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5 页
    一个大活人在面前转瞬就消失不见,甚至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叶清瑶觉得自己穿越的大约是一个玄幻世界吧,她看书时,觉得作者的形容太扯了,没想到这样的武功真出现在她眼前会是这样的震撼。

    在叶清瑶陷入沉思之时,南宫凛正仔细的观察着她的反应,发现她木木呆呆的。他牵起她的一只手,试探道:“你可是觉得我太过残忍。”

    叶清瑶好半天不回话,他的耐心已经告罄,握着她手的力气逐渐加重。

    感受到手上的疼痛,叶清瑶终于回神了,脱口而出就是一句:“太神奇了吧。”

    她眼中毫不作伪的震撼取悦了南宫凛,男人握着她的手渐渐放松,极其温柔的对她说:“走吧。”

    “去哪里?”叶清瑶傻傻的问。

    南宫凛微笑“带你去杀人越货。”

    杀人越货?叶清瑶打了个哆嗦,被他牵着一步一步走出了这间刚刚还令她害怕绝望的密室,此刻她觉得未来的路一定很刺激……

    二人走了没多久,角落里突然滚出了一个人,他倒在地上抖如筛糠,好半天才爬起来,这人正是刚刚给风邪打下手的黑瘦男子,他本想趁机偷学风邪炼制药人的手法,却没想到意外撞见了这一幕,幸好他一直用龟息功隐藏了气息,否则……

    想到风邪的下场,他本就不太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12、英雄救美?  ...

    距离毒宗密林几十里外的一辆马车上,叶清瑶正百无聊赖的发着呆,那天南宫凛把她从风邪手里救出来,告诉她要带她去杀人越货了。

    直至他们走出炼药堂密室,一路隐藏行迹与暮起和临霜汇合后,她才知道所谓的杀人越货到底是什么意思,原来南宫凛接受了毒宗宗主殷无极的命令要去烈火门夺取火炎玉了。

    当时听到他那豪迈的语气,叶清瑶还以为会见到南宫凛带着一众手下直接荡平烈火门,把镇派之宝火炎玉抢到手,谁知他们还是坐在一辆小小的马车上,南宫凛身边依旧只带了暮起和临霜,当然还有自己这个累赘。

    “我们就这么去吗?”叶清瑶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问出这个问题来。

    南宫凛双目微合,似乎正在闭目养神,一副懒得回答她的样子。

    叶清瑶不放弃:“就不需要准备些什么吗?”

    她伸出一只手在南宫凛的面前晃了晃,似乎想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否则怎么半天不搭理自己。

    南宫凛不胜其烦,终于睁开了眼睛,捏住她作乱的手,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准备,自然是有的……”

    半响后,叶清瑶终于知道了他准备的是什么,只见南宫凛从随身所带的包袱中拿出了几样奇奇怪怪的东西,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他自己易容成了一个样貌普通,看着有些虚弱的书生模样。

    叶清瑶惊奇的瞪大了眼睛,要不是这个人在她眼前变装,她还真认不出来,南宫凛本身强大而危险的气势被这易容过后的脸一映衬,就消失个干干净净,眼前的人怎么看都只是一个老实巴交,不会武功的普通人。

    他装扮完自己还不算,兴味盎然的对叶清瑶一伸手:“过来。”

    叶清瑶缩了缩脖子怂怂的的问:“我能不过去吗?”

    “你说呢?”南宫凛露出了充满深意的笑容。

    僵持了一会儿,叶清瑶满脸不情愿的离南宫凛近了点,嘴里央求他:“你别把我打扮的太奇怪啊。”

    南宫凛没理她,捏着她的下巴左右端详了片刻,又看了看她的身形,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于是叶清瑶就看到南宫凛冲她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她心里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自己不会被他打扮的很怪异吧。

    不过当她看到南宫凛把她化成了一个小厮的样子时,她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总算是个正常人。

    叶清瑶套上了宽大的粗布袍子,显得更加娇小了,她眼睛亮亮的问:“我们这是要潜入烈火门,找机会偷走火炎玉吗?”

    南宫凛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

    叶清瑶脸红红的,自从那天南宫凛在她面前展现了他强大的武力值,把她救出来以后,她对南宫凛就充满了崇拜。

    只觉得自己的选择真是太明智了,跟着男主不只有肉吃,安全还有保障,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舒心。

    他们这边装扮好了以后,就让暮起和临霜轮流进来也稍作改扮。改扮后的二人褪去了一身江湖气,看着像是普普通通的护卫了。

    叶清瑶一脸好奇的问南宫凛:“我们扮成这样是有什么特殊身份吗?”

