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长相思2:诉衷情 > 第十三章 欲归道无因
    春去冬来、冬去春来,时光如梭,转眼已经三年。

    颛顼是黄帝和嫘祖娘娘唯一的嫡孙,他继承王位虽然出乎意科,却顺乎情理,轩辕的老氏族刚开始一直和颛顼对着干,颛顼不急不躁,一面施恩分化,一面严厉惩戒,逐渐令轩辕的老氏族都臣服于他,真正认可了颛顼是轩辕的国君。

    颛顼看时机成熟,提议迁都,打算把轩辕的国都从轩辕城迁到轵邑城,虽然之前,政令已多从神农山出,轵邑城俨然有陪都之势,可当颛顼正式提出此事时,仍然是一石惊起千层浪。中原的氏族自然乐见其成,轩辕的老氏族自然是强烈反对。

    可颛顼心意已决,下令禺疆出具迁都方案。禺疆的方案考虑周详安排齐,众人皆知禺疆是颛顼的心腹重臣,显然颛顼筹划迁都已不是两三年了。在完备周详的方案前,所有人的质疑都显得软弱无力。如果抛开自己的乡土观念,轩辕的老氏族也不得不承认,轩辕城的确已不适合做日渐繁荣强盛的轩辕国的都城。

    经过半年多商讨,颛顼力排众议,下令迁都。

    颛顼手下有一帮人,已经建了四五十年的宫殿,对建筑施工有着丰富的经验,再加上中原氏族的鼎力支持,王令颁布后,他们热火朝天、快马加鞭,经过一年多的改造建设,在原神农都城的基础上,建起了一个布局更合理、城墙更坚固、宫殿更盛大的国都。

    也许是为了照顾轩辕老氏族的心情,也许是自己念旧,颛顼把轵邑的王宫命名为上垣宫,和轩辕城的王宫同名。中原的氏族没介意这细枝末节,轩辕的老氏族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毕竟还是正统,结果是皆大欢喜。

    轩辕城的那座上垣宫没有更名。因为在西边,不知谁第一个叫出了西上垣宫的叫法,人们为了区别,渐渐地把轩辕城的上垣宫叫做了西宫,和轵邑的上垣宫区别开。

    颛顼挑选了吉日,宣布轩辕迁都,轵邑城成为了新的轩辕国都。

    颛顼每日来看望黄帝时,都会把朝堂内的事说给黄帝听,黄帝从不发表任何意见,没有嘉许,也没有批驳,有的只是一种冷静的观察,似乎在暗暗考核,颛顼是否真的如他对天下所宣布的那样,有着宏伟的志向、博大的心胸、敏锐的头脑、旺盛的精力。

    显然,颛顼的所作所为让黄帝真正满意了,这个他寄予了厚望的孙子不仅没有让他失望,反而让他惊喜。

    当轵邑城成为轩辕国都的那日,黄帝听着外面的礼炮声,对小夭说:“颛顼,做得很好!”

    小夭笑:“您一直沉默,很多老臣子还拿您压过颛顼呢!说轩辕城是您和外祖母一手建造,您绝不会愿意迁都。”

    黄帝说道:“迁都就意味着要打破旧的传统,会承受非同一般的压力,可颛顼做到了,很好!”

    小夭也为颛顼骄傲:“哥哥想做的事情绝不会放弃!”

    待迁都的事尘埃落定,一日,颛顼来看黄帝时,黄帝找了个借口,把阿念打发出去。

    黄帝对颛顼说:“是时候立王后了,让中原的氏族彻底安心。”

    颛顼下意识地看向小夭。一直没精打采的小夭霍然转头,问道:“哥哥想立谁为王后?”

    颛顼紧抿着唇,不发一言。

    黄帝盯着颛顼,心内暗叹了日气,缓缓说道:“当然只能是神农馨悦。”

    小夭说:“我不同意!”

    颛顼惊喜地看着小夭,小夭不满地说:“我不是反对馨悦当王后,可阿念呢?你们把阿念放在哪里?”

    颛顼眼内的惊喜慢慢地退去,他低下了头,愣愣怔怔,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帝对小夭说:“如果现在立阿念为后,神农族肯定不满,赤水氏也会不满,所有的中原氏族会认为颛顼过河拆桥,欺骗了他们。如果我们一直待在轩辕山,没有迁都到中原,我们有退路,至少能维持当时的状况,可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只能走下去。小夭你想怎么样?难道为了阿念一人,让天下再大乱么?”

    小夭回答不出来,这几年她虽然很少下山,可就那么偶尔的几次,她也能感受到整个大荒正在发生变化一一中原的氏族正在警惕小心地接纳,轩辕的老氏族正在警惕小心地融入。这个时刻,就像两头猛兽本来生活在两个山头,互不干涉,却被赶到了一处,正在徘徊试探,如果试探清楚彼此没有敌意,就能和平其处,日子久了还能友好地做伴,可如果一旦有一丝风吹草动,那么就很有可能扑上去咬噬对方。

    小夭走到颛顼身边,问道:“哥哥,馨悦和阿念,你想立谁为后?”

    颛顼笑起来:“你们喜欢谁就谁吧,我无所谓,反正,我这辈子就这样了!”说完,竟然起身,扬长而去,都没给黄帝行礼告退。

    小夭跺脚:“哥哥!你、你……什么叫你无所谓!”

