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2 页
    叶明昭气结,指着她:“你……”半天说不出话来。

    叶清瑶抢先道:“爹,女儿知道您对女儿很失望,想叫女儿滚出叶家,你别气,女儿这就滚。”说完她一把抓住南宫凛的衣袖,凑到他身边:“凛哥哥,不如我们私奔吧。”

    南宫凛神色微澜:“当真?”

    叶清瑶用力地点点头,当然,跟男主一起杀出重围,这要是往大了说那就是过命的交情啊,有一天这位做了鬼尊后一统天下,自己怎么说也是第一位舍命追随的小弟,待遇总不会太差吧。

    就算自己得不到什么,能借着他离开右相府也是好的,不然哪一天露馅了,一定死的很难看。

    想通这些关节后,叶清瑶看着南宫凛的眼神更加真诚了。

    叶明昭此刻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他命令杀手:“你们还在等什么,给我杀了他,不能让他活着走出右相府。”

    杀手们一拥而上,南宫凛用内力将叶清瑶推开,正面迎了上去,抬手间,一道道内力凝成的风刃向着四面八方的杀手而去,几个回合,几十个杀手已经躺在地上,满身伤口血流不止。

    南宫凛重生后,发现自己身上有着上一世巅峰时期的三成功力,所以他才会在处理好一些事之后,提前找上了右相府,本想先宰了叶清瑶,不过她看上去好像有些不一样,所以决定将她带在身边观察,一旦她漏出心机,就让她生不如死。

    叶清瑶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她知道男主武功高强,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厉害,本来以为还要苦战一番,万一男主受伤,她还可以悉心照顾刷刷好感度,哪想到一瞬间形式逆转了。

    现在只剩叶明昭和那个杀手头领无助的站在一旁,那场景怎么看怎么萧瑟凄凉。叶清瑶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南宫凛轻蔑的看着叶明昭瞬间如丧考妣的脸:“右相慷慨,你的礼物今日我便收下了。”说着一把揽住还在看热闹的叶清瑶,几个纵身飞跃,二人已经不见踪影。

    杀手头领被这手轻功震撼,一时回不过神来,叶明昭倒是清醒了,看着满地杀手的尸体和愣在一旁的杀手头领,大骂一声:“没用的东西。”满脸怒容的准备进宫负荆请罪去了。

    叶清瑶第一次见识到了轻功,原来真有这么玄幻的东西啊,她感觉自己轻的像一片羽毛,南宫凛带着她一个大活人,在天上起起落落,一个借力就瞬间飞出很远,疾风扑面而来,吹得她脸颊生疼,她忍不住换一个姿势,转过头把脸埋在南宫凛的胸口。反正她现在还与这男人有婚约,想到这里叶清瑶瞬间就不见外了。

    听着男人沉稳有力的心跳,她觉得这一切很不真实,就这么离开叶府了?自己以后去哪好呢,莫名其妙的穿到了一本书里,现在连个安身之处都没有,万一南宫凛随便把她扔在哪个地方,她不会饿死吧!

    想到这里,叶清瑶坚定了自己抱男主大腿的信念,男主最终是要一统天下的,跟着他再不济也能混个富贵一生。

    南宫凛对她亲近的动作有些恼怒,很想把她扔下去,刚才他没有杀叶明昭那个老东西是想看看他们父女俩在玩什么花样,鬼域毒宗那边已经派人来接他了。他的时间自然不能浪费在无谓的小事上,至于带叶清瑶一起走,纯粹是想把她放在身边监视,他倒要看看她能装多久,若是她能装上一辈子,留她性命逗自己开心也未尝不可。

    两人心思各异的来到了城外的一片竹林里,南宫凛轻飘飘的落在地上,放开了揽着叶清瑶的手臂。

    叶清瑶心里还在感慨轻功真是个好东西啊,又快又方便,还不用加油。等好感度刷够了,不知道能不能向南宫凛学个一招半式的,也不枉来这本书里体验一场。

    正在叶清瑶幻想未来的时候,前方有一辆马车驶来,在他们身前不远处停下了,马车后不远处还有一男一女两个骑着马的人,男的高大健壮,左脸上有一条狭长的刀疤,看起来很凶悍,女的气质冰冷,一看就是个话不多的冷美人。

    他们翻身下马,走到近前,向南宫凛躬身行礼:“属下暮起、临霜拜见主上。”二人异口同声道。

    南宫凛颔首:“你们是鬼域毒宗门下?”

