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文章简介
    ━━━━━━━━━▇▇●●▇▇━━━━━━━━━━▇▇▇

    作者更多新书请上()或:

    会员(静言公主)整理制作

    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穿书)

    作者:草莓酱w

    叶清看了一本复仇虐渣爽文。文里恶毒女配的名字比她多了一个字叫叶清瑶。

    叶清瑶曾经是男主南宫凛的白月光未婚妻,  可她在男主穷途末路时狠狠捅了他一刀,成为了压垮男主的最后一根稻草,导致男主南宫凛从此在黑化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男主用了三年的时间成为了江湖上最大的邪派——鬼域的主人。

    得势后的男主卷土重来,将所有得罪过他的人都灭了。这其中也包括女配叶清瑶,下场可谓是凄惨至极。

    叶清还记得自己看男主复仇的时候各种兴奋激动,她太喜欢男主的人设了,尤其是黑化后一心一意搞事业,冷心绝情,心中只有复仇,直到完结都没有爱上任何一个人,连女主都只是他利用的工具。

    叶清前一晚还大呼这人设真带感,没想到一觉醒来就要面对如此尴尬的局面,她穿成了女配叶清瑶。

    叶清看着面前与众人对峙将后背留给自己的南宫凛,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刀,在这具身体亲爹的逼视下,一把将手里的刀扔了。

    这锅我不背!

    指南:

    男主重生,女主穿越

    ②江湖背景,不喜绕道,请勿KY

    ③作者第一篇文,笔力欠佳,求轻拍。

    ——————————————

    1、穿越  ...

    T大,9号女生宿舍里,912寝室,叶清躺在床上,身体一抽一抽的,艰难的忍着笑,她下铺的室友发出了不耐烦的声音:“哎呀,你别一直动,这都几点了还不睡觉,明早有课呢。”

    叶清努力克制自己:“知道知道,我错了,睡吧睡吧。”

    叶清也觉得自己过分了,但是她正在看一本很对胃口的复仇爽文,一时兴奋就忘了室友已经都睡了这个事实。

    这本的名字叫《鬼尊之路》,男主南宫凛前期太惨了,本来是镇北王府嫡出的二公子,年少时征战沙场,立下战功无数的大将军,因为镇北王一家在老皇上驾崩时站错了队,被新皇猜忌,拉拢太师一起在男主外出征战时将镇北王府一家老小全杀了,连几岁稚童都没有放过。

    身在战场的南宫凛并不知道这些事,不过他身边的心腹副将早已经被太师收买,在他上阵对敌之前给他下了剧毒,南宫凛与敌方将领拼杀之时毒性发作了,他被逼至悬崖边上,纵身跳下,落到崖底河水之中,被神医谷少主所救才捡回一条命。

    等南宫凛伤愈赶回家后,发现父母兄嫂都被狗皇帝和太师杀了,连3岁的小侄儿也不例外,他崩溃了,心中信守的正义通通消失不见,他知道自己目前无法与这天下最有权势的两个人对抗,他要先保全自己,再谋划复仇之事,于是他想到了父亲生前的至交好友——右相叶明昭。

    镇北王府与右相府多年相交,南宫凛和右相的女儿叶清瑶更是有婚约在身,只是他没想到人心易变,也许是一开始他就看错了,当他到叶府求助的时候,等待他的是年少时就一心爱慕的人递来的一杯毒茶。

    他不愿意相信只当她是被父亲逼迫的,可当他与右相叶明昭和他带来的黑衣杀手对峙之时,这个女人居然从背后捅了他一刀,这一刀不只斩断了南宫凛对她所有的情谊,也让南宫凛心中的善念彻底湮灭了。

    南宫凛凭着内力高深从叶府逃离,他投靠了江湖最大的邪派——鬼域,一步步机关算尽,练成绝世邪功,一统鬼域,成为鬼域之主,自封为鬼尊。手握江湖最大势力的南宫凛卷土重来,将所有陷害过他的人一一诛灭,女配叶清瑶的下场更是凄惨无比。

