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长相思2:诉衷情 > 第十四章 追往事,空惨愁颜
    小月顶上的日子,十分空闲散漫。

    颛顼说神农山和五神山一样,其实不对,五神山没有记忆,可神农山、泽州、轵邑都有大多曾经的记忆。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想起过去的事情。

    小夭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想面对过往,还是真的懒惰,反正她哪里都不愿去,颛顼提议她像在五神山时一样,在轵邑开个医馆,小夭也不愿意。

    每日,小夭都是日过中天才起,起来后,有一搭没一搭地翻一下医书,只有炼制毒药的时候她才稍做精神点。

    黄帝看她实在萎靡,好心地建议:“防风家那个小子,叫防风邶,对吧?我看你们玩得不错。怎么这几年没在一起玩了?你可以找他陪你四处逛逛。”

    黄帝不说还好,一说小夭更加萎靡,连毒药都不愿做了,整日坐在廓下发呆,一日,黄帝把小夭叫了过去,领着小夭走进一间竹屋。

    屋内陈设简单,就榻头的一个玉石匣子引人注目。

    黄帝对小夭说:“这间屋子是炎帝生前所居。”

    虽然已经知道黄帝说的是哪位炎帝,,小夭依旧忍不住问:“那位被尊奉为医祖的炎帝?”

    “对,就是写了《神农本草经》的炎帝。”

    虽然从没见过面,可因为《神农本草经》,小夭对这位炎帝还是有几分好奇,默默打量着屋子。

    黄帝走到榻旁,指着那个玉石匣子说:“这是炎帝生前研究医术的札记,你可以看一看。”

    小夭不太有兴趣的样子,随口“嗯”了一声。

    黄帝说:“不管是他生前,还是他死后,世人对炎帝的敬重远胜于我。统一中原后我为了安抚天下氏族,不得不祭祀他,可说心里话,我不服!但来到小月顶,无意中发现他生前的札记,仔细看完后,我终于承认我不如他,至少过去的我不如他!小夭,我平生只信自己,炎帝是唯一令我敬重、敬佩的男人。”

    小夭诧异地看着黄帝,很难相信雄才伟略、自负骄傲的黄帝能说出这样的话。

    黄帝说:“《神农本草经》在你脑中几百年了,不管你背得多么滚瓜烂熟,不管你能治愈多少疑难杂症,你都没有真正懂得它。你别不服气地看着我,等你看完这些,会明白我的意思。”

    小夭不禁打开匣子,随手拿起最上面的一枚玉简开始阅读。

    这一看就看了进去,连黄帝什么时候走的,小夭都完不知道。

    从下午到晚上,从晚上到天亮,小夭未吃未睡,一直在看。

    札记的开头,炎帝写道,因为尝百草、辨药性,发现自己中毒,他开始给自己解毒。

    炎帝条理分明地记下了他服用过的每一种药物。

    因为要分析药物使用前的症状和使用后的症状,炎帝详细记录了每一次身体反应:手足无力,呕吐,五脏绞痛,耳鸣,眩晕,抽搐、心跳加速,半身麻痹,口吐白沫……

    札记精炼,没有任何感情的流露,小夭看到的是一个个冰冷的字眼,可那背后的所有痛苦却是肉身在一点点承受,刚开始,小夭不明白,写下《神农本草经》的人难道连减缓痛苦的方法都不懂吗?

    可看着详细的症状记录,她明白了,不是不知道,而是炎帝不愿用,他想要留给世人的就是每一种药物最原始的反应,让后来者知道它们会造成的痛苦。

    到后来,炎帝应该已经知道他的毒无法可解,可他依旧在用自己的身体尝试着各种药物,不是为了解毒,只是为了能多留下一些药物。

    能缓解心脏绞痛,却会导致四肢痉挛;可以减轻呕吐症状,却会导致亢奋难眠;可以治疗五脏疼痛,却有可能导致失明脱发……

    在这些冰冷的字迹后,究竟藏着一颗多么博大、仁爱、坚毅的心?

    一代帝王,甘愿承受各种痛苦,只为了留下一种可能减缓他人痛苦的药草。神族的寿命长,但漫长的生命如果只是去一次次尝试痛苫,究竟需要多大的勇气?

    这些札记只是炎帝中毒后的一部分,大概因为没有时间进行反复试验和确认,《神农本草经》没有收录札记中的药物。《神农本草经》中的每一种药草,每一个药方、每一种诊治方法都详尽确实,那究竟需要多少次反复的尝试,多少的痛苦,多少的坚持,才能成就一本《神农本草经》?

    小夭看完札记,呆呆坐了很久,才走出了屋子。

    黄帝静静地看着她,小夭说:“我错了!我从没有真正看懂过《神农本草经》!”以前总听到人说《神农本草经》是炎帝一生心血,她听在耳里,却没有真正理解,现在终于明白了,她轻慢的不是一本医书,而是一个帝王的一生心血。

    黄帝点了点头:“错了,该如何弥补?”

    小夭回答不出来。

    黄帝说:“炎帝来不及把最后的札记整理出来,他肯定不在乎我是否祭祀他。如果我能把这都分札记整理出来,惠及百姓,才是对他最好的祭祀,但我不懂医术。”

    黄帝拿起锄头去了田里。

    小夭盘膝坐在廓下,静静地思索。

    傍晚,颛顼来看黄帝和小夭时,小夭对颛顼说:“我想学习医术。”

    颛顼诧异地说:“你医术不是很好吗?”

