胡哑,对小夭说:“我们走路回去吧!”

    小夭点头:“好。”

    璟带着小夭慢慢地走着,也不是想买什么,只是想青天白日下陪着小夭多走一程。

    碰到卖小吃的摊子,璟要了一些鸭脖子、鸡爪子,让小贩用荷叶包好。

    他拎在手里,对恨不得立即咬几口的小夭说:“回去再吃。”

    小夭说:“我更想吃你做的。”老木卤肉的一手绝活,小夭和桑甜儿都没学到手,十七却学会了。

    璟笑:“好,回头做给你。”

    “你怎么做?怎么和馨悦说?”

    “这你就不要操心了,反正你也只管吃。”

    小夭嘟嘴,又笑。

    两人一路走回了小祝融府,璟把小夭送到她住的院子门口,小夭看他要走,一脸毫不掩饰的依依不舍,简直像是一只要被遗弃的小狸猫,璟心内又是难受,又是欢喜:“你好好休息,明天我给你做好吃的。”

    小夭点点头,一步三回头地进了屋子。

    璟每天早上要出门处理生意上的事,小夭练箭。

    中午吃过饭,小夭睡一觉起来时,璟已经在木樨园内等她。

    璟是认真教小夭学琴,小夭怕丰隆和馨悦日后考问,认真学了一会儿,可学着学着就不耐烦起来:“要多久才能学会弹好听的曲子?”

    璟只能说:“看你怎么定义好听。”

    小夭说:“还是听人弹琴舒服,你给我弹一首曲子吧!”

    璟已经将近二十年没有弹过琴。有一次,他看到以前用过的琴,自然而然地坐在琴前,信手抚琴,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手指和以前截然不同,每个流淌出的音符都有偏差,提醒着他,这具身体上曾发生过什么,大哥对他的身体施虐时侮辱他的话一一回响在耳边。他打翻了琴,不想再听到那些话,更不想再回忆起那些痛苦,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再不会碰这些东西。

    可是,小夭现在说她要听他弹琴。

    璟没有办法拒绝小夭,他凝神静气,尽力把一切都屏蔽,手放在琴上,却不知道弹什么,在反复的折磨羞辱中,他已经失去了一颗享受音乐的心。

    小夭羞涩地笑了笑:“就弹那天晚上我唱给你听的那首歌吧,你还记得吗?“

    怎么可能忘记?

    君若水上风

    妾似风中莲

    相见相思

    相见相思

    君若天上云

    妾似云中月

    相恋相惜

    相恋相惜

    君若山中树

    妾似树上藤

    相伴相依

    相伴相依

    缘何世间有悲欢

    缘何人间有聚散

    唯愿与君

    长相守、不分离

    长相守、不分离

    长相守、不分离……

    随着小夭的歌声在脑海中回响起,璟的心渐渐安宁。他抚琴而奏,琴音淙淙,每个音符依旧不完美,可是,在璟眼前的是小夭的舞姿,伴随着琴音的是小夭的歌声,她月下起舞,对他一唱三叹,要长相守、不分离。

    奏完一遍,璟又重新弹起,这一次却不是在重复小夭的歌声,而是他想要告诉小夭:你若是风中莲,我愿做水上风,相见相思;你若是云中月,我愿做天上云,相恋相惜;你若是树上藤,我愿做山中树,相伴相依;纵然世间有悲欢,纵然人间有聚散,但我心如磐石无转移,只愿和你长相守、不分离!

    小夭听懂了他的倾诉,钻进了他怀里,紧紧搂住他的腰,他的琴音停住,小夭呢喃:“我喜欢听。”

    璟继续弹给她听,心里没有痛苦,耳畔没有羞辱声,他的心再次因为美妙的乐音而宁静快乐,甚至比以前更快乐,因为现在还有个人因为他奏出的曲子而快乐。

    静夜和胡哑听到琴音,都从自己的屋子里冲了出来,彼此看了一眼,不敢相信地看着璟的屋子。

    他们的公子竟然再次抚琴了!不但在抚琴,那琴音里还流淌着快乐和满足!

    静夜缓缓蹲在了地上,掩着嘴,眼泪颗颗滚落。

    这些年来,公子虽然回到了青丘,可他再不是当年的青丘公子璟。

    静夜本以为防风意映会抚平公子的伤口,但是,她发现自己错了。

    公子的伤腿在阴冷的雪天,一旦站久了,就会十分疼痛,她都发现公子不舒服,可公子身旁的防风意映却毫无所觉,依旧忙着游玩。

    防风意映喜欢参加宴席,也喜欢举办宴席,她在宴席上言笑风生,抚琴射箭,被众人的恭维喝彩包围,公子却独自坐在庭院内。

    静夜把公子以前最喜欢的琴拿了出来,公子看到后,果然没有忍住,信手弹奏,可突然之间,他打翻了琴,痛苦地弯下身子,防风意映不但没有安慰,反而鄙夷地看着。

    宴席上,有人要求公子奏琴,公子婉言拒绝,不知道因由的众人起哄,知道因由的防风意映不但不出言相帮,反而眼含讥嘲,笑着旁观。

    后来,公子想退婚,和防风意映长谈了一次,静夜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只知道那夜之后,防风意映又变了,变得像是公子刚回来时,对公子十分温柔恭敬,但静夜已经明白,她只是在演戏。