    南宫凛点头:“烈火门掌门燕惊天接受了朝廷的诏令讨伐逆贼……”他顿了顿冷哼一声接着道:“讨伐逆贼南宫凛。”

    叶清瑶清楚地看到在说出“逆贼”二字的时候他眼里那一瞬间闪过的滔天恨意。

    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把手轻轻地覆在他攥紧的拳头上,南宫凛感受到手上温暖的触感,被黑暗笼罩的内心竟然透出一丝裂缝,而他在那里见到了光,刚刚还山雨欲来的表情瞬间就平静了很多。

    “燕惊天这次聚集了不少江湖人,想要商讨对付我的办法,所以此刻烈火门一定很是热闹,他们手中有你我的画像,所以我们不得不小心一些,此行不宜张扬。”

    叶清瑶明白了,又追问道:“那你这身打扮是易容成了哪个被邀请前去的人吗?”

    南宫凛诧异道:“你不认识这张脸?”

    叶清瑶懵然,她应该认识吗?

    她不敢说自己真的不认识,只好支支吾吾的搪塞道:“这个……我前段时日,恩……生了一场大病,然后以前的事就有些记不清了。”

    她说完还真诚的眨眨眼,只可惜她躲闪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

    南宫凛自然看出了她的紧张,眼前这个叶清瑶有很多问题,但有一点,她对自己的关心是真的,所以南宫凛好心的揭过了这个话题。

    “这张脸是照着当朝太师裴济的儿子裴玉冠仿制的。”南宫凛诡秘一笑。

    叶清瑶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不认识这张脸南宫凛会奇怪,这个裴玉冠不就是原身捅刀南宫凛之后攀上的高枝吗,不说这人是叶清瑶未来夫君,就说几个人都出身权贵之家,平时没少见过,她也不该不认识这张脸啊。

    想到这里叶清瑶心虚的瞄了一眼南宫凛,见他好像没有怀疑自己的说辞,才稍稍放下了心。裴玉冠代表朝廷,易容成他的样子在烈火门行事一定会方便许多,不过……

    “那他人在那里?我们不会露馅吧。”叶清瑶担心的问。

    南宫凛神神秘秘的一笑,眼中却一片冰凉:“自然是去了他该去的地方。”

    叶清瑶大胆地猜测:“你把他杀了?”

    南宫凛只是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他的命留着还有用。”就不再多言了。

    又走了两日后,它们距离烈火门已经不算远了。满打满算,不过半日的路程。

    正在此时,突然传来了一阵纷乱的马蹄声,紧接着就是刀兵相撞的喊杀声,这声音离它们很近,南宫凛皱起眉,命令暮起:“去看看。”

    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发生骚乱的地点,叶清瑶好奇的掀开车帘往外看去,只见一群身高体壮,满身匪气的大汉正在围攻一个身着红衣的少女。

    少女似乎力有不逮,眼看着就快要落败了。这熟悉的场景让叶清瑶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这个少女不正是书里爱慕南宫凛的女性角色之一,烈火门的千金大小姐燕红绡吗。

    她转过头看向南宫凛,暗道:啧啧,不应该啊,南宫凛都把自己化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逃脱不了英雄救美的命运。

    南宫凛被她看的一脸莫名,他顺着车帘的空隙往外瞧了一眼,看见红衣少女的那一刻,他也只是意兴阑珊的收回了目光,浑不在意。

    叶清瑶问:“咱们不救她吗?”这里离烈火门还挺近的,不救不太好吧。

    南宫凛挑眉,轻飘飘道:“暮起,你去。”

    暮起应了一声,飞身而去。

    那些一看就武功平平的莽汉自然不会是暮起的对手,他三两下就把他们打倒在地,任他们不住地痛呼哀嚎。

    临霜走到少女身边把她扶起来走向马车,叶清瑶终于见到了书中这位烈火门大小姐的真容,果真如书里形容的那般,长得如娇似媚,一双含情杏眼,娇俏极了。

    她上了马车,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直接无视了旁边的叶清瑶向南宫凛道谢:“多谢公子相救,敢问公子高姓大名,小女子名叫燕红绡,是烈火门掌门燕惊天的女儿。”

    南宫凛保持着他一贯的高冷,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她,叶清瑶看眼前的气氛太尴尬,硬着头皮用小厮的口气粗声道:“我家公子乃是当朝太师裴济的嫡子裴玉冠。”

    燕红绡声音更加温柔了:“都是小女子失了礼数,还请裴公子不要怪罪。”说完含羞带怯的看了南宫凛一眼。

    叶清瑶努力的绷住自己的表情,千万不能笑出来,这位烈火门千金的画风也太一言难尽了吧。

    13、殷勤  ...