    黄帝道:“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小夭沮丧又气恼地看着黄帝:“如果外爷早就认定馨悦是王后,为什么还要给阿念希望?”

    黄帝道:“这事我来和阿念说,你就不要管了。阿念,你进来!”

    阿念咬着唇,红着眼眶走了进来,显然已经偷听了颛顼要立馨悦为王后了。

    黄帝对小夭挥挥手,示意她离开,黄帝对阿念温和地说:“过来,到爷爷身边来,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爷爷!”阿念趴在黄帝膝头,嚎啕大哭起来。

    小夭在阿念的哭声中,走出了殿堂,心中俱是无奈。黄帝毕竟不是一般的老人,纵是在这小小的殿堂里,他依旧操纵着人心。

    天色黑透后,阿念才回了自己所住的寝宫。

    小夭在殿内等她,看到阿念的眼睛红肿得像两个小桃子,小夭叹息:“你难道是把一生的眼泪都在今日流光了吗?”

    阿念说:“我倒希望。”

    小夭问:“外爷和你说了什么?”

    阿念说:“我答应了爷爷,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

    “你打算怎么办?”

    “我明天回高辛。”

    小夭喜悦地说:“你不想嫁给颛顼了?那可大好了!”

    阿念道:“你胡说什么?我只是觉得我再待在这里不合适了。不管颛顼哥哥娶多少女人,都和我没有关系,可是王后和别的女人不同。紫金宫要有女主人了,而这个女主人开不欢迎我住在这里,我好歹是高辛王姬,我可以为颛顼哥哥做任何事,但我不能让高辛跟着我丢脸。”

    小夭皱眉看着阿念,猜不透黄帝到底给阿念说了什么。

    阿念对小夭说:“姐姐,别整日无所事事地发呆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该为自己的将来好好想想了。”

    “啊?你说我?”小夭回不过神来。

    阿念语重心长地说:“你整日没精打采、无所事事,只有哥哥、爷爷、我时,谁都不会在意。可馨悦做了轩辕王后,她就是紫金宫的女主人,以前你是尊,她为卑,但日后,她是尊,你为卑,连她的父亲见了她都得行礼,何况你只是个未过门的嫂子呢?人与人的地位发生变化后,很多事情都会变化,她看待你的目光,对待你的方式,都会自然而然变化,我觉得,她不会乐意看到你这个丧气样子,让她感觉到你很清楚她是至高无上的王后,但你能做到吗?你连对俊帝和黄帝两大帝王都随心所欲,你会把一个王后放在眼里?”

    小夭自嘲地说:“我的确做不到敬重亲昵且略带讨好地对她。”

    阿念说:“不管你怎么对父王和爷爷,他们都是你的亲人,他们会包容你,可馨悦不会。女人的心眼很小,尤其馨悦这种,一生经营就是为了自己的地位,你的随意只会让馨悦觉得你没把她放在眼里,她会掩饰得很好,但她一定会心生怨恨,至于她会怎么对付你,我就想象不出来了。”

    小夭惊讶地看着阿念:“这些话是不是外爷给你分析的?”

    阿念瞪着小夭:“爷爷是说了一点,但爷爷并不是特意说你,他是给我分析为人处世的道理。我从小生长在宫廷中,很多事情,即使没看过,也听闻过。我对爷爷不就是敬重亲昵且略带讨好吗?”

    小夭想了想,大笑道:“倒真的是呢!原来那样就是敬重亲昵且略带讨好。”

    阿念不满:“看在你白日帮我说话的份上,人家帮你,你却浑不当回事!我告诉你,你若再这个样子,远早要吃馨悦的大亏!我看你还是跟我回高辛吧!在五神山你爱怎么样都不会有人敢对付你!”

    小夭微笑着不说话,虽然五神山有父王,可也许因为母亲休弃了父王后,小夭一直跟母亲生活在朝云峰,小夭总觉得父王、静安王妃和阿念是完整的一家人,她像个格格不入的客人,反倒在颛顼和黄帝身边,她才觉得像是和家人在一起。

    可是,阿念说得很对,颛顼的家就要有女主人了,她的性子只怕不讨女主人的喜欢。

    曾经天真地以为,不管怎么样,这世上,哥哥的家就是她的家,可真走到这一步,才发现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总是冷酷的。哥哥的家只是哥哥的家,她可以短住,如果长住,那叫寄人篱下,必须要懂得看主人眼色,否则只会惹人厌弃。

    阿念看小夭的样子应该是不想和她回五神山,说道:“你不喜欢住在五神山,神农山又不适合长住,那就只有一条出路了。”

    “什么?”

    “嫁人啊!嫁人是所有女人唯一的出路,当然,除非你打算到玉山去做王母。”阿念叹了日气,“不过,你嫁了人也麻顼,我看丰隆常年留在轵邑,说不定颛顼哥哥还会赏赐他住在神农山,丰隆交游广阔,又是赤水族的族长,做他的夫人也应该长袖善舞,你却……有些呆笨,不会说话,连怎么打扮都不会。现在都有人在背后笑话你,将来还不知道你要闹出多少笑话,如果你再不讨王后的欢心,你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唉!”

