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4 页
    刚才殷无极的脸色一看就是修炼《修罗诀》出了差错,走火入魔了,上一世他想把自己变成他手中的刀,不错,他是成了刀,他成了一把割开殷无极咽喉的夺命利器。

    至于这一世,从一开始,他想要的就是这天下至尊的位子,殷无极若识趣,就滚远些,否则……

    南宫凛顺着来时的方向走去,那里有个人在等着他。

    毒宗炼药堂,这里储存着上千种奇毒,是毒宗最危险的地方,此时,一个头发灰白,形容疯癫的老人正发着怒:“找,给我去找,我一定要炼成这世界上最完美的药人。”

    话音未落他的皮肤下像是有上百只虫子在蠕动,老人大叫一声:“血,给我血。”

    侍从们未来得及上前,他就跳起来扑向最近的一个人,一口咬上他的喉咙,疯狂的吞咽吸食,待他吸完血,随手扔开那个侍从,脸上瞬间又变得容光焕发,精神烁烁了。

    9、被盯上了  ...

    叶清瑶在院子里无聊的走来走去,时不时地唉声叹气,隔一会儿就要看一眼院门,本来就不太热闹的小院里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更显得冷清了。南宫凛不在,她总觉得心里慌慌的。

    在院子里徘徊了无数圈之后她终于累了,坐在院子中间的石凳上,一只手拄在桌面上,另一只手在桌面上画着圈,一看就是耐心即将耗尽的样子。

    南宫凛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那一瞬间他是有些动容的,他在想,算上上一世,究竟有多少年了,还能体会到被一个人等待的滋味。仿佛自己对她很重要,即使知道她是为了生存不得不与自己绑在一起,南宫凛心中还是不免生出了一丝欣喜。

    他悄无声息的走到她身后:“你这是在做什么?”

    这突兀的一声把叶清瑶吓得差点跳起来,她身子一歪就要摔倒在地上,南宫凛伸出一只手扶住她的肩膀,她才幸免于难。

    叶清瑶回头委委屈屈的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倒是让南宫凛笑出了声,男人的声音低沉有磁性,笑起来更是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叶清瑶看呆了,这男人笑起来太好看了,又无害得很,一陆不像书里叱咤风云,杀气腾腾的鬼尊大人。

    笑了几声过后南宫凛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不同寻常,于是他收起了笑,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真心的笑过了,或许不只是她太有趣,还因为自己对她格外不同……

    叶清瑶见他突然沉默了,还有些忐忑,觉得是不是自己刚才一直盯着他看,惹他不高兴了。于是连忙转移话题道:“毒宗宗主找你有事吗?”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

    南宫凛挑了挑眉,告诉她:“过两日是殷无极的寿宴……”他故意停顿不往下说,似笑非笑的看着叶清瑶着急的样子。

    叶清瑶脸上满是期待,就差明晃晃的写着三个大字“带上我”了。被这双亮晶晶的眼睛如此“深情”的盯着,南宫凛决定不再逗她了:“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一同出席自然是可以的。”

    叶清瑶这次真的从凳子上跳起来了,她高兴地一把抓住南宫凛的胳膊,不停地摇来摇去,男人无奈的拉下她的手,又去练功了,留下叶清瑶一个人在原地兴奋的笑。

    殷无极的寿宴准备的十分隆重,毕竟是五十整寿,这些年毒宗势力越来越大,他这个毒宗宗主也跟着水涨船高,更有面子了。

    来贺寿的不只是毒宗内部的一些长老堂主,还有从其他地方赶来的小门派的掌门,这些门派坏事没少干,早已经为正道武林所不容,所以只能依靠鬼域毒宗这样的邪派大宗门才能保全自己,因此他们对殷无极的态度极其谄媚,生怕自己稍有不恭敬就得罪了他。

    南宫凛带着叶清瑶一起来到寿宴时,收获了一群人各异的目光,其中有好奇,有不屑,还有忌惮。毒宗向来不看资历,谁的武功高,谁就能上位,因此很多人对南宫凛入毒宗一事很是愤愤不平。

    叶清瑶本来是很好奇毒宗宗主办寿宴的场面的,里的描述的场景她又没亲眼见过,怎么也要趁此机会看个够。可是一走进来被这么多双眼睛瞧着,她颇有些不自在,于是她向南宫凛又靠近了一些。

