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长相思2:诉衷情 > 第八章 忽闻悲风调
    早上,小夭带着珊瑚和苗莆离开了神农山。

    她心里另有打算,借口想买东西,在街上乱逛。好不容易支开了珊瑚和苗莆,她偷偷溜进涂山氏的车马行,把一个木匣子交给掌事,拜托他们送去清水镇。

    匣子里是小夭制作的毒药,虽然相柳已经问颛顼要过“诊金”,可他毕竟是救了她一命,小夭在高辛的三个月,把五神山珍藏的灵草,灵药搜刮一番,炼制了不少毒药,也算对相柳聊表谢意。

    等交代清楚、付完帐,小夭从车马行出来,看大街上商铺林立、熙来攘往,不禁微微而笑,大概经历了太多的颠沛流离,每次看到这种满是红尘烟火的生机勃勃,即使和自己没有丝毫关系,她也会忍不住心情愉悦。

    正东张西望,小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防风邶牵着天马,从熙攘人辟中而来。他眼神温和,嘴角噙笑,就像个平常的世家公子。

    小夭不禁满了脚步,看着他从九曲红尘中一步步而来,明知道没有希望,却仍旧希望这烟熏火缭之气能留住他。

    防风邶站定在她身前,笑问:“你回来了?”

    小夭微笑着说:“我回来了。”

    两人一问一答,好像他们真是街坊邻居,亲朋好友。可小夭很清楚地记得,上一次,两人在赌场门口不欢而散,他杀气迫人,她仓皇而逃。

    防风邶问:“最近可有认真练习箭术?”

    “劫后余生,哪里敢懈怠?每日都在练。”

    防风邶点点头,嘉许地道:“保命的本事永不嫌多。”

    小夭问:“你打算在轵邑待多久?还有时间教我箭术吗?我从金天氏那里得了一把好弓,正想让你看看。”

    防风邶笑道:“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如何?”

    小夭想了想,半个时辰就能到青丘,太夫人的药丸不急这一日,说道:“好!”

    防风邶翻身上了天马,小夭握住他的手,也上了天马。

    苗莆和珊瑚急急忙忙地跑来,小夭朝她们挥挥手:“在小祝融府外等我。”说完,不再管她们两人大叫大跳,和防风邶一间离去。

    天马停在了一处荒草丛生,没有人烟的山谷,小夭和防风邶以前就常在此处练箭。

    防风邶说:“你的弓呢?”

    小夭展开手,一把银色的弓出现在她的掌中。

    防风邶眯着眼,打量了一番,点点头:“不错!”

    小妖说:“想让我射什么?”

    防风邶随手摘了一片叶子,往空中一弹,叶子变成了一只翠鸟,在他的灵气驱使下,翠鸟快如闪电,飞入了云霄。

    防风邶说:“我用了三成灵力。”

    小夭静心凝神,搭箭挽弓。

    嗖一声,箭飞出,一只翠鸟从天空落下。

    防风邶伸出手,翠鸟落在了他掌上,银色的箭正中翠鸟的心脏部位。

    小夭禁不住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师父,对我这个徒弟可还满意?”

    防风邶似笑非笑地瞅着小夭:“我对你这个徒弟一直满意。”

    小夭有点羞恼,瞪着防风邶:“我是说箭术!”

    防风邶一脸无辜:“我也说的是箭术啊!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呢?”

    小夭拿他无可奈何,悻悻地说:“反正吵也吵不过你,打也打不过你,我什么都不敢以为!”

    防风邶从小夭手里拿过弓,看了会儿说:“如果只是玩,这个水准够了,如果想杀人,不妨再狠一点。”

    小夭说:“这本来就是杀人的兵器,我打算给箭上淬毒,一旦射出,就是有死无生。”

    防风邶把弓还给小夭,微笑着说:“恭喜,你出师了。”

    弓化作一道银光,消失在小夭的手臂上,小夭问:“我出师了?”

    “你灵力低微,箭术到这一步,已是极致。我所能教你的,你已经都掌握了。从今往后,你不需要再向我学习箭术。”

    小夭怔怔不语,心头涌起一丝怅然。几十年前的一句玩笑,到如今,似乎转眼之间,又似乎经历了很多。

    防风邶含笑道:“怎么了?舍不得我这个师父?”

    小夭瞪了他一眼:“我是在想既然出师了,你是不是该送我个出师礼?”

    防风邶蹙眉想了想,叹了口气,遗憾地道:“很久前,我就打算等你箭术大成时,送你一把好弓,可你已经有了一把好弓,我就不送了。”

    小夭嘲笑道:“我很怀疑,你会舍得送我一把好弓。”

    防风邶看着小夭胳膊上的月牙形弓印,微笑不语。

    小夭郑重地行了一礼:“谢谢你传授我箭术。”

    防风邶懒洋洋地笑道:“这箭术是防风家的秘技,送给你,我又不会心疼。当年就说了,我教你箭术,你陪我玩,我所唯一付出的不过是时间,而我需要你偿还的也是时间,一直是公平交易。”

    “一笔笔这么清楚,你可真是一点亏不吃!”

    防风邶笑睨着小夭:“难道你想占我便宜?”

    小夭自嘲地说:“我可算计不过你的九颗头,能公平交易已经不错了。”

    防风邶眯着眼,眺望着远处的悠悠白云,半响后,说:“虽然今日没有教你射箭,但已经出来了,就当谢师礼,再陪我半日吧!”