    小夭道:“你别再说了,我本来就够绝望了,你再说下去,我简直觉得活得失败透顶,前路没有一丝希望。”

    阿念扑哧笑出来:“本来我心情挺糟糕,可看到你,觉得我比你还是强多了。”

    小夭站起来,说道:“睡吧!明日我和你回五神山。”

    “咦?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我和馨悦少接触一点,至少还能保留一点以前的情谊,若住在一个宫殿里,抬头不见低头见,迟早把那点情谊消磨干净,惹得她厌烦,所以我还是趁早离开吧!”

    阿念笑:“原来你还是把我的话都听进去了。”

    “这宫廷女人的生活,你比我有经验得多,我应该听你的。”

    阿念满意地点头:“这还差不多。”

    小夭从阿念的寝殿出来,想着如果明天要走,今晚应该去和颛顼辞行,可颛顼歇息在哪个女人的殿内呢?

    小夭苦笑,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再不能像以前一样,想找他时,就叫着哥哥,快活地冲进去找他。

    小夭叹了口气,回去吧!反正不管辞行不辞行,都要离开,今夜说,明日说,没有区别。

    小夭回到寝殿,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失去璟时,她觉得还有颛顼,无论如何,她不可能失去颛顼。

    可是,今夜,她第一次意识到,她正在逐渐失去颛顼。

    当年,他们携手走上朝云峰时,都艰辛,不管任何困难危险,都分不开他们,他们一定会彼此扶持,走到最后。

    的确,他们做到了,不管任何困难危险,都没有打败他们,没有让他们放弃对方。

    可是,走到最后,他们中间开始有起来越多的人和事,自然而然就要分开了。

    开不是谁想疏远谁,也不是谁不在乎谁,可世事竟然就是如此无情,不知不觉中已走到这一步。

    小夭觉得心头闷得发疼,不禁翻身坐起,大口地吸着气。本来只是失眠,可日子长了,竟好似落下了心痛的毛病。她知道相柳又要被她打扰到了。

    这些年来,无数个漆黑寂静的夜,痛苦难忍时,因为知道还有个人感同身受,并不是她孤单一人承受一切,就好似有人一直在陪伴她,让她安慰了许多。

    也曾在寄送的毒药中夹带了信息,抱歉自己打扰他,提醒他如果有空时,他们可以去九黎,但相柳没回复。小夭提了一次,再没有勇气提第二次。

    小夭抚着心口,缓缓躺倒,静躺了许久,慢慢地沉睡了过去。

    翌日,小夭去看黄帝时,阿念和颛顼都在。

    阿念气色很不好,眼睛依旧红肿,看来昨晚又哭了一场。颛顼却也气色不好,眼眶下乌青,简直像通宵未睡。

    小夭觉得好笑,却不知道自己也是气色难看,只不过她向来睡到晌午才起,今日难得起得早,没有睡够也是正常。

    颛顼对小夭说:“我和爷爷商量过了,决定立馨悦为王后。”

    阿念静静地坐在黄帝身旁,虽然没有一丝笑意,却十分平静。

    既然阿念都不反对,小夭更没有反对的理由,说道:“好啊!”

    颛顼盯着小夭,目光灼灼,小夭笑了笑。

    阿念对小夭说:“我刚才已经和爷爷、哥哥辞行了,待会儿就出发,回五神山。”

    小夭对黄帝和颛顼笑道:“我也很久没回去看望父王了。所以,我打算和阿念一起回去。”

    黄帝说:“回去看看你父王也好。”

    颛顼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小夭愣了一下,什么时候回来?她还真没想过!不像以前,每次回去,都知道自己肯定会回到颛顼身边,所以收拾东西时,都只是带点衣物就离开。这一次,竟然潜意识里有了不再回来的打算,刚才珊瑚问她哪些东西打包,她随口给的吩咐是:都收起来吧,反正拉车的天马有的是。

    小夭笑道:“还没决定具体什么时候回来,陪父王一阵子再说。”

    小夭以前回高辛时,也常常这么说,可不知道为什么,颛顼觉得,这一次小夭的语气很敷衍。他想问她,可当着爷爷和阿念的面,又问不出来,反倒淡淡说:“也好。”颛顼第一次明白,原来越是紧张的,藏得越深。

    颛顼没有回去处理政事,一直陪着小夭和阿念。

    阿念依依不舍,叮咛着颛顼,颛顼只是微笑着说好。小夭坐在黄帝身边,帮他诊脉,嘱咐着黄帝平日应该留神注意的事。

    这些年她帮黄帝细心调理,黄帝自己又用心配合,身体好了不少。只要平日躲在神山精心修炼,再用灵草慢慢滋补,再活几百年一点问题没有。

    颛顼传了点心小菜,陪着小夭和阿念用了一些。

    待吃完茶,消了食,海棠来禀奏:“行李都已经装好,王姬是否现在出发?”

    小夭和阿念站起来,给黄帝磕头,黄帝对颛顼说:“你送完她们就去忙你的事吧,不必再回来陪我。”

    “是!”

    颛顼陪着小夭和阿念出来。

    行到云辇旁,颛顼看小夭和阿念坐一辆云辇,还有五辆拉行李的大云车。

    小夭离开时从来不用载货的云车,颛顼笑道:“阿念,你的行李可真不少,该不会把整个殿都搬空了吧?”