    他们向殷无极献了寿礼之后就走到提前预留好的位子落座了,叶清瑶睁着一双猫儿般灵动的大眼向周围看了一圈,发现除了那天来找南宫凛的长老莫停,她一个也不认识,即使看过关于他们相貌的一些描写,但这些人真的站在她面前,她还是对不上号。

    不过在她好奇的四处打量时,也有不少人在看着她,江湖上已经传开了,南宫凛虽然被朝廷通缉,却得到右相千金的倾心追随,人们至今对这件事仍然津津乐道。叶清瑶觉得她只是为了保命不得不跟着南宫凛,可在旁人眼里他们情比金坚,她一定是爱惨了南宫凛,才愿意为了他抛弃自己的身份,甚至与朝廷对抗。不得不说,这又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了。

    南宫凛见她不老实的四处看,已经吸引了周围不少的目光,于是捏了捏她的手,让她乖一点。叶清瑶只得收回自己的好奇心,安静的坐着。

    不一会儿,侍从们陆续把酒和菜端上来,殷无极坐在上首,豪气的让大家一起举杯,叶清瑶不会喝酒做做样子稍微抿了抿杯沿就放下了。

    一杯酒过后,殷无极放下酒杯正色道:“今日不只为庆祝本座的寿辰,我毒宗还有一件喜事。”

    说着环顾底下众人继续道:“那就是南宫兄弟,也就是曾经的南宫大将军正式成为我毒宗的一员。”

    殷无极看向南宫凛:“日后,南宫兄弟就是祭魂堂堂主,掌管祭魂堂一切事宜。”

    说完后也不理众人反应,就坐下了。

    南宫凛站起来对殷无极道谢:“多谢宗主赏识,属下一定竭尽所能。”

    随即看都没看众人一眼就落座了。

    众人脸上似有怒意,殷无极却一脸赞许,对他这样的反应很满意。

    毕竟是宗主的任命,纵使有再多不满也只得忍着,于是一番推杯换盏之后,众人都来恭贺南宫凛这个新任命的祭魂堂堂主,尽管心中再不服气,脸上也笑的花开一般。

    叶清瑶还以为南宫凛会推辞一番,谁料他就这么答应了,她觉得她所认识的南宫凛跟原书里描写的不太一样,依照书中他的性格必然是先假意推辞,然后再顺势答应。可怎么眼前这人不是书中所形容的蛰伏状态,反倒意气风发起来了。

    见叶清瑶走神,南宫凛夹了一筷子菜到她碗里,用关切的语气问道:“怎么不吃?”

    叶清瑶回过神后惊呆了,今天这人转了性不成,居然给自己夹菜了,不过虽然震惊,她还是美滋滋的把他夹的菜吃掉了,这种待遇可不常有,须得珍惜才对。

    叶清瑶非常满意,别的不说,就说这寿宴上的菜色那是非常不错的。她一个对吃有偏好的人,觉得今天真是来对了,接下来的时间里,叶清瑶把一切人和事都忘在了脑后,开始全心全意向美食进攻。

    她正吃的欢快,却没料到一个不注意被旁边处理肉食的小刀划伤了手,手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鲜血滋滋地冒了出来。

    南宫凛反应极快,抓过她的手,从衣服下摆处撕下一块给她包扎好伤口,觉得这女人简直蠢得无可救药。

    直到手被南宫凛包扎好,叶清瑶才后知后觉感到疼。她也很委屈,不就是吃的专心了一点吗?

    离他们不远的一桌,一个老人正用贪婪的目光注视着叶清瑶。确切地说,是紧盯着她那只受伤流血的手。老人鼻尖动了动,呼吸着空气中那股香甜的味道,阴恻恻的笑了。

    这不正是他一直想找的最特别的血吗,如果将这女娃娃炼成药人,一定能让他的功力更上一层楼,就连《毒典》带来的反噬也不用再怕。想到这里他的目光更加疯狂了,令人不寒而栗。

    叶清瑶依然沉浸在自己竟然因为吃而弄伤了手这样愚蠢的事实中,并没有注意到来自老人恶意的窥伺。

    但南宫凛不同,他功力深厚,五感灵敏,立刻就感受到了这不怀好意的眼神,于是他扭过头警告的看了老人一眼,那一眼冰寒彻骨,冻的人直打哆嗦。

    被这一眼所震慑,老人收回目光,暗想看来要动这女娃娃必须先绕过南宫凛这个障碍,他可要好好想想办法了。

    10、遇险  ...