    ————

    璟在小祝融府住了小半年,从秋住到了冬。

    小夭每天都能见到他,璟是真心教小夭弹琴,可小夭是真心没有兴趣学,每日练一会儿指法就不耐烦,对璟说:“反正以后我想听曲子时,你就会奏给我听,我干吗要学呢?”

    两人的教与学最后都会变成璟弹琴,小夭要么在啃他做的鸭脖子,要么在喝他酿的青梅酒,要么就是裹着条毯子趴在榻上,一边翻看医书,一边和璟讲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丰隆每次见了小夭,都会问她琴学得如何了,小夭只是干笑、傻笑。

    小夭决定走捷径,强迫璟帮她想一首最简单的曲子,不许要求她的指法,不许要求节拍,只教她如何能把一首曲子弹完,什么都不需要理解掌握,弹完就行!

    小夭弹完一遍后,激动地说:“我也会弹曲子了。”

    她孜孜不倦地联系了几天,觉得自己真的弹得不错了,当丰隆回来时,她对丰隆和馨悦宣布:“我要为你们奏一曲。”

    丰隆和馨悦都期待地坐好,神情郑重,就差焚香沐浴更衣了。

    小夭开始弹奏,馨悦的脸色变了变,看了璟几眼,璟正襟而坐,一派泰然。丰隆虽然琴技不如馨悦,可毕竟是大家族里的子弟,琴棋书画都要有涉猎,丰隆欣赏的能力还是很高的,他无奈地看看小夭。

    小夭弹完,期待地看着丰隆和馨悦,馨悦怕伤她自尊心,急忙鼓掌喝彩,温柔地说:“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继续努力。”

    丰隆憋了一会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小夭瞪着他:“当不当我是朋友?是朋友的就说真话!”

    丰隆艰难地说:“我觉得你的天赋在别的地方,以后若有人请你抚琴,你还是拒绝吧!别难过,你看我和璟擅长做的事情就截然不同。”

    馨悦也终于忍不住了:“小夭,你辜负了一个好师傅。以后即使弹琴,也千万别说你是青丘公子璟的弟子。”

    小夭点头:“我是很聪明的。”

    璟忙道:“和她无关,是我没有教好。”

    馨悦又叹又笑:“师傅太宽容,弟子太无耻,活该一事无成!”

    小夭扑过去。要掐馨悦的嘴:“你说谁无耻?”

    馨悦笑着躲:“谁着急就是说谁!”

    小夭站住,犹豫着自己是该着急,还是不该着急,丰隆和璟都大笑了出来。小夭不管了,决定先收拾了馨悦再说,馨悦赶忙往哥哥背后躲。

    嘻嘻哈哈,几人闹成一团。

    冬末时,璟必须要回青丘,和家人一起迎接新春来临,陪奶奶祝祷新的一年吉祥如意。璟一拖再拖,直到不得不走时,才动身。

    从轵邑到青丘,如果坐云辇的话,一个时辰就能到,驾驭坐骑飞行就更快了,小半个时辰而已。可璟离开那天,恰下着大雪,不能乘坐云辇,只能坐雪兽拉的车回去,至少要四五个时辰才能到。

    小夭一再叮咛璟路上小心,又把几瓶药膏交给静夜,叮嘱她,如果路上耽搁了,璟腿疼,就抹这药。以后璟雪天出门,记得提醒他提前把药抹在伤腿上。回去时,若觉得腿疼,就泡个药水澡,药她已经分成小包都包好了,放在行囊中。

    静夜一一应下,把东西都仔细收好。

    待雪车出发了,静夜回头,看到小夭和丰隆、馨悦站在门口。距离渐远,丰隆和馨悦已经转身往回走了,小夭却落在后面,边走边回头。

    静夜不禁叹了口气,对胡哑说:“如果王姬能是咱们的夫人就好了。”静夜说这话时,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

    胡哑担忧地看了一眼璟,低斥静夜:“不要乱说话,公子已有婚约,王姬不过是感激公子这段日子的教导。”

    静夜不服气地说:“有婚约又如何?还没有成婚,什么都没定!难道你不知道世上有两个字,叫‘退婚’吗?”

    璟一直静坐着,好似什么都没听到,从水晶车窗望出去,天地间,大雪纷飞,白茫茫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