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长相思2:诉衷情 > 第十二章 烟水茫,意难忘
    轩辕的王位之争,以黄帝退位、颛顼登基为结果,虽然苍林和禹阳还不服,可大局已定,大的风波肯定不会再起,至于小风波,颛顼又岂会放在眼里?

    俊帝看轩辕局势已稳,把一直软禁在宫中的阿念放了出来。阿念怒气冲冲地赶往神农山,俊帝苦笑,只能感慨女大不中留。

    阿念不仅生父王的气,也生颛顼和小夭的气,她觉得他们都太小看她了,凭什么危急时刻,小夭能陪着颛顼,她却要被保护起来?难道她是贪生怕死的人吗?

    到了神农山,她本来打算要好好冲颛顼发一顿火,可是看到颛顼,想到她差点就有可能再见不到他,一腔怒火变成了后怕,抱着颛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等被颛顼哄得不哭了,她也顾不上生气了,只觉得满心柔情蜜意,恨不得和颛顼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可惜颛顼如今是一国之君,再迁就她,能陪她的时间也很有限,阿念更舍不得拿那点有限的时间去赌气了。于是,她把一腔怨气发到了小夭身上,不和小夭说话,见着了小夭和没见着一样,小夭只得笑笑,由着她去。

    黄帝在紫金顶住了下来,他选择了最偏僻的一座宫殿,深居简出,从不过问政事,每日做些养气的修炼,闲暇时多翻阅医书,严格遵照小夭的叮嘱调理身体。淑惠、金萱她们都很怕黄帝,向来是能躲就躲,阿念却是一点也不怕黄帝,日日都去陪黄帝,总是“爷爷、爷爷”地亲热唤着,比小夭更像是黄帝的孙女。

    也许因为小夭和阿念每日下午都在黄帝这里,一个发呆,一个陪黄帝说话下棋,颛顼也会在这个时间抽空过来一趟,不拘长短,一屋子人有说有笑。

    黄帝十分淡然,好似不管小夭、颛顼来与不来,他都不在乎。可有一次,阿念送颛顼出去后,黄帝凝视着小夭的侧脸,说道:“很多年前,那时你外祖母还在,有一天傍晚,我从密道溜迸朝云殿,看到你再凤凰树下荡秋千……”

    小夭回头,诧异地看向黄帝,她眼中的悲沧竟让她不忍目睹。

    “我隐身在窗外,一直看着你们,你们围聚在阿嫘身边,将她照顾得很好。当时我就想我会拥有天下,却会孤独地死去,可没想到我竟然也能有子孙承欢膝下的日子。”

    如果黄帝到现在依旧要紧抓权势,只怕他真的会在权势中孤独地死去,,小夭说:“虽然你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心愿而放弃了权势,可你也成了颛顼。”

    “年少时,都是一腔意气,为着一些自己以为非常重要的坚持不愿退让,等事过境迁,才发现错了,却已经晚了。”黄帝看着小夭,语重心长地说,“小夭,你也要记住,有时候,退一步,不见得是输。”

    小夭趴在窗户上,默不作声。

    颛顼又要纳妃了,是方雷氏的嫡女。

    方雷氏是大荒北边的大氏,黄帝也曾娶过方雷氏的嫡女,立为二妃,地位仅次干王后嫘祖,方雷王妃生养过两位王子,六王子休、八王子清,可惜一子死、一子被幽禁,方雷氏受到牵连,这两百多年一直被黄帝冷落。又因为休和苍林争夺王位时,方雷氏对休的支持,让苍林深恶痛绝,这么多年,苍林和禹阳还时不时痛踩落水狗,让方雷氏的日子越发艰难。

    众人本以为颛顼即使要纳北方氏族的妃子,也会挑选一个掌权的大氏族,可没想到他竟然选择了已经被打压得奄奄一息的方雷氏。

    方雷氏终于有机会重振家族,对颛顼十分感激,再加上他们和苍林、禹阳是死对头,只能选择毫不犹豫地力支持颛顼。

    方雷氏毕竟从轩辕刚建国时就跟随黄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旦自上而下的打压消失,很快就展现出雄踞北方几万年的大氏族的能力。

    小夭和阿念听闻颛顼要纳方雷妃的事,是在黄帝起居的殿中。

    小夭捂着扇子,眯眼闲坐着,阿念在跟黄帝学围棋,时不时能听到阿念叽叽呱呱的声音。夏日的阳光从丝瓜架上筛落,照在青砖地面上,一片明暗交错的光影,显得这样的下午闲适、静谧、悠长。

    颛顼走进来,站在阿念的身后看了一会儿棋,坐到小夭身旁。他拿过扇子,帮小夭轻轻地打着。

    小夭低声问:“今日怎么这么有时间?”