    小夭说:“我只是投机取巧。”小夭学习医术走了一条诡径和捷径,为了杀人才精研各种药草,靠着《神农本草经》,她治疗某些疑难杂症,比很多医术高超的大医师都厉害,可基本功她十分欠缺,一些能简单解决的病症,她会束手无策,甚至复杂化,给病者带来痛苦,所以她并不是一名真正的医师。

    小夭在瀛洲岛行医时,就发现了自己的这个问题,但她一直没往心里去,反正她又没打算去普济世人,她看不好的病,自然有人看得好。今日她开始直面自己的问题,最后决定不破不立,忘记脑中一切的知识,从头开始学习医术。

    颛顼问:“你打算如何学习医术?我命鄞来教你?”

    小夭摇摇头:“现在的我还不配让鄞来教导。”

    颛顼道:“不管你想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

    轵邑城中有官府办的专门教习医术的医堂,颛顼还下令凡宫廷医师必须轮流去医堂授课。

    小夭戴起帷帽,让自己变作一个完不懂医药的人,去医堂从最基础的一步步学起。

    小夭不再睡懒觉,每日早起,去医堂学习,黄帝也每日早起,吐纳养身,照顾药田,翻看医书。

    小月顶上的一老一少过着平静的日子。

    每日,风雨无阻,颛顼都会来小月顶陪黄帝和小夭用晚饭,也许因为经过好几年的试探,颛顼明白黄帝已经真正放手,并没有想做国君的国君的打算,也许因为经过好几年的经营,颛顼已经真正掌控了整个轩辕,不需要畏惧黄帝,他不再像以往那样,把朝堂内的事件件都说给黄帝听,只有真正重要的决策,颛顼才会和黄帝说一下。

    大多数时候,颛顼不提政事,不提紫金宫,和黄帝谈谈土地雨水,询问小夭今日学到了什么,学堂里可认识了新的朋友,可有什么好玩的事。

    颛顼有时候用完饭就离开,有时候会留得晚一些,陪小夭乘凉荡秋千,帮小夭做些琐碎的事,或者和小夭去凤凰林内散步。

    小夭觉得,她和颛顼之间一切都好似没变化,颛顶依旧是她最亲的人,可一切又不同,自从她回到神农山,颛顼从未让她去过紫金顶,也从未让她去过上垣宫,她其实被颛顼隔绝在他的生活之外。对此,,小夭倒没什么意见,反正现在的他已不需要她。

    ——***——

    寒来暑往,时光流逝,小夭已经在医堂学习了两年医术。

    下午,小夭从医堂走出来时,看到丰隆等在路边。

    小夭笑走过去:“今日又有空了?”

    丰隆笑道:“我送你回去。”

    这两年来,丰隆在轵邑时,就会抽空来小月顶看小夭,陪黄帝聊聊天,等颛顼到了,四人一起吃顿晚扳。

    小夭到小月顶后,馨悦只来过一次。因为黄帝,小月顶无形中成了众人回避的地方,尤其馨悦。大概因为她从出生就在轩辕城做质子,黄帝在她心中代表着死亡的威胁,她对黄帝的畏惧伴随着她所有的成长记忆。即使如今她已成为轩辕国的王后,明知道黄帝已经不会威胁到她的生命,可那种成长中的畏惧早已深入骨髓,馨悦每次见到黄帝,都会很不自在,所以,馨悦一直很回避见黄帝,如果她能做主,她真恨不得立即把黄帝赶回轩辕山。

    那唯一一次的拜访,馨悦非常拘谨,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丰隆和馨悦截然不同,丰隆一出生,就被赤水族长带到了赤水,在爷爷的呵护中,无忧无虑地长大,虽然长大后,他明白了黄帝令他们一家四口分居三地,但明白时,一切已经结束。他也许愤怒过,可他对黄帝没有积怨,更没有畏惧,甚至他对黄帝有一种隐隐的崇拜,这不涉及感情,只是男人天性中对强大的渴望,就如一头猛兽对另一头猛兽力量的自然敬服。

    其他臣子因为避嫌,都和黄帝保持距离,一国无二君,他们生怕和黄帝走近了,引起颛顼的猜忌。丰隆这人精明的时候比谁都精明,可有时候,他又有几分没心没肺的豪爽。丰隆从不回避黄帝,反而借着小夭,时常和黄帝接近。他喜欢和黄帝聊天,从一族的治理到书上看来的一场战争,都和黄帝对论,黄帝的话语中有只会,丰隆愿意从一个睿智的老者身上汲取智慧。这样的机会,许多人终其一生都不可能有一次,而他因为小夭,可以有无数次。

    小夭和丰隆回到小月顶,丰隆立即跑去找黄帝。

    他兴冲冲地用水灵凝聚了一幅地图,排出军队,兴奋地和黄帝说着他的进攻方案。黄帝微笑着聆听,待他讲完,随手调换了几队士兵,丰隆傻眼了,时而皱眉沉思,时而兴奋地握拳头。

    小夭摇头叹气,她十分怀疑,丰隆每次来看她,不是想念她这个未婚妻,而是想念黄帝了。

    小夭不理一老一少,去傀儡前,练习扎针。

    颛顼来时,丰隆还在和黄帝对论用兵,颛顼笑瞧了一会儿,走到小夭身旁,看小夭扎针。

    大概因为练习了多年的箭术,,小夭把射箭的技巧融入了针法中,她用针的方法和医师常用的针法很不同。

    虽然只是个傀儡,小夭却当了真人,丝毫不敢轻忽,一套针法练习完满头大汗。

    颛顼拿了帕子给她擦干,有些心疼地说:“宫里多的是医师,你何必在这些细枝末节上下功夫呢?”