    “回主上,正是,宗主派我二人前来接应您,以后我们任您差遣。”暮起答道。

    叶清瑶惊疑,这么快就要开启鬼域新地图了吗,她还没准备好啊,原书里男主是受了重伤被毒宗长老捡回鬼域的,这剧情崩的太厉害了吧,不只男主出现时间提前了,现在连去鬼域的方式都变了,难不成是她这个蝴蝶翅膀把剧情崩掉了?

    南宫凛看她还在神游,便对那两个人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妻,姓叶。”

    临霜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只是对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暮起倒是对她很亲切,上来就是一个抱拳:“参见夫人。”说完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羞涩一笑,满脸通红。

    叶清瑶被这傻大个逗笑了,想不到这人看着凶,其实反差萌,一脸羞涩的样子太有喜感了,这两个应该就是原书里南宫凛的心腹了,要跟他们搞好关系啊。

    叶清瑶这么想着,对两人露出了更加亲切的笑容:“不必多礼,大家都是自己人嘛。”

    南宫凛觑了她一眼,觉得她与上一世真的太不一样了,如果都是装出来的,倒真是心机叵测了。

    “主上,夫人,宗主那边催得紧,我们是否尽快赶路?”暮起看向南宫凛,征询他的意思,而临霜却一言不发等着南宫凛做决定。

    “既如此,那就走吧。”南宫凛伸手拉住叶清瑶,带她一起坐上了马车,不一会儿马车掉头驶向了它来时的方向。

    右相叶明昭急冲冲的赶到皇宫,到了门口看见紧闭的大门才想起现在是宵禁时间,眼看天色渐亮,他也不打算回府了,就等在皇宫门口,好赶在开门的那一刻及时去向皇帝请罪。

    焦心的等待了一会儿,门终于开了,叶明昭疾步向皇帝所在的宣政殿赶去。到了殿外,他又请小太监向皇上传个话。等了半天,才被传召进去。

    宣政殿内,年轻的帝王坐在桌案后,面无表情,但捏着奏折用力到青筋凸起的手,暴露了他的震怒。

    “跑了?你当初是怎么向朕保证的,杀不了南宫凛,你就提头来见。”皇上再忍不住怒气,把手里的奏折一把丢到了叶明昭的脸上。

    叶明昭跪在地上,满头是汗,勉强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回圣上,臣罪该万死,只是臣实在没有料到这南宫凛武功竟然如此之高,臣在府内安排了几十个杀手,却都不敌,被他所杀,臣侥幸留得一命来向您请罪,求您看在臣多年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的份上,饶了臣这一次吧。”叶明昭一边说一边痛哭流涕,端的是一副凄惨模样。

    “大胆,你还敢狡辩,今日朕不杀你难消心头之恨。”皇上怒极,根本不听他的解释。

    正在气氛紧张时,有小太监来通传,说是太师求见,皇上这才稍微收敛了脸上的怒意,让太师进来。

    太师进来后看见叶明昭跪在地上倒是没有惊讶,显然对昨夜发生的事了如指掌。

    他向皇上请安后,语带恳切的劝说道:“圣上,臣听闻昨夜抓捕南宫凛的计划失败了,气大伤身,圣上千万要保重龙体啊。”

    皇上倒是不好对着太师动气,只是看叶明昭的眼神依然寒光湛湛。

    太师替叶明昭求情:“臣看右相这次只是一时疏忽,不如您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戴罪立功。”

    叶明昭感激的看了太师一眼,再次求道:“臣有罪,但臣愿意戴罪立功,求圣上再给臣一次机会,臣一定将南宫凛那厮的首级奉上。”

    “算了,朕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再失败,你该知道镇北王的下场。”皇上总算松了口。

    “不过朕听说,你的女儿跟南宫凛一起逃走了,你不会还认这个女婿,故意放他走吧。”皇上疑心道。

    “圣上,臣的女儿是看事态有变有意跟着那逆贼走的,为的是监视他,请圣上明鉴。”叶明昭嘴上辩解着,心里却在骂叶清瑶这个逆女,竟然敢违背他的意志,等找到她,一定要打断她的腿。

    而此时的叶清瑶还在马车上满心期待即将到来的自由生活,并不知道自己还被安排了奸细的任务。

    4、震怒  ...