    小妖说:“好!”

    ******

    下午,小夭才和防风邶一起返来。

    苗莆和珊瑚看到她,都松了口气,小夭跃下天马,对防风邶挥挥手,转身进了小祝融府。

    馨悦陪小夭走到木樨园,等静夜开了园子门。馨悦对小夭说:“我就不招呼你们了。”

    小夭道:“我们来来往往,早把你家当自己家了,你不用理会我,待会儿我和璟就直接赶去青丘了。”

    馨悦笑道:“行,帮我和哥哥给太夫人问好。”

    静夜领着小夭走进屋子:“公子,王姬来了。”

    璟站在案前,静静地看着小夭,目光沉静克制。

    小夭心内咯噔一下,竟得他好似有点异样,笑问道:“怎么了?不欢迎我来吗?太夫人的药丸应该要吃完了,我们去青丘吧!”

    璟好似这才清醒过来,几步走过来,想拥小夭入怀,可又好似有所犹豫,只拉住了小夭的手。

    小夭笑说:“走吧!”

    “嗯。”璟拉着小夭,出了门。

    两人上了云辇,璟依旧异常沉静。

    小夭以为是因为她不辞而别去了高辛的事,说道:“我独自去高辛。只是觉得自从我苏醒,我们一直被形势逼着往前走,你需要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我也需要去陪陪父王。”

    璟低声叫:“小夭。”

    “小夭。”

    “嗯,我在这里。”

    “小夭……”

    小夭疑惑地看着璟,璟却什么都没说。

    日影西斜时,到了青丘。

    璟带着小夭先去拜见太夫人。

    一进太夫人的院子,就看廊下挂着一排鸟架子,几只棒槌雀正闭目打着瞌睡。

    一只精神抖擞的棒槌雀停在太夫人的手上,太夫人喂它吃着灵果,它吃一口欢快地鸣叫一声。看到璟和小夭进来,好似懂得人们要谈正事,用头挨了挨太夫人的手,咕咕了几声,从窗口飞了出去,冲到蓝天之上。

    小夭笑起来:“这小东西已经不需要笼子了。”

    太夫人笑道:“它精怪着呢,知道我这里有灵果吃,我们又都把它当宝贝供奉着,哪里舍得离开?”

    小夭为太夫人把脉,太夫人说:“不用把脉,我都知道自己很好。以前我睡觉时,最怕鸟儿惊了瞌睡,可现在我听着这几只棒槌雀叫,却觉得舒心。”

    小夭对蛇莓儿说:“你把太夫人照顾得很好,又要麻烦你取一碗自己的血。”

    蛇莓儿诚惶诚恐地给小夭行礼,讷讷地道:“都是应该做的。”

    篌对小妖说:“所需的药草都已经准备好。”

    小夭对众人说:“为了炼药,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就先告退了。”

    太夫人忙道:“王姬只管好好休息,任何人都不许去打扰!”

    小夭用过晚饭后,好好睡了一觉。

    第二日清晨,睡醒后,检查了所有的药材和器具,看所有东西都完备,她打发侍女叫了蛇莓儿和胡珍来,让胡珍用玉碗取了蛇莓儿的一碗血。

    和上次一样,小夭用了七日七夜,炼制了一百粒药丸。不过,这一次,她把胡珍带在身边,让他跟着学。胡珍医术精湛,人又聪慧,在小夭的悉心教导下,七日下来,已经完学会,下一次胡珍可以独自为太夫人做药。

    胡珍向小夭诚心诚意地道谢,他身为医师,自然知道这七日跟在小夭身旁,学到的不仅仅是一味药的炼制。

    药九成时,已是傍晚,小夭吩咐珊瑚用玉瓶把药丸每十粒一瓶装好。

    小夭十分疲惫,连饭都懒得吃躺倒就睡。

    一觉睡到第二日晌午,小夭起身后,嚷道:“好饿。”

    珊瑚和苗莆笑着把早准备好的饭菜端了出来,小夭狼吞虎咽地吃完,休息了一会儿,对珊瑚说:“准备洗澡水。”

    把整个身子泡在药草熬出的洗澡水中,小夭才觉得神清气爽了。

    苗莆坐在一旁,帮小夭添热水:“王姬。”

    “嗯?”

    “奴婢看到防风意映去暄熙园找璟公子,静夜冷着脸,堵在门口,压根儿没让她进门,真是一点情面都没给。静夜敢这么对防风意映,肯定是璟公子吩咐过。谢天谢地,璟公子终于开窍了!”