    自那日从毒宗宗主殷无极的寿宴回来之后,南宫凛这个新任的祭魂堂堂主就忙碌了起来,不只要负责祭魂堂内一切事宜,还要经常外出替殷无极收拢或打击一些小门派,在众人眼中,他俨然已经成了宗主面前的红人。

    南宫凛白天大多时候见不到人影,叶清瑶经常只有晚上才能看到他,跟他说上几句话,有时两人甚至连面都碰不上一次。

    整个毒宗里,叶清瑶最熟悉的除了南宫凛,就只剩下暮起和临霜了,临霜是冷若冰霜,沉默寡言型的,两人在一起也只能面对面沉默,那种尴尬的气氛,她可受不了。

    暮起倒是极为有意思的,经常会给她讲一些江湖上的趣事和一些门派掌门的八卦,不然以叶清瑶的性子在这毫无生气到处阴冷恐怖的地方待着,不被吓死也要闷死的。

    不过暮起这唯一谈得来的朋友也不是时时都在的,最近他和临霜经常跟南宫凛一起出去,叶清瑶不得不自己找点事做来分散注意力,书房里的几本话本儿都快被她翻烂了,叶清瑶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觉得自己很快就要变成一条咸鱼。

    她正傻愣愣的盯着门口发呆呢,南宫凛突然回来了,叶清瑶连忙起身跑到他面前双手一横拦住了他的去路。

    南宫凛居高临下的瞥了她一眼:“你有何事?”

    咳咳,她轻咳一声:“你最近有没有不危险的外出任务?”说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一脸的期待。

    南宫凛心里清楚,她这是一个人待腻了,想跟自己出去呢。

    “有或没有,都与你无关》”他故意冷漠道,心里却想着她既然这么无聊,不如下次出去就带上她好了。

    叶清瑶一脸失落:“哦。”整个人都蔫了,她又默默走回躺椅处,一声不响的坐下了,看着可怜兮兮的。

    南宫凛看着她:“其实……”正要与她解释,谁知这时一个侍从匆忙的走进来。

    “宗主有命,请您马上去见他。”侍从传完话,等着南宫凛一起走。

    南宫凛只得咽下刚刚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等我回来。”他深深的看了叶清瑶一眼就与侍从一起走了。

    南宫凛走进殷无极所在的毒宗正殿时,发现长老莫停也在,他向殷无极躬身道:“拜见宗主,不知宗主有何吩咐。”

    殷无极今日倒是没什么废话,直接切入正题:“本座有一件心仪的宝物,你可愿前去替本座取来。”

    南宫凛暗忖,知道这是在试探自己的忠心了,问道:“不知宗主想要何物。”

    殷无极没有回答,而是看了一眼莫停,示意他来说。

    莫停会意,道:“宗主想要的乃是烈火门的镇派之宝火炎玉。”说罢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南宫凛的反应,见他表情如常似乎并不了解这件宝物又接着说道:

    “此宝物对修炼内功有奇效,宗主最近亟待冲破大关,正是需要这件宝物来巩固根本。”

    南宫凛应承:“宗主想要,属下自然全力以赴为您夺取此宝。”

    殷无极对此十分满意:“此事须速战速决,你立刻动身,他们给也就罢了,若是不给……”说罢残忍的一笑。

    南宫凛暗道,殷无极必是走火入魔之症更严重了,否则不会如此着急的想用火炎玉来压制。

    南宫凛应了一声:“是。”就转身退下了。

    见他离开,殷无极问莫停:“你说南宫凛当真会如此无所不用其极的杀人夺宝吗?”

    莫停笃定一笑:“会,因为他已经无路可走。”

    二人相视而笑,显然对于南宫凛的选择已经了然于心。

    毒宗炼药堂的一处密室里,一个头发灰白、眼冒精光、一脸皱纹的老头正在来回踱步,看着像是等待着什么消息。此人正是前几日在殷无极寿宴上盯上叶清瑶的毒宗三长老之一风邪。

    不一会儿,一个长得黑瘦的中年男子进来了,向风邪汇报:

    “风长老,南宫凛已经被宗主派去烈火门夺取火炎玉了,他现在已经离开毒宗有一段时间了。”

    风邪大喜过望:“当真?”