    阿念眨巴了几下眼睛:“不是我的。”

    颛顼转身,看向苗莆,苗莆奏道:“有三辆车装的是大王姬的行李。”

    颛顼的面色骤然阴沉,吓得苗莆立即跪下。

    颛顼缓了一缓,徐徐回身,微笑着说:“小夭,你下来,我有话和你说。”

    小夭已经在闭着眼睛打瞌睡,听到颛顼叫她,打了个哈欠,从云辇里钻了出来。

    颛顼拽着她走到一旁,小夭懒洋洋地问:“什么重要的话啊?”

    阿念好奇地看着他们,可颛顼下了禁制,什么都听不到。

    颛顼问小夭:“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我还没想好,总得陪父王住一阵子,再考虑回来的事吧!”小夭纳闷,不是已经问过了吗?

    “一个月能回来吗?”

    “不可能!”现在才刚开始商议婚事,一个月,馨悦和颛顼有没有行婚典还不一定。

    “两个月能回来吗?”

    “也不太可能。”

    “三个月能回来吗?”

    “不行。”

    “四个月能回来吗?”

    “不行。”

    颛顼居然一个月一个月地问了下去,,小夭从不可能到不太可能、不行到恐怕不行

    ……

    “十三个月能回来吗?”

    小夭只觉得那个“恐怕不行”再说不出口,她迟疑着说:“我不知道。”

    颛顼说:“那好,十三个月后我派人去接你。”

    小夭忙说:“不用了,我要回来时,自然就回来了。”

    颛顼像没听到她说什么一样:“十三个月后,我派人去接你。”

    未等小夭回答,颛顼就向云辇走去,显然打算送小夭走了。

    小夭一边走,一边哼哼唧唧地说:“来来回回,我早走熟了,哪里需要人接?如果十三个月后,万一……我还……不想回来,那不是白跑一趟吗?算了吧!”

    颛顼停住步子,盯着小夭,小夭居然心一颤,低下了头。

    颛顼说:“如果你不回来,我会去五神山接你。”说完,颛顼提步就走,步子迈得又大又急。

    自古王不见王,就算俊帝是颛顼的师父,可如今颛顼是一国之君,怎么能擅自冒险进入他国?小夭怀疑自己听错了,追着颛顼想问清楚:“你说什么?”

    颛顼把小夭推上了云辇,对她和阿念说:“路上别贪玩,直接回五神山,见了师父,代我问好,一路顺风!”

    颛顼走开几步,对驭者说:“出发!”

    驭者立即甩了鞭子,四匹天马腾空而起,拉着云辇飞上了天空。

    小夭和阿念挤在窗户前,阿念冲颛顼挥手,颛顼也朝她们挥了挥手。

    直到看不到颛顼了,阿念才收回了目光,她幸灾乐祸地看着小夭:“挨训了吧?难得看哥哥朝你发火啊!他为什么训你?”

    小夭躺到软枕上:“我脑子糊里糊涂的,得睡一会儿。”

    “你每天晚上都去干什么了?难道不睡觉的吗?”

    小夭长长叹了口气,她每夜要醒好几次,即使睡着了,也睡不踏实,睡眠质量太差,只能延长睡眠时间。

    阿念说:“喂,问你话呢!”

    小夭把一块丝帕搭在脸上,表明,别吵我,我睡了!

    一一***一一

    一个半月后,轩辕国君轩辕颛顼迎娶了神农王族后裔神农馨悦为主后。

    婚典十分盛大,举国欢庆三日。这场婚典,等于正式昭告天下,以轩辕氏为首的黄帝部族和以神农氏为首的炎帝部族真正开始融合。

    在婚典上,神农馨悦按照神农族的传统,尚红,吉服是红色,颛顼却未按照轩辕族的传统,尚黄,着黄衣,而是穿了一袭黑衣,点缀金丝刺绣。

    没有人知道颛顼此举的含义,但这套黑色正服显得威严庄重,金丝刺绣又让衣袍不失华丽富贵,以至于婚典过后,不少贵族公子都模仿颛顼穿黑袍。

    丰隆戏称颛顼为黑帝,开了尚黑的风气,丰隆的戏称在一群和颛顼亲近的臣子间很快传开。因为黄帝仍在世,人们为了区分二帝,暗地里都跟着丰隆他们称呼颛顼为黑帝,颛顼听闻后,笑道:“我正为称呼犯愁,既然如此,以后我就是黑帝吧。”

    从此,黑帝颛顼的名号正式确定。

    三日婚典后,颛顼颁布了法令,鼓励中原氏族和轩辕老氏族通婚,凡有联姻的,颛顼都会给予赏赐,那些联姻家族的子弟也更受关注,更容易被委以重任。

    本来不屑和中原氏族交往的轩辕老氏族,因为迁都,不得不尝试融入中原生活。人又毕竟都是现实逐利的,在颛顼的鼓励和强迫下,渐渐地,轩辕老氏族和中原氏族通婚的越来越多。

    不管有再多的敌对情绪,一旦血脉交融的下一代诞生后,口音截然不同、饮食习惯截然不同的爷爷和外爷看着一个冰雪可爱的小家伙,脸上疼爱的表情一模一样。

    虽然,轩辕和神农两大族群真正的融合还需要很长时间,但无伦如何,颛顼成功地走出了第一步。也许千万年后,当黄帝和颛顼都看不到时,这大荒内,既没有了神农炎帝的部族,也没有了轩辕黄帝的部族,有的只是血脉交融的两族子孙。