    小夭笑起来:“你啊,有些东西是你的自然是你的,不是你的盯着也没用。”

    苗莆撅着嘴,什么都没说。

    小夭穿好衣服,掩理好发鬌,带上炼制好的药丸去看太夫人。

    璟,篌,意映,蓝枚都在,正陪着太夫人说笑。

    小夭把炼制好的药丸拿给太夫人,太夫人让贴身婢女小鱼收好,篌问道:“不能一次多炼制一些吗?”篌并不信任小夭,虽然太夫人时日无多,可这样依赖小夭供药,他总觉得像是被小夭抓住了一块软肋。

    小夭淡淡回道:“以涂山氏的财力,灵药、灵果自然想要多少有多少,可蛇莓儿的血却绝不能多取,每三个月取一碗已是极限,再多取,血就会不够好,即使炼出了药,药性也会大打折扣,太夫人吃了,根本压制不住痛苦,这就好比灵草要找长得最好的灵草,蛇莓儿也一定要在身体的最佳状态,取出的血才会药效最好。”小夭的话半真半假,她也不相信篌和太夫人,她怕他们为了得到药而伤害蛇莓儿,所以用话唬住他们,篌和太夫人对蛊术一点不懂,听到小夭平淡道来,不能说十成十相信,可也不敢再胡思乱想。

    小夭话锋一转,说道:“我已经教会胡珍炼药,日后纵然我有事不能来。太夫人也大可放心,绝不会耽误太夫人的药。”

    太夫人和篌又惊又喜,都不相信小夭会如此轻易把药方教给胡珍,就是对平常人而言,救命的药方也能价值千金,何况这可是能让涂山氏的太夫人减轻痛苦,延长寿命的药方?

    篌立即命人把胡珍叫来,太夫人问道:“听王姬说,你已能独自为我炼药,可是真的?”

    胡珍回道:“是真的,幸得王姬悉心传授。”

    太夫人看着胡珍长大,对他稳重仔细的性子十分了解,否则当年也不会把昏迷不醒的璟托付给他照顾,听到胡珍的话,太夫人终于放心,让胡珍退下。

    太夫人有些讪讪的,笑对小夭说:“王姬身份尊贵,炼药太过辛苦,总是麻烦你来炼药,我实在不好意思。”

    小夭好似完不知道太夫人的小心眼,笑道:“炼药的确辛苦,幸好胡珍学会了。”

    璟凝视着磊落聪慧的小夭,只觉心酸。他何尝不明白奶奶的心思?可那是他的奶奶,一个生命行将尽头的老人,他无法去怨怪。

    小夭略坐了会儿,打算向太夫人告辞,如果现在出发,晚饭前还来得及赶回神农山。

    她刚要开口,突然看到一直站在榻旁的意映摇摇晃晃,就要摔倒。

    小夭叫道:“快扶住……”话未说完,意映已软软地倒在地上,昏厥过去。

    太夫人叫:“快。快……”

    婢女忙把意映搀扶起,放到榻上,叫着:“医师,快去传医师!”

    意映已经清醒过来,强撑着要起来:“我没事,估计昨夜没睡好,一时头晕而已。”她刚坐起,哇的一下,呕吐起来,吐了婢女一身。

    医师还没到,太夫人着急地对小夭说:“王姬,麻烦你先帮忙看看。”

    小夭走到榻边,手指搭在意映的手腕上,一瞬后,脸色骤变,她自己竟然摇晃了一下,好似要跌倒,婢女忙扶住她。

    太夫人急问道:“怎么了?很严重吗?”

    小夭深吸了口气,扶着婢女的手坐到榻上,她强压着一切情绪,再次为防风意映诊脉。一会儿后,她收回手,走到了一旁。掩在袖中的手簌簌发颤,甚至她觉得自己的腿部在打战,却微笑着,声音平缓地说:“防风小姐有身孕了。”

    屋内一下子鸦雀无声,静得落针可闻,人人都面色古怪,有身孕是大好事,可未婚有孕,就很难说了。

    太夫人先开了口,问意映:“你和璟已经……”

    防风意映飞快地瞅了一眼璟,满面羞红,眼泪簌簌而落:“求奶奶原谅璟……不怪他……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糊涂……”

    这等于是承认了孩子是璟的,所有人面色一松,虽然未婚先孕很出格,可如今太夫人寿数将尽,能有孙子比什么都重要。

    太夫人一把抓住了意映的手,喜得老泪纵横,不停地说:“死而无憾了,死而无憾了!”

    意映低着头,抹着眼泪,羞愧地说:“我、我……一直不敢告诉奶奶。”

    太夫人宝贝地看着防风意映:“不怪你,怪我!因为我的身子,一直顾不上你们的婚事,你放心,我会让长老尽快举行婚礼。”

    所有婢女七嘴八舌地向太夫人道喜,小夭力持镇静地看向璟,璟脸色煞白,满面悲痛绝望。

    小夭笑了起来,她本来还存了侥幸,希望这孩子和璟无关。

    屋内的人都围聚在榻旁,小夭转身,向外走去,没有人留意到她的离去,只有璟一直看着她,嘴唇哆嗦着,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珊瑚和苗莆见小夭从太夫人屋内走出,一直微笑着,好似心情十分好。

    苗莆笑嘻嘻地问:“王姬,有什么好事?”

    小夭说:“立即回神农山。”

    珊瑚和苗莆应道:“是!”

    主仆三人乘了云辇,返回神农山,苗莆问:“王姬,我刚才听太夫人屋子内吵吵嚷嚷,到底发生了什么高兴事?”

    小夭微笑着,好似什么都没听到。苗莆叫:“王姬?”

    小夭看向她,笑眯眯地问:“什么事?”

    苗莆摇了摇头:“没事。王姬,您……没事吧?”

    小夭笑起来:“我?我很好呀!”

