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3 页
    叶清瑶强迫自己定了定神,道:“多谢姑娘,到时我们一定去神医谷拜访。”

    粉衣少女点了点头,又出去坐诊了。

    暮起和临霜要求去外面守着,叶清瑶答应了,此时房间里只剩下她和南宫凛两个人。

    她看见南宫凛面上冷汗淋漓,想掏出手帕给他擦一擦,谁料她的手还没摸到男人的脸,就对上了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

    南宫凛竟然醒了!

    6、改变  ...

    南宫凛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叶清瑶一脸震惊的样子,她的手上拿着一块手帕停留在自己额头的上方,似乎要给自己擦拭脸上的汗。

    想到自己昏迷前那一幕,南宫凛眉心微不可查的皱起,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副面孔,他还记得上一世,自己被叶清瑶捅了一刀之后,想要抓住她的手,问她为什么,可她看着满身血污的自己,不停地向后退,眼神向看垃圾一般的厌恶。

    然而就在刚才,他血毒发作,满身毒血的时候,她不仅没有像上一世一般躲开,反而迎上前抱住了他,在他倒下前,以为迎接自己的必然是冰凉的地面,没想到却是温暖而柔软的她。

    南宫凛就这样一直盯着她看,眼中有怀疑,有审视,难道重来一次,人真的会变吗?

    叶清瑶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摸了摸自己的脸,一脸天真的问:“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你干嘛一直看我。”

    南宫凛看着她脸上傻兮兮的表情有些好笑,他轻咳一声,道:“并无。”

    叶清瑶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脸上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毕竟这位是真记仇……

    “刚才有位女神医给了我一枚药丸,说是可以压制你体内的毒,不过想要根除,恐怕……”叶清瑶将方才粉衣少女的话转告南宫凛,悄悄观察他的反应。

    南宫凛脸上并没有什么失落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知道了。”

    南宫凛已经确定,他身上的血毒是从上一世带来的,本以为重活一世拥有上辈子三成的功力,是上天对他的补偿,却没想到让他深受折磨的血毒也跟着来了。

    血毒无药可解,只能通过修炼鬼域最高功法《修罗决》来慢慢炼化。要练到第五层才可以不惧血毒的侵蚀,而他现在才练到第三层,看来要加快进度了。

    叶清瑶见他沉默,以为他在忧心自己的身体状况,只是不好意思表现出来,不由安慰他。

    “听说神医谷谷主医术高绝,想必你这毒,他也能解的,不如我们先转道神医谷,等你解了毒我们再去毒宗,你觉得怎么样?”

    南宫凛越发觉得这个女人和前世不一样了,如果是前世的她应该更希望自己毒发身亡才对。

    “神医谷自然要去,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南宫凛说完之后也不再看她,而是坐起来闭目调息了。

    叶清瑶觉得南宫凛对待她的态度好像变了,他不再表面亲近眼底全是防备,也不再用那种温柔的有些虚假的眼神看她。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从他在客栈晕倒再到醒来之后,再也没叫过她一声“阿瑶。”

    这样也好,叶清瑶乐观的想着,反正每次听见他叫阿瑶的时候总是反应不过来是在叫自己,她对这个恶毒女配的角色一点带入感都没有!

    不过南宫凛中毒这件事让她觉得很奇怪,在叶府他没喝那杯毒茶怎么会中毒呢,在客栈更不可能,大家吃的都是一样的东西。

    难道是他在战场中的毒没有解?可按照原书的剧情不是神医谷少谷主救了他吗?难道是解毒不彻底又反复了?

    叶清瑶只能自己胡乱猜测,她是不敢去问南宫凛的,万一他认为自己别有居心怎么办。

    她当然想不到,面前的男人是个重生回来的,他在悬崖底下醒来的时候,就已经用内力将毒化解了。

    不一会儿,暮起和临霜急冲冲进来,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

    “主上,新皇颁布了一条诏令。”暮起看了床上的男人一眼,有些踟蹰。

    南宫凛睁开眼,脸色显而易见的阴沉了起来。

    “号令天下武林正义之士一起讨伐逆贼……”暮起顿了顿,终是没敢说出南宫凛的名字。

    南宫凛哂笑一声:“既然称我作逆贼,我若不把这天下搅个天翻地覆岂不是辜负了这个名头。”

    叶清瑶在一旁听到这句话顿觉热血沸腾,这是主角要开始反击了吗?以后的日子必然是腥风血雨,她就要近距离看着主角一步一步称霸天下了吗?想想就兴奋得很。

    话是这样说,但南宫凛知道眼下自己还不能与朝廷对抗,他虽然身带上一世三层的修罗决功力,但他身上血毒未除,随时会发作。这个隐患让他不能随心所欲,只能谨慎行事。

    他决定立刻动身去鬼域毒宗,在那里休养生息一段时日后再说。

    “暮起,准备一下,我们即刻上路。”南宫凛一边下床一边对暮起命令道。

    谁料他一起身,就觉得眼前一黑,身形一个不稳又跌落回床上。

    又是那种熟悉的痛,五脏六腑中如同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一般,痛不欲生。南宫凛咬紧牙关,坚决不让自己嘴里发出痛呼声。