    叶清看到后半部分男主大杀四方,将一干卑鄙无耻的小人通通灭了的时候,心里直呼带感,这才是爽文,可惜作者似乎坑掉了这本,因为介绍完叶清瑶的结局后,就完结了。

    这本的收益也不是很好,因为全文都没有特别明显的感情线,男主黑化后心中只有仇恨,对身边出现的任何女人,都只用是否有利用价值来衡量。在叶清看来最特别的应该是那个神医谷的少谷主了,因为这个角色出场次数比较多,勉强算是女主了。其他的女性角色还没有女配叶清瑶存在感强,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退出页面,叶清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半了,她连着看了好几个小时,而且躺着的姿势都没变过,此刻她从沉迷状态中清醒过来,忽然觉得头昏眼花,眼前一黑,她晕过去了。

    叶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古香古色的雕花木床上,她抬眼望向四周,发现房间里的摆设一看就是那种古典的风格,说一句富丽堂皇也不为过,她的脑子还有些懵,以为自己还在梦中,直到一个年轻的婢女打扮的女孩走进来问她:“姑娘,你醒了,睡得可还好。”

    叶清瞬间回神:“啊……还好。”语气颇有些迟疑。

    女孩一福身:“那我去叫人进来服侍姑娘梳洗。”说着就要走出去。

    叶清反应过来连忙喊她:“等等,你叫……”

    女孩诧异回身:“姑娘这是怎么了,怎么一觉醒来竟不记得我了,我是你的贴身婢女沁雪啊,姑娘是叫什么噩梦魇住了?”

    叶清忐忑:“是……是噩梦。”然后偷偷掐了自己胳膊一下,疼痛的感觉太过真实,让她不得不面对自己穿越了这个事实。

    叶清强自镇定下来,说:“没事,昨晚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我刚才那是吓着了,一时没回神。”

    沁雪担忧道:“那我给姑娘煮碗安神汤吧。”说着又要出门去。

    叶清叫住她:“不急不急,沁雪,你近前来,我有些话想问你。”话说沁雪这个名字怎么有一丝熟悉,叶清有些不祥的预感。

    沁雪走到床跟前,笑着回道:“姑娘,有什么话,你问就是。”

    叶清试探道:“我爹可在府中?”

    沁雪笑着说:“姑娘当真睡糊涂了,我还当是什么事呢,相爷这个时候在上朝呢,怎会在府里。”

    叶清心里一凉,自己的猜测看来八九不离十了,她刚刚想起来,沁雪这名字为什么耳熟,因为叶清瑶的贴身婢女就叫沁雪,再加上刚刚沁雪称呼这具身体的爹为相爷,就更加确定了,她这是真的穿越了,还是穿到一本书里,变成了结局凄惨的恶毒女配叶清瑶!

    叶清,哦不,是叶清瑶一脸生无可恋的靠在床头上,心里发苦,她不知道现在的剧情进行到哪了,叶清瑶那一刀是捅了还是没捅,要是没捅她还可以想想办法自救,要是已经捅了……呵呵!她还是干脆点自我了结吧,好歹能留个全尸,也不一定,南宫凛要是没能亲自杀了她会不会更变态的把她的坟挖了鞭尸呢……

    陷入自我意识的叶清瑶压根就注意不到沁雪还在等着她吩咐呢,沁雪无奈的摇摇头,口中念叨:“姑娘今儿是怎么了,又神游天外了。”她见叶清瑶还是坐在那兀自呆愣着,只好先下去准备早膳了。

    不一会儿,沁雪带着人端来了膳食,叶清瑶闻到食物的香味终于有了一丝反应,她决定了!先吃饭,黄泉路上也要做个饱死鬼!