    一一***一一

    大半个大荒都在为国君和王后的婚礼欢庆,高辛也受到影响,酒楼茶肆里的行游歌者都在讲述轩辕国君的婚礼盛况,让听众啧啧称叹,阿念很不开心,,小夭也不开心。

    小夭开始真正明白阿念说的话,王后和其他女人都不同。以前不管颛顼娶谁,小夭都没感觉,只是看着阿念和馨悦纠结,反正不管颛顼娶多少女人,她都是他妹妹。可这一次,小夭觉得颛顼真的属于别人了,纵然她是他妹妹,但以后和他同出同进、同悲同喜的人是馨悦。小夭和他再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躺在月下,漫无边际地聊天;以后她再生了病,颛顼也不可能就睡在外间,夜夜守在榻边,陪着她。

    小夭不得不承认,馨悦夺走了她最亲的人。

    小夭把自己的难受讲给阿念听,阿念不但不同情她,反而幸灾乐祸:“你也终于有今日了。”嘲笑完小夭,阿念更加难受了,以前因为小夭和颛顼密不可分的亲近,她总有一种隐隐的优越感,觉得自己和其他女人都不同,可现在连小夭都觉得颛顼被馨悦夺走了,她岂不是距离颛顼更遥远了?

    一一***一一

    小夭晚上睡不好的病症依旧,她一般都是晌午才起身,用过饭,就去漪清园待着,也不游泳,一个人坐在水边,呆呆地看着水。

    有一火,俊帝走进漪清园,天色已黑透,小夭依旧呆坐在水边,以她的灵力修为,只怕不可能视黑夜如白昼。

    俊帝问:“你每日在水边冥思,已经思了几个月,都想出了些什么?”

    小夭说:“我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娘很疼爱我。可是那么疼爱,她依旧为了什么家国天下的大义舍弃了我。她舍不得别的孩子没有爹娘,可她舍得让我没了娘。我最近会忍不住想,如果她没有舍弃我,好好地看着我长大,我会是什么样子?我的性格是不是不会这么别扭,我是不是会比现在快乐一点?”

    俊帝说:“小夭,你魔障了,你得走出来,别被自己的心魔噬了。如果是为了涂山家的那只小狐狸,我去帮你把他抢来。”

    小夭笑道:“父王,你忘记了吗?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俊帝愣了一愣,说:“我写信让赤水丰隆来陪你。”

    小夭道:“好啊,让他来看看我吧!”

    正如颛顼所说,治疗悲伤的唯一方法就是用得到弥补失去,让快乐抚平痛苦。其实,治疗失去旧情人痛苦的最好方法就是找到新情人,可是,丰隆……他的情人是他的雄心壮志。

    丰隆接到俊帝的信后,星夜兼程,赶来看小夭,陪了小夭一天半,又星夜赶回了中原。

    俊帝有心说丰隆两句,可丰隆的确是放下了手头一堆的事情来看小夭,他回去也是处理正事,开不是花天酒地。对男人的要求都是以事业为先,丰隆完没有做错。俊帝只能无奈地长叹了口气。

    小夭对俊帝说,她不想住在神山上了,但俊帝绝不允许小夭离开五神山,两父女争执的结果是各做了一步退让,小夭离开承恩官,去了瀛洲岛。

    以前,小夭总处于一种进攻和守护的状态,所以,对毒药孜孜不倦地研究,坚持不懈地练习箭术。自从失去了璟,颛顼登基后,再无可失去,再无可守护,小夭突然泄了气,彻底放弃了箭术,除了为相柳做毒药,也不再琢磨毒术。

    大把时间空闲下来,为了打发时间,小夭在瀛洲岛上开了一家小医馆。在大荒,女子行医很常见,可小夭总是戴着面纱,病人对一个连长相都看不到的医师很难信任,小夭的医馆门庭冷落。

    小夭也不在意,每日晌午后开门,让珊瑚在前面守着,她在后面翻看医书,研磨药材。

    偶尔来一两个穷病人,看不起其他医馆,只能来这个新开的医馆试试,将信将疑地拿着小夭开的药回去,没想到还挺管用。渐渐地,医馆有了稀稀落落的病人,大都分都是海上的苦渔民。有时候,病好后,还会给小夭提来两条鱼。

    小夭下厨烧给珊瑚和苗莆吃,珊瑚和苗莆都惊得眼睛瞪得溜圆,王姬做的鱼竟然不比王宫里的御厨差呢!

    这样的生活琐碎平凡,日复一日,小夭忘记了时间,当颛顼派人来接她时,她才惊觉已经十三个月,可是,她不想回去。

    以前,她陪伴着他,是因为他走在一条步步杀机的道路上,除了她,再无别人。

    可现在,他是一国之君,有大荒内最优秀勇猛的男儿追随,有大荒内最妩媚美丽的女子相伴,他的王图霸业正在一点点展开,

    而她累了,只想过琐碎平凡的日子,不想再面对那些动辄会影响无数人命运的风云。

    小夭写了一封信,让侍从带给颛顼。

    小夭等了几天,颛顼没什么反应,看来是同意她不回去了,小夭松了口气,安心过自己的日子,却又十分怅然。

    晌午后,一个渔民应小夭的要求,给小夭送来一桶新鲜打捞的海胆。

    小夭最近发现了不少《神农本草经》中没有记载的药材。大概因为炎帝生活在内陆,所以写《神农本草经》时,对海里的药材记录不多,,小夭从渔民的小偏方中发现了不少有用的药材,海胆就是其中之一。

    小夭挽起袖子,在院内收给海胆,海胆的肉剥出来晚上吃,壳晒干后,就是上好的药材。

    虚掩的院门被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小夭正忙得满手腥。头未抬地说道:“看病去前堂等候。”

    来者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

    小夭抬头,看是颛顼,惊得小刀滑了一下,从左子手指上划过,血涌了出来。

    “严重吗?”颛顼忙问道。

    小夭捏住手指:“你怎么来了?你疯了吗?”