    苗莆和珊瑚觉得小夭看似一切正常,甚至显得十分欢愉,可又偏偏让她们觉得瘆得慌。

    到紫金宫时,天色已黑。

    阿念看到小夭,立即扑了上来,委屈地说:“姐姐,你要帮我!颛顼哥哥带我去看梅花,馨悦居然也要跟着去,她在我面前老是做出一副嫂子的样子,看似事事对我客气,却事事挤对我!她老和哥哥说什么这个氏族如何,那个氏族如何,颛顼哥哥为了和她说话,都没时间理我。我在旁边听一听,馨悦挤对我说这些事情很烦人,让我去玩,没必要陪着她!我哪里是陪她?颛顼哥哥却真听她的话,让我自己去玩!姐姐,你帮我赶走馨悦!来神农山前,我是说过能接受颛顼哥哥有别的女人!”阿念跺脚,“可绝不包括馨悦,除了馨悦,我谁都能接受!”

    小夭微笑着,木然地一步步走着。

    阿念摇着小夭:“姐姐,姐姐,你到底帮不帮我?”

    颛顼从殿内出来,看到阿念对小夭撒娇,不禁笑起来,可立即,他就觉得不对劲了,小夭呆滞如木偶,阿念竟然把小夭扯得好像就要摔倒,忙道:“阿念,放开……”

    话未说完,小夭的身子向前扑去,颛顼飞纵上前。抱住了她,小夭一口血吐在颛顼衣襟上。

    颛顼立即抱起小夭,一边向殿内跑,一边大叫:“立即把鄞带来!”

    阿念傻了,一边跟在颛顼身后跑,一边急急地说:“我没用力。”可提起馨悦就很恼怒,她也不确定了,“也许……用了一点点。”

    颛顼小心翼翼地把小夭放在榻上,小夭用衣袖抹去嘴角的血,笑道:“没事,这是心口瘀滞的一口血,吐出来反倒对身体好。”

    潇潇抓着鄞,如风一般飞掠而来,小夭说:“真的不用!”

    颛顼瞪着她,小夭无可奈何,只得把手腕递给鄞,鄞仔细诊察过后,对颛顼比画。

    阿念边看边讲给小夭听:“他说你是骤然间伤心过度,却不顺应情绪,让伤心发泄出来,反而强行压制,伤到了心脉。刚才那口血是心口瘀滞的血,吐出来好,他说这段日子你要静心休养,不应再有大喜大悲的情绪。”

    颛顼让鄞退下,阿念困惑地问:“姐姐,你碰到什么事了?竟然能让你这种人都伤心?”

    小夭笑道:“我这种人?说得我好像没长心一样。”

    颛顼道:“这屋子里就我们兄妹三人,你既然笑不出来,就别再强撑着笑给别人看了!”

    小夭微微笑着:“倒不是笑给别人看,而是习惯了,根本哭不出来,反正生命就是如此,哭也一天,笑也一天,既然总是要过,最好还是笑着面对,比较笑脸人人爱看,哭声却没几个人喜欢!”

    颛顼只觉心酸,阿念却若有所悟,呆呆地看着小夭。

    颛顼问道:“你想吃饭吗?”

    小夭苦笑:“这会儿倒真是吃不下,给我熬点汤放着吧!我饿了时喝一点。你们不用陪着我,去吃你们的饭,我睡一觉,一切就好了。”

    颛顼拉着阿念,出了屋子。他对珊瑚说:“照顾好王姬。”看了一眼苗莆,苗莆立即跟在颛顼身后离去。

    小夭吃了颗安眠的药丸,昏昏沉沉地睡去。

    半夜里,小夭醒了,她觉得难受,可又身子无力,起不来。

    在外间休息的颛顼立即醒了,快步过来,扶着小夭坐起,给小夭披了件袄子,把一直温着的汤端给小夭。小夭一口气喝了,觉得胸腹间略微好受了点。

    颛顼摸了下她的额头:“有些发烧,不过鄞说,你体质特异,先不着急吃药,多喝点汤水,最紧要的是你自己要保持心情平和。”

    小夭倚着软枕,软绵绵地问:“你怎么在外间守着?难道紫金宫没侍女了吗?”

    “我不放心你。”

    “我没事,自小到大,什么事没碰到过啊?难道还真能为个男人要死要活吗?”

    “是啊,你没事,吐血发烧生病的人是另一个人,不是你。”

    “别说得那么严重,过几日就好了。”

    “我问过苗莆了,她说你去给涂山太夫人送药时,一切都正常,可从太夫人屋子里出来时就不对头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小夭恹恹地说:“我想再睡一觉。”

    颛顼说:“你连我都要隐瞒吗?”鄞说小夭性子过于克制,最好设法让她把伤心事讲述出来,不要积郁在心上。

    小夭笑着叹了口气:“不是要瞒你,而是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提不提无所谓。”

    颛顼觉得心如针扎,很多次,他也曾一遍遍告诉自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娘自尽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反正每个人的娘迟早都会死;叔叔要杀他,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反正谁家都会有恶亲戚……

    颛顼柔声问:“那到底是什么事呢?”

    小夭笑道:“只不过防风意映突然晕倒了,我诊断出她有了身孕。”

    颛顼沉默了,一会儿后,讥嘲道:“你说的是那个一箭洞穿我胸口的防风意映?她会突然晕倒?”

    “她当然有可能是故意晕倒,但怀孕是千真万确。”

    “多长时间了?”