    颛顼眯眼看着窗外的绿藤和阳光,没说话。

    阿念急急忙忙地结束了棋局,立即问道:“哥哥,你今日没事吗?”

    颛顼笑道:“我来就是和爷爷说事情的。”虽然黄帝从不过问政事,可颛顼总会以闲聊的方式把一些重要的事说给黄帝听。

    黄帝说:“那些事你不必特意讲给我听。”

    颛顼说:“这事一定得告诉爷爷,我打算立方雷氏的女子为妃。”

    黄帝笑了笑,没有不悦,只有嘉许:“选得好。”

    小夭看阿念,也许因为这已经是第二次,也许因为颛顼已是轩辕国君,阿念没有上一次的强烈反应,只有几缕怅然一闪而过。

    颛顼道:“孙儿要谢谢爷爷,把方雷氏留给了孙儿去起用。”

    黄帝淡淡说:“你能体会我的苦心很好,但如今你才是轩辕的国君,重用谁、不重用谁,凭你的判断,无需理会我。”

    “孙儿明白。”

    颛顼向黄帝告退,把扇子还给小夭时,他低声说:“不要……明白吗?”

    不要给我道喜,小夭仍清楚地记得颛顼娶淑惠时,他的叮嘱,小夭点了下头:“我知道。”

    颛顼向殿外走去,阿念凝视着颛顼的背影,满眼不舍。

    黄帝朝阿念指指颛顼,示意她可以去追颛顼。阿念羞得脸色道红,黄帝笑眨眨眼睛,挥挥手示意:快去快去,我个糟老头子不需要你陪!

    阿念一边羞涩地笑着,一边穿上木屐,轻盈地追了出去。木屐在回廊间发出踢踢踏踏的清脆声音,给静谧的夏日,留下了一串追赶情郎的轻快足音,让整座殿堂都好似变得年轻了。

    小夭想微笑,又想叹气,对黄帝悠悠地说:“你想要阿念嫁给颛顼?”

    黄帝说:“阿念是个很好的小姑娘,天真刁蛮、干净透彻,没别的小姑娘那些复杂的心眼。”

    小夭眯眼看着窗外,觉得自己和阿念比起来,显得好老。

    黄帝说:“出去玩吧!别和我这老头子一样整日缩在宫殿里,有我和颛顼在,你该向阿念学学,任性一些,放纵一些。”

    小夭淡淡说:“正因为您和颛顼,我才不敢任性放纵,我的血脉注定了束缚,何必自欺欺人?如果说,我现在去我相柳玩,您会同意吗?”

    黄帝沉默了,神情十分复杂,半晌后说:“不会同意,颛顼迟早会和他决一死战,我不想你日后痛苦,但你别的要求,我一定会尽力满足。”

    “颛顼是个男儿,又是一国之君,你必须严格地要求他,我却不一样,您愿意宠着我。我知道,您想把亏欠我娘、大舅舅、二舅舅、四舅舅他们的弥补到我身上,但再鼎盛的权势都保证不了我幸福,何况您欠他们的就是欠他们的,永远弥补不了,我也不要!您就乖乖做我的外祖父吧,和天下所有的祖父一样,操心孙女的终身幸福,却无力控制,只能干着急,最后没办法了,无奈

    地感叹一声‘儿孙自有儿孙福’!”小夭摇着扇子,笑看着黄帝,“您一辈子还没尝试过什么叫有心无力吧?在我身上尝试一下好了!”

    黄帝满面无奈。

    傍晚,颛顼议完事,从殿内出来,看见黄帝的内传,忙快走了几步:“爷爷要见我?”