    黑瘦男子:“千真万确。”

    “好!我就知道这一计可行。”风邪语气激动。

    黑瘦男子:“长老您果然神机妙算,您故意透露给宗主火炎玉的功效,是想让宗主派南宫凛前去夺宝,好支开他,可是您怎么知道宗主一定会派南宫凛去呢。”他面露不解。

    风邪面上得意之色尽显:“南宫凛初入毒宗,宗主必然对他存疑想要试探,这件事给了宗主一个合适的契机,何况烈火门不算弱势,以南宫凛的武功和智谋,这件事交给他来做很合适。”

    黑瘦男子逢迎道:“那属下这就去把那丫头给您抓过来。”

    风邪脸色一变,骂道:“蠢货,此事不宜声张,南宫凛现在怎么也是祭魂堂堂主,我们面上不宜做的太过分。”

    黑瘦男子担忧:“那他回来后得知,岂不是会找您麻烦。”

    风邪冷哼一声道:“到那时自然不用怕他了”他想象着自己毒功大成,将所有人踩在脚下的样子,心中畅快极了。

    “更何况他真会为了一个女子不顾如今的身份地位与我大动干戈吗。”

    黑瘦男子疑惑:“那我们现在该如何做。”

    风邪命令他:“你把炼药的东西都准备好,老夫亲自去抓人。”

    院子里,叶清瑶左等右等还不见南宫凛回来,她正想着一会儿该怎么跟南宫凛说,才能让他带自己一起出去,忽然一阵风吹来,她觉得脑袋越来越晕,眼前也逐渐模糊,最后她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风邪从暗处出现,诡异的笑着,嘴里念叨着:“这下看你如何跑得掉。”

    毒宗外那片密林中,南宫凛带着暮起和临霜一起,三人用轻功快速赶路。

    南宫凛却突然停下了,他觉得心里有一丝烦躁,脑子里突然就出现叶清瑶问他能不能带上她时的模样,她的眼里有期待还有一丝忐忑,自己故意说出拒绝的话时,她又那么失落……

    一向讨厌麻烦的南宫凛决定这次主动给自己找个麻烦,于是他对暮起和临霜说:“你们在此地等我,我去去就回。”说完他火速赶回了毒宗。

    南宫凛一路疾行,回到小院中却没见到叶清瑶的身影,他四下看了看,敏锐的察觉到了空气中残留的迷药气味,上一世天天与各种毒打交道,他对此再熟悉不过。

    他恍然想起那天风邪看叶清瑶的眼神,本以为风邪还会像上一世一样觊觎自己的血,却没想到他的目标是叶清瑶。

    “风邪。”南宫凛口中冰冷的吐出这两个字,眼中的杀意渐渐浓重,一个纵身跃起向炼药堂的方向飞掠而去。

    11、获救  ...

    叶清瑶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冰凉的地上,周围昏暗无光,远处有几盏灯,散发着微弱的的光,她还有些迷茫,不知自己怎么就到了这里。

    正在发懵的时候,她看到一个长得皱巴巴的,一头白发的老头向她走过来,手中还拿着一些瓶瓶罐罐。

    这是做什么?叶清瑶依然没搞懂眼前的状况,只见那老头离她越来越近,看到她醒了之后更是兴奋地两眼放光,嘴里不停的说道:“醒了好,有知觉的活人炼制的效果会更好。”

    虽然没听懂太多,但听到炼制两个字的时候,叶清瑶已经隐约有所察觉了,直到老人走到近前,看着她阴恻恻的笑着,她看清老头的那张脸,脑中蹦出一个名字来:“风邪?”

    老头意外:“你认得老夫?是南宫凛告诉你的。”

    叶清瑶骇然,她当然知道风邪是谁,书里捡走南宫凛又给他下毒取血的可不就是眼前这个变态吗。可是他为什么要抓自己呢,难道想用自己威胁南宫凛就范吗。

    叶清瑶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却从风邪的口中得到了答案:“女娃娃,你的血真是世所罕见的好东西,若是将你炼制成药人,老夫的毒功必然能有所进境,这可是上天赐给老夫的机缘啊。”

    叶清瑶震惊,这是怎么回事?原书里他想要的不是南宫凛的血吗,怎么此刻要将自己炼成药人了,叶清瑶观察四周,此处乃是一个密闭空间,空无一人,她根本无力从风邪手中逃脱。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在心中大呼:天要亡我啊!