    小夭笑了笑道:“白日专心做些事情,晚上倒能睡得好些。”

    “你的失眠比以前好了?”

    “自从开始专心学习医术,比以前好了很多。”虽然还是难以入睡,可从梦中惊醒的次数却少了很多。因为睡得好了,心痛的毛病也大大减轻。

    颛顼的眼神很是复杂,小夭这病是因璟而起,虽然她现在绝口不提璟,可显然,这么多年过去,她依旧没有忘记璟。

    丰隆看颛顼和小夭站在个傀儡前叽叽咕咕,嚷道:“陛下,你勤勉点行不行?没看我在这里和外爷商讨行兵布阵吗?虽然有我在,肯定轮不到你上战场,可你也该来学学!”

    颛顼走过去,指挥着士兵,不一会把丰隆困死了,丰隆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颛顼不屑地说:“很小时,我已经跟在爷爷身边学习这些了,爷爷把他打过的仗,不管几十人还是几万人的战役,都和我重演过。当年正是神农和轩辕打得最激烈时,我站在爷爷身旁,聆听了轩辕和神农的每一场战役。好多次,爷爷带着我去看战场,他说只有双脚站在尸体中,双手感受到鲜血的余热,才会真正珍惜自己的士兵。”

    丰隆的表情十分精彩,羡幕、嫉妒、恼怒,到最后又很同情颛顼,他举着树枝和伴们扮演打仗时,颛顼已经踩着鲜血前进。

    真实的战争,真实的死亡,即使成年男子承受起来都很困难,所以士兵多好酒、好赌,颛顼却小小年纪就站在了战场上。

    丰隆拱拱手,叹道:“帝王果然不是人人都能做的。”

    珊瑚来禀奏晚饭已预备好。

    四人坐下后,丰隆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他给黄帝敬酒:“外爷,您随意喝一口就成。”他咕咚咕咚地喝完了。

    丰隆又给颛顼敬酒,颛顼陪着他喝了一碗。

    丰隆又倒了一碗酒,敬给小夭,小夭笑着喝完。

    丰隆期期艾艾,看看黄帝,又看看颛顼,颛顼不耐烦地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丰隆嘿嘿地笑:“那个……我是觉得……我和小夭的婚事该办了。我爷爷还希望能看到重孙子,外爷肯定也希望能看到重外孙。”

    小夭的心咯噔一下,好像走在悬崖边的人突然一脚踩空了,她的手不自禁地在颤,她忙紧紧地握着拳头,低下了头。

    丰隆眼巴巴地看着黄帝,黄帝笑道:“我没什么意见,你们年轻人的事,你们自己做主。”

    丰隆放心了,立即眼巴巴地看着颛顼。颛顼微笑着,拿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不紧不慢地喝着。丰隆可怜兮兮地说:“陛下,您看您都一堆女人了,您也可怜可怜兄弟。我承诺过小夭,这辈子就小夭一个女人。我绝不是有意见,我心甘情愿。只是家里催得紧,我想把婚事办了。”

    颛顼喝尽了杯中的余酒,微笑着说:“这是小夭的事,听凭她的意愿。”

    丰隆暗吁口气,一个、二个说得都好听,可这两位陛下比高辛的那位陛下难缠得多。丰隆都坐到小夭身旁,小声问:“你觉得呢?”

    小夭咬着唇没说话,丰隆和她回来时,一点征兆都没有,可显然丰隆早已计划好。其实,丰隆开不像他表现得那么大大咧咧。

    丰隆柔声说:“你若喜欢住在神农山,咱们求陛下赏我们一座山峰,反正修葺好的那些宫殿总是要住人的,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咱们。你若喜欢轵邑,赤水氏在轵邑有个大宅子,回头让人按照你的喜好翻新一下。你若觉得这两个地方闹腾,喜欢清静,可以去赤水。赤水城你去过吗?那里很多河,很多湖泊,有点像高辛,你肯定会喜欢。赤水的老宅子十分美丽,整个宅子在湖中心,夏日时,接天映日的荷花。”

    丰隆看着小夭的神色,小心翼翼地说:“你喜欢学习医术,可以继续学习,将来即使你想行医,我也绝对支持。”

    小夭觉得,如果真如丰隆所说,生活已经厚待了她。赤水城不大不小,美丽安宁,也许她可以在赤水城开个医馆,没有激荡心扉的喜悦,也不会有撕心裂肺的伤痛,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她想说同意,可话到了嘴边,总是吐不出,只能点了点头。

    丰隆问:“你同意了?”

    小夭再次点了下头:“恩。”

    丰隆乐得咧着嘴笑,挪回了自己的位置,说道:“我晚上就写信给爷爷,让爷爷派人去和俊帝陛下商议婚期。”

    正事说完,四人开始用饭。小夭一直沉默,颛顼只是微笑,话十分少。黄帝陪着丰隆聊了几句,别的时间都是丰隆自得其乐、自说自笑。

    吃完饭,丰隆不像住常一样还缠着黄帝说话,而是立即告辞,兴冲冲地驾驭着坐骑飞走了。

    小夭走进屋子,给父王写信,请父王帮她择定吉日完婚。

    写完信,小夭召来赤鸟,把信简系在赤鸟腿上,刚放飞赤鸟,颛顼一手把赤鸟抓住,一手握住了她的手。

    小夭疑问地看着颛顼,颛顼问:“你真想清楚了?”