    吃了饭之后,叶清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并且对沁雪说没有她的吩咐不要进来打扰,沁雪以为她不舒服,还关切的问是否要请大夫来看,不过叶清瑶拒绝了,说只想自己一个人静静。沁雪想自家姑娘可能是为了镇北王府被灭门的事情心中烦恼,就吩咐下去,说谁也不准打扰姑娘休息。

    事实上,叶清瑶之所以哪里也不去是因为害怕自己初来乍到,万一不小心露馅了就不妙了,而且她确实需要想一想今后的路该如何走,最起码也得弄清楚那催命一刀到底捅了没有!

    于是叶清瑶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呆了一天,直到夜幕来临,沁雪过来传话说右相叶明昭回来了,让她去书房说是有事找她。叶清瑶有种微妙的预感,她觉得可能是那一刀还没捅,渣爹这个时候找自己很可能是得到了南宫凛的消息,要谋划杀他了!

    心里怎么想暂且不提,叶清瑶乖乖的来到了书房,轻咳一声,道:“爹爹,我能进去吗?”

    叶明昭应了一声:“进来说话。”

    叶清瑶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不过当她进入书房一抬头之后,立时愣在当场,差点喊出一声爸爸来!不能怪她,实在是这个渣爹长得太像她现实中的亲爹了……

    叶明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倒是没有注意女儿的反常行为。

    叶清瑶刚刚差点露怯,这会儿收敛了表情,向眼前的中年男人请了个安:“爹爹找我有事?”

    叶明昭摆手示意她坐下说,于是叶清瑶乖顺的坐在一旁

    。

    见叶明昭神情凝重的看着自己,叶清瑶微微有些紧张,生怕自己被识破身份。

    “爹爹有什么话就说吧,这样瞧着女儿怪吓人的。”叶清瑶受不了这沉重的气氛,只得开口打破尴尬。

    “爹收到消息,南宫凛从北疆活着回来了。”叶明昭说着,精明锐利的目光锁定叶清瑶,观察着她的反应。

    “竟有此事。”叶清瑶内心不安极了表面又极度镇定,与面前这个老狐狸对话真是一场考验心智的酷刑。

    “他此时回到京都,走投无路之下必会来投靠我,就趁这个机会一举解决了这个大麻烦,我对今上也好有个交代。”叶明昭目露杀机,阴险的说道。

    叶清瑶心中一定,看来剧情还没进展到捅男主的时候,不过这段父女俩密谋的情节过后马上就到了,她该怎么做才能既不引起渣爹的怀疑又不伤害到南宫凛呢?

    叶清瑶试图扰乱视听:“他刚经历过灭门之恨,应该不会再轻信于人吧,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能避则避吗。”

    叶明昭哼了一声:“只看两家的交情,他确实不会,但是这里还有你,你现在是他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了,他武功再高也不会防备你,所以由你来杀他,再合适不过了。”说完眼中精光乍现,看得叶清瑶毛骨悚然。

    她看时因为这段剧情太虐男主,所以一带而过了,现在身处其中,才真正意识到这些人有多可恨,杀人全家不够,还要对他赶尽杀绝,痛快的在对战中杀了他也便罢了,还要使阴谋诡计,而这个阴谋诡计的中心是要将他最爱的女人变作一把刀,狠狠的刺进他的胸膛。

    叶清瑶出离的愤怒了,却只能握紧拳头狠狠地忍着。他知道这个时候反驳只会让叶明昭怀疑她的居心。毕竟她可不是原身,一旦被识破就真的一点忙都帮不上男主了。

    于是她假意迎合:“女儿知道了,如果他真的来了,女儿一定见机行事。”

    “好。”叶明昭拊掌:“这才是爹的好女儿,等这件事解决了,爹一定给你定一门好亲事,让你风光大嫁。”

    叶清瑶僵硬的笑着:“谢谢爹爹。”心里却疯狂吐槽,风光大嫁?你想得美,能死的有尊严一点我就满足了……

    叶明昭看她心不在焉,以为她对南宫凛真有些情谊,于是语重心长的说道:“爹知道此番让你做出这种事有些委屈你了,可是爹实在没办法了,之前爹亲近镇北王一家早已惹得圣上不满了,这个时候如果不想办法把叶家摘出去,我们的下场也不会比南宫家好多少。”