    皇上在听到叶明昭说派女儿潜伏在南宫凛身边监视之后,终于大发慈悲决定饶他一次,然后就让他退下了。

    此时的宣政殿里只剩下皇上和太师二人,殿门紧闭,小太监都守在门口,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两个人谈的是不便为人所知的机密。

    皇上脸色凝重的问:“太师觉得方才叶明昭说的可是真的?他真的派自己的女儿去监视南宫凛?”

    太师笑了:“应当是真的,谅他也不敢欺君罔上。”

    皇上脸色稍霁,可一想起南宫凛这个早该死了的人竟然又逃过一劫,他就恨意难平。

    太师觑着皇上的脸色,他知道这位即位不久的新皇有个解不开的心结……

    先皇驾崩之前曾经道出一个秘密,他还有一个养在宫外的皇子,正是镇北王府二公子南宫凛,不仅如此,他还要将皇位传给这个亏欠多年的儿子。

    太师是收买了先皇的心腹太监才知道这件事的,他将这件事告知当时还是晋王的新皇,想不到新皇一不做二不休,竟然把先皇毒死了。

    新皇火速登基后,怕南宫凛回京后会借着在军中的威望和镇北王的势力与自己争夺皇位。又设计构陷镇北王一家谋反,将其一家老小尽数诛灭,远在边疆的南宫凛也被心腹副将所谋害,而这个副将正是被新皇威逼利诱之后才做下背叛之事的。

    新皇本以为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自己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可没想到南宫凛居然活着回来了,新皇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知道南宫凛从小喜欢右相的女儿叶清瑶,镇北王府又向来与右相府亲厚,于是他对右相恩威并施,承诺只要他能杀了南宫凛,就封赏他一个一等公的爵位。

    右相与镇北王府相交本来也只是因为其势力庞大,如今树倒猢狲散,他躲还不及,怎么会再与其扯上什么关系,况且新皇以爵位相诱,让他心动不已,于是他欣然答应,安排了那场伏杀。只是没想到这次精心的安排又一次失败了。

    新皇的焦灼太师全看在眼里,这位年轻的帝王对权力有着可怕的掌控欲,只可惜他太激进了,也太愚蠢了,只将自己亲兄弟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倒把豺狼虎豹引作亲信,日后倒是可以利用这点将这位牢牢捏在手心里,助自己排除异己。想到这里,太师嘴角的得意差点掩饰不住。

    新皇与太师之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暂且不提,且说南宫凛一行人向鬼域进发已有一日了,这天他们的马车行到了距离京都不太远的一个县城附近。

    叶清瑶在这摇摇晃晃的马车里颠簸了一整日,觉得自己的肠子都要被颠出来了,整整一天,她什么都吃不下去,反正吃了也是要吐出来的,不吃倒是省事了。

    她一脸羡慕的看着坐在另一边的男人,果然有武功就是好啊,看这人面色如常,马车晃动再剧烈也不能撼动他分毫,他整日吃得好,睡得香,仿佛还胖了些,气色很好的样子。

    再看看自己,不过一日就脸色苍白,面无血色,脑袋晕晕的,胃里时常翻江倒海,苦不堪言。

    南宫凛睁开眼睛就看到她这幅生无可恋的样子,嘴角几不可查的浮现一抹笑意,他虽然一直闭目修炼,但对她的关注却并不少。

    “阿瑶可是饿了?”南宫凛语气温柔的问道。

    饿……听见这个字叶清瑶腹中响起阵阵轰鸣之声,那一瞬间各种美食在她脑海里过了一遍,但随即她就控制不住的干呕起来,于是叶清瑶狠狠地瞪了……南宫凛的鞋子一眼,没办法,她怂的很,怎么敢瞪未来的鬼尊大人。