    小夭道:“已经订婚,迟早都要嫁,既然丰隆想近期完婚,那就近期完婚吧!”

    颛顼说:“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别人?”

    小夭笑起来:“说老实话,你手下虽然人才济济,丰隆也是数一数二的,难得的是他性子豪爽,对男女情事看得很淡,肯迁就我,当年我和他订婚时,你也说过不可能再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颛顼沉默。

    小夭叫道:“哥哥!”

    颛顼说:“我不想你嫁人!”他的手冰凉,指尖微微地颤着。

    小夭拍了拍他的受:“我明白。”

    “你不明白!”颛顼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眼中满是哀伤和绝望。

    小夭说:“我真的明白!当年,你和馨悦完婚时,我心里很不痛快,觉得你好像被馨悦抢走了,从此后,我只是个外人。”

    颛顼猛地抬眸,目光迫切地盯着小夭:“我成婚时,你难过了?”

    小夭自嘲地笑,点了点头:“当时真的很难受,焚得就像本来只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给抢走了。后来才知道自己小心眼了,你和馨悦已经成婚三年多,你依旧是我哥哥,并没有被馨悦抢走,将来,即使我嫁给了丰隆,你依旧是我最亲近、最信赖的人。”

    可他要的并不仅是这些,他还想要……颛顼笑着,心内一片惨淡,小夭什么都不在乎,只要求唯一,他如今还有什么资格?

    他不是没有机会,他比所有男人都更有机会,当他们还在辛苦接近小夭时,他已经在小夭心里,只要他肯伸手,任何人都不可能有机会,可他为了借助那些男人,一次又一次把小夭推给了别的男人。

    轩辕城步步危机时,他得到了璟的帮助,来到了中原;神农山重重杀机时,他得到了丰隆和璟的联手支持,让整个中原都站在了他身后;等到他不需要借助他们时,小夭却把心给了璟,把身许了丰隆。

    轩辕城时,明知道璟深夜仍在小夭屋中,他却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凝视着大荒的地图,枯坐到天明;紫金顶时,明知道小夭去草凹峰私会璟,通宵未归,他依旧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憋着一口气处理案牍文书,通宵不睡;最危急时,明知道小夭答应嫁给丰隆是为了他,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彼时的他,自保都困难,口口声声说着喜欢他的女人,连他的面都避而不见,可小夭为了他,答应了嫁给别的男人。

    颛顼把小夭的手越抓越紧,赤鸟不安地鸣叫,挣扎着想逃生……黄帝突然出现,叫道:“颛顼!”

    颛顼和小夭都看向黄帝,黄帝异常温和地说:“颛顼,放鸟离开。”

    颛顼缓缓松开了手,赤鸟振翅高飞,向着高辛的方向飞去。

    小夭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说道:“这事是比较突然,丰隆做事真是太冒失了。”

    颛顼转身就走,声音阴沉:“他冒失?他比谁都算得精明!”

    小夭看颛顼消失在云霄间,困惑自问黄帝:“颛顼和丰隆有矛盾吗?”

    黄帝淡笑:“君王和臣子之间永远相互借助、相互忌惮。”

    小夭欲言又止,黄帝道:“没什么可担心的。丰隆是聪明人,他会为自己谋求最大利益,但不会越过为人臣子的底线。这世间,但凡能者肯定都有些脾性,颛顼既然用他,就要容他!为君者,必须有这个气量!”

    小夭叹道:“等成婚后,我还是去赤水吧!这里的确是太闹腾了!”

    黄帝微笑着,轻叹了口气。丰隆的确是最适合小夭的男人,他虽然给不了小夭深情,但能给小夭平静安稳的生活。

    黄帝本来已经离开,却又转身走了回来,看到小夭歪靠在窗前,望着夜色尽处,怔怔发呆。

    黄帝轻轻咳嗽了一声,小夭如梦初醒:“外爷,你还没去睡?”

    黄帝说:“我曾让颛顼设法招降九命相柳。”

    小夭不自禁地站直了身子,盯着黄帝。

    黄帝说:“这些年,用尽了计策和办法,他都拒绝了。”

    小夭看向黑夜的尽头,表情无喜也无忧。

    “颛顼把神农山最北边的两忘峰列为了禁地,守峰人都是颛顼的心腹,你应该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虽然相柳救了你一命,但你不欠他一丝一毫。”

    一一***一一

    颛顼去了轩辕旧都轩辕城,处理一些西边的事情,一连十几天都没有来小月顶。

    从不来小月顶的馨悦却来了小月顶。

    上一次,馨悦和小夭见面,还是小夭刚到小月顶不久。那一次,馨悦离开时,是有礼数周到地邀请小夭去紫金顶看她,馨悦已是王后,她十分享受王后之位带给她的万丈荣光,她喜欢每个人在她面前低头,连曾经当众给她软钉子碰的意映都再次向她低下了头。可是,小夭是个例外。

    小夭对她客气礼貌,却没有在她面前低头。馨悦不知道该拿小夭怎么办,以利益诱之,小夭简直无欲无求;以权势压之,她的权势是颛顼给的,紫金宫里有太多女人盼着颛顼厌弃她,馨悦很清楚她不能挑战颛顼的这个底线,哥哥已经一再警告过她,千万不要仗着身后有神农族就轻慢颛顼。所以,馨悦只能暂时选择回避,不让小夭出现在紫金顶。