    “是!”内侍恭敬地说。

    颛顼随着内侍去见黄帝,侍女正在上饭菜,颛顼说:“我就在爷爷这里用饭了。”

    颛顼陪着黄帝用完饭,侍女上了酸枣仁茶,颛顼喝了一口:“还怪好喝的。”

    黄帝道:“小夭不让我晚上吃茶,这是特意给我配来饭后喝的水。”

    颛顼笑道:“难得她肯为爷爷专心研习医术。”

    黄帝道:“叫你来,是有一件事想让你尽力去做一下。”

    “爷爷请讲。”

    “你看看有没有办法招降相柳,我知道非常难,几百年来,清、后土、苍林、小祝融他们都先后尝试过,被相柳拒绝了,但我还是希望你再尝试一下。”

    “好。”颛顼迟疑了一下,问道:“爷爷为什么会留意相柳?”

    黄帝道:“不过是一个糟老头子的一点愧疚。”

    颛顼看黄帝不愿细说,他也不再多问:“我会尽力,但我觉得希望渺茫。”

    黄帝叹了口气:“尽人事,听天命!”

    方雷妃是颛顼登基后正式的娶的第一个妃子,和当年迎娶淑惠时气派自然不同,紫金宫内张灯结彩,焕然一新。

    阿念再自我开解,也难免气闷,顾不上和小夭赌气了,对小夭说:“姐姐,我们去山下玩一阵子吧!”

    小夭道:“你想去哪里玩?”

    阿念想了一会儿:“要不然我们去找馨悦?”

    小夭和黄帝、颛顼打了声招呼,带阿念去小祝融府找馨悦。

    女人之间很奇怪,本来因为一个男人有隐隐的敌意,可因为这个男人要娶另一个女人,两个女人反倒同病相怜,暂时间相处得格外投契。馨悦和阿念的成长坏境相近,她们之间能说的话很多,哪个织女的布料最好,哪种剪裁最时兴,哪种衣衫配色最别致,最近流行什么样式的发髻,玩过什么样的游戏……小夭完插不上话,只能看着她们边笑边讲。

    小夭沉默的时间起来起多,馨悦和阿念都没有注意,在她们的印象中,,小夭本就是一个性子懒散,不太合群,有些清冷的人,她们不知道其实小夭最怕寂寞,很喜欢说话。

    因为国君纳妃,轵邑城内也多了几分喜气,几个店铺都装饰得很吸引人。

    馨悦和阿念把一腔失意化作了疯狂的购物,脂粉,买!丝绸,买!珠宝,买……

    逛完香料铺子,馨悦和阿念很快就冲进了下一个铺子。

    半晌后,,小夭才慢吞吞地从香料铺子走出来,左子提了四五个盒子,右手提了四五个盒子,也不知道是伙计没把绳子系牢,还是盒子太重,提着的东西一下散开,各种香料落了一地。

    昨夜刚下过雨,地上还有不少积水,,小夭手忙脚乱地收拾。一辆马车经过,丝毫未慢,脏水贱了小夭满脸。

    小夭随手用袖子抹了把脸,查看香料有没有弄脏,有人蹲下,帮她捡东西。

    “谢谢……”小夭笑着抬头,看到帮她的人是璟,突然之间,,小夭再笑不出来,一分的狼狈化作了十分。

    璟把散开的盒子,用绳子系好:“散到地上的甘松香就不要了,我让伙什再帮你重新装一份。”

    小夭只觉眼眶发酸,眼泪就要滚下,她突然站起,顺着长街奔了出去,却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想远离。

    她一直告诉自己,失去一个男人,不算什么,依旧可以过得很好。她也一直凭借意志,将一切控制得很好,可此时此刻,积郁在胸腹间的情绪突然失控了。

    小夭东拐西钻,从一个小巷子里进入了离戎族开的地下赌场。

    地下赌场开不是什么客人都接待,小夭以前来都是相柳带着她,这一次她自己来,守门的两个男人想赶她出去,正要出声呵斥,看到一个小小的九尾白狐漂浮在小夭的头顶,对他们威严地比画着小爪子。

    两个男人立即客气地拿了狗头面具,递给小夭,按下机关,一条长长的甬道出现。

    小夭戴上狗头面具,走进了地下赌场。

    等坐到赌台前,将喜怒哀伤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时,,小夭忽然很佩服开设这个赌场的人,戴上了面具,才敢将平时不敢暴露的情绪都表露出来。

    小夭一直不停地赢着钱,一把比一把赌得大,没有适可而止,她期待着闹点事情出来,用黄帝的话来说,任性放纵一下。可赌场也奇怪了,小夭一直赢钱,居然没有人来设法阻止,到后来,周围赌钱的人都围聚在小夭周围,随着她下注,和小夭一块儿赢钱。

    小夭觉得索然无味,难道颛顼和离戎族的族长有什么协议,在他纳妃期间,不许狗狗们在城里闹事?

