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黑化男主的白月光 > 第 6 页
    她爬起来后见南宫凛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走到床边时才堪堪停住脚步,他高大的身躯投射出的阴影足以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内,叶清瑶感受到他迫人的气势,心脏不受控制的颤了颤。

    南宫凛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趁她发呆时,嘴唇凑到她耳边,伴着他温热的呼吸,叶清瑶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

    “入夜后,我要出去一趟,你须替我遮掩。”南宫凛说出这句话后,叶清瑶想了半天才回过味。

    “哦……好”她嘴角微抽,说话就说话嘛,非要搞这样的架势,害得自己差点想多了。

    她猜测南宫凛应该是有什么隐秘之事不好让人知道,反正他经常神神秘秘的,为了不触霉头,她还是不问了。

    见她乖乖答应,南宫凛神色柔和了些,嘱咐她:“我不在的时候,你只需假装不时与我说话就好,今日我在燕家父女面前表现出冷漠不喜言语的性子,想必他们就算来探听也不会多作怀疑。”

    叶清瑶连连点头,心里对南宫凛的佩服又多了几分。不愧是最后要一统天下的男主啊,果然心机深不可测。

    之后两个人静默的等着天黑下来,终于当黑夜来临万籁俱寂之后,南宫凛轻轻地推开窗,如风一般灵巧的身形向窗外一闪,消失在夜色之中。叶清瑶惊叹不已,走到窗边,做贼一般的往外瞧了瞧,随即合上窗户,开始了她的表演。

    “公子,您累不累啊,小的给您捶捶腿吧。”她故意提高了音量,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南宫凛此时并未走远,是以也听见了她这句话,他轻笑一声:“算你乖觉。”遂又凌空跃出数十米,倏然远去了。

    他一路疾行到了一片人迹罕至,隐秘又安静的山谷中。他此番深夜外出实在是因为最近《修罗诀》的修炼已经到了关键时期,即将突破第四层,烈火门人多眼杂不够安全确实不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

    本来他不会将叶清瑶一个人放在烈火门,但他怕自己练功时出了什么岔子会伤到她,只得如此了。

    天亮之前还要赶回去,于是南宫凛心无旁骛的开始修炼,瞬间便将一切抛诸脑后。

    这一夜就这么安稳的过去了,叶清瑶醒来的时候发现南宫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坐在那里一口一口饮着昨夜剩下的冷茶。

    这时节已经是秋日里,很容易着凉,叶清瑶忍不住劝道:“那茶已经冷了,我叫人送一壶热的来”南宫凛闻言一愣,他有些开心,放下手中的茶,再没有碰一下。

    太久了,已经太久没有人会在这些小事上对他如此关心了。

    这温暖的气氛很快就被一声不合时宜的敲门声打破了,南宫凛示意叶清瑶去开门。

    叶清瑶开门后,发现来人正是昨日在南宫凛那里吃了瘪的燕红绡,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得罪了这位千金大小姐,竟然被她身子一扭狠狠地挤到一边,叶清瑶还真是一头雾水,满脑子问号。

    “裴公子,马上就是讨逆大会了,群雄都已经到了烈火门,正等着您去主持大局呢。”

    南宫凛点头应下,与叶清瑶收拾妥当后,跟随燕红绡一起到了烈火门的议事堂。

    他们到时,议事堂里已经坐满了人,好一番热闹景象。在叶清瑶看来,这些人长得奇形怪状的,简直就像一锅大杂烩。

    她打眼一瞧,有几个人特色十分鲜明,那个一身道袍,面上虚怀若谷的应该就是纯阳观的观主陆潮生吧。而那个一脸苦相的尼姑一看就是明镜斋的师太无尘了,除了这两个还有几个长得十分特别的人,原书里都有提及。

    叶清瑶不由咂舌,看来这还真是“群雄汇聚”啊,他们想要取南宫凛的性命向朝廷邀功的心思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南宫凛眼见这些牛鬼蛇神依旧面不改色,一派镇定的走到燕惊天给他准备的主位上坐下了,一个眼神都没留给这些人。

    这些江湖人其实早就知道主持大会的是当朝太师的独子,因此他们毫不在意他轻慢的态度,仍旧客客气气的朝他行礼。

    叶清瑶心道,你们当然不在意了,既然能来参加这名为讨逆实为残害忠良的大会,想必身上也无一丝江湖人该有的气节了。

    叶清瑶并不知道此刻她脸上那一丝愤恨和鄙视的神情全都落入了一个白衣男子的眼里,此人正是奉师门之命前来的流云派大弟子楚淮。

    15、夜探  ...