    南宫凛也不知去了哪里,他会不会来救自己呢?可是危机近在眼前,他能及时赶到吗?

    叶清瑶充满了怀疑,想到马上就要变成一具任人摆布的行尸走肉,她难受极了。让她变成那样还不如去死呢,万一运气好的话还有可能回到她现代的家。她没有南宫凛的奇遇,变成药人还能练成至高无上的武功。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想到这里,她愈发难过了。

    也不知南宫凛看到她变成药人了会不会为她报仇呢,就在叶清瑶胡思乱想一大堆的时候,风邪已经做好炼制前的准备了。

    风邪命令一个黑瘦的手下拿进来一个大瓮,打开一看,里面是各种活蹦乱跳的毒虫,挤作一团,好不热闹。

    叶清瑶听着那淅淅索索的声音,觉得头皮发麻。风邪看她那害怕的样子,更加兴奋了:“女娃娃,你别怕,把你扔进去之前我会先给你喂上一颗永生丹,吃了这药你就感受不到痛苦了,老夫保证,你一定会是我此生最完美的作品。”说完狞笑着向叶清瑶靠近。

    叶清瑶刚才所中的迷药药效还没过,身体虚软,她无助的往后挪着,心里绝望极了,南宫凛再不来,她就真的要凉凉了啊……

    眼看着风邪已经走到她面前,正欲伸手掰开她的嘴强行把永生丹喂给她。叶清瑶一脸绝望的闭上眼睛,却没想到半响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悄悄地睁开眼,发现南宫凛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捏住风邪的手,用了十分的力道,风邪痛的面部扭曲,满脸的冷汗,嘴上却一个字也喊不出来,因为南宫凛的另一只手正掐在他的脖子上。

    叶清瑶一下子来了精神,这个死变态还想把她炼成药人,眼下他像一只蚂蚱被南宫凛捏在手里,她别提多快意了。

    见风邪憋得脸上都成了猪肝色,嘴还在不停抽动着,叶清瑶伸手拽了拽南宫凛的衣摆道:“他好像有话要说啊。”

    南宫凛瞟了叶清瑶一眼,见她似乎没受什么影响,稍稍放心了些。

    他手上微微松了些力道,风邪终于得以喘息,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你……你敢……敢杀我吗?”

    南宫凛微微歪了歪头,像是在认真考虑他的问题。片刻后,他松开了掐住风邪脖子的手,用内力将他震开一段距离。

    风邪心中一喜,他就知道南宫凛还不敢杀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杀掉毒宗的长老,除非他想失去毒宗的庇护。

    他想先逃过这劫,等有机会再收拾他们。谁料就在他刚刚转身准备逃出这间密室之时,南宫凛抬手就是一掌,掌风袭向风邪的背心处。

    被击中的那一刻,风邪先是感到身体僵冷,周身的血液好像被冻住了,接着就是心脏一阵窒息,他难以置信的瞪大眼,想不到南宫凛这厮竟真的敢杀他。

    南宫凛那一掌用的是《修罗诀》内力,可以瞬间将一个人全身的血液冻住,然后由内而外,让人痛苦不已,窒息而亡。

    风邪眼睛直直的瞪着前方,皮肤表层逐渐结起一层薄薄的冰霜,慢慢地冰层越来越厚,他整个人就像被冰封了一般。

    叶清瑶已经被眼前的奇景惊呆了,甚至忘记了如何反应,是以南宫凛一回头看见的就是张大了嘴,一脸不敢相信的她。他还当她是吓到了,于是随口安慰了一句:“别怕。”

    谁知叶清瑶反应过来后只是问了一句:“就这么把他杀了,我们不会有麻烦吧。”

    南宫凛但笑不语,一只手将叶清瑶从地上拉起来,眼睛还专注的看着她,另一只手对着冻成冰坨子的风邪一挥,一股强大的内力将其震成了一堆细小的冰渣。

    他似乎还不满意,随意的一拂袖,一阵风吹过,那一堆冰渣随风四散在各个角落里,有如细小的尘埃,就此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