    小夭不知道在一个房间内,离戎族的族长离戎昶正坐在水镜前,津津有味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边看,边对璟说:“这姑娘究竟是谁?你上次躲我这里日日酩酊大醉,该不会就是因为她吧?”

    璟不说话,只是看着小夭,水月镜花,可望不可得。

    离戎昶不满地嘀咕:“这姑娘出手可够狠的,我可是小本生意,这些钱你得还给我!”

    在大厅另一头赌钱的防风邶看人潮涌到那边,他散漫地起身,走了过来,看到小夭面前小山一般的钱,防风邶笑着摇头。

    围在身周的一堆人,都是狗头人身,看上去有些分不清谁是谁,可偏偏他就是显得与众不同,小夭一眼就认了出来。

    小夭瞪着防风邶,把所有钱都押了注,居然一把输掉了。

    众人嘘声四起,渐渐地散开。

    小夭朝赌场外走去,防风邶笑道:“你看上去好似很不痛快,可现如今,我还真想不出来整个大荒谁敢给你气受。”

    两人已经走进甬道,小夭讽刺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防风邶笑问:“未来的赤水族长夫人,你那位天之骄子的夫婿呢?怎么独自一人跑到这种地方?”

    小夭沉默地摘下狗头面具,防风邶也搞下了面具。

    小夭说:“你知道我定亲了?”

    “这么轰动的事,想不知道,很难!我,忘记说恭喜了,恭喜!”

    小夭静静看了一瞬防风邶,摇头笑起来:“有两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

    防风邶抛玩着面具:“说。”

    “第一,是为你做毒药的事,我现在还可以为你做,但……我成婚后,不会再帮你做毒药了。”

    防风邶接住面具,微笑地看着小夭:“第二件事情呢?”

    “我想解掉你和我之间的蛊,涂山氏的太夫人生前养着一个九黎族的巫医,巫医说……我们的蛊好像是传说中的情人蛊,这个蛊顾名恩义是情人间采用……你和我实在……不搭边!”小夭自嘲地笑,“你上次已很厌烦这蛊,所以我想你有空时,麻烦你和我去一趟九黎,找巫王把蛊解掉。”

    防风邶盯着小夭,在赌场的幽幽灯光下,他唇畔的笑意透着一丝冷厉。

    小夭道:“纵使蛊解了,我以前的承诺依然有效。”

    防风邶淡淡地说:“好啊,等我有空时。”

    两人沉默地走出甬道,小夭把面具还给侍者,和防风邶一前一后走出了明暗的屋子。

    大街上已经月照柳梢、华灯初上。

    小夭强笑了笑,对防风邶说:“毒药我会每三个月送次,我走了。”

    防风邶抓住了小夭的手臂,小夭没有回头,却也没有挣脱他的手,只是身体绷紧,静静地等着。

    好一会儿后,防风邶说:“陪我一块儿吃完饭。”

    小夭的身体垮了下去,笑着摇摇头,拒绝道:“我没时间!”

    防风邶说:“对干某人决定的事,你最好不要拒绝。”

    “你现在是防风邶!”

    “你刚才说的那一堆话是对谁说的?”

    “我……”小夭深吸了口气,“好吧,相柳将军!”

    防风邶带着小夭去了一个小巷子,还没走近,就闻到扑鼻的香气。

    推开破旧的木门,简陋的屋子中,一个独臂老头拿着一个大木勺,站在一口大锅前,看到防风邶,咧着嘴笑:“稀罕啊,几百了第一次看你带朋友来,还是个女娃子。”

    防风邶笑笑,穿过屋子,从另一个门出去,是一个小小的院子。

    防风邶和小夭在露夭的竹席上坐下。独臂老头舀了两海碗肉汤,在碟子里装了三块大饼,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放到案上。

    小夭问:“什么肉,怎么这么香?”