    烈火门议事堂,一场针对南宫凛的讨逆大会已经开始了,在场之人各怀心事,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取南宫凛的首级,得到朝廷的支持,从而让自己在江湖上的势力更进一步。

    楚淮的来意却和众人不太一样,他的确是奉了师命来到这里的,不过更深一层的原因是为了实现自己匡扶正义,诛邪灭魔的初衷。在楚淮眼里,南宫凛投靠了鬼域毒宗这种邪门歪道早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魔头了,自然该杀。

    镇北王府深受皇恩却在新皇登基之际意图谋反,那是死有余辜,南宫凛不想着如何赎罪却还妄图逃脱律法的制裁,借着投靠邪派,伺机报复,楚淮这次来就是和各路英雄一起诛杀叛逆,为天下除掉这个祸害的。

    楚淮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裴玉冠身边那个小厮,他对这位当朝太师的独子知之甚少,只知道是代表朝廷主持这次讨逆大会的人。看见他傲慢无礼的态度,楚淮觉得很是愤懑,可是在场的一些前辈却似乎并不在意,对着他反而更加恭敬,这让楚淮心中有些鄙夷。

    这裴玉冠无官职在身,不过有个好出身,众人怎么说也是一派之首,竟然对他逢迎至此,实在不像话。

    本来他只想安静的陪坐一旁,等大会结束了,诛杀南宫凛自然各凭本事。可他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跟在裴玉冠身边的那个小厮,他的眼神扫过众人的时候居然带着一丝愤怒的情绪,实在让人怀疑。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楚淮对这个小厮的举动格外关注起来。

    “有劳诸位今日汇聚我烈火门商讨诛杀逆贼南宫凛之事。”燕惊天一抱拳,倒是颇有几分大派掌门之风。

    “今日有各位英雄出谋划策,又有裴公子坐镇主持大局,想必我们必能商讨出一个对付逆贼南宫凛的好办法。”燕惊天言语间对裴玉冠十分恭敬尊崇。

    在场众人纷纷叫好,很是给燕惊天面子,或许应该说他们在给裴玉冠乃至他背后的太师和皇帝面子。

    易容成裴玉冠的南宫凛此刻依然不动声色的看着这群人拙劣的表演。他们中大多是真小人,当然也有标榜自己只为匡扶天下除魔证道的伪君子,他眼睛扫过一圈,最终将目光定在流云派大弟子楚淮身上。

    南宫凛眼神微暗,这个人他倒是没见过,不过既然出现在这里就绝非什么良善之辈,与在场众人实乃一丘之貉,不过是道貌岸然,沽名钓誉罢了。

    楚淮还在暗中观察那个奇怪的小厮,却没想到一个转眼就跟裴玉冠的眼神对上了。他觉得那一眼不像是个文弱书生的眼神,因为太过安静了,又仿佛埋藏着巨大的杀机,反而更像一个刀口上舔血的亡命之徒。

    他心中诧异,觉得这对主仆当真怪异的很。

    众人已经纷纷开始献计献策,由于前段时日毒宗宗主殷无极的那场寿宴,南宫凛投靠毒宗这件事在江湖上已经人尽皆知,所以眼下众人都有所顾忌。

    他们是想杀南宫凛立下大功,让朝廷欠着他们的人情,好帮助他们拓展江湖势力,可是鬼域毒宗的可怕之处,众人心中还是有数的。

    因为一个南宫凛,与毒宗甚至整个鬼域为敌,众人心中还是十分惶恐的。因此大家虽然都在响应燕惊天的话,积极商讨对策,其实心里是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的,万一杀南宫凛不成,被毒宗针对,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

    最终还是纯阳观观主陆潮生先开了口,他谨慎的道:“今时不同往日,南宫凛已经不是普通的逃犯,他是鬼域毒宗祭魂堂的堂主,殷无极曾在寿宴上,昭告天下要保他,我们贸然行动,可能对上的是整个毒宗。”

    其他人瞬间开始附和:“对啊,就算与毒宗对上我们能顺利杀了南宫凛,自身也必然损失惨重,岂不是得不偿失。”

    一直不说话的无尘师太冷笑一声:“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毒宗纵然再厉害也不是我们各大门派这么多高手的对手,我看就该趁此机会一举除掉这个祸害。”