    “让我看一下。”

    小夭把手伸给颛顼,没好气地说:“我没事!有事的是你!”

    颛顼先用帕子和清水把伤口清理了一下,拿出随身携带的小药瓶,倒出一颗流光飞舞丸,捏碎了。这么点血口,一颗流光飞舞,很快就让伤口凝合。

    小夭问:“你来这里的事,有多少人知道?”

    “如果你现在跟我走,不会有多少人知道。但如果你不跟我走,我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知道了,也许一一大荒!”

    “你……你在胁迫我?用我对你安危的关心?”小夭匪夷所思地说。

    颛顼挑了挑眉头,思索了一瞬,认可了小夭的说法:“是啊,我在胁迫你。”

    颛顼在耍无赖!小夭在市井混时,也做过无赖,那就看谁更无赖呗!小夭说:“我才不相信我不跟你回去,你就不回去了!你要想留就留吧!”小夭坐在木墩上,继续收拾海胆。

    颛顼踢了根木桩过来,挽起袖子,把长袍一撩,坐在木桩上,帮小夭收拾海胆,他连刀都不用,手轻轻一捏,干脆利落收拾干净一个,他也不是没在市井混过,两无赖相遇,谁更无耻,更心狠,谁就赢。

    颛顼一边收拾海胆,一边和小夭商量怎么吃海胆,他在高辛生活了二百多年,论吃海鲜,,小夭可比不过他,颛顼娓娓道来,俨然真打算留下了。

    小夭茫然了,颛顼一直对她很迁就,她也从未违逆过颛顼的意愿,这竟然是他们俩第一次在一件事情上出现了分歧,小夭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两人收拾完海胆,颛顼帮小夭把海胆壳洗干净。

    间中有病人来看病,小夭戴好帷帽,跑出去给人看病,心里默默祈祷,等我回去,颛顼就消失了!

    等她回去,颛顶依旧在,正在帮她劈柴。

    天色渐渐黑了,颛顼洗干净手,进了厨房,开始做晚饭。

    小夭站在院子里发呆,像一根木桩子,珊瑚和苗莆也化作了人形木桩子。

    半个多时辰后,颛顼叫:“吃饭了!”

    苗莆如梦初醒,赶紧冲进府房去端菜。

    高辛四季温暖,平常人家都喜欢在院子里吃饭,小夭的院子里就有一张大案,珊瑚赶紧把大案擦干净。

    不一会儿,放满了碗碟。

    颛顼对院子外面说了一声:“你们也进来一块儿吃一些。”

    刷刷地进来了八九个暗卫,苗莆用大海碗盛上饭,拨些菜盖在饭上,他们依次上前端起,沉默地走到墙边,沉默地吃饭。

    颛顼说:“我们坐下吃吧!”

    他给小夭盛了饭,小夭捧着碗,默默扒拉饭。颛顼给小夭夹了一筷子海胆肉:“你尝尝如何?”

    小夭塞进嘴里,食不知味。

    用完饭,颛顼依旧没有要走的意思,竟然让苗莆帮他去铺被褥,而他自己在府房里浇水,打算洗澡。

    小夭撑不住了,站在厨房门口问:“你来真的?”

    颛顼问:“难道你觉得我万里迢迢跑来五神山,是和你玩假的吗?”

    小夭知道这件事,谁更无赖谁更狠,谁就赢,可是她真的不能拿颛顼的安危来斗狠,所以她只能投降。小夭恨恨地说:“我跟你走!但你记住,我不是心甘情愿的!”

    颛顼什么都没说,随手一挥,灶膛里的火熄灭。

    他走出厨房,说道:“立即回神农山。”

    苗莆箭一般从屋子里冲出来,背着个大包裹,对小夭笑道:“姬,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

    小夭瞪了她一眼,低声说:“叛徒!”

    苗莆瘪着嘴,低下了头。

    颛顼的玄鸟坐骑落下,他对小夭伸手,示意小夭上来。小夭没理他,走到一个暗卫身前:“我乘你的坐骑。”

    暗卫看颛顼,颛顼颔首,暗卫让小夭上了他的坐骑,说道:“请王姬坐下,抱住玄鸟的脖子。”

    玄鸟腾空而起,立即拔高,隐入云霄。

    也不知道蓐收从哪里冒了出来,驱策坐骑,护送着他们飞过一道道关卡,直到飞出了五神山的警戒范围,颛顼对蓐收道:“谢了!”

    蓐收苦着脸说:“算我求你,你以后千万别再来了!你要是太想念我,我去拜访你,你要是想见谁,除了陛下,我都绑了。亲自送到你老人家面前!”