    叶清瑶见此情景,急忙拿出刚才粉衣少女给她的药,喂到南宫凛嘴边。

    南宫凛从剧痛中睁开眼,直直的盯着她,直到盯得她浑身发毛,忍不住颤抖起来,他才垂下眼,嘴唇凑到她手边,把那颗药吃了下去。

    那药起效很快,过了一会儿,南宫凛觉得疼痛缓解了些,便坐起来运功调息,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他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

    正在这时,刚才出去坐诊的粉衣少女又回来了,叶清瑶瞧着她面对南宫凛时的表现好像并不认识这个人,怎么回事,难道剧情又跑偏了,她不是救过南宫凛吗?

    叶清瑶觉得自己知道原书剧情这个金手指好像没什么用,为什么每个人物都不按套路出牌呢……

    孟菱儿觉得面前这个姑娘看她的表情好奇怪,好像很苦恼的样子,恍然想起刚才那个一脸凶相的男人尊称她为夫人,想必她是在担心自家夫君的身体吧。

    于是她好心劝慰道:“夫人不必太过担忧,我给你的药可保你夫君三月无虞,在这期间我也会找我外公一起想办法研制解药的。”

    叶清瑶只能感激的冲她笑了笑,任由她误会了。

    随即她又想到这位神医谷少主可是南宫凛在书中唯一有可能的情感归宿啊,没想到她穿越一遭就这么生生的掐断了他们的姻缘线,这也太罪恶了吧。

    于是她心虚的看了南宫凛一眼,发现他正好也看着她,她觉得自己的所思所想在他洞察一切的目光中仿佛无所遁形。

    7、初入毒宗1  ...

    鬼域在原书《鬼尊之路》的设定中是江湖上最大的邪派组织,之所以说它是一个组织,是因为它由四大宗门和一干归附于它们的小门派共同构成。鬼域四大宗门分别是血宗、杀宗、毒宗和魅宗。

    他们原本是由鬼门这个大门派分化而来。几十年前,鬼门门主得到了邪派至高功法《修罗诀》,传说练成此功可以一统武林,问鼎天下。

    鬼门门主的四个得力手下开始觊觎这部功法,联手杀了门主后,四人都想独揽这部逆天功法,因此你争我夺导致鬼门内耗严重,最终分裂为四大宗门。

    而鬼门至高功法《修罗诀》共有四卷,被四个宗主一人拿走一卷,因此多年来四宗之间争端不断,彼此敌对,不过一旦与江湖正派起了纷争,他们又会共同对抗外敌,四宗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复杂至极。

    鬼域四宗坐落于西南边陲,一个群山环绕的地方,这里树影婆娑,林间浓雾漫漫,大白天已然是漆黑一片,不见天日。

    南宫凛一行人此时正走在一条通往毒宗的蜿蜒小径上,林间小路窄得很,车马皆不能成行,几人只得苦哈哈的步行了。

    自从那日在县城里告别了孟菱儿后,他们一路没有耽误的到了这里,不过由于叶清瑶不会武功,路上也不好赶得太冲忙,免得她吃不消。

    他们赶路的这十余日,倒是没再横生什么枝节,一路顺顺利利的走过来,叶清瑶对颠簸的车马都适应了许多。

    叶清瑶一边走着一边小心留意着身旁有没有什么动静,她总觉得这丛林环绕的地方阴森森的,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从暗处跳出什么妖魔鬼怪来。

    她一时走神,倒忘记看脚下了,被一根树枝绊了一下,脚底一滑,差点摔倒。幸而南宫凛及时回身一把拉住了她。惯性使然她一个没收住就栽到了南宫凛的怀里……

    男人一顿,倒是没有像上次一样狠狠推开她,只是不自在的微微拉开了距离。

    叶清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乖乖的退开了。她看了看脚下,倒是一阵后怕,只见周围都是带着尖刺的树枝,万一刚才南宫凛没有拉住她,那她的脸……

    接下来南宫凛没有再自顾自地向前走,而是将自己的一只手臂伸向叶清瑶,示意她抓住。

    叶清瑶有一瞬间觉得受宠若惊,她抬头看着男人,想确认他是不是这个意思。

    南宫凛不耐的看她一眼,作势要收回自己的手,叶清瑶这才着急的抓住他的手臂。有了南宫凛的保护,之后的路果然走的顺畅多了。

    暮起跟在后边一直看着两人偷笑,脸上难掩揶揄之色,而临霜则还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一言不发。