    有人不认同:“谁不知道你们明镜斋有一种奇药百毒不侵,师太自然不惧毒宗的奇毒,可我等肉体凡胎,被那剧毒侵蚀,怎还有命活,到时这诛杀逆贼的功劳自然就落到你们明静斋头上了。”

    “你这是小人之心。”无尘师太生气的骂道。

    楚淮见他们互不相让,心下厌烦极了,自己一个后辈又不好太过无礼,于是只得劝和道:“众位前辈且听我一言,既然大家意见不同,出力的时候难免各自为政,互相防备,不如我们都各自想一个对策,互不干涉,谁先杀掉南宫凛,这功劳就是谁的。”

    他此话一出,众人先是哗然,冷静下来又觉得有几分道理,他们彼此不信任,又是竞争的关系,不合在一处自然是自在多了,于是众人倒是都没有异议。

    叶清瑶本来听这群道貌岸然的阴险小人各种叽歪已经要睡着了,谁知道因为楚淮的一席话众人一片哗变。她盯着楚淮沉思起来,这个人好像跟书里的角色都对不上,他倒是挺会带节奏的,不知是真有本事极为自信,还是徒有其表只会耍嘴皮子功夫。

    南宫凛全程都没有说一句话,这明明是商讨如何对付他的集会,他却好像置身事外,毫不在意,其实重生归来,这些人在他面前只是一群跳梁小丑,根本不配得到他过多的关注。

    最终这场闹剧一般的讨逆大会似乎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燕惊天有些忐忑,他觉得这些江湖人坏了自己的事,在裴玉冠面前表现出这样的不睦,甚至都没有让裴玉冠发表意见。

    自己这件事办砸了,搞不好会有损在太师面前的印象,还有那个楚淮在这个节骨眼出来凸显自己,实在可恶。

    他小心的觑着南宫凛的脸色:“公子觉得这样处理如何。”

    南宫凛本就觉得极其无聊,这个时候自然是想赶紧脱身了事,更何况他此行是为了夺取火炎玉,就算这群人翻出天去,又能妨害到他什么,还是赶紧给他们找点事做,好让自己在烈火门的行动不受打扰才是正经。这样说来,楚淮的那番话倒是给他制造了方便。

    “自然可以,就按他说的办吧。”南宫凛不耐道,已经起身准备走出这间议事堂了,燕惊天也不知他这样的表现到底是不是被忽视而生气了,但局势已定他也不好再多言,只得恭恭敬敬地把南宫凛送出去。

    从议事堂出来后,叶清瑶一直沉默的跟在南宫凛身后。她对刚才那些小人厌恶至极,看的时候没法产生直观的感受,带入不了书中人物的情感,如今陪南宫凛真实的走过一遭,才知道原来他竟然承受了这么多痛苦和屈辱,也难怪最后要走向黑化变态之路了。

    平日话多吵闹的叶清瑶突然变得安静了,南宫凛一时还有些不适应,他回过头就见她神思不属,蔫头耷脑的样子,眼看着又要往他身上撞了。

    南宫凛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叶清瑶被迫停下来,赶紧收起脸上低落的情绪,坚决不能让南宫凛看出来,她笑了笑,一脸莫名的问:“怎么不走了,不是去吃饭吗?”

    南宫凛暗道,这丫头的心思都摆在脸上,真的很好猜。他伸出一指轻轻地点了点她的额头。

    “凭他们还伤不了我。”

    扔下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南宫凛就往前走了,叶清瑶其实还有些呆,南宫凛对她的态度好像越来越自然了,刚才那个动作竟然让她感受到了一丝宠溺,是错觉吗?

    放下这边两人关系变化不提,刚才他们之间的互动全部落入了另外两个人眼中,而南宫凛一时被叶清瑶分了心竟没有察觉。

    当天夜里,南宫凛终于准备开始实行他潜入烈火门真正的目的——盗取火炎玉了。不过烈火门这么大,一时之间也翻不完,所以他听取了叶清瑶的建议决定先去燕惊天的书房里找找线索。

    一般机密之事出现在书房的概率极大,看过那么多和影视作品的叶清瑶如是想着。她今天决定做一个有用的腿部挂件,于是她向南宫凛建议先去探探燕惊天的书房。

    当然,她仗着自己提了这个建议觉得自己很有用,要求南宫凛带上她一起探秘。

    南宫凛倒是不介意带着她,此行只是探听火炎玉的下落,又不至于有什么危险,把她一个人扔在房间里,他才会不放心。更何况如若连一个她都保护不了,那他这一身武功岂不成了摆设。