    “只能推断出大概时间,应该在三个月左右,具体什么时候受孕的只有防风意映和……璟知道。”

    “真会是璟的孩子?”倒不是颛顼多相信璟会为小夭守身如玉,而是王叔磨刀霍霍,颛顼实在不希望这个时候,巩固了防风意映在涂山氏的地位。

    “我没有问他,不过看他面色,应该是他的……意映又不傻,如果不是璟的孩子,意映哪里敢当众晕倒?”小夭笑起来,自嘲地说,“没想到我回了趟高辛,就等来了璟的孩子。”

    颛顼对小夭说:“别伤心了,这世间有的是比璟更好的男人。”小夭眼中泪花隐隐,却嘴硬地笑道:“我不是为他伤心,我只通伤心自己信错了人。”

    颛顼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微笑着说:“好好休息吧!你不也说了吗?过几天就会好的。等你好了,我带你和阿念去山下玩。”

    小夭缩进了被窝里,颛顼挥手,殿内的灯灭了,只皎洁的月光泻入。

    小夭的眼泪滚落,她转了个身,背对着颛顼,用被子角悄悄擦去:“哥哥,你别离开。”

    颛顼拍着她的背,说道:“我不离开,我会一直陪着你。”

    虽然小夭没有发出一声哭泣,可随着眼泪,鼻子有些堵,鼻息自然而然就变得沉重,在静谧的殿内格外清晰。

    颛顼什么都没说,只是靠坐在榻头,一下下地轻拍着小夭的背。

    第二日,小夭的病越发重了,整个人昏昏沉沉。

    鄞安慰颛顼,宁可让王姬现在重病一场,总比她自己强压下去,留下隐疾的好。

    阿念看到小夭病了,把小性子都收了起来,很乖巧地帮着颛顼照顾小夭。颛顼很是欣慰,他知道小夭心里其实很在意阿念,阿念肯对小夭好,小夭也会开心。

    璟听说小夭病了,想来看小夭,馨悦也想来看看小夭,颛顼部回绝了。因为他夜夜宿在小夭的寝殿,颛顼的暗卫自然都严密地把守在小夭的寝殿四周,连璟的识神九尾小狐都无法溜进去找小夭。

    璟拜托丰隆想办法让他见小夭一面,丰隆知道防风意映怀孕的事后,劝璟放弃,可看璟七八日就瘦了一圈,又不忍心,只得带了璟去见颛顼。

    颛顼见了璟,没有丝毫不悦,热情地让侍女上酒菜,好好地款待丰隆和璟。

    璟道:“请让我见小夭一面。”

    颛顼说道:“小夭前段日子不小心感染了风寒,实不方便见客。”

    璟求道:“我只看她一眼。”

    颛顼客气道:“你的关心我一定代为转达,不过小夭……”

    丰隆看不得他们耍花枪,对颛顼说:“行了,大家都别做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璟和小夭的事!防风意映怀孕了,你和小夭肯定都不高兴,不过,这毕竟是小夭和璟的事,就算小夭打算和璟一刀两断,你也应该让小夭亲口对璟说清楚。”

    颛顼对丰隆很无奈,思量了一瞬,对潇潇说:“你去奏报王姬,看王姬是否愿意见璟。”

    半晌后,潇潇回来,说道:“王姬请族长过去。”

    颛顼对璟道:“小夭愿意见你。”

    璟随着潇潇去了小夭住的宫殿,推开殿门,暖气袭人,隐隐的药味中有阵阵花香。

    珊瑚和海棠拿着一大捧迎春花,说着水乡软语,咕咕哝哝地商量该插到哪里,珊瑚看到璟,翻了个白眼,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隔着水晶珠帘,看到小夭穿着嫩黄的衣衫,倚在榻上,对面坐着阿念。两人之间的案上有一个大水晶盆,阿念用灵力幻化出了满盆荷花,小夭拊掌而笑命。

    潇潇和苗莆打起珠帘,请璟进去。

    阿念笑对小夭说:“姐姐的客人到了,我晚些再来陪姐姐玩。”

    阿念对璟微微颔首,离开了。

    小夭指指刚才阿念坐的位置,笑请璟坐。

    小夭面色苍白,身子瘦削,但因为穿了温暖的嫩黄色,又晕了一点胭脂,并不觉得她没精神,反而像是迎着寒风而开的迎春花,在料崤春寒中摇曳生姿,脆弱却坚强的美。

    璟心内是翻江倒海的痛苦:“小夭,我……”

    小夭静静地凝视着他,在专注地聆听。

    璟艰难地说:“三个多月前,就是你第一次给奶奶制药那段日子,意映缠我缠得非常紧,往日,我可以立即离开青丘,躲开她,可奶奶有病,我逃都逃不了。有一晚,她竟然试图自尽,连奶奶都惊动了。在奶奶的训斥下,我只能守着她,后来……我觉得我看到你了,你一直对我笑……”璟满面愧疚,眼中尽是痛苦,“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我醒来时,我和意映相拥而眠。”

    小夭淡淡说:“你应该是中了迷失神志和催发情欲的药,可你跟我学习过很长一段日子的医术,怎么会那么容易中了意映的药?”