    每次馨悦想起小夭,感觉会很复杂。从小到大。她没有碰到过像小夭一般的女子。小夭不轻慢低贱者,也不迎合尊贵者,她无所求也无所图。

    馨悦喜欢小夭,因为小夭和她们不一样,身上有一份坦荡磊落,馨悦也讨厌小夭,因为小夭和她们不一样,她们所看重的东西到了小夭那里就轻如微尘。

    馨悦心里还有一重隐秘的畏惧。她和颛顼大婚时,颛顼一直面带微笑,可女人的直觉让她觉得颛顼其实心情很糟糕,她甚至觉得颛顼的黑衣其实是他在向天下表达他的不悦,新婚第一夜,颛顼没有要她、她忍着羞涩,袋作无意翻身,暗示性地靠近了颛顼,颛顼却无意地翻身,又远离了她,用背对着她。馨悦不明白为什么,惶恐了一夜,一遍遍告诉自己,颛顼太累了。天亮后,她强打起精神,装出满面喜色,去接受众人恭贺。

    第二夜,颛顼依旧没有要她,馨悦胡思乱想了一夜。天亮后,妆粉已掩盖不住她眼眶下的青影,幸亏白日的颛顼像往常一样待她温柔,众人都想到了别处,离戎昶开玩笑地让颛顼节制,别累着了王后。

    第三夜,馨悦被恐惧压得再顾不上羞涩,当颛顼又背对着她睡了时,她褪去了亵衣,从背后抱住了颛顼。她不如金萱清丽、不如潇潇妩媚、不如淑惠娴静、不如方雷妃明艳……可她一直非常自信,因为她能给颛顼的,是她们都无法给予的,但此刻,她害怕了。

    颛顼没有回身,冷漠如石块,馨悦含着眼泪,主动去亲吻颛顼。

    终于颛顼回过身,把她压在了身下。黑暗中,她看不清他,只能通过身体去感受,这一刻的颛顼和刚才判若两人,他的动作有着渴望的激情,爱怜的温柔,馨悦觉得自己被他宠溺珍惜,当颛顼进入她身体的刹那,馨悦的眼泪簌簌而落。朦朦胧胧中,她听到颛顼好似喃喃叫了一声“小夭”,她如受惊的猫一般竖起了耳朵,可颛顼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有粗重的喘息声,她很快就被情欲席卷得忘记了一切。清晨起身时,已分不清昨夜听到的声音是真是幻。

    那三夜的事成了馨悦的秘密。

    渐渐地,馨悦忘记了那三夜的事,也许是因为她想忘记,也许是因为颛顼对她虽不热情,可也绝不冷淡,准确地说比对其他妃嫔略好,馨悦很满意。

    但是,就在她要忘记一切时,小夭回来了,馨悦甚至完会不知道小夭是怎么回来的,当她知道时,,小夭已经在小月顶了,那一

    夜颛顼似真似幻的呢喃声,让馨悦生了隐秘的恐惧。这种隐秘的恐惧,不能告诉任何人,只能自己悄悄观察。两年多来,颛顼风雨无阻地去小月顶,当然,在小夭没来之前,他也是日日都去小月顶给黄帝请安,在其他人看来,没有任何异样。但馨悦觉得就是不一样,是根本无法用言语说清楚的不一样,是颛顼去时唇畔的一缕笑意,是他回来时眼神的一丝温柔,甚至是他偶尔眺望小月顶时一瞬的怔忡。

    馨悦越观察越害怕,可她的害怕连她自己都觉得毫无根据。以颛顶的性格,如果是真的,他为什么不要了小夭?他已是一国之君,根本不必如此克制压抑自己!馨悦只能告诉自己,她想多了,一切都是那晚听错的呢喃声惹出来的。

    可馨悦终究是不放心,馨悦去见丰隆,询问哥哥打算什么时候娶小夭,幸好哥哥的回答让她很满意,哥哥说他正在考虑这事。

    丰隆叹了口气,说道:“要娶就得现在娶,否则等开战了,还不知道小夭愿不愿意嫁给我。”

    馨悦警觉地问:“什么意思?”

    丰隆说:“你必须保密。”

    馨悦点头:“哥哥该知道我向来能藏事。”

    丰隆说:“看最近颛顼的举动,我觉得颛顼在考虑对高辛用兵。”

    馨悦惊骇地瞪大了眼睛,丰隆笑了笑道:“所以我一再告诉你不要轻慢颛顼。颛顼、他一一是个很可怕的男人!”

    震惊过后,馨悦十分喜悦,她有一种在俯瞰小夭命运的感觉。

    当丰隆告诉馨悦,小夭同意近期举行婚礼,馨悦立即问:“陛下怎么说?”

    丰隆道:“两位陛下都同意。”

    馨悦终于放心了,她觉得真的是自己多心了,那一夜,那声呢喃只是颛顼无意识的喘息,她听错了!

    馨悦再次去小月顶看望小夭,以一种窥视到小夭命运、高高在上的心态,洋溢着喜悦,夹杂着淡淡的悲悯。

    小夭并不知道馨悦前后两次的心态变化,她只是觉得,大概因为她和丰隆就要成婚了,馨悦突然对她和善了许多。

    小夭对馨悦依旧如往常一样,有礼却不谦卑。

    馨悦和小夭东拉西扯,迟迟不愿离去。

    直到黄帝拄着锄头,站在竹屋前。

    黄帝戴着斗笠,挽着裤腿,腿上都是泥。他微笑地看着馨悦,没有一丝严厉,馨悦却觉得自己的一切心思都暴露在黄帝的目光下,犹如芒刺在背。馨悦再也坐不住,向黄帝叩拜告退。

    一一***一一

    俊帝给小夭回信,他已和丰隆的爷爷商量好了婚期,在两个月后。

    自从小夭订婚后,俊帝就命人准备嫁妆,一切都已准备好,小夭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穿上嫁衣出嫁。但俊帝要求,在昭告天下婚期前,小夭必须回五神山,在五神山待嫁。