    南宫凛带着她毫不费力的潜进燕惊天的书房里,此时已经是半夜,书房四周虽然守卫森严,但以南宫凛的轻功潜进去自然不在话下,两人摸黑四处探查,发现书房里多是一些武学上的秘籍和烈火门的一些账目。

    叶清瑶心想,果然江湖人的书房里还是有江湖人的特色。好嘛,全是各种功法之类的,不像一些大官的书房里都是治国辅政的学问。

    她正好奇的四处翻找,却听见书房外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她与南宫凛对视了一眼,南宫凛忽的一手托住她的腰,足下轻点,向上一跃,他们已经藏在了书房的一座横梁上。

    叶清瑶伸手一摸这横梁,感觉还挺结实的,南宫凛和她两个人挤在一处也能承受的住,这烈火门还真是挺有钱的。

    她悄悄地看了一眼南宫凛,想不到有一天两人也做了一回“梁上君子”。

    几个呼吸间,门外的两个人已经走进来了,能在夜间出入燕惊天书房的自然也只有燕惊天本人和燕红绡了,当然自己和南宫凛两个不请自来的不算在内。

    父女俩这时候密谈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叶清瑶暗暗期盼他们能透露些火炎玉的消息,哪晓得两个人上来的一番话就与他们有关。

    燕惊天:“我让你向裴玉冠示好,进展的怎么样了?”

    燕红绡恼怒:“爹,不是女儿不尽心,而是那裴玉冠实在不好女儿这一口啊。”

    燕惊天不解:“此话怎讲?”

    燕红绡生气道:“裴玉冠与他那小厮不清不楚,今天下午女儿亲眼所见,他们举止亲密,眼神暧昧,一看就是那种关系。”

    燕惊天震惊:“竟有此事,没听说这裴公子好男风啊。”

    此时梁上的二人不约而同的望向对方,叶清瑶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她就说他们一定会被怀疑是断袖的。

    16、生疑  ...

    深夜潜入燕惊天书房的二人却不想碰上了燕惊天和燕红绡父女之间的一场密谈,且这谈话内容还是关于裴玉冠是否是个断袖的猜测。

    燕惊天对燕红绡所说的话半信半疑:“绡儿,会不会是你一时之间看错了。”

    燕红绡:“女儿亲眼所见,裴玉冠对那小厮态度极为亲昵,前日亲自扶她下马车不说,还当着众人的面拉着他进了房间,紧闭房门,定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听她这么一说,燕惊天也觉得裴玉冠身边那个小厮确实长得水灵灵的不像个粗糙的男人倒像是个姑娘一般,他有些相信燕红绡的话了。

    燕红绡继续道:“那日女儿假装被贼人欺辱,本是想促成一桩英雄救美的好事,谁知却叫那不知廉耻的小白脸给破坏了,若不是这般,这裴玉冠早就是女儿的囊中之物了。”

    躲在梁上的叶清瑶听到这番话简直哭笑不得,她倒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个勾引主子,恬不知耻的小白脸了,她偷偷地瞪了南宫凛一眼,心说:都怪你。

    南宫凛压根没注意她这幽怨的一眼,他此时的注意力都在那对父女身上。

    只见燕惊天沉吟半响道:“可这裴玉冠对我们燕家很重要,对烈火门更是至关紧要,如今对他是否好男风只是个猜测而已,爹还是希望你尽量笼络住他,你懂吗?”

    燕红绡很是委屈:“那他若真的是呢,您为了烈火门的势力连女儿的终身幸福都不顾了吗?”

    “胡说,事情真相如何尚不清楚,爹不过是让你再去试探一番。”燕惊天赶紧否认。

    燕红绡赌气道:“好,既然如此,女儿明日再试一次,若是不成,那可不是我不尽心。”说完就气呼呼的出去了。

    见燕红绡走了,燕惊天叹了一口气。烈火门这些年在江湖上的地位一直不上不下的,虽说与正邪两道都打着交道,有着庞大的关系网,可到底不如一些大门派名气响亮,势力稳固。

    此番朝廷号召讨逆,他想借此机会搭上朝中权势最盛的裴太师,好给自己留条后路,现在正邪两派都憋着一股劲,万一哪天他们斗起来了,烈火门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岂不是要沦为牺牲品。