    璟的手紧握成拳头,似乎满腔愤怒,却又无力地松开:“是奶奶给我下的药。”至亲的设计,让他连愤怒都无处可以发泄。

    小夭有点惊诧,轻声说:“竟然是太夫人。”

    璟痛苦地弯着身子,用手捂住脸:“意映告诉我,她只是想做我的妻子,如果我想杀了她,可以动手。那一刻,我真的想杀了她,可我更应该杀了的是自己……我从她屋内逃出,逃到了轵邑,却不敢去见你,躲在离戎昶的地下赌场里,日日酩酊大醉。十几日后,离戎昶怒把我赶到小祝融府,我才知道原来你早去了高辛。”

    小夭想,难怪那三个月来,璟很反常,一点没有联系她。

    璟说:“我本想寻个机会告诉你这事。可你要赶着为奶奶制药,一直没机会。等你制完药,没等我和你坦白,意映就、就晕倒了……小夭,对不起!”

    小夭沉默了半响,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至少让我觉得我没有看错你,我的信任没有给错认,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你也不要再怨怪自己了。”

    小夭摘下脖子上戴的鱼丹紫项链,轻轻放在了璟面前:“太夫人应该近期会为你和意映举行婚礼,到时,我就不去恭贺你了,在这里提前祝福你们,相敬如宾,白头偕老。”

    璟霍然抬头,盯着小夭。

    水晶盆里,阿念刚才变幻的荷花正在凋零,一片片花瓣飘落,一片片荷叶枯萎,隔着调敝的残荷看去,小夭端坐在榻上,似乎在看他,又似乎没有看他。不过是一个水晶盆的距离,却像是海角天涯。

    璟的手簌簌轻颤,默默拿起鱼丹紫,向着殿外走去。他深一脚,浅一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了颛顼起居的殿堂。

    丰隆看到璟失魂落魄的样子,为了调解气氛,开玩笑地说:“颛顼,这人和人真是不一样,我看你身边一堆女人,也没见你怎么样,璟才两个女人,就弄得焦头烂额、奄奄一息了。你赶紧给璟传授几招吧!”

    颛顼笑了笑,璟却什么都没听到,面如死灰、怔怔愣愣。

    颛顼对丰隆说:“今日是谈不了事情了,你送他回去吧!”

    丰隆叹了口气,带着璟离开了。

    ******

    十几日后,在涂山太夫人紧锣密鼓的安排下,青丘涂山氏匆匆放出婚礼的消息,涂山族长不日将迎娶防风氏的小姐。

    这场婚礼仓促得反常,但涂山太夫人将一切因由都揽到了自己身上,说自己时日无多,等不起了。

    众人都接受了这个解释,赞防风意映孝顺,为了太夫人,连一生一次的大事都愿意将就。

    颛顼收到涂山长老送来的请帖,命潇潇准备了重礼,恭贺涂山族长大喜,人却未去。

    颛顼明明知道,小夭和璟分开了,他更应该小心拉拢璟,往常行动不得自由,现在能借着涂山族长的婚礼,亲自去一趟青丘,对他大有好处,可颛顼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是如释重负的欣喜,一方面又无法克制对这场婚礼的厌恶。最后,他索性把一切拜托给了丰隆,自己留在神农山,陪伴小夭。

    午后,小夭倚在暖榻上,和颛顼、阿念说话,她拎着涂山氏的请帖,问道:“帮我准备贺礼了吗?”

    颛顼淡淡说:“准备了。”

    阿念不解地问:“你们为什么都不肯去青丘?这可是涂山族长的婚礼……”

    “阿念,别说了!”颛顼微笑着打断了阿念的话。

    明明颛顼神情温和,阿念却有点心悸,不敢再开口了。

    小夭看着水漏,默默计算着时辰,马上就是要吉辰了,此时,璟应该已经和意映站在喜堂中。

    水漏中的水一滴滴落下,每一滴都好似毒药,落到了小夭心上,腐蚀得她的心千疮百孔。小夭知道自己不该想,却如着了魔一般,盯着水漏,一边算时间,一边想着璟现在该行什么礼了。

    涂山府肯定张灯结彩,十分热闹!

    璟一身吉服,和意映并肩而战。

    礼官高声唱和:一拜天地!

    璟和意映徐徐拜倒……意映如愿以偿,肯定心花怒放,可璟呢?璟是什么表情……

    小夭突然觉得心一阵急跳,跳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跳得眼前的幻象部散开。

    颛顼问道:“你不舒服吗?”

    小夭摇头,“没有!只是有点气闷,突然想呼吸点新鲜空气。”

    小夭匆匆出了殿门,颛顼忙拿了大氅,裹到小夭身上,小夭站在庭院内,仰望着蓝天,为什么相柳突然让她感受到他的存在?他是感受到了她的痛苦,还是因为他此时正在青丘,亲眼看着璟和意映行礼,想到了她不会好受?他是在嘲笑她,还是想安慰她?

    颛顼问:“你在想什么?”

    小夭说:“我突然想起种给相柳的蛊,我身体的痛,他都要承受,那我心上的痛呢?他也需要承受吗?他说他是九命之躯,我身体的痛对他而言不算什么,可心呢?心他只有一颗吧!”

    颛顼按住小夭的肩膀,严肃地说:“我不管你之前在清水镇和他有什么交往,但不要和相柳走近!”

    小夭苦涩地说:“我明白!”

    颛顼说:“虽然你一再说那蛊没有害处,但等你病好后,再仔细想想,如果能解除,最好解除了。”

    “嗯!”