    小夭明白父王的意思,并不是因为出嫁的礼仪,父王对那些不看重。此时的父王不再是运筹帷幄的帝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为女儿紧张担忧,他想最后再确定一次女儿的心意,确定丰隆是女儿想托付一生的男人。

    小夭给俊帝回信,一点私事等事情处理完,她就回高辛。

    小夭通过禺疆给赤水献带了口信,拜托献帮她把几年前埋藏的东西挖出来。

    颛顼登基后,小夭第一次利用自己的身份大肆搜寻奇珍异宝。

    她从西北的雪山顶上,找到了一块雪山冰魄。这种冰魄生在雪山之巅,本身没有毒,但如果在凝结时,恰好有毒物融入,就会不停地吸纳雪中的寒毒,经过千万年孕化,结成的冰魄是毒中花魁。小夭寻到的冰魄估什在形成时恰好裹住了一条受伤的冰蚕妖,冰蚕的毒融入冰魄,再加上千万年雪山下的寒毒,形成了一块十分罕见的剧毒冰魄,看上去如白玉一般温润细腻,实际却冰寒沁骨。毒气钻心。

    小夭费了无数心血,把雪山冰魄雕刻成了一枚海贝一一洁白如雪的两片贝壳,有着浪花一般起伏卷曲的边角,呈现半打开的形状,像一朵刚刚盛开的花。

    小夭又用各种稀罕的灵草毒药混杂,做出了两个鲛人。她把女鲛人嵌放在贝壳上,把男鲛人放在了远离贝壳的一角。小夭还做了红珊瑚,五彩小海鱼。

    待都做好后,小夭取出从极北之地寻来的上好冰晶,请了专门的师傅剖开掏空,先把红珊瑚固定在冰晶底端,再将鸩毒,蓝汪汪的妖毒和玉山玉髓混合调制好,注入掏空的冰晶中,蓝汪汪的液体,犹如一潭海水。小夭将做好的海贝鲛人小心地安入蓝色的海洋中,放入五彩小海鱼,再把剖开的冰晶合拢,用灵力暂时封住。

    要想让剖开的冰晶彻底长严实,必须派人把冰晶送回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极北之地,封入冰山中,再请冰灵高手设置一个阵法,这样过上两三年,原本被剖开的地方就会长拢融合在一起,再没有缝隙。

    当年,小夭生怕心血毁在最后一步,想来想法,大荒内现在最厉害的冰灵高手好像是赤水氏的献,她问颛顼能否请到献帮她一个忙,颛顼笑道:“你算找对人了,我让禺疆帮你去请赤水献,那个冰山女人对禺疆却是有几分温情。”

    献来见小夭时,小夭本以为献会很鄙夷自己,居然请她这个大荒内最有名的高手做这种事情,没想到献看到她做的东西后,竟然说道:“真美丽!应该很花费了一番心血吧?”

    小夭点头。

    献说:“我会帮你封入极北之地最寒冷的冰山中。你需要拿出时,让人给我捎口信。”

    四年过去,现在,小夭需要拿出它了,献把冰晶送来时,冰晶盛放在一个盒子中,被冰雪覆盖,看上去只是一块形状不规整,刚刚挖掘出的冰晶。

    小夭请了师傅打磨,用了三日三夜,冰晶被打磨成了一个球形。

    透明的冰晶,里面包裹着一汪碧蓝的海。在幽幽海水中,有五彩的小鱼,有红色的珊瑚,还有一枚洁白的大贝壳,如最皎洁的花朵一般绽放着,一个美面的女鲛人侧身坐在贝壳上,海藻般的青丝披垂,美丽的鱼尾一半在洁白的贝壳上,一半浮在海水中,她一只手抚着心口,一只手伸展向前方,像是要抓住什么,又像是在召唤什么。在她手伸出的方向,一个男鲛人浮在海浪中,看似距离贝壳不远,可他冷淡漠然地眺望着冰晶外,让人觉得他其实在另一世界,并不在那幽静安宁的海洋中。

    冰晶包裹的海底世界,太过美丽,犹如一个蓝色的梦。

    当冰晶放在案上时,因为极寒,冷冽的雾气在它周围萦绕,更添了几分不真实的络纱,就好似随时随地都会随风散去。可其实冰晶坚硬,刀剑难伤。

    黄帝看到小夭做的东西,都愣了一愣,走进屋子细细看了一会儿,他也没问什么,只是叹道:“也就你舍得这么槽塌东西。”

    小夭凝视着冰晶球,说道:“最后一次。”

    小夭把冰晶球用北地的妖熊皮包好,和一枚玉简一起放在玉盒里封好,送去了涂山氏的车马行,付了往常五倍的价钱,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送到清水镇。

    玉简内只有一句话:

    两个月后,我成婚,最后一次为你做毒药,请笑纳。

    一一***一一

    小夭从车马行出来,走在轵邑的街道上,感受到轵邑越来越繁华。

    这个新的国都比起旧都轩辕城更开阔、更包容、更有活力。可不知为何,小夭却怀念她和颛顼刚到中原时的轵邑城。

    食铺子里有香气飘出,,小夭去买了一些鸭脖子和鸡爪子,让老板娘用荷叶包好。又去一旁的酒铺子买了一小坛青梅酒。

    那时候,她还喜欢吃零食,当年以为是因为零食味道好,惹得人忍不住贪嘴想吃,现在才明白,吃零食吃的不是味道,而是种心情。那时候她觉得自己苍老,其实仍是个少女,仍旧在轻快恣意地享受生括。

    小夭走出了轩辕城,苗莆在云辇旁等她,看她提着两包小吃,笑道:“王姬好久没买这些东西了。”

    小夭上了云辇,却突然说道:“暂时不回去。”

    苗莆笑问:“王姬还想去哪里呢?”