    “驴肉。”防风邶指诣老头,“他是离戎族的,擅长炖驴肉,选料考究、火候讲究,这大荒内,他炖的驴肉若排第二,无人敢排第一。”

    老头给小夭上了一盘子素菜:“特意为你做的。”

    小夭并不怎么饿,一边慢慢地喝酒,一边吃着菜。

    老头坐在砍柴的木墩上,一边喝酒,一边和相柳说着话,老头和相柳说的话,小夭不怎么听得懂,只大概明白是在说一些老头和相柳都认识的人,这个死了,那个也死了。老头神情很淡然,防风邶的口气很漠然,可在这样一个微风习习的夏日夜晚,小夭却有了友朋凋零的伤感。

    僻静的小卷子里,离戎昶一边走,一边数落璟:“你看看你,女人在时,你连走到人家面前的勇气都没有,看着人家跟着别的男人走了,又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

    璟苦涩地说:“我走到她面前又能怎么样?”

    离戎昶推开了破旧的木门,说道:“我和你说,对付女人就三招,冲上去扛到肩上,带回家扔到榻上,脱掉衣服扑上去!一切搞定!你要照我说的做,管保她乖乖跟着你。”

    小夭听到如此彪悍的言论,不禁嗤一声笑了出来。

    离戎昶寒道:“哪个小娘子在嘲笑我?我今晚就把你扛回去!”

    小夭笑道:“那你来扛扛,仔细别闪了腰!”

    离戎昶大笑着挑起帘子,走进院子,看是小夭和防风邶,愣了一下,先和防风邶打了个招呼。语气熟络,显然认识。

    昶回头对璟笑嘻嘻地说:“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璟僵站着没有动,离戎昶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另一张食案前,对老头说:“上肉。”

    老头放下酒碗,笑着站起,对璟说:“坐吧!”

    璟这才走过来坐下。

    老头给他们上了肉汤和饼子,自己又坐在木墩上,一边一碗碗地吃着酒,一边继续和防风邶闲聊。

    离戎昶笑眯眯地看着小夭:“喂!我说……小姑娘,你怎么称呼?”

    小夭没理他,装出专心致志听防风邶和老头说话的样子。

    离戎昶说:“小姑娘,防风邶和这熬驴肉的老家伙一样,都不是好货,你跟着他可没意思,不如好好考虑一下我兄弟。我兄弟就是一不小心被女人设计了,弄出个儿子来,但不是不能原谅的大错……”

    “昶!”璟盯着离戎昶,语气带怒。

    “你警告欧文也没有用,老子想说话时,你拿刀架在老子脖子上,老子也得说!”

    离戎昶探着身子,对小夭说:“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东西,是人都会犯错,璟是犯了错,可真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错。你想想,正因为他这次犯了错,以后同样的错误,肯定不会再犯,成婚后,你多省心!你找个没犯过错的男人,难保他成婚后不会犯错,到时你更闹心!”

    小夭问:“你说完了没有?”

    离戎昶说:“没有!”

    小夭扭过头,给防风邶倒酒,表明压根儿不想听。

    离戎昶说:“你不喜欢青丘的那对母子,大不了就在轵邑安家,让璟陪你长住轵邑,我和你说句老实话,防风邶的日子都是有今夕没明朝,纵是犯了错的经也比防风邶强……”

    小夭砰一声,把酒碗重重搁在案上,盯着离戎昶说:“我已经定亲,未婚夫不是他,所以——拜托你、麻顾你,别不停地踩人家了!”

    “什么?”离戎昶愣了一下,怒问道:“是作?谁敢抢我兄弟的女人?我去我他谈谈!他若不退婚,我就打断他的腿……”

    小夭挤出一个笑,冷冷地说:“赤水丰隆,你去我他谈吧!”

    “丰隆……”离戎昶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是丰隆的未婚妻?你是高辛王姬,颛顼的妹妹?”

    小夭狠狠瞪了昶一眼,对防风邶说:“你对他倒是好脾气。”

    防风邶啜着酒,淡淡道:“他说的是实话,我本来就不是适合女人跟的男人,你不是也知道吗?”

    小夭看着防风邶,说不出话来。

    独臂老头盯着小夭,突然问道:“你是轩辕王姬的女儿?”