    小夭仰望着蓝天,静静感受着自己的心在和另一颗心一起跳动,那些强压着的痛苦,也许因为有了一个人分担,似乎不再那么难以承受。

    小夭的病渐渐好了,她又开始做毒药。

    生病的这段日子,颛顼代她收了不少灵草灵药,小夭没吃多少,正好用来调制毒药。

    小夭谈笑如常,可她做的毒药是暗色调,黑色的蝙蝠、黑色的葫芦、黑色的鸳鸯、黑色的芙蓉……一个个摆放在盒子里,看上去简直让人心情糟糕透顶。但通过制作这一个个黑暗无比的毒药,小夭却将痛苦宣泄出来一些。

    攒暖划开时,小夭带阿念去轵邑城游玩。

    阿念被小贩用柳枝编织的小玩意儿吸引,打算挑几个拿回去装东西,小夭让海棠和珊瑚陪阿念慢慢选,她悄悄走进涂山氏的车马行,把毒药寄给了相柳。

    想到相柳看到毒药时的黑云压顶,小夭忍不住嘴角抿了丝浅笑。

    小夭返回去找阿念时,看到阿念竟然和馨悦、丰隆一起。

    馨悦埋怨小夭:“你有了亲妹妹,就不来找我玩了,连来轵邑城,都不来看我。”

    小夭连忙把责任都推到颛顼身上:“颛顼不让我随便乱跑,要我好好休养,今日是我生病后第一次下山,打算过一会儿就去找你的。”

    馨悦这才满意,亲热地挽住小夭的胳膊:“既然来了,就别着急回去,到我家吃完饭,我派人给颛顼送信,让他一起来。”

    阿念立即挽住小夭的另一只胳膊,不停地扯小夭的袖子,暗示她拒绝。

    馨悦立即察觉了阿念的小动作,睨着小夭:“你难道打算和我绝交吗?”

    小夭头疼,求救地看向丰隆,丰隆咳嗽了两声,转过身子,表明他爱莫能助。

    小夭干笑了两声,对阿念说:“我们就去馨悦家里玩一会儿,等吃完晚饭,和颛顼一起回。”

    馨悦笑起来,阿念撅嘴,不满地瞪着小夭,小夭悄悄捏着她的手,表明还是咱俩最亲,阿念这才勉强点了点头。

    小夭怕阿念和馨悦闹起来,根本不敢现在就去小祝融府,只得借口想买东西,带着两人在街上闲逛,大街上人来人往,阿念和馨悦还能收敛一些。

    好不容易熬到颛顼赶来,小夭立即冲动颛顼身边,咬牙切齿地说:“从现在开始,阿念和馨悦都交给你了,不许她们再来缠我!”小夭一把把颛顼推到馨悦和阿念中间,去追丰隆。

    丰隆笑着祝贺小夭:“终于逃出来了,恭喜!”

    小夭没客气地给了他一拳:“见死不救!”

    丰隆回头看,不知道颛顼说了什么,馨悦和阿念居然都笑意盈盈,丰隆不禁叹服地说:“还是你哥哥厉害啊!”

    小夭回头看了一眼,扑哧笑了出来:“估计他是拿出了应付各路朝臣的魄力和智慧。”

    到了小祝融府,也不知馨悦是真的想热情款待颛顼和小夭,还是存了向阿念示威的意思,一个仓促间准备了晚宴,居然十分隆重。在馨悦的指挥下,整个府邸的婢女仆役进进出出,鸦雀无声,井井有条。

    阿念本来还不当回事,可当她知道馨悦的母亲常年住在赤水,整个小祝融府其实是馨悦在打理,她看馨悦的眼神变了。小祝融府看似只是一个城主府邸,可整个中原的政令都出自这里。所有中原氏族的往来,和轩辕城的往来,复杂的人际关系都要馨悦在背后打理,这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到的,至少阿念知道她就完没有能力做到。

    阿念沉默地用饭,因为她的沉默,晚宴上没有起任何风波,众人看上去都很开心。

    晚宴结束后,丰隆和馨悦送颛顼三人出来,丰隆和颛顼走在一旁,聊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

    小夭她们虽然距离很近,却什么都听不到,显然是丰隆或颛顼下了禁制,看来谈的事情很紧要。

    回到紫金宫,潇潇和金萱都恭候在殿内,颛顼对小夭和阿念说:“我要处理一点事情,你们先去洗漱,洗漱完到小夭那里等我,我有话和你们说。”

    小夭和阿念答应了,各自回去洗漱。

    小夭洗漱完,珊瑚帮着她绞干了头发,阿念才来,头发还湿漉漉的,她急急忙忙地问道:“姐姐,哥哥要和我们说什么?”

    海棠拿了水晶梳子,一边给阿念梳理头发,一边慢慢地用灵力把阿念的头发弄干。

    小夭说:“不知道,只是看他那么慎重,应该是重要的事。”

    颛顼走进来,海棠和珊瑚都退了出去。

    阿念紧张地看着颛顼:“哥哥,你到底要说什么?”

    颛顼看了看阿念,目光投向小夭:“我是想和你们说,我要娶妻了。”

    “什么?”阿念猛地站了起来,脸色煞白,声音都变了,“你,你……你要娶馨悦?”