    颛顼笑着挥挥手,在暗卫的保护下,呼啸离去。

    蓐收喃喃说:“早知道你这么浑,我当年就是被我爹打死,也不该和你一起学习修炼!”蓐收叹了口气,去向俊帝复命。

    一一***一一

    一路风驰电掣,所幸平安到达神农山。

    颛顼没有带小夭去紫金顶,而是带小夭去了小月顶,颛顼给小夭解释道:“爷爷早已搬来小月顶住,你应该想和爷爷住得近一些。”

    想到可以不用和馨悦经常见面,小夭如释重负:“听说小月顶有个药谷,炎帝晚年长年居住在药谷中,爷爷是住那里吗?”小夭对医术的兴趣远远不如毒术,虽然在紫金顶的藏书中看到过药谷的记载,却从没来过。

    颛顼说:“是那里。”

    坐骑还来落下,小夭已经看到铺天盖地的火红凤凰花,如烈焰一般燃烧着,小夭惊讶地说:“你在这里也种了凤凰树?”

    颛顼说:“是啊,当年看这个山上的章莪宫不错,想着也许你会喜欢,就在山里种了一些凤凰树。”

    小夭从坐骑上下来,如同做梦一般走进凤凰林中,漫天红云,落英缤纷,和朝云峰上的凤凰林一模一样。

    小夭伸手接住一朵落花,放进嘴里吸吮,甜蜜芬芳,也和朝云峰上的凤凰花一模一样。

    从朝云峰到小月顶,隔着几十万个日夜之后,她终于再次看见了凤凰花。

    小夭把一朵凤凰花,递给颛顼:“你做到了!”

    颛顼拿住凤凰花:“不是我做到了,是我们做到了!”

    颛顼把凤凰花插到小夭髻边,拉着小夭往凤凰林深处走去。

    密林深处,一株巨大的凤凰树下,一个能坐两人的秋千架,静静等着它的主人。

    小夭禁不住微微而笑,心中涌起难言的酸楚。小时候,她一直想在凤凰林内搭个大大的秋千架,和颛顼一起荡秋千,可那时娘亲很忙,没时间带她进山。娘亲为了能一边照顾外祖母,一边看顾她和颛顼,只在庭院内的凤凰树下给她搭了一个小小的秋千架。如今,大大的秋千架终于搭好了,却再不会有人看她和颛顼一起荡秋千。

    颛顼似知她所想,轻轻地揽住了她的肩:“我们自己能看到。”

    小夭点点头。

    颛顼问:“要荡秋千吗?”

    小夭摇摇头:“我们先去见外爷。”

    颛顼带小夭走出凤凰林,顺着溪边的小径,走进了一个开阔的山谷。

    山谷内有四五间竹屋,竹屋前种了两株凤凰树,花色绚烂。几只九色鹿在屋后的山林中悠闲地吃草,屋前的山坡上是一块块的药田,黄帝挽着裤脚,戴着斗笠,在田里劳作。

    颛顼说:“这条进药谷的路不方便,平时你可以从另一条路走,那条路上有个花谷,种满了蓝色的花。”

    小夭走到田里,蹲下看了看药草,不禁点了下头,扬声对黄帝说:“种得还不错。”

    黄帝笑道:“我小时,为了填饱肚子,耕地打猎都干过,虽然多年不做,已经生疏,但人年少时学会的东西,就好似融入了骨血中,不管隔了多久,都不会忘记,再做时,很快就能上手。”

    小夭看黄帝,他满腿是泥,黑了许多,却更精神了,笑道:“不用给您把脉,都能看出您身体养得不错。”

    “土地和人心不一样,以前和人心打交道,劳心伤神,现在和土地打交道,修心养神,身子自然而然就舒畅了。”

    小夭道:“是啊,你精心侍弄土地,土地就会给予丰厚的回报,人心,却无常。”

    黄帝从田里走出来,对颛顼说:“你赶紧回去,虽然有潇潇帮忙遮掩那九尾狐傀儡,可你娶的女人没一个是傻子。”

    “孙儿这就回去。”颛顼对黄帝行礼又看了眼小夭,才离开。

    小夭惊讶地对黄帝说:“您居然知道?您居然允许颛顼胡来?”

    “我能怎么样?他那么大个人了,难道我还能把他绑起来吗?我帮着她,他还会来和我商量,万一有什么事,我能及时处理,不至于真出乱子,如果我动辄反对,他背着我还不是照做?”

    小夭无语反驳,因为黄帝说的都是事实。

    珊瑚和苗莆站在竹屋前,黄帝指指右边的三间:“你们随意安排吧!”

    珊瑚和苗莆打开行囊,收拾起来,小夭也就算在小月顶安了家。

    一***一一

    晚上,颛顼竟然又来了。

    小夭依旧有怨气,对他爱理不理。

    颛顼一直笑眯眯地哄着小夭,小夭没好气地说:“别把你哄别的女人的那一套用到我身上,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颛顼的笑意骤然逝去,默默地看着小夭,眼中隐有悲伤。

    小夭被他瞅得没了脾气,无奈地说:“你还想怎么样?我已经跟你回来了。难道还要我向你赔礼道歉?”