    只是她自以为是的小动作怎么可能逃得过南宫凛的眼睛,此刻南宫凛竟生出一种一直将她带在身边也不错的想法。

    于是南宫凛难得的大发善心对赶车的暮起说:“暮起,等天黑了就近找个客栈安顿下来。”

    暮起应声:“是,主上。”

    叶清瑶差点感动的热泪盈眶,终于可以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了……

    一行人赶在天黑之前来到了县里的一家客栈,这家客栈看着有些简陋生意却很不错,大堂之中几乎坐满了人,伙计们忙的不可开交,只有老板倚在那里悠闲地算着账。

    暮起把钱扔给老板,问他要三间上房,老板接过钱满意一笑,让伙计带他们上楼看房间。

    叶清瑶觉得不对:“三间?可我们有四个人。”她看向听了她的话自顾自在那笑的满面春光的暮起,这人别是个连数数都不会的傻子吧……

    暮起憋回笑意,一脸正经的道:“夫人,您可是主上的妻子,岂有分房睡的道理。”

    “是未婚妻……”叶清瑶泄气。她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南宫凛,想不到这厮不仅没有帮她解围,还掺了一脚。

    “暮起说的有道理,江湖儿女不拘小节,难道你还想嫁给别人不成。”南宫凛将那种爱而不得的失落感演的淋漓尽致,叶清瑶发现自己面对这样的他简直无力抵抗……

    于是叶清瑶在努力憋笑的暮起的目送下,跟南宫凛走进了同一间房,房门关上时,她有一种仿佛进了一座囚笼的心颤之感。

    南宫凛见她一副小心翼翼,诚惶诚恐的样子,生出了一种想要吓吓她的恶趣味。

    “阿瑶,过来。”南宫凛坐在床榻上,朝她伸出一只手,叶清瑶看着那只线条分明,骨骼硬朗的手,上面还覆盖着一层薄茧,一看就是常年舞刀弄枪的习武之人的手。

    她心里十分抗拒,抱男主大腿混混日子还可以,要是真跟男主发展出点超脱友谊之外的感情,将来她还怎么回到现实世界啊,虽然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不过……叶清瑶脑中灵光一闪,她就不信她一个见多识广的现代女性还撩不过一个书里连感情线都没有的男人。

    于是叶清瑶不再扭捏,向南宫凛走近,将一只手缓缓地搭在了男人的大手上,嘴里甜腻腻的叫了一声“凛哥哥。”她忍住身上泛起的鸡皮疙瘩,一把搂住了男人的脖子,将身体柔软的倚在他怀里。

    南宫凛似乎没料到她会有如此举动,竟然一时怔愣忘了把她推开。待他反应过来,顿觉呼吸不畅,一双手竟不知该放在哪里。

    更可恶的是,这个女人还故意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简直不知羞耻!

    南宫凛恼怒至极,手一挥,房门便打开了,他将叶清瑶一把扔到门外,然后用内力紧紧地关上了门。

    叶清瑶看着紧闭的房门漏出了一抹得逞的笑,拍拍手,心情愉悦的去找暮起要钱,又给自己开了一间房。

    这一晚,叶清瑶睡得格外香甜,连梦都没做一个。而南宫凛却翻来覆去一宿没睡,早起的时候,脸色黑如锅底,叫人看了不寒而栗,只想躲得远远的。

    叶清瑶当然也没敢凑过去,谁叫她是导致南宫凛没睡好的罪魁祸首呢。一行人下楼在大堂角落的一桌坐下了,他们准备吃过饭再出发。

    小地方没什么山珍海味,但胜在厨子手艺不错,再加上叶清瑶已经饿了一天了,她差点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起来。

    正当众人吃的差不多了,准备回房间收拾一下即刻赶路之时,一伙人走了进来,看着像是一群纨绔子弟,言语间十分不正经,叶清瑶听见他们在谈论说这县城医馆里来了一位神医,长得那是天仙一般……