    一行人救了烈火门千金燕红绡之后,继续向烈火门行进,一路上南宫凛将他沉默寡言的个性展现了个淋漓尽致,于是一种奇怪的氛围在这辆马车上流转。

    燕红绡:“裴公子这次可是代表朝廷来参加讨逆大会的,我曾听我爹说起过。”

    南宫凛不发一言,只淡淡的点了点头。

    燕红绡想了想又道:“以前只是听说公子丰神俊朗,出类拔萃,今日一见方知传言果然不虚。”

    南宫凛不冷不热的道了一声:“过奖。”又随手拿起一本书来翻看。

    燕红绡再要多言,却见他一副仔细研读手中书卷不想被打扰的样子,于是只得讪讪地闭了嘴。

    至于叶清瑶,她在一旁看热闹看的欢快,一会看看燕红绡,一会又看看南宫凛,心里已经快要笑疯了,脸上还是一片云淡风轻的模样。

    幸而他们此时离烈火门已经很近了,这尴尬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多久。马车一停,暮起扬声道:“公子,烈火门到了。”改扮后的众人自然是换了更为合适的称呼。

    “嗯。”南宫凛起身准备下车。

    叶清瑶忽然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南宫凛的小厮,岂有主人下车了小厮还赖在车上的道理,于是抢先上前,想要先行下车给南宫凛掀开车帘。

    奈何她还没到门边就被南宫凛拉住了,他将她往旁边轻轻一推,率先下了马车。然后回身把手递给她,示意她可以下车了。

    叶清瑶实在没脸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么引人怀疑的暧昧举动,何况自己还是个小厮的打扮,她干脆借着南宫凛的力,直接跳了下去,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溜到一边。

    燕红绡见两人如此不见外的举动,的确是有一些惊奇,可她倒是没往奇怪的地方想,只是口中夸赞道:“裴公子果然仁善,对待下人也是这般关怀。”

    她料定一会儿自己下车的时候男人也会扶着自己,自己倒是可以趁机假装站不稳摔倒在他怀里。

    想到这里燕红绡垂眸羞涩一笑,也准备把手给南宫凛,谁料她等了半天,面前却是空空如也,她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眼前哪里还有南宫凛的身影,他已然走到几步开外了。

    燕红绡羞窘的跺了跺脚,趁着没人发现她的窘境,赶紧收回手,利落的下了车,她看着刚才的小厮只觉得很是不顺眼。

    他们一行人的到来自然引起了烈火门弟子的注意,已经有人进去向燕惊天通报了,燕红绡一改之前的矫揉造作之态,变得落落大方了起来,引他们向前走:“裴公子请随我来。”

    叶清瑶一边走着一边好奇的打量四周,这烈火门在江湖上可以说是亦正亦邪,与正邪两道都有所牵扯。如今更是与朝廷勾连,做了朝廷的走狗。

    此番这个讨逆大会针对的是南宫凛,可南宫凛如今投靠了鬼域毒宗,所以烈火门这一次也算是与毒宗撕破了脸,看来真是有朝廷这个大靠山撑腰胆子壮了。

    正思索间,他们已经走到了烈火门一处颇为大气的厅堂,一个身材壮硕,满脸胡子,长得十分精明的中年人迎出来。不用问,此人定然是烈火门掌门燕惊天无疑。

    书中说他武功一般,性情阴险,睚眦必报。一贯使的是小人行径,令人不齿。本来他跟南宫凛的初次见面应是在南宫凛做了毒宗副宗主以后,也不知眼下是剧情崩了还是怎的,他们因为火炎玉提前对上了。

    燕惊天哪里知道他倒履相迎的这位贵客是个冒牌货,他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裴公子远道而来,在下有失远迎,请公子海涵。”

    顶着裴玉冠那张假脸的南宫凛很自然的客套一笑:“燕掌门不必多礼,你此番为了对付逆贼南宫凛殚精竭虑,我怎么好意思怪罪于你。”

    叶清瑶惊讶于他今日的平静,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爹爹,裴公子一路劳累了,我们进去说罢。”燕红绡提议道。

    燕惊天自然答应:“好好,公子请。”边说着还瞪了一眼燕红绡:“你这死丫头,又跑到哪里去了,你师兄们到处找你也不见人影。”

    燕红绡面露委屈:“女儿险些被贼人欺负了,爹爹还这般凶我。”将一副小女儿态的娇柔表现得恰到好处。

    燕惊天惊怒交加,急急追问:“发生了什么,是哪个这么大胆,敢欺负我燕惊天的掌上明珠。”

    此刻他们已经在厅中落座,叶清瑶冷眼瞧着,觉得这对父女的情绪太流于表面了。

    燕惊天嘴上又急又怒,可一双眼睛平静得很。而燕红绡声声哭泣,句句委屈,但其实仔细看她就会发现在那么激烈的打斗过程中她身上竟然连一丝擦伤也没有。

    叶清瑶暗叹,这怎么看都像是一出演给他们看的戏啊,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女儿这次遭难,多亏了裴公子路过仗义相救……”燕红绡一边委委屈屈的抹眼泪,一边将自己获救的情形讲给燕惊天听。