    小夭对独臂老头勉强笑了笑:“是。”

    “你爹是……”

    刚才离戎昶已经说了她是高辛王姬,独臂老头没听见吗?小夭有点奇怪地说:“高辛俊帝。”

    独臂老头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小夭,仰头喝尽碗中酒,竟高声悲歌起来:

    中原地古多劲草,节如箭竹花如稻。

    白露洒叶珠离离,十月霜风吹不倒。

    萎萎不到王孙门,青青不盖谗佞坟。

    游根直下土百尺,枯荣暗抱忠臣魂。

    我问忠臣为何死?元是神农不降士。

    白骨沉埋战血深,翠光潋滟腥风起。

    山南雨暗蝴蝶飞,山北雨冷麒麟悲。

    寸心摇摇为谁道?道傍可许愁人知?

    ……

    注释:摘自王冕《劲草行》,有修改

    小夭怔怔地听着,想起了泣血夕阳了,相柳一身白衣,从焚烧尸体的火光中,冉冉走到她面前。

    离戎昶头痛地嚷:“大伯,你别发酒疯了!”

    老头依旧昂头高歌,离戎昶把老头推进了屋中,几分紧张地对小夭说:“老头酒量浅,还喜欢喝酒,一发酒疯,就喜欢乱唱一些听来的歌谣……他一只胳膊没了,一条腿只能勉强走路,早已是废人……”

    小夭道:“我只是来吃饭的,出了这个门,我就忘了。”

    离戎昶放下心来,听着从屋内传出的呓语,神情有些伤感,叹道:“我大伯不是坏人,反倒是太好的人,所以……他无法遗忘。”

    小夭忽而意识到,离戎昶刚才一直说的,其实是相柳,他知道防风邶是相柳?

    那璟现在一一肯定也知道邶是相柳。

    小夭看看璟,又看看邶,对邶说:“你吃完了吗?吃完我们就走吧!”

    小夭和邶走出了门,昶追出来,叫道:“姑娘!”

    小夭停步回头,无奈地问:“你还想说什么?”

    “知道了你的身份,我还敢说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璟的那个孩子是中了自己亲奶奶和防风意映的圈套,这些年来,璟一直独自居住,根本不允许防风意映近身。我敢以离戎昶的性命发誓,璟对你用情很深,眼里心里都只你一人。”

    小夭转身就走,夜色幽静,长路漫漫,何处才是她的路?

    小夭轻声问:“邶,你说……为什么找一个人同行会那么难?”

    防风那说:“找个人同行不难,找个志趣相投,倾心相待,能让旅途变得有意思的人同行很难。”

    小夭问:“真的会一辈子都忘不掉一个人吗?”

    “看是什么人了,如果你说的那个人是璟,我看很有可能。”

    “你到底是说他忘不掉我,还是说我忘不掉他?”

    防风邶笑:“随你理解。”

    小夭皱着眉头,赌气地说:“大荒内好男儿多的是!”

    “好男人是很多,但能把你真正放进心里的男人只怕不多。”

    “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不该嫁给丰隆。”

    “我没什么意思,你问我,我只是如实说出我的看去。”

    “相柳,我真的弄不懂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你我都是红尘过客,相遇时彼此做个伴,寻欢作乐而已!何必管我心里想什么?”

    小夭自嘲地笑:“是我想多了!不管你心里琢磨什么,反正都和我无关!”

    相柳望着漆黑的长街尽头,默不作声。

    小夭沉默了一会儿,若无其事地说:“璟已经知道你是相柳,他肯定不会告诉我哥哥,可如果丰隆知道了,哥哥肯定会知道。你……一切小心。”

    相柳盯了小夭一眼,小夭避开了他的视线,问道:“那个卖驴肉的老头是谁?”

    “曾经是蚩尤的部下,冀州决战的幸存者,背负着所有袍泽的死亡继续活着,还不如死了。”相柳笑了笑,“其实,对一个将军而言,最好的结局就是死在战场上。”

    明明是温暖的夏夜,可小夭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

    已经到了小祝融府,相柳和小夭同时停住了脚步,却一个未离开,一个未进去,都只是默默站着。

    以前,还觉得见面机会多的是,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小夭就老是觉得,见一次少一次,到了今夜,这种感觉越发分明。

    半晌后,相柳说:“你进去吧!”