    见这老狐狸一言不合竟然开始卖惨了,叶清瑶连忙表忠心:“爹放心,女儿明白爹的难处,为了叶家,女儿不会手软的。”

    叶明昭欣慰点头,又道:“这次如果能杀了南宫凛,我叶家便立下了大功,圣上以后会更加看重我,于你将来的亲事也大有益处。”

    一番说教后,叶明昭拿起桌案上的一只盒子,亲自递给叶清瑶,叶清瑶打开看了,是一把匕首和一个小瓷瓶。

    “此物你可能用得到。”叶明昭示意她收起来。

    “这两天警醒着些,我已经在府内安排好人手,只等他送上门来了。”叶明昭示意她可以回去了。并且再三保证一定会给她找一门好亲事。

    于是叶清瑶在渣爹殷切的注目下走出书房,手里捧着杀人的凶器,心里却恨不能嘤嘤哭泣,走向她前途未明的未来。

    2、甩不掉的锅  ...

    叶清瑶回到房间后越发觉得不安,按照剧情渣爹给过她那个木盒子的第二天晚上南宫凛就出现在叶府了,也就是明晚……

    她焦虑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想着自己逃跑的几率有多大,然而这是一本书里的世界,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能成功逃离叶府并且活下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愁的揪掉了几根儿头发后,叶清瑶终于冷静了下来,她在想,既然逃跑不能,也许应该想方设法改变原书这段剧情,直接去找南宫凛告诉他渣爹要杀他?让他离开京都躲得远远的?不行,叶清瑶立刻否定了自己这个愚蠢的想法,她根本不知道南宫凛在哪……

    为了思考对策她不停地回忆着原书的剧情,突然,她灵机一动,她觉得整个过程中那杯下了毒的茶才是关键,南宫凛武功高强,如果不是中了毒对付几十个杀手不在话下,全身而退的可能性非常之高,那样自己自然没有机会趁他虚弱的时候背后捅刀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南宫凛不敌,被渣爹埋伏的人重伤,只要不是她下的手,冤有头债有主,总不会找她寻仇吧,总之她的手一定要干干净净的,坚决不给男主报复她的理由!

    想明白后,叶清瑶顿时觉得又累又困,于是她唤来沁雪为她卸妆后,连外衫都没脱,就沉沉地睡着了。

    深夜,星光隐匿在浓墨沉沉的夜空里,死一般静寂的右相府迎来了一位它等候多时的客人。男人步伐从容的走在内院通往叶清瑶闺房的那条小路上,一身黑衣仿佛与夜色融为一体,犹如地狱中走来的恶鬼修罗。

    黑暗中有数十双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男人似有所感,看了一眼远处的假山,躲在假山处的杀手头领瞳孔微张,身体僵硬,屏住了呼吸。男人收回目光,继续走着,杀手头领僵立了半天才摆脱那一眼带来的阴寒,那是看一个死物的眼神,森冷无比,如有实质。杀手头领认出,此人正是南宫凛。

    他怀疑刚才的那一眼是自己一时产生了错觉,见南宫凛已经走到叶清瑶房间门口,立刻让手下去通知右相叶明昭,准备收网。

    南宫凛唇边勾起一抹冷笑,眼中戏谑而又恶意满满,对周遭的一切动静了若指掌。他推开面前的房门,旁若无人的走了进去,随手一挥,房门便阖上了,隔绝了外界所有的窥探。

    叶清瑶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对此时房间里闯入的不速之客毫无察觉,南宫凛走到床前,看着眼前睡得香甜的女人,眼中渐渐蔓延起血色来,他伸出手,运足了内力,周身杀气骤起,谁料此时,床上的女人竟然翻了个身,呢喃一声:“南宫凛,你快走!”睡梦中的叶清瑶竟然说起了梦话。