    这段充满艰难的路走了将近三个时辰后,叶清瑶已经累得不行了,她暗忖要是自己这个时候耍赖不走了,南宫凛会有什么反应呢?转而她又想到书里叶清瑶的结局,瞬间抛弃了刚才的想法。

    好在片刻的功夫,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石门,门上是血红色的四个大字——鬼域毒宗。

    这里仿佛是另一个天地,他们刚刚走过的密林还是一片草木茂盛,郁郁葱葱。可从这石门之后方圆几里之内都是满地荒芜,寸草不生。

    叶清瑶被眼前这违背自然规律的景象惊呆了,一时之间忘记了松开南宫凛的手臂。

    暮起上前叫门,众人等了一会儿。门开了,走出两个灰衣灰发,目光呆滞,脸色青白的侍从。

    他们向南宫凛躬身行礼,口中机械的说道:“见过南宫大人。”

    叶清瑶与其中一人对视一眼,吓得立刻抱紧了南宫凛的手臂,此二人不似活人,如同电影里的僵尸一般。他们行动僵硬,脸上的表情都像被固定住一样。

    叶清瑶想起了原书中关于毒宗的一些设定,毒宗以修炼毒功为主,宗内个个都是使毒高手,一身毒功令人退避三舍。毒宗有一种特别阴狠的做法,就是经常将一些普通人抓来,用各种剧毒和毒虫,把他们炼制成药人,以供驱使。

    根据书中剧情,男主南宫凛是被一个毒宗的长老捡回去的,只是这个长老并不是突发善心,而是看中了他的体质,想要将他炼制成药人,取他的血,助自己练功。

    南宫凛伤势严重,昏迷不醒,正是无力反抗之时被那长老下了各种奇毒。醒来的南宫凛假意屈服,配合长老取血练功。却暗中使计从长老那里盗走了一本叫做《毒典》的秘籍,将一身奇毒炼化成毒功。

    当长老再一次取血时,南宫凛趁其不备一招反杀,摆脱了沦为傀儡的命运。

    想到这里,叶清瑶又回忆起那日南宫凛在客栈毒发时的表现,觉得跟书中男主成为药人后体内的血毒很像,于是她越发困惑了。

    她们一行人在侍从的引领下走进了毒宗的大门,毒宗内部的环境倒是没有那片密林看起来可怕,只是到处都有一群面无表情的药人四肢僵硬的行走。

    那两个侍从将他们带到一处院落,然后又用机械的声音说:“宗主正在闭关,任何人不得打扰。”让他们先安置下来。

    南宫凛不多言,拽着叶清瑶走了进去,至于暮起和临霜,他们二人在毒宗有自己的住处,各自离开了。

    院子里很干净,有四个侍从正在有条不紊的打扫收拾,见他们进来了都恭敬地行礼。南宫凛摆摆手,他们就表情僵硬的做事去了。

    南宫凛面对这样的场景波澜不惊,似乎一点也不奇怪。他先是随意的打量四周,随后就不感兴趣般的收回了眼神。坐在那里神情自若的喝着侍从准备好的茶。

    叶清瑶孤疑“这茶里没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受看过的各种玄幻武侠影视剧的影响,她总是觉得在这种遍地是剧毒的地方,他们喝的水里,吃的饭食里会不会有所谓的蛊虫之类的,能控制人心,让人不得不听令行事。

    南宫凛斜睨了她一眼,在她的紧张注视下,气定神闲的一口一口的饮尽一杯茶。

    叶清瑶见他神态自然不像有什么中毒反应的样子,想着自己走了半天确实口渴得很,于是也忍不住喝了一大口。

    “其实这茶……”南宫凛表情突然凝重起来。

    叶清瑶一惊,不受控制的一口茶水向南宫凛的方向喷了出去,南宫凛见此情景,身形一闪,完美的躲开了她的攻击。接着站在那里悠悠然道:“其实这茶倒真的是好茶》”

    叶清瑶“……”

    8、初入毒宗2  ...