    裴玉冠年轻气盛还好掌控一些,裴太师那是老谋深算,难对付得很,是以他让女儿向裴玉冠示好,女儿若是能嫁给裴玉冠,太师就算想要翻脸也得掂量掂量。

    想不到他这么煞费苦心却不被女儿理解,燕惊天不由叹息。

    叶清瑶觉得自己的腿都蹲麻了,燕惊天还在那里唉声叹气,走来走去,不知道在忧虑什么。这大半夜的不去睡觉跑来书房想事情,简直有病,她觉得自己都要支撑不住了。

    于是她偷偷戳了戳南宫凛的腰,男人身体一僵,看向她,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叶清瑶指了指自己的腿,满脸痛苦。

    南宫凛:“……”

    他揽住叶清瑶的肩膀,尽量让她靠在自己身上。腿上不再使力,叶清瑶觉得好过了些。

    但是很快她又有了另一种不适感,两人离得太近了,又是在这种狭小封闭的空间里,她能感受到南宫凛起伏的呼吸和他身上的温度。

    叶清瑶心里暗暗叫苦,突然觉得好热,脸上不自觉的烧起来,她觉得自己大概是病了吧。

    如果周围不是漆黑一片,南宫凛一定会看到两颊绯红的她,得亏书房里的光照不到这里,让她不至于太丢脸。

    想到这里她不由看向南宫凛,发现他神色如常,一点都没有受影响,心里顿时更不是滋味了。

    她不知道的是,其实南宫凛只是表面镇定罢了,习武之人对气息的把控相当老练,南宫凛自然很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明显加快了,不过以他的城府,当然不会表现出来。

    这厢二人还处在一种不知名的慌乱和悸动中,而燕惊天在一阵茫然焦虑之后终于有了新一步的动作。

    他走到桌案后的一排书架处,从书架的最底层抽出一本毫不起眼的书,这本书看起来挺厚实的,叶清瑶借着昏暗的光一瞧,看着像是内功修炼一类的秘籍。

    二人目不转睛的看着燕惊天翻开那本书,书中有一个长方形的中空部分,他从里面掏出了一把钥匙。

    叶清瑶瞪大眼,她就说书房里一定有秘密,她朝南宫凛眨眨眼,一脸求夸奖的得意表情。

    南宫凛眼中带着笑意,捏了捏她的鼻子,全然不顾叶清瑶那一瞬间的羞恼。

    二人这番动作微不可查,悄无人知,因此也没有惊动思绪繁杂的燕惊天。

    燕惊天拿出那把钥匙之后就把手里的书又放回了书架上,他朝桌案走了几步,伸手转了转桌案上的一方青瓷瓶,只见他背后的书架开始晃动,朝两旁分开了一条狭长地仅容一人通过的暗道。

    叶清瑶心中激动,妈耶,传说中的机关密室吗,好期待啊。她揪紧了南宫凛的袖子,一副跃跃欲试想去探秘的样子。

    燕惊天在两人的注视下就这么拿着一盏油灯走进了那条密道,待他进去后,原本分开的两个书架又缓缓地合上了。

    憋了半天的叶清瑶终于长呼一口气,南宫凛抱着她轻轻一跃就到了书房正中央。

    叶清瑶揉了揉自己酸麻的腿。环顾四周,迫不及待的就要上前去转那花瓶,只是她的手还没碰到花瓶就被南宫凛拦住了。

    叶清瑶不解的看着南宫凛,南宫凛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暂且先离开这里。

    叶清瑶转而一想,也对,现在动了机关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反应,万一打草惊蛇被燕惊天发现把钥匙藏到别处就不好了。

    二人借着夜色的遮掩又悄悄地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叶清瑶还是难掩眼中的兴奋和激动:“你说那密道会不会通向藏火炎玉的地方。”

    不等南宫凛回答她又自顾自道:“肯定是了,除了火炎玉,燕惊天还有什么宝贝需要藏的那么隐秘呢。”

    叶清瑶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时兴奋地搓手,一时还要到南宫凛身边扯着他的袖子求他的认同。

    南宫凛实在受不了她这股跳脱劲,眸色一冷,假装凶她:“再闹腾我就把你丢出去。”

    叶清瑶跟他相处这么多天,早已经摸清他的脾气,知道他根本就不是真的生气。

    她一脸毫不畏惧的样子继续摇他的手:“我们什么时候去偷火炎玉,火炎玉真的是像烈火燃烧一样的颜色吗?”叶清瑶一脸憧憬。

    南宫凛捕捉到她话中的漏洞:“你怎么知道火炎玉的颜色?”

    叶清瑶意识到自己太过得意忘形了,忙补充道:“我猜的嘛”