    南宫凛挑了挑眉,在黑暗中嗤笑一声:“果然连梦里都在做戏,如此用尽心机来骗取我的性命,真是煞费苦心。”

    眼中的血色渐渐褪去,南宫凛倒是生出了几分逗弄的心思,他收敛了一身的阴煞之气,换成曾经那副温柔怜惜的面孔,“阿瑶。”他轻声叫着她的名字,温柔的推推她的肩膀,几息后,床上的女人睡眼迷离的睁开了双眼,一副不甘心被吵醒的样子。

    叶清瑶睁开眼那一瞬间差点习惯性的说一句:“我再睡5分钟”,不过还好她记起自己现在的身份,又憋回去了。她张着嘴呆滞的看着眼前的黑衣男人,还以为是大半夜撞上了什么恶鬼,吓得一动也不敢动,甚至再度闭上了眼睛,安慰自己是在做噩梦。

    南宫凛看着这女人一系列反常行为,竟然觉得十分有趣。想不到表面上端庄秀丽,内里毒如蛇蝎的叶清瑶还有这样一面,或者这又是什么新花样,这次她又想骗走什么呢?

    闭着眼睛的叶清瑶快速在心里思索着应对之法,她刚才闭眼那一刻就清醒了,眼前的哪里是什么恶鬼,分明是比恶鬼还要可怕千万倍的鬼尊大人啊!不是明天晚上吗,这跟书里的剧情不一样啊,莫不是她这个异数把剧情崩掉了!怎么办,怎么办,现在劝他赶紧离开,他会听吗?

    “阿瑶怎么了,是我吓着你了吗?”南宫凛语气温柔,目光却无一丝温度。

    黑暗中,叶清瑶耳边分明是男人低沉慵懒的温柔轻语,可不知为什么,她从这种温柔中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她不管不顾的一睁眼,只见眼前这张脸如同一件高贵的瓷器,可以说是毫无瑕疵,五官哪一样单独看来都平平凡凡,但合在一处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她打量的目光落在南宫凛眼里成了算计,再联想起前世她的所作所为,南宫凛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嗜杀的双手了。

    叶清瑶后知后觉眼下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她假装一副刚睡醒懵懵然的样子:“凛哥哥,你怎么在这里,这一定是我的梦吧!”说完心里狠狠抖了抖,她似乎看见南宫凛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她也不想这么恶心人,奈何原书里叶清瑶就是这么叫的。

    她从床上爬起来,强忍着一身鸡皮疙瘩又叫了一声:“凛哥哥,圣上已经颁发了你的通缉令,你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躲吧。”

    南宫凛将目光移向别处,为了增添些趣味,他可以配合她演这出情深义重的戏码,但他依然厌恶她做戏时虚伪的嘴脸。

    “阿瑶这是在关心我吗?我以为阿瑶嫌弃我是个不祥之人,不想再与我有任何牵扯呢。”南宫凛说着,竟流露出一丝委屈。

    “怎么会呢,我和凛哥哥多年的情谊,断不会因为区区一个通缉令而疏远于你。”叶清瑶继续忍,这男主画风怎么如此清奇,和原书里差距也太大了吧。

    二人你来我往,演出了一场恶心死对方不偿命的感人大戏。

    正在飙戏的二人被门外一道声音打断:“姑娘,相爷吩咐我给您送些茶水点心来。”站在门外的正是沁雪。

    叶清瑶一惊,来了,还是来了,就算男主提前来了,下毒剧情它还是要上演的。

    “进来吧。”能怎么办,总不能把渣爹派来的送毒使者拒之门外……

    沁雪进来后对南宫凛的存在毫不惊讶,一看就是已经被告知过内情了,她先是重新点燃了屋里的灯,随即动作麻利的指挥小婢女将茶盘放下,与她们一起退到了门外。

    南宫凛似乎有些口渴,随意的给自己斟了一杯茶,眼看就要送入口中,叶清瑶心里一急,一把抓住他的手。

    “阿瑶这是怎么了,竟连杯茶水也舍不得。”南宫凛的目光像一道利剑,带着洞穿人心的力量,直直的刺入她的心里。

    叶清瑶顾不了那么多了,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杯子,掷在地上,只见原本清澈的茶水瞬间变成了深紫色,果然有毒!