    小夭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陪我去一趟青丘。”

    苗莆愣住,迟疑地问:“王姬去青丘干什么呢?”

    小夭看着苗莆,苗莆说:“是!这就出发!”

    一时辰后,云辇落在青丘城外。

    小夭下了云辇,眺望着青丘山,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人事却已非。

    她慢慢地走在青丘城的街道上。

    青丘城距离轵邑很近,却和轵邑截然不同,因为涂山氏,青丘城的人生活富裕,街上行人的脚步都慢了很多,有一种慢吞吞的悠闲,小夭来得突然,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做什么,只能漫无目的地走着。苗莆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旁。

    小夭一直恍恍惚惚地走着,苗莆突然叫道:“王姬?”她拽了拽小夭的袖子。

    小夭停住脚步,茫然困惑地看苗莆,苗莆小声说:“那边!”

    小夭顺着苗莆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不远处的璟。两人都没有想到会在青丘城的街上相遇,长街上人来人往,他们却如被施定身咒般,呆呆地站着。

    终于,璟回过神来,飞掠到小夭面前:“小夭一一”千言万语,却什么都说不出。

    小夭笑得十分灿烂:“我随便来转转,没想到竟然碰上了你。”

    小夭把拎着的荷叶包和青梅酒递给他,璟下意识地接过,,小夭笑盈盈地说:“两个月后,我和丰隆成婚,到时请你和尊夫人一定来。”

    璟手中的东西跌落在地,酒坛摔碎,青梅酒洒了一地,霎时间,飘起浓郁的酒香。

    小夭视而不见,笑对璟欠了欠身子,转身快步离去。

    “小夭……”璟伸出手,却无力挽留,只能看着她的衣袖从他掌上拂过,飘然远去。

    半晌后,璟蹲下身,捡起地上的荷叶包,里面是鸭脖子和鸡爪子。

    蓦然间,前尘往事,俱上心头一一

    他第一次进厨房,手忙脚乱,小夭哈哈大笑,笑完却过来帮他。

    他学会做的第一道菜就是卤鸭脖,小六吃到时,眯着眼睛笑起来,悄悄对他说:“你做得比老木还好吃,嘴巴被你养刁了后可怎么办?”他微笑着没说话,心里却应道:“养刁了最好,我会为你做一辈子。”

    木樨园内,他教她弹琴,她没耐心学,总喜欢边啃着鸭脖子,边让他弹曲子,她振振有词地说:“反正你会弹,我以后想听时,你弹给我听就好了。”

    神农山上,鸭脖子就着青梅酒,私语通宵……

    一切清晰得仿如昨日,可是一一他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她的一辈子再与他无关!

    璟只觉胸闷难言,心痛如绞,一股腥甜涌到喉间,剧烈地咳嗽起来。

    一一***一一

    颛顼傍晚来小月顶时,小夭亲自下厨,为颛顼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饭。

    小夭厨艺不差,可她懒,很少下厨,难得她下厨一次,颛顼很是赏脸,吃了不少,两人陪着黄帝说说笑笑,很是欢乐。

    饭后,小夭向颛顼辞行,打算明日出发,回五神山待嫁。

    颛顼只是微笑,一言不发。

    黄帝温和地说:“你先回去吧,回头我和颛顼会打发人把给你准备的嫁妆送去。”

    颛顼让苗莆上酒,小夭也正想喝酒,对苗莆吩咐:“用酒碗。”

    小夭和颛顼一碗碗喝起酒来。颛顼的酒量和小夭相当,以前在清水镇喝酒时,从未分出胜负,只是当时两人都有保留,看似大醉,实际不过七八分醉。

    今夜两人喝酒,都不知节制,只是往下灌,到后来是真的酩酊大醉,颛顼拉着小夭的手,一遍遍说:“别离开我!”小夭喃喃说:“是你们不要我!”

    颛顼说:“我要你,你做我的王后,我谁都不要,我把她们都赶走……”

    黄帝道:“今夜是哪个暗卫?”

    潇潇从暗处走出,黄帝对潇潇说:“送颛顼回去。”

    潇潇搀扶起颛顼,颛顼拉着小夭的手不肯松:“我一个女人都不要,只要你……”

    黄帝挥手,颛顼被击昏。

    黄帝盯着潇潇:“今夜你守着他,他说的任何话,听到的人立即杀了。”

    “是!”潇潇抱起颛顼,跃上坐骑,隐入了云霄。

    一一***一一

    清晨,小夭醒来时,依旧头重脚轻。

    珊瑚和苗莆已经收拾妥当,小夭用过早饭,给黄帝磕了三个头后,上了云辇。

    回到五神山,果如小夭所料,俊帝一再询问小夭是否真的考虑清楚嫁给赤水丰隆。

    小夭笑嘻嘻地问:“如果不想嫁,当年何必订婚?”