    叶清瑶跟随南宫凛进入毒宗已经好几天了,这几天日子过得平静得很,她想象中的腥风血雨、危机四伏通通没有发生,这方小院仿佛一个世外桃源,远离一切喧嚣、杀戮。

    就连她格外在意的那些药人侍从也不是整天在她面前晃,他们只在有吩咐的时候进来。于是乎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经常只有她和南宫凛两个人。

    虽说二人整天相看两厌,不过也总比自己一个人强吧,当然这只是叶清瑶的想法。

    南宫凛是不会觉得无聊的,没人打扰意味着他可以安心练功,上次孟菱儿给的药只能压制血毒三个月,他要尽快练到《修罗诀》五层来抵消血毒的侵蚀。

    只是前两日还好,这两日只要一专心练功,总是觉得如芒在背,他停下来,猛然一睁眼,见叶清瑶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倒真有那么一丝楚楚可怜的味道。

    忽略掉心里那点微微的不自然,南宫凛板着脸严肃道:“你若想出去我不拦你,但是能不能全须全尾的回来就看你的运气了。”

    叶清瑶摸了摸鼻子,有一种被说中心思的尴尬,只好转移视线,四处看看,假装自己并没有一直盯着他看。

    见她如此,南宫凛倒是有些好笑,她不再顶着那副虚伪的面孔之后的确可爱了很多。

    眼看着南宫凛又进入了痴迷练功的状态,叶清瑶心中舒了口气。随即又开始新一轮的盯视……

    不能怪她,整日无事可做,每天的日常除了吃就是睡,她的眼睛不跟着南宫凛还真不知道该看什么。

    距离她到这里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要说想家倒是谈不上,因为她总觉得自己还能回去,只是需要一个契机。跟在南宫凛身边有吃有喝安全还有保障,其实也没什么不满足的。

    就是他这个人沉迷练功实在是太无趣了,这几日看下去,叶清瑶只觉得无聊至极,到底什么时候剧情才能开始啊,她想看男主叱咤风云、大杀四方啊,或者至少也要先掌控毒宗吧。

    叶清瑶正一边盯着南宫凛看一边心中抱怨着,却见男人突然凌厉的睁开双眼,终止了练功状态,走到她身边坐下了。

    她还来不及诧异他的举动就听见侍从在外禀报的声音,说是莫长老来了。

    莫长老?毒宗三长老之一莫停,是毒宗宗主的心腹,想来必然是奉命前来。

    来人一身靛青色长袍,面色苍白,身形清瘦,乍一看倒像是个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不过看他脚步并不虚浮,反而沉稳有力,步履间自有一股从容风度,与书中所形容的很是符合。

    南宫凛站起来朝他一拱手:“莫长老,久仰大名。”

    莫长老笑道:“南宫将军,百闻不如一见。”

    二人一番客套后,莫长老说明了来意:“宗主出关了,特命我前来请南宫将军一叙。”

    他说完这句话,不经意目光扫到一旁还坐着的叶清瑶,冲她释放出一个和善的笑。

    叶清瑶一愣,正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回他一个笑,就被南宫凛从凳子上扯了起来。

    “莫长老见笑了,这位是我的未婚妻,不懂规矩。”南宫凛说话的同时还一直抓着叶清瑶的手臂,二人显得很亲密。

    莫长老不以为意:“南宫将军好福气。”

    南宫凛:“旧事不提也罢,我已入了毒宗,长老还是别叫我将军了。”

    莫长老:“也好,南宫兄弟,宗主还在等着,我们这就走吧。”

    南宫凛点点头,故意忽视叶清瑶期待的眼神,语气温柔眼里却满含威胁的对她说了一句:“乖乖在这里等我。”就扔下她走了。

    叶清瑶倒不是多想跟他一起去,她只是不想一个人待在陌生的地方,果然这么多天的相处,让她对南宫凛有了依赖感。

    毒宗宗主殷无极正在看一封关于南宫凛的密信,信上提到了他最近三个月的经历。侍从来报,说莫长老带着南宫凛到了,殷无极收起密信,让他们进来。

    片刻后,二人进来,殷无极抬眼一看,只觉得这人气势惊人,黑衣墨发,眼神如利刃一般,直刺人心,一身的血气,像是尸山血海里走出的修罗。

    殷无极满意,自己的眼光果然不错。

    “见过宗主。”南宫凛躬身道,他姿态谦逊,却依然有一种难以忽视的王者之气。

    殷无极意识到面前的人可能不那么好掌控,不过,他再强悍,眼下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而已,不足为虑。

    于是他关切的问道:“将军这几日在我毒宗可还适应?”

    南宫凛诚恳道:“在下既入了毒宗,哪里还有什么将军一说,承蒙宗主不弃,今后愿为宗主驱策,扬我毒宗之威。”

    殷无极拊掌:“说得好,如今我毒宗正缺一个像南宫兄弟这样的大才,只要你今后好好为毒宗效力,本座自然不会亏待你。”

    南宫凛自然是应下,再三向殷无极表达感激之意。

    虚情假意了半天,殷无极才进入正题,原来过两日是他的寿宴,他想借此机会将南宫凛正式引见给毒宗众人,以此来证明毒宗接纳了南宫凛,愿意庇护他。

    如此,南宫凛真心诚意的又感激了一番才从殷无极那走出来。他一离开,脸上的神情就变了,什么诚恳谦卑通通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狠厉的眼神和嘴角渗渗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