    “不是。”

    “不是?”阿念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呆呆地站着,脸上的表情十分怪异。

    颛顼说道:“我要娶曋氏的嫡女,不是我的正妃,但应该仅次于正妃。”

    阿念茫然地看向小夭,压根儿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小夭解释道:“曋氏是中原六大氏之一,而且是六大氏中最强大的一个氏族,以前神农国在时,神农王族都要常和他们联姻。”

    阿念问道:“馨悦知道吗?”

    颛顼说:“现在应该知道了,丰隆会告诉她。”

    阿念低声道:“哥哥的事情说完了吗?”

    “说完了。”

    “那我走了。”阿念飞快地跑了出去。

    颛顼看着小夭,面容无悲亦无喜。小夭拿出了酒:“你想喝酒吗?我可以陪你一醉方休。”

    颛顼苦涩地笑着,接过小夭递给他的酒,一饮而尽。

    小夭说:“曋氏的那位小姐我见过,容貌虽比不上潇潇和金萱,但也很好看,性子很沉静,据说她擅长做女红,一手绣工,连正经的绣娘见了都自愧不如。”

    颛顼没有吭声,只是又喝了一大杯酒。

    小夭说:“你如果娶了曋氏的小姐,就等于正式向舅舅们宣战了,你准备好了?”

    颛顼颔首。

    小夭缓缓道:“外爷对中原的氏族一直很猜忌,因为不是你的正妃,外爷会准许,但毕竟是你正式娶的第一个女人,怕就怕在舅舅的鼓动下,那些轩辕的老氏族会不满,诋毁中伤你,万一外爷对你生了疑心,你会很危险……”

    颛顼说:“我明白,但这一步我必须走,我必须和曋氏正式结盟。”

    小夭伸出手,颛顼握住了她的手,两人的手都冰凉。

    小夭用力握住颛顼的手,一字字说:“不管你做什么,不论你用什么手段,我只要你活着!”

    颛顼也用力握住小夭的手:“我说过,我要让神农山上开满凤凰花。”

    小夭举起酒杯,颛顼也举起了酒杯,两人相碰一下,喝干净。

    颛顼放下酒杯,对小夭说:“我很想和你一醉方休,但我还有事要处理。”

    小夭摇摇酒杯:“你去吧!只要你好好的,反正我一直在这里,我们有的是机会喝酒。”

    颛顼终于释然了几分,叫道:“小夭……”

    小夭歪头看着他,颛顼沉默了一瞬,微笑着说:“婚礼上,不要恭喜我。”

    “好!”小夭很清楚,那并不是什么值得恭喜的事,甚至可以说是颛顼的屈辱。

    颛顼转身,头未回地疾步离去。

    小夭给自己斟了一杯酒,慢慢的啜着。

    喝完后,她提起酒坛,去找阿念。

    海棠看到她来,如释重负,指指帘内,退避到外面。

    小夭走进去,看到阿念趴在榻上,呜呜咽咽地低声哭泣着。

    小夭坐到她身旁,拍拍阿念的肩膀:“喝酒吗?”

    阿念翻身坐起,从小夭手中抢过酒杯,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干,一边咳嗽一边说:“还要!”

    小夭又给她倒了一杯:“现在回五神山还来得及。”

    阿念说:“你以为我刚才没想过吗?我现在是很心痛,可一想到日后再看不到他,他却对别的女人好,我觉得更痛,两痛择其轻。”阿念就像和酒有仇,恶狠狠地灌了下去,“这才是第一次,我慢慢就会适应。”

    小夭叹气:“你没救了!”

    阿念哭:“这段日子,哥哥从不避讳我,常当着我的面抱金萱,我知道他是故意的,他肯定和你一个想法,想逼我离开。在五神山,我只有思念的痛苦,没有一点快乐,在哥哥身边,纵然难受,可只要他陪着我时,我就很快乐。即使他不陪我时,我想着他和我在一起时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也很快乐。”

    小夭忽而发现,阿念从不是因为颛顼即将成为什么人,拥有什么权势而爱慕他,而其他女人,不管是金萱,还是馨悦,她们或多或少是因为颛顼的地位和握有的权势而生了仰慕之心。

    小夭问道:“阿念,如果……我是说如果现在颛顼还在高辛,是个空有王子头衔,实际却一无所有的男人,你还会愿意和他在一起吗?”

    阿念一边抹眼泪,一边狠狠地瞪了小夭一眼:“你一说这个,我就恨你!如果不是你,哥哥就不会回轩辕,他永远留在高辛,那多好!”

    小夭肯定,如果颛顼是留在高辛的颛顼,馨悦绝不会喜欢颛顼。馨悦要的是一个能给予她万丈光芒的男人,而阿念要的是一个肯真心实意对她好的男人。阿念爱错了人,可她已经无法回头。

    小夭抱住了阿念。

    阿念推她:“你走开!我现在正恨你呢!”

    小夭道:“可我现在觉得你又可爱又可怜,就是想抱你!”

    阿念抽抽噎噎地说:“我恨你!我要喝酒!”

    小夭给阿念倒酒:“喝吧!”

    小夭本来只是想让阿念醉一场,可阿念絮絮叨叨地说着她和颛顼的往事,小夭想起了璟,平日里藏起的悲伤涌上了心头,禁不住也喝了一杯又一杯,直到稀里糊涂地醉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