    俊帝道:“当年颛顼四面危机,以你的性子,为了帮他,做任何事都不奇怪。事实证明,如果不是因为你和丰隆定下了亲事,中原氏族绝不会联合起来和黄帝对抗。”

    小夭说:“其实,外祖父本就决定把王位传给颛顼。”

    俊帝道:“傻姑娘,那完不一样。如果没有中原氏族的联合,黄帝很有可能会再观望颛顼的能力,推迟把王位传给颛顼的时间,一个推迟,很多事情即使结果相同,过程也会完不同,而且,如果不是在四世家的推动逼得中原氏族联合起来支持颛顼,你觉得中原氏族会像如今那样拥戴颛顼吗?在他们眼中,颛顼毕竟流着轩辕氏的血,中原氏族天生对他有敌意,可因为有了他们和黄帝的对抗,他们觉得颛顼是他们自己挑选的帝王,而不是黄帝选的,无形中敌意就消失了。”

    小夭不吭声,当日她决定和丰隆订婚,的确最重要的考虑是为了颛顼,她怕颛顼难受,所以一直表现得是从自己的角度考虑。可现在,她不想反悔,因为丰隆已经是最合适的人。她知道她和璟的事,也愿意迁就她,而且当日他就说清楚了,他们订婚,她给他所需,他给颛顼所需,丰隆已经做到他的承诺,她也应该兑现她的许诺。

    俊帝说:“我再给你七日考虑。”

    七日间,小夭竟然像是真的在考虑,她日日坐在龙骨狱外的礁石上,望着蔚蓝的大海。

    阿念去寻她,看到碧海蓝天间,火红的蛇眼石楠花铺满荒凉的峭壁,开得惊心动魄,小夭一身白衣,赤脚坐在黑色的礁石上,一朵朵浪花呼啸而来,碎裂在她脚畔。

    眼前的一幕明明没得难以言喻,可阿念就是觉得天荒地老般的苍凉寂寥。小夭的背影让她想起了海上的传说,等待情郎归来的渔家女,站在海边日等夜等,最后化成了礁石。

    阿念忍不住想打破那荒凉寂寥,一边飞纵过去,一边大叫:“姐姐!”

    小夭对阿念笑了笑,又望向海天尽处。

    阿念坐到小夭身旁:“姐姐,你在想什么?”

    “什么都没想。”

    阿念也望向海天尽处,半晌后,幽幽叹了口气:“我记得,就是在龙骨狱附近,我把你推到了海里。当时觉得,我的日子过得太不舒心了,如今才明白,那压根儿算不得不舒心。”

    小夭笑:“你长大了。”

    阿念问:“姐姐,那夜你为什么会在龙骨狱外?”

    小夭说:“来见一个朋友。”

    “后来,那个九头妖相柳还找过你麻烦吗?”

    小夭摇摇头。

    阿念说:“我觉得那个妖怪蛮有意思的。”

    小夭凝望着蔚蓝的大海默默不语。

    一一***一一

    七日后,俊帝问小夭:“想好了吗?”

    小夭说:“想好了,公布婚期吧!”

    俊帝再没说什么,昭告天下,仲秋之月、二十二日,大王姬高辛玖瑶出嫁。

    赤水氏向天下送出婚礼的请帖,赤水族长不仅仅是四世家之首的族长,他还是神农族长小祝融的儿子,轩辕王后的哥哥,轩辕国君的心腹重臣。整个大荒,纵使不为着赤水丰隆,也要为了俊帝、黑帝、黄帝来道贺,更何况还有玉山的王母。

    赤水式送聘礼的船队,从赤水出发,开往五神山几十艘一模一样的船,浩浩荡荡,一眼都看不到头,蔚为奇观,惹得沿途民众都专门往河边跑,就为了看一眼赤水氏的聘礼。

    几年前,轩辕国君和王后的婚礼,整个轩辕在庆祝,可这次,赤水族长和高辛王姬的婚礼,竟然让登个天下都在庆贺,当高辛大王姬要出嫁的消息传到清水镇时,清水镇的酒楼茶肆都沸腾了,连娼妓馆的妓女也议论个不停。

    相柳正在饮酒议事,隔壁的议论声传来。

    有人说赤水族长是为利娶高辛王姬;有人说赤水族长是真喜欢王姬,据说都发誓一辈子只王姬一人;有人说王姬姿容绝代;有人说赤水族长风仪不俗……

    各种说法都有,几个歌舞伎齐齐感叹:“这位王姬真是好命!”

    座上一人也不禁感叹道:“这场婚礼,估什是几百年来,大荒内最大的盛事了。”

    众人也纷纷谈论起赤水族长和高辛王姬的婚事来。

    相柳微笑着起身,向众人告退。

    相柳走出娼妓馆时,漫天烟雨。

    他穿过长街,沿着西河,漫步而行。

    碧水畔,一支支红蓼,花色繁红,因为沾了雨水,分外娇艳。

    相柳站在河边,眺望着水天一色,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

    半晌后,他收回了目光,摊开手掌,学上是一个冰晶球。

    细细雨珠,簌簌落在他的掌上,在冰晶周围凝成了寒雾,使得那一汪蓝色波光潋滟,好像月夜下的大海。

    蓝色的海底,幽静安谧,女鲛人坐在美丽的贝壳家中,伸着手,似在召唤,又似在索要,那男鲛人却冷漠地凝望着海外的世界。

    相柳凝视着掌上的冰晶球,很久很久。

    慢慢地,他伸出了一根子指,向着女鲛人伸出的手探去,他的手指贴在了冰晶上。

    看上去,他们好像握在了一起,可是,隔着冰晶,他们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永不可能真正相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