    这群人在大堂中左挑右选最后坐在了他们旁边一桌,在等上菜的时候嘴里污言秽语,龌龊不堪。客栈里的人大都一声不响,显然不想得罪这些一看就有些势力的浪荡子。

    南宫凛一行四人正想起身的时候,只听那几个人又换了话题,他们谈论的正是镇北王府灭门之事。

    其中一人说道;“那镇北王,一脸的短命相,早该死了,当初我大哥犯了事落到他手里,可被他折磨的不轻。”

    另一人附和:“对,活该,还有那南宫凛,成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如今你且看他,成了一个通缉犯,犯的还是谋逆造反的重罪哈哈哈哈哈……”众人笑的很大声,并没注意到旁边正坐着他们口中嘲笑的那个人。

    “听说镇北王世子夫人国色天香,可惜陪南宫凛那短命鬼大哥一起死了,不然若是落到我手里……”说着发出了龌龊的笑声。

    南宫凛一直背对着这群人坐着,他目光中涌现出无尽的杀意,掌心聚集起一股强劲的内力,听到他们侮辱他大哥大嫂,他终于忍不住大开杀戒,只见他转过身只用一掌就将刚才那个觊觎他大嫂的的杂碎拍的血肉模糊,跟他同桌的那几个人南宫凛通通都没有放过。

    于是当叶清瑶反应过来时之间整个客栈大堂血肉横飞,恐怖的如同地狱一般,她见南宫凛似乎还不打算停下来,亦或是他已经失去理智停不下来,而不远处还有很多无辜的人,他们不该受此牵连。

    叶清瑶暗自做了一个决定,那一刻她想到万一自己死了说不定还能回去呢,因此她在南宫凛眸色血红,似癫似狂之时快步跑过去,闭上眼睛抱住了他……

    5、他中毒了  ...

    南宫凛状若疯魔的站在那里,整个人犹如坠入漆黑冰冷的深渊里,他眼前又浮现出前世的惨烈景象。

    他看见自己前世重伤垂死的战场,他看见自己喝下了那杯由心腹副将斟给他的酒,与外族人苦战时腹中突然绞痛,体力不支身中数刀,被逼至悬崖边,绝望之下,跳了下去,幸而命不该绝,落入崖底一处深潭中。

    伤愈之后,他马不停蹄赶回京都,却看见镇北王府一片惨相,满地的尸体,到处都是血,父母兄嫂和年仅三岁的侄儿倒在血泊里,大恸之下,他一口心头血喷了出来,倒地不起,痛不欲生。

    画面一转,他来到右相府,右相叶明昭是他父亲生前挚友,相府大小姐叶清瑶是他的未婚妻,他想向他们问清一家遭难的缘由,却不料他们得知自己回到京都的消息,早已布了天罗地网来抓他。

    叶清瑶前一秒对他嘘寒问暖,关切异常,后一秒却在背后捅了他一刀。若不是他习武多年,对气息敏感躲开要害,只怕就要立时殒命当场,拼着最后一丝气力,他才逃出了叶府……

    南宫凛睁着血红的双眼,口中发出困兽般的嘶吼,恨极痛极,拳头被他攥出了血,眼中流出了血泪。

    正在南宫凛觉得周身犹如置身冰窖,越来越冷之时,他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手从背后抱住了他,驱走了他体内的阴冷和严寒,他的瞳孔慢慢由深红色一点一点变为正常的黑色。整个人也逐渐平静下来,他带血的拳头也不再紧握。

    叶清瑶感觉到她抱着的人正在一点一点脱离狂暴状态,她悄咪咪的睁开一只眼睛,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却正好与暮起对视了,见暮起一脸崇拜的看着她,她稍稍放下心。

    这时她感觉双臂间的身体微动,应该是南宫凛已经清醒了,她想放开自己的手,谁知道她刚将手挪开一点点,南宫凛竟然一把抓住了她想要退回的手,慢慢转身,睁着一双带着疲惫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看向她,眼神复杂难明。

    “叶清瑶,你……”他嘴唇微涨仿佛要说什么,却仿佛疲惫的发不出任何声音,叶清瑶只勉强听清了他在叫自己的名字,她面露疑惑,他这是怎么了?