    颛顼又笑了,拽住小夭的衣袖:“知道逃不掉,以后别再逃了。”

    小夭哼道:“这次我可没想逃。我若真想逃,一定会去个你压根儿没有办法的地方。”

    颛顼微笑着说:“那我就去把那个地方打下来,变作我的地方。”

    小夭笑:“好大的口气!整个天下总有不属干你的地方。”

    颛顼笑眯眯地说:“那我把整个天下都变作我的,反正不管你逃到哪里,我总能把你找回来。”

    小夭笑得直不起身子:“好啊,好啊,整个天下都是你的。”

    黄帝散步归来,听到一对小儿女的笑言,盯了颛顼一眼,禁不住暗暗叹息,说者有心,听者无意!

    黄帝走过去,,小夭往颛顼身旁挪了挪,给黄帝让位置。

    颛顼依旧捏着一截小夭的衣袖,在指上绕着结。小夭笑着拽回,颛顼又拽了回去,小夭往回拽,颛顼不松手,小夭对黄帝告状:“外爷,你看哥哥!”

    黄帝笑笑,摊开手掌,把一个像半个鸭蛋模样的东西递给颛顼。

    颛顼拿过去,低头把玩,好似在回想着什么,一瞬后惊异地说:“河图洛书?”他小时曾听黄帝讲述过此物,却是第一次见到。

    黄帝颔首。

    小夭凑到颛顼身前看,颛顼递给她。小夭翻来覆去也没看出什么名堂,就是半个玉石蛋,里面好似有些小点,乍一看,有点像天上星辰的排布。

    颛顼说:“据说这里面藏着一个关于天下苍生的大秘密,现在看不出来什么,要两半合在一起,凑成一个完整的玉卵,才能窥察天机。”

    小夭问:“另一半在哪里?”

    黄帝没有说话,颛顼也沉默不语。

    小夭以为是轩辕的秘事,不再询问,把半枚玉卵还给颛顼,笑道:“我去收拾一下,待会儿睡了。”

    颛顼看小夭走了,立即下了禁制。

    颛顼远迟未说话,黄帝静静地等着。

    颛顼终于开口:“因为一点不能释然的疑惑,自从登基,我一度在查小夭的身世,本以为查证后,能解除疑惑。却越查越扑朔迷离,甚至开始相信谣言。爷爷,小夭的父亲究竟是谁?”

    黄帝回道:“你姑姑未曾告诉我实话,但我想……小夭的父亲是蚩尤。”

    怀疑和证实毕竟是两回事,颛顼呆了一会儿,喃喃说:“师父知道吗?姑姑和他闹到了决裂,他不可能不知道……可为什么……就是因为他对小夭的态度,我才一直没动过疑心,难道师父不知道?”

    “就算以前不知道,见到小夭的真容后也该知道了,蚩尤的一双眼生得最好,小夭要了他最好的,眼睛和蚩尤几乎一模一样,额头也有些像。”

    颛顼说:“可师父对小夭真的十分疼爱。”

    黄帝道:“我曾怀疑过他的居心,现在也没释然,但大概因为我不再是君王,肩上没了担子,不必事事先以最坏的角度去考虑。我觉得很有可能他没任何居心,只是一点对故人的愧疚和怀念。”从青阳的死到昌意的死,甚至蚩尤的死,俊帝做过什么,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颛顼低头凝视着手中的半枚玉卵,沉吟不语。

    半晌后,他收起了玉卵对黄帝说:“其实很好,小夭不是俊帝的女儿,我倒觉得轻松了许多!”

    黄帝说:“难道你打算让小夭知道?”

    颛顼没有回答黄帝的问题,只是说道:“就算天下知道了她是蚩尤的女儿又怎么样?不管蚩尤当年杀了多少人,现如今有多少人恨小夭,我有数十万铁骑在,难道还护不住她?”

    黄帝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颛顼站起,对黄帝说:“爷爷早点休息吧,我去看一下小夭,也回去了。”

    颛顼走进竹屋,小夭靠躺在榻上,翻看着地理风物志。

    颛顼问:“怎么对这些书感兴起了?”

    “一方水土养一方草木,山水草木皆关身,我也是最近才发现医术可不仅仅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往大里说,可以包罗万象。”

    颛顼笑道:“回头我命淑整理藏经峰的藏书,再搜集天下书入藏经峰,你要包罗万象,我就给你包罗万象,保管你看一辈子也看不完。”

    小夭抿着唇笑起来:“无赖!”

    小夭搁下书卷,翻身躺下:“我要睡了。”

    颛顼弯身帮她合上了海贝明珠灯,却未离开,蹲在她的榻头,问道:“还生我的气吗?”

    “哥哥,你现在已经不需要我。”

    “你说错了,我现在只是不需要你的帮助。以前,虽然我是哥哥,可我一直在倚靠你,从现在起,你可以倚靠我了。”颛顼握住小夭的手,“有什么是你父王能给你,我却给不了你的呢?你能住在五神山,为什么不能住在神农山?”

    小夭笑,好吧,好吧,满足一下颛顼想翻身当大男人的愿望!

    小夭道:“好,我住下。不过先说清楚,我这人就这样子,基以后让你丢脸了、为难了,你可别怪我。”

    小夭从来没有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本事,神农山和轵邑城却越来越复杂,颛顼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复杂。

    颛顼笑道:“我很期待那一日的到来。”

    小夭推他,说道:“我能睡到晌午才起,你却大清早就得起,赶紧回去休息吧!”

    颛顼帮小夭盖好被子,轻声道:“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