    南宫凛自然知道茶里有毒,他方才故意做出要喝的样子不过是想观察她的反应,她的表现与前世截然不同,不过他倒未曾怀疑这个女人是换了个芯子,只将这种反常的行为归结于背后更深的心机。

    两人一时之间各怀心事,房间中安静到落针可闻。

    叶清瑶在想渣爹安排的杀手会不会闯进来,她刚刚一时情急做了蠢事,怎么就把那杯茶摔了呢,安安静静的倒掉不好么,学什么电视剧里那夸张的表现手法!

    至于南宫凛,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前世相同的一幕再次发生,只是曾经的他身在局中,如今的他将这一切当做一场取悦他的闹剧,毕竟重来一次的人生太过无聊了。

    门外传来了一阵沙沙的脚步声,叶清瑶瞬间从纷乱的思绪中挣脱出来,她摇了摇南宫凛的手臂,小声道:“危险,快走!”

    “看来右相今日是不会让我活着走出右相府了。”南宫凛冷冷一笑,挥手间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油然而生,一瞬间,叶清瑶差点认为站在她面前的就是书中的鬼域之主了。

    在叶清瑶愣神的时候,她已经被南宫凛拉着出了房门,只见四周被数十个黑衣杀手团团围住,叶明昭从暗处走了出来,看见站在南宫凛身边的叶清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不过来!”

    叶清瑶自然是不可能过去的,众所周知,在主角危难之际必须要和他站在一起,哪怕是对抗全世界,这样她才会有一个好的结局。对不起渣爹,在我们的伪父女情深和我的小命之间,我选择了后者。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叶清瑶毅然决然的躲到了南宫凛身后,在她因为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而美滋滋的时候,却没注意到南宫凛因为她这个举动眼神变得危险异常,浓墨一般的的颜色逐渐被赤红取代,果然,又要重现前世那一幕了吗,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呵……

    叶清瑶本来还在为自己做了明智的选择而得意,甚至幻想了一下离开右相府后逍遥自由的美好生活,不过在她摸到衣袖里一件冰凉坚硬的东西之后,一切美好都如同梦幻泡影一般破碎了,她拿出那东西一看,不正是渣爹昨晚给她的匕首吗……

    昨晚回到房间后,她把装有剧毒的瓷瓶扔掉了,可是因为第一次在陌生的地方睡觉她心里怕怕的,就把匕首藏在衣袖里,想给自己点安全感,如今竟是弄巧成拙了。

    她观察着眼前男人的反应,看到他后背紧绷,手臂微微颤抖,拳头紧握,显然也注意到了身后的动静。

    再看渣爹拼命地向她眼神暗示,叶清瑶顿觉百口莫辩,欲哭无泪。

    3、私奔  ...

    南宫凛垂下眸,眼中晦暗难明,握拳的手慢慢放开,掌心聚起一道罡风,果然还是应该杀了她,无论重来多少次她也不会改变。

    叶清瑶并不知道南宫凛在想什么,不过看他现在的状态显然是盛怒至极,她知道自己应该立刻表明立场,不然要是被小心眼报复心极强的男主恨上了,原身的下场就在不远的将来等着她……

    “爹爹!”叶清瑶一声哭诉,在场众人惊愕的看着她一把将手里的匕首扔了出去,然后从南宫凛身后走出来:“我和凛哥哥早有婚约且已经私定终生,求爹爹成全我们吧!”说着竟开始嘤嘤的哭了起来。

    南宫凛看着旁边这个女人声泪俱下的表演,眼中兴味盎然,本来已经抬起的手又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