    小夭总觉得有些话想说,可仔细想去,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她说:“现在不比以前,你最好还是少来中原。”

    小夭本以为相柳会讽刺她,究竟是担心颛顼会杀了他,还是担心他会杀了颛顼,可没想到相柳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她。

    小夭静静地等着,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等什么。

    相柳清冷的声音响起:“你进去吧!”

    小夭微笑着对相柳敛衽一礼,转身去拍门。门吱呀呀打开,小夭垮了进去,回过头,相柳依旧站在外面,白衣黑发,风姿卓然,却如北地的白水黑山,纵使山花遍野时,也有挥之不去的萧索。

    小夭再迈不出步子,定定地看着相柳,门缓缓合拢,相柳的身影消失。

    小夭回到住处,馨悦和阿念都在,正拿着白日买的衣料在身上比画,说得热闹。看到她回来,两人笑着抱怨道:“好姐姐,你下次突然失踪前,能否给我们打个招呼?幸亏香料铺子的伙计说你和朋友一起走了,让我们别担心。”

    小夭笑笑,没有答话。

    她们两人继续商量着该做个什么样式的衣裙,说起某个贵族女子曾穿过的衣裙,糟蹋了一块好布料,嘻嘻哈哈笑成一团。

    小夭缩在榻上,只觉恍惚,这些人才是她的亲人朋友,为什么她却觉得如此孤单寂寞?

    颛顼娶方雷妃那一日,中原的氏族,轩辕的老氏族都汇聚神农山,紫金宫热闹了一整日。

    现在颛顼是一国之君,凡事都有官员负责,小夭只是旁观,本来还有点担心阿念,却发现阿念将一切处理得很好,知道自己不喜欢,拖着小夭早早回避了。

    小夭陪着阿念大醉一场,第二日晌午,两个人才晕沉沉地爬起来,宾客已经离开,一切都已过去。唯一的不同就是,紫金宫的某个殿多了一个女子,但紫金宫很大,一年也不见得能见到一次。

    生活恢复了以前的样子,阿念依旧快快乐乐,每日去陪黄帝,每天都能见到颛顼哥哥。

    小夭却不再练箭,大概因为颛顼登基后,小夭觉得危机解除,不再像以前那么克己自律。整个人变得十分懒散,一副什么都没兴趣,什么都不想做的样子,每日就喜欢睡觉。一个懒觉睡醒,常常已经是中午,用过饭,去看黄帝,坐在黄帝的殿内,没精打采地发呆。

    在阿念眼里,小夭一直很奇怪,自然不管她什么样子,都不奇怪。

    黄帝问了几次:“小夭,你在想什么?”

    小夭回道:“就是什么都没想,才叫发呆啊!”

    黄帝遂不再问,由着她去。

    颛顼关切地问:“小夭,你怎么了?”

    小夭懒洋洋地笑着回答:“劳累了这么多年,你如今已是国君,还不允许我好逸恶劳吗?难道我什么都不干,就喜欢睡懒觉,你就不愿意养我了?”

    颛顼温和地说:“不敢你怎么样,我都愿意养你一辈子。”

    阿念听到了,立即探着脖子问:“那我呢?我呢?”

    颛顼笑:“你也是,反正……”

    阿念急切地说:“反正什么?”

    “反正你如果吃得大多了,我就去找师父要钱。”

    “啊……你个小气鬼!”阿念扑过来,要打颛顼,一边掐颛顼,一边还要告状,“爷爷,你听哥哥说的什么话?”

    黄帝笑眯眯地说:“反正你父王总要给你准备嫁妆的,颛顼不要,你父王也会送。”

    阿念一下子羞得脸通红,躲到了黄帝背后,不依地轻捶黄帝的背。

    晚上,小夭已经快睡时,颛顼突然来了。

    小夭诧异地笑道:“稀客!有什么事吗?”

    颛顼坐到榻上:“没事就不能来看你了?”

    “当然不是了,只不过下午不是在外爷那里见过了吗?”

    “只听到阿念叽叽喳喳了,根本没听到你说话。”

    小夭笑道:“一切顺心,没什么可说的。”

    颛顼盯着小夭,问:“小夭,你过得好吗?快乐吗?”