    “南宫凛,你说什么?”这一瞬间,他们仿佛都忘记了伪装自己,竟都直呼了对方的姓名。

    南宫凛似乎很累的样子,又好像只是不想说话,他只是两只眼睛一直看着她,似乎在将眼前的女人与记忆中那张恶心又虚伪的脸作对比,她们明明长得一样,却又好像有太多的不一样。

    他一直专注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却忽然觉得五脏六腑一阵剧痛,这种痛太熟悉了,应该是他从上一世带来的血毒发作了。

    南宫凛嘴角溢出黑红色的血,再也支撑不住的向叶清瑶的方向倒了下去,闭上眼睛以前,他似乎看到了叶清瑶略显焦急地神色,太奇怪了,同样的一张脸却有着不同的内里。

    叶清瑶瞪大了眼,她看见南宫凛嘴角流出黑血,直愣愣的向自己倒过来,她双手接过他,本想把他扶住,可是她错估了男人的体重,被他带的一起摔倒在地。

    叶清瑶差点喘不过气来,她紧张的伸手去摸男人的鼻息,确认他还有气,这才松了一口气。此时暮起和临霜早已反应过来,向他们奔过来。

    客栈大堂一片狼藉,他们惹出这么大的麻烦也不好再留在这里,暮起捞起自己的钱袋扔给老板作为赔偿,然后背起人事不省的南宫凛,将他小心的放在了马车上。

    临霜与叶清瑶上楼拿好行李后也一同聚集在马车前,暮起看向叶清瑶,语气焦急:“主上这是怎的了,夫人我们该如何是好?”

    叶清瑶也很慌,她记得南宫凛没喝那杯毒茶啊,怎么看起来像是中毒了呢,她绞尽脑汁的想着,倒真的想起了一个能帮他们的人来……

    “暮起,临霜你们还记得刚才那几个人提到县城医馆里来了一位神医……”叶清瑶话还没说完,暮起和临霜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三人带着昏迷不醒的南宫凛火速赶到了县城医馆,叶清瑶下了马车,只见医馆门前聚集了不少人,她从人群空隙间往医馆里望了望,发现一个带着面纱的粉衣少女正在坐堂问诊。

    叶清瑶心中一动,这莫非是原书戏份最多的女性角色,潜在的女主角,那位神医谷少主。剧情看来又崩了,因为男主和女主要提前见面了。

    眼看这么多人挤都挤不进去,为了南宫凛的命,叶清瑶只好冲医馆里大声喊:“救命啊,神医救命。”

    这一声喊出来顿时引起了一阵骚乱,众人纷纷向她这里看过来,叶清瑶见有效果,遂不再矜持,一边挥舞着双手一边再次大喊:“神医救命,我家主人病入膏肓,就快死了。”

    暮起领会了意思跟她一起喊,临霜看了看四周实在张不开嘴,无奈之下,纵身跃起,几个呼吸间就到了那粉衣少女的面前,不等她开口,将她一扯,用轻功带了过来。

    叶清瑶尴尬的笑了笑,不想承认自己的愚蠢,她只是一时忘了自己穿的是个武侠世界……

    少女倒是没有生气,只是问了一句,病人在哪。当她看见马车里脸色青黑的南宫凛,立刻皱起了眉,让医馆里的学徒把他抬到后堂安置。

    叶清瑶见少女面色凝重,忍不住担忧起来,南宫凛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他是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唯一的依靠了。

    医馆后堂,粉衣少女给南宫凛诊了脉,沉思片刻,从随身携带的药箱里翻出一只白色的瓷瓶,又从瓷瓶里倒出一枚褐色的药丸,交给了叶清瑶,让她在南宫凛体内的毒再次发作时给他服下。

    “我这药只能压制一时,不能从根本上解他的毒,他中的毒我没见过,不知道该怎么解,也许我外公知道,可他远在神医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