    燕惊天听了以后更是连连向南宫凛道谢:“裴公子大恩,在下万分感激,若公子不弃……”

    南宫凛嘴角微抽,他的确是觉得很无聊,才会看他们在自己面前演戏,可眼下这场戏着实过于腻味了,于是他出声打断了燕惊天的话。

    “燕掌门就不要与我客气了,救令千金不过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燕惊天察言观色的能力极强,他看出了南宫凛的不耐,咽下了本来要说出口的话,赔笑道:“是在下礼数不周,公子一路长途跋涉,想必是累了,我这就让人为公子准备下榻之处。”

    看着燕惊天吃瘪的样子,叶清瑶在心里十分不厚道的笑了,她猜燕惊天刚才差点说出口的话绝对是让燕红绡以身相许,以报救命之恩,可惜啊……

    燕惊天一路把南宫凛送出来,谄媚道:“过两日就是讨逆大会了,届时会有各路江湖豪杰汇聚烈火门,还要仰赖公子主持大局。”

    南宫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好说。”

    一行人走出前厅,燕红绡主动揽下了为他们引路的活计,一路上对南宫凛殷勤备至,行走时距离南宫凛极近,眼睛恨不能黏在他身上。就这么痴痴地看着他,直到走到为南宫凛准备的客房,才一脸娇羞的移开视线。

    叶清瑶跟在南宫凛后头,正看戏看得不亦乐乎,却不料男人脚步一停,她没注意就这么直直的撞在他背上。

    她低呼一声,揉了揉自己撞痛的额头,南宫凛转过身不顾燕红绡惊愕的神情,一把抓住叶清瑶的手,将她拉进了客房,房门砰地一声在燕红绡面前合上了。

    暮起忍笑,对风中凌乱的燕红绡说:“燕姑娘,我家公子必是累了,还请勿怪。”

    燕红绡努力维持温柔和善的笑容:“怎会呢,裴公子对他这个小厮倒是极为特别呢。”

    暮起笑呵呵道:“那是自然……”话还未说完被身边的临霜瞪了一眼,于是又憋回去了。

    “劳烦燕姑娘带路了,我们自便即可。”暮起拱手道。

    眼看着示好的机会没有了,燕红绡只得先行离去了。

    客房内,南宫凛看着一旁还处于呆愣状态的叶清瑶危险的问道:“怎么,戏看得还爽吗?”

    叶清瑶瞬间回神,赶紧摇头,不爽不爽,一点都不。

    14、讨逆大会  ...

    叶清瑶的反应可以说是求生欲极强了,她觉得最近南宫凛对她的态度总是怪怪的,时不时地就要看着她一副思绪万千的样子。

    若他只是忽冷忽热也就罢了,毕竟他刚刚经历过全家被杀自己又沦为逆贼这种糟心事,身心受创导致性情大变阴晴不定也是正常的现象。

    可不知怎的,最近南宫凛看她的眼神总是饱含深意,好像窥见了什么秘密一样,让她难以招架,止不住的心虚。

    刚刚她本来看热闹看得正高兴呢,却不知这人又犯了什么毛病,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还是小厮打扮的自己拉进房间,还紧闭房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别人会不会误会裴太师的公子是个断袖?恩,要是这样想的话,也许这是他想出来的报复手段也未可知呢。当朝太师的独子居然好男色,这消息一传出去肯定很劲爆,万一太师一个激动给气死了,南宫凛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报了仇嘛。

    “你在想什么?”见她忽然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动静,南宫凛无奈的问。

    “没什么,没什么。”她尴尬的摆摆手。

    她一直在胡思乱想直到被南宫凛打断后才茫然地开始环顾四周,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个……我今晚睡在哪儿啊?”

    南宫凛意味深长的一笑:“你想睡在哪儿?”

    哈……哈哈……叶清瑶干笑,刚想说自己要不就去跟临霜挤一晚,转而就看到此刻一身男装的自己。这可如何是好,难道要去跟暮起挤一挤?还没等她想明白,脑袋上就被南宫凛敲了一记。

    头上一疼,她差点嗷的一声叫出来,回过神来的叶清瑶看见南宫凛面色不善的盯着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想法有多么不靠谱。不过他难道有读心术不成,连自己想什么都知道。

    不等她反应,南宫凛拎住她宽大的衣领,将她往床上一扔。

    叶清瑶触到柔软的被面时,整个人都是蒙的,南宫凛这又是闹哪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