    小夭愕然:“这……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

    颛顼说:“听苗青说,你晚上常常一个人枯坐到深夜,我本来以为过一段日子就会好,可你最近越来越倦怠,我很担心你。”

    小夭笑道:“我没事,只不过因为你登基后,我没有压力了,所以没以前那么自律。”

    颛顼盯着小夭。渐渐地,小夭再笑不出来:“你别那样看着我!”小夭躺到了软枕上,胳膊搭在额头,用衣袖盖住了脸。

    颛顼说:“我登基后,能给你以前我给不了的,我希望你过得比以前好,可你现在……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小夭说:“没有,你什么都没做错,是我自己出了错。”

    “小夭,告诉我。”

    颛顼挪坐到小夭身旁低声说:“小夭,你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呢?”

    小夭终于开口:“和璟分开后,我心里不好受,一直睡不好,但我觉得没什么,一直都挺正常,可你登基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很累,感觉看什么都没意思。没有了第二日必须起来努力的压力,夜里起发睡不好。我常常想起和璟在清水镇的日子,还常常想起我们小时在朝云殿的日子。我喜欢那些时光,但我不喜欢自己总回忆过去,不管过去再美好,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这么软弱没用,我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颛顼静静思索着。

    人所承受的伤害有两种,一种是肉体的伤,看得见,会流血;另一种是心灵的伤,看不见,不会流血。再坚强的人碰到肉体的伤,都会静养休息,直到伤口愈合,但对心灵的伤,越是坚强的人越是喜欢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如常的生活,可其实这种伤,更难治愈。

    被母亲抛弃,被追杀逃亡,变成了没脸的小怪物,独自在荒山中生存,被九尾狐囚禁虐待,孤身漂泊……这些事都给小夭留下了伤害,可小夭一直用坚强,把所有的伤害压在心底深处,装作没什么,告诉自己她已经长大,一切都过去了。

    小夭看似洒脱不羁,可因为她从小的经历,其实,小夭比任何人都渴望有个安稳的家,不然不会做玟小六时都给自己凑了个家。

    小夭把所有的期侍都放在了璟身上,璟的离去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小夭承受不住了。明明已承受不住,可当时,轩辕的储君之争正是最凶险时,小夭为了颛顼,依旧对自己心上的伤视而不见,直到颛顼安了,她才垮掉了。

    颛顼心酸,第一次对璟生了憎恶。小夭付出信任和期待,需要常人难以想象的勇气和努力,那是在累累伤口上搭造房子,璟却把小夭的信任和期待生生地打碎了。

    颛顼抚着小夭的头说:“没有关系,现在你不是一个人了,我在这里,你真的可以软弱,也可以哭泣!没有关系!”

    小夭鼻子发酸,从小到大,每走一步,只要有半点软弱,肯定就是死,她从不允许自己软弱,她自己都不明白,那么艰难痛苦的日子都走过来了,现在她会受不了?可是,每每午夜梦回时,悲伤痛苦都像潮涌一般,将她淹没。

    小夭说:“别担心,我相信时间会抚平一切伤口。”

    颛顼道:“我在很多年前就明白了,心上的伤很难平复,否则我不会到现在都无法原谅我娘。”

    “既然肉体的伤有药可治,心里的伤也肯定有办法治疗。”

    “我没说没有。”

    “如何治疗?”

    “今日的得到能弥补往日的失去,现在的快乐会抚平过去的伤痛。我是没有办法原谅我娘,可因为你的陪伴,那些失去她的痛苦早已平复。”

    小夭默默想了一会儿,强笑道:“你是鼓励我去找新的情人吗?”

    颛顼说:“我只希望,有一个人能抚平璟给你的痛苦,让你相信自己被重视、被珍惜、被宠爱,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舍弃的。”

    小夭的眼泪涌到了眼眶,喃喃说:“我一直都比较倒霉,这种好事,已经不敢奢望了。”

    颛顼低声说:“有的,小夭,有的。”

    颛顼陪着小夭,直到小夭沉睡过去,他起身帮小夭盖好被子。

    虽然小夭好强地没在他面前流泪,可此时,她眼角的泪在缓缓坠落。

    颛顼用手指轻轻印去,如果当年的他知道,有朝一日小夭会因为璟哭泣,不管他再想要涂山氏的帮助,也绝不会给璟机会接近小夭,现如今他憎恨涂